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momo 发表于 2014-10-05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北京混生记】(14)

  作者:Fkmomo

        2014年/10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文章内容纯属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绝对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

  见夏瑶回来,夏瑶马上拉她坐到沙发上生气的质问她:「孔梅,梁刚来找你
干嘛?他怎么还阴魂不散?梁刚到底把你怎么了,说啊!」闺蜜的反常让夏瑶很
心疼,刚才孔梅哭着欲言又止,已经让她心生怀疑,这个梁刚肯定对孔梅做了些
什么。

  看着夏瑶着急的样子,又想想自己的处境,她真的是有苦难言,如果说之前
她还有勇气对夏瑶说出实情的话,那么现在她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了。她以前
真的是小看梁刚了,她只觉得学生嘛,用不完的精力总会做出反常的事情,可经
过这一系列事情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梁刚不仅难缠,更是个可怕的家伙,孔梅
真的没有遇到过任何人像他这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且收放自如,需要理智
的时候理智,需要强硬的时候毫不含糊,这样的人非王既魔,如果不至置于死地,
那只有让他置自己于死地。可她想不明白,一个普通的学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强
的意志力,可以见招拆招转瞬之间置她于漩涡之中无法自拔?唯一安慰她的只有
梁刚是个高大的帅哥,自己喜欢的类型,就算,就算他强暴了自己,却,却在极
度的痛苦和懊悔中似乎也尝到了那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孔梅怀疑自己是怎么了?
她根本不是个逆来顺受的女人,她冷漠,强硬,坚决,对待看不顺眼的事可以仗
义执言,可面对梁刚,她到底怎么了?难道自己被糟蹋了还不算,还要拉夏瑶下
水吗?她不敢想,却无计可施。

  孔梅的眼神中变得哀怨、犹豫,她不知道怎么做,却不得不做。

  孔梅稳住情绪,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那天我让梁刚交出录音,他
说没带,我和他回家取。后来才知道,梁刚这孩子品学兼优,学习好体育好,人
又阳光帅气,没想到家庭却是那么的悲惨。夏瑶听到孔梅和梁刚回家了,忙问,
你去他家里了?孔梅强忍着悲伤,继续说,你也知道他家在被服厂,早就倒闭了,
父母都是厂里职工,生活很困难,可你不知道的是,三年前他父母遭遇了车祸,
父亲死了,母亲成了植物人,就他一个人撑起家。你知道像他这样年龄的男生,
很容易冲动,他说他是一时铸成错误,我和他说这样做不对,他也认识到错误了。
可是他知道对你造成了很坏的印象,他不想这样,所以他想来和你当面赔礼道歉。」

  孔梅这番话让夏瑶很意外,下楼前后她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孔梅是个坚
强的女人,夏瑶从来没见过孔梅哭的如此伤心,一定是遭受了重创,而这一定是
梁刚带给她的,她甚至不敢去想那几乎是板上钉钉的结果。可就在孔梅见了梁刚
之后,她变得唯唯诺诺,那种愤恨一下子被颓废和无助所代替,夏瑶再清楚不过,
如果没有梁刚的电话,孔梅一定会跟她说,梁刚强奸了自己,可回来后,却为梁
刚开脱起来,这不对,肯定不对。夏瑶忙摆手说,「不行,孔梅你不要说了,不
管他受过多少委屈,他都不能把生活上的压力转嫁成对我的伤害,我真的不想见
他。」

  孔梅叹了口气,说,「梁刚真的没你想的这么坏,反而我觉得他很好,不瞒
你说,曹山上次来学校演出,我也去看了,身边就是梁刚。他,他拉我的手了。」

  这真的是太意外了。夏瑶愣了,说「你,你和他?不会?」

  孔梅看到夏瑶语塞的样子,说「也许是我错了,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老公
一走就是这么久,他又不行。平心而论,咱们这个年龄的女人,梁刚这样的男生
是不是很有吸引力?」

  夏瑶完全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凡事明明白白的孔梅怎么做出这样的傻事,
说「你和他?孔梅,你不能做傻事啊,学生和老师真的不能在一起啊,更何况你
还有家庭。」

