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momo 发表于 2014-08-15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北京混生记   09

作者:Fkmomo
时间:2014年/8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857



  ***********************************

  文章内容纯属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绝对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

  夏瑶在空窗多年之后,又恢复了夫妻生活,当然不是和远隔万里的丈夫,而
是和丈夫的替代品——她的学生,曹山。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这么顺理成
章的成了事实。曹山的大鸡巴和帅气阳光的外表对女人的确有超强的杀伤力,夏
瑶也不例外;夏瑶高挑不失性感的少妇美身对男人更是甘心拜倒的尤物,曹山自
然也迷醉其中,这算是各取所需吧。曹山和学校里的男生一样,夏瑶是他的梦中
情人;夏瑶也和学校里的女生以及一部分老师一样,曹山是她的偶像,互相吸引
又算是美梦成真吧。曹山每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溜进夏瑶留着门的房间,在
床上把老师伺候得高潮迭起自己也心满意足,搂着夏瑶白嫩的身子一睡到天亮,
等夏瑶上班他再溜回自己的房间。

  夏瑶每天入睡前都充满自责和忐忑,想到远在美国的丈夫,自己却和学生搞
在一起,每夜尽享男女之欢,她等待着那瘦小黑影闪进屋子,却又有些害怕。对
丈夫的自责和对曹山鸡巴上了瘾的渴望让她每天都在两种情绪中颠倒,倒也为她
平静的生活增添莫大的刺激和快活。咳,谁知道丈夫在国外这么多年,怎么可能
没出过轨呢?夏瑶每每都这么安慰自己,在曹山的感染下,她对丈夫的感情反而
疏远了,只剩下把她带出国的约定和夫妻身份的一份契约。让夏瑶担心的是,曹
山床上功夫实在太好,每晚几次高潮还附赠潮吹,他会亲吻她每一寸肌肤,他会
把她的空虚填的满满的,把她的快乐带的长长的。丈夫也是个读书人,这么多年
夫妻间相敬如宾,却在曹山这个臭小子身上完全释放自己,夏瑶还记得自己被曹
山肏出潮吹的第一次,她羞死了,可现在巨大强烈的快感成了每晚的常态,甚至
习惯了在床上铺上4、5层床单,每天换一个。她担心不远的未来在离开曹山重
回丈夫的怀抱,她会不会不经意的露出欲求不满的抱怨,当然更让她担心的是,
不仅自己的身体被曹山占有了,心,也被他占有了,前两天那个叫唐晶的女孩带
着她漂亮的闺蜜约曹山出去玩,她竟然情绪消沉了一天,直至曹山干得她差点死
过去才找回了女人的主权。

  当然,更让夏瑶担心的事还是来了。曹山的演出不仅在同学里造成巨大轰动,
也传到校领导的耳朵里。没有任何报批,没在学校备案明目张胆让校外闲散人员
在校内举行集会活动,夏瑶被扣上了无组织无纪律的帽子。校长对夏瑶垂涎已久,
可夏瑶对他始终退避三舍,得不到美人的身子,气急败坏的校长整人格外的狠。
他道貌岸然的列出夏瑶的种种「罪行」,说的满嘴吐沫星子乱飞。夏瑶坐在外围,
看着校长一通狂喷,想到前两天校长找她「通气」,软硬兼施明暗搭配妄图让夏
瑶用身体换平安。得到夏瑶的拒绝之后,校长那气得胀红像猪腰子一样的脸,跟
今天有的一拼。夏瑶忍不住撇了撇嘴,你们这些官场败类,有点小权力全用在私
利上,搞年轻女老师,甚至搞女学生,如果不是要出国了,远离这个泥潭,恐怕
自己也要被逼就范。

