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keyboge0204 发表于 2014-04-07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龙魂侠影 第23集 征战阴阳 第12回兵入阴间】
                  作者:六道惊魂
                   字数:10903   
              
  休整数日后,朝廷军已逐渐恢复元气,旭日初升,铁鹰命人敲响战鼓,往九
幽深渊进军。

  通过黄沙荒漠,历经严寒,三军抵达九幽入口,但此刻门户紧闭,显然煞域
已经关闭了九幽入口。

  率领着奔雷部在后方随行的龙辉脑海中响起一阵龙吟,他不由开怀笑道:「
妙哉,风望尘他们已经进入煞域了!」

  陪伴在一旁的月灵奇道:「龙主,这是何故?」

  龙辉道:「五爪金龙受我精血由蛟成龙,其心念可同我千里沟通,仇白飞他
们已经找到阴河在西夷的通道,逆流而上,想来已进入忘川河了!」

  月灵檀口微张,不可置信。

  水灵媞也是露出惊愕的神情,星眸闪着一丝诧异。

  龙辉笑道:「此计若成,破煞便在近日之内,无需再受那持久战的困扰,但
由于这事关系重大,所以知情者不过寥寥数人。」

  月灵心细,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对此也不多言。

  水灵媞沉吟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区区几日光阴,你有什么把握击败厉
帝?」

  龙辉只是淡淡一笑。

  水灵媞娇哼一声,啐道:「不愿说就算了!」

  「你们两附耳过来!」

  龙辉伸手将双姝揽入怀里,环住两抹纤柔柳腰,低声说道:「噬魂妖云!」

  说罢,还望她们耳朵里吹了一口气,月灵痒得咯咯娇笑,水灵媞面嫩,直接
闹了个大红脸,伸手拍了他一下,嗔道:「都快大战了,还这么死不正经!」

  说完这话,她不禁有些尴尬,这语气和神态分明是向情郎撒娇的小妇人。

  龙辉也是首次听到她这般对自己说话,颇为好奇,水灵媞脸颊更晕,咬了咬
下唇道:「你……你能说得仔细些吗?」

  龙辉解释道:「噬魂妖云的原理便是以魂养阵,以阵噬魂,但需要以百万活
人魂魄为引,才能布下完整的阵法,此法实在有伤天和。」

  水灵媞道:「既然你觉得有伤天和,有如何运用这阵法击败煞域?」

  龙辉道:「完整的噬魂妖云是一个活阵,所以才需要活人魂魄,但不完整的
噬魂妖云就不需要活人魂魄!」

  月灵本是先天妖狐,对噬魂妖云的理解远在水灵媞之上,听到龙辉这番话立
即明白过来:「陛下是想在煞域内布下噬魂妖云阵?」

  龙辉点头道:「正是如此,阵法虽然不完整,但也具备了噬魂之能,只要能
在煞域腹地布下阵图,便可将煞域的阴魂吞噬一半以上!」

  水灵媞也明白过来,沉声道:「你已经把阵法图交给了风望尘?」

  龙辉道:「正是如此,所以这几天咱们必须发动全力猛攻煞域,务必让厉帝
无暇顾及后方,给风望尘争取时间!」

  水灵媞道:「那可要跟铁鹰他们说明?」

  龙辉摇头道:「当初毁掉挪移阵法之人还未找出,未免被奸细得知,待进入
煞域之后再跟铁鹰说明吧!」

  双姝点头称是。

  轰然一声,只见儒武巨神拔地而起,硕大的拳头朝着前方打去,拳风吐出灼
热阳火,宛若烈阳降世,强行撕破空间结界,打开阴阳通路。

  铁鹰命人擂响战鼓,金子云继续担任先锋,率领两千铁骑冲入地境。

  儒武巨神紧随其后,踏入煞域疆土。

  煞域之内无昼夜之分,三光尽掩,入眼之处皆是灰蒙阴暗。

  就在入口不远处,煞域阴军已然结集,排出整齐军阵,以逸待劳。

  金子云提起长枪,策马杀去:「弟兄们,随我冲!」

  前方阴军也不甘示弱,鬼魂发出阵阵嘶吼扑向朝廷军。

  双方短兵相接,地脉忽然一阵变动,四周阴气运转极为迅速,正不断地蚕食
活人体内阳气,孔丘看得准确,那容友军受制于结界,当下让儒武巨神抬起巨足
,一脚跺在地上,踩得地裂千尺,土崩石碎,灼热的阳火顺着裂痕直烧地底阴脉