  孔梅忧伤的说」去他家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完全打破了师生的关系,我了
解他的性格想法,他是个很好相处,很体贴很周到的男生,后来他向我表白了,
所以我心才这么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瑶见孔梅那唯唯诺诺的样子,她把孔梅内心的纠结当成了害羞和扭捏,忙
说「你呀,真是个傻女人,老师和学生,这是不能触及的雷池,没结婚的都不行,
何况你是有夫之妇,你答应他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孔梅说「我没答应,但是我很犹豫,你说的这些我哪能不知道啊?可是,他
这么好的男生,做出如此的错事,是不是他的心理发生了扭曲?我们是不是应该
帮帮他?」

  夏瑶冷笑,说「他那叫自作自受,他不交出来还敢怎样?」

  看着夏瑶那得意的样子,孔梅更难过了。心想,这个男生可比你想象中的歹
毒太多了,咱俩都不是他的对手,她只能硬着头皮为梁刚而撒谎「可,在曹山出
现之前,你是不是对他印象挺好的?真的,你可能因为他伤害了你,或者说,你
和曹山的事情刺激到了他,他才会做出傻事,他高大帅气不说,他真的好天真,
傻傻的,完全不像大人那么的心眼多,和他在一起真的很放松,他很明白,不可
能拆散我的家庭,我心里更知道,我的青春还剩几年啊?过了几年,他找到来了
真爱,认识到了年轻漂亮的女生,就凭他的相貌,找一个年轻漂亮的一定不成问
题,不用多久,女人35岁之后就如同花朵凋零了,他自然会放手。而且,我真
的想要帮帮他,不让他走弯路走错路。」这句话是孔梅的心里话,她真的很喜欢
梁刚这个男生,尽管他糟蹋了自己,但左思右想她宁愿相信是他青春期和生活压
力过重导致心理遭受到扭曲,这是一时的,有健康的引导一定就会扭转过来,更
重要的是,梁刚真的是孔梅心里的涟漪,他对孔梅的伤害恰恰也是丈夫给不了她
那年轻活力的激情。

  夏瑶不说话了,她对曹山,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孔梅邀请梁刚来家里做客,按照她的话说,一是让梁
刚给夏瑶赔礼道歉,二也让两人冰释前嫌,老师和学生,哪能结下深仇大恨呢?
夏瑶是一百个不同意,梁刚给自己陪不赔礼道歉不重要,她对梁刚无感。而且夏
瑶自认为她对梁刚都的了解,她对梁刚一点好印象也没有,就算再帅,也是个卑
鄙小人,而孔梅一定是着了他的迷惑。夏瑶从来不是一个有主见的女人,自己寄
人篱下,女主人邀请别人,她一个住客能说什么呢?更何况她坚信,孔梅一定是
上了梁刚的当了,自己的闺蜜正一步步迈向深渊不能自拔,作为最好的朋友,她
一定要帮着孔梅,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戳穿他的狼子野心。有了这两点保证,夏
瑶应允了梁刚来做客,但不保证自己会接受梁刚的道歉。

  说是请客,分明就是引狼入室。孔梅哪有心情做饭呢,她凭什么要给这个心
里骂了一万遍,糟蹋自己还要对闺蜜下手的混蛋王八蛋做饭呢?她是被迫的,不
情愿的。简单炒了几个菜不是咸就是淡,不是醋当成了酱油,就是盐放成了糖,
总之一团糊涂。两人忙活一番之后,呆呆坐在饭桌前默不作声。彼此都觉得心里
说不出的别扭,都想不通忙活这一通是干嘛呢?为了什么?

  五点钟,准时梁刚来了,当门铃响起的一刹那,紧张的两人都吓了一跳,回
过神,彼此对视只能苦笑一番,这是在干嘛?自己作践自己吗?

  让夏瑶意外的是,当梁刚出现在面前,一进门的微笑,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
的牙齿,竟然让她有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白衬衣牛仔裤,再简单不过的衣着穿
在梁刚身上却是分外得体,帅气的外表和高大的身材很容易博得异性的好感。孔
梅给他开门,她站在梁刚身边倒是蛮般配的,冷傲的孔梅甚至有一点点小鸟依人
的感觉。梁刚进了屋,竟然给夏瑶来了一个90度的鞠躬,诚意十足的赔礼道歉,
夏瑶站在他面前倒是有点手足无措了,他怎么变得这么礼貌,得体?尽管在之前
梁刚给了夏瑶太深太不好的印象,但一个鞠躬,一番道歉,真诚而朴实,倒让夏
瑶很难不接受他的道歉。

