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紅樂章 发表于 2014-12-13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trsmk2
2014年/12月/13日发表于:SIS001

***********************************

这文是取材于以前一个朋友推荐的凌辱题材,女骑士的超灾难。
撸点就是女骑士的口具,让她明明有机会,却无法开口什么的。

上一篇文的回复

天堂小路:毕竟我最近比较喜欢写纯肉戏的文,写起来简单明快。这个和白天鹅
那种风格不同,我觉得不太能一起比较吧?

pdoqadk:红宝石在写了喔,很快就可以量产啦。关于大逃奸的点子,太棒了,采用采用
特别是 地上一圈绳子中间放了个饲料,心想这么明显的陷阱,却被被改造的本能驱使中了招。

密门:”开口说,朋友,然后进入。“ 畜:”汪。“

这一类结合动物本性的改造而产生的点子,太太棒了,求更多

ryan_knight_12:大逃奸强烈要求点子啊,我会让朋友代我回复的,不用担心你说的我都看
得到。

3824715:红宝石没太临喔

关于奴畜的大逃奸,还有地下城,圣女的问答陷井和四扇门的设定,大家什么好点子吗
好的点子是写作的动力啊,
四个门应该只是调教的路线不同,毕竟不会让圣女大人四个门都走一遍吧?当然大家如果有好的点子的话
也可以这么写喔

***********************************

  泰伦莎,王国布鲁塔达白石骑士团成员。贵族出身的泰伦莎是一位金色长发,
美丽端淑的女骑士,而作为一名骑士也是出类拔萃的。王国布鲁塔达位于里斯同
盟的北部,北面是被冰雪覆盖的铁群山矮人王国,领土内多山岭,大半部分长年
积雪,气候寒冷,粮食产量很少,需要从南方的同盟国输入粮食才能勉强维持自
足,但对于王国内的平民来说,仍然有相当部分的人生活在冰冷和饥饿之中,极
寒的困境让平民们反抗他们的领主,特别是在王国控制力较弱的边境地区,情况
尤为严重。

  布鲁塔拉北方领土——领主席恩斯的土地上,在年青领主的苛政之下,平民
的暴乱越演越严。吃不饱的下层农民,猎人集合在冰雪的森林之中,袭击路过的
商队和货车,以劫掠来发泄对领主的不满。领主席恩斯是布鲁塔拉的年轻贵族,
作为领主席恩斯长年驻足于王都——雪尖城,鲜少亲自治理自已的封地,但税收
却很高,缺少保护的农民失去了他们的土地,转而仇恨他们那长年沉迷在首都的
领主,整个领地治安越来越差。对此,领主席恩斯请来了王国的白石骑士团来镇
压反乱的暴民。

  在都城与上流社会交情颇深的席恩斯,利用权势交际驱使白石骑士团,同时
他的要请是:彻底铲除这些潜藏于冰雪森林中的暴民。于是,泰伦莎便作为指挥
官带领白石骑士团前往北方的席恩斯领地,与他的部分会合。简单的交谈之后,
从对方的指挥官言谈之中,泰伦斯明白席恩斯是想真正催毁这些因为生活而反抗
的民众,虽然这些人已经从最初的反抗不平,渐渐变成了被仇恨所支配的暴民,
但这也是泰伦莎真正来到这里的理由。

  她的好友,白石骑士团副团长特蕾莎给了她另一项秘密任务。特蕾莎亲笔写
了一封信,允诺这些人如果放弃武器的话,可以作为难民进入她的领土,同时揭
发席恩斯的恶行。而泰伦莎的任务就是私下和这些人的首领会谈,以阻止即将到
来的大屠杀。

  白石骑士团受制于贵族,泰伦莎无法正面阻止军队袭击难民的驻地。寒冷的
森林之中,女骑士找到机会甩开了席恩斯的军队,独自一个人先行潜入难民的藏
身处。然而,她不会料到,正当她独自一个人进入藏身所的时候,突然之间一脚
踩中了隐藏在雪中的陷井,收缩的绳子将她整个人倒吊在树上,然后她失去了意
志……