  紫阳真火蔓延开来,将方圆十里内的阴脉烧毁,但儒武巨神豁尽阳火也仅仅
摧毁了这区区十里地脉,可见煞域的地势何其浑厚。

  首战告捷,铁鹰令大军依次进入煞域,半然而煞域兵马又很快过来攻了过来
,势要夺回失地。

  铁鹰大恼,命人还击,由于没有了阴气压制,士兵们可以放手一战,打退了
煞域数次进攻,守住了阵地。

  铁鹰命人在攻占下来的领地上安营扎寨,修建防御工事,他为了避免敌军从
水路攻来,在忘川河附近修筑了不少箭塔炮台,显然是继续按照原定战略稳打稳
扎,一步步扩大和巩固战果。

  龙辉亲自到了帅营,对铁鹰说道:「铁少帅,目前便有一个取胜的良机,若
能放手一搏,三日之内必破煞域。」

  铁鹰奇道:「王爷有何妙计?」

  龙辉沉声道:「此计事关重大,但本王担忧营内有内奸,故而一直不予少帅
说明,如今时机成熟才来告之少帅,还请少帅见谅欺瞒之过。」

  铁鹰道:「出征之前,祖父便对我说了一句话:‘你虽有天赋,但毕竟未经
大风大浪,此次出征有两人的话你必须谨慎考虑,一是杨督帅,一是江南王’,
所以王爷有何妙计便请对铁某直言。」

  龙辉压低声音,将原定计划告诉他,听得铁鹰脸色阴晴不定。

  「王爷此计着实精妙。」

  铁鹰说道:「但风险甚是巨大,一个不慎,就是全军覆没。」

  龙辉笑道:「风险越大,回报也就越大。」

  铁鹰沉吟。

  龙辉继续说道:「神州刚经历了昊天教之乱,劳民伤财,若持久鏖战,恐怕
整个国家都得拖垮,皆是又会出现流民离乡,诸侯割据的末日乱世。此计本王早
在出征前与儒门两位教主商议过了,他们也都认为可进行一搏。」

