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momo 发表于 2014-09-17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北京混生记  13

  作者:Fkmomo

        2014年/9月/1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文章内容纯属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绝对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

  回到家,唐晶把曹山掺上床,帮他脱衣服,擦血。这时,江影的电话打过来,
说还好求爷爷告奶奶,老板搞定了,人家也不追究责任,但这支乐队是混不下去
了,他那脾气,还没出名就打人,在哪儿都完蛋,还说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曹山
听到江影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大骂,他知道自己惹事了,但听到江影说以后再也
不见他了大哭,脑子还不清醒又闹起来,一把抱住唐晶大叫说「江影我喜欢你,
我要和你上床,你不能让那臭小子肏. 」唐晶气得没办法,一把推开他,骂他说
「你有点骨气行不行?!你祸害的女人还少吗?」

  曹山已经成了一堆烂泥,借着酒劲儿使劲抱着唐晶大哭「江影不要我了,他
妈你也说我,行,我他妈的弄死你!」说完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发疯似的抱
起来把唐晶按床上,把她的T恤用力撕开,露出胸前雪白的皮肤,曹山把手粗鲁
的从唐晶撕裂的领口伸进去,抓住她饱胀的双乳,用力的抓着。

  唐晶完全没想到失去意识的曹山竟然对自己兽性大发,她将腿蜷缩起来,双
手胡乱的推着醉意蒙蒙的曹山,大声喊着「曹山,你要干什么!」

  癫狂的曹山又用力将唐晶的T恤撕成两片,露出丰满雪白的皮肤,他狠狠的
将唐晶的胸罩撕下,唐晶根本阻止不了他兽性大发。曹山将头埋进唐晶丰满的双
乳中间,双手挤着她的乳峰,牙咬住唐晶挺立的乳头,疼得她差点晕过去。

  「干什么?干你!快,让我干你,快,让我干你!」「不!!!!!」唐晶
被狂躁的曹山吓呆了,她没想到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曹山,你喝多了,你放开
我」任凭唐晶大叫,但都无济于事。酒精、屈辱、那个主唱的冷嘲热讽,江影在
电话里的冷漠和决绝,让曹山的恨意转化成了无比高涨的性欲。他要泄火,要发
泄,胯下巨龙像烧红的铁杵,涨得难受,龙要刺进温柔水洞,熄灭他心中的熊熊
烈火。

  就这样,霎时间唐晶被扒了个精光,丰满雪白的身体蜷缩在曹山瘦小的身下
瑟瑟发抖。唐晶像个待宰的羔羊,她双手用力护住胸部,两条粗白的腿蜷缩一起
紧紧并拢,又粗又肥的小腿并在一起形成一个肉盾挡住自己的私处,不让曹山对
自己进一步的伤害。曹山几次向唐晶发起猛烈进攻,可都没有得逞,唐晶誓死不
从让曹山气恼,他抓住唐晶柔白青葱般的胳膊,用力向外扭,唐晶疼得没办法只
好松开,曹山顺势抓住唐晶鲜嫩的乳房用力一抓。唐晶哪受得了这样的蹂躏,啊
的一声大叫不自觉的挺直了身子。这可遂了曹山的意,他一下子挺直身子用力扒
开唐晶并紧的双腿,然后把身子挤进她的双腿之间,腾出一只手握住粗硬的大鸡
巴,抵在唐晶的双腿之间。

  「啊!!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被侵犯的唐晶瞪大了眼
睛,惊恐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曹山,她感觉到那炽热的硬物已经顶在了自己最
柔嫩的部位,硕大的体积自己那细窄的肉缝根本容纳不了。

  唐晶惊慌失措的大叫着,可依然没能唤醒曹山沉睡的人性。他身体挺直生生
撑开唐晶粗白的双腿,两只手抓住她的膝盖用力大大分开,她看着唐晶因惊恐而
骇然的脸庞,心里竟然有一丝变态的快感,而后,他身子一沉,伴随着唐晶撕心
裂肺的叫喊声,硕大的龟头像拍门栓一样挤开唐晶私处那两片粉扑扑细嫩的肉唇,
硕大的龟头随着整个身体的巨大冲击力缓缓的挤了进去。