  藏身所

  几个猎人背着一个大包走进了藏在深雪之中的隐蔽所,这是一个外人极难发
现的场所,失去住所的人们就聚集在这些的地方之中,以暴力对抗他们的领主。

  “啊,天真是太冷了,这雪太厚了,哟,带猎物回来了?”哨兵站在上方,
看着同伴背着大袋子笑了笑,估计又是野鹿肉什么的吧,冬于他们就靠这些东西
来过活了。

  带头的猎人淫笑着走进藏身所,然后在大厅里将袋子放到地上。

  “喂,大哥,你又猎了鹿回来了吗,真是不错啊,大哥的狩猎技巧真好。”
周围的人围了过来。

  只见带头的猎人神秘了摆了摆手:“什么鹿肉,这次可是比鹿肉更了不得的
猎物。”说完,在众目睽睽之下,猎人打开了袋子,里面竟然是一名被剥光了赤
身裸体的美貌女骑士。黄色的长发和不俗的容貌显示了这名女骑士的出身,对于
他们这些猎人来说,这种城市里的贵族美女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哪怕是女骑
士,那细腻的肌肤也让周围的人吞了口水。

  “知道这女人是谁吗?白石骑士团的,嘿嘿,席恩斯那家伙引来的白石骑士
团来攻打我们,没想到雪太大,他们失去了方向,正好被我抓到一个。”猎人笑
了笑。

  “原来是那个白石骑士团的婊子!”其它人啐了一口,“那些城市里的贵族
小姐,凭什么她们就能出生在温暖的城市,有温饱的食物,而我们只能在雪地里
有一顿没一顿的。竟然还想来攻打我们。正说着,头头将女骑士整个人提了出来,
先前在袋子里众人没有看清楚,原来这个女骑士已经被头领好好地修理过了。一
个由矮人精制的金属拘束器将女骑士赤裸的身子整个人拘束在里面,双手连同双
脚都反锁在背后折叠起来,这种矮人精制的拘束器是他们偷来的,可以任意变形,
改变其中的骨架,以不同姿势拘束猎物,而纯金属制的骨架让女骑士完全不可能
挣脱。

  女骑士挣大了眼睛,想说什么,但无奈一个配套的金属口塞牢牢地撑住她的
上下嘴巴,让她无法发言。看到女骑士挣扎着想要说了,周围的人笑起来:“喂
喂,看起来她要说什么?”

  “不用管她,估计也就是发狠话,或是让我们放了她吧,这种骑士团的婊子
都是这样。”头领边说边伸出手在女骑士丰满的乳房上玩弄了几下,那种上层社
会才有的细腻肌肤,让猎人满意极了,他享受地在乳房上摸了又摸。

  “嘿嘿,真是不错啊。”说完,猎人将女骑士整个人平放,脸和肚皮朝上,
然后掏出自已的肉棒,双手抓住被金属拘束器强行分开的大腿,那粉红的蜜穴就
这样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外面,一开一口的吞吐着热气,诱人之极。女骑士睁大眼
睛,拼命挣扎想要说出什么,但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忍不住的猎人头领立刻将肉棒捅进女骑士的蜜穴,同时双手抓住她的乳房,
开始一进一出,大力地抽动。男人巨大的身躯将女骑士压在身下,疯狂地抽插,
女骑士只能睁大眼睛,无助地看着男人进入她的身体,被折叠在身后的手脚却一
点也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侵犯。

  “老大,她还是个处女啊,真是赚大了。”只见樱红的处女血从女骑士的下
体流出来,但头领根本不管这样,还在像恶兽一般侵犯着女骑士的身体。毕竟对
于像他这样出身的人来说,眼前这样的美女平时都是不敢想像的高贵,如今却被
自已狩猎到了!