  铁鹰闭上双眼,深思了许久,吐了一口浊气,召来左右,下令道:「传令下
去,生火做饭,一个时辰后继续发兵。」

  龙辉感激地道:「多谢少帅支持。」

  铁鹰道:「取胜良机,千古奇功,铁某怎会纵放!」

  出了帅营,月灵悄然凑来,小声问道:「陛下,铁鹰同意了?」

  龙辉道:「他同意了。」

  月灵翻了翻媚眸道:「幸好他同意了,也省了咱们一大部分功夫。」

  龙辉不知否可地笑了笑,他也不是什么道德高人和迂腐分子,方才若铁鹰不
肯同意,他定会施展相应的手段让对方就范。

  拜访过铁鹰,龙辉又分别拜访了孟轲和鸿钧的营帐。

  军令下达,三军将士无不愕然,但铁鹰还下了死令,但凡后退及怯战者军法
处置。

  恒军强势压境,在儒武巨神的帮助下又将战火往西再推百里,连破煞域边疆
三道防线。

  短短半日便连失百里疆土,厉帝又惊又怒,火速调集主力,迎战恒军。

  大军推进后,来到一处险峻的山峡前,那地高山峻岭,奇石嶙峋,地面坑洼
,道路窄小,可谓是易守难攻之险要。

  铁鹰策马行至前线,指着峡谷问道:「前方山谷是什么地方?」

  随行亲兵汇报道:「少帅,那地在古籍上有记载,名为断魂峡,传说活人若
进入峡谷便会被摄取魂魄。」

  铁鹰蹙眉道:「当真如此诡异?」

  龙辉以及儒道教主都在一旁,他们都点头认同。

  鸿钧说道:「那峡谷山壁上刻着抽魂邪咒,易守难攻,其在煞域的地位相当
铁壁关于中原。」

  龙辉眼睛一亮,心生一计,道:「若此峡谷被轻易攻破,厉帝岂不是要气得
七窍生烟了?」

  鸿钧道:「话虽如此,但要破此谷谈何容易?」

  龙辉道:「不难,咱们这边有六位破虚高手,再配上一个儒武巨神,绝对可
以在短时间内夷平这座峡谷!」

  鸿钧愣了愣,道:「诸位都是军中的绝对战力,若在这一道关卡便损耗真元
,又如何应付后面的恶战?」

  龙辉笑道:「无妨,我就是要给厉帝制造一个势如破竹的假象,逼得他不得
不再次亲临战场!」

  说罢默默凝聚元功,天龙元相凌空浮现,盘旋半空,神威莫犯。

  「施主,贫僧也来凑凑热闹!」

  地藏含笑走来,每走一步,真元便凝聚一分,待他走到龙辉身旁时,功体已
经催至顶峰,周身佛光璀璨,也凝聚出了一尊圣灵法相,其容貌既有菩萨慈悲,
亦有金刚怒目,正是佛者降魔伏鬼之至高神通。

  忽然间另一股沛然道气也在一侧涌动,只见净尘拂尘一挥,八卦旋舞,汇成
真武威能;宗逸逍朗笑道:「佛道绝式将出,怎可少吾儒门一份!」

  单掌虚抬,厚实无匹的气劲凝而不散,正是三山五岳掌之起手式。

  龙辉率先出招,真气化作一条巨大的火龙咆哮而出,正是惊动天下之名招—
—八荒六合神龙火;地藏佛掌怒推,武决之中又蕴含阵法,正是当初挫败波旬的
绝招——寰宇佛轮;再看净尘融合风雷水火四象,巽风化青龙、震雷成白虎、坎
水做玄武,离火生朱雀;宗逸逍则更加直接,掌势大巧不工,厚实无华,倾斜一
股山岳之势。

  四大高手同时轰向那座断魂峡,任他如何无坚不摧,如何固若金汤,在此毁
天灭地的威力之下也要被夷为平地,驻守峡谷的阴军尸兵、鬼卒冥将都在这一击
之下化作灰烬,永不超生!儒武巨神也应声而动,拳打脚踢,将紫气阳火灌入地
脉,龙辉等人也随之赞招,数股正阳之气也涌入地脉,同儒武神力相辅相成,一
同摧毁附近的阴煞地脉,由于得到众高手之助,这一回所摧毁的地脉足有百里之
多,断魂峡往后一百里已无阴气结界。

  龙辉大声喝道:「厉帝,你这些手下挡不住我们,不想领地被一次次地碾压
就赶紧现身一战吧!」

  龙吟怒吼,传遍千里,直接灌入厉帝耳朵里。

  龙辉就是看准煞域高手死伤殆尽,继续出言挑衅厉帝,毕竟酆都一战,煞域
损失了十大阎王还有一个冥师,即便厉帝再怎么弥补,哪怕并入魔界,煞域的核
心精英始终不如以往,龙辉这一举动就是让厉帝明白——我们高手精锐比你们多
,管你兵力有多少,没有足够分量的高手压阵,照样碾压你们!「可怒也!」

  险关被破,厉帝那还能安坐王座,怒吼一声,卷起一股阴风冲出殿宇,对着
十冥帅喝道:「全军准备,随孤一同往前线迎敌!」

  不出片刻,浓烈的阴风扑面而来,恒军将士感觉到浑身冰寒刺骨,紧接着便
是磅礴气压扫来,处在前方的恒军士兵尽数遭劫。

  地藏慈悲,不忍士兵受劫,大喝一声,出掌朝阴风打去,阴风之中也伸出一
掌,砰地一声,两人各自震退。

  阴风散去,厉帝露出真容,只见他怒目恶视,哼道:「秃驴,胆敢犯吾疆土
——找死!」

  猛吸一口气,四重煞体相辅相成,迅速回气,抢先再攻。

  若论恢复速度,厉帝堪称天下第一,就算是地藏也尤为不及,一下子就被他
抢得先手,略处下风。

  净尘迅速补上:「大师,待我再来会这厮!」

  厉帝不屑地道:「好了伤疤忘了痛,孤这次便教你这牛鼻子再败一次!」

  说着便以道煞体施展天穹阴决,净尘立即陷入鬼魂组成的太极图中。

  阴魂太极图在于颠倒阴阳八卦,专门针对活物的正常气息,直接摧人命火,
而净尘临危不乱,早已拟好对策,运起正宗道家功法,以正压邪,稳守不失。

  这时宗逸逍、尹方犀、元鼎三人也窜入战团,各自展露神通围剿厉帝,厉帝
依旧沉稳,以阴四重煞体相互转换,天穹阴决主守,紫阴绝煞和闇空鬼炎主攻,
本体则稳固真元,哪怕以少敌众也不落下风。

