siwamahua 发表于 2016-10-29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人贩王五之调教乡村艳妇王爱芹02【连载中】

  02。
  字数:7471

  王五有着早睡早起的习惯,即使调教女人到深夜,他也会在6点左右醒过来,
这是多年养成的作息生物钟,何况昨晚他没有玩这个刚刚到手的王爱芹。

  将王爱芹的财物还有衣服弄回来之后,王五把王爱芹弄到屋里,已经冻得快
要僵硬的少妇能进到开着空调和暖气的房间真是如蒙大赦一般。不过进了二楼的
卧室,王爱芹本以为王五要立刻奸淫她的,王五却没有这么做。王爱芹这一夜也
没有歇着,被剥光了衣服后,王五给她穿了一件黑色皮质束腰,勒得她小蛮腰更
加显瘦,呼吸都有些困难,束腰下摆伸出了左右各两根皮带,正好扣住重新穿在
她腿上的黑色长筒丝袜上,左腿两根细皮带,右腿两根细皮带,扣住长筒袜的蕾
丝袜口,王爱芹还穿上了来时穿着的金色高跟鞋。穿戴好的王爱芹没有怎么反抗,
因为她的双臂很快就被束缚在身后,用麻绳捆绑住的双臂无法做出任何的抵抗。

  「木质地板跪着不会太难受,你要乖乖跪在床脚,如果我发现你有逃跑或者
挣扎的举动,看我怎么对付你!」王五说着让王爱芹跪在了自己的床脚地板上,
用麻绳把她的腰部和床腿捆在一起,膝盖跪地的王爱芹又像刚才被捆在树上一样,
不得不停止了身体跪着,她的双腿也不得不分开,因为王五用一根黑色橡胶棒支
在她两腿间,橡胶棒两端是黑色皮质镣铐,铐在她的脚踝。

  「你的阴户还是真是肥厚啊,是个馒头逼,鼓鼓的真性感。难怪平日里看你
穿着紧身裤,下面都是鼓鼓的,第一眼见到你就想要干你了。现在我们时间有的
是,先让你饿上一晚,让你尝尝饥渴难耐的滋味,这是春药,每个被我弄来的肉
货,只要用一点这个好东西,保证发情得跟母狗一样!」王五说着,从一个软管
里挤出一些白色的药膏。

  王爱芹瞪大了眼睛,嘴里只是哀求:「求求你,不要给我用药,让我干什么
都行!」

  王五当然不会听她的,把乳膏涂抹在她的阴唇上,还有用手指插进她的阴户,
在阴道内也涂抹上了春药。双腿被拘束橡胶棒分开着,少妇颤抖着身体,不得不
接受下体被用了春药的事实。她还想要哀求,王五已经用一个红色的塞口球堵住
了她的小嘴,塞口球上有很多的小孔,张开了小嘴的王爱芹,口水顺着小孔就流
了出来。

  「无论什么样的女人,用了这么好的性药,都会变得淫荡,何况你本来就是
个荡妇。这一夜你会饥渴难耐的,好好感受一下这种性欲吧。你会求着我干死你
的!跪在床脚,好好做一只听话的母狗,屋里的空调加上电热汀,足够你温暖了!」
王五自顾自地上床休息了,也许是太疲惫了,很快就有了沉重的呼吸声。

