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momo 发表于 2014-09-05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北京混生记】(12)

作者:Fkmomo
2014年/9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文章内容纯属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绝对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

  孔梅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在她睁眼看到天花板和白花花墙壁的时候,脑子
一片空白,私处钻心的痛和赤裸的身体提醒她被强奸的事实。梁刚已经醒了,坐
在电脑旁聚精会神的Cotl+ CCtrl+ V,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只回头看
了一眼孔梅说「孔老师,你醒了啊。」然后又去玩儿电脑了。就像很多大学生一
样,电脑比什么都重要,哪怕是床上白花花性感美女的裸体陈躺在身旁,似乎也
不为所动。

  孔梅恨不得要杀了他。这个混蛋竟然胆大包天将自己强奸了,丝毫不怜香惜
玉,她的身子都快被梁刚干散架了,下体一阵阵火辣辣的刺痛,疼的她腿都并不
拢。这个强奸犯竟然还在玩儿电脑!孔梅瞪着糟蹋了自己的梁刚,气得要去和他
拼命,可全身酸疼,腿刚一用力阴户就像撕裂一般,疼的她几乎晕过去。

  梁刚把录音笔从电脑上拔下来,扔到孔梅身旁,说「好了,孔老师,咱们扯
平了,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孔梅挣扎着坐起来,她满满愤恨,可生米煮成了熟饭又拿他无可奈何。她默
默的穿上衣服,不让自己在他面前丢掉最后一点尊严。孔梅把录音笔死死的攥在
手里,下了床抡圆了给了梁刚一个结实的大嘴巴「你,你这个人渣,混蛋!我,
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对我,你还有一点人性吗?你,你,你等着。」说着孔梅咬
着薄薄的嘴唇,冷颜美面因为生气变得更冷,她抓着录音笔举在梁刚面前,气得
她直哆嗦「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负责!」

  梁刚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很轻薄的上下打量着她,说「孔老师,这就是给你
一个交代,我这里有十几个备份,电脑里、mp3里,移动硬盘里,哪儿都有,
不仅有夏瑶的,还有你的,记得刚才你说的那些骚话吗?如果让你老公听到,他
会怎么想?」

  孔梅只觉得天旋地转,不知道是生气、懊恼,是被强奸的痛苦,甚至有一点
点对梁刚恨铁不成钢。他怎么会这么对我?真的,如果他好好的,甚至如果他温
柔一点,没准我都会屈服于他,我真的喜欢他啊,可他!!!孔梅懊丧的挪着步
子走出让她一生都不会忘记这个家徒四壁冰冷黑暗的房间。临走前她还看了一眼
梁刚的母亲,这个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很多的女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丝毫不知道她
的儿子刚才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坏事。

  孔梅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满脑袋一片空白,她万万没想到平日里冷若
冰霜趾高气昂的自己竟然被强奸了,枉她对梁刚还心存好感,就在昨天还和夏瑶
一起讨论他,替他说话,可还不到24小时,一切都变了。孔梅以为她冷她狠学
生就会怕她,拒她于千里之外不敢造次,可现在想起来有多可笑?孔梅一路哭成
了泪人,她觉得自己太可笑了,想着今天白天还一副胸有成竹的胜利者样子,没
想到梁刚扮猪吃老虎,用软弱当圈套把她套了进去。

  她拖着又酸又软的双腿回到家,夏瑶正在看电视。见孔梅回来,高兴的说
「回来了啊?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怎么样?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见到夏瑶渴望又轻松的神情,孔梅哭的心都有,她多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
孔梅实在没有力气说话,不想做任何事,不想吃饭不想说话,只想把自己关在房
间里,好好的哭一场。

