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hjhc 发表于 2016-03-27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第63回:言文坤·都是钱的事

  发布会结束后,言文坤接过那车马费的红包来,手一搓,就知道大约是12
00元。

  真是什么都抵挡不过这红色小纸片的神奇魅力。他原本百无赖聊、应付了事
甚至有点小小抵触的心绪,都因为这个红包的规模,而轻快得意了起来。

  说起来,这也算是意外所得。

  今天早上,自己到编辑部上班,给手下几个实习生安排了一通工作,就打通
了那个售楼小姐小刘的电话,约了下午自己要去「溪花苑三期」的售楼处,再看
看样板房,再探探新一轮的「预期价」。

  「溪花苑」是在南郊溪花公路南侧的一个大型楼盘,由万年集团在四年前开
发的住宅项目。这几年河溪的房价水涨船高,「溪花苑」虽然已经离开市中心有
快20公里路了,但是因为楼盘的品质还算不错,面积又控制的比较合理,是小
资产阶级惦着脚尖可以问津一下的不错选择,一期、二期都卖的异常火爆。对言
文坤来说,浪漫的求婚之后,纠结的情绪之余,饥渴的欲望之外,还有现实问题
需要去面对和解决;既然自己已经打算要结婚,总不能在租来的房子里迎娶自己
的新娘吧。自己的积蓄肯定不足以支付首付,但是最近又涨了工资,跟着川跃跑
的一些新闻红包都比较可观,好歹手头宽裕了一点,也许勉强可以应付按揭还贷
的压力了。他已经去了好几次售楼处,打算跟着看看三期开盘的价格,是否能够
承受。到时候,就是再求求父母,挖一点老人的积蓄来凑个首付。反正在父母的
眼里,女儿言文韵现在是个宝,就等着嫁个前途无量的东门快婿了,这点家底总
是要先支援自己这个长子的,说起来挺庸俗的,有点可悲有点可笑,却也无奈的
世态现实。

  毕竟,关于钱的事,总是那么敏感无法逃避。

  结果上午的公事才完,还没来得及拔腿走人,就被区公安网警办传唤过去
「学习网络安全知识」。公安网警办这种机构,虽然不是什么新闻直管部门,但
是是属于绝对惹不起需要好好伺候的。这个「网络安全学习班」「结业」后会发
一张名曰「网络安全管理员」的证书,倒也不是强制行为,但是两万元一个培训
名额。《河西体坛》预算本来就不宽裕,言文坤推三阻四了好几次,打电话来的
警察同志明显很不愉快了,无奈之下,午饭都来不及吃一口,只能从东城区赶去
溪山区,对着警察小哥笑了两个多小时,好话说尽,连嘴巴都木了,才讨价还价
到:河西体坛新媒体部肯定要「学习三个名额,才够安全」,这才算堪堪完事。

  等离开网警办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半,言文坤头昏脑涨,又是腹中空空,想
去吃点东西,又接到编辑部新闻处主编老肖的电话。老肖倒是很客气,斟酌字句
着问他「有没有时间」,能不能「抽空去趟万年酒店,参加一下晴空娱乐的节目
发布会,顺便帮着把把关,听听有没有关于赞助的消息……」。

  老肖是老领导了,说的这么客气,言文坤也只能无奈的满口应承。

  这个晴空娱乐,是晚晴集团下属的影视公司,最近号称投资8500万,和
河西卫视合作,要拍一档「体育竞技真人秀」节目,今天是媒体通气发布会。这
节目,虽然内容上也有赛跑、游泳、自行车、攀岩什么的,甚至还有跳水、体操、
球类竞技;但是参加的演员,大多却是国内的二线娱乐明星,只有几个退役多年
又形象上比较出众的体坛老将撑撑专业;说到底,是以名人间的搞笑、和明星们
穿上性感的紧身运动装的视觉效果,作为核心卖点的,根本算不上一档子「体育
节目」。即使勉强和体育搭点边,那也是编辑部新闻处的事。言文坤早就不在新
闻处了,他现在是「新媒体部」的主编,其实不太「跑」地面的,有什么新闻,
也是拿平面部门的稿子来改一改发一发就完了;就算偶尔要参加一些这样的媒体
活动,如今,他已经是《河西体坛》编辑部里数的过来的红人,小有名气的河西
体育媒体圈的「坤三少」,做做有品质感的深度采访也就罢了,跑这种边缘娱乐
新闻,找个小记者就行了,怎么请得着他?