  儒道四人对于厉帝这近乎无懈可击的功体也是无可奈何。

  厉帝令鬼兵发动攻击,铁鹰也让士兵迎战,又是一番殊死搏斗,毁去地脉也
不过是消除了阴气结界对活人的影响,而阴气对煞鬼的加持始终存在,阴军尸兵
比起在外作战时更凶悍,刚交手几个回合,恒军便开始不支了。

  厉帝得意狞笑道:「就算尔等毁去地脉又如何,这儿毕竟是煞域,孤占尽地
利优势,汝等焉有胜机!」

  龙辉讽刺道:「若符九阴和十殿阎王尚在,再加上这等地利优势,世上何人
能动你煞域分毫,可惜了,可惜了!」

  话中之意便是重提煞域的酆都之败,更指出现在煞域的强悍不过是虚张声势
,任你厉帝武功如何盖世、兵力何其雄厚,始终改变不了缺少核心精英的窘境。

  厉帝脸色一沉,飞身杀来,挥爪一探,掌心阴气先凝后爆,正是一招小轮回
劫。

  他怒道:「小子闭嘴!」

  龙辉也不惧,聚阳结丹,朝着厉帝阴爪便是一拳,拳劲以烈阳元丹推动,至
阳至烈,威力堪比纯阳小霹雳。

  双方硬碰硬,两股浑厚根基相抵,各不相让,厉帝心知眼前人乃此战之关键
,不再保留实力,凝聚四煞阴功,猛地将功力推至大轮回劫,龙辉感应对手真气
源源不绝,忙收敛心神,将阴阳篇的心法施展至极限。

  他手施妙法,转阴为阳,阳尽阴生,阴阳之气既相互转化,又相互融合,只
见烈阳元丹燃起的阳火凝成一条火龙,玄阴冰轮则逐渐聚生出一条冰龙,正是龙
辉由阴阳双修感悟出来的招式——两仪神龙。

  这冰火双龙环绕在龙辉身旁,烈阳龙气刚强,玄阴龙气绵柔,可谓是一攻一
守。

  论刹那间的杀伤力和爆发力,这两仪神龙虽不如纯阳大霹雳,但却后劲绵长
,同样不可小视,对上阴气加持的大轮回劫也不落下风。

  双方虽然都提升了功力,但招式对撼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招式用尽后便各自
后退卸去对手的劲力。

  两仪神龙后劲十足,厉帝也被震上了几条气脉,一口鲜血已经涌上喉咙,但
他不愿阵前失威,又将鲜血咽了下去,并迅速吸纳阴气培元养伤,再加上有四煞
体加持,伤势根本就是在几个呼吸间就恢复了。

  龙辉却也不甘示弱,玄阴龙气早已化去七成内力,再加上有御天功法护身,
他根本就很难受伤。

  厉帝策动煌煞再度强攻,刹那间便拍出成千上万掌影,卷起了无边闇炎来焚
烧龙辉。

  龙辉冷哼一声,施展御天借势,只见他双足挪移,身形虚晃,两手引气,竟
将四周闇炎全部抽走,随后反手一甩,打出一个巨大的闇色火球,不偏不倚恰好
砸入了煞域的后方军营,烧灭了不少鬼卒。

  「你不怕受伤,但你的手下可没这本事!」

  龙辉出言嘲讽道,厉帝气得两眼发直,但面对这御天借势,他一时间也无可
奈何,生怕再被对方利用自己的功力来伤害煞域士兵,也只能干瞪眼。

  调匀内息后,净尘和地藏等人也立即围了上来,方才一幕他们都看在眼里,
心中不由暗喜:「江南王也身负特殊的不败功体,这回可算有办法牵制厉帝了!


