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将 发表于 2014-10-04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妻子的秘密(三)

首发:SIS001
作者:水将
发布时间:2014、10、4
字数:3351

  清晨的亮光已经映入卧室,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悠悠的醒过来,苗香的视线
还是一片朦胧,肉体已经扭颤着发出呻吟。

  " …哼……好痒…" 强烈的尿意,夹杂着失禁的快感。

  慢慢在视线中清楚,还在那可恶的身影,昨天真的和这个男人睡在一起?几
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薄透的黑色压纱蕾丝披肩摊开在床上,赤裸着上身,修
长的玉腿裹着让丈夫欢喜的超薄黑色吊带丝袜,架在男人的肩膀上,性感的细高
跟鞋凉鞋,一直没脱掉过。老男人竟一手热热地握着丰软的乳房,脸就埋在她两
腿腿根间,丁字裤早就不见了。

  " 不要再欺负我了……" 苗香又羞又恨的想把男人肮脏的手拨开。

  " ㄠ……醒了?这么勾人的身子,怎么也玩不够。" 油漆工仰起邋遢的老脸,
稀疏乌黑的耻毛就在他鼻、嘴之间,更让苗香觉得恶心与羞耻。

  剃不干净的下巴直接磨蹭在耻丘上。

  " 放过我吧……为什么……啊嗯……" 苗香咬着牙极度不甘地瞪了眼男人,
泪水已在眼眶荡开。

  老油漆工火热湿糯的舌头再次从,耻缝与肉芽上舔过。苗香全身痛苦的颤抖,
脚掌用力的往前绷直,两手紧紧抓住男人黝黑手臂,绝望到极点地流下愤恨和耻
辱的眼泪。

  " 不要了……呜……"

  " 真是个贱货,昨天不是被我干的很爽,那个浪像忘记了?"

  舌头滑溜地钻入肉缝,还要更深入般,在嫩肉中抽动勾弄。剃不干净的胡茬
子不断刺激着苗香雪白娇嫩的大腿内侧。

  " 不要了……啊嗯……"

  两腿试图紧紧的夹住,两手使不出力气般,用力推着油漆工硕大脑袋,而他
肥厚的大嘴已经欢喜和苗香私处贴在一起。

  " 呜……" 成熟的身体,格外敏感,听着" 啾啾" 就吸吮的声音,苗香辛苦
的咬紧下唇,发出不情愿的呻吟。

  " 这浪穴,淫水真多……爽死了吧!"

  " 不……不要了……" 苗香闭上眼睛咬紧嫩唇,辛苦的扭动,推着油漆工脑
袋的手也变的没有力气。

  " 这样的身子,你老公可亏大发了。"

  " 啊……停……下来……哼嗯……不要……哼……" 一波波的强烈快感激着
苗香全身乱颤。

  " 骚货,玩一次也是玩,拒绝我有你好看的。"

  油漆工双手转向,楚楚挺立的嫩红色娇艳乳尖,舌头继续在不停在收缩的肉
穴中舔吸。

  " ……哼嗯……哼……我……哼嗯……饶…了……" 苗香抽泣着,无法思考
的身体,全身肌肤绷紧,不住颤抖,晶莹的穴汁从阴户流出,淌入老男人的嘴里。

  " 啊……" 苗香同时全身颤抖着发出哀嚎,裹着黑色丝袜的玉腿用力挺起,
激烈地扭转丰臀和腰肢,让饥渴的蜜穴尽情在邋遢的油漆工嘴上磨蹭。忍着强烈
的尿意,淫水涓涓地汇入男人口腔中,羞耻和快感交织真一张肉欲的大网,将她
紧紧拽入云端……

  " 呀……我……啊……" 在最紧要的时候,油漆工居然停止了动作。在半高
潮状态被停止,苗香俏脸上泛着失落的潮红,全身软绵绵的。

  " 真是骚到骨子里……本来就欠干啊!少装纯情。" 邋遢的油漆工用王者鄙
夷的眼光,从苗香腹根处仰起脸来。双手十指将雪白的双乳捏的变形,婴红的乳
尖挺挺的抖动着翘向上面。

  " 呀……对人家……温柔一点。" 凄迷的俏丽脸蛋扭曲地忍受着双乳传来抓
扯的痛苦,红着脸含羞柔媚地乞求,说完后辛苦地咬着唇,用一双凄蒙的大眼看
向老油漆工邋遢的脸,那娇怯的神情充满了讨好。

  " 想要让我干你?"

