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14-04-15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07.

  丝袜的丢失,让杨晓蓉陷入了恐惧中。学校中,女生女教师丢失内衣丝袜,
本不是稀奇的事情,几乎每个学校的女生宿舍,都是恋物癖人士流连的场所,即
使自己的丝袜都丢过好几次了。可是自己的肉色连裤丝袜在自己的房间里,被人
就这么大模大样地取走了。这门锁真的形同虚设了!

  杨晓蓉恐惧地看着自己的房间四周,教师的宿舍房间也不大,只是一个房间,
床和书桌都在一起,独立的一个卫生间,就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也没有了安全
感。杨晓蓉的联想能力又不由自主的发挥起来,她幻想着一个陌生的神秘男人,
就这么打开了自己的宿舍房间门,像回家一样,在自己的房间里私下浏览,然后
看中了自己放在洗衣篮里的肉色连裤丝袜,像取走自己的东西一样,将肉色连裤
丝袜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杨晓蓉努力甩甩头,想把自己脑子里的画面清空,自己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
富了,自己吓自己可不好玩。她接着又反锁了门,看着宿舍卧室的墙壁,心中莫
名的恐慌,总觉得随时会进来一个人取走自己的丝袜一般。

  杨晓蓉突然感到很孤独,如果老公方伟在的话,还有可以说话的人。可是自
己丢了裤袜,跟老公说,也太丢人了。能和自己聊私密话题的,也只有马晓玲了。
杨晓蓉突然想到了马晓玲,这个自己在学校里算得上最贴心的密友。

  杨晓蓉打开手机拨了号码才开始后悔,都晚上了,这么打扰她,是不是不太
合适。毕竟江楠可能和老婆在一起呢!

  挂断也来不及了,电话中出现了马晓玲的声音:“晓蓉,晚上了,有什么事
吗?”

  杨晓蓉只得回答:“晓玲,你有空吗,我想给你说点事。”

  “我在办公室准备学校的药品采购清单,现在没什么事了,你说吧。”

  “你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吧!”

  “没有啊,就说吧。”马晓玲隐隐感觉,杨晓蓉要说些不寻常的事情,就放
下了手里的工作,等着杨晓蓉把事情说出来。

  “今天,我的丝袜又丢了。这次不太一样……”

  听完杨晓蓉叙述的丢丝袜的过程,马晓玲心里暗暗埋怨江楠。这个色鬼,为
了杨晓蓉居然一点利害都不在乎,直接跑人家卧室拿丝袜,万一被发现,可不是
闹着玩的!

  “那样吧,今晚你到我房间,咱俩一起过夜吧。明天让江楠给你换把锁,这
你就安心了吧!”马晓玲也暗暗紧张,杨晓蓉万一发现是江楠干的,那该如何是
好。

  杨晓蓉不禁暗暗感激马晓玲,真是姐妹俩心有灵犀,自己其实就想提出来去
晓玲那里过夜的。现在感觉自己的门锁不保险,杨晓蓉还真是不敢一个人睡觉了。

  杨晓蓉赶忙同意了马晓玲的建议。这反而让马晓玲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先和
自己说丝袜被人偷了,说明没怀疑江楠,否则怎么能和自己说这事呢。接着自己
提议让江楠第二天帮忙换门锁,既然晓蓉也同意,说明她也没想到是江楠干的。

  这才算舒了一口气,马晓玲也不继续加班了,收拾下东西就离开了办公室。
经过高三年级组时,看到办公室亮着灯,往里一看,是江楠一个人在加班。马晓
玲来到江楠旁边,一拍他肩膀,埋怨道:“你胆子也太大了,怎么都跑人屋里了!”

  江楠脸微微一红,看着自己的妻子,却是一脸坏笑地把马晓玲搂到身边。马
晓玲上身是黑色的小外套里面穿着白色的紧身毛衣,腿上穿着粉色的紧身小脚裤,
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可以看到脚上是黑色的丝袜。江楠摸着自己妻子被修身紧
身裤提起来的美臀,坏笑道:“怎么了,晓玲吃醋了?”

