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03272190 发表于 2014-10-02
《淫途》大连篇(2)。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WQ
2014年/10月/1日发表于sis001
sis001首发
字数:12425(正文)

***********************************

※:更新时隔太久,抱歉,抱歉!
  实在没办法,颈椎曲度变直,胸椎骨质增生,腰椎肌肉劳损,都是成天坐在
电脑前闹出来的毛病,如今不安心修养不行了。

***********************************

第五十三章:朴银姬


  等我再找机会去看望朴姐时,已经是正月十四的下午了。

  朴姐正巧在家,她开门见到突然而至的我,先是一愣,那神情中带着些许惊
意,然后才笑了,那笑容淡淡的,又带着些许苦涩。看到朴姐在表情上的复杂变
化,我心里忽地冒起一种感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在我们分开的这几个月里
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致我们的之间产生了质的改变。

  家里原来不是只有朴姐一个人,朴姐的妹妹银姬也在。万幸,我没像去红姐
家时那样进了门就马上掏鸡巴求欢,我要真那么做了,此时此刻,准又得闹出笑
话来,说不定还会再上演一场令人尴尬的「流血事件」。

  银姬经常来朴姐家,我们也经常能在朴姐家碰到,她清楚我和她二姐,也就
是朴姐的不正当关系,一向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对我也总是采取不冷不热的态
度。我们平日里没什么交往,只是在朴姐家碰到了才会闲聊或说笑上几句,所以
我们算不上很熟。我对银姬的了解基本上都来自于朴姐嘴里,只知道银姬在韩国
深造过六年,是个学成归来的高级化妆师,回国后同朋友开了一家婚纱摄影店,
还有她生活过于轻浮随便,不谈婚不论嫁,没少让家里的爹妈哥姐操心,除此之
外,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银姬是家里的老么,二十七岁,比朴姐小了将近一旬,人长得非常漂亮,瓜
子脸,尖下巴,五官精致合宜,身高至少有一米六五,婷婷玉立,婀娜多姿,而
且因为她本身就是专业化妆师的关系,既懂得流行时尚,又擅于装点打扮,所以
她总能让自己身上的美更加凸显,也总能让自己看起来比别的女人更加动人。

  自从结识银姬以来,每一次碰面她都会在我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惊艳的感觉。
她美得简直就像一个充满灵气和魔法的妖精,无时无刻不在释放着足以令任何男
人痴迷的致命诱惑,即便是我的爱妻黛琳,比起她来也少了一份时尚和艳冶的女
人味。

  这一次,银姬打扮得也是同样的时尚和艳冶,她披着一头棕铜色的波浪长发,
妆画得不浓不淡,若有若无得恰到好处,上身穿着缀满金色亮片的方领宽松毛衫,
下身是黑色包臀超短皮裙、黑色大菱格打底裤和棕色鹿皮配金色花饰的高跟长靴,
整个人看上去既靓丽又富有活力。

  看到她那隐藏在超短裙里的浑圆紧绷的屁股,还有被菱格打底裤包裹着的性
感修长的大腿,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股令人燥热的冲动来,鸡巴顿时就硬了。

  必须承认,长久以来我一直对银姬抱持着邪念,所以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因
她的美貌和魅力而产生生理反应了,我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次,只是这一次比以
往来得更加迅速,更加猛烈。而,银姬也和以往不同了。银姬早就知道我和朴姐
有不正当关系,她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一向对我都采取不冷不热的态度,但是
这一次她见到我后,突然出人意料地变得热情起来。

  「黄哥,快坐快坐,我姐就等你回来呢。」

  「你别乱说!」

  「我怎么乱说了?你不是一直盼着黄哥回来,跟他有话要说嘛。」银姬顽皮
地扮了个鬼脸,笑嘻嘻地又说:「小别胜新婚,你们要干什么我知道,我走了,
不在这儿当电灯泡了。」

  「你还乱说!」朴姐显得有点不高兴。换做从前,她绝对不会是这种反应,
她会脸红害臊地撵她妹妹银姬走人,以便尽快和我寻欢作乐。

  我弄不清这两姐妹倒底怎么回事,本来热情的,变得冷淡了,而本来冷淡的,
又变得热情了。我只好说:「我就是来看看朴姐的,坐一会儿就走。」

  「好了,我不管你坐多久,那是你们的事,我先走了。」银姬把「坐」字说
得格外轻佻,更像是做爱的「做」字。说完,她咯咯笑着穿上时髦的狐狸毛领的
呢子大衣,拎起精致的小皮包就往外走去,但是临开门时,她扭回身来,又怪里
怪气地说了一句「待会儿悠着点儿。」然后才开门走了。

  银姬的这句话似是对朴姐说的,又似是对我说的,因此弄得我们两个人都有
些不好意思,朴姐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还泛起一丝红润。