  校长讲完了通篇大论,又该政教处主任发言。她40多岁,是校长老婆。以
前据说是运动员,脸丑的跟屄似的,而且又高又壮,足有1米8,校长才他妈的
1米5,要不是学校职工根本想不到她俩会是两口子。别看丫身材不比爷们逊色,
可对老公绝对能忍。老公不仅在外面乱搞,甚至把女学生女老师领家里来,她都
忍着,听说校长和校长秘书晚上睡卧室,她自己睡客房,还认校长秘书做干女儿,
前些年,丫饥渴难耐,加上老公外面乱搞,她利用职务之便勾搭上烧锅炉的临时
工,被校长打得差点残疾。更早些年,她还年轻,还能一高遮百丑的时候,老公
在外面嫖娼,惹上性病,丫作为正室妻子竟然没事儿,也成为笑谈。这个老女人,
对年轻美女更加恨之入骨,发言直奔主题,提到当天演出学生高呼「在一起」的
言论,毫不留情一通劈头盖脸,就差像泼妇一样的痛骂夏瑶了。

  老屄过足了嘴瘾,撇着大嘴,先是透过花镜瞟了夏瑶一眼,然后义正言辞的
宣布:给夏瑶停薪留职一个月的处分。

  她老公玩儿女老师,肏女学生没事儿,丫偷汉子没事儿,夏瑶找曹山来给学
生演一场出,更何况曹山还是刚毕业一年的学生,这就遭到这么重的处分。夏瑶
听了之后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几乎就要站起来和这个老女人据理力争,
凭什么给我这么重的处分?!

  可站起来的一刹那,她生生的又坐回去了。如果没有和曹山发生关系,她说
什么也要理论一下,因为演出自己是有做错的事,可处分在于说她和曹山有不正
当恋爱关系,她作为一名教师,被全体同学哄说和一个学生「在一起」,这是对
教师队伍的亵渎,这是作风问题。夏瑶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名声。可问题是,就
在前些天,她越过了雷池,确实和曹山发生了关系,甚至最近和他住在一起,有
了充分的夫妻之实,这让她没了勇气。

  老屄看到了夏瑶的反应,冷笑一声继续补充,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架势说:
「夏瑶同志,不是我说你,在学校你本来就有挺多谣言了,可你不仅不避讳,还
上杆子网上贴?这不就是发出了错误的信号?以前你总说捕风捉影,这次就不是
捕风捉影了!做教师就是为人师表,怎么的?非得捉奸在床才算?要是那样可不
只是处分了,那要记档直接开除的!」

  夏瑶郁闷的从会议室出来,心想这帮老家伙不可能看了曹山的演出,到底是
谁告的状呢?她一边想着一边从教师楼大门迈着台阶往下走,冷不丁窜出一个人
影吓她一跳,原来是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男生。他伸开胳膊挡住了夏瑶的去路,
贼兮兮的说:「夏老师,听说被处分了?」

  夏瑶现在烦死了这个男生,没好气的挡开他的胳膊,说「你让开,管你什么
事?」

  夏瑶刚想躲开走,那男生流氓兮兮的迈一步又挡住了她的去路,一脸贱样的
笑着说「刚听到怎么?非得捉奸在床才怎样?」

  夏瑶看着他龌龊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这男生虽然长得不错,可那劲儿
一上来,就有种校长和政教处主任合体的感觉,愈发让人恶心。夏瑶厌恶的说
「跟你有关系吗?」

  那男生笑了笑,不慌不忙的拿出一个还挺流行的录音笔,一手捏着耳机笑着
说「来,你听听这个」,说着就把手伸到了夏瑶的耳边。夏瑶哪受得了这么轻浮
的举动,忙厌恶的把他的手打掉,严肃的说「请你放尊重点!」

  那男生又猥琐一笑,说:「你听不听无所谓,但我告诉你,你不听,我给别
人听,可别后悔「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你还能把我怎样?」夏瑶被男生气得直跺脚,扭头便
走。

  白嫩双脚上的高跟鞋敲打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纤腰扭摆丰臀摇曳,两条
修长的美腿前后交错,高挑性感的美人走起路来都风情万种。可慢慢的,她的脚
步停了下来。她突然意识到,和曹山的性爱让她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有些唯唯诺
诺,不像以前那么的坚定自信。正所谓身正不怕影斜,终归是心里有鬼。如果是
以前,哪怕从老师到学生都对她这个风情美人垂涎三尺,那些龌龊的男性编出各
种桃色新闻来羞辱她,意淫她,她都不怕。可现在不一样了,她出轨了,背着丈
夫和别人偷情,而那个人还是她的学生,以前的传闻都因为曹山而既成事实,就
像之前开会时她不敢据理力争一样,忍不住回过头对着男生伸出了手。