  这还不算什么,梁刚显然是有备而来,两束鲜花分别献给孔梅和夏瑶,特别
是给孔梅的花里,还有一支白玫瑰作为点缀,意义非同寻常,但白色却让这无声
的表白恰到好处,女人收了年轻帅哥的鲜花,那心情,自然不必多说了。这还不
算,梁刚竟然拿来了外卖,是小区边上一家不错的江南菜馆的菜肴,夏瑶是南方
人,这样的菜品自然喜欢,而几道混搭了川菜的新式看家菜,也合乎孔梅喜辣的
口感。

  夏瑶看了一眼孔梅,她看上去有些拘谨,甚至紧张,她不知道孔梅为什么会
这样,反倒自己对这个梁刚的坏印象已经褪去很多。

  「哎呀,梁刚,还买菜干嘛啊,这么多菜又花不少钱吧?」夏瑶见孔梅呆呆
的也不知在想什么,忙笑着帮梁刚把菜盒摆上饭桌。

  「不会的。再说今天来主要是向夏老师赔礼道歉,而且承蒙孔老师颇费周折
促成了这次聚会,也给了学生我机会,破费一些也是应该的。」梁刚坐在饭桌前,
腰板挺得直直的。

  「孔梅,你想什么呢?走神了?快过来坐啊,这么多好吃的。」夏瑶招呼孔
梅入座,可孔梅却支支吾吾的去了厨房,说再做一个沙拉出来。

  眼前的梁刚一点都没有前阵子的飞扬跋扈不可理喻,反倒是有点怯懦的样子,
两人坐在饭桌前,梁刚低着头,竟然不敢去看夏瑶。「夏老师,我错了!我真诚
给您道歉。孔老师开导我很多,现在想起来,我做的那些糊涂事真的是太混蛋了。
我承认,我对您是有好感的,但您是我的老师,我不应该有那些非分之想。孔老
师给我说了严重的后果,您一定也知道了我的家境不好,如果您真的追究的话,
我会被开除,那我真的承受不了。当然这是一方面,重要的是我真的认识到我的
鲁莽给您带来了多大的困扰,我真诚向你道歉!」

  夏瑶本来就是个善良而没有心机的女人,听了梁刚这一番话,心更是软了。
不过,作为老师还是要说教说教。夏瑶笑着对梁刚说「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你
应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加以改正。如果不是孔老师前天和我说了很多,说了你
的家境,说了你的心理活动,我是不会接受的。孔老师的良苦用心你应该知道,
你说你做了这么大的错事,孔老师真的是想帮你,你也不要辜负孔老师的一片良
苦用心。」梁刚心悦诚服的点头,竟然眼圈一红,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见梁刚这个帅哥红了眼眶,夏瑶竟然于心不忍起来。倒是
端着沙拉进来的孔梅坐到饭桌前冷眼旁观不为所动,夏瑶心里还埋怨起孔梅来,
这个冷女人,怎么这么冷血,她不是对梁刚有好感吗?怎么会如此冷淡?夏瑶想
不通。

  梁刚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瓶剑南春要打开和两位老师对饮,却被孔梅拦了过
去,说「不用,我们两个喝不了白酒,还是喝我家的红酒吧。」说着,起身去酒
柜拿了一瓶红酒过来。孔梅当然知道梁刚的目的是什么,从梁刚进屋来那一刻,
她就后悔了,她觉得自己好无耻,为了保全自己的家庭,竟然出卖最好的朋友。
这白酒一开,梁刚花言巧语一通,自己和夏瑶都不胜酒力,几杯下肚也就不省人
事了,那岂不便宜了这个混蛋?祸是自己闯的,后果的严重性就要努力降到最低,
尽量不让梁刚得逞。哪怕是他狗急跳墙做什么更对不起自己的事儿,也在所不惜
了。

  当然,夏瑶是不知道这些的,还埋怨孔梅费尽口舌说服自己答应梁刚来赔礼
道歉,人家来了,好话说尽,可她怎么那么心不在焉?难道是自己当了电灯泡让
她不好意思了?