  见只剩朴姐一个人了,我立即上去将她抱住了。我摸索着朴姐的酥胸主动求
欢,我求欢,并不是因为我贪恋朴姐的肉体,我这么做,纯粹是想用实际行动来
让她明白我们之间只有性,而没有爱,同时我也希望通过性来证实一个一直以来
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的猜测。

  「啊,你别!」朴姐无力地抗拒。

  「怎么别呢,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不想我吗?」

  「别,不行。」

  不管朴姐如何抗拒,我还是把她抱进了卧室,压到了床上。我的鸡巴已经又
热又硬了,但其实里面所翻涌的是被美艳迷人的银姬撩逗起来的欲望。

  「嗯~,俊峰,真不行。」

  「怎么不行,是不是因为我没跟你联系,还生我气呢?」我问着,扒扯掉朴
姐的裤子,然后掏出鸡巴,顶了上去。

  「啊,啊~~」

  随着我的鸡巴长驱直入,朴姐发出似享受又似苦楚的呻吟,在我身下扭动起
来。我的鸡巴被不停蠕动的美穴摩擦着,弄得我更有快感了,「好吗?……朴姐,
舒服吗?……我的大鸡巴怎么样?」我边问边顶,动作并不凶狠,却充满了激情
和力量。

  「啊,不行,俊峰,嗯~~,你快放开我!」

  我吻住朴姐的嘴,不让她再说下去。朴姐一向非常喜欢我这么强硬和粗暴地
向她求欢,与她作乐,每一次都会欣然接受,然而这一次她却拼命地抗拒起来。

  朴姐躲避着我的嘴唇,又是推我,又是抓我……,她越是抗拒,我顶得就越
是用力,那种复杂的情绪我自己弄不明白,只是隐约感觉到我想证实的东西,我
想知道的答案就要出来了。一个女人会如此抗拒与自己亲热多年的男人,只能有
一种解释,那就是她有了新的男人,而且还不仅仅是肉体关系上的男人。

  「俊峰,我怀孕了!」朴姐说着的同时,哭上了。

  「怀孕?!」我像触电似的,腾地一下就跳了起来,噔噔倒退了两步,才勉
强把脚站住了,「谁的?」我忙问。但话一出口,我顿时后悔了。多年来朴姐只
和我保持着性关系,在还不能证明她有别的男人之前,我这么问,对她来说那无
疑是一种侮辱和伤害。

  朴姐一脸惨淡,没有作答,显然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我顿时泄气了,心情变得低落,身体也变得软弱无力。我难以理解自己,明
明我很希望朴姐能从我的单身生活中淡出,可是当听到她有了别的男人,还和那
个男人有了孩子后,为什么又失落、难过、沉重、恼火……,百味杂陈。

  朴姐坐起身来,哭着说了声「对不起」,那表情仿佛在求我原谅,原谅她背
着我和其他男人好上了,但除此之外,没有一点点儿想要与我重修旧好的意思。

  「那个男的是谁?」我木愣愣地问。此时我的大脑已经僵住了,我甚至忘记
收起再也派不上用场的鸡巴,任由鸡巴在裤子外面有气无力地垂着。

  「是我们商场的保安经理。」

  「你爱他?」

  听我这么问,朴姐顿了片刻才说:「我马上就四十岁了,我想有个家,有自
己的孩子,想我也能像我妈那样,到老了,生病了,能有丈夫和儿女围在身边。」

  「这么说你不爱他,只是想要……」

  「他是个好人,老实本份,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我父母都挺中意他的,
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又一次愣住了。我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觉得问得越多,越是对朴姐的伤
害。最后,换我说了声「是我对不起你」,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朴姐没有挽留我,只是低垂着头,既不说话,也不看我。她找到一个比我更
加踏实可靠的归宿,也即将得到一个完整美满的家庭,一切已成定局,所以我们
唯有这样无声无息地别离,才最完美,最不会留下怀念与遗憾。

  我和朴姐就这样出人意料,又在意料之中地结束了。

  我收起朴姐永远不再需要的鸡巴,开门走了出来,然后打开了自家的家门。
就在这时,我身后有人轻轻一咳,我回头望去,身后竟然是银姬,她就站在朴姐
家门外,正像个风骚的站街女似的冲着我微笑。我推门出来时,大门正好挡住银
姬,还有我的视线,所以我才没有看到她。

  「你不是走了嘛,怎么又回来了?」我问。在见到银姬的一刹那,我那本来
已经软掉的鸡巴又热硬起来。

  「我没走,正等你呢。」银姬低声说着,神秘兮兮地将我推进家里,随后反
手把门关上了。

  我的家,这个将近半年未曾踏足的家,因为久未有人居住,到处都蒙着一层
会随风而舞的尘埃,阴森得毫无生气,已经再也找不到家的感觉,而只剩下令人
心悸的阴暗和厌恶的霉腐之味。

