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momo 发表于 2014-08-07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北京混生记】(08)

  作者:Fkmomo

         2014年/8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文章内容纯属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绝对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

  浴室门外的声响惊散了这对野合鸳鸯。

  这大白天的,就算是夫妻,在公共浴室光着身子啪啪的肏,也不是什么光彩
的事,何况是师生之间的不伦之爱。刚被干得腿软站不起来的夏瑶超麻利的跑到
浴室外间,用极快的速度擦干身子,穿上衣服,快到曹山都没来得及好好欣赏她
雪白高挑成熟的裸体,就让她从一个光屁股挨操的骚货瞬间变成了端庄教师的模
样。

  穿好衣服的夏瑶急不可耐的要夺门而去,拉开门的一刹那,她板着脸又略带
惊慌的回过头冷冷的说「你等会再出去」然后推门而出。

  听着夏瑶白脚趿着拖鞋啪啪的脚步声,曹山不紧不慢的擦干身子,穿好衣服,
出门之前曹山扒着门上的玻璃往外看了看,一楼空场前稀拉几个人似乎是不是的
正往二楼上看。几个老爷们自从夏瑶搬过来,不,在曲燕还在的时候,甚至张宁
来住的那几天,都少不了被这帮糙老爷们的目光强奸,夏瑶这美艳少妇可要比他
们家里的臭娘们强一万倍,看夏瑶一眼都要比肏他们老婆一宿要爽得多。

  还有两三个老娘们坐在一起扯闲篇,也时不时扭头看二楼说说笑笑。矮矮瘦
瘦的南方女人是市场卖小家电山寨手机的,她老公比她高不了多少,也是瘦猴似
的。高高胖胖的女人大屁股比脸盆还大,足有1米8往上,保守估计和王一梅差
不多得有1米9了,长着一张巨土的村妇脸,听口音像是山东人,她和老公在市
场卖肉。大女人家里的电视是瘦猴卖给她的,曹山因为大女人傲人的身高和一堵
墙似的身板和门柱一样粗圆的大白腿注意过她,却偶然发现大女人和瘦猴有一腿,
瘦猴曾跟着大女人前后脚进了女厕所,大女人把大肥腿叉的开开的,大肥屁股厥
得低低的,瘦猴还得踮着脚尖抱着她大屁股干她。而大女人的老公山东大汉,也
和瘦猴的老婆不干净,大汉喜欢把瘦女人揉成团搂进身体里猛操到瘦女人忍不住
哀求,他1米9的大老婆可满足不了山东大汉这个愿望。另一个娘们是市场卖菜
的,长相气质在这帮糙老娘们里算是靓丽的风景线,她老公是个瘫子,一个女人
照顾丈夫拉扯孩子,如果没有邻居的帮忙,怎么能渡过难熬的日子呢?

  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们似乎也有性的糜烂一面,这是人性的本能,与那些换妻
嫖妓的高等人相比,只是人的品相稍有差池,玩儿的刺激感可一点不比那帮高等
人差。当然,此刻,她们几个只是曹山目光所及之处的人影而已,曹山想了想,
还是别找关注了,虽然和她们素昧平生,但跟着夏瑶这个漂亮女人前后走出浴室,
免不了要成为她们的谈资。于是,曹山身手敏捷从浴室窗户翻进自己的房间里,
而后整理一番,光明正大的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片身轻轻推开了夏瑶的房门。

  房间里开着空调,一阵冷风混杂着咖啡的浓香沁人心脾,音响里Bossa
nova的音乐入耳难忘。夏瑶端着咖啡随着音乐的律动轻轻摇曳着高挑性感的
身体,干练的短发还没有干透,湿漉漉的透着性感,而更性感的是她那身黑色紧
身连体的短裙,上身是贴身吊带的形状,白玉无瑕的香肩长颈,夏瑶侧身背对着
曹山,也能看到那呼之欲出的丰美半球。针织的面料贴合着她诱人的身段,展露
出美背,纤腰,丰臀。用花瓶形容女人似乎是贬义,见到性感的夏瑶才知道这是
对完美身材女人莫大的赞美。那柔软的腰身,带动圆润翘美的大屁股轻轻摇摆,
裙摆只到她大腿根,下面露出修长雪白的美腿。白嫩的脚丫穿上了浅口乳白色的
休闲鞋,性感的白脚几乎都在外面,矮矮的坡跟也能让夏瑶完美的身形显得更完
美,修长的美腿显得更修长。由于长期站讲台的原因,夏瑶的小腿虽然修长,但
小腿滚滚的圆肉从脚踝开始长起来,有些圆圆粗粗的,可能有些人不喜欢这样白
萝卜似的腿型,但曹山却是喜欢极了。

