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将 发表于 2014-10-02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妻子的秘密(一)

首发:SIS001
作者:水将
发布时间:2014、10、2
字数:8236

  今天并不是劳动市场招聘会的日子,老式礼堂改成的大厅,显的有点空荡,
从顶棚延长悬挂下的吊扇有气无力地转悠着。零星几个找工作的,眼巴巴地看着
告示栏里的招工信息。从他们表情与穿着就能轻易分辨出那些是农民工,那些是
城里就业困难的。有的人还带着铺盖卷,找不到工作就随便找个地方过夜了。

  在课桌替代的工作台后,苗香成熟韵味的肢体,让经管旁边的人都会忍不住
多看几眼。

  乌黑的长发简单地扎成马尾辫,完美无瑕的脸孔,温顺而秀气。温润薄嫩的
唇樱,更让人有用力舔吸的冲动。

  简洁修身的短袖白衬衫,质地薄透,煽情地透出黑色胸罩形状,尤其是细窄
的肩带,将娇美身姿束缚起来,丰满尖挺的双乳被紧紧裹托着,肉感的乳肉从半
杯的罩杯上缘充满弹性地鼓起。

  顺着恼人的曲线,是纤细的腰肢,及膝的窄裙,紧紧地包围着充满张力的丰
满双臀,肉粉色的修长双腿,白皙地裸露着,就连紧闭在一起的圆润双膝,也让
人视线流连。

  苗香正专心地和在西部支教的老公聊着微信。温顺秀气的脸蛋上不时透出暧
昧羞涩的笑。完全没有察觉自己散发出来的婉约色香。

  结婚三年,为了让丈夫在学校有更大的空间,毅然支持丈夫去了西部,经管
仅需要一年时间,可遥远的距离让互相更加思念。

  她并不是负责大厅的,因为办公室里刚刚来了色眯眯的刘主任,就躲到大厅
来讨个清静。

  " ……老婆,晚上再发几张丫?"

  "你不是已经有了嘛"

  " 当然不够,老婆这样漂亮,就是看不够!"

  " 讨厌,难为情死了……"

  苗香的脸上随之抹上一层红霞,小心地朝四周张望一下,看到没人注意自己
才安心点。

  "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越来越想老婆了,看到你下面的样子,我都忍不住了。
"

  " 变态、变态、变态……讨厌!""你别说又老做那事了,对身体不好的。"

  " 憋着才不好呢!你就不怕把我憋坏了,到时候我把这里雌性动物给强暴了。
"

  " 你去呀,大色狼!"

  " 万一人家说我强暴这里的母猪、母狗。要我把老婆赔给他们怎么办?"

  " 变态,你就这样希望把自己的老婆,赔给人家?"

  " 那我憋的慌,万一,不就也没办法了。他们可是又邋遢又有力的!"

  苗香不禁看了眼大厅里几个不修边幅的农民工。一想到被他们压在身下,内
心不由一颤。

  " 你要死啊!"

  娇嗔地骂着,下身已经不由的感到潮乎乎的。

  " 你昨天那样高潮了吗?"

  " 讨厌、变态,晚上我不发了。"

  传统的苗香对赤裸裸言语还是有些抗拒的,一想起昨晚,在丈夫充满意淫的
挑逗下忍不住自慰到高潮的过程,身体更是羞的发烫。

  " 都老夫老妻了,或许这样我们的性生活会更协调哦!"

  丈夫的文字后面还带了个坏坏的表情。

  " 恶心死了,讨厌。人家已经很满足了。"

  苗香立刻关上了手机,没多久又忍不住打开了微信。

  " 再过几天我宿舍的网线就装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边视频一边语音!你就
穿上吊带丝袜,然后再和昨天一样?黑色的……"

  随着照片缓慢被读取,是丈夫帅气的脸上挂着坏坏的笑。

  " 这样性感,顺便让我再去勾引别的男人!"