  我回身想问银姬要干什么,两人因此闯了个满怀。我忙将银姬抓住了,也分
不清是出于保护她的本能,还是出于我对她的非分之想,总之抓住之后,一股如
兰私麝的香气钻入鼻腔,流入心田,让我的鸡巴更热更硬了。

  银姬没有推开我,反而笑问:「我姐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嗯。」我应着,把双手放开了。

  「我姐都跟你说什么了?」

  「你姐说她怀孕了,而且马上就要结婚了。」

  「对,三月六号结婚,阴历二月初十,结婚证年前就领了。我姐本来打算等
你回来,跟你说清楚再去领证的,可没想到先怀上了,再不领证,再不结婚,肚
子就该显形了。」

  「那男的人行吗?」

  「还行吧,挺老实挺厚道的,以前离过一次,上没老下没小,进有房出有车,
比我姐大三岁,年纪也合适,俩人凑一块儿,踏踏实实过日子没问题。」

  「那就好,……你找我什么事?」

  「听说你离婚了?」

  「嗯。」

  「现在你老婆也不要你了,我姐也不要你了,看你孤零零的,要不要我把你
接收了?」银姬风趣而又直白地说。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美眸里闪烁着欲望的火
焰,那眼神我曾在朴姐的眼中见过无数次了,但是都没有她的炽烈,也没有她的
娇媚撩人。

  我的心麻酥酥地一颤,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一向对我爱搭不理
的朴银姬竟然会主动投怀送抱,这太匪夷所思了,简直就像天方夜谭。我实在想
不明白银姬示爱的原因,也没有足够的理智去想这样的问题,心颤之后,浑身上
下都燥热起来了,那股燥热令我无比难耐,仿佛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即将撕裂
我的皮肤,从躯体里爆发出来。

  银姬凝望着我,眼神越发直白露骨。

  我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难以克制的强烈冲动驱使着我,我不顾一切地把银姬
抱住,发狂地吻了上去。而,银姬似乎正等我做出这样的反应,她立即像头发情
的母豹一样,也把我抱住了,和我吻在了一起。她用细腻灵巧的舌头交缠着我粗
糙有力的舌头,我用火热干燥的双唇厮磨着她性感柔润的双唇,我们的鼻腔里相
互喷吐着粗沉闷急促且又滚烫灼人的气息,两人都陷入致人迷乱的激情中,几乎
不能自拔了。

  我们一边缠吻,一边在对方的身体上摸索。我撩起银姬的超短裙,扒下她的
打底裤、保暖裤和内裤,粗鲁地抓揉她那浑圆挺翘的屁股;而银姬也解开我的裤
子,从里面拽出坚硬昂扬的鸡巴,狂热地撸来套去。

  我的鸡巴在银姬的纤纤玉手中变得更加硬热,也更加粗硕了,那充血过度到
仿佛要胀裂的感觉令人疯狂,我甚至有点残暴,从银姬手里一把夺过鸡巴,然后
拨开她的阴唇,狠狠顶了进去。

  「嗯~~!」银姬娇躯一抖,本能地哼出一声。

  想不到她的下体早已经湿了,润腻异常,而且比我的鸡巴还要热烫,也因此
我没费什么力气,仅仅一下,龟头就抵到娇嫩柔软的花心上了。

  被我刺激到最敏感的地方,银姬的阴道宛如活了似的瞬间就包住了,也许更
应该说是「咬」住了我的鸡巴。那又湿又热的感觉太奇妙了,又紧又软的感觉太
美妙了,激情而又惬意,弄得我差一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我将银姬紧紧挤在家门上,一手抓揉着她的翘臀,一手搓磨着她的挺乳,然
后下体凶猛地挺顶,沉重地冲撞。银姬「咬」着我仍在胀大的鸡巴,我「咬」着
她不停吐蜜的花心,就像我们撕咬式的热吻一样,我们的性器也彼此撕咬起来。

  我一下接着一下,浑然忘我地耸动着,那奇妙又美妙的女阴深深吸引着我,
我甚至疯狂地想要冲破银姬的花心,将如戈矛般锋利的鸡巴刺入她的子宫。

  我越抽越快,越顶越用力。银姬动情地扭动起柔软婀娜的胴体,她的美丽双
眸中一片迷离,如果不是裤子限制了她的双腿,我相信她一定会像条美女蛇似的
将我死死缠住。

  随着我们激情四射的交合,围在银姬颈上的羊绒围巾渐渐松脱,最终滑落到
地上。失去围巾的遮掩后,银姬那白皙光滑的玉颈顿时暴露无遗。不知道是高级
香水的香味,还是自然的女体香味?她的玉颈上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却诱人
至极的芬芳,惹得我情不自禁地吻上去,贪婪地嗅闻个不休。