  「拿来。」夏瑶瞪了男生一眼,男生看自己那猥琐充满欲望的眼神让她恶心。

  当她带上耳机,按下播放键的时候,传来的声音让她犹如遭受晴天霹雳。那
是她的声音,却如此的陌生。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专注的听到自己叫床的声
音,性感、放荡、虽然只是简单的咿呀呀呀,却足以媲美世上最美妙的音乐。曹
山硕大的阳具插进夏瑶身体里,快速猛烈的抽插就像琴弓飞速在琴弦上摩擦,发
出诱人的乐章。她惊诧、骇然、悲伤、愤怒,夏瑶猛地揪下耳机,将录音笔狠狠
的摔在地上。她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漂亮白嫩的脸蛋上变得潮红。她不知
道是羞涩还是气愤。

  那男生却笑着捡起录音笔,然后说「没关系,还有备份在我电脑里,想听的
话我可以随时发给你。哦,对了,听说夏老师被停薪留职一个月,我也正好想休
息休息,就咱俩,来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怎样?旅行之后,我保证音频完璧归赵」

  「你,你休想!」夏瑶真的被激怒了。

  曹山看看表,快十二点了。给夏瑶打电话也不接,他去学校找,去车站,去
小饭馆都没有。曹山回到家,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灰白的天花板心里空落落的,
不是因为今晚没有美女相陪,而是他发觉虽然和夏瑶有了夫妻之实,但他根本没
有融入到夏瑶的生活中。虽然每晚两人身体融为一体水乳交融,他可以肆无忌惮
的享受夏瑶高挑雪白的少妇美体,夏瑶也享受他肆意青春的爆发力,但这又怎样?
夏瑶就这样从他眼前消失了,他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去找谁问一下。除了晚上的欢
愉,他和夏瑶就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毫无交集。想到这,曹山在担心的同时又
多了一份惆怅。

  第二天一早,曹山就被电话铃吵醒了,以为是夏瑶打来的,接起来却发现是
唐晶,告诉他她和江影已经到车站了,让他准备准备。曹山赶紧起床叠被,打开
窗户吹走一夜的浊气,洗脸刷牙收拾妥当,唐晶和江影已经出现在门口。

  「来,进来坐。」曹山将两人让进屋里。唐晶还是那副打扮,黑T恤,黑仔
裤,黑匡威帆布鞋,如果不是披肩的长发,圆肥的大屁股和胸前饱满隆起的乳峰,
就和男生没啥区别。相反,在唐晶的衬托下,江影简直如同天仙一样,上身一件
白色紧身T恤,搭配牛仔热裤,透出柔美妖娆的曲线不说,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
勾人魂魄,尽管已经是173的身高,雪白的脚上仍然穿着一双6、7厘米坡跟
的休闲凉拖,整个人看上去比模特还要盘整条顺。

  唐晶一屁股坐在架子鼓后面的鼓凳上,从包里掏出一副鼓槌,先练了练手,
江影坐在门口的圆凳上,修长的美腿交叠一起,笔直的小腿洁白无瑕,美嫩的小
脚挑着凉拖轻轻晃动着,交叠的大腿白皙粉嫩,热裤实在太短,整条长腿无比诱
人,曹山明知偷看不雅,但也忍不住瞟上两眼过过瘾。他知道夏瑶圆润笔直的美
腿是他喜爱的,曲燕粗壮的双腿,甚至1米9的王一梅那双长过一米的大粗腿他
都爱不释手,但像江影这样美丽无暇富有年轻女孩的魅力,没有一点瑕疵的美腿
仍然是无法抗拒的。