  苗香似乎感到已经气到了自己越来越不靠谱的老公,白皙甜美的脸上浮现着
满意的微笑。

  " 闺女,这里有找门卫、或者轻便点的活吗?"

  一个老迈的声音把苗香从幸福中拽了出来。

  " 啊!大爷,招聘都在那边的黑板上。"

  用缓和的声音和表情,回答着老人。立刻又给老公回了句" 晚上聊。" 立刻
关了手机。

  " 我不识字。"

  " 哦!你都这样老了还找工作?" 陪着老头来到写满招聘的黑板变,苗香单
薄的身姿与人妻淡雅的体香,让那些还散发着汗臭的男人的目光聚集到她娇柔的
躯体上,让人有种美少妇坠入雄性兽群的联想。

  " 孩子在这里打工,呆家里闲的慌。"

  晚上洗过澡后,三十一岁的苗香像小姑娘般整理着衣服,尽管是一个人,可
按照老公的意思找出的黑色吊带丝袜后,联想到性事依旧有些不好羞涩。

  脑子又闪过一个坏坏的主意,先把丝袜的照片发过去刺激一下他。

  可手机,却怎么也找不到。难得忘在单位了?在担心与不安中,掏出另一个
工作号手机,打了过去是" 嘟、嘟、嘟" 的声音。

  (没人接,真的忘在单位了?)

  突然,那头说话了。

  " 喂?"

  " 呀,你是?手机是我的,是我不小心,弄丢了……"

  " 喔,手机在我这里,下午捡到的,我还在想失主怎么一直不和我联系呢!
"

  " 噢,不好意思,我到现在才发现,那么你看,我来取一下方便吗?" 听到
对方平均的口吻,让苗香安心不少。

  " 嗯,我在翠雅苑,你过来吧,36栋。"

  翠雅苑是个高档别墅区,想起几个招聘单位色眯眯的老板,心里又有点不安,
就试探地问了一句。

  " 那我该怎么谢你?"

  " 不用啦,你快点过来,我等一下就出去了。"

  " 哦,哦,好的。"

  一件白色纯棉圆领T恤,领口并不太低恰到好处地展露出脖颈下一片略带骨
感的白皙,修身的设计让胸部显不可思议的丰满翘挺。浅棕色颇有质感的及膝窄
裙将她翘楚的美臀顺贴的压迫着,配上白色细跟凉鞋。不经意的穿着还是完美地
展露出苗香,成熟端庄的丰韵。

  夜晚的翠雅苑显的格外宁静,白色的庭院灯下,乌黑的马尾辫配着苗香较好
的身姿左右摇摆,好不容易找到36栋发现是栋较大的独栋别墅,门开着,灯火
通明。看里面在装修已经的差不多了,就差家具了。

  " 你好,……我到了。" 拨通对方的电话,苗香的言语中透出甜美。

  " 哦,进来吧!我在的。"

  " 嗯!好!"

  经过玄关,整个客厅装修让人感觉素雅。为了节省空间,到二楼的楼梯有个
90度转角,一个头发杂乱、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从上面下来。过时老旧的凉
鞋,随之发出" 吧嗒、吧嗒" 打在他脚底板的声响。刮不干净的胡茬子让苗香觉
得不舒服,尤其是浑身夹杂汗臭,油乎乎的。穿着有点褪色的红T恤,腋下还破
了一块,布块耷拉着,下面的大裤衩还有不少油漆。

  " 哈,你好!我是……"

  苗香强忍着对邋遢的厌恶,用甜美的声音同他打招呼。

  " 看,这里……这里感觉怎么样?"

  那人绕过客厅的隔断,用下巴指引苗香过去,眼睛不断打量着苗香凹凸有致
的曼妙身姿。

  " 哇……这是练功房?真漂亮!"