  马晓玲故作生气的样子,却紧紧靠着坐在座位上的江楠:“吃醋?等你被抓
了,拘留时我可不给你送饭,让你连醋都吃不到。你也真是,胆子那么大,原来
晓蓉挂在外面的丝袜,你偷就偷了,现在居然跑她卧室里偷丝袜。前者可以说是
恋物癖,后者可以入室盗窃!”

  江楠也感到有些愧疚,只能讨好妻子:“好了,晓玲,我知道错了。我也是
忍不住嘛,没想到晓蓉性欲那么旺盛,被我qq上撩拨几下,就真是脱了内裤,真
空穿裤袜了。我也是好奇晓蓉那性器的味道,才把她丝袜弄来了。你闻闻看?”

  江楠一只手继续肆无忌惮地抚摸着妻子的美臀和大腿,一只手却打开抽屉,
把偷来的肉色连裤丝袜拿了出来。

  “讨厌,偷了我好友的裤袜,居然还拿给我看。你拿我当什么人了!”马晓
玲虽然装作生气,却把肉色连裤丝袜拿到了自己的手里,熟练地把丝袜袜筒套在
自己的手上,知道手掌能撑开裤袜的裆部。

  “大学时你和晓蓉都是属于冷美人的,一副遥不可及的样子。不过我很快就
发现你是外冷内热,要不我这流氓也采不到你这凤仙花。可是晓蓉一直都是冷冰
冰的,保守的很,可没想到,居然那么淫荡啊。撩拨几句,居然穿着丝袜自慰了。
还是在办公室。太刺激人了!”

  马晓玲看了看手中的裤袜,说道:“裆部都硬了,是淫水干了痕迹,晓蓉怎
么回事,那么多水,真是饥渴极了。你这家伙也是,听你的口气,你现在后悔了?
后悔当初选了我,没选晓蓉?”

  江楠这时却是很认真地说:“这是什么话。怎么会后悔呢,从我选了你做老
婆,我就没有后悔过,我对天发誓!”

  听到江楠这么说,马晓玲也感动了:“真的吗,老公。你一直都没有后悔?”

  江楠立马换做一脸的奸笑:“当然不后悔了,玩你可比玩晓蓉过瘾的多。她
恐怕没有你那么多的花样来搞嘛!”

  “去你的,坏男人。找我就是为了满足你的禽兽欲望,小心我把你咔嚓了。
呵呵呵,对了,今晚你就拿着晓蓉的连裤袜打手枪吧,晓蓉被你吓得一个人不敢
睡,只能跟我睡了!”

  “什么,太不像话了,哪有这样的,自己害怕,就抢走别人的老婆,剥夺我
插自己老婆的权力。”江楠一副气愤的表情。

  看到江楠这滑稽的表情,马晓玲笑得花枝乱颤:“这还不是你的流氓行为惹
得,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吃,拿着你的女神的丝袜好好反省吧。”

  一番打情骂俏后,马晓玲喊着杨晓蓉回到自己的房间。两人的房间大小都一
样,布局也差不多,只不过马晓玲的床,比杨晓蓉的床大了足足一倍,是双人床。

  杨晓蓉自己的卧室因为是单人床,就还放了一个沙发,平时可以坐沙发上。
马晓玲的是双人床,没了放沙发的空间,晓蓉一看,除了床没有其他可以躺的地
方了,就说道:“江楠那边有没有行军床,我去找个行军床简单睡一宿吧。”

  和杨晓蓉的高贵冷艳不同,马晓玲笑起来风情妩媚:“怎么,这双人床还睡
不下咱们俩。和女人睡一起你还怕什么,怕我吃你豆腐?”

  马晓玲一边说,还故意走近杨晓蓉摸摸她的美臀。吓得杨晓蓉往后躲:“你
这疯丫头,我哪是哪个意思,我是觉得和你挤在一起,给你添麻烦。”

  马晓玲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去你的,你我那么好的姐妹,我会怕麻烦,
就不喊你过来了。你要是不肯睡床上,那我去你屋睡,好了吧,万一半夜进来个
流氓对我干什么,你帮我去跟江楠解释!”