  孔梅行尸走肉一般把录音笔扔到沙发前的茶几上,夏瑶拿到手里高兴极了。
「孔梅,你真棒。不愧是冷美人,随便一出手就能把那帮淘气小混蛋治得服服帖
帖的。」

  孔梅似乎没听见一样,木然的走进了洗手间,把自己关在狭小的空间里,她
发疯似的撕下自己的衣服,任凭水流冲刷她的身体,她觉得自己不干净了,要洗
刷掉身上所有那个男生留在自己身体里的污点。她把水开的大大的,忍不住痛哭
起来,她颓然的蹲在地上,用力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这一刻,她心里的
所有委屈和懊悔才通过眼泪释放出来。她恨死了梁刚,没想到他帅气的外表下竟
然是如此肮脏的灵魂,他冷酷坚决不择手段,一向冷静自信的孔梅都对他有些恐
惧。她神经质的把大半瓶浴液挤到手上,拼命的搓弄着已经红肿的下体,每擦一
下都钻心的疼,但她还是不停的搓着,又打开小花洒对准白嫩腿间的阴户拼命冲
刷,扒开红肿的阴唇让水流冲到她的阴道里,洗刷掉梁刚射进她身体里的浓精,
甚至他插进去的阴茎里留下的任何东西。她对自己被强奸感到痛苦和不安,她甚
至想,如果不是这样,如果她和梁刚暗送秋波你来我往,她心甘情愿的和梁刚上
了床,会不会更好受一些?

  不!她给出了否定的答案。至少现在自己的被迫的,如果稀里糊涂把心也给
了他,那才是真的无药可救了。而更让她痛苦的是,梁刚对她的威胁不仅仅是以
自己被强奸的录音为要挟进一步占有她的身体,更给了孔梅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
的任务——帮助他搞定夏瑶。

  夏瑶住在孔梅家里已经好几天了,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孔梅自然希望她住的
更久一些,不管怎样两人有话说,如果真的让她在这种情况下独守空房,孔梅真
的害怕自己会患上抑郁症,甚至想不开轻生。

  可这却苦了曹山,夏瑶再一次来无影去无踪的失踪,让他又陷入到毫无头绪
的恐慌当中。如果说还有一点好事能让他心情好一点的话,那就是他的乐队走出
了真正的第一步。他们在江影联系的酒吧已经演了三天,短短几天他们已经有了
慕名而来的观众。曹山的歌好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江影在台上的曼妙舞姿吸
引了更多人。大多数去酒吧的人都对音乐没有特别的偏好,纯属凑热闹,而江影
让他们听Live的过程变得更愉悦。

  天色已近黄昏,曹山从出租车上下来,拎着琴走在三里屯南街上,黑T恤,
黑仔裤,蓬乱的发型,英俊的外表,消瘦的身影,也引来不少女生的侧目。他感
觉到自己真正像一个玩儿音乐的人了。唐晶和江影已经到了,唐晶一头柔顺长发,
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让她的丹凤眼显得更加有灵气。和曹山一样,黑T恤,
黑仔裤,黑色匡威经典款帆布鞋,两人很搭。而身边的江影就要魅力妖娆太多了,
妩媚的长卷发让漂亮的她看上去更加风情万种,皮搂坎肩,短短的皮热裤,黑色
油亮的皮质和她完全暴露出来雪白修长的美腿形成鲜明对比,脚下一双短靴款高
跟鞋让江影看上去更加高挑美丽。三个人一起往北街走,一路上口哨声此起彼伏,
作为大美女的身边人,曹山甚至有点飘飘然,如果不是夏瑶,他一定让江影做自
己女朋友,而江影一定会答应。

  今天酒吧老板请来了在全国都小有名气的「愉悦边际」乐队。他们早前也是
走地下的,后来音乐越来越流行,也就越来越红。不仅成了音乐节的压轴大腕,
还在糖果、北展开过演唱会。和那些流行歌星们比当然只是小角色,可屈尊在酒
吧演唱,那可是实打实的巨星了。当然「愉悦边际」能在酒吧演唱,也是配合某
品牌啤酒的推广活动,厂家给钱,他们拿大头,酒吧拿小头,而曹山是从酒吧老
板那抽成,拿的钱虽然比起「愉悦边际」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不过对于刚演出三
天的乐队来说,能挣钱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当然,这也得感谢酒吧老板的大恩大
德,更感谢江影的人脉。

