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九 发表于 2015-12-20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豪门哀羞风云录-续】

  作者:曾九

  2014年12月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5000

                一四五

  WY最顶级的圣约翰教会医院VIP病区一幢绿树掩映的小楼的门口,停着
一辆劳斯莱斯轿车,几个保镖模样的精壮男人在车子四周紧张地四处张望着。病
房楼的大门无声地打开了,茵楠陪着沙瓦出现在门口,步履平稳地向车子走来。

  茵楠看着精神已经基本复原的三哥登上车子,自己转到了另一边,也上了车。
车子立刻平稳地开动了起来。

  车子中间的隔离玻璃已经升起,沙瓦看看前面聚精会神开车的司机和坐在司
机旁边的保镖的魁梧背影,平静地对茵楠说:「我没什么问题,你其实应该去机
场,不必过来接我。」

  茵楠叹口气说:「大嫂一定坚持要回来,没有想到这么快,接到消息人就已
经在飞机上了。大概是怕咱们再劝她吧。我让克来去机场接她了,我们有些事情
还要事先商量一下。大嫂身体不好,要尽量避免惹她激动。」

  沙瓦点点头,关心地问:「大嫂回来后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她可是还在被
通缉中啊。」

  茵楠平静地回答说:「嗯,我都安排好了。对大哥大嫂的通缉令确实还没有
取消。但军人政府不是已经交权了嘛,这个通缉令的时效其实也是模棱两可的了。
再说昂潘他们关心的重点是大哥,我已经亲自去和他们交涉过了,大嫂这次回来
完全是为蔓枫的事。她们是亲姐妹,从人道的角度讲,不给便利也说不过去。他
们答应了,大嫂以投案的名义回国。下飞机后到警局报到登个记,就可以回家了。
另外,我已经交代咱们的报纸发个消息,把事情挑明,免得有心人拿这事做文章。」

  「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否则我们无法向大哥交代啊。」沙瓦松了口气。

  茵楠稍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大哥家里现在没有人。大嫂的老父亲还住在医
院里,蔓枫的事一直都瞒着他,没让他知道。所以,我让克来把大嫂接到你那里,
有三嫂陪着,凡事有个照应,可能会好一点。」

  听完茵楠的话,沙瓦欣慰地点点头:「小妹真的是堪当大任了。一切都安排
的这么妥帖,否则不知道还会有什么麻烦呢。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茵楠不在意地笑笑。沙瓦忽然转过头问她:「蔓枫的事有什么眉目了吗?」

  茵楠的脸色一下严肃了起来,轻轻点头道:「线人那边有了回音,说是蔓枫
不肯回来,但答应把孩子送回来。」

  「什么,蔓枫不肯回来?」沙瓦嘴角抽了抽,皱起了眉头。

  茵楠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说:「中间人传过来的原话是这样的。从她失踪
到现在已经有一年的时间,又和登敏这样的人生了孩子。这中间发生了多少事情,
也许我们永远也无法想象。再说,她现在还是在登敏的控制之下,什么都有可能。」

  沙瓦手抚额头,捏了两下太阳穴,无奈地说:「是啊,什么都有可能……唉,
孩子什么时候可以接回来?他们有什么条件?」

  茵楠略一沉吟,神色黯然地说:「孩子只要我们点头马上就可以安排交接。
送还孩子他们没有提任何条件。」

  听到茵楠的话,沙瓦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好半天才说了一句:「那就尽快
安排吧,先把孩子接回来再说。接孩子的时候给他们送些钱,请他们务必善待蔓
枫。」

  ***************************************************************************

  几天之后,沙瓦府邸的大厅里,气氛压抑而紧张。沙瓦和夫人、茵楠夫妇、
二姐瑶帕和丈夫文沙都在座,而他们的中心是颂韬的夫人、蔓枫的姐姐蔓徕。蔓
徕满脸悲戚,忐忑不安。在场的几位女眷都围着她,不停地安抚着她的情绪。

  外面传来汽车马达声,蔓徕急忙想要起身,被那几位女眷劝住了。她坐在宽
大的沙发上,双手紧握,绞来绞去,紧张地望着厚重的大门。

  茵楠急步走到门外,见一辆车窗遮盖的严严实实的凯迪拉克防弹车已经熄火
停在了大门口。几个在院子里游动的彪形大汉一声不响地站成了一圈,警惕地注
视着四周的动静。

  车门打开了,彪哥先从前门下来。他环视了一下四周,等外面的大门关严,
才上前打开了后车门,从车里出来的是克来。他和迎上来的茵楠交换了个眼神,
茵楠上前,身子探进车里,从里面抱出一个襁褓,转身向屋里走去。一个四十多
岁的女人也跟着下了车,怀里也抱着一个襁褓,紧跟在茵楠的身后,快步走进了
大厅。