  " ……你……好好的……疼我好吗?…" 纤纤玉手温柔地抚摸着男人抓扯在
双乳的大手。小腹一抖又是次抽搐,脸上的泪痕更是楚楚动人。

  " 真是越来越淫荡了……。" 油漆工直起身,两腿站到苗香腰肢两边,男人
赤裸着下身,翘起的肉棒更加雄伟。巨人般沉重的分量让床垫都在下沉。

  " 先服侍下鸡巴,让他先爽一下。" 两只大手抓着苗香的腋下,轻易地就把
她拽了起来。

  " 嗯。" 乌黑的秀发落在脊背后,欣长的腰肢,被细窄扁平的黑色吊袜带勒
住的雪白浑圆的屁股,压在露出包围着黑色丝袜的脚后跟上,细长的鞋跟格外性
感。

  苗香幽怨地双手,轻轻抚着油漆工的鼠蹊部,那是已经占有了自己的肉棒,
格外精壮,不觉又芳心乱撞。

  " 昨天在你穴眼里他可忙坏了。"

  忍受着老男人下体的汗酸和尿味,苗香温柔地吐出粉红的舌尖,轻轻地舔着
龟头。

  " 唔……好舒服……" 油漆工倒抽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被人不戴套口交。

  苗香香滑的嫩舌灵巧的抚着椭圆形的龟头,一下子肉冠变的又大又硬,涨的
紫红。

  " 快点……吞进去……噢……" 油漆工吞咽着口水。

  苗香张开双唇含住龟头,抬起泪痕的脸,用无辜的眼神凝视着邋遢的老油漆
工,然后慢慢地把粗大的肉棒往嘴里送。

  " 嗷……深一点。" 油漆工张舒了口气,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朝两腿间压。
被秀美人妻滚热滑嫩的口腔包围住肉棒的感觉,让他激动不已。

  贪恋感官刺激的邋遢男人,将苗香当成一次性用品般,不顾及她的承受极限,
直接将粗大的肉棒野蛮地顶住食道。

  " 嗯……呃……"

  " 还有卵蛋,卵蛋也要服务到。" 甜美的小舌片还在滑动,尤其她迷人的表
情……油漆工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苗香的手去抓他垂在两腿间皱巴巴的阴囊,一面含舔肉棒,一面温柔的搓抚
睾丸。

  " 操……受不了了!……噢。" 在多重刺激下,一把将呼吸急促苗香的脸推
开。

  " 喜欢吗?" 油漆工摇晃着肉棒,捧起她红烫哀愁的脸,咧嘴问。

  " 嗯……" 苗香有点害臊似得应了一声,那样昂首的巨根实在让她脸红心跳,
油漆工故意挺出下身,用肉棒在她脸上磨蹭,上面的唾液在她脸上留下湿润的痕
迹。

  " 嗯哼……" 苗香顺从地闭上眼睛,沉醉地接受下流的挑逗。一想到还要接
受这样巨大肉棒无情侵犯,内心就掺杂羞耻、恐惧与兴奋。

  " 疼我吧……" 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份般,一手扶着肉棒,用娇嫩的脸颊不断
磨蹭。