  孔梅开了红酒,三个人边喝边聊,有梁刚口若悬河,气氛还算融洽。梁刚突
然想起来什么,从书包里拿出一张CD递给夏瑶说「夏老师,知道您喜欢Bos
sanova,这是小野丽莎的新专辑,特意买来送您,要不要听听看?」

  红酒几杯下肚已有些微醺,状态也上来了,夏瑶接下CD,更是心花怒放,
她笑着说「梁刚,你还真费心思啊,老师真的原谅你了,看你这么体贴,一定不
是坏孩子。而且孔老师才更值得人去爱,知道吗?」

  孔梅有些生气的看了夏瑶一眼,嘟囔一句「瞎说什么呢。」接过CD拆开包
装塑料,走到音响边打开音响,夏瑶也转过身等着听,梁刚冷眼瞥了一眼夏瑶高
挑性感的身子,和牛仔短裤下那双圆润修长的大白腿,又看了看蹲在音响边,孔
梅那纤腰圆臀,腰臀曲线圆润曼妙的背影,在两人不注意的时候,迅速从袖口抽
出一个茶包一样的东西,在两位老师的杯子里涮了涮。

  音乐响起,小野丽莎性感的歌声充满整个房间,让氛围因为Bossano
va而变得有一些些暧昧和迷离。三人举杯,又是一人一小口红酒。梁刚说天气
热,是否介意他把衬衫脱掉?夏瑶和孔梅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潮红的脸颊分
不清是因为酒醉还是因为人醉,迷离的眼神看出了彼此心里的小心思。梁刚见两
位老师都不介意,便脱掉上衣,里面是黑色的紧身背心。

  端起酒杯又是一口,夏瑶觉得自己浑身发热,脸很烫,乳房也肿胀起来。看
到梁刚那结实的身板,和胳膊上的肌肉和绷起的血管,她看得竟然有些入迷了。
夏瑶心里骂自己是怎么了?下面怎么好痒?看到梁刚结实的肌肉竟然有种把持不
住的感觉,可千万不要这样。夏瑶提醒自己,对梁刚是没有一丝丝好感的,孔梅
喜欢他,自己可不能横刀夺爱。更何况我们是师生关系啊,千万不可以乱来。可
梁刚帅气的脸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她羞耻的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已经立起来了,
下面更是热热的暖暖的像是有汁水从私处流出。她不由得并拢双腿,尽量让自己
镇定。这是怎么了?丈夫是个书生,曹山又是个瘦小的男生,难道自己对高大健
壮的年轻男人也有好感?不要,千万不要……

  夏瑶越紧张,眼前的一切却变得愈发迷乱,迷蒙的双眼让她眼前的一切都变
得模糊,耳边也开始嗡嗡作响,似乎一切都听不清楚,只感觉下体阵阵瘙痒难耐,
阴核兴奋的跳动,带动心跳愈发急促,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迷蒙中,她身
子变得软软的,腿也变得酸酸的,迷糊中似乎要倒下。隐约感觉到梁刚站起来抱
起了她,夏瑶躺在结实的臂弯里,一切都那么的迷蒙,可紧靠的男生的身体那种
结实坚挺的肌肉触感却是如此的真实,男生肌肤的热度,坚硬的肌肉和散布的汗
珠让她可耻的想到了男人的大家伙,这更让夏瑶无所适从起来。「夏老师,怎么
了?要不要我抱你休息一下?」梁刚体贴的声音似乎离她很远,很空旷,紧接着
又有孔梅的叫喊声,但感觉更远,听不清楚了。似乎是梁刚把孔梅推开了,而更
紧的抱着自己,但夏瑶不确定,她只感觉自己双腿间湿润润的,麻酥酥的,她从
来没有对男人有如此强烈的渴望,更何况躺在这个帅哥的臂弯里,她真的有些坚
持不住了。

  「夏老师,我抱您进卧室躺一下吧。」又是梁刚远远而空旷的声音。夏瑶当
然不允许和这个自己讨厌的男生抱着去卧室,她用力挣扎,却气若游丝,她的手
一下子触碰到了一个高高挺起的东西,惹得夏瑶「啊」的一声,因为这种触感真
实极了,硬硬的,大大的,她的脸更红了。

  这时,夏瑶的手机响了,她挣扎起来要去拿电话,可却被梁刚抱得更紧,她
无力挣扎,只是轻轻喊着「放开我,嗯,放开我」。

  就在这时,她迷蒙中看到似乎是孔梅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推开了梁刚,
几乎是拖着把她拖到洗手间门口,一捧清凉的水浇在她脸上,让夏瑶一下子清醒
过来。

  电话是唐晶打来的,听到曹山挨打了,仿佛晴天霹雳,一下子清醒起来。她
慌乱的收拾东西,跟孔梅说曹山出事了,要赶紧回去,也顾不上孔梅了,穿上鞋
推开门。隐约听到孔梅在房间里大叫:夏瑶,你不要抛下我一个人,我害怕!又
听梁刚说「孔老师我照顾你」,她知道把孔梅梁刚留在屋子里会有什么事发生,
但她已经顾不上了,下楼打上车,一路北上。