  「干什么来了?」夏瑶开玩笑的口吻说着,弯月一样的双眸笑眯眯的看着曹
山,顺手递过来一杯咖啡,这是为他准备的。

  「怎么?刚那里都让我进去了,现在倒不欢迎我了?」曹山结果咖啡轻轻抿
了一口很温柔的说,他就站在哪里,但看着夏瑶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欲望的火焰。

  「讨厌,能不那么下流嘛。」夏瑶笑着伸出纤长的手臂,轻轻捶打了他一下,
却被曹山把她的嫩手抓住,顺势将她揽入怀中。

  瘦小的曹山拥抱着身前高挑不失性感的夏瑶,无论从年龄还是身高来说看上
去都很不般配,但这并不影响两人的耳鬓厮磨,曹山感受着夏瑶美艳柔软的身体,
每一处肌肤每一个曲线都散发出足够的性感,吹弹可破的肌肤映衬着白嫩如牛奶
的一样。他搂着夏瑶的纤腰,她圆翘的屁股贴在曹山的小腹处,他硬梆梆的大鸡
巴顶在夏瑶的大腿根上。曹山享受着夏瑶这个明星都自叹不如的尤物,而夏瑶更
享受着曹山从手臂,从胯下传递出来的混杂着青春气息的雄性荷尔蒙。

  夏瑶和曹山就这样随着曼妙的Bossanova轻轻摇摆,夏瑶把手放在
小腹处曹山抱过来的手上,她扭过脸轻轻的问「曹山,你觉得我这样好吗?」

  曹山先献上一个吻在她的脸颊上,温柔的说「当然,你美极了。」

  夏瑶轻叹一口气,说「唉,你才多大,我都已经过了30岁了,青春的尾巴
就要从指尖溜走,又能漂亮几年呢?」

  曹山抓紧了她的手说「女人的美是一辈子的,我也会爱你一辈子的。」

  夏瑶苦笑一声说「你呀,懂得什么叫爱呀。对我只是好奇罢了。和老师在一
起很刺激而已。你说,如果我不出国,我们会长久吗?」

  曹山斩钉截铁的说「当然,如果你不抛弃我,我怎么会抛弃你?」

  「那你的女朋友呢?你会为了我放弃她吗?」

  夏瑶的这句话让曹山在脑子里飞速对比两个女人的优劣,一样美貌,一样高
挑,一样有性感的身材,一个年轻,一个风情万种,各有千秋。但是,男人都会
选择到手的这一个。于是他没迟疑多久,狠狠的点了点头。

  但夏瑶还是捕捉到了曹山片刻的迟疑,她理解。她一百个看不上张宁,有一
部分原因正是她是曹山的女朋友,虽然在学校夏瑶作为一个老师,不会想到日后
会和自己的学生迈出这一步,但对曹山的欣赏还是有的,当然也就对他的女朋友
张宁产生敌意。而自己在学校的传闻,也让张宁在捕捉到夏瑶的敌意的同时,把
她的敌意也传递给对方,这才造成了互相水火不容。更重要的是,自己是有夫之
妇,又是他的老师,连竞争的资本都没有。她知道曹山对自己有意,她这样的女
人,哪个男人会视若无睹呢?而自己也喜欢曾经校园风云人物的曹山,说好听点
情投意合,说不好听点各取所需。夏瑶高挑成熟的身材和她在床上矜持又不失热
情的表现是给曹山额外的惊喜。而曹山的鸡巴又何尝不是给她一份特别的礼物呢?