  杨晓蓉还好说什么,换了睡裙,和马晓玲一起躺在了穿上。两人关系好的很,
就连睡裙都是一起买的,杨晓蓉选了黑色的短袖睡裙,而马晓玲买的是粉色。为
了保持美腿,两人还都穿着紧身美体的踩脚裤,都是上次一起网购的打底裤,今
晚两人穿的都是黑色踩脚打底裤袜。

  “怎么,你也天天穿着美体的紧身裤袜睡觉?”杨晓蓉问道。

  “是啊,和你不能比,你是怎么吃都不胖,可我多喝一口水,这肉就出来了,
尤其是腿上,不注意就会长肉。”马晓玲和杨晓蓉凑近后,说道。

  杨晓蓉摸了摸马晓玲黑色踩脚裤袜包裹的美腿,说:“你这也不胖啊,还没
我腿上的肉多呢!”

  “是吗,我摸摸看,不对,你只摸大腿,咱俩大腿是差不多,可是你捏捏我
的小腿,我小腿肉可比你多,小腿一粗可就麻烦你,成了日本女人的萝卜腿,难
看死了。”马晓玲摸摸杨晓蓉的大腿,又捏捏她的小腿肚子,说道。

  杨晓蓉小腿肚子一被捏,笑骂道:“你那么用力干吗,捏得我小腿酸酸的。
你可真行,腿上长点肉就担惊受怕,难不成你家江楠就为腿上这点肉,休了你不
成?”

  “切,你以为江楠多好。他就说过,娶我就是看上我的美腿了,告诉你个秘
密,他最爱的就是我穿丝袜的美腿。每次和我在一起,我不提,他都会摸我的美
腿,尤其是让我穿上丝袜来摸,长了几两肉,都能查出来。”

  “男人怎么都这样,盯着女人的腿不放。记得那偷我丝袜的变态么,就是老
惦记我的腿,想到自己的丝袜被那男人偷走,我不但生气,我的腿肚子都发酸。”

  杨晓蓉若有所思的说话,让马晓玲听了笑得花枝乱颤:“晓蓉,你啊你,那
还不是你的美腿太迷人了。说实话,江楠就开过玩笑,若不是方伟先娶了你,他
肯定要追你的。我问原因,他就说,咱们俩相比较,你的腿更美,你说气人不气
人!”

  杨晓蓉一听就不好意思了:“这江楠也是,怎么能说这话,我还当他是好朋
友呢,怎么能这么对你。再说,你可比我漂亮多了!”

  “得了吧,不要高抬我了,大学时咱俩走一块,那次不是你的回头率高过我。
我认命了,有你在,我只能做第二美人儿了。江楠也就是嘴上花花了,有我在,
他能对别的女人有想法?就是给我开开玩笑了。不过说实话,你的腿,我研究过,
确实比我性感。别说男人了,连我有时候都对你着迷。”马晓玲说着,竟在床上
靠近了杨晓蓉,手还不自觉地在她的大腿上来回抚摸。

  “你瞧你,说着说着就投入了。摸得我大腿痒痒的!”杨晓蓉没办法,就往
后缩。双人床侧面是靠着墙放的,杨晓蓉正好又睡在床的内侧,往后缩已经靠到
墙了,可是马晓玲也往里动了动,两人几乎要搂在一起,杨晓蓉退无可退了。

  “我说的可是真的,跟你做了好几年的朋友,无论从模样还是身材,我都输
给你了,真是,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看着都动心。”马晓玲很入神地说着,她
侧身躺着注视着杨晓蓉,左手还搭在了杨晓蓉的腰上。

  马晓玲那复杂的眼神让杨晓蓉看得心里直发毛,想后退可是已经靠着墙了,
杨晓蓉只能小心地拿开马晓玲的手,羞红了脸说道:“晓玲,你疯了,对着个女
人说的话比韩剧还酸。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马晓玲也怕吓着杨晓蓉了,就松开了手,可是自己的身体没有让开,还是紧
挨着杨晓蓉,笑着说:“我的杨大美女啊,这么多年了,还装什么冷美人啊。都
是结过婚的人了,刚才那样子像小姑娘一样,学娇羞啊!我跟你开玩笑呢,你就
不能配合我,你我在一起互相耍着玩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从大学就是死党,两个美女也算是无话不谈,什么过分疯狂的事也都干的出
来的。杨晓蓉也就没在意,学着马晓玲的样子,侧过身躺着,把自己的手按到了
马晓玲黑色踩脚裤袜包裹的大腿上:“你我都是结婚的人了,现在属于少妇了,
怎么还能那么胡闹呢。你我搞出感情了,那江楠怎么办?”

