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momo 发表于 2014-12-20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北京混生记】(15

  作者:Fkmomo

        2014年/12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文章内容纯属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绝对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一晃竟然2个半月没更新了!前阵子换了新工作,常年出差而且非常忙,实
在保证不了按时更新,对各位狼友说抱歉了,但小狼会尽己所能,尽最大努力写
下去的

  ***********************************

  电话铃响了一遍又一遍,曹山如坐针毡。怀中近乎赤裸的老师意兴阑珊的脱
开了他的怀抱,尴尬的坐在身边,曹山被打断的即将要插入夏瑶体内的巨龙仍然
不争气的傲然耸立。他不敢看夏瑶潮红艳美的面庞,只盯着手机绿色屏幕上那不
断闪烁着张宁的名字。

  5、6声铃响过去,却俨然是万年。

  「谁的电话?怎么不接啊?」夏瑶轻轻的问。

  「张,张宁的」曹山低着头小声的说。

  「哦,你接吧。」夏瑶下了床,将被曹山撩起的衣衫整理好,抬起雪白修长
的美腿,穿上那紧绷着圆润臀丘的牛仔裤,白嫩的脚穿上拖鞋,扭身走到门口,
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曹山看着夏瑶那性感高挑的背影,看着她那被牛仔裤包裹的成熟性感的圆润
美臀和笔直的大长腿,如果不是这通电话,此刻老师已经被自己脱光了身子已经
搂着在床上翻云覆雨了,夏瑶没准已经撅起她的大白屁股,趴在身下给积极吮鸡
巴了。想到着,曹山的鸡巴忍不住又跳了跳。

  夏瑶走到屋外,敞着门,她轻倚着身子,白嫩的胳膊架在栏杆上,夜的凉风
吹开她轻柔的短发,也吹醒了她的心灵。将孔梅和那个梁刚留在那里,她心如火
燎的跑来,先是撞见曹山要强奸唐晶,现在又有曹山的正牌女友打来电话,夏瑶
心里乱极了。如果曹山不是自己的学生,哪怕自己不是有夫之妇,她都要拼一下,
问问曹山这是怎么回事。可现在,她连问的勇气都没有。是啊,先不说曹山在自
己心中的位置,就说自己在曹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呢?乱伦的老师?性伙伴?
男女朋友?

  「喂,喂……」曹山看了一眼门外的夏瑶,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曹山,你干嘛呢?睡了吗?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那头张宁的声音
熟悉又陌生。

  「没,没干嘛,呆着呢呗。」曹山支支吾吾的回应着。

  「好久没给你打电话了,你在北京怎么样啊?」张宁问。

  「还,还能怎样,还那样呗。」曹山答。

  「你,你还住以前那呢?」张宁试探着问。

  「啊,啊,还住那呢。」曹山答。

  「哦。」张宁语气中很失落的样子。

  「怎么了?」曹山很温柔的问?尽管屋外的夏瑶让他感到很别扭,但面对张
宁,还是不由自主的占据了他的内心。

  「没什么,我,我想来北京看一看有没有机会。」张宁的语气貌似平淡,但
却是想给曹山一个惊喜。

  「哦?你不是在大连挺好的吗?」听到张宁要来北京,如果没有夏瑶,曹山
一定乐疯了,可是身边已经有一个如此优秀的老师作陪,朝秦暮楚倒一点也高兴
不起来。

  「怎么?不欢迎我来啊?」意料中曹山的欢呼并没有出现,张宁也觉得很失
望。

  「……」曹山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管怎样,他最爱的还是张
宁,他以为自己喜欢曲燕,现在以为自己喜欢夏瑶,可当听到张宁的声音一刹那,
才发现自己最喜欢的还是张宁。