  王爱芹只能跪在地板上,屋里很温暖,她只能靠着床脚,腰部的绳子绑着她,
无法脱开,她的双膝跪在地板上,还要被迫分开双腿。带孔的塞口球让她的口水
不受控制地从张开的小嘴流出来,这个少妇无法相信自己被人绑架成了肉货,白
天还在打理自己的物流公司,还和村长等人调笑着,现在却成了这幅模样。下体
的春药很快就有了感觉,一股股的灼热好像阴户里塞进了辣椒,还有深入体内的
瘙痒,王爱芹扭动着身体,尤其是裸露的屁股,翘臀扭来扭去,可是灼热和瘙痒
一点都没有减轻,反而更加的强烈,她穿着黑色吊带丝袜的双腿还因为脚踝间的
橡胶棒被迫分开,连并拢双腿摩擦下体都做不到。性欲越来越强烈,王爱芹是个
骚妇,可是从来没有过如此剧烈的性欲饥渴感觉,而且双手还被捆绑在身后,想
要用手指插进阴道来自慰都不行。身体扭来扭去,下体却是火辣辣的感觉,还有
渗入到肌肤里的瘙痒,阴道壁的嫩肉就像万千蚂蚁在爬动咬噬,更有不断深入,
好像渗透到子宫,渗入骨髓的瘙痒感觉,就像掉入了淫魔的地狱,偏偏又不能性
交,这一股股淫靡痛苦的感觉,让王爱芹终于明白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呜呜呜……呜呜呜……

  王爱芹只能是呜呜呜地哀嚎着,口水从塞口球的小孔源源不断地冒出来,一
滴滴落到地板上,在她淫欲甩头中,还不断地滴到自己跪地的黑色丝袜包裹的美
腿上。

  熄灯后,房间内一片黑暗,只有少妇呜呜呜地哀鸣,还有口水滴到地板的声
音。

  这一夜王五睡得很香,弄到了早就看中的肉货,对于他来说有着极大的成就
感。当他起床时,厚厚的窗帘让屋内仍然幽暗,刚刚打开的日光灯有些刺眼,王
五眯着眼睛看到床脚时,王爱芹也眯着眼睛看到了起床的王五。被性药折磨了一
夜的王爱芹,一副我见犹怜的病美人模样,正虚弱地喘息着,因为绳子的束缚,
身子软绵绵地向前倾,却没有倒下来。王五蹲在面前,先检查了一下拘束少妇的
绳子和镣铐,又摸了摸她的下体。因为充血而肿起来的阴户,鼓得更加厉害,也
更加敏感,王五轻轻一触碰就引得少妇身体一阵抽搐,淫水更是源源不断地往外
冒着,这一夜已经积攒了不少的淫液,双腿分开留下的胯部下的空当,一滩淫水
留在地板上。

  王爱芹半眯着眼睛,处于半昏迷的迷离状态。一整夜的黑暗,跪着的少妇从
性器弥漫开来的深入骨髓的瘙痒让她欲仙欲死,她到了后来只有满脑子对于性交
的渴望,无奈自己被拘束了双手,双腿还被迫分开,全身敏感到了极点,剧烈的
性欲却又无处宣泄,那种全身被蚂蚁噬咬的痛楚让她一夜如在地狱中。到了凌晨
时分,少妇的精力被折磨到了极限,终于身体麻木慢慢失去知觉,昏迷过去。当
王五打开日光灯的时候,灯光的刺激让王爱芹慢慢转醒,刺眼的灯光一时间无法
看清面前的男人,但王爱芹知道在自己面前的是那个叫王五的陌生男人,是他昨
夜绑架了自己,用强力淫药折磨了自己一整晚。当王五捏住她阴唇的时刻,王爱
芹唔唔地不住呻吟,全身触电一般地剧烈抽搐,已经红肿的阴唇十分的敏感,王
五的动作让少妇一下子清醒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淫笑着的男人,身体的灼
热和瘙痒又开始弥漫开来,恐怖的强力性药,没有男人的奸淫,药性不会消退,
除了越来越剧烈的性欲,王爱芹无法做出自豪的抵抗,只会被性欲折磨到死!

  呜呜呜……呜呜呜……

  王爱芹的双眼布满血丝,就像发情的母兽,口中无助的呜呜呜哀鸣,口水从
塞口球的小孔源源流出,形成一条细细的银线,一直落到地板,少妇的身体因为
体温升高变成了绯红色,脸颊更是充满了少女一般的娇羞,虽然说不出什么来,
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开出,王爱芹是在苦苦哀求男人来操自己!