  被儒道佛五大高手围住,厉帝露出凝重之色,以神念传音给属下道:「黑白
无常、牛头马面、汝等各领一万阴军从左翼夹击,蕤金、剡灼、塍塓汝等三人领
各部魔兵由左翼夹攻。」

  吩咐下去后,左右双翼兵锋涌动,原本此地还是险峻的峡谷,但经过龙辉等
人的绝招后便是一片广阔平原,正是拉开阵地战的地形。

  只见魔煞军马奔腾而来,左翼有四大冥帅统领的阴军,右翼有三大魔君指挥
的善战魔兵,恒军立即陷入左右受敌的困境。

  就在此时,恒军右翼杀出两支精锐战队,其中一支正是妖兵组成的奔雷部;
另一路则是岳彪统率的金麟卫。

  剡灼性子火爆,见了奔雷部等人便破口大骂:「又是你们这群背信弃义的妖
怪!」

  赤狮也回骂道:「捧厉帝臭脚的软蛋魔!」

  剡灼拔出斩火戬,朝赤狮杀来,赤狮见他兵器锋锐,也立即祭出一口金环大
刀,那口刀已天外玄金制成,刀背衔着数个金环,刀柄镶着一个狮头,名为金狻
,在本源妖气催动下,那几个金环不断摇动,发出阵阵如狮吼般的响声,这口兵
器正是可以发挥狮王拳音波慑人的功效,实乃赤狮的称手宝刀。

  妖魔双将率先短兵相接,金狻刀和斩火戬连环对砍,发出铿锵脆响的金铁交
鸣声,宛若一曲激昂战曲,拉开恶战序幕。

  荒奎抡起铜锤砸向塍塓,这一妖一魔其功体都是属土性,再加上根基相若,
一时间倒也难分轩轾。

  另一方面,狼嚎天拖着一口狼牙棒朝蕤金打去,蕤金抽出玄金刃一格,便让
狼嚎天感到手腕一阵发麻,暗忖道:「这金魔头好浑厚的真气,果然不愧是五魔
之首。」

  蕤金讨得上风,便步步紧逼,玄金刃一刀狠过一刀,势要斩杀狼嚎天,就在
此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魔头休得猖狂,你岳爷爷来战你!」

  只见岳彪摇身一变,化出灵戎神将法相,抡起斧头劈头便砍,蕤金连忙招架
,狼嚎天趁机稳住阵脚,舞起狼牙棒配合岳彪围战蕤金。

  这妖魔人三方斗在一块,形成胶着战况,原来在开战之前,龙辉也拟好了战
略,元魔五君之中以蕤金为首,故需排出双将对其围战。

  魔兵阵中冲出上百头虫兽,这些怪物异常凶猛,不但牙齿锐利,而且身长厚
甲,甫一入战便冲乱恒军阵容,即便被数十个士兵围杀,那虫兽所喷出的血液却
如同强酸一般,肉体触之立即腐烂,叫人头疼不已。

  赤狮一刀劈退剡灼,大声下令道:「把战车开出来,碾死那些虫子!」

  立即响起车轱辘的隆隆声,恒军后方驶出了二十辆狮牙车和五辆巨象车,以
巨象车为主,四艘狮牙车围在四周,正好组成四个车阵,战车上的弩炮对准虫兽
和魔兵一阵猛攻,弩箭纷纷打入地阵,箭矢上蕴含的烈火咒文立即生效,将魔军
阵容炸得七零八落,更炸死了数十头虫兽,也替恒军挽回颓势。

  左翼战局也呈现出激烈之况,四大冥帅麾下四万阴军浩浩荡荡地朝恒军阵地
杀来,由于少了慧明主持,镇邪车难以参战,恒军便少了相应的防御,只得正面
对上阴气加持的鬼卒。

  乐凝继续以天罡元琴阵协助大军作战,封羿则率弟子在远程射杀敌人,北道
门三大护法尊者更是携手布下妙阵困战阴军。

  牛头因肉身被水灵媞破去,此刻换上一副新的身躯,功体大有下降,封羿窥
得机会,趁着他恶斗时忽施冷箭。

  一记蕴含儒门阳火的箭矢刺中了牛头眉心,直贯灵台,肉身再度毁灭,更是
摧毁元神,宣告牛头灭亡,但元神虽毁,魂气不灭,直接汇入最近的马面身上。

  马面得知牛头已死,勃然大怒,举起钢叉四下狂扫,一口气便夺去了数百名
恒军士兵的性命,丹松道袍一抖,发出龙罡伏魔真气,将马面扫退了数步,马面
稳住身形后,咆哮一声又扑杀过来。