  「嗯,用力,……啊~,啊~~,用力顶,……啊~~,嗯~~,再顶,再
用力,……嗯~,嗯~~,啊~,啊~~,使劲儿顶,……啊~~,你太棒了!」
银姬压抑着声音叫起来。听她那透着欢悦的骚媚韵调,显然她很想放声大叫,只
是又怕声音传到门外,传到隔壁,被自己的姐姐听见。

  我啃吻着银姬的香腮玉颈,野兽一样沉闷地嘶吼着,嘴巴和鼻腔里狂喷着燥
热的气息。我蹂躏着挺乳和翘臀的双手更加粗鲁,下体抽顶得也更加狠力,我的
卵袋上下飞舞,击打在她的腿间,发出激烈的响亮的啪啪声,那充满淫欲味道的
声音在阴暗陈霉、毫无生气的屋子里回荡,反而显得格外悦耳动听。

  「啊~~,来吧,……嗯~,就这样,……,太美了,嗯,嗯~~」银姬的
胴体颤抖着,叫春声也同样颤抖着,听得出来她有多么享受,享受骚穴被彻底填
满,花心被凶猛冲撞的极致快乐。

  原来,银姬和她姐姐金姬一样,喜欢男人强硬地求欢,粗野地交媾!

  发现到这一点后,我高兴得又把银姬往大门上挤了挤,然后更加狠力地抽顶。
我一下紧接一下,又猛又快,因为我太用力,老旧的大门都跟着咣当咣当响起来
了。

  「哎呀,你这匹野马,啊,啊~,啊~~,你太能干了,太好了,……啊,
就这样,……嗯,嗯~~,不要停,就这样!」银姬压抑不住激动的情绪,最终
高声大叫。

  我相信只要有人从门外经过,就一定能听到我和银姬疯狂做爱所弄出的声音,
尽管如此危险,如此令人难堪,我仍然无止无休,越来越激烈。银姬的娇骚叫声,
媚浪表现,简直就是男人的催命符,我就像中了魔咒似的,不顾一切地拼上性命
了。

  银姬死死地抱着我,一手狂搓我的头发,一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在我的背上
胡乱抓挠,她的香口中不再有只言片语,只剩下最简单,却如乐曲般动听的哼吟;
她的淫穴里泛滥成了汪洋,使得我们的交合都带着黏腻的水声。

  「嗯,啊~~~」

  一声高亢而又悠长的呻吟之后,银姬高潮了,她那倾吐着香气和热气的嘴巴
就在我耳边,足以销魂酥骨的呻吟声仿佛一股电流,经由耳孔流遍我的四肢百骸,
让我如痴如醉。我不由自主抖了抖,银姬的花心抽搐得厉害,汹涌着滚烫又滑腻
的阴精,弄得我也同样无法按捺了。我又拼命抽顶几下,无比低沉地粗吼着,终
于也激射出来了。

  之后,我和银姬又开始热吻,狂吻……

  直至楼道里响起一阵男人的脚步声,听到朴姐家的门被敲开了,我们才放开
彼此的舌头和嘴唇。仅仅七八分钟的性爱,却让我和银姬都出了一身大汗,我们
气息难平,特别是银姬,傲人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着,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女人味
也似乎更加香艳了。

  ……

  驾车驶出小区的一刻,我禁不住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朴姐真的从我的生活中
消失了,短暂的失落和郁闷之后,我所感觉到的却是无需负责的轻松和获得新欢
的快乐。

  我发现自己有点卑鄙,因此心灵的某个角落里藏下一丝愧疚!

  银姬回头瞅了瞅单元楼,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幸好你刚才没跟我姐重温旧
梦,再续前缘,要不然这会儿就该捉奸在床,打出人命来了。别看你人高马大,
也绝对打不过我这个准姐夫,人家以前可是特种兵。」

  我也一笑,为没有破坏朴姐的幸福而庆幸不已。

  「你是不是还惦记着我姐?」

  「没有,我只是希望她能过得美满幸福。」

  「那你就不用操心了,人家俩人绝对没问题。你不知道吧?我这个姐夫已经
追求我姐三年多了,要不是你和我姐早搞上几个月,我姐看你过得挺不顺心的,
母性泛滥,舍不下你,人家俩人早结婚,早有孩子了。」说到这里,她又是噗哧
一笑。

  笑过之后,银姬没有再说下去,但是看她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知道她后面
还有话,于是就问:「你又笑什么?」

  「我笑你啊。」

  「我?」

  「你说你跟我姐搞了三四年也没搞大她肚子,可我这个姐夫人家三四次就搞
大了,你是不是生理上有问题啊?」

  「我怎么可能有问题?!」我断然否定,然而在心里自己不由得打起鼓来。
想一想,不仅是朴姐,还有我的前妻黛琳,这两个和我保持最久性关系,同时也
发生最多性行为,加在一起几乎贯穿我十二年人生的女人,却没有一个怀过孕,
这的确太不正常了!