  来到酒吧,已经稀稀拉拉有些客人,见他们进来,有的开始吹口哨,有的和
朋友介绍,这支乐队真不错,关键还有个跳舞的,看了吗?就是高个子那女孩,
盘儿亮条顺,跳起舞骚极了。

  仨人钻进后台,唐晶拎着镲包去台上换镲片试鼓,曹山就在休息室调琴,江
影在对面化妆。江影绝对是个天生丽质的美女,五官精致而且很妩媚,素颜就很
漂亮。而当化妆品将她五官的美丽更突出,弯眉红唇则更要漂亮几分。江影坐在
曹山对面,对着墙上的镜子化妆,是背对着曹山。她胳膊肘架在小桌前,修长的
身体微微前倾,腰肢伸展,坐在凳子上原本就很浑圆的美臀更向后挺着,曹山看
着她性感诱惑的背影有些出神,忍不住赞叹「江影,你真美。」

  江影涂完口红,性感的小嘴儿轻轻一呡,然后从镜子里看着曹山微微一笑说
「是吗?我美还是夏老师美?」

  「你美。」曹山回答的毫不含糊,「夏瑶是成熟的美,但无论多有气质、艳
丽、雍容的美少妇,在年轻的美女面前都会败下阵来。」

  「哼」,江影抿嘴一笑,说「好啦,少耍嘴皮子了,看夏老师依赖你那样,
就知道你把她弄得服服帖帖的,能让一个漂亮又结了婚的老师把真心交给你,你
可得对得起人家。」

  曹山放下手中的琴说「唉,我和她能有什么结果呢?没准什么时候人家就飞
去美国,老死不相往来了。」

  江影回头看了曹山一眼,又转回身继续化妆,一边画着,一边从镜子里看着
他说「那你更应该珍惜你俩的每一天不是吗?」

  曹山走到江影身边,看着镜子里略显粉黛却足以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说「相
遇,就是上帝给我们开的玩笑,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可惜老天爷让我
早一步把夏瑶追到手,如果早认识你就好了,现在这样,还不如当初就不认识呢。」
说罢,曹山弯腰从江影背后抱住了她纤细的腰。

  「呀,讨厌。」江影被曹山突然抱住,挣脱了一下没挣开,她也就不再阻止
了,她直起腰身,将软软的身子靠在曹山的臂弯里轻轻的说「我当然知道了,本
小姐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你第一次见到我眼睛都直了,想起来就特逗。」说完咯
咯笑了起来。

  曹山把江影抱得更紧了,把脸凑到她的耳边,温柔的说「如果我追你,你会
答应我吗?」说话的气息吹进江影的耳朵里,她的脸更红了。

  「讨厌,说这些有用吗?拜托,你是名草有主了好不好?」江影的声音也变
得轻柔而妩媚。

  「真的,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被你迷住了,夏瑶甚至都变得暗淡起来。我真的
想追你。」曹山的嘴唇都贴在江影的耳垂上了,用抿起的嘴唇轻轻咬了一下她但
耳垂儿。

  「嗯……你别弄。本小姐可不当第三者,等你的夏瑶走了再说吧。想让我答
应你,可要看你的表现。」话虽如此,可江影被曹山撩拨的声音也有些发颤了。

  「宝贝,你不知道每次演出对我是多么大的折磨,你那么美丽,那么漂亮,
就在我身边摆动身体,我真的都想把吉他扔了抱住你。」曹山抱着江影的手开始
不老实了,他把江影抱住往上一提,江影呀的一声站了起来,曹山搂住她纤细的
腰,手很自然的搭在她身后,隔着被皮热裤包裹得紧紧的圆润翘臀,轻轻的摸着。

  本来就很高挑的江影换上了10多厘米的高跟鞋,足有1米8多,被曹山抱
着,她屁股的高度几乎比曹山的腹部还高出一些。曹山喜欢高个子的女人,更享
受女人高度给他带来的压迫感,不只是高个子的女人身材更好,还有那海拔差距
带给他莫大的刺激。曹山仰起头,嘴唇往江影的嘴唇上贴了过去。