  男人一米八十多的身高,整整比穿着高跟鞋的苗香还高出一个头,站在身边
还是让她倍感压迫。不过眼前的样子还是令苗香吐露出羡慕的口吻。

  这是个格外宽敞的空间,左右两面相对的墙上全是巨型的镜子,镜子前面是
很有质感的木扶手,正面是挑出去的欧式阳台,旁边还是薄纱窗帘随着微风曳动。
窗外又是私家花园的另一番景色。唯一不协调的里面还放着工人刷顶用的,简易
打造的长条凳。

  " 房间和工人房打通,就变成了练功房!"

  不过苗香还是很清楚自己来的目的,也不太愿意和这个男人聊太多。

  " 哦,那你是?"

  " 我是做油漆的!"

  男人这样的回答让苗香摸不着头脑,更有些反感。

  " 我是来拿手机的,你看………我该怎么谢谢你!"

  苗香还是温和地说着,一脸认真,内心还是有点担心这个油漆工会狮子大开
口。

  " 你说在这里搞女人是不是很爽?"

  " 你,你胡说什么?"

  男人突然转变的话锋,让苗香全身绷紧,愤愤地呵斥对方,但自己已经进到
了练功房中,男人庞大的身体挡在后面,娇小的身体忍不住朝窗台退了一步。

  " 手机居然用四个零做密码,谁在旁边都能看明白。"

  男人立刻换了副嘴脸,坏笑露出满牙的烟渍,朝苗香步步靠近。

  " 漂亮女人抠穴眼的样子,真让人受不了……小穴很嫩很水哦,那时候是不
是快高潮了?"

  " 胡说什么……"

  被人说穿的苗香,脸孔羞的通红,慌乱地一侧身绕开眼前高大的油漆工,拧
身朝外跑。

  可高大老男人更像篮球运动员般,脚跨开,一探腰,伸出大手。一把抓住苗
香的长发,用力一拽。

  " 啊……"

  头皮撕裂般的痛,让苗香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纤弱的身姿,失去重心后仰,
勾在臂弯上的手包高高扬起后又摆锤般落下,一只充满女人味的高跟凉鞋,从迈
开的脚丫上甩出,身子站立不稳一歪,被男人轻易揉在怀里抱住。

  " 让你跑!小骚货。"

  " 放开我!……放开!干什么!"

  扎起的秀发变的散乱,厌恶与愤怒充满了苗香的身体,拼尽全身力气扭动着
想从邋遢男的臂膀中挣脱。

  " 反正老公这样远,就让我来满足你……不然这样水灵的身子就浪费了…
…。"

  看着苗香焦急无助的样子更激起油漆工强烈的征服她肉体的欲望,男人几乎
就是贴着苗香的脸说的,口臭全喷在她痛苦扭曲的脸上。

  油漆工结实黝黑的手臂已经感受到她鼓涨乳房的弹性,还故意用力朝上挤压
着让双乳挺高、变形。

  " 呀,放开我……放开我……"

  苗香的身体就像小兽般在男人的怀里徒劳乱撞。

  " 别跑了,今天会让你好好享受的。"

  男人蛮横吸吮到苗香后颈,十根手指用力的抓着,仿佛要将衣服下那两团柔
暖肉球捏爆似的!

  " 呜……啊……放、呜……放开。"

  邋遢男人脏兮兮的臂膀,像巨蟒缠绕般,更让苗香透不过气来,胡乱踮弹的
双腿,在灯光下格外白皙。撑着纤弱的手臂,却怎么也钻不出身子。

  " 真是够大。"

  男人满足地欣赏着镜子中漂亮的美艳少妇无助挣扎,更粗暴的抓着苗香双乳
使劲搓揉!两臂一夹紧,贴着她的肋部。残忍地扯着双峰将苗香的娇小身体直接
从地上抱举起来。

  另一个白色细跟凉鞋也被甩落,一双雪白的美腿还在不停弹动着。男人顺手
一撩,将裙摆直接扯到苗香腰际。

  " 哈,居然是黑色的,小内裤勒的很紧,很勾人哦!"