  「哎,江影,给曹山说说。」唐晶玩儿着鼓棒说。

  「哼,等他看够了再说呗。」江影笑着,一边说着一边用她魅惑的眼神瞥了
曹山一眼。

  曹山赶忙把视线从江影的腿上挪开,打趣道「好了,看完了,说吧。什么事
啊,神神秘秘的。」

  「是这样」,江影喝了一口水,对曹山说「我一朋友,他们酒吧找一个暖场
乐队,我想你有现成的歌,演出没问题,而且你和唐晶不都闲着吗,挣点钱呗,
来问问你的打算,要行的话我给人回话。」

  这是个好机会,反正闲着没事儿,可却又觉得在酒吧演出可不比在学校演出,
心里没底,便搓着手犹豫的说「我,我行吗?」

  「把吗收回去,有什么不行的?」江影可不像曹山那么唯唯诺诺,站起来走
到曹山面前,伸出修长手臂按住曹山的肩膀,美眸凝视着他说「你的歌完全没问
题,唱歌吉他都没问题,加上唐晶的鼓,加上我,保准火你信吗?」

  曹山望着江影,她的性格开朗,但相貌却温婉柔美,杏核般明媚双眸,小嘴
唇红齿白,加上坚挺小巧的鼻子,谁看了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她高挑又柔美,别
看苗条,可是纤腰翘臀,他的视线正对着江影敞开的领口,修长白嫩的脖颈下,
隐约两只美乳,竟然还有乳沟,曹山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他摸不清江影对他「动手动脚」的是暧昧呢,还就是当哥们的性格,但听她
说三个人却要问一问。「那啥,我和唐晶是俩人啊,你也要加入吗?你也会乐器?」

  唐晶在一旁像个电灯泡似的,似乎习惯了男人对身边美丽闺蜜的禽兽眼神,
只是小声嘟囔着「她也会打鼓,比我还好一些。」

  曹山在音乐这件事上还是挺坚持自己的想法的,他看了一眼唐晶,从她的眼
神中读到一丝不安和失落,便说「你知道我的风格,基本上我一个人一把吉他就
能撑起演唱和弹奏,需要的就是一个和我Level对的,能跟我在一起的鼓手
而已,唐晶做的很不错了,难道咱们乐队要一把吉他两个鼓手吗?」

  唐晶不知不觉低下了头,说「要,要不然,江影你和曹山配得了,反正你打
鼓比我好。」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不行。」曹山回答得十分坚定,不容置疑。「咱俩合作挺好的,换鼓手不
就乱套了。」

  「行啦」,江影直起身,两条修长的美腿交叠站着,说「唐晶,你是我最好
的朋友,我怎么能和你抢饭碗呢?」她扑哧一笑又打趣道「再说,你觉得我这双
美腿被挡在底鼓后面,观众会乐意吗?」

  「那,你做我们经纪人?」曹山仰头看着江影问道。

  「我当舞者怎么样?」说着江影做了一个标准的舞蹈动作,妖娆美丽。

  「舞者?我们俩人乐队还加一个舞者?」曹山张大了嘴巴问。

  「怎么不行?我都想好了,你们两人乐队除了美国的WhiteStrip
e,几乎没有这样的,而乐队有舞者的也非常少,有也都是大乐队,咱们玩儿个
性就玩儿到底,你们的音乐加上我在台上给你们拔份儿,绝对无敌,不信试试看?」

  夏瑶最喜欢Bossanova,曹山夜夜与她耳鬓厮磨,做爱的时候她最
喜欢听着音乐享受人间极美之感。曹山用几天时间就写好了一首Boosano
va的歌曲。他把吉他调成暖调的清音,加上一点点混响营造出迷离的美感,唐
晶也从包里拿出了鼓刷,合着曹山的轻弹跟进节奏将音乐变得丰满而富有律动,
她真的是曹山最好的搭档,鼓技是一方面,关键是她真的懂曹山。

  一段前奏过后,曹山娓娓道来:

              我怎么都不想睡

            天特别的亮夜特别的黑

              当我深深的呼吸

             心中充满想你的甜蜜

              想和你走在雨中

              想要你牵我的手

             傻傻的你不敢说爱

            而我也故意要你为我等待

             说不出有多么快乐

            还是不够这感觉这一切

             就好像飘在外太空

            别的星球只有我们存在

              喜欢和你在一起

             无聊的生命也变有趣

              让你听我的音乐

             分享在每一刻的心情

              在一起越来越久

              开始会对你在乎

             这感觉我们都明白

           只要你在身边日子就亮起来

  …………

  曹山唱着,手中的吉他将音乐填满,指弹的基础上,甚至还Bass才用到
的Slap的技巧用在吉他上,和唐晶的鼓点配合得天衣无缝。而此时,江影也
被这美妙的音乐迷住了,随着音乐起舞。一个瘦弱但帅气的主唱,一个尽职的鼓
手,在主唱身边萦绕着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子,随着音乐极其妩媚的扭腰摆臀,
沉浸在音乐里的三个人都幻想着他们正在酒吧的舞台上尽情表演,音乐让他们沉
醉,感动,江影的舞姿从妩媚到大胆,甚至在Bossanova的律动下,变
得热情甚至放荡,她时不时撅着圆翘的屁股往曹山身上贴,极尽挑逗之事。而曹
山被江影挑逗的忘乎所以,一脚踩上了循环Loop和延时放大的效果器,吉他
的和弦被拉长延伸,江影让自己妩媚的身体紧贴着吉他,摩擦出迷幻的音符,无
限飘渺,唐晶的鼓跟着接拍继续走,竟然将音乐的律动完好的保持着。

  「这,这首歌,是写给她的吗?」江影吐纳着气息几乎是呻吟的说着,不知
道是被音乐带入其中,还是存心要挑逗曹山,她的身体几乎都贴在曹山身上,柔
嫩的双手捧着曹山红得发烫的脸颊,轻声在他耳边问道。她真的太爱这首歌了,
她多希望能有一个男孩给她写一首一模一样的,那样的浪漫感觉能让她不顾一切
的爱上这个为她写歌的男生。后来,这首歌被他卖给了一个著名音乐制作人的女
儿,并在创作人一栏注上了那个女孩的名字,这首歌大火,也让女孩成了一个创
作歌手。

  「嗯。」曹山红着脸,只轻轻答应了一声。

  「那我要你在舞台上的时候,这首歌就是唱给我的好不好?我要你用对我的
所有热情和欲望唱这首歌给我,好不好?」江影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美妙的嘴唇
贴在曹山的耳垂上,声音越来越气若游丝,最后几乎变成了呻吟。

  「嗯,好」曹山完全被江影迷住了,胯下巨根直挺挺的立着顶在吉他上,手
臂已经结实的搂住了江影的纤腰。她穿着高跟鞋将近1米8的身高,而曹山才1
米6多,他喜欢女生对他身高的压迫感,而江影盈盈一握的纤腰很圆翘的美臀更
让他有要占有对方的欲望。

  ………………

  夏瑶昨晚在附近酒店开了一间房,想了一夜,她终于确定了一个问题——她
是真心爱曹山的。那不是柏拉图式的爱,不是海誓山盟山无棱天地合童话般的爱,
那是真实存在的爱怜,她喜欢曹山的歌,喜欢他帅气的外表,甚至更多喜欢的是
他胯下的巨根,喜欢他在床上民如永动机一般源源不尽的激情。曹山是能让她在
各方面满足的男人,尽管不能用一生耳鬓厮磨,她还是要回到老公的身边,在大
洋彼岸生活,但她要让和曹山交往的这段时间成为她下半生永不再见却可以时常
玩味的回忆。她也害怕,怕自己无法自拔,更怕两人的年龄差距,她已经30出
头了,而曹山才20多岁,她的美好青春不剩多少,而曹山虽然内敛,但从他的
故事中,他是一个对女人有极大杀伤力的男孩子,他的诱惑太多,而她的情敌一
定也非常多。但夏瑶想通了,只求拥有又何必计较太多?哪怕张宁来了又怎样?
只求曹山对自己好就可以,不要有别的女孩和他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可以了。
夏瑶虽然在精神和肉体上都背叛了丈夫,但她却不允许自己的小男友背叛自己。