  「现在我还不是你的宝贝呢。」江影低着头修长的手捧起曹山俊美的脸庞,
微笑着也把嘴凑了过去。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第一次忘我的热吻就这样自然的进行下去。他们用伸
进对方嘴里的舌头互相挑逗,各自的双手在对方身体上游走互相激发着彼此升腾
的欲望。要不是马上演出,真的就上床开干了。

  突然休息室的门开了,唐晶看到曹山竟然和江影吻到了一起,忙把门关上,
在门外说,练一下吧,两人才分开。

  演出依旧很成功,曹山和唐晶演奏演唱,江影性感身姿舞台上摇曳,不时和
曹山互动,两人亲昵挑逗,曹山忍不住说我要你做我女朋友!台下阵阵口哨欢呼。
唱了几首歌,老板示意大乐队来了,他们再唱一首。

  最后一首唱罢,曹山还觉得意犹未尽,可酒吧老板已经走上舞台:「女士们,
先生们,让我们有请愉悦边际乐队……」台下马上就炸了锅,叫声口哨声山呼海
啸一般,衬托出刚才给曹山的掌声都不算什么了。其实曹山也挺兴奋,这支乐队
他也很喜欢,甚至买过他们的唱片。见乐手们上台,曹山学着看过的演唱会DV
D,想和愉悦边际乐队来一个好朋友式的拥抱,毕竟自己是他们的暖场嘛,可人
家根本不理他,完全当曹山是空气。曹山很尴尬,但也觉得无所谓了,毕竟人家
是大牌,自己是无名小卒嘛。

  带着些许失望和惆怅下了台,当他坐到台口的椅子上才发现,一起下来的只
有唐晶,而江影被那个帅气又高大颓废气质好的耽美帅哥主唱留在了台上,而且
竟然搂着她。

  江影很难为情的向曹山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很不情愿的要挣脱主唱的胳膊
说「你要干嘛?」

  那主唱丝毫不为所动,搂得江影那叫一个轻松自然。他泛起一个坏笑,拽拽
的把江影搂得更紧,说「怎么?我以为你跟我分手去攀什么高枝儿,没想到混成
这样?跟一个小破鸡巴乐队在这跳艳舞,你真够作践自己的?

  江影很不自在的想要挣脱他,说「你管不着。」

  主唱丝毫不顾及江影的难堪,像个胜利者搂着战利品一样,说「你想跳舞,
来给我跳。」

  曹山虽然也算是愉悦边际的粉丝儿吧,但看到他很崇拜的主唱竟然这个操行,
而且自己喜欢江影就这么被他羞辱,气不过要冲上舞台。可刚起身就被唐晶拽住,
唐晶说「你干嘛?那主唱是江影男朋友。」曹山一听,精神也颓了,气势也没了。
江影焦急又无奈的向曹山投去求助的眼神,曹山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被主唱当玩
物一样,气得头都炸了。可人家是男女朋友,自己能怎么办呢?

  那主唱似乎有意和曹山做对,江影被他搂得死死的,故意让踩着高跟儿的江
影左摇右摆站立不稳,让她顺势贴得自己更紧,主唱一手揽着江影的纤腰,手顺
势搭在她翘丽的臀部,一只手握着话筒,很深情的说「江影,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是最爱你的你不会不知道,我才是你的男朋友,而你跟着我才是绝配,而不是
跟着一个侏儒跳艳舞。」江影被他恬不知耻的样子激怒了,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
甩开他的胳膊,生气的说「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些?咱俩已经分手了,我做什么不
关你的事。我现在有自己的乐队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你让我下去,我们演出已
经结束了,你放开手,放开!」

  主唱嬉皮笑脸的放开手,自认为很帅气的吊儿郎当的站着,江影刚想转身下
台,手却又被他拽住了。「你说你们演出跟我没关系?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我他
妈的凭什么让一傻逼乐队给我暖场?有多少酒吧乐队比你们强太多了!好,你们
演出跟我没关系是吧?那行,你要走,我也走,今天不演了!」话音刚落,台下
立马炸了。是啊,台下观众还不是都看边际乐队来的,曹山算个什么啊?就算看
他们演出,还不都是冲着江影来的?有几个真正懂得欣赏啊?