  曹山看到的桌子上的一叠英文文件,问她「这是你的出国手续吗?」

  夏瑶点点头,说「基本上差不多,最长半年,最短一个月之后。」夏瑶感觉
到曹山抱得自己更紧了,便笑着问道「怎么?失望了?」

  曹山有些委屈的说「你刚才问我那些话,我真以为你不走了。」

  夏瑶转过身,一双纤美白嫩的手臂轻轻搭在曹山的肩膀上,额头抵住他的额
头,温柔的说「傻孩子,我走之前,我都是你的。」说完,嘴唇已经吻上了曹山
的嘴。这一吻就像开启了性的能量库,两人贴得更紧,四只手臂胡乱在对方的身
上抹上摸下,夏瑶扬起头,把脖颈、嘴唇和耳垂交给曹山的嘴唇与舌头,又很贴
心的将圆翘的屁股向后撅起,好让自己的身高不影响曹山的亲吻。

  曹山伸手将夏瑶的紧身短裙拉起,里面什么都没穿,夏瑶雪白的裸体在黑色
短裙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白皙无暇,肥嫩的臀丘,柔软的腰身还有那坚挺的美乳,
都成了曹山的玩物。夏瑶的手也没闲着,伸进曹山的裤衩里,抓住已经硬到不行
的巨大鸡巴不松手。

  一阵拥吻之后,夏瑶已经一丝不挂,黑裙子扔到地上,曹山也只有一条裤衩
已经退到脚踝上,粗硬的大鸡巴直挺挺的立着,被夏瑶青葱似的嫩手套弄着。

  夏瑶捋了一下被曹山弄乱的头发,嘘嘘喘息着说「曹山,我不奢望你和我好
一辈子,我只求你别抛弃我。就算张宁回到你身边也一样,好吗?」

  曹山不说话,只是很坚毅的点了点头,以表决心。

  「如果张宁回来了,你还会这样对我吗?」夏瑶问着,曹山点点头。「我要
你成为我能霸占的张宁的男朋友,好不好?我要偷她的男人,我要她的男朋友睡
我,好不好?」曹山听到张宁的名字,霎时间有些恍惚,但听到夏瑶说出这么不
要脸的话,又觉得很刺激,更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要张宁男朋友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里,给我带来快感,好不好?」夏
瑶微闭着双眼,伸直长长的脖颈,似乎在呓语着,她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张
宁你不是骂我骚货吗?那我就骚到你男朋后鸡巴上。

  夏瑶把曹山抱得更紧,喃喃的说「我知道在学校传了我很多乱七八糟的事,
但我向你保证,你是除了我丈夫之外的第二个男人。不要去想和我厮守一辈子好
吗?我总是会走的。但自从你在学校舞台上给我唱歌,不,在你房间里第一次给
我唱那首歌的时候,我就认定了,我要和你好好过一段难忘的日子,我想把这短
短的几个月交付给你,好吗?我知道你是别人的男朋友,我也是别人的妻子,但
我真的想和你两个人好好在一起,以后成为我们永久的回忆。你向我保证,除了
我你不要和别的女人来往,我是很容易嫉妒的人,好吗?」

  夏瑶的一席话,说的曹山有些懵,但明白接下来一段日子,可有好逼肏了。
他又点了点头。

  夏瑶似乎不满意曹山的反应,她捧着曹山的脸,一字一句的说「曹山,如果
你答应我,我就做你的女人,如果你不答应,现在就出去,好吗?」

  曹山是个男人啊,是个雄性动物,怎么可能放手已经光着身子的夏瑶呢?况
且刚才在浴室里做爱,夏瑶是到了高潮,可曹山还没射呢。他无比坚定的点了点
头。

  让曹山没想到的是,惊喜来得竟如此强烈,夏瑶竟然俯下身子蹲了下去,然
后仰望着他,张开嘴巴,将曹山的鸡巴含进嘴里。当龟头进入夏瑶湿润的口腔那
一刹那,曹山幸福的有些晕眩了,他扶住夏瑶的头才不至于倒下。看着夏瑶高挑
洁白的少妇,光着身子卑贱的蹲在自己胯下,他万万没想到,夏瑶这么高贵典雅
气质非凡的人妻,竟然能这么下贱的给自己舔鸡巴,我操!!太他妈舒服了!!
曹山仰着头,心里狂叫,长舒了一口气。

  夏瑶双手环抱着曹山瘦小的身体,淫荡的撅着圆美翘臀蹲在男孩身下,修长
的美腿大大分开,她的脸正对着曹山的裆部,她自己都不敢想象,怎么就这样淫
荡的做出如此下贱的举动。如果不是曹山的鸡巴足够长,她的脸几乎就贴在他的
小腹上。她并不骚浪,甚至很传统,曹山那又硬又粗的大家伙就在她面前前后蠕
动,自己的嘴巴被撑开,任由曹山的阳具在自己嘴里进进出出,夏瑶此刻觉得自
己就像是妓女一样满足顾客的要求,用最不要脸的招数来满足男生的欲望,这多
么难为情啊,可又觉得很刺激。