  「空包弹更好,省得我事先还要算排卵期,这样咱们想做就做,更自由更随
便,我最不喜欢男人带套儿了,没感觉。」

  「你为什么找上我?」我忍不住问。这个问题其实我早就想问了,在银姬用
炽热的眼神撩逗我,跟我说要接收我时,我就想问了,因为银姬对我的态度的变
化实在太大了,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一直以来她对我都是飘忽不定的,还从来
没有过这么直接和热烈的时候。

  「没什么,就是听我姐说你家伙够大,爱玩又会玩,觉得挺对我胃口的。」
银姬像个顽皮的少女似的说,声音清脆娇甜,使得如此淫荡露骨的话听起来竟然
不带一丁点儿下流无耻的味道,反而有种风趣的幽默的美感。

  「你姐还跟你说我……」

  「说啊,什么都说,我们可是亲姐妹,私底下当然有我们姐妹间的悄悄话了,
每次你们弄出什么稀奇古怪来,我姐事后都会跟我说,就是她不说,我也能问出
来。我姐以前老实的很,这你知道,可后来她怎么变得这么风骚了,你不知道吧,
那都是我教育和开导的。」

  「你……?这么说,我这几年的性福最大的功臣还是你喽?」

  「至少我从韩国回来后的这三年是。」银姬银铃般的咯咯笑了一通,又说道:
「其实三年前我回来,听我姐说了你们的事后,我就喜欢上你了,只可惜你那时
候有老婆,我这人有个怪毛病,就讨厌有老婆的男人,再好的我也没兴趣,要不
然我早把你拿下了。」

  「哦,……真的?」

  「当然真的了,为了把你变成我喜欢的单身猛男,我没少教唆我姐,让她鼓
励你离婚,可我姐说那不道德,说什么也不肯。现在好了,你离婚了,我姐也结
婚了,干脆以后咱们两个孤男寡女凑一对儿吧。」

  「咱们凑一对儿?」

  「啊,你可别想差了,我是说我代替我姐,当你的亲密『炮友』,怎么样?
走了一个旧的,来了一个新的;去了一个老的,换了一个年轻的,你不但没吃亏,
还赚了。」

  银姬说的确实不错,能被她这样的兼具美貌与事业的女人垂青,哪怕不谈情,
只做做爱,我仍然是赚到了,甚至能称得上是赚翻天了。

  「可我还有别的女人。」我说。之所以这么说,倒不是因为我为人坦诚,而
是要告诉银姬我并不缺女人,好让她不要小瞧了我。

  银姬听完一笑,「你以为我就没有别的男人吗?没关系啦,你的女人越多越
好,没女人要的男人我还不喜欢呢。你有别的女人正好,我喜欢听男人讲自己的
风流韵事。」

  听到银姬这么说,高兴之余,我不免又有些拈酸吃醋。

  「男人还是风流的好,就像我现在这个准姐夫这样规规矩矩的傻男人,我觉
得最无趣了。」银姬又说。

  「他规规矩矩,还能没结婚就上床,把你姐肚子搞大了?」

  「呵呵,是我叫我姐勾引他上床试试的,据我的经验,越是五大三粗的男人
下面越不够份量,不试试哪行呀,万一俩人真成了,下半辈子性生活不和谐,那
也太让我姐受屈了。」

  「那他行吗?」我笑问。

  「我姐说还行,不过我看我这个姐夫往后要把我姐喂饱,有点儿难度!这都
怪你,把我姐弄的这么淫荡了。」

  「是我弄的,还是你教的?」

  「嘻,就算咱们一个言传,一个身教吧。」说完,银姬用极其骚媚的眼神挑
了我一下,「我本来还想咱们三个人一块儿,我言传,你身教呢,可你偏耗着不
离婚。」

  「你想姐妹同享,你姐能答应吗?」

  「答应,你不信吧?我不是叫我姐劝你离婚嘛,我姐不肯,可她让我去,说
只要我把你们夫妻搅合散了,她就跟我共享你。」

  「她那是跟你开玩笑。」

  「绝对不是,其实我姐挺喜欢你的,说你是个好男人,她要不是觉得自己比
你大太多,她早明刀明枪地和你老婆争夺你了。看你离婚了,我姐她还想咱们俩
人发展发展,让我嫁给你这个好男人呢,说我做大,她做小,姐妹共侍一夫。」

  「真的假的?」

  「我就知道你不信,不过你信不信都没所为了,要是姐妹共侍一夫,那还挺
好玩的,嫁就嫁,可现在我姐跟别人领了证,再让我一个人嫁你,我不干,一点
儿意思都没了。」

  「这么说,你真动过心。」

  「是啊,要不是你出门旅游了,一去不回,说不定咱俩早造成夫妻了。我姐
要有了你这个能当丈夫用的妹夫,她也不会大费周章地再给我找个姐夫去。咱们
一家三口过日子,想想肯定特别快乐。」