  看着痛苦地不住流泪的少妇,王五抚摸着她美艳的娇躯,笑着问道:「小骚
货,是不是急着让我操你了!看看你的身体,都红彤彤的,发情到了这个地步,
乖乖做母狗吧!」

  王爱芹本来就不算什么良家少妇,用了性药折磨一夜后,愈发的淫荡,此时
只是不停地点头,像是在哀求和王五性交。束缚终于解开,王爱芹也表现出了自
己的淫妇本色,和王五搂作一团,嘴里嗯呜呜地呻吟着。

  解开她嘴上的塞口球,王爱芹一副性感迷离地模样,搂着王五直哼哼:「求
你,求求你,操我,操我吧,我下面好痒,好痒啊,求你操我啊!」

  王五哪里会客气,这个垂涎许久的少妇就这么在自己怀里,哪还能怜香惜玉。
把王爱芹抱到穿上,王五压住了她的娇躯。王爱芹本来穿着黑色的皮质束腰,还
有黑色吊带丝袜,下体赤裸露在外面,连内裤都没穿,王五的肉棒直接插了进去。
王爱芹痛快地嗯呀呻吟一番,和王五缠绵在了一起,随着王五肉棒的插入,她的
身体也不由得绷直,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本能地缠住了男人的腰,配合着男人的
奸淫,痛快地扭动着娇躯,和男人幸福地交媾起来。

  性交完事时,王五的腰都直不起来了,更不要说王爱芹了,被操了足足3个
小时,从清晨干到了晌午,王爱芹硬是被活活操晕过去,此时伸直了身体躺在床
上,均匀地呼吸,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中。

  王五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床上的熟妇,这个娘们真是不错,在性药的作用下,
和自己交合得那叫一个爽快。王五摸着王爱芹的黑丝玉足,嫩滑的丝袜脚充满了
性感和美感,真是人间极品尤物。王五忍不住在女人的丝袜左脚上亲了一口,重
新拿起了麻绳。

  还是把你绑起来放心,吃了药跟母狗一样,清醒过来搞不好还想跑,还是捆
绑着的娘们最听话!

  王五心里盘算着,将王爱芹的双臂重新捆绑在身后,此时少妇的束腰被脱了
下来,脚上的金色高跟鞋也在性交时掉到了地上,全身赤裸下只穿着两腿上的蕾
丝袜口黑色长筒丝袜。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双腿,在膝盖处和脚踝处也重新捆绑
了绳子,拘束成一字的女人还在昏迷着,乖乖躺在床上,只是又动弹不得了。

  这时王爱芹从昏迷中因为手脚被紧缚慢慢转醒过来,看着捆绑好自己手脚的
男人,王爱芹不敢说话,只有阴道传来的阵阵肿痛让她止不住地嗯嗯呜呜的呻吟
着。

  「我要出去一趟,你乖乖躺着睡觉,休息好了我们继续做爱。你可要听话啊,
把嘴张开,用丝袜堵住你的小嘴,免得你乱叫唤。」王五说着已经把一条肉色连
裤丝袜团成了一团,这些丝袜都是从王爱芹的家里弄来的,用在女人的身上算是
物尽其用,这团肉色连裤丝袜塞入了王爱芹的口中,接着用一条肉色的长筒丝袜
勒住她的小嘴,在脑后打结,王爱芹的小嘴重新被束缚住,除了呜呜呜地呻吟,
王爱芹休想大声呼救了。

  「天冷,给你把被子盖上,好好睡一觉!」

  卧室的被子盖在王爱芹的身上,屋内开着空调,还有一个电热汀在屋内,挺
暖和的,再盖上被子,王爱芹听话地躺着,不敢挣扎。王五拿着同一双的肉色长
筒丝袜中的另一条丝袜,看了看王爱芹,把丝袜套在了她的头上,少妇的五官在
肉色丝袜的覆盖下朦胧起来。王爱芹看着屋内的场景也是一片朦胧,堵嘴的丝袜
是彻底无法从嘴里用舌头顶出来了,王爱芹嗯唔呻吟一番,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自己被拘束了手脚,还被丝袜堵嘴,休想逃出王五的手心。

  听到卧室门关上的声音,王爱芹知道王五离开了,厚厚的窗帘被拉开,侧身
躺在床上的少妇可以看到屋外的天空,可是自己却像笼中的小鸟一般飞不出来。
绑架自己的男人现在离开了,自己有没有机会逃出去呢!