  夏瑶笨拙的为曹山口交着,如果不是她雪白高挑成熟的裸体无比骚浪的姿势
蹲在曹山面前,曹山肯定受不了夏瑶的牙齿一次次刮在敏感的龟头上那钻心的疼
痛,但女神老师肯下贱的给自己服务,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曹山不知道,他的鸡巴,是夏瑶嘴里容纳进第一个男人的阳具,夏瑶把嘴巴
的处女交给了曹山。夏瑶想给曹山一个交代,她尽管香艳动人,是个男人都无法
拒绝的艳丽少妇,可总觉得30岁的自己配不上20出头的曹山。夏瑶的丈夫从
来没有过口交的要求,她更不会在丈夫面前淫荡的要吃鸡巴,也没有那样的欲望。

  还是她的同事,也是她的闺蜜孔梅让她知道了男女之间竟然还有用嘴套弄舔
舐对方下体的方法,美其名曰口交。孔梅是学校有名的冷美人,可和丈夫玩儿的
却很开。孔梅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和夏瑶却无话不谈,她和夏瑶说,男人的棍
子吃起来才过瘾,夏瑶还骂她说什么形容词都想的出来,下面接触还叫吃。而当
孔梅告诉她就是用嘴巴吃男人肉棒,让肉棒塞进嘴巴,把嘴巴当阴道弄的时候,
夏瑶毁尽三观。孔梅还告诉她,有机会一定要试一下,热乎乎的肉棒塞进嘴巴里,
滑嫩的口感绝对是不同寻常的享受,而且对男人来说,女人为他口交就是能最大
满足他的征服感,保证对你死心塌地,她那个开火车的老公就是被自己的口交技
巧弄得服服帖帖的,工资奖金悉数上交。

  夏瑶在曹山鸡巴从嘴里抽出的空档,羞答答的小心翼翼的挑眼看了眼曹山,
从来没见过曹山那么的忘情,仰着头闭着眼,嘴巴直嘬牙花子吸溜气,他的一双
手胡乱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头发都给弄乱了,瘦小的身体带动硕大的鸡巴在自己
嘴巴里进进出出,夏瑶看在眼前,就像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男人鸡巴肏一样,她忍
不住嘬了一口龟头,用舌尖轻轻挑了挑马眼,曹山马上浑身都颤抖起来。

  夏瑶看着曹山忘乎所以的样子,可爱又调皮的用嘴巴挑逗起巨棒起来,那是
女人的本能,她将鸡巴吐出,微启朱唇,伸出舌头,用舌尖舔舐他的阴囊,而后
舌尖从阴茎底部一直滑到龟头,又轻轻的吻着硕大红得发紫的龟头,轻轻的吸了
进去。

  「啊……」曹山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鸡巴在夏瑶嘴巴里抽插的速度明显增
大。可这下夏瑶可受不了了,鸡巴猛烈的撞击着她的上牙堂,甚至几次溜进了口
腔深处,顶到她的嗓子眼,夏瑶忍不住干呕起来,霎时间眼泪充盈了眼眶。

  孔梅说的没错,男人最喜欢女人为他口交,吃鸡巴的感觉也很好,可曹山的
鸡巴实在太大,撑得她嘴巴合不上,都有些疼了,与此同时下体瘙痒空虚的感觉
越来越强烈,嘴巴被插得难受,可下面空虚着更难受,她看着曹山硕大的鸡巴在
自己嘴里进出,而下体却从未有过如此的渴望。

  她轻轻推开曹山,将鸡巴吐出来,湿淋淋沾满口水的大鸡巴直挺挺的,还不
停上下跳动着,她仰着头,眼里的泪花和嘴角的口水完全不同于平时她女神的气
质,看上去更加楚楚可怜。

  「小宝贝,姐姐弄得舒服吗?」夏瑶也不知怎么的说出的话让自己都觉得肉
麻。

  她性欲高涨,曹山更受不了了,拉她起来,一下子抱住了夏瑶雪白的裸体,
忘情的亲吻起来。高挑的夏瑶和曹山还是有一定的身高落差,夏瑶要稍稍低头叉
腿,而曹山要稍稍踮起脚尖才能让两人的嘴巴吻在一处,两个人的舌头在口腔里
翻滚,预示着两人肉体即将发生的动作。