  " 真是个贱货,自己躺好。" 想起那些对自己挑肥拣瘦条件多多的野鸡,油
漆工更喜欢眼前这个身体和灵魂都变的顺从了的尤物。

  苗香赤裸着身子仰卧着,凝视着邋遢的油漆工。

  老男人蹲下身,将龟头顶在红嫩的肉洞口。

  " 哼嗯……" 苗香扶着油漆工的胸膛,修长的两腿举的开开的,蹙起眉头,
发出幽怨的呻吟。

  椭圆的肉冠将肉唇向两边挤开,水润的嫩肉慢慢吞没巨大的肉棒。油漆工的
双手用力地抓住苗香的双乳。

  老男人把整条肉棒都送进苗香的嫩穴内。

              "好好疼我吧"

  被苗香纤细手臂温柔地圈住脖颈,肉棒传来紧实的包裹感,让他又有了家的
感觉,几乎激动的要哭了。

  " 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把腿张大的!" 记忆在油漆工的脑海中翻滚。

  " 啊……不是……不……呃……好舒……服……嗯……" 有力的推送,苗香
几乎就喘不过气来。

  " 干死你……干死你……"

  油漆工两臂调整,撑在苗香张开的两腿外,压在双峰上,一双漂亮的修长玉
腿呈V字形。挺动腰身,猛干她紧紧的嫩穴。美丽的胴体完全失去抗拒地接受撞
击。

  " 啊……啊………啊……"

  油漆工一边粗俗地说着,一边野蛮地在苗香身上发泄,整个人都压在她温香
的胴体上,汗亮的屁股啪啪地激烈起伏,粗大的肉棒插的苗香销魂哀吟……

  " 趴着,和母狗一样趴着。"

  " 啊嗯……"

  随着火热的肉棒深入圆润的臀丘,苗香激动地摇着头,乌黑秀发随之舞动。
情不自禁地直起腰肢,一手伸到后面,搂着油漆工的后脖颈。这样的姿势让身体
呈现美妙的弧形,胸前翘挺丰满的乳房更显诱人。

  " 哼……哼……"

  随着男人啪啪的激插,纤细的腰肢狂浪地扭动,咬着唇不住的哀喘呻吟,双
手激动的抓抚着邋遢男人杂乱的头发。

  " 你这样的骚货就该让所以男人干,干死……干烂……"

  被滚烫肉穴吃的紧紧的肉棒,还被一缩一缩的吸吮着。

  " ……我要死了……" 苗香甜美的哀吟着,配合着邋遢老男人怒账的巨棒,
柳腰更卖力地挺动,充血的嫩唇快速地卷入卷出,肉洞周围冒出白白的细沫。

  " ……烂货……烂货……"

  " 呃嗯……" 强烈的高潮在邋遢男人厌恶的咒骂中席卷而来,就在她全身痉
挛、不停颤抖哀叫的同时,一股滚烫的黄黄液体从尿孔中喷洒而出。

  " 操……" 油漆工将苗香无力趴下的身体像玩具般,用贯穿她身体的肉棒支
撑着转向自己。

  " 呜……我不行了……坏了……"

  被插的无法出声的苗香,整个上半身伏在油漆工胸口。丰满的乳房和火烫的
脸颊,磨的他好不舒服。

  " 啊……哼……啊……"

  一波波抽插的使的苗香气力溃散,用胳膊费力地圈住邋遢的油漆工,身子依
旧不断地下沉。

  " 那些婊子,在操的时候还会摸摸男人的奶头呢!快点……"

  被撞击搞得无法思考苗香,只是一直摇晃着身子,十根脚趾都辛苦地屈握起
来。

  " 烂货没听到吗?"

  油漆工紧紧的抱着苗香香滑的身体,呵斥。

  " ……啊嗯……"

  苗香舔起的黑色乳晕和乳头,老男人感到骨头都要酥了。

  " 咿……呀……" 苗香不禁激烈的哀叫起来。

  邋遢的油漆工用力抱紧柔软的身体,一震一震地抖动,在她体内射出浓浓的
精液。苗香的身子也随着胀满嫩穴的肉棒抖动抽插。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我一点都不龌龊 于 2014-10-4 18:2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