  “你不胡闹,你手也在我大腿上了……江楠嘛,咱们搞对象,我也不算对不
起他啊……”

  “你摸过我,我还不得摸回来,不能让你白吃我豆腐……”

  “去你的,你要摸,我手也要回来了……”马晓玲也学着杨晓蓉,摸起了她
黑色踩脚裤袜包裹的大腿。

  杨晓蓉恶作剧般摸到了马晓玲的美臀,两个美女几乎要搂到一起了,杨晓蓉
突然脸色一变,惊呼:“哎呀,你怎么……怎么里面没穿……”

  “什么没穿,你摸不出来啊,我踩脚裤不是穿着的嘛。”

  “内裤……我说……你怎么不穿内裤……”杨晓蓉的手停留在了马晓玲的美
臀上。

  杨晓蓉的手没有收回来,马晓玲的手也停留在了杨晓蓉穿着黑色踩脚裤袜的
大腿上。马晓玲不以为然道:“谁说睡觉就一定要穿内裤了,我的打底裤不还是
穿着的嘛。”

  杨晓蓉表情复杂的说道:“不穿内裤,多不卫生啊!”

  “切,傻丫头,我可是保健室的医生,在卫生方面我可是专业的。不管是生
理卫生还是心理卫生。”

  “去你的,别胡诌了,说,怎么不穿内裤了。”杨晓蓉故意在马晓玲的屁股
上拍了一巴掌,让她不要跑题。

  马晓玲凑近了杨晓蓉,说道:“其实,这是我的一个小爱好。不穿内裤,直
接穿着裤袜,那感觉很奇妙。”

  杨晓蓉羞红了脸,她想到了自己在白天做的荒唐事,居然在网上和那个偷自
己裤袜的小贼交流后,自己也脱了内裤,直接穿着裤袜。现在听到马晓玲这么说,
自己也不由得回忆起只穿着裤袜时,裙底那清凉还带有一丝羞耻的感觉,真的是
很奇妙。

  马晓玲摸到了杨晓蓉的美臀,悄悄说:“你也把内裤脱了吧,只穿着踩脚裤,
舒服极了。怕什么,这美体的踩脚打底裤比较厚,你看,这不透肉的打底裤,把
我下面挡得多严实,看不到里面的。”

  顺着马晓玲的手指,杨晓蓉看到她的短睡裙下,黑色踩脚裤的裆部覆盖住了
自己闺蜜的私处,看不到里面的美景,却可以看到她性器的轮廓,鼓鼓的一个小
包流露出无比的诱惑。

  杨晓蓉没有立刻答应,可是她琢磨时,调皮的马晓玲已经行动了,她顺势就
要落下杨晓蓉的踩脚裤。吓得杨晓蓉感觉护住自己的裙底,马晓玲故意不高兴地
说道:“晓蓉,我可是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你了,你就这么不给面子,试一试嘛,
直接穿打底裤,真的很舒服的。你要是不脱,今晚你别想睡觉了,我就折腾你。”

  说着马晓玲就要搔杨晓蓉的腋下。杨晓蓉从小身体就敏感,最怕别人咯吱自
己,赶紧求饶:“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你别碰我,痒,痒死了!”

  马晓玲可不放过她,紧紧搂着杨晓蓉的小蛮腰,挠着她的腋下和腰间敏感带,
痒得晓蓉呵呵直笑,扭动着身体只能赶紧求饶:“我脱内裤,我脱,好了么,别
咯吱我了,好痒!”

  脱下自己的白色三角内裤,杨晓蓉直接穿上了黑色踩脚裤袜。裤袜裆部紧紧
包裹着下体,白天那种熟悉的束缚刺激感,又回来了!