  微凸的耻丘被蕾丝的内裤包裹着,在温暖明亮的淡黄色灯光下格外明显,羞
愤的苗香奋力夹紧雪白大腿,身体依旧在努力挣扎,纤弱的粉拳不断敲击着男人
结实的手臂。

  " 呀……放开我、放开我……我手机不要了……呜……"

  男人根本不理会苗香的哀求,像驯兽师般让动物自己把体力耗尽,即使在他
眼里苗香已经是个唾手可得的绵羊了。

  " 是不是把我玩你的经过告诉你男人,他打飞机的时候就更爽了?"

  任凭苗香挣扎,男人一边嗅着苗香的脸颊,一边在她耳边邪恶地说着。

  " 不是的,变态!放开我!放开。"

  苗香不停甩动头部,可根本无法躲开男人贴上来的嘴。

  " 好香哦。"

  " 放过我……放过我吧……"

  激烈挣扎后,苗香孱弱的身体几乎没有力气了,闭着眼睛任凭男人不断吮吸
耳垂、脸颊。嘴里还在不断恳求。

  " 真是只不听话的小野猫……"

  男人见苗香不再那么激烈了,才将她放到地上。

  扎头发的皮筋已经滑落一大半,经管有部分还扎着,秀美的长发凄美地散开。
娇柔的身子瘫软地趴在地上。T恤朝上缩了一大截,露出纤细的腰肢,裙子仅仅
绕在桃形丰臀上,雪白赤裸的修长玉腿微微曲起,不远处是两只歪倒的细跟凉鞋。
苗香红着脸杂乱喘息,鼓涨的胸部不停起伏,娇小无力的身体格外煽情。

  " 不跑了!"

  趴在地上的苗香似乎又找到了机会,挣扎半爬逃离,却被男人抓住脚踝,任
凭她怎么蹬踹,男人的大手就像老虎钳般有力。

  " 呀……,我手机不要了……求求你……呜……我给你钱……"

  苗香都没想到会这样狼狈,秀发散乱,嘴里苦苦哀求,却不愿再多看后面男
人一眼,衣衫不整的身体在地上倔强徒劳地爬着,四肢却还在大理石地面上原地
打滑,就是能爬开一步也好。

  " 你手机里那么多朋友,把你照片发给他们,他们会不会觉得是你在勾引他
们?"

  " 不要……"

  四肢还在妄图爬行着,动作已经变得消极。

  " 我想发到网上也很刺激吧,还是劳动局的,他们肯定想看看工作中的美女
是怎么样的,站到你前面,一边看着你一边对照照片上的裸体……哈哈!"

  " 变态!……呜"

  毫无选择的苗香瘫软地趴在地上,发出" 呜呜" 的哭泣声,楚楚的样子更让
人生怜。

  " 放心,今天只是我们的秘密哦。连你老公也不告诉!"

  男人的大手就隔着苗香的内裤抚摸着她翘挺的肉臀。

               "饶了我吧"

  苗香埋头趴在地上,尽管没用,还是不断哀求着。

  " 啪!"

  " 配合点,屁股抬高。"

  " 嗯!"

  随着苗香羞耻的呻吟,雪白的大腿上留下了男人火辣辣的鲜红手印,在男人
帮抬下,发抖的身躯只得做出难堪又性感的跪趴姿势,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像等
待插入般。

  油漆工手指伸到苗香两腿之间隔着薄布,摩擦搓揉着肉穴,潮湿的水润感越
来越明显,娇艳的肉感花唇已经在男人的玩弄下彻底湿润。

  老油漆工像公狗般趴在苗香雪白的桃形肉臀后,喉咙中发出模糊不清地吞咽
声响,将苗香的内裤褪到大腿中部。跟苗香秀气的脸孔不相衬的私处,稀疏的阴
毛围绕在湿润的溪谷,可爱的粉红色,鲜美娇嫩的阴唇害羞充血绽开,美丽的蜜
穴整个暴露出来。

  " 真是个性感,比照片上更漂亮!"