  「怎么?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张宁很失望,试探着问。

  「没,没有女朋友,你瞎说什么呢,没,没有。」说着看了一眼门外的夏瑶。

  夏瑶倚着栏杆,看着窗外,在等他打电话。当听到曹山说没有女朋友,她的
身子颤了一下,已经有答案了,没有必要再等了。夏瑶进屋拿了包,哀怨的看了
一眼赤身裸体坐在自己床上拿着电话呆呆傻傻的曹山,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走了。
曹山见夏瑶走了,想要追,可电话又在线,他伸了伸手,可最终还是没追夏瑶。

  夏瑶下了楼,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她多希望曹山能来追她,和她解释
在张宁面前说自己没有女朋友是什么意思。可夏瑶也知道,曹山既然能否定两人
的关系,就一定不会追过来,让她更伤心的是,本来是自己只想在出国前空窗期
找一个伴侣而已,而曹山死皮赖脸使劲浑身解数总算把自己追到手。可他得到了
自己的身子,自己却已经全意付出到头来她陷了进去,而曹山却可以轻松说出没
有女朋友这样的话。夏瑶骂自己,是啊,你比曹山大10岁呢,你已经是别人的
妻子,是别人玩过的女人,你算什么?你凭什么要求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认你
做女朋友?你之所以吸引他,是因为在学校这个小圈子里,在一片残花败柳的教
师队伍中,你的魅力被放大了,是因为你那莫须有的传闻激发了他们对你的占有
欲而已,说白了,你就是个人人想肏的荡妇,曹山睡了你,是你自作自受,你们
俩人本来就是不对等的,你们只是一个没有工作整天闲极无聊没有女朋友的精力
旺盛天天意淫的臭男生,和一个如狼似虎年龄,丈夫在外欲望得不到满足,故作
清高可骨子里骚浪无比时时想着男人大鸡巴的骚货而已,你们两人在一起就是互
相满足肉体需要而已,你投入了情感,活该!

  张宁是夏瑶第一次将身体交给曹山就想到的因素,她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
也无数次觉得自己会好好面对。可当张宁真的出现,哪怕只是一通电话,却足以
让她方寸大乱。夏瑶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放不开,曹山在她心中竟然如此不可舍弃,
她发现当张宁出现,她根本没有办法像之前预想的那样,把曹山交还给她。但她
又无计可施,只要张宁出现,那曹山是一定会回到她身边的,而自己没有任何理
由和能力去挽留他。

  坐在去往孔梅家的出租车上,夏瑶已经是泪流满面,她怨曹山在接到张宁电
话时对自己的态度,他口口声声说爱自己,可一通电话就让他抛弃了自己。可曹
山做错了吗?没有。夏瑶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曹山怎么可能放弃一直心爱的正牌
女友,去选择一个年长他10岁,还是别人妻子的女老师呢?这本来就是段孽缘
啊。

  夏瑶越想越伤心,此刻已经半夜,她打了个出租车直奔孔梅家。她才不要再
回去曹山身边,显得好像离不开他一样。

  孔梅是个喜欢早睡的人,但夏瑶打车回到孔梅家楼下的时候,孔梅的家里还
亮着灯。夏瑶抬头看了一眼孔梅家,心里慌乱了一下,但她脑子里乱极了,也没
多想,只想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夏瑶上了楼,用钥匙轻轻打开了孔梅家的防盗门,
一进门就发现了梁刚的运动鞋和客厅还没收拾的碗筷。夏瑶的心一下子闪出一丝
不祥的预感,而与此同时听到房间里孔梅的叫床声:啊,啊,啊,你弄死我吧,
我真的啊,啊,不行了,啊,啊!