  我听了,不禁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不管朴姐是不是真有姐妹共侍一夫的
意愿和表示,至少银姬的这个淫乱的想法着实令我吃惊。幻想着姐妹共侍的风流
场面,我的鸡巴难以自禁地又硬挺起来。

  我正呆愣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听银姬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朴姐打来的,
姐妹二人讲的都是关于化妆、婚纱和拍照的事,并不繁琐,仅仅一会儿就又挂断
了。

  「你姐的婚纱照是你们店里负责?」我问。

  「当然了,我就干这个的,难道还能让我姐上别家挨宰去。」

  「店里生意不错吧?」

  「是不错,不过我干不下去了。」

  「怎么呢?」

  「嗨,人哪,都是共患难易,同富贵难,本来我们三个朋友合伙的,我负责
化妆,许娜负责婚纱,罗克负责摄影,说好了我和许娜各占百分之四十股份,罗
克占百分之二十,结果现在人家俩人搞上了,合起来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我说话
不管用了,人家俩人要做夫妻店,也不想带我玩了。」

  「那你怎么办?」

  「能怎么办,散伙呗。我们已经说好了,等我姐拍完婚纱照,他们给我一百
万,买断我的股份,我们就两清了。我也干腻了,我这个人天生喜欢自由自在,
随随便便,根本不适合天天守着店面,再说我一个在韩国深造六年的高级化妆师,
天天给新娘化妆,千篇一律的,是个化妆师就会,一点儿挑战都没有,不白糟践
我的高级技术嘛。」

  「你不干这个了,那以后呢?」

  「早就有以前一块儿在韩国学化妆的朋友找我,问我要不要跟影视剧组当自
由化妆师去,她和她男朋友一个干化妆师,一个干服装道具,听说收入不错。我
也觉得这工作挺适合我的性格的,跟着剧组到处走走,到处看看,一个角色一个
模样,也挺有挑战的,所以我已经答应我朋友去了,现在只等她给我来信儿了。」

  听银姬说到影视剧组、服装道具,我不由得就想起了老薛和老魏老冯,上次
在老薛家疯狂淫乱了一场,唯一令我遗憾的就是没带摄像机,没能拍到我想拍的
东西。因此,听银姬这么一说,我忍不住问道:「你跟你那朋友熟吗?」

  「熟啊,我们一块儿在韩国待了六年,俩人合租一套房子,混得不比亲姐妹
差。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我是听你说她男朋友是干服装道具的,想你能不能帮我问问,借几件
旗袍用用。」

  「旗袍,我们婚纱店里有的是啊。」

  「你那是新娘用的,我要的是拍戏用的老式旗袍,民国风格的,最好是棉旗
袍,五六十岁人能穿的,不用那种超豪华的明星装,一般的,艳丽点儿的就行。」

  「你干什么用?」

  「我有个老同学,爹妈过些日子正好结婚四十周年,老两口就想在结婚纪念
日那天仿着上一辈的夫妻合影,也拍一套艺术照片给儿孙留念。」见银姬并不怀
疑,我觉得自己胡诌得很完美,于是接着说:「本来我同学要给老两口一人买两
身的,可你也干这个的,知道好旗袍不便宜,老两口一人一身好几千块,工薪族
哪负担的起啊,再说了,就拍个照,照完衣服也就没用了。」

  「哦,这样啊,行吧,我给你问问,应该没问题。光要女的嘛,男的衣服要
不要?」

  「男的就不用了,人家老爷子早年在服装厂,专做西装和中山装的,家里不
缺。要不是现在年纪大了,眼花手也不跟使唤,人家老太太的衣服他自己就能做,
根本不用求人。」

  「摄影师呢,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也不用,我同学从高中就喜好摄影,虽然比不上专业的,可在业余里绝对
拔尖儿,再说爹妈的结婚纪念照,还是自己亲儿子来拍更贴心,也更有意义。」

  「那行,要有旗袍我让我朋友快递来。」说完,银姬想了想,笑了一下,
「我姐都四十了,又是二婚,穿婚纱不太合适,要不我也给她弄身旗袍吧,她皮
肤白,身材不错,穿上一定好看,再由我这个高级化妆师妹妹精心打造打造,那
绝对风情万种,迷倒众生。」

  「真想看看你能把你姐化成什么模样。」

  「别,万一你看在眼里拔不出来,旧情复燃,破坏我姐的幸福小家庭去,那
可就坏了,想看你还是看我吧,以后我姐是没你的份儿了,别惦记了。」银姬风
趣地说,但似乎又是在严肃地暗示我不要再去打扰她姐姐的生活。

  「那今天让我多看看你吧。」

  银姬听出我所说的「看看」别有隐意,无限骚媚地一笑,却说:「我白天可
不喜欢给人看。」

  「那刚才在我们家……」

  「那是因为没跟你做过,新鲜劲儿闹的,再有也想试试你是不是跟我姐说的
一样棒。换做平常,我白天基本没需要,我喜欢『夜战』,其他什么『晨练』、
『午睡』的我可不喜欢,不感兴趣。」