  曹山的手不停的在夏瑶饱胀雪白的双乳上尽情搓弄,又游走到她的腰身和翘
臀,使劲抓着她丰腴的臀肉,抓得夏瑶雪白的皮肤泛起红红的指痕,有些疼痛,
却有十足的快感。

  「给我,要我,好吗?给姐姐吧,啊……」夏瑶被曹山弄得性欲高涨,两人
拥吻着从地上转着圈挪到床边,双双躺了下去。

  夏瑶急急的,蹭到床上,想躺着张开双腿等待曹山压在她身上,可曹山却一
把将她翻过身,「姐姐,我的好姐姐,我要从后面,干你!」

  夏瑶的身体被曹山摆弄着,慌乱的想着怎么能像个下贱的女人那样撅着屁股
让男人像肏母狗一样肏自己,可不容她反抗,曹山已经跪在她的身后,双手揽住
她的纤腰用力一提,她的大屁股就撅了起来,紧接着,她感觉滚烫的龟头抵住自
己柔嫩的阴户,马上就感受到了那解渴的肿胀感——夏瑶的骚屄已经汁水淋漓,
加上刚在浴室已经有过一次性交,曹山硕大的鸡巴顺利的滑进了她的阴道里。

  和曹山做爱,才让夏瑶觉得自己结婚这么多年真的是白活了,和丈夫做爱总
是一个经典体位,两人略带羞涩,平时相敬如宾在床上也不敢放荡,男人射精就
会到高潮,但夏瑶之前还真的很少从丈夫身上得到满足,他们都是为人师表的知
识分子,在性方面太放不开了。可和曹山不一样,不仅吃到了男人的鸡巴,更发
现,原来背入式插得是那么的猛烈,那么的尽情。刚才在浴室,她是站着的,曹
山虽然从身后将鸡巴插进她的身体,可两人的身高差距还是不那么的过瘾,可现
在,夏瑶雪白的裸体跪在床上,肥硕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撅起,整个阴户都暴露给
了身后的曹山,而曹山的大鸡巴顺势全都插了进来,一杆到底,直抵夏瑶阴道深
处柔软的肉垫上。

  「啊……姐姐,受不了了啊……太深了,啊」夏瑶空首几年的阴户才经过曹
山两次开启,哪受得了如此猛烈的攻击,在大鸡巴的猛烈抽插下,她忍不住浪叫
起来

  「姐姐,我的好姐姐,我终于肏到你了,我终于把鸡巴塞进你阴道里了,姐
姐,你大屁股好白好大,」曹山抓着夏瑶的雪臀一刻不停的攻击着胯下女神那香
艳多汁的私处。

  「你要姐姐吗?好弟弟,要姐姐吧,姐姐整个人都是你的,弄死姐姐吧。啊,
啊,啊啊」

  夏瑶浪叫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本不敢这样,因为小楼的隔音一点都不好,两
人又是孤男寡女,被人听到难免沾染是非,可在强烈的性交快感下,夏瑶已经不
顾上控制自己了。她的胸脯紧贴在床单上,屁股却高高撅起,柔美的腰身形成无
比诱人的S型曲线,修长的美腿大大的叉开,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屁股的高度和
曹山瘦小的身躯相配合。

  从窗外望去,这个破败小楼的屋子里,却是满满春光。柔软的床上,身材高
挑的美少妇将修长洁白的躯体跪在床上,修长的美腿大大叉开,圆翘的美臀高高
撅起,身后瘦小的男生比夏瑶还要小一号,挺着与身体不相符的巨大阳具狠狠插
在少妇柔嫩的阴道深处,发出啪啪的声响。

  曲燕的屁股又肥又白,双腿又长又粗,可身板壮硕了很多,比她大一号的王
一梅更不用多说,肏她跟肏骆驼一样。沈思的身材没得说,更高挑更苗条,可屁
股却略显消瘦。几个女人都没有夏瑶的身体那么的完美令人垂涎欲滴,修长的美
背,纤细的腰身,却拥有又圆又翘白花花的美臀,曹山抱着这个美少妇足以诱惑
任何男人的大屁股,狠狠的操着胯下的美人,水蜜桃一样的粉嫩雪白的大屁股挑
逗着他身上所有男性的刚烈,所有激情都运用在简单直接的活塞运动上。