  夏瑶犹如晴天霹雳,没想到孔梅和梁刚真的上了床。

  在梁刚的计划中,搞定夏瑶是志在必得。买了酒,买了药,加上威胁孔梅配
合,不管是迷奸诱奸还是强奸霸王硬上弓,夏瑶这个从他上学起就心驰神往的少
妇老师被自己骑在身下用大鸡巴一通狂操绝对是尽在掌握的事,他为此还买了壮
阳药给自己吃了,让夏瑶这个表面上气质高雅实则狼虎之年性欲旺盛的少妇从此
离不开自己。可没想到夏瑶接了一通电话匆忙就跑了,她都已经被春药迷住了啊。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梁刚几乎崩溃,一切鸡飞蛋打,所有怨气都撒在孔梅身上。

  夏瑶摔门离去的声响,几乎是梁刚由人转兽的号角。当他的完美计划落空,
房间里只剩下孔梅,梁刚立马撕下了所有伪善的伪装,变成了只有孔梅才见识过
的无良禽兽。他几乎是怒吼的扑向孔梅,将老师那成熟诱人的身体扑倒在沙发上。
他不顾一切的开始撕扯孔梅的衣衫,任凭那身淡蓝色的连衣裙是多么漂亮,都成
了碍事的摆设,梁刚要扒光她的衣服,要把自己的兽性都发泄到孔梅的身上。

  孔梅被梁刚压在身下,他英俊的脸因为愤怒和失望而变得可怖,他的一双大
手更是紧紧抓在孔梅饱满的胸脯上,抓得她痛彻心扉。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孔梅不
知所措,上次在梁刚家里被强奸,几乎将她击溃,可这次是在自己的家里啊,如
果这个禽兽在这里将自己强奸,孔梅日后真的不知该如何生活下去了。

  「放手,你放手!!你这个混蛋,这是我家!!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叫了!!!」
孔梅用尽全力挣扎着,可却无济于事。在梁刚面前,冷傲的孔梅就像一只将再次
被蹂躏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梁刚此刻哪还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想法,「啪」的抽手就给了孔梅一个大嘴巴。
扇的孔梅捂着脸愣住了。「妈的,你家怎么了?坏了老子的好事,我操不了夏瑶,
你就得让我肏!」

  孔梅捂着脸骇然的看着梁刚,一向冷傲的她竟然刷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知
道这个混蛋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他已经疯了。

  「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求求你。」孔梅完全被吓傻了,泪流满面的求
饶起来,梨花带雨的软弱与她平时的冷傲干练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去你妈的,老子为了今天吃了好几片春药,老子鸡巴都快爆了,你让我放
了你?你信不信我让你光着身子到楼道站着去?!" 说着竟然拎起孔梅就往门口
推。

  孔梅吓坏了,如果自己这样被邻居看见,那一切就完了。她扑通一下给梁刚
跪了下来,死命抱住他的腿哀求着「梁刚,求求你,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好不好?
咱们去你家,或者去酒店开房,你随便怎样我都答应好不好,求求你不要在我家!」

  梁刚恨恨低头看着平时冷傲的老师如此卑贱的哀求着自己,咬着牙笑了起来。
「怎么不行?我就要在你家,我在你家卧室,在你和你老公的床上操你!」说着
把孔梅抱起来进了卧室,看到卧室挂着她和她老公的结婚照,梁刚更兴奋了,扒
掉两人衣服,把她扔到床上。

  孔梅被仰面扔在床上,看到床头和老公的结婚照,她的心都碎了。她怎么可
以在自己家的卧室,在属于自己和老公两个人的温柔地被另一个男人强奸!孔梅
拼命反抗,梁刚抓起她的头发狠狠的嚷着「你要叫太好了,邻居都知道你老公不
在家你叫你学生来和你苟且乱伦!臭婊子,你还跟我装什么清高?老子的鸡巴都
肏过你了!妈的,老子就要在你家操你,给我把屁股撅起来!」

  梁刚愤怒的将孔梅赤裸雪白的身体翻转过来,揽住她细嫩的腰身往后用力一
拽,孔梅圆润洁白的美臀高高的撅起,两条修长细嫩的美腿跪在床沿,孔梅被羞
辱得无地自容,只好将头深深低下,梁刚站在地上,一手抓着自己大香蕉一样硬
挺挺的鸡巴,一手扶着孔梅的腰身,炽热的龟头顶在孔梅的腿间,随着她「啊」
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呻吟,粗硬的大鸡巴再次插进了她细软多汁的美鲍深处。