  " 呀!……呜,不行……。"

  苗香忍不住的抽泣着,身体已经放任油漆工的动作。羞耻感从心中扩散开来,
难过的感觉使她周身盗汗、连头皮也开始发麻了

  一口热气,像将喝热汤吹凉般。

  " 呼!"

  " 呜……不要这样。呃嗯!"

  苗香脑中一片混乱和空白,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腹部一缩一缩地痉挛。被人
窥视私处的感觉更让苗香羞的浑身发热。

  " 呜……嗯。"

  男人的手指在两片肉唇间勾动。

  " 嗷……"

  雪白的本能大腿紧紧夹住,而那样的姿态毫无作用,全是酥颤着。肉穴中发
出被玩弄的" 兹兹" 的淫水声。火热汁液被手指勾弄,流出。

  压抑呻吟从苗香鼻子中泄出逐渐升高,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当下就把食指
和中指连根插进湿漉漉的嫩穴内尽情抠挖搅动,滚烫的黏膜随着手指的拌动而发
出清脆的水声。

  " 唔……奥……啊嗯!"

  苗香那禁得起这样两根粗长手指在她阴户内乱搅,整条阴道好像快熔成沸水
一般,只觉头晕目眩,阵阵酸麻的冲击,摇晃着纤腰,大声娇喘。

  " 这样饥渴的身体,怎么会不想男人?"

  " 呜……太羞耻了。"

  油漆工手上转换方式,大拇指粘上苗香蜜汁,按到肉芽上。电击般刺激从肉
核扩散,直到全身,遗忘了羞耻感,头脑昏沉沉的,什么都分不清了。俯趴的脊
背,痛苦的仰起。嫩肉不停痉挛,淫水像溪流一样,从油漆工的指缝间流下。

  " 呜嗡……"

  油漆工裤兜里发出了手机激烈震动声。

  " 哇哦,你老公来电话了?可他贤惠的老婆,真正被我玩小穴哦,哈哈!"

  " 啊嗯……不接……别……"

  跪趴着,回头看到邋遢的年老的油漆工,内心立刻就是跌落深渊的失落,裙
子被胡乱扯到腰肢上,可雪白的翘楚的屁股还赤裸着和他的手连接起来。将脸撇
开,镜子里还是油漆工猥琐的样子。

  " 不理他吗?该让他知道哦,这样他打飞机的时候会更刺激嘛!"

  " 嗯啊……不要!……哼……呃嗯……"

  油漆工将手机放到苗香的屁股上,继续着抠挖肉洞和,刺激阴核,苗香被玩
弄的一直扭动,呼吸变得淫荡而浓浊,鲜红的耻洞几乎盈满淫水般。

  " 你说他知道了,老婆的小穴都被我玩的湿透了,会怎么样?"

  " 嗯唔……不要说了……"

  " 呜嗡……"

  这次是苗香手包里的工作手机震动起来。

  " 估计你老公觉得头上帽子的颜色有点不太对,所以特别想问问清楚。"

  " 大哥,让我……嗯……接个电话……你……"

  苗香知道丈夫的个性,而且早有约定,两个人哪怕再怎么吵架也不能不接电
话的。

  " 要不我来和他说两句?"

  " 不要……"

  苗香秀气的脸上依旧红晕一片,却像小女生般,凝视着油漆工,恳求。

  " 那今天就让我舒舒服服地玩一次……漂亮少妇。"

  苗香不愿理睬邋遢的油漆工,翻转身体疲惫地靠着镜子,坐在地上,从手包
中拿出手机,努力调整呼吸,再次拨了过去。黑色蕾丝内裤却挂在两腿之间的膝
盖处,窄窄的裆无力地下挂着,光着精致白皙的脚丫。

  " 哦,我……我还有事。"

  " ………………"

  " 我……我……单位的一份报告让我看一下。"

  苗香边说着,边按照男人的示意玉足羞颤无奈地钻入高跟鞋里。双腿的曲线
也更显匀长,让人偋息的性感。

  " 不是,不是刘主任的……是……季度报告。"