  丹松举掌虚引,欲以太极柔劲卸开马面重击,但对方吸纳魂气后内力浑厚,
甫一接招,便震得丹松手腕几乎脱臼,而这一击也已是他卸劲的极限,第二击便
将丹松的太极柔劲破去,重创道身。

  六独师抢过去将他救回,乐凝也立即弹奏疗伤琴音,平缓丹松伤势。

  封羿、狄安、华方圆立即过来支援,然而黑白无常役使的阴军如同潮水般涌
来,儒门四艺,道门三尊联手硬生生挡住阴军的攻击,堪堪挽回劣势。

  倏然,一股阴风吹来,天际传来尖锐的鸟鸣声,众人引颈望去,只见一头巨
鸟盘旋而现,生得人面鸟身,那张人脸面相狰狞,尖齿獠牙,极为可怖,体大千
尺,振翼起飓风,修为较弱者惨遭卷飞,观其架势丝毫不逊于当初的鬼车鸟。

  乐凝等儒道高手见了此鸟皆是震惊无比,从外表看来,这凶鸟是从所未见。

  乐凝沉声道:「这怪鸟定是煞域所炼制的阴兽,咱们才会认不出来!」

  不出乐凝所料,此鸟名曰血风雕,正是鸟嘴收集天下禽类而炼成的阴兽,鸟
嘴在收集了足够材料后,推陈纳新,制造出更胜前人的阴兽,这血风雕之神通丝
毫不在鬼车鸟之下,振翅可掀飓风,能卷万丈海浪,可摧千里山脉,可惜当初炼
制阴兽时因为受限于封神法印,功力不足以将此兽完成,所以才未投入酆都一战


  血风雕出现后,更带来了一群尸化的禽鸟,以苍鹰、秃鹫等凶禽为主。

  正当这时地面又是一震,从阴军营地后冲出一头巨兽,体若犬身、尖牙利齿
、满身猬刺,大若高山,亦是煞域炼制的陆地阴兽名曰毒猤,喜食魂魄,周身剧
毒。

  阴兽参战,儒武巨神自然不能闲着,立即冲上前去与之厮杀,若是在外界,
这两头阴兽根本不是儒武之敌,但在阴间厮杀,它们自有阴气加持,威能倍增,
竟能抗住儒武神力。

  双兽斗儒武,动静极大,掀起如同狂风的气流一般,吹得整个战场飞沙走石


  厉帝对龙辉等人哼道:「在此作战,吾军立于不败,尔等败局只是时间问题
。」

  龙辉指着他道:「胡吹大气,现在我们六打一,孰胜孰负还难说得很!」

  厉帝冷笑道:「当初玄天真龙以一人之力,独败三族三教,想不到转世之后
的你居然沦落到要与他人联手围攻的地步。」

  龙辉不理厉帝挑衅,淡淡道:「省点口舌力气来保命吧!」

  厉帝哈哈大笑道:「保命?孤要保命?哈哈——恐怕要保命的是你们!」

  他鬼袍一翻,发出一股浓浓的黑气,口诵密咒,似乎在召唤什么。

  三道影子缓缓从黑气中涌出,恰好站在儒、道、煌三煞体的间隔处,将厉帝
本体围在中央,众人仔细一看,那三个身影竟是将臣、后卿、旱魃这三头僵尸。

  三尸三煞连同厉帝本尊在这一刻仿佛化作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只见他们依
次挪动步子,按照北斗七星排出阵局。

  净尘和元鼎身为阵法行家,一眼便瞧出了厉帝实在布阵,心生警兆,但因厉
帝等人踏走的步子极为诡异,让他俩摸不着头脑,一时间也不便轻举妄动。

  其他几个人也看得真切,也都是怀着跟元鼎、净尘一般的心思,先看清楚厉
帝在做什么把戏。

  「这是一个逆北斗!」

  净尘惊呼道,众人凝神再看,果然厉帝等人已经踏成阵法,形状如同北斗七
星,但却是逆转过来。

  「阴世七星!」

  净尘叫出此法名头,正常的北斗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
摇光组成,而厉帝这阵法却是以阴煞星辰而组,分别是鬼枢、鬼璇、鬼玑、鬼权
、骨衡、开阴、闇华等阴间七星,此阴世七星可将鬼修者打斗时散发的阴气回收
,重新聚拢,根本不畏损耗。