  孔梅撅着她性感肉臀,跪在床沿,梁刚站在地上,挺着鸡巴背入,他像是傲
人的将军骑着俊美的马匹,抓住孔梅的头发把她的头扯起来,一边肏一边说,
「给老子看着你的结婚照,老子要在你老公面前肏他媳妇,肏你这个婊子。」孔
梅看到墙上和老公幸福的婚纱照,受尽凌辱,哭的昏天黑地。

  梁刚就像是一个马力十足的打桩机,两只手抱住孔梅的细腰,用力将大鸡巴
挺进的同时,狠狠将自己老师的圆润美臀撞向自己的小腹,每次都直挺挺的全根
没入,任凭孔梅在他胯下尽力挣扎,却始终保持飞快的速度,机械的运动着。梁
刚是个不解风情的男生,孔梅这个漂亮又有气质的尤物,更要攻心为上,对待别
人像冷傲的女王,对待自己像屈服的绵羊,这才更有作为男人的成就感,哪像梁
刚这样三下五除二扒了猛干,实在是暴殄天物。而孔梅更是受罪,相比较来说,
上次在梁刚家里被强奸算是好的,此刻就在自己家的卧室里,高高撅起雪白的美
臀,被身后学生狠狠猛肏几乎虚脱,还被梁刚抓住头发,让她被肏的同时还要看
着墙上的婚纱照,这才是最大的羞辱。

  在春药的催动下,梁刚抓着孔梅的屁股一刻不停的猛干,不知道操了多久,
连射了多少次精都不知道,只感觉孔梅的屁股后面和自己的小腹下面沾满了白色
黏黏的液体,分不清是射出的精液还是孔梅的淫水。孔梅的丈夫对她总是心有余
而力不足,结婚这几年也没把孔梅弄上高潮几次,虽说是个已婚少妇,可哪经得
起梁刚这个精壮小伙子这么猛烈的抽插,熟悉温馨的卧室,特别是墙上的婚纱照,
对孔梅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可这种情况下被自己的学生疯狂的强奸,却又可耻的
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她心里暗骂自己,可身体却被肏的很快到了高潮,在
梁刚飞速抽插中,她一次次的飞过高峰,滑落低谷,循环往复,到最后不仅阴道,
整个下体都已经麻木,一次次的高潮,一次次撕心裂肺的嘶喊让她在极度兴奋中
又极度疲惫,高潮再度来临时,她已经叫不出声音来,只有阴道缩紧后,美白的
臀丘在梁刚的抽打下哆嗦抽搐而已。

  算起来,这也有几个小时之久了,梁刚就这样抱着孔梅的屁股一刻不停的干
着,梁刚不停的射精,孔梅不停的抽搐。

  就在两人在卧室里翻云覆雨的时候,夏瑶开门进来,听到孔梅浪叫,她惊呆
了。听到孔梅在卧室里被梁刚干得疯狂,夏瑶第一个想法是走,学生和老师通奸
这种事,就算是闺蜜也要回避再好,哪怕明天再和孔梅好好谈谈。

  可不知怎的,听到孔梅那粗重的喘息声,和已经嘶哑的呻吟声,夏瑶心里却
闪现出了肉欲春宫图,夏瑶虽然夜夜被曹山那极品大鸡巴伺候得春心泛滥,却也
没见过哪个女人能被肏成这样,她看看表,心想难不成这几个小时两人一直在做
爱?这是要肏到死的节奏吗?