  王爱芹的心脏砰砰直跳,26岁的少妇直到此时才算是真正地清醒过来,从
被绑架到喂了性药,少妇一直因为恐惧和性欲迷迷糊糊的,现在她开始考虑自己
的处境了。这也许就是自己最后的逃生机会!

  王爱芹扭动着身体,手脚的束缚都很紧,她挣扎了一番,弄得自己手脚生疼,
绳子几乎勒进了自己的皮肉,最终少妇只能放弃。看了看窗外,因为头上套着肉
色长筒丝袜,眼前模糊一片,王爱芹在挣脱束缚徒劳无功下,想到了隔窗呼救。
自己站在窗户边,路人看到,自然就会发现自己!

  王爱芹费力地扭动身体,挣扎着从被子里滚到了地板上,像一只肉虫一般扭
动着,到了墙边依靠后背顶着墙壁,终于坐到了地板上,双腿还被捆绑在一起,
王爱芹几次失去平衡都摔倒了,最后在慢慢站了起来,窗外就是村子的主马路,
路对面还能看到自己的物流小店,此时铁门紧锁。朦朦胧胧地还能看到三五个路
人不时地走过,王爱芹从丝袜堵住的口中用尽最大的力气,呜呜呜地呼救着。可
惜声音太小了,被堵住的小嘴发出的声音,自己听见都费力,何况是两层楼下,
距离自己遥远的路人呢!

  二层小楼外还有一个小院子,使得房间和马路的距离有十几米,王爱芹无论
发出什么样的声音,来来往往的路人,都没有发现,自己村里最性感的少妇,此
时被扒光了衣服只穿着黑色长筒丝袜,还被捆绑住了手脚,正被堵住了小嘴呜呜
呜地大叫求救!

  少妇急得眼泪直流,偏偏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而且她也发现为了保暖,小楼
用了厚厚的双层玻璃,她用头撞玻璃都没有用。就在她还在试图呼救是,一只用
力的手臂搂住了她的细腰,把她拦腰抱了起来,王爱芹呜呜呜地一番大叫,被扔
到了床上,摔得少妇一阵子天旋地转。

  「骚娘们,不听话,居然敢逃跑,看我往死里弄你!」王五把王爱芹扔到床
上,恶狠狠地说道。他刚从外面上来,吓出一身冷汗,自己太大意了,居然没把
女人拘束在床上,好在房间算是封闭好的密室,不然要出大事。去买早点的时候,
王五故意探了探村民的口风,王爱芹昨晚被自己弄到手,现在不知道村里有什么
动静。居然一切平静,早点铺的老板夫妻俩毫不知情,就是来吃饭的村民也是各
聊各的,王五还遇到了昨晚去敲门的村长,这个胖子跟往常一样吃着早点,不过
王五看出他有点怒气,似乎是因为昨夜没有搞成王爱芹而有些气恼。整个村子还
没有人发现王爱芹失踪了,只不过有来送快递的发现没有开门,而叨唠两句,根
据过去的观察,王爱芹的男人回到中午来送货和收货,还不到时候,难怪没人发
现。

  王五回到卧室就发现赤裸着被捆绑的少妇正在窗边试图呼救,把王爱芹抱到
床上,王五又看了看窗外,没有人发现自己屋内的情况,王五松了一口气,再看
看在床上蜷作一团的王爱芹正在瑟瑟发抖,显然是惊恐极了。王五露出一个残忍
淫靡的微笑:「要给你一点颜色瞧瞧!」