  黑色小内裤已经被褪到了脚踝,苗香轻轻抬起两腿,配合油漆工的动作。尽
管不住的摇着头,两腿还是被大大的分开,呈" M" 型。

  " 哦,不是……我……走神了,报告有点……有点复杂……"

  看到对面镜子里自己羞耻的样子和油漆工邋遢又猥琐的动作,苗香真想立刻
把电话挂了,忍不住愤恨地拍在油漆工的手上。

  " 是……是蚊子……"

  " 真美!" 男人用口型无声地赞叹着,一只手从她紧致的腹根抚摸到神秘的
三角地带,那里的耻毛又光滑又柔顺,中指一下子滑入肉缝中,拇指有意无意地
轻触肉芽。甜美的羞耻感立刻又侵袭苗香全身。

  " 我完事了给你打给你。…………嗯。"

  苗香一反常态立刻挂断电话,后才泄出销魂的哼声。

  " 和你老公电话的时候穴眼真紧啊!"

  " 放过我吧!" 难堪的搔痒使赤裸裸的股缝不安份的动着,脸上还挂着羞愤
的泪花。

  " 嗡……" 手机居然再次响起。因为两人相隔两地,就当是彼此的监督。夫
妻间有过约定除非有特别的事情,或者合理的理由,不然不能随意挂电话的。如
果和别人在约会,那么电话里必须要" 老公、老婆" 的互相称呼,这样更能让所
谓的第三者看到彼此的感情而望而却步。

  苗香咬着嘴唇,侧开脸。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的更加甜美。

  " 老公,怎么了?"

  " 人家真的有事……嘛!"

  苗香唯有希望自己娇嗔的语气能让丈夫安心。

  蹲在旁边的油漆工,另一手掏出个杂牌手机,设置了一下就对着苗香拍摄起
来。镜头由下而上又由上而下。从她张开的私处到俏丽的脸蛋全部记录下来。

  " 可……可……" 苗香一手接着电话,一手胡乱遮挡着老油漆工的镜头。"
东西……有点多……我要看一会。"

  " ……是蚊子呐!……讨厌……"

  伸展双腿试图将油漆工的手臂夹住。

  " 老公,乖乖的,我完事了就打给你。"

  油漆工居然用中指深深的插入苗香的阴道深处中,指尖直接顶到了过子宫口。
还在不断进入,宫颈口的疼痛已开始产生。

  " 不…哼……哼……"

  苗香痛苦的摇着头,无法连贯的哀喊快要不能呼吸,紧绷的身体正冒出冷汗。

  老油漆工感受着美妇阴道正自卫性的扭屈收缩,手指被多汁的黏膜紧紧的缠
绕吸吮。还在停止用力。

  " 喜欢吗?" 苗香强忍着自己体内的生殖器将被弄坏的痛苦,还有费力地连
贯说出:" 我完事了就陪你嘛!"

  似乎电话那头的丈夫这时,才有点安心地挂了电话,以他理解,妻子要和别
人出轨,节奏也不会这样快。昨天还和自己在微信调情。就算真的是,刚刚妻子
的呻吟,任何第三者都会受不了的。

  " 喜欢吧!" 还没等苗香说完,老油漆插入阴道内的手指残忍地勾住朝上拉,
迫使她腹根朝外凸,油漆工俯身吐出肥舌,用宽大的舌面" 啾…" 的狠狠舔了苗
香整片展开的阴户,舌面舔扫过敏感的阴唇,裂口最后舌尖顶住勃起的阴蒂用力
的压揉,苗香美丽的身体产生强烈的冷颤。

  " 啊……不要拍……" 酥麻电流传遍了身体,简直连骨头都要融掉了!过渡
的刺激让苗香不知如何是好,难受的闭紧眼睛,一手用力抓紧男人的肩膀,一手
就算拿着手机也往嘴里塞,深怕吐露过分的呻吟。

  " 哼嗯……" 苗香辛苦的喘着气望着油漆工:" 好痒……不要……"

  那样的过程完整地记录在老油漆工举在手上的手机里。

  " 该让我爽了吧!"