  见台下观众嚷嚷着要退票,老板连忙上台,先是央求边际主唱千万别辞演,
又求着江影说「我说姑奶奶,您说您带着乐队来我这演,您这乐队要啥没啥我给
您面子了吧?姑奶奶您能给我一个面子吗?边际不演这票我赔不起啊,咱这是广
告商演,我才拿几分抽成?你让我拿什么赔啊?」见酒吧老板为难的样子,江影
只好咽下这口气,继续站在台上。

  乐队开场和以前不一样,没有来躁的,而是一首超好听的慢歌,说实话,比
曹山写的还好。一首唱罢,掌声四起。主唱很高兴的拉着江影的手深情的说,这
首歌是写给江影的。台下又是一片叫好。主唱一副胜利者的样子,举起话筒大叫
「和刚才那乐队比谁牛逼?」台下一片附和「愉悦边际牛逼!」主唱很得以,还
挑衅的瞪了曹山两眼。曹山坐在台口俨然斗输的公鸡,被挤兑的窝一肚子火也没
出发。对方名气实在太大,自己只是初出茅庐的小人物,能把人家怎样?更何况
自己乐队还是给人家暖场的,人家是老板,人家给你钱挣,还能说什么?曹山低
着头一言不发喝着闷酒,边际主唱的挑衅是一方面,更让他难受的是,高挑漂亮
的江影和那主唱在一起才真的搭配,自己算什么?1米6的身高,江影穿着高跟
鞋恨不得1米8了都,站在一起就是笑话。

  台上江影似乎被这首歌唱得有些感动,唐晶作为江影的闺蜜当然知道,江影
爱他爱的有多么深,如果不是边际主唱劈腿,跟女歌迷乱搞被江影当场撞见,甚
至那天如果那男的不因为江影跟女歌迷争吵而动手打了她,江影都不会离开他。
他俩是多配的一对儿啊。唐晶看曹山颓废的样子,很于心不忍,于是拿着啤酒瓶
跟曹山碰了一下,仰脖喝了一大口,说,「别生气了,丫就那操行,刚才那歌根
本就不是写给江影的,是写给他前女友的。」这时下一首唱毕,正赶上主唱在叨
逼叨,让曹山搓火的是,江影有点被主唱迷住了,适应了作为边际乐队主唱果儿
的角色,她不再愤怒,反感,不再挣脱他的手,反而时不时有了微笑,两人眼神
有了更多交流,而那主唱更他妈的神气活现了。

  「操,真他妈的孙子。」曹山喝了一口「普京」斜眼看了一眼台上,怒囊着。
其实当时现场还挺嘈杂的,曹山只是想让唐晶听到而已,嚷的声音有点大,可恰
巧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安静了一下,声音大的让曹山也一愣。这时
乐队第三首歌前奏已经起了,可显然边际主唱听到了曹山的嘟囔,横着脖子叉着
腰,一摆手让乐队停下来,仰着下巴指着曹山,得瑟的质问江影,「哎?台口那
挫屄是干嘛的?」其实刚才两首歌气氛很好,江影被边际的歌感染了,心情也变
得好起来,没想到他怎么又开始挑事儿。忙把他指着曹山的手拉下来,说「你这
么有名的主唱犯得着跟无名小卒枪火吗?」

  「呦呵,还护起短儿来了?丫是你男朋友吗?」主唱的火又被点着了。江影
一时间没说话。一个又高又帅又有气质又有名气又有钱的男生问你,那个又矮又
瘦没有名气又没钱的屌丝男是不是你男朋友?江影还是有些自尊心的。她知道台
下看自己乐队的很多都不是看曹山,而是看自己色相来的。反倒站在边际主唱身
边有种做果儿的自豪感,他是那个能让自己被人羡慕的男人。更何况曹山确实不
是自己男朋友啊,他有夏瑶呢,自己又算什么?