  「啊!!!!!!!!」唐晶感觉自己下体要被撑裂了一样,传来一阵难以
忍受的剧痛,冷汗刷的一下布满了额头。曹山看着她受苦的样子,似乎更加兽性
大发,紧接着又是用力一顶,这一次唐晶直接疼得泪喷,直至泪流满面。

  唐晶感觉自己下体已经麻木了,那种钻心的疼真的是最细嫩敏感的部位有东
西被撕开的感觉,她的腿被曹山粗鲁的分开成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角度,下体灼热,
剧痛,甚至感觉有东西流出。曹山的龟头顺利的挤进去,而后趴在唐晶的身上,
狂乱的亲吻着唐晶,玩弄着她不输给任何女人雪白坚挺的美乳,然后胯下再次用
力,他感觉挤开了什么东西,然后鸡巴倏地一下子插进去了一半。

  「疼!!!!!疼啊!!!!!!」唐晶感觉到下体被炽热的肉棍入侵,烧
的她疼得钻心,她感觉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了。曹山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直起
身拔出已经插进唐晶身体的硕大肉棒,看着那红得发紫青筋暴露的硕大鸡巴上竟
然粘上了星星点点的血渍。

  他看到鸡巴上有血,不知道怎么晕了一下,第一感觉是鸡巴出血了。转念一
想才觉得不对。他有些不知所措,瞪大眼睛哆嗦着说「唐,唐晶,你,你是处女?」
唐晶哪肯回答她,无力的躺在床上任由自己洁白的身体呈大字型展现在他的面前,
此刻唐晶已然以泪洗面。

  「不,不,不是真的!!!!」曹山看到鸡巴上的血渍,似乎被吓得慌了神,
挺着硕大的鸡巴呆呆的跪在床上。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门被撞开,夏瑶大口气喘吁吁呆呆的站在门外。

  四天前。

  「砰」的一声关门声,孔梅上班去了。夏瑶从客房里探出头来,看着空荡荡
的房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为什么昨天下班回来,孔梅整个人都变了?

  夏瑶脱下睡裙,便是她洁白光滑,犹如白瓷一般晶莹剔透的高挑裸身。裸睡
是她多年的习惯,刚搬到小破楼的时候,由于环境太差,人员太杂,夏瑶一度强
迫自己穿上睡裤睡衣,后来和曹山有了夫妻之实,两人白天各忙各的,入夜之后
曹山总是过来和她相拥而眠,夏瑶才又恢复了裸睡的习惯。她的睡裙都是每天早
晨听到孔梅起床才穿上的,住在人家不好锁门。孔梅每天出门前都会和夏瑶打声
招呼,可今天,她却不辞而别。

  夏瑶洗了个澡,温度适中的水流冲刷掉一夜的困倦,想必每个男人的双手都
想化身成那喷涌而出的水流,抚摸这个高挑少妇的每一寸肌肤,滑过她饱满的乳
房,圆翘的美臀和修长的双腿,滑过她白嫩柔软吹弹可破的肌肤和凹凸有致的性
感裸身。

  擦干了身子,夏瑶打开电视,懒洋洋的把自己蜷在沙发里,像一只温顺的大
白猫。她打开乳液,涂抹在自己赤裸的身体上。有人说女人到25岁之后就开始
衰老,过了30岁皮肤衰老的更会加速。可夏瑶的皮肤仍然像20多岁的女孩子
一样紧致,这和她护肤是分不开的。她的美脚踩在沙发边沿上,腿蜷在胸前,饱
满的乳房抵在大腿上,她把乳液挤在手上,顺着白嫩的美脚向上边涂抹边按摩抹
到脚踝上,小腿上,她想到了曹山。夏瑶知道自己的身材有多么好,不光是个子
高挑,修长的双腿更是让人羡慕。可小腿却显得肉肉圆圆的像个大白萝卜,比起
孔梅的小腿粗上一圈都不止。她也常安慰自己,有多少1米7多的女人还拥有模
特一样纤瘦的双腿呢?更何况小腿太细也不大好看,可饶是这样,在街上看到哪
些穿着热裤或者紧身裤尽情展示自己纤瘦美腿的女孩子还要忍不住羡慕一翻。不
过曹山和她说过,他喜欢自己的小腿,白白圆圆就像高档白瓷瓶一样像个艺术品,
肉肉圆圆的腿肚子更是手感极好,摸着软极了,比乳酪蛋糕还要富有弹性。平时
在一起的时候,曹山最爱捧着她圆圆又修长的美腿把玩抚摸了,可是这个混蛋,
把自己气走电话也越来越少了,你是榆木疙瘩吗?我不接你电话并不代表我不想
让你给我打电话啊。