  夏瑶早上就退了房,然后抱着会情郎的心态回到小楼,远远就听到了曹山唱
歌,是她最喜欢的Bossanova,有一次做爱的时候曹山在她身体里第一
次射入了精液,他说作为补偿要给夏瑶写一首她最爱的Boosanova歌,
难道就是这首吗?如果是的话,那这首歌就是他们爱的结晶了?到楼下她听到吉
他变得迷幻难懂,也没了唱歌的声音,但夏瑶还是满怀欣喜的要赶快回到他身边,
听他亲口为自己演唱,就像两人的第一次暧昧,他给自己唱歌一样。

  夏瑶满怀甜蜜的几乎小跑到曹山的门前,她的心突突直跳,虽然只是一晚没
见,却如隔三秋,她知道这是爱的相似,情的苦盼,她最希望的就是见到曹山,
然后听她唱歌,唱到动情处,就算是白天她也要奋不顾身的和曹山脱光衣服疯狂
的做爱,她真的想他了。

  可到了门口,见到曹山,与之相伴的还有晴天霹雳!她万万没想到,曹山竟
然和另一个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比她苗条,和她几乎一样高挑的女孩子紧紧相
拥。她愣住了。

  曹山和江影已经紧紧的搂在一起,几乎就要亲吻,按照这股激情燃烧,当着
曹山的面两人肏屄都是可能发生的。还是唐晶看到了门口失魂落魄的夏瑶,惊得
鼓刷掉在地上,节奏戛然而止,只剩下吉他声在效果器放大下不断的轰鸣,刚刚
还是迷幻飘渺的乐声此刻却变得异常的刺耳。

  江影看到唐晶表情不对,转过身看到夏瑶对自己喷火的眼神,「夏老师」三
个字还没说出来,夏瑶已经满眼愤怒急的一跺脚消失了,紧接着是隔壁嘭的摔门
声。

  「夏瑶,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你听我解释啊。」曹山看到夏瑶又惊又
喜,紧接着是惶恐不安,他赶忙丢下江影,追了夏瑶过去。

  曹山使劲拍打着夏瑶的房门,大声叫着说「夏瑶,你,听我解释啊,我们没
什么,我们乐队加了一个舞者,我们排练呢,真的,不信你问问江影啊。」可房
间里没有反应。

  「夏瑶你听我说,昨天我都担心死你了,可你关机,连个电话也不回,到底
是怎么了嘛?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任凭曹山在门外大叫,夏瑶在房间里啜
泣,刚刚的欣喜已经烟消云散,对比自己小近10岁的曹山又产生了隔膜甚至厌
恶,他一晚上没见我,第二天就抱着另一个女孩子,他只顾着自己担心,可又知
道我受了多大的委屈?

  「曹山,你给我听好,说就因为你,在舞台唱那首歌,还让我上台,全校都
知道了,学校给了我处分,你高兴了吧!」

  曹山没想到原来夏瑶因为自己被处分了,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她,这时唐晶
和江影也出来了,一起解释「夏老师,我真的没和曹山怎样,我们真的想要在乐
队里加个舞者,我们排练呢,真的,我们都约好了去酒吧唱歌赚钱,这首歌就是
曹山写给您的。」

  门猛地被推开,夏瑶拎着行李箱往外走,曹山一把抓住她的手,几乎是哀求
着说「夏瑶,你不要走好不好,今天真的是误会,我真的不知道你受了委屈,你
去哪儿啊?」

  「不要你管!你们一起跳贴面舞吧!我一个已婚妇女怎么受得起你?我真的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男生,算我瞎了眼,我,我竟然和你,你放手吧,你有大把的
青春,我真的和你玩儿不起!」说着,夏瑶挣脱了曹山,冲了出去。

              

[ 本帖最后由 柔福帝姬 于 2014-8-15 09:0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