  “晚上休息,还让紧身的内裤束缚自己干什么,你看这样直接穿着踩脚裤,
下面多舒服,还不影响修身保持体形。你摸摸看!”马晓玲说着就拉着杨晓蓉的
手,伸进了自己的裙底。

  自己的阴唇紧紧贴着踩脚裤袜裆部,双腿并拢后摩擦着大腿,阴蒂在大阴唇
分开后,接触到紧紧包裹着的黑色裤袜裆部,每次动作都有轻轻地摩擦,一阵阵
快意刺激着自己的下体,杨晓蓉竟忍不住想要呻吟。马晓玲这是拉着自己的身后,
伸进了裙底,杨晓蓉吓了一跳。

  “臭丫头,你想干什么,让我摸你这里?”晓蓉想把手抽开,可是来不及了,
自己的玉掌已经紧紧贴着马晓玲的下体,隔着和自己同款式的黑色踩脚裤袜,可
以感觉到少妇性器的体温,凸起的阴户轮廓都能感觉出来。杨晓蓉舍不得松手了,
也没有试图抽开自己的手,就这么按着马晓玲的下体。

  毕竟是自己的闺蜜,动作大点,也不是太唐突,杨晓蓉内心努力劝着自己,
就这么接触到了自己最好密友的性器。马晓玲也没有停下来,自己也把手伸进了
杨晓蓉的裙底,相同的方式摸到了她的下体。隔着黑色踩脚裤袜,马晓玲摩擦着
杨晓蓉娇嫩的阴唇,还特意触摸到她踩脚裤包裹下的阴蒂,装作无意,却是别有
用心地时不时触摸到杨晓蓉最敏感的阴蒂。马晓玲心中暗暗得意,她已经感觉到
自己闺蜜的阴蒂充血后有了勃起的特征。凸起的性器,更让马晓玲性奋,不由得
慢慢抚摸起来,引得杨晓蓉再控制不住,娇喘呻吟着:“晓玲,别,别这样,你
弄得我身体好……好难受……”

  马晓玲笑着调侃:“去你的,你看你脸红扑扑的,哪里是难受,是很舒服吧!”

  被晓玲撩拨的下体酥酥麻麻的,杨晓蓉娇喘着故作生气道:“死丫头,对女
人还那么色。你敢摸我,那我就也摸你,看你怎么办!”

  杨晓蓉也学着马晓玲的样子,隔着踩脚裤袜抚摸起她的性器,弄得马晓玲跟
自己一样娇喘呻吟起来。

  江楠没有看到这一幕,两个美艳的女人躺在一起,双腿都纠缠在一起,互相
抚摸着对方的下体,娇喘着,呻吟着,两人的俏脸都流露出娇艳的媚态!如果江
楠看到如此场景,只怕鼻血都要喷出来!

  杨晓蓉和马晓玲互摸下体,彼此都被弄得身体灼热起来,两个美女的性欲被
挑逗起来,不自然地越贴越近,当马晓玲空出来的手臂搂住杨晓蓉,嘴唇贴住杨
晓蓉的唇时,杨晓蓉已经迷离起来,竟也放弃了挣脱的机会,自顾自地继续爱抚
着马晓玲的下体,接受了马晓玲的吻。

  杨晓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做爱了,老公去学习,自己独守空房,何曾有机会
享受如此的湿吻。被马晓玲亲吻着,自己不由得伸长了舌头,和马晓玲的香舌纠
缠在一起,唇对唇紧紧贴着,两人的娇躯也扭到了一起。马晓玲一手摸着杨晓蓉
的下体,一手摸着杨晓蓉的美臀,踩脚裤袜包裹下的性器和美臀,被马晓玲就这
么揉来捏去,引得杨晓蓉娇躯连连颤抖。杨晓蓉抚摸着马晓玲的躯体,自己的身
体被挑逗玩弄的欲火中烧,自己也不禁加大了力度,在马晓玲的肉体上肆意爱抚
起来。

  杨晓蓉的欲火越来越旺,虽然被马晓玲爱抚的很舒服,可是性器却愈发的饥
渴起来,淫水止不住地流出来,自己的踩脚裤裆部湿了,马晓玲的裆部也让自己
摸的湿漉漉的。屁股扭来扭去,虽然性欲高涨,但也饥渴难耐。杨晓蓉忍不住只
有哀求道:“晓玲,别摸了,你弄得我好痒,好难受。”