  想到曹山夏瑶竟然觉得自己白嫩的大腿之间隐约有热流涌出,她叹了口气,
自己真的是不可救药了。丈夫走了几年,虽然自己染上了自慰的毛病,聊以渡过
漫漫长夜,可性欲也没有现在这么的强烈啊。都怨曹山这个混蛋!弄得自己像个
荡妇一样,甚至想到曹山这两个字,下面就有反应了,真不知她喜欢的是这个人
还是他胯下的大家伙。唉,还是只贪图他的大家伙好一些,如果真的爱上了他,
那就真麻烦了。

  电视上播放着台湾心理学家张怡筠博士的采访,虽然已经年近40,但保养
的还是非常好,不,完美的气质绝对是会让女人看起来更年轻更有魅力的。以前
这个心理学家夏瑶没太多关注,一看才发现,如果这个女博士年轻个7、8岁,
收起笑容,简直就是和孔梅一模一样,无论相貌还是身材都像极了。和张怡筠一
样,孔梅的面庞也不是标准的美女型,但看起来却格外有韵味,孔梅虽然没有自
己高挑,没有自己那么圆润宽美的屁股,但却比自己苗条,而且她的腿又细又直,
真的让夏瑶很羡慕。

  无所事事的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又拿出碟来看了几集《十八岁的天
空》。孔梅那天说自己像里面的演员倪景阳,夏瑶看了看,还真有几分神似,一
样的高挑,不过自己却比她圆润性感些许吧。长相嘛,反正都是第二眼美女就是
了。

  不知不觉过了中午,夏瑶想自己是无所事事的再荒废一天的光阴还是出去转
一转。当然,她想到了晚上必须要做的事——一定要和孔梅好好谈一谈,她到底
怎么了?

  不知不觉日已偏西,夏瑶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了睡着了,听到开门的声音惊醒
之后才发现自己还赤裸着身子,她赶忙用浴巾裹住身子,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迈起大长腿直奔自己的房间。等她穿上睡裙出来的时候,心情变得一沉。刚才自
己肯定被孔梅看到了,要是以前,她一定大呼小叫骂自己怎么不穿衣服在房间里
瞎溜达,可今天,她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脱了鞋把包一扔,坐在沙发上发呆。

  「孔梅,你,你还好吧?哪不舒服吗?」夏瑶关切的问,孔梅很勉强的挤出
个笑容,轻轻摇了摇头。

  夏瑶坐到她身边,很心疼的抓起孔梅的手放在自己光滑洁白的大腿上,看着
她木然的样子,她真的很难过。想了又想才说「孔梅,咱们是最好的朋友是不是?
我能看出来昨天从梁刚那回来之后你整个人都变了,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有点累。「孔梅有气无力的说着,冷傲的脸上没有一点光彩。

  」孔梅。」夏瑶坐到她身边,轻轻的抱着她说「有什么心事闷在肚子里会生
病的,说出来我和你一起分担好不好?看你这个样子我真的……真的很难过,我
真的希望让你变得不开心的事都家在我身上。「夏瑶骤起眉头,不知道说什么才
好。