  克来跟着她们走进大厅之后,回身关严了房门。彪哥留在了门外。他背起双
手,面朝外,像尊门神一样守在了门口。

  大门一关,大厅里立刻传出了低低的啜泣。但坐在沙发上的人谁也没动,都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茵楠和那个女人小心翼翼地把怀中的婴儿放进大厅中央早已
准备好的两个宽大舒适的藤编摇篮里。两个婴儿都睡的很熟,白皙的面孔上漂亮
的鼻翼轻轻地扇阖着,样子甚是可爱。

  屋里一片压抑着的啜泣。「蔓枫!」有人低低地呜咽着哭出了声。是蔓徕,
她已经哭的泪流满面,一边用手抹着不断流淌下来的泪水,一边摇摇晃晃地站起
身,朝摇篮走了过来。她这一动,大厅里的其他人也都一起跟着朝摇篮围了过去。
几位女眷都是眼圈红红的不停抹眼泪,但顾虑到两个熟睡中的孩子,都竭力压抑
着自己的悲声。

  蔓徕踉跄着来到摇篮前,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热乎乎的小脸,豆大的泪珠
扑簌簌地掉在襁褓上。她把两个孩子都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好像仍然意犹未尽,
伸手解开了其中一个的襁褓,把孩子白白胖胖的小手握在了手里,她自己却早已
是泣不成声。

  一直默默地站在一边的茵楠大概是此时屋里唯一没有被眼泪遮住双眼的女人,
她注视着蔓徕的动作,忽然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把孩子的另外一只小手从襁褓
中拿了出来,只见孩子藕节般的小手腕上醒目地系着一块洁白的丝绢,丝绢的系
法非常特别,就像孩子的小手腕上开着一朵美丽的百合花,丝绢上还隐约可以看
到斑斑点点的不明痕迹。

  蔓徕看到这一幕,立刻就哭的喘不上气来了。沙瓦夫人见状赶紧伸手轻拍她
的后背,片刻之后她才缓过气来,呜呜地哭出了声。

  茵楠小心地把丝绢从孩子的手腕上解了下来,顺手扒开襁褓中孩子的两条小
腿看了一眼。是个男婴。茵楠展开丝绢快速地扫视了一遍,看着看着眼睛里就充
满了泪水。她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捂住嘴把手里的丝绢交给了身旁的蔓徕。

  蔓徕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接过茵楠递过来的丝绢,抹了一把眼泪,展开丝
绢。短暂的沉默之后,她再也忍不住,再次呜呜地痛哭了起来。

  茵楠赶紧和沙瓦夫人一起扶住了蔓徕。沙瓦上前一步,从蔓徕手里接过那条
丝绢,展开后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凑了上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小小的丝绢上,
只见上面用水笔工工整整地写着几行小字:

  「不要再找我,就当我死了吧。两个孩子都是我的亲生骨肉,哥哥小名阿毛,
妹妹小名阿兰。让他们回家,算是替我这个不孝之女赎回一些罪过吧。他们长大
懂事了,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亲生母亲是谁,就当我没有生过他们。千万
千万!枫」

  落款的旁边还有一个血红的手指印,看得人触目惊心。

  看到失踪一年多的蔓枫的亲笔信,大厅里的人全都难忍悲痛,女人们更是忍
不住呜呜地哭的泪流满面。这难以压抑的哭声惊醒了两个孩子,哇地一声,两个
婴儿同时洪亮地哭了起来。一时间,大厅里哭声一片,悲戚的气氛达到了顶点。

  沙瓦见状,忙对茵楠使了个眼色。茵楠扶着蔓徕回到沙发上重新坐下。两个
早已在后面做好准备的奶妈轻手轻脚地走到摇篮前,抱起两个婴儿,一边哄一边
抱着到后面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婴儿房里去了。

  蔓徕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那条丝绢,反反复复地看着,不停地抹着眼泪。
其他的女人们也都陪着她掉眼泪,一时大家都没有说话。

  沉默一阵之后,还是沙瓦先开了口:「大嫂,你看这上面的字迹确实是蔓枫
的吗?」

  蔓徕擦干泪眼,又仔细地看了好几遍,肯定地点点头说:「是,确实是蔓枫
的字迹。而且,这条丝绢刚才的系法,还是上学的时候我自己琢磨出来,她软磨
硬泡我才教会她的。除了我们姐妹俩,没有别人会这么系。这东西肯定出自蔓枫
的手。」蔓徕说完,又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

  沙瓦从蔓徕的手中接过丝绢,仔细地叠好,递给茵楠说:「找找蔓枫以前留
下来的文字,让沙纹先生帮忙做个字迹比对,再确认一下。另外,我看下面的指
印像是血印,也一并查一下。哦,对了,让他们找蔓枫的血样,有结果了吗?」