  王爱芹的手脚仍旧被麻绳紧紧捆绑着,王五为了让她不能站起来,将她的捆
绑在一起的双脚向后扳,当她的小腿和大腿贴在一起时,用绳子将她的脚踝和大
腿根捆绑在一起,小腿贴着大腿,王爱芹的脚后跟都贴到了屁股上,麻绳紧缚后
双腿更是无法分开,这个时候少妇只能跪在地板上,屁股压着自己的黑丝脚,像
是一个没有了手脚的肉段。双腿被弯曲到了极限,酸痛让丝袜堵嘴,还有一条肉
色长筒丝袜蒙住俏脸的少妇直哼哼,可是呜呜呜地叫声丝毫不能引起王五的怜悯,
对于还不屈服,想要试图逃跑的女人,人贩子是绝对不能手软的,不然后患无穷。

  王五把买来的食物放到一旁,却拿过来两大瓶屈臣氏纯净水,每个大瓶足有
一升,他笑着对恐惧的少妇说道:「吃了春药,折腾那么久,口渴了吧,对于你
不听话的惩罚,我请你喝水,喝个够!」

  套在头上的肉色长筒丝袜终于被取了下来,王爱芹看着王五,还有身边的两
瓶水,不知道王五想要干什么。王五仍然是一脸的淫笑,慢慢把一些奇怪的工具
拿了出来。一个酷似挂吊水用的架子被推了过来,确切说这就是挂吊水的架子,
上面有挂吊水瓶的挂钩,一根金属杆子伸到下面,是四个小轮子在地板上,方便
架子到处移动。

  王五这时手里拿着一根医院用的透明塑料软管,在王爱芹面前解释道:「你
知道大象怎么喝水的吗?大象把鼻子插进水里,用力一吸,鼻子里就存满了水,
不过大象不是用鼻子喝水,它会把鼻子伸进自己的嘴里,用嘴喝水。你看你的嘴
现在被连裤丝袜堵着,我不可以把你的堵嘴丝袜拿出来,你还不听话,会大喊大
叫,其实你们这里的房子墙壁都很厚实,隔音很好,我可以确定你的叫声难以惊
动院子外面的人。要知道我都在这个房间干过三个肉货,直到我把她们卖掉,你
看有谁知道我在房间里干的事情了么?不过女人的叫声太吵,我还是喜欢女人不
乱叫,安安静静地让我调教比较好。所以,你要学着大象用鼻子吸水,不过不能
用嘴来喝水了,人的鼻腔是和咽喉相通的,你只要用力吸水,也可以把水喝下去
的。乖乖地,我会把这个软管插进你的鼻孔,不要担心,一点都不会疼,医院里
的病人很多不都要插鼻管的嘛。」

  王爱芹从没见识过还有这么蹂躏女人的手段,她吓得直哭,可是自己被麻绳
捆绑得结结实实,长发披肩的俏脸扭了半天,王五把她按在墙壁,在她无可逃避
的情况下,将软管一点一点插进了她的左鼻孔。医用软管软硬适中,王爱芹无可
抵挡下,被迫让软管在王五手中,慢慢插入自己的鼻腔深处。软管的另一端接上
了一个底部割开的塑料吊水瓶,500毫升的容量,此时像是一个漏斗的作用。
王五给吊水瓶里倒满了水,只见王爱芹每一次吸气,都要有水吸进自己的鼻孔,
而呼气时,吊水瓶里就要冒出一些气泡。少妇的口腔塞满了肉色连裤丝袜,而且
因为口水浸透后体积膨胀,此时丝袜塞得嘴更加严实,想要用嘴呼吸是做不到的,
被迫用鼻子继续吸气的王爱芹,只能靠着每一次的呼吸,把水一次次吸进自己的
鼻腔再进入食道,最终喝下去。

  从没有插入软管的右鼻孔,是不是会有一点水喷出来,看着少妇是不是被呛
水的样子,王五乐得直笑:「骚娘们,不听话的下场,就是各种手段的调教,用
鼻子灌水只是最轻松的一项。你要乖乖地把这些水喝光。现在吊水瓶和你的鼻子
平行,你喝水慢一点,现在把吊水瓶吊起来,你就能喝得更快了!这种压力差的
原理,你也应该懂的吧!这可是常识!」