  「今天晚上怎么样?」

  「也不行,刚你没来之前我跟我姐已经说好了,晚上我去陪她,帮她做面部
保养,她和我姐夫明天下午去拍婚纱照。好了,送我回家吧,我得回去拿化妆箱。」

  我无可奈何,只好老老实实地当司机了。

           ※※※※※※※※※※※※

  回到红姐家时,红姐正在洗衣服。来给我开门的她一副质朴无华的良家少妇
的打扮,身穿桔红色的法兰绒睡衣睡裤,卷着袖口,双手上沾满了洗衣粉的泡沫,
不知什么时候还弄到了额头上,模样看起来既贤惠又有点可爱。

  「见到你的老情人了吗?」

  「嗯,见到了。」

  被红姐的模样吸引着,我脱掉外套,随后也进了厕所。厕所里的洗衣机轰隆
隆作响,就像我的心情一样闹哄哄的,不一样的是洗衣机里翻腾的是水,而我心
里翻腾的是火。

  红姐看到我的异样眼神后,顿时就明白我想干什么了,会心一笑,用调侃的
语气说:「怎嘛,白跑了一趟,没跟你的老情人亲热亲热?」

  「没有。」我说着,从后面拦腰将红姐抱住了。

  「怎么没有呢,小别可是胜新婚呀。」

  「什么小别胜新婚,她就要跟别人新婚了。」

  「要结婚了?」

  「孩子都怀上了,证也领了,就等出了正月办婚礼了。」

  「这么说你是被人家甩了。」

  「算是吧。」

  听到我被甩了,红姐反而很高兴,而且笑声里还有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我
当然不能说继姐姐之后,我又勾搭上了妹妹,一个四十岁的女人也许激不起红姐
的醋意,但一个二十七岁妖精般漂亮的女郎那就另当别论了,所以我把和银姬的
一段风流韵事隐下了。

  我的手像个小偷似的,悄悄潜进红姐的睡裤里,没想到红姐的睡裤里居然光
条条的,一丝不挂,我忙又摸进睡衣里,里面没有内衣,没有胸罩,同样也是光
的!

  「唉呀,我正洗衣服呢,你等会儿不行吗?」

  「你洗你的,我弄我的,两不耽误。」

  「啊~,你就不能等会儿!」

  我把红姐的睡裤一扒到底,红姐假意抱怨,却一只一只抬脚,配合着我的动
作,由着我把她的睡裤脱掉了。我三下两下把自己的下半身也扒光了,然后连同
红姐的睡裤,还有我的裤子内裤都扔到了厕所外面。

  我的鸡巴高昂着,已经狂躁一路了。

  「嗯~,后面还没洗呢。」红姐骚叫。

  「干完了再洗,咱们俩人洗鸳鸯浴。」我说着,拿过沐浴露当润滑油,将粗
大坚挺的鸡巴插进了红姐的屁眼里。厕所太窄小了,根本没有空间让红姐俯下身
去,露出骚屄来。

  沐浴露是薄荷香型的,凉丝丝的,在插入的同时,弄得我和红姐都不由自主
发出「咝~~」的一声。红姐咯咯一笑,「你可真会想办法,这比用润滑油好玩
多了。」

  「是吧,……那肏着呢?」我凶狠地抽顶起来。

  「啊啊啊啊啊~~,这个好玩,……嗯~~,感觉屁眼里都给肏冒泡了。」
红姐笑叫着,尽力将屁股向后翘起,以便屁眼更加暴露,以便我的鸡巴进出更加
顺畅。随着我的快速抽顶,她的屁眼果然被肏得冒泡了,如果不是洗衣机轰隆隆
的响着,掩盖了一切细碎的声音,肯定能听到沐浴液的泡泡接连爆裂的啵啵声。

  「你里面怎么光着,我出门时你可不是这样子。你是不是未卜先知,知道我
会回来,正等着我呢?」

  「别臭美了,谁等你了。你走了,我本来想洗澡的,刚把衣服都脱了,扔洗
衣机里,谁知道旺婶来了,我只好现抓了这么一身穿上了。」

  「她来了!她来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要是打了,她早走了。」

  「怎么,来了不就是想让我肏的?」

  「哎呀呀呀,轻点儿,你兴奋个屁呀!」红姐笑了好一通,才又说道:「旺
婶来是有苦没地方诉,找我诉苦来的,不是找你发骚来的,他们家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

  这时,洗衣机停止转动了。

  狭小的厕所里,开始回荡起我的下体碰撞红姐的屁股的啪啪声,鸡巴在屁眼
里进出的嗞嗞声,以及我的粗喘声和红姐的呻吟声。不知道是不是厕所拢音的关
系,这些声音听起来似乎比我们平常做爱时更清晰,更响亮,而且仿佛来自四面
八方,非常有立体声的味道。