  但是言文坤却不能不答应,一则自己以前也在新闻处干过,老肖曾经也算自
己的老上司,只是参加个发布会,这种事往往还有好处拿,这点面子,言文坤不
能不给;否则,背后不定怎么惹人闲话,说自己「占了高枝忘了本」呢。再则,
他也知道,老肖这么客气婉转的跨着部门来寻自己帮这种忙,也是事出有因。

  最近,C 国体育圈里有个传言:说晚晴集团有意以5年1。2个亿的价格,
赞助河西省游泳队。虽然说这是广义上的游泳队,包括了游泳、花样、跳水、水
球四个水上运动中心的省队编制。但是游泳毕竟不比足球、篮球那样的市场规模
和影响力;5年1。2亿这样的数字,即使是C 国国家游泳队,也要踮踮脚尖了;
河西水上中心只是个省级编制,手上都没有什么奥运金牌,就算如今许纱纱、江
子晏一对金童玉女,以靓丽的外表和令人联想的故事背景,已经成了小明星一般
的存在,颇能吸引些眼球,但是晚晴集团肯出这样的价格,未免也太大手笔了一
些。圈里圈外多的是人,都说这是夸张的谣言。而知道点内幕的人,更是瞪大了
眼睛要看看过国家水上中心的态度,和河西省体委的态度。甚至是哪个部门在接
洽,哪个部门在谈判,哪位领导在参于,哪位领导来拍板,都成了圈里热议的焦
点。

  钱的事,就没有小事。

  《河西体坛》毕竟是河西老字号的体育媒体,如果这样在家门口的大新闻都
落了后,给几家邻省的媒体抢了去,却是编辑部面子上难以忍受的。但是新闻处
几个记者过去几周跑来跑去,无论是河西省水上运动中心,还是省局几个相关部
门,或者是晚晴集团的公关部门,都变得守口如瓶,指东说西……这越让人怀疑
赞助合同是真有其事,增添了太多的联想。也许是国家水上中心态度比较保守?
毕竟,河西省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其实国家队多少有点醋意吧?也许是晚晴集团
其实只是放放风、试试水炒作出来的假新闻?甚至也许,还有其他的竞争对手也
要参与这个项目,某一方正在讨价还价?越不吭声,越容易让人猜测。

  但是最重要的当事人,水上中心的主任徐泽远,天生是个水泼不进的老古板,
新闻处也只能把主意,更多的打到晚晴集团和省局里了。这会儿,已经是抢这条
新闻的关键时刻,老肖找自己……也是逼到这份上了。

  言文坤知道,名义上来说,老肖之所以来找自己去参加个娱乐节目的发布会,
倒也不会虚伪的说是看中自己的什么「记者的专业素养」。无非是因为自己当初
在《五环往事》中,「采访」过晚晴集团的老总夏婉晴,自己因为这事,也算是
晚晴集团的「密切关系记者」了,借着这个名义,又以自己今天的声望,说不定
晚晴集团会给自己透点风,所以才来求自己去跑跑点。

  当然,这只是「名义上」的「名义」。老肖的真实意思,只是不太方便说出
口,言文坤也明白。如今,《河西体坛》上上下下,都认为自己在省局,那是有
「靠山」、有「路子」的。妹妹言文韵在河西网球中心毕竟也算是当家一姐,总
有一些人脉;省局的实权二把手,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也是自己的采访对方之
一,这多少也算是有三分私交的;而省局公关办公室主任石川跃……相好的几个
哥们,都嘲笑自己是他的「御用记者」,晚晴公司真要签约水上中心,这个「公
关办公室」风头那么劲,怎么可能一点不知道。老肖名义上说是让自己去「探探
风声」,其实还不如说是拐弯来直接问自己「有没有风声?」罢了。

  言文坤本来是打着哈欠参加完了那个无聊的发布会,一直到把颇为丰厚的车
马费红包揣在口袋里,心情才好了些。

  但是肚子实在饿了,就干脆先在万年酒店门口的大肠面摊档上,叫了一大碗
红卤面条,唏哩呼噜一顿吞咽,才开始想怎么答复老肖的事。

  因为自己还真知道一点内幕。

  其实最近一个阶段,因为某种怀疑、某种心结、某种恐惧,自己都没怎么联
络石川跃。但是工作上,却总免不了和省局公关办公室打交道,那个长发飘飘的
省局的文员李瞳,已经在微信上,和自己颇为熟络了。