  看到好朋友为自己担心,孔梅鼻子微微一酸,她紧咬住薄薄的嘴唇不让眼泪
流出来。她只是轻摇摇头不说话。她没办法说啊,这事儿怎么能跟夏瑶说?告诉
夏瑶自己被梁刚强奸了?说要回来的录音只是其中一份?梁刚那里有好多备份,
可以随时拿出来公布?不仅有夏瑶的性爱录音,还有自己被梁刚强奸的录音?怎
么和她说啊?孔梅想到昨天自己一个有夫之妇,被学生强奸那梦魇般的可怕的回
忆,心痛的像被绞碎了一样。眼圈一红,忍不住扑簌扑簌落下泪来。

  夏瑶从来没有见过孔梅如此的伤心和无助。孔梅是个冷美人,她要比夏瑶坚
强,自己以前和老公闹别扭,老公出国之后在学校的风言风语,自己不知道在孔
梅面前哭过多少次,可从来没看见孔梅掉过一颗眼泪。可此刻,她完全没有了平
时的冷傲和坚强,像个委屈的小姑娘一样无力的靠在夏瑶身上,任凭泪水刷刷的
往下掉。

  夏瑶搂过孔梅,安抚着她啜泣颤抖的身体,联想到昨天,她突然想到了什么,
当心中那个可恶的名字出现,夏瑶的心里都是一紧。夏瑶深舒一口气,才轻声的
安慰她说「孔梅,你和我说,是不是梁刚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听夏瑶提到那个混蛋的名字,孔梅再也忍不住了,她哇的一声抱着夏瑶失声
痛哭起来。夏瑶什么都明白了,任何女人如果不是遭受巨大的屈辱,是不会哭得
如此伤心的,夏瑶想到梁刚那个混蛋,出离的愤怒,她知道他就是个混蛋王八蛋,
可没想到他竟然能可恶到这种地步。夏瑶说「孔梅,别怕,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些,
你放心,我一定替你保守秘密,有什么事两个人一块想总比你一个人闷在肚子里
好些。」

  孔梅慢慢的抬起头,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她看着夏瑶,真想把自己遭遇的一
切都跟自己这个温文尔雅又善良的闺蜜通通倾诉出来,可这种事怎么让她说出口
呢?就在她犹豫的当口,包里的电话响了。她擦了下眼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从包里拿出电话一看,整个人像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竟然有些眩晕。她赶忙站
起来快步走到阳台上,接起了电话。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你怎么知道我家?不行!你别上来,我下去。」孔梅
冷冷的挂了电话,匆匆的下了楼。夏瑶忙走到阳台向下望去,竟然是梁刚那个混
蛋在向上张望。

  孔梅冲下楼去,一把把梁刚拽向一边,冷冷的说「你这个禽兽,你想怎样!」

  梁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笑呵呵的看着孔梅说「孔老师,我想你了,
看看你还不行?」

  孔梅从来没有觉得这个英俊高大的帅小伙像现在这么的可恶。她环视了一周,
没有什么人,她压低了声音,但语气很严肃的瞪着梁刚说「我警告你,你不要这
么放肆!」

  梁刚不以为然,轻挑的打量着这个冷美人成熟美丽的身子说「您何必这样呢?
咱俩的关系和夫妻有什么不一样呢?况且昨天孔老师不是也很享受吗?泄了那么
多次身子,说出那话淫荡极了。我知道,你老公常年不在家,我做你的小情人好
不好?今天来认认门,没事儿我就来给您填补空虚,随叫随到。」

  孔梅看着梁刚心里说不出的恶心,更有点秀才遇到兵的无奈。孔梅冷冷的说
「梁刚!你不要太过分,这次就算了,你要是再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告诉你,我
的脾气你也知道,我大不了离婚,也要给你送进监狱!」

  梁刚看着孔梅冷傲的样子,却忍不住笑了。「孔老师,别这么冷的对我了,
咱俩都已经上床做爱了,我干你的时候可没带套,平时你老公也享受不到这种待
遇吧?要不然你俩怎么没有孩子呢?怎么?要不我给姐夫帮个忙,替她让你怀个
孩子怎么样?