  可她不知道,几个小时前喝下去的淫药被孔梅的叫床声又激活了,夏瑶觉得
自己的欲望一下子被勾起来,乳房、下阴像是有无数个蚂蚁在爬,她的阴道里从
未有过的如此空虚瘙痒,淫水像是溪流一样潺潺而出,浸湿了内裤,甚至顺着大
腿留下来,她想要走,可孔梅几乎在晕阙临界点那一声声放浪形骸的浪叫让她想
象到,肏她的男人该有多么的猛,多么的壮,她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不顾
一切让这个男人肏自己一解心头之痒。她还是保持着一点理智,脸已经潮红发烫,
双眼已经迷蒙,肉穴快要痒死了,她忍不住手伸到裙子里,挑开内裤用手掌在阴
户上来回搓弄,抚慰她阵阵跳动的肉蕾。她用尽最后的理智想要离开,却双腿发
软,根本迈不开步子。

  孔梅呆呆站在客厅,卧室里男女交欢的声音此起彼伏,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突然看见边桌酒瓶子边上一个撕开的药袋,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春药。这本来是
梁刚给夏瑶下的药,可夏瑶却以为是给孔梅的,孔梅是被迷奸的。孔梅的叫床声
霎时间变成了哀鸣。夏瑶没想到梁刚竟然如此卑鄙。她要解救自己的好姐妹,夏
瑶不顾一切推开了房门。

  孔梅被梁刚肏的已经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瘫软在床上任由这个年轻的帅小伙
用他巨大的阳具刺激自己的阴道。梁刚最后终于爆发,他抱着跪在床上孔梅高高
崛起的大屁股,猛地一声怒吼,将鸡巴用力插深,一股浓精像是高压水罐一样喷
涌而出。

  就在他射精的同时,卧室门被推开,他一惊,大鸡巴不由自主的从孔梅的阴
道里滑出,就像是不受控制的水管子一样,精液乳白的水柱一通乱射,大量的精
液射到孔梅的后背上,屁股上和头发上。

  门一推开真的吓了梁刚一跳,他惊骇的望向门口,如果进来的是孔梅那个火
车司机的丈夫,看到老婆光着身子撅着屁股被自己肏的虚脱,他能不能活着出去
都是个问题。可发现门口站的竟然是夏瑶,梁刚狂喜,他望着愣在门口的夏瑶,
狂奔着就冲了过去。被肏的已经失去神智的孔梅也被惊醒,看到门口的夏瑶,她
完全顾不上被闺蜜撞见自己被学生肏的窘境,只想让夏瑶逃离魔窟,她想抓住梁
刚,可身子是软的,下体是麻木的,胳膊根本抬不起来,只好用尽全力大叫:夏
瑶,快走!

  夏瑶也是被淫药冲昏了头脑,当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她完全呆住了,她从来
没有想过撞见男女交媾是如此的难堪,孔梅浑身赤裸,身子软软的,只有屁股高
高撅着,完全没有平时那御姐般的非凡气质,而高大帅气的梁刚更是让她心里一
惊。高大的身形,健美的体貌,这无论是自己书呆子的丈夫还是瘦小的曹山是完
全不一样的动物,这才是充满荷尔蒙壮魄非凡的男人。

  只一刹那,夏瑶就被梁刚抱着扔到了床上。曹山比夏瑶要矮要瘦,和曹山在
一起她有种要呵护对方的感觉,可在身材高大健美的梁刚面前,1米73的夏瑶
也变得娇小,她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梁刚乐死了,一边扒着夏瑶的衣服一
边说「夏老师你真是成人之美,你知道我多爱你吗?不是,你知道我多想肏你吗?
你还送上门来了,好,我满足你。」

  夏瑶大声反抗,可根本无济于事,梁刚的力道比曹山要强不知道多少倍,梁
刚也看到日思夜想高挑性感圆润美丽的夏瑶成了盘中餐,急不可耐的要享用,他
掀开夏瑶的裙子,扯下内裤,使劲拉开夏瑶的双腿,往自己身体这边一拉,夏瑶
就叉着双腿将阴户抵在梁刚再度挺立起的阴茎上,梁刚一鼓作气,身子往前一挺,
本来夏瑶的阴道在春药的催情下已经之水泛滥,加上这阵子曹山的大鸡巴夜夜与
她交欢,她紧致的肉穴已经习惯了曹山的特大号鸡巴,小一号的梁刚尽管有着香
蕉的弯度和硕大的龟头,但插进去完全没有阻隔。