  李瞳就知道一点内幕。

  听李瞳透露,赞助的事情,好像确实有,但是还在谈判中。水上运动中心这
里,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好像晚晴公司这次这么大手笔,其实带着好几条
颇为惊世骇俗的附带商业条件,省队里几个领队主任,都不太敢拿这种主意,而
1。2个亿又实在太过于吸引人,谁也不敢承担拒绝条件破坏谈判的责任。

  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机关里么就这样,谁都喜欢发言,但是除非是一
把手大领导,谁都不愿意承担这种责任,何况牵涉到这么数额大一笔钱。另外一
个角度来说,国家水上运动办公室、省水上中心、省局,只怕也是勾心斗角,都
惦记着,试探着,谁能主导这次谈判,惦记着这笔钱,也惦记着这条大政绩的
「功劳薄」呢。

  这些都是可以想象的。但是李瞳那天无意间一句话,却让言文坤有点惊讶了。

  李瞳的原话是「我们领导陈处都出面来协助谈判了。」

  「陈处」?还「' 我们' 领导」?

  言文坤虽然厌恶这些机关里的纷扰人事,但是他跟着石川跃已经有了一段日
子,不是一无所知的。这种大型谈判,真正的决策权肯定还是在国家体育总局这
里,省局下的「公共关系办公室」参与一些协调工作,也是自然的……但是明明
川跃才是这个「公共关系办公室」的主任,怎么李瞳冒出来一句「' 我们' 领导」
陈处?

  当然,李瞳说到底是省局的一个文员,叫陈礼处长一声「领导」是自然的。
但是在言文坤眼里,这个李瞳,根本就是石川跃的「私用」的人,怎么会这么刻
意的用「' 我们' 领导」来称呼陈处长?

  难道陈礼处长,在接管公共关系办公室的管理权?

  言文坤虽然觉得自己和这些事情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虽然甚至在怀疑……有
没有一丝可能,诗诗口中的强奸犯,那么巧,就是自己的这位知遇之恩的石川跃
……但是毕竟,他的前途,也包括他的「钱」途,已经和石川跃,和这个公共关
系办公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早就看出来石川跃和陈礼隐隐作对的样子,
无论出于公心还是私意,对于陈礼处长,他都有着某种忌惮。

  也对,毕竟,谁都知道,刘局长还是非常信任陈处的,公共关系办公室,算
起来也是科级编制,调整到竞技赛事处管辖,也没什么不对吧?陈礼处长一向就
是老体育江湖,在这种谈判中多参与一下,应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顺带着接管
公关办公室的业务?所以李瞳才认为这是自己新的大领导?……

  就是机关里一个求生存求转正求稳定的小文员,先是投靠了石川跃,然后风
声一变,就立刻转而投向更大的领导陈处长?或者两面讨好?

  不!他立刻否定了自己这个猜测。他不相信那个叫李瞳的聪明到让他都有点
嫉妒、美丽到让他有点耀目的女孩子,会蠢到,以为换个「我们领导」的称呼,
就能在石川跃和陈礼之间任意转换阵容。更重要的是,只有他、李瞳这样经常和
川跃打交道的人,才会有的那种感受:石川跃这个人,怎么说呢?……乍一看文
质彬彬的,很礼貌,又是纸醉金迷的,很风流;一边和自己妹妹这种运动员明星
眉来眼去的,一边又不怕忌讳的在省局这种地方,提拔个漂亮的「女秘书」到自
己身边,似乎就是个毫无心机好色纨绔的官二代少爷,一眼就能看到底的人;但
是越是细想,却越是让人觉得深不可测,甚至有些不太舒服、心里发毛的感觉。

  李瞳?她绝对不会笨到敢在川跃面前玩两面派?更何况,她有什么必要在自
己的对话窗口里玩这种游戏?那么李瞳是什么意思呢?是故意透风声给自己?

  他真的必须好好想想,怎么跟老肖说说关于这次「赞助」的「风声」了。

  想着想着,碗里的面汤都有点凉了,电话又响了起来:

  「你好。」

  「坤哥……我是小刘啊。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你也没来,怎么?下午没时间啊?」
是售楼处的那个机灵的售楼小姐。

  「哦,不好意思啊,我都忙忘了,怎么样啊,今天报的' 预期价' 是多少啊?」

  「领导说是两万三……我估摸着到真开盘那天怎么也要两万五到两万七吧,
坤哥……你可别嫌弃我烦人,我是一片诚心为了你着想。我建议你,要是真的看
得上这盘子,还是先付掉那十万元的' 挂号费' 吧……否则你就这么憋到正式开
盘,肯定没好楼层好套间了。最关键的是,到时候价格也会涨不少。一出一进差
好几十万呢,真的挺不划算的……」