  油漆工脱下裤衩,露出像大香蕉般,高高翘起的肉棒,尤其那古怪的龟头就
像蘑菇戴歪了椭圆帽子,斜着45度顶在香蕉上。

  未知的恐惧让苗香开始发抖,不敢再想太多,龟头分泌着透明黏液,男人就
跪在她两腿之间,龟头触碰着肥美的花瓣,轻轻摩擦着,肉棒的热度超过手指、
舌头。那种久违的滚烫,让苗香不由自主的颤抖。泪花流满脸庞。

  " 太大了,求求你……快拔出来。" 两手用力推着油漆工,可被插入的身体
就是使不上力气。

  " 穴眼都在吸了,还说不要……"

  油漆工凝视着苗香痛苦的表情,推挤着封闭的肉穴,把肉棒用力顶了进去。
另一手还不忘再次开启手机录像,举的高高的从上面拍下来。

  " 你老婆的小穴,好像小姑娘一样紧……好爽。"

  " 不是的……" 想要拿到油漆工的手机,可怎么也够不到,身体又被肉棒塞
进去不少。

  油漆工的肉棒挤开狭窄的花径,仿佛要被撑开了,粗大的棍身紧紧箍住,不
断摩擦着肉壁上的嫩肉,产生一股股酸麻的快感。

  " 我受不了的,太大了……" 苗香哀嚎着" 饶了我吧!"

  抽插带来的快感,支配着苗香的理智,让她忍不住扭动纤腰,肉棒慢慢插到
穴眼最深处,肉冠猛烈撞击敏感的花心,激起一波波高潮,顶到从未被丈夫到达
的深处,那种刺激几乎是以前做爱的千百倍,苗香不能自制地发出大声呻吟。

  " 转过来……"

  油漆工将苗香侧着身体,让她自己都能看到,粗大的肉棒在肉穴中进出的样
子。骑做在苗香一条腿上,揉着苗香另一条雪白修长的玉腿贴着自己胸口,高跟
鞋的细鞋跟指向屋顶。手机转换着角度,从苗香痛苦又愉悦的表情到他带着淫水
的肉棒,全都记录下来。

  经管一轮的抽插,油漆工似乎还是充满了力量。

  " 起来,趴上面!"

  被高潮侵袭的苗香只觉得两腿发软,身体几乎就是挂在大镜子前的扶手上。

  " 操,脸……抬起来。"

  油漆工,一手扯着苗香的头发,一手举着手机。顶着苗香屁股不停撞击,激
烈的动作好像身体装了弹簧般。

  不知不觉苗香配合着油漆工的肉棒,努力扭动屁股,让肉棒插的更深,肉穴
中蠕动的嫩肉紧紧缠绕着肉棒,扑面而来的快感将她一切淹没,眼前,邋遢的油
漆工的嘴脸,完全替代了丈夫年轻俊秀的样子。

  " 奶子,妈的把奶子也露出来……"

  油漆工像个骑马的骑士般,扯着苗香的头发指挥着。

  " 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 苗香像梦呓般呻吟。费力地将T
恤撩到最高,雪白的双乳在黑色罩杯内果冻般撞击着。羞耻与快感,已经让她连
续两次高潮了。

  " 噢……烂穴……"

  油漆工的肉棒使劲顶住最深处,朝着深处激射浓厚的精液,滚烫的浓精不停
浇灌,苗香的身体随之不断起伏。

  油漆工顺手将苗香的身体压在扶手上,扭过她的脸粗暴的交换着唾液。

  " 呜……"

  " 送你回家。"

  " 不要……"

  " 回家不是还要给你老公表演?怎么可以没有我?"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我一点都不龌龊 于 2014-10-2 17:0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