  下了车,连司机找的钱都没来得及要。她穿着高跟鞋,一脚踩下去,小腿肌
肉绷紧,腾空的另一条长腿那圆圆的小腿肚子上白肉颤起涟漪,夏瑶深一脚浅一
脚的在坑洼的吐露上一路小跑,为了保持平衡,高挑性感的身姿左右摇晃风情万
种,在深夜,她妖娆的身段如果被色狼看见,一定会色心大起,不过她心里只有
曹山,什么都不顾了。

  夏瑶气喘吁吁的跑上小楼,高跟鞋滴滴答答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
亮。她担心极了,曹山现在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是因为什么?他怎么会和别
人打架呢?夏瑶满脑子都是一问,只求看到曹山不要有什么大事。而当她不顾一
切推开曹山的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切,夏瑶整个人瞬间被石化了,脑子嗡一下,
完全空白。

  她看到曹山光着身子,呈每晚和自己做爱的姿势,身下压着一个白花花的身
体,那是个女孩子的身体,她确定不是江影,那仰着的女孩裸身显得有些粗壮,
而腾起两条白腿过分的粗了些,又短了些。而让她确定的是,自从和曹山确定关
系之后,几乎夜夜让她满足,夜夜毫无顾及的让他插进自己阴道深处的那根巨大
阳物竟然抵在他身下那个女孩白花花的双腿中间,她同时听到了女孩的叫喊声,
是唐晶的声音,她一下子懵了。

  」曹山,你个混蛋!「这次夏瑶真的是怒不可遏,她归心似箭一路上都快担
心死了,她拼命往回跑,脚都扭到了,没想到他竟然和另一个女孩子在床上做爱。
夏瑶几乎是冲进房间,抓起脸盆还是书包什么的一通猛打,曹山体力不支躺倒在
床上,硕大的鸡巴还直挺挺的立着。唐晶显然受到了惊吓,哭喊着下了床,内衣
都没穿,套上裤子和T恤披头散发哭着跑了出去。

  等曹山再醒来,已经是半夜了。之前夏瑶拿着脸盆冲他脑袋上一砸,本来曹
山就挨了打,又喝了好多酒,这一打又昏了过去。夏瑶吓坏了,赶忙替他用凉水
敷头,擦身子,闻到他身上大大的酒味,被打的伤口,又听到曹山昏迷中叫自己
的名字,夏瑶的心软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曹山终于醒了。看到夏瑶他又惊又喜,先是不相信自己的
揉了揉眼睛,确认抱着自己的就是夏瑶,激动得一把将自己日思夜想数日不见的
女神揽入怀中,痛哭流涕「夏瑶,夏瑶,你终于回来了!!」

  夏瑶却冷冷的将他推开,质问他都干了些什么混蛋事?

  曹山呆呆望着出离愤怒的曹山,不知发生了什么,之前的事他完全记不起来。
夏瑶生气的下了床,挑起扔在地上唐晶的大号内衣裤给他看,曹山却说,这是什
么?夏瑶气坏了,把唐晶的内裤扔到他脸上吼着说「这是唐晶的!」可曹山完全
不明就里,挠头问:「唐晶的?怎么会是唐晶的?」夏瑶见状无奈,不知道他是
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

  曹山继续将夏瑶一把搂得紧紧的,不顾夏瑶反抗只是不顾一切的亲吻她「夏
瑶,我的好宝贝,这些天你去哪儿了?打电话你也不接,我也找不到你,除了你,
我连问的人都没有,担心死我了。宝贝,不要离开我了好吗?我求求你,没有你,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了。」见到曹山可怜的样子,受了伤还担心自己,刚才的
乱事以后再问吧,她心软了。

  这些天没见曹山,住在孔梅家,每每入夜孤枕难眠,她何尝不想自己被曹山
大鸡巴肏得畅快淋漓又相拥而眠的神仙生活呢?小别胜新婚,就当夏瑶展开双臂
抱住曹山,闭上双眼准备迎接曹山的下一波热吻的时候,曹山的电话铃响了,曹
山拿起电话,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他的头也大了————是张宁!

              【7153】

[ 本帖最后由 我一点都不龌龊 于 2014-10-6 07:5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