  仅仅几分钟,我就射出来了。滚烫的精液灌满红姐的屁眼,瞬间驱散薄荷沐
浴露的凉丝丝的感觉,弄得鸡巴外热内凉,倒是别有一番快感和乐趣。

  我没有抽出鸡巴,慢慢地抽顶,同时双手在红姐的骚穴和娇乳上搓磨着。红
姐很享受这份暴风骤雨后的轻柔和舒缓,也没有催促我快些完事,她任由我玩弄
着,然后继续洗起衣服来。

  「旺婶家出了什么大事?」我又问。

  「他们家闺女出事了。」

  「你说燕子?」

  「啊,对了,燕子你认识,好像是你朋友妹子的同学什么的,是吧?」

  「是,不过有十年八年没见了。」

  说来也巧,旺婶的女儿燕子和徐鹏的妹妹鹃子初中高中都是同学,两人的关
系还非常不错,所以上学时没少和鹃子一起,跟着我和徐鹏、郭晓斌到处疯玩。
不过,至于燕子和旺婶的母女关系,是后来我开上出租车,偶然遇见燕子去宾馆
门口找旺婶才知道的,那时候我要养家糊口,徐鹏开始打工,学汽修技术,郭晓
斌举家搬到太原,几个人再也玩不到一块儿,所以早已经断联系了。

  「燕子怎么了?」

  「叫老公捉奸在床了。」

  「捉奸了,……她都结婚了?」

  「是啊,你知道她叫老公捉奸在床是哪天吗?」

  「哪天?」

  「就是她妈给你搞上的那天,腊月二十九下午,我问旺婶了,连钟点都不差
多少,要说这可真是亲娘俩,老小骚货,偷汉子,给老公带绿帽子都一个时间的。」
说到这里,红姐忍不住笑了几声,「你说闺女都叫老公捉奸了,旺婶这个当妈的
还敢不顾脸面,跟你胡闹吗?」

  「最后怎么办了?」

  「能怎么办,离婚呗,民政局一上班,俩人就离了,完了燕子就跟奸夫私奔
了,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打电话也不接,到现在没一点儿消息。」

  「真没想到几年不见,她变成这样了。」

  「是啊,以前看她还挺不错的一个姑娘。唉,你是不知道,听旺婶说,燕子
大学毕业刚上班,试用期还没过就跟公司老板搞上了,给老板当了小情人。人家
养了她一年,玩腻了,又把她转手倒给了朋友,朋友玩腻了,又倒给别的朋友,
这么倒了四五手。」

  「叫人这么倒手她也干?」

  「干,听旺婶说她那时候住高级公寓,开几十万的车,天天不愁钱花,活得
可滋润呢。一家人为这个没少骂她,毕竟说出去不好听,可不管用,她就是犯贱。」

  「那后来呢?」

  「还能怎么样,倒手倒多了就没人要了呗,你再漂亮,也是个烂货,谁还稀
罕!可是燕子还不自爱,还到处找有钱的男人乱搞,今天跟这个上床,明天跟那
个睡觉。也别说,后来还真给她吊上一只金龟婿,是个职业经理人,人不错,收
入也高,旺叔旺婶也满意,两人就结婚了。」

  「这不挺好的。」

  「是挺好的,可燕子一山望着一山高,才结婚一年,就又勾搭上了现在这个
奸夫,这个自己是老板,更有钱,听她跟旺婶说家产没有上亿,也有个七八千万。
旺婶其实早知道有这个奸夫,一直劝燕子踏踏实实过日子,燕子就是不听,结果
叫老公捉奸在床,给休了。」

  「家丑不可外扬,旺婶倒跟你说得详细。」

  「她也是憋了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去,存了一肚子苦没地方诉去。你想想,自
己闺女给男人倒着手的玩,跟婊子没两样,结了婚还乱搞,还叫老公捉奸在床,
这么丢脸的事除了我这个卖的,笑话不了她的人说,她还好意思跟谁说去。」

  「唉,早知道上回就不放她走了,一口气干个痛快!」

  「行了,你就别惦记了,闺女出了这种事,旺婶要是还敢乱来才怪了。」红
姐顿了顿,口气一转,「不过这种事谁又知道呢,也许过些日子,等这阵风刮过
去了,她就又来胆子了,反正你现在让她顶风作案她绝对没那胆子的。」

  红姐的话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希望,我相信那只是红姐善意的宽慰之词。我
又失落又绝望,心里仿佛破了一个洞,里面的热情全跑没了,然后我的鸡巴软了,
整个人也跟着瘪了。


  【第五十三章完】连载待续。。。


***********************************
详细内容请到我个人空间里的【文集】中查看:
/goukanla.com/url/d8f5352d11746ae8
***********************************
 
 

[ 本帖最后由 tubin 于 2014-10-2 06:5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