  言文坤苦笑着敷衍了一通,挂了电话,也是无奈的叹息,思绪,又从扑朔迷
离的牵涉到1。2个亿的「大事件」中,拉回到自己的柴米油盐里来。

  其实国家法律早就规定了楼盘开盘不能收所谓「排号费」,但是这种表面文
章的行政规定,怎么能抵消火热的楼市现状。在河溪这样的大城市,房子永远是
供不应求,开发商就有的是空子可以钻。好比这个「溪花苑」的楼盘,变着法子,
先用低价预期吸引人气;开盘前,每过一周报一个所谓「预期价」,如果你先付
了十万元的「挂号费」,就能在开盘后,就可以按照付款的先后顺序,以「预期
价」和「开盘价」的平均数来挑房订房了。可是已经四周了,「预期价」已经从
一路从1999的「心动价」,涨到了两万三,这不是明摆着逼着购房者给钱排
号早早入坑么。也亏得这帮营销人员想出这么搔人心的营销策略。

  十万元「挂号费」……自己银行里正好还有十万出头一点。但是真的要买下
这总价核算下来接近两百五十多万的房子么?

  两百五十万……两百五十万……真不知道,背负了这样的房贷,自己未来的
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自己承诺未婚妻的「幸福婚姻」又究竟会是什么样。可言
文坤除了苦笑,还能怎么样?

  在这种现实的压力下,他其实早就忍不住想过:诗诗会有多少钱呢?买房,
她能不能支援一点?贷款应该可以一起还吧?她每个月能还多少?首付能不能也
出一点?

  想想未婚妻只是个健身俱乐部里的私教,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很多收入或者积
蓄的样子。而且自己刚刚完成浪漫的求婚仪式,难道马上就转入柴米油盐的琐碎
和敏感经济问题的尴尬,甚至马上上就去问杨诗慧:你有多少钱?能不能出一点?

  都是钱的事。

  有时候,他也忍不住胡思乱想。也许,以诗诗的样貌身段,不说能找到像石
川跃这样的官家少爷,只要肯屈就一下,跟某个追逐她的健身俱乐部里的经济条
件稍微好一些的公子哥,至少……男方不至于买一套房子,还要女方跟着一起承
担还贷压力甚至承担首付压力吧。

  言文坤叹了口气。自己的收入,在这座城市里,其实也不能算是底层了,但
是自己的工作特性,却是决定了:你就是能看到上层社会那纸醉金迷、潇洒风流、
一掷千金的生活,却转过头,只能看看自己羞涩的囊中物。对比,只有强烈的对
比,才是不幸的根源。

  也许诗诗,不应该答应自己的求婚……也许自己,永远都没有资格去问诗诗
……是谁,夺走了她的初夜?是谁,强奸了她?这些本来是男人,是丈夫,完全
有资格可以质询的问题,自己,却没有多少底气可以去询问。不仅仅是因为自己
爱她,想要呵护她,害怕失去她,更因为,看看自己的现实,总觉得,自己亏欠
了她,配不上她。

  钱的事,总是那么现实而无奈。

  又咕噜咕噜喝两口浓油赤酱的面汤,算了,多想也无奈,毕竟,相处了那么
久,未婚妻虽然貌美如花,但是怎么看着也不是个一味追逐金钱的市侩小蜜,既
然两个人都已经决定了一起走,自己如果一味的自卑,一味的踌躇,一味的摆出
一副「我配不上你」的模样,也是某种让人厌恶的矫情吧?反正房子的问题很现
实,晚上去找诗诗谈谈,问问她的积蓄情况吧。开得出口开不出口都要开口,如
果诗诗也能拿出十万左右来,那么这房子,还是可以买的。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才想到这里,手机又响了,来电显示赫然是「杨诗慧」。

  「诗诗……」

  「文坤……下班了没?」

  「我今天在外头跑新闻。」

  「那要不要一起吃饭?我今天休息。」

  「好啊,我去哪里找你?听说Top Fun 新开了一家火锅店不错的。」

  「恩……今儿就别出去吃了,要不你来我这儿吧,今天安娜正好不在,我又
休假,在家一天了也没啥事干,我去农贸市场里买点菜,做几个小菜给你吃好不
好?」

  言文坤笑了,虽然一大碗卤汁面才下了肚,他现在并不饿,但是有一丝醉人
的暖意,仿佛化开在他的胸膛里,仿佛都要点穿他的泪腺了。

  钱的事,回头再说吧。

[ 本帖最后由 鹰击长空1 于 2016-3-27 13:0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