  马晓玲居然真的停了下来,让杨晓蓉怅然若失。看着自己的闺蜜站起来离开
床,杨晓蓉侧身躺着,自己的粉色睡裙已经被撩了起来,露出黑色踩脚裤包裹的
美臀和美腿,白嫩的双足在踩脚吊带勒住脚心后,白皙的玉足更加诱人。看着马
晓玲,杨晓蓉的心情很复杂,自己和一个女人竟玩得那么火辣,而且自己真的对
闺蜜动了心,难道自己真的有同性性爱的嗜好?杨晓蓉看着娇艳的马晓玲,自己
也糊涂了。

  马晓玲拿过来的东西,让杨晓蓉吃惊不已。这个美女竟拿来了一根两头都带
龟头的硅胶假阳具,这种假阳具中间是塑料连接处,伸出的白色电线连着带有电
源的开关,连接处的两端都伸出了几十公分的硅胶假阳具,肉色仿真,和男人的
阳具极其相似。

  看着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假阳具,吃惊过后竟是无比的激动,杨晓蓉羞红
了脸,娇笑着问:“晓玲,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女人嘛,寂寞时总要自己给自己找些好玩的玩具。这个假阳具名称刺激极
了,叫双头龙,一看一头一个假阳具,又粗又长!”马晓玲,一边说着一边还摇
着阳具,仿真的阳具真的如同男人的肉棒一般挺拔地晃动,看的杨晓蓉呼吸都急
促起来。

  “就你,在江楠身边还能寂寞,难道江楠有什么问题?”

  “去你的,江楠的身体好的很,他那劲头可大了,几乎晚晚都和我干那个。
你家方伟不知道怎么样,在这里时能不能和你晚晚……”

  杨晓蓉赶忙打断她:“去你的,死丫头,小荡妇,江楠怎么样,我可不想知
道,搞得我图他什么呢。你不寂寞,还买这种东西干什么,难道你的欲望那么强
烈?”

  马晓玲看着杨晓蓉,眼神却流露出复杂的神情:“你呀你,我要是自己玩就
买简单的了,这双头龙你看就知道,是两个女人一起玩的嘛。要不是为了和你,
我能买这个?”

  杨晓蓉看着马晓玲手中怒立着的双头龙,被挑逗起来的欲火已经刺激起对于
阳具的渴望:“什么为了我,你想和我干什么?”

  “当然是和你一起用这个玩了?”

  马晓玲说着,把自己的黑色踩脚裤拉到了大腿处,双头龙的一端插入了自己
露出的下体,伴随着一阵满足地呻吟,双头龙没入马晓玲的阴道,挤出一股股的
淫水,看的杨晓蓉目瞪口呆。虽然自己也了解过这些成人玩具,可是自己一直没
有勇气尝试,看着马晓玲一脸的满足,杨晓蓉内心也不住地悸动起来!

  “来,这一头是你的,快点插进去,很卫生的!”马晓玲说着,露出来的那
一头硅胶阳具正对着杨晓蓉,那龟头似乎蛇眼一般盯着杨晓蓉,在等待杨晓蓉的
享用。

  杨晓蓉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踩脚裤裆部从腰间拉了下来,浓密的阴毛下就是
自己诱人的性器。马晓玲熟练地将那一端的仿真龟头顶住晓蓉的性器,杨晓蓉身
体不由得一阵紧张,自己的禁地自方伟以外,还没有另一个阳具插入,虽然是假
阳具,可是在插入的这一刻,自己还是有点害怕,有种出轨的罪恶感,还伴随而
来出轨的刺激感。不过杨晓蓉的担心还没来多久,仿真龟头已经顶入了自己的小
穴。分泌了那么多的爱液,假阳具哪里会有太多的阻碍,就这么滑溜溜地冲进了
自己的阴户。

  嗯的一声,杨晓蓉满足的呻吟未完,阳具已经慢慢深入自己的阴道。粗壮的
假阳具虽然冷冰冰的,没有真实感,却也给自己的性欲带来了极大的满足!

  当双头龙的两头都插入了女人的阴道,马晓玲和杨晓蓉再一次紧紧搂在一起。
杨晓蓉因为一种出轨的复杂感,害怕起来,不禁搂住了马晓玲,在闺蜜的安慰下,
享受着阴道内充实的快感。

  “这个就是快关,只要我一打开,就会扭动起来,在咱们的阴道,一扭起来,
可是舒服的很!”马晓玲说着,流露出无比的快意。

  知道自己阴道内的阳具会扭动起来,杨晓蓉又是一阵紧张,抱进了马晓玲,
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身体也微微发抖起来。

  马晓玲拍着杨晓蓉的粉背安慰着:“别怕,别紧张,很舒服的!”