  正在头领侵犯女骑士下体的时候,另一个同伴也忍不住了,他也掏出肉棒,
然后对准被强行张开,合不拢的嘴巴,插了进去!第一次进行口交的女骑士发出
呜咽声,强烈的气味和疯狂的进出让她几乎难以呼吸,口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但这种程度的痛苦很快就淹没在周围男人叫喊声中,在头领高潮的射精之时,人
群的叫喊达到了高潮。

  就在此时,哨兵急着回来,叫喊着:“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别急,他们找不到我们的!”头猎刚爽完就来这么一出,有些气急败坏,
“这群席恩斯的杂种,竟然还找到这里……哼哼,不过没关系,哪怕他们知道这
附近有我们的人出没,这么大的雪他们也认不出。”

  “那我们就呆这里了?他们估计封锁了周围,整个冬天我们出不去了。”哨
兵这么解释。

  “那就看看谁的耐性好吧,我们是猎人,这里是我们的土地,我们还怕他们
吗?”头领大叫着,然后转过头淫笑地看着眼下的女骑士,“这段时候,就用他
们的美女骑士来过冬吧,哈哈哈哈……”

  身下的女骑士着急地想要说什么,但没有人在意……

  两周之后,反乱者的隐蔽所。

  这个被深雪所遮盖的地方,猎人们正在其中进行着一场盛宴。这些猎人长时
间生活在森林之间,深知这片森林的法则,而骑士团则不同,他们被大雪所围困,
整整二周都没有找到反乱者的庇护所。相反,由于恶劣的天气,让这些入侵者供
应匮乏,疲于寻找敌人的踪迹,这让猎人们有了可乘之机,他们袭击了骑士团的
供给,获得了大量的食物以过冬。

  “所以说,就让那些老爷们在大雪天挨冻吧,我们在火炉边,有酒有肉!”
猎人首领玛隆举着手中的肉排,大口撕下肉块,然后痛饮了一口酒。

  “哈哈,不仅如此,抢他们的食物,然后操他们的女人,让那些骑士老爷干
瞪眼吧!”其它人也淫笑起来。在大厅的正中央有一个最大的桌子,上面放满了
抢来的食物。而最大的‘猎物’,女骑士就在中间。已经整整两周了,猎人们利
用矮人的装置变着方法将女骑士绑成不同的姿势玩弄,一会儿是双腿折叠在背后,
一会儿是双腿高举和手腿绑在一起,这样干起来更方便。不过无论以何种方式,
女骑士都没有任何的机会说话,那个口塞型的拘束器永远固定在女骑士的口中,
让她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咽声。

  “嘿嘿,说起来这个女骑士是谁啊,真漂亮,看这身材。”男人在女骑士身
上浏览,这个有着贵族发型的黄发女骑士曲线玲珑,皮肌白晢,同时具有女性的
优雅和骑士的强大,可惜全身上下被矮人拘束型弄得死死的,一点也动弹不得。

  这一次,猎人将矮人的装置平放在桌子上,让女骑士整个人安置在中央,笔
挺挺地竖着,身体不接触桌面,双腿后折。首领玛隆边笑着,将一个带着油脂的
鸡腿塞入女骑士的下体。女骑士发出羞耻的挣扎声,但钢铁的牢笼让她无法发力,
只能徒劳地看着男人将一只又一只的鸡腿和肉块塞入沾满了酱汁的下体,然后色
情地搅拌一下,接着拿出来吃掉。

  其间,还有人喜欢将酱料倒在女骑士丰满的乳房上,然后扒在她身上舔吸上
面的酱汁,或是用肉片色情的刮上一刮,就这样可怜的女骑士成为了这些男人的
泄欲玩具。

  “说起来,今天还没有喂给她吃东西吧?”玛隆突然想起来,某种程度上女
骑士每天吃得很多——但一半是混夹着精液的半流制食品,他们也不会解开她嘴
里的口塞,而是直接倒进去,然后在一边大笑看着她痛苦的表情。

  “我们的女骑士觉得味道如何,有没有我们的精液好吃呢?”其它男人也凑
上来,在女骑士微微涨起的肚子上拍了一拍,“哦,你已经两天没有大小便了吧?”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我都忘记了呢,反正她也不会说话。”女骑士听到
这里,就拼命地发出呜呜声,无法出声的她甚至连呼喊,求饶的机会也没有,哪
怕是极限的便意也只能拼命忍着——因为这些男人不希望她随便排泄,以影响他
们的心情。

  “没错,看着她拼命忍住的样子,太有意思了。”玛隆弹了弹女骑士的脸,
“你可不要恨我们喔,要恨就去恨你为什么要和那些人一起攻打我们了。”

  “老大说的是,你们还骗我们。”另外一个男人摸着女骑士的肚子,看着她
无法排泄的样子非常满意,“听说你们骑士团的一个副团长,好像叫特蕾莎什么
的,还想要和我们和解呢,说要帮我们!结果就是带了这么一大群人来攻打我们!”