  主唱看到江影犹豫的神情扑哧一声乐了。「江影,你有眼光,你知道谁是能
让你快乐的男人,而谁又是臭狗屎。来,回来吧,跟我不好吗?干嘛要跟二等残
疾搭伙,跟在马戏团一样呢。你永远是我的女朋友。」说完台下又是一通起哄,
当然也有祝福的掌声。曹山对这个场景感同身受,台上的主唱就像是那天在学校
演出的自己,江影就是夏瑶,而现在的自己却变成了那天的梁刚。那种压抑到无
处释放的火气和屈辱真的让人崩溃。

  更让曹山想不到的是那主唱竟然一下子抱紧了江影,肆无忌惮的在舞台上就
和江影亲了起来,而且那不是礼貌的亲吻,不是爱的拥吻,而是挑衅咸湿的狂吻。
主唱的嘴巴整个糊在江影的嘴上,她用力躲闪可是毫无办法,主唱的手在江影曼
妙的身体上毫无顾忌的揉搓,抓她的翘臀,捏她的美乳,在台下疯狂观众的起哄
声中,主唱似乎随时要扒光江影本来就很少的衣服,和她在台上性交。江影也被
主唱疯狂的举动吓呆了,她使劲推着他,但无济于事,而他更得寸进尺,竟然将
手顺着江影的纤腰伸到了她的热裤里面,原本被江影圆润臀丘撑得紧绷的皮热裤
塞进了男人的大手,她惊慌失措,大声的叫着,反抗着,挣扎着,她感觉主唱的
手摸到了自己的屁股,还在往下伸,竟然摸到了自己的腿间,他将手指用力塞进
自己腿间的肉缝里!在舞台上,强烈的光线照耀下,在台下人群的观望中,她竟
然被如此羞辱,这已经超出了她忍耐的极限。她疯了一样的挣脱,可是被主唱抱
得死死的,她大声叫着,可被台下狂躁的叫喊声完全淹没。酒吧外面的人听到里
面的起哄,纷纷进来观望,江影几乎晕阙了,当着这么多人面,她被主唱羞辱,
猥亵,可自己却没有办法挣脱,她已经泪流满面,向曹山投去哀怨可怜的目光。

  黑暗中的曹山起身,拎着酒瓶子上了台,唐晶感觉到大事不好,赶忙拽他,
可被曹山推了一个跟头,等唐晶起身再想去阻止,曹山已经走上舞台,抡圆了照
着主唱后脑勺就是一下,主唱被开瓢了。场面一下子就乱了,几个乐队成员一拥
而上,围着曹山就是一通揍,主唱晕乎乎站起来,说往死了打!台下起哄,老板
慌忙跑过来劝架,说别打了,出人命了。主唱却揉着脑袋怒吼,打,往死了打!
见主唱冲上去要揍曹山,江影死命抱着他,求饶说「你放了他,我跟你走!」

  曹山都不记得怎么上的出租车,还好舞台太小,几个人施展不开,就被踢了
几下。一路上曹山一会哭一会笑,一会说疼,一会又闹,一会清醒一会迷糊。江
影没跟过来,只有唐晶一个人陪着曹山。见曹山那样心里也慌了,心想也只好找
夏瑶了。唐晶拿曹山手机给夏瑶打电话不接,又用自己的手机打了好多遍才打通,
告诉曹山惹事了。她听到电话里有音乐,还有男女说话声,夏瑶的声音也变得柔
和妩媚,很不正常。唐晶顾不上电话那头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大声喊着,让夏
瑶赶紧回来。

  电话里听到夏瑶很着急的说「好,我马上回去。」她电话都忘了挂,又听那
边有一个男的声音说「夏老师干嘛去?这么晚了一个人多危险?要不要我陪你?」
又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夏瑶,怎么了?这么慌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又听夏瑶慌张的说「曹山,曹山被人打了,我赶紧回去看看。我自己走!」然后
是关门的声音和急匆匆走路的声音,唐晶挂了电话,抱着不省人事的曹山,坐在
飞驰的车里,走向一路往北回家的路上。

              【7990】

[ 本帖最后由 我一点都不龌龊 于 2014-9-5 08:4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