  梁刚是个性爱机器,或者说不懂得怜香惜玉,他对待孔梅如此,对待夏瑶也
是一样,任由粗圆笔直的洁白的小腿和那粉嫩的白脚在空中翻腾,他抱着夏瑶修
长圆润的大腿,又是一通抽插。夏瑶无力的挣扎,心却掉入万丈深渊。没想到竟
然在一转瞬期间,不仅看到自己的闺蜜被这个畜生奸污,自己也被他强奸,如果
不是在春药的催情下,梁刚那具有弯度的阴茎在抽插之间那硕大柔嫩的龟头不停
刮着她涨起的阴蒂和阴道上沿那敏感的G点,让她的快感几乎喷薄而出,她根本
不相信自己被强奸了。这个对自己穷追不舍被数次拒绝死不悔改的学生竟然堂而
皇之的把他那罪恶的阴茎插入自己圣洁的阴道之中,让两人的肉体充分结合。曹
山用尽浑身解数才抱得美人归,第一次还是带套呢,梁刚这混小子第一次就来真
格的。她不知道是懊悔,是愤怒,是惊恐,是害怕,她穷尽所能的大声叫着。身
边赤裸的孔梅看着自己最好的闺蜜被强奸的如此痛苦,早已经哭成了泪人,怎可
惜她已经被梁刚肏的精疲力尽浑身酥软,根本帮不上忙。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如果算是祸中之福的话,那就是梁刚和孔梅肏了太
久,鸡巴插进夏瑶的肉洞里没插十来下竟然阳痿了。他越干越着急,拼命挺着胯,
可插在夏瑶阴道里的鸡巴很不给力,他瞪直了双眼,紧盯着夏瑶暴露的下体——
夏瑶的身体不像孔梅那样的苗条,她本来身材就高,身体微圆润,腿也属于微粗
型,小腹圆润美胯丰盈,小腹下在柔美紧致的肉体上,两条深深的腹股沟显得身
体格外圆润魅力,格外性感。腿间的阴阜高高隆起,上面长着一小撮黄褐色的阴
毛,在灯光的照射下,夏瑶的大腿,阴阜,甚至腿间隆起的肉丘都洁白无瑕,插
在腿间的大鸡巴将她两片美丽的肉唇分开,肉缝中是粉里透红的颜色,如果不是
因为被肏而充血,还要更加漂亮,梁刚看着此刻干着日思夜想的夏瑶,而她的阴
部更是出乎意料的美丽。

  他一声怒吼,狂顶鸡巴,软塌塌的鸡巴才恢复了硬度,可是也许刺激太大,
刚插了几下,丫竟然射了,夏瑶感觉到梁刚插到自己阴道深处的龟头喷出一阵热
流,她万念俱灰,心想,一切都完了。我竟然被梁刚这个混蛋强奸了。而梁刚之
前肏孔梅那最后一次惊天动地的射精已经是强弩之末,肏到了梦寐以求夏瑶的身
子,在极度兴奋过后身体竟然一下子垮掉了,他脑子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惊恐万分的夏瑶看到梁刚这个强奸犯竟然昏倒了,什么孔梅也顾不上了,慌
乱的把内裤从脚踝拽回到胯上,遮住肥嫩雪白的性感美臀,胡乱穿好衣服狂奔逃
离孔梅家。

  跑到楼下,她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竟然被梁刚强奸了,失声痛哭起来。她
拿出手机,发现有10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曹山打来的。她想到曹山,百味杂
陈。她和曹山的第一夜,对丈夫的愧疚感都没有此刻对曹山的大,而她在遭遇强
暴之后,更需要安慰,她回拨了电话,哭着说,曹山,我在安慧里小区,你快来
接我。

              【7437】

[ 本帖最后由 tubin 于 2014-12-20 08:3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