  不知道肏了多久,总之夏瑶已经被曹山肏得崩溃,她撅起的大屁股中间,淫
水像溪流一样源源不绝的流出,而她自己都没发现,竟然忘乎所以的泪流满面。

  「啊,啊,啊,不行了,姐姐受不了了啊,我快,快死了。啊。啊。啊」夏
瑶忘情的大叫着。以前她的阴道常常刚缩了一下,就箍得丈夫的鸡巴忍不住射精
了,可此时她的阴道早就已经缩得紧紧的,可身后曹山的大鸡巴还孜孜不倦的猛
烈运动着。她听孔梅说过,会玩儿的男人会贴着女人的阴道壁,找到阴道顶端的
一个小肉蕾,那是女人的G点,划过去快感更强烈。可曹山那又粗又硬的大鸡巴
哪用得着找啊,它把自己的阴道撑得大大的,整个鸡巴塞满阴道壁,从阴蒂到G
点连同阴道最深处最宫口的肉垫,全都照顾到了。

  「啊,姐姐,你好美,你好漂亮,我要娶你,我谁也不要了,我就要你,我
就要你,你离婚嫁给我吧,我伺候你一辈子。」

  「啊,啊,好弟弟,可你女朋友张宁呢?你爱她啊,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
啊,啊,啊」

  「不要,不要,我就要你,我要天天和你在床上做爱,我要干死你。干死你!」

  曹山发疯一样的狂草着夏瑶,而夏瑶终于控制不住了,她几乎是哭着大声浪
叫着,呻吟着。「不行了,不行了,姐姐快死了,啊,啊,啊,啊啊……」夏瑶
的叫床声一浪高过一浪,阴道深处一阵无比剧烈的痉挛,几乎让她昏死过去。她
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强烈的高潮快感,这股高潮像台风像巨浪,掀起身体里不知
道从哪而来的滚滚热流一股脑的像撒尿一样喷散出去,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
颤抖着,阴道紧紧的收缩,几乎要把曹山的鸡巴攥出油来。

  「啊……」夏瑶和曹山同时发出快感迸发激情冲天的吼叫,夏瑶埋着的头不
停的甩动,如果她是长发的话,那将更诱人,纤美的腰身带动圆润的美臀不停痉
挛似的剧烈机械性的抖动,她被干得潮吹,她甚至不知道什么叫潮吹,只感觉体
内犹如巨浪翻滚,硕大的阴茎塞得她满满的,可身体里却犹如掉进黑洞,眩晕而
更加空虚,渴望更猛烈的插入。而曹山也被诱人娇美的夏瑶挑逗得到了高潮顶端,
他猛地抽插十几下,而后猛地将鸡巴狠狠塞进夏瑶的阴道深处,顶的她整个身体
往前挪了好几厘米。

  「啊……不要……」夏瑶意识到曹山要射精了,她想制止曹山的精液射进自
己的身体里,她是有丈夫的女人,丈夫又远在国外,如果怀孕了那就全完蛋了。
可在巨大的快感之下,她控制不了身体,就在欲言又止的时候,浓浓的精液像白
色的火焰一样烧进夏瑶的身体里,霎时间和阴道里的淫水相结合,填满了她空虚
的阴道。

  夏瑶整个身子完全僵直,雪白的皮肤已经变得绯红,她大大张开嘴,眼睛里
满是泪水,被肏的完全没有了形象,如此强烈的快感让她忘乎所以,她想叫却叫
不出声音,直挺挺的撅着大屁股喘着粗气。

  曹山抽出湿淋淋的肉棒,夏瑶又颤抖了许久才瘫软下来,曹山赶忙将她揽入
怀中,夏瑶不知道为什么躺在曹山怀里竟然哭了起来。不知道是在高潮之后巨大
的空虚让她想到了对丈夫的背叛,还是和自己学生不论之交的懊悔。

  此刻,窗外男生忿忿的蹑手蹑脚来到窗台,从堆在窗台上不起眼的破布里,
抽出了小型录音笔。

              【8019】

[ 本帖最后由 柔福帝姬 于 2014-8-7 21:2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