  孔梅和老公没有孩子的确因为每次做爱都让老公带套,一是不想要孩子,二
是她也知道丈夫常年在外怎么会不偷腥?妻子的义务还要履行,可又对丈夫有了
心理阴影。丈夫也叫苦不迭,说夫妻这么多年,每次夫妻生活都隔着一层套,她
从来不松口,不戴套就不让丈夫干。可没想到让梁刚这小子捡了便宜,竟然在自
己身体里无套内射了。想到这,孔梅都要气炸了,身体不由得颤抖着,恨恨的说
「梁刚,你还是个人吗!」

  梁刚倒很得以的双手抱怀,一副胜利者的样子,看着被自己强奸的冷傲老师,
说「我知道孔老师是外冷内热,你的身子我现在还想念不已呢。我年轻,你空虚,
这样不是很好吗?何必撕破脸皮?」

  孔梅冷眼看着强奸了自己的这个学生放肆的样子,气得浑身发抖。说「我,
我不想跟你废话,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说,你来到底想干嘛?」

  梁刚冷笑说「孔老师你忘了,夏老师的事儿还要请您帮忙。」说完竟然双手
环抱空气,像抱着女人肥臀一样胯部轻薄的顶了两下,这给孔梅气坏了,「你休
想!」

  梁刚笑着说「孔老师,你哪儿都好,就是脾气不好。不要那么冲动,冲动是
魔鬼。我已经知道你家住哪儿了,以后还不是来日方长?没准等哪天姐夫回来了,
我还登门拜访呢。」

  孔梅杀了他的心都有,说「你威胁我?」

  梁刚假装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像演戏一样说「我知道我做的事情是错误的,
我也认识到了错误,我就是想上楼给夏老师陪个不是,您什么都不用管,就借您
家一用,好不好?您可不用太急着拒绝我。我刚才问了,你们小区好像有小区广
播啊,如果要是全小区的人都听到您那销魂的浪叫,被我干得渴求我操你那些淫
词浪语,恐怕等您老公回来,不仅是离婚,房子都要处理了吧?」

  孔梅真的不行了,他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更没想到梁刚不仅是混蛋,更
是恶魔,他是那种恶的没有底线的人!孔梅把嘴唇的咬破了才忍住没大声骂起来,
说「你,你这个无耻的混蛋!」

  梁刚笑着说「孔老师以前对我印象不是很好吗?还记得曹山在学校演出,您
不也跟我暗送秋波?您不也偷偷抓了我的手?相处总比树敌好,你满足我,我就
不伤害你。」

  孔梅真的绝望了,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知道梁刚这种人渣死了爸,老妈又成
了植物人,没有教养,生活压力又大,很容易报复社会逆反心理,这种疯子绝对
惹不起。她知道不能引狼入室让梁刚对夏瑶动手,这样的话她太对不起闺蜜了,
可自己自作聪明一手搞砸了事情,骑虎难下怎么办?

  梁刚看出了她已经从愤怒转为为难,忙说「孔老师,你放心,我做事有分寸,
我就是想当面给夏老师赔礼道歉,我不会害你的。这件事之后,我向天发誓,如
果我再骚扰您,对您有任何不敬,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孔梅看到梁刚发下如此毒誓,看着他依旧俊朗帅气的外表,竟然心软了。所
以社会学家那句话不假,漂亮的人总会更轻易得到谅解。孔梅当然不会原谅梁刚,
但她已经做好了决定,一个让她越陷越深的决定。孔梅深吸一口气,呆呆的站着
半天不说一句话,许久,孔梅才把那口气吐出来,双眼望天,不让自己的眼泪在
这个畜生的面前掉下来,咬着牙从嘴里挤出几个字「今天不行,过两天我给你消
息。」

  梁刚走了,孔梅却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深深的懊悔,如果真照他这么做,自己
还是人吗?可能怎么办?她想,梁刚也就是嘴里说说而已,给他一百个胆子,他
敢一错再错吗?他还是个学生,青春期荷尔蒙旺盛,难免会做错事,就算他遭天
谴千刀万剐,可自己是他的老师啊,难道连一个向夏瑶道歉的机会都不给吗?

              【6532】

[ 本帖最后由 柔福帝姬 于 2014-9-17 08:3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