  茵楠点点头说:「找到了,他们警局的警员的生物学样本在警局都有存档,
我已经设法调来了蔓枫存档的血样、头发和皮肤组织样本。」

  「嗯……」沙瓦满意地点点头:「把这个血指印和蔓枫的血样做一个比对,
还有指纹,警局应该也有存档吧?」

  「肯定有,我马上去办。」茵楠点点头。

  沙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仍坐在沙发上哭的昏天黑地的蔓徕,向旁边走了两步,
放低声音对茵楠说:「给两个孩子也取个样,和蔓枫的样本做个DNA比对,孩
子的身份我们必须要百分之百确定。」

  见茵楠默默地点头,沙瓦深吸一口气说:「你去找一下差猜警监,他应该已
经回来了。请他帮忙,看能否找到那个毒枭登敏的生物学样本。国际刑警组织和
联合国禁毒署追踪了他这么多年,听说他早年也曾经被判刑入狱。他们手里说不
定有他的样本。如果能找到最好,对两个孩子的来龙去脉我们一定要心中有数。」

  茵楠看看沙瓦严肃的脸色,郑重地点了点头。

  沙瓦在给茵楠布置任务,那边的几个女眷早已哭的昏天黑地,尤其是蔓徕和
沙瓦夫人,两人坐在一起抱头痛哭。蔓徕一边哭一边小声喊着蔓枫的名字。沙瓦
夫人本来是来劝解蔓徕的,可劝着劝着就和她哭到了一处,哭着哭着不知怎么勾
起了自己心中的悲伤,喃喃地念叨起了楚芸:「楚芸,可怜的孩子,你在哪里啊
……我的孙子啊……呜呜……」

  克来见母亲哭的昏天黑地,比大伯母还要伤心,赶紧上来劝解,瑶帕等人也
围在旁边好言相劝,好不容易才把二人都劝的止住了悲声。蔓徕几乎哭干了眼泪,
看看身边的弟媳,哭的差点昏厥过去,软在克来的怀里不住地喘息。她一下想起
了什么,拉住克来的手红着眼圈急切地问:「楚芸有消息了吗?孩子怎么样?」

  蔓徕一问,沙瓦夫人又呜呜地哭了起来。沙瓦见此情形,赶紧走了过来,安
抚了一下自己的夫人,转身对大伙说:「大家不要担心,楚芸快回家了。」

  「哦……」大伙听沙瓦这么说,一下都围了过来,眼巴巴地看着沙瓦。沙瓦
看看大伙期待的目光,又看看茵楠,长出一口气说:「这里都是家里人,今天说
的情况务必要严守秘密,对外面一点口风都不能露。」说完朝茵楠点点头。

  茵楠稍一沉吟,对大伙说:「绑匪提出的三条件,第一条昂潘政府已经替我
们兑现了。北部山区所有的军队和政府服务辅助机构已经全部撤离。第三条赎金,
我们早已准备好了。这个不是问题。只有第二条,濛冲恢复自由,现在还没有兑
现,但马上就可以办妥了。

  现在濛冲保释的批文已经摆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案头了,保释所需的所有条
件都已经满足。预计下周最高法院联席会议就会审批这个文件。根据我们了解的
情况,七位大法官中至少有五位已经明确表示会投票批准这个文件。所以,这最
后一个条件很快也能满足。」

  「楚芸她现在怎么样啊?」蔓徕抽泣着关心地问。

  克来接过来回答道:「我们一直和绑匪保持着接触,他们一再向我们保证,
楚芸和孩子都安全。只要我们满足他们的条件,就会放楚芸回家。」

  听到他的话,在场的人都稍稍松了口气。可沙瓦夫人还是不放心地问:「绑
匪要是和我们耍花招怎么办?」

  沙瓦看看茵楠,对她点点头。茵楠严肃地说:「这个问题是我们重点防范的。
我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一定要确保楚芸和孩子安全回家。我们手里的王牌就
是这个濛冲。」

  看到大家狐疑的神色,茵楠耐心地解释说:「除了赎金之外,这个濛冲其实
是这次龙坤提出的条件里对他来说最重要、他也最在乎的一条。

  这次所有的保释申请程序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所以,将来保释批下来,批
文也会在我们的手里。也就是说,只有我们的人可以接濛冲出狱。

  我们把他接出来后会安排在一个保密的地点,然后和楚芸进行交换。濛冲在
被俘时受过重伤,虽然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也落下了残疾,右腿重残,行动不
便,须要拄拐杖。所以,我们不怕他逃跑。这可以保证我们在交换人质时始终掌
握主动。」

  「哦,谢天谢地,快把我的楚芸救回来吧!快三个月了,她吃了多少苦啊,
她肚子里的孩子都该显怀了吧!」听完茵楠和克来的说明,沙瓦夫人终于如释重
负、一吐为快。在场的其他人,包括蔓徕的心情也稍稍轻松了一些。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鹰击长空1 于 2015-12-20 23:0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