  嗡嗡……

  一阵轻微的马达声响起。

  马晓玲和杨晓蓉的身体同时扭动起来,两人腿上还有退到大腿部位的黑色踩
脚裤袜,四条黑裤袜包裹的美腿再次纠缠在一起,更加的用力。雪白的屁股在床
上也是不住地扭动,两个美女同时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声!

  双头龙在电力推动下,一头在杨晓蓉的阴道,一头在马晓玲的阴道内疯狂地
扭动着,马晓玲直接开到了最大档,高速地扭动,让两个女人都几乎发狂。下体
与下体尽力的贴住,同时感受到的快感侵袭着两人的每一寸肌肤,黑色踩脚裤包
裹的美腿交叉纠缠,用力地试图紧闭着,露出来的白嫩的玉足也不住地摩擦紧贴,
两女的脚趾都几乎交叉握住在一起了!

  一边娇喘,马晓玲一边呻吟着:“用力用力,摩擦假阳具会更舒服,动起来,
动起来,让阳具抽插吧!”

  杨晓蓉虽然抗拒着,可是身体已经不由自主按照马晓玲的指导开始了对于假
阳具的抽插:“不,不要,太粗了,摩擦有点痛!嗯……啊……”

  呻吟着,两个女人的眼睛都迷离起来,连杨晓蓉也控制不住地扭动着屁股,
让假阳具做起了抽插运动,一股股的淫水冒出来,带着乳白色的气泡,从两个性
感少妇的下体,发出一阵阵咕噜咕嘟的冒水声音。

  嗯……啊……嗯……唔……

  两个女人的身体缠在一起,睡裙都拉到了腰间,胸罩也扯了下来,双腿更是
交叉在一起,嘴里发出快乐的呻吟声。

  当杨晓蓉醒来时,天已经亮了,马晓玲正在梳妆。双头龙假阳具没电后就这
么插在她的阴道内,淫水干涸后,阴唇四周黏黏的,睡裙上面扣子解开,下摆也
拉了起来,乳房和下体都裸露着,踩脚裤被拉到大腿上,一副淫靡的娇态!

  太羞耻了,居然一夜下面都插着假阳具,杨晓蓉羞红了脸,自己慢慢抽出这
假阳具,还忍不住呻吟出来。

  “呵呵,已经醒了啊!”马晓玲听到晓蓉的呻吟,扭头看着羞红脸的女教师。

  杨晓蓉身体软软的,昨夜消耗是在太过度了,竟一时间爬不起来,只能侧身
躺着,抽出假阳具,费力地提起自己的踩脚裤。没想到,被淫水浸透裆部的踩脚
裤,干了以后也是黏黏的,穿上后仅仅贴在自己的阴唇上。

  爬起来,杨晓蓉红着脸穿上拖鞋:“晓玲,昨晚……那事别告诉其他人好吗?
我这就回去了,还得准备上课呢!”

  临走,马晓玲却深深地吻了一下晓蓉的小嘴,笑着说:“当然,这是咱俩的
秘密。以后,我们还一起玩好吗?你真美!”

  马晓玲说着还在杨晓蓉的翘臀上捏了一下,吓得杨晓蓉一惊,娇嗔道:“你
这女人啊,真是可怕,呵呵,我先走了,以后一起……再说吧……”

  杨晓蓉几乎是狼狈地逃出马晓玲的宿舍,回自己宿舍的路上,她的下体被踩
脚裤紧紧粘着,没走一步,踩脚裤袜都要摩擦着自己的粉嫩性器,竟再一次分泌
起了淫水。快感在走路中就蔓延到自己的肉体全身,杨晓蓉心中一阵阵的激动,
马晓玲给了自己无与伦比的快感,性满足感让她又有了性欲的渴望。

  清晨的微风充满了凉意,可是少妇女教师杨晓蓉的身体内,仿佛燃起了一把
火……

[ 本帖最后由 x241234 于 2014-4-15 19:3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