  女骑士询讯之后,立刻睁大眼睛,探起头发出呜呜声,急迫地想要说什么。

  “你紧张什么,都已经落到我们手里了,还想说自已和他们不是一伙的吗?”
玛隆将媚药取出来,涂在她的蜜穴周围,“我们可不会再相信你们这些城里人的
花言巧语了,所以骑士小姐,你就用不着什么说话的机会吧!!!”

  听到这里让女骑士全身一震,只要让她开口,只要能开口,他们就会明白一
切的真实。但命运的捉弄,让她就是没有哪怕开口说一句话的机会。

  “是啊是啊,所以也不要指望我们会将你乖乖地交出去。万一让王国的人知
道,我们就会被你们杀光的吧,这可不要。”其中一个男人抱住女骑士的头,然
后将肉棒插了进去,“所以,我们是绝对不会解开这个装置的。”

  “所以,就好好作为我们的肉奴隶在这里渡过一生吧,美丽的女骑士小姐。”
说完,酒足饭饱的男人就围在女骑士身边,开始了新一轮的玩弄。

  可怜的女骑士直到最后,都没有机会说出能挽救她命运的一句话。

  一个月后,白石骑士团和席恩斯的部队围攻反抗者避难所失败,开始了慢慢
撤退。尽管说不上死伤惨重,但围剿区区暴民的失败,让白石骑士团的声望受到
了极大的打击。事实上,白石骑士团并非没有机会,但关键在于他们失去了指挥
官泰伦莎,而没有人知道这位白石骑士团的美女骑士如今下落何处。

  大雪开始慢慢退去,而正当白石骑士团准备再一次寻找那些反叛者的藏身之
处时,来自领主席恩斯的撤退命令下达,最终白石骑士团只能开始慢慢撤退。

  玛隆的避难所。

  “哦,果然还绑在这里吗?”玛隆从外面回来,第一眼就看到女骑士仍然以
最初赤裸的样子被锁在钢铁的拘束器内。整整一个月,女骑士几乎就没有合拢过
双腿,也无法开口说一句话,只是以同样的几个姿势被锁在铁制的器具内,仍由
男人玩弄。

  “哦哦,还浣着肠呢?”玛隆走近才发出,女骑士气息虚弱,翻着白眼,嘴
角不断流出口水。在下半身塞子牢牢顶住她的肉洞口,注意看的话甚至还有尿道
锁。看起来这些日子,女骑士的悲惨生活还在继续。

  “喂,我不是说了让你们下手轻点,不要这么快玩坏掉吗?”玛隆顺着将软
塞从女骑士的体内拔出来,立刻大量的液体就伴随着女骑士的呜咽声逆流而出,
差点撒到他身上。

  猎人拍了拍衣服,对他的部下命令:“雪快要化了,这里被发生就不能藏了,
我们快点乘这机会转移到更深的雪森林深处去。”

  于是这些反乱者就收拾起来,开始转移到新的根据地去。被大雪覆盖的银白
森林之中,一行披着厚厚毛皮猎人就这样开始搬移,而一行人之中,女骑士也在
其中。不过她是仍然锁在拘束器之中,下方装了一下类似于雪橇一样便于拖动的
东西。一个男人就这样拖着脸朝上,双腿大大分开的女骑士一路拖行,虽然太阳
的出现让这里不至于会疼死人,但仍然让全身赤裸的女骑士全身发抖,这些男人
甚至没有想在她身上盖上任何衣料!