  底部开了口的吊水瓶吊在了挂钩上,王爱芹就算以前不懂,现在也知道什么
叫压力差了,自己被捆绑着,大腿贴着小腿只能跪在地上,吊水瓶高高地吊在头
顶,一股水流直接用尽自己的右鼻腔,憋住气不呼吸都有水往自己鼻子里用,憋
不住了一吸气更是往自己身体里灌,王爱芹一次次地呛水,却打不出喷嚏,被丝
袜堵住的小嘴只能是呜呜呜地哀鸣,时不时地还有水从自己的左鼻孔喷出来,王
五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妇用鼻子一口口地灌水,不住地冲自己哀求,却不为所动,
只是坐在床边吃起了早午餐,只有在吊瓶里水快没有时往里续水。

  可怜的少妇唯一能做的就是扭动着自己赤裸的娇躯,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双
腿被捆绑着并拢在一起,并且折叠后只能跪在地板上,她那被丝袜牢牢堵住的小
嘴,也只有呜呜呜的叫声可以发出来。王五享用一顿饭用了几分钟,对于王爱芹
却有几个月那么漫长,纯净水不断地涌进自己的鼻腔,自己的肚子慢慢地被水灌
满,腹胀的感觉让少妇跪着更加难受。王五吃完饭,王爱芹这时才被迫用鼻子
「喝」完了一瓶水,另一瓶足有1升的屈臣氏纯净水还在等着她。王五就像浇花
一样,往吊瓶里加满了水,不理睬跪在地上呜呜呜哀求的王爱芹,去卫生间撒尿
并且简单洗个澡。

  洗完澡的王五,湿漉漉地走出来,把最后的水加进了吊瓶,王爱芹的小腹都
明显鼓了起来,眼看肚子里就要灌进足足两升的纯净水,任何一个正常人一口气
喝下两升水,都够难受的,何况是一个被捆绑堵嘴的少妇。可惜王爱芹跑不掉、
躲不开,连叫声都发不出来,此时王五赤裸着身体走出来,结实的肌肉,还有粗
壮的肉棒,肚子喝得饱饱的少妇虽然痛苦难受,可是看到王五的巨根,也忍不住
心潮涌动,不单是因为性药的药性还在,王爱芹平日里私生活就不算简单,无论
是为了生意还是村长之类男人用权力胁迫引诱,她平日里没少和男人做性交方面
的事情,除了自己的老公,睡过她的男人也有好几个,频繁的性交让王爱芹的身
体更加的敏感,看到男人的性器自然会有更强的反应,何况是王五这根奸淫过无
数妇女的阳具,王爱芹一看到这健壮的男人和粗壮的阳具,即使是在被绑架中,
也忍不住泛起了春潮。

  不过王爱芹春潮羞涩的样子王五没有注意到,他蹲下抚摸着王爱芹的乳头,
又故意按了按她隆起的小腹:「肚子鼓鼓的,喝水喝得过瘾吗?喝完水,让我想
想,还有什么可以调教的手段,保证让你服服帖帖的!」

  王爱芹吓得眼泪直流,却无法抵挡。一股股冰凉的纯净水还伴随着她的呼吸
往身体里流,王爱芹感到一阵眩晕,自己几乎要被凉水给撑爆了,她恐惧极了,
已经下定决心彻底屈服于王五的淫威。

  王五就像能读懂王爱芹的内心一般,残忍地说道:「如果你听话我就不会再
折磨你,而只是不停地和你做爱,让你享尽女人的快乐,关键是,你会听话吗?」

  鼻子上插着软管的王爱芹果然听话,不住地点头,俏脸上因为惊恐而显得无
比诚恳,医用透明软管随着她点头不住地晃动。王五看着她,却慢慢说道:「每
个女人到了我手里,都会很听话,说是愿意屈服,不过经验证明,这些娘们还是
想着反抗的。所以,一些有趣的调教,我还是要给你用上一边,让你好好爽一爽,
了解我的手段后,你才会真正的听话。骚娘们,喝完了水,该玩玩别的了!」

[ 本帖最后由 缘心 于 2016-10-29 21:4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