  “哈哈,果然是王国的女骑士,没有这么容易会被冻死的。”男人是反着拖
女骑士的,也就是说绳子系在女骑士下半身的铁架上,头部放在后面,这样一来
由于铁橇的高度很低,女骑士一路上不可避免的接触到地面的积雪。分开双腿的
女骑士就好像铲雪器一样,一路上用自已的下半身拨开积雪,大量的积雪进入她
的肉洞之中,让她直打寒颤。

  一行人路过一条小溪流的时候,停下来休息。整整一个月躲藏的生活,让猎
人们厌倦了腌制食物,他们来了兴趣在河边钓鱼。而作为余兴的女骑士,仍然以
同样的姿势放入溪流之中,分开的双腿直面水流,任由冰水冲刷女骑士的身体,
涌入她的蜜穴之中。

  等他们休息完之后,女骑士已经冻得全身发抖,身体非常虚弱。

  “嘛,看她好像都发青了,我们是不是玩得过了些?”玛隆这才意识到事情
的严重,几个男人拿来个布袋,像装货一样将女骑士装近袋子之中,然后运送到
了新的,森林更深处的避难所。

  “喂,还装睡吗!该死的,给我醒来。”玛隆踢了一踢,身体开始回复血色
的女骑士,但她仍然没有反应。

  “大哥,我这里有办法。”手下的男人淫笑着拿来方才在小溪边钓的雪泥鳅,
然后分开女骑士的蜜穴,将一条雪泥鳅放在她的肉穴之中。泥鳅的本能让它一接
触过温暖的洞穴就拼命往里面钻,强烈的异样感让女骑士一下子惊醒了!!

  “呜呜呜!!”女骑士身体是平躺着的,双腿分开,头部则垂在前方,想要
抬头看,却被铁具锁住,根本抬不起头来。只是惊恐地感觉到有什么活着的物体
在体内钻,这时候玛隆将一条还活着的雪泥鳅放在她面前。

  “你终于醒了吗,王国的女骑士,雪泥鳅你喜欢吗?”说着,第二条雪泥鳅
就慢慢滑入了她的肛门之中。女骑士恐慌地挣扎着,两条活着的雪泥鳅在身下两
个洞中不停向深处钻去,她想要夹紧阴道和肛门,却无法为力,双手无法使用,
更发不出声音,只能绝望地缩紧下半身的肌肉,以阻击异物的入侵。

  “喂喂,我说这雪泥鳅不会真的被这女骑士用阴道夹死吧,那可太没意思了。”
有人不满起来。

  “这太简单了。”说完玛隆举起一个调教用的软板,冲着女骑士的阴道就是
重重地抽下去。立刻女骑士吃痛的全身抽动,但无奈身体被锁住,只能通过睁大
的眼神反应她的痛苦。而这一下痛击也让她下半身失去了防御,那两条小家伙又
在继续深入了。

  ‘谁,谁来救救我……’女骑士内心绝望地呐喊,但没有人听到。这是一片
就连白石骑士团也不了解的森林深处,只有这些猎人知道的绝佳隐蔽所,没有人
会来找到她。而这些人也完全没有放开她的想法,更没有听她说话的想法。对于
这些猎人来说,只需要一个用来发泄兽欲,发泄对于王国贵族不满的物品而已,
这恐怕就是女骑士今后也要面迎的命运。

  一切,都是诸神的恶作剧。

  布鲁塔拉王都,白石骑士团副团长特蕾莎的私室。

  席恩斯正站在特蕾莎身边,色情地搂着女骑士的娇駆. 特蕾莎羞红着脸,虽
然厌恶眼前的男子,但好像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中,只是闭着眼让男子摸遍她的全
身。

  “我说,你是不是在担心你的好朋友,泰伦莎,很遗憾,恐怕她再也回不来
了。”席恩斯轻吻着女骑士漂亮的脸蛋,然后一只手慢慢伸到她的身下,掀开裙
子,分开蜜穴。

  “究竟是不是你在背后指使?”特蕾莎问他。

  “怎么会,我可没有兴趣与那些肮脏的平民在一起,何况他们还反对我的统
治。要怪的话,只能怪你的朋友,运气不好吧?”席恩斯分开特蕾莎的双腿,
“来,你有些时候没产蛋了,产一个给我看看。”

  女骑士娇羞地恩了一声,她红着脸慢慢用手掀起裙子,然后雪白丰满的双腿
微微发颤,那还流着蜜汁的洞穴之中,一个白色的蛋慢慢被挤了出来,一点点撑
大那粉红的蜜穴,然后掉了出来,被下面的一只手接住……

[ 本帖最后由 柔福帝姬 于 2014-12-13 09:3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