  太荒时期煞域便是凭借着这一个武法合一的战阵挡住了三教最后的反击,保
全了煞域和忘川河。

  龙辉笑道:「连这最后的战阵也祭出来了,厉帝你的底牌尽现矣!」

  厉帝哼道:「那又如何,逼孤施展最后手段,汝等命数将尽!」

  话音甫落,厉帝挥手一扫,劈出一股邪煞锐罡。

  众人并不知道太荒时期的阴世七星威力如何,但厉帝这随手一击着实让他们
出了一身冷汗。

  尹方犀鼓足真气,以天蚕手套去接那道罡煞,熟料刚一接招,护体的紫阳真
气竟被打散了一半,宗逸逍急忙伸出援手,一掌推在尹方犀背后,将紫阳真气输
了过去,合两人之力才打碎那道罡煞。

  厉帝不屑道:「两个人才挡住一招,你们凭什么同孤斗!」

  龙辉挺身赞招,左掌凝刀,右指化剑,同施刀剑合流:「任何威力庞大的功
法都有一定的代价,你拖到此刻才施展此阵,其代价定然不轻!」

  厉帝脸色一沉,杀机更胜以往,驱使旱魃踏出闇华阴位,启动星煞鬼力,旱
魃大口一张,猛地喷出一股炙热烈火,火柱直冲霄汉,竟可将龙辉的刀剑之气击
碎。

  「好家伙,利用这女尸生前对我有极大仇恨,如今又得阵法加持,实力又增
数成。」

  龙辉思索间,以御天借势将火柱糅合自身功力返了回去。

  邪七星相互运转,旱魃身躯刚不可摧,硬吞御天神法。

  龙辉一退,元鼎挥刀劈来,衍阳锋卷着雷火罡气凛然斩向骨衡位的后卿,与
此同时宗逸逍和尹方犀分别以紫阳真火去烧鬼玑和鬼权的儒煞、煌煞,地藏打出
数十道佛光攻向开阴位的将臣。

  却见阴气朝四周散开,将儒道佛三教高手的攻击牢牢裹住,然后再迅速凝聚
起来,紧接着便是七星运转,消弭这数股庞大力量,紧接着转化为自身真气。

  好个牢不可破的诡阵!众人皆是大惊,不禁都回想起教中古籍所载的一句话
——煞处其疆,万神难灭!想当初三教挟大胜妖魔余威兵压煞域,但也仅仅将其
打败封印,却是夺不去煞域半寸疆土,而且煞域双王也在大战之中幸存下来,要
知道当初太荒终战,魔界和妖族的首脑人物都死于沙场,唯独煞域这对并肩王幸
免于难,因为在煞域境内,煞主可以施展许多外人难以想象的功法来,几乎等同
于不死之身,三教圣人耗尽心力也才将他们重创封印。

  净尘抽出真武剑杀向厉帝,道煞体由鬼璇位踏出,抬手虚抓,凝阴风成刃,
化作一口长剑架住净尘。

  随即道煞再阴气聚,却是体化双身,道煞则继续拖住净尘的宝剑,另外一个
阴气分身则趁机一掌偷袭而来。

  净尘躲避不及,唯有运足真气,以混元道胎硬接这一掌,受招的同时,混元
道胎的刚柔气旋也随之反扑,柔气化解对手劲力,罡气则将那阴气分身绞碎。

  紧接着又冒出一个阴气分身,这回下手更狠,一记重掌往净尘天灵狠狠打去


  净尘见此法诡异,忙以太极柔劲卸开道煞和阴气分身的夹击,暂时退后。

  「是尸魂转灵决!」

  龙辉曾亲眼目睹符九阴和傲心施展过该功法,见厉帝连续使出几个阴气化体
也不奇怪。

  厉帝哈哈笑道:「龙小子见识不差,若不是那净尘狗道士跑得快,孤定叫他
尝尝百鬼缠身的滋味。」

  净尘抚须轻笑道:「贫道是老了,狗牙都掉光了,实在啃不动这块茅坑里的
石头!」

  厉帝骂他为狗,净尘干脆就顺着其口风往下说,反骂厉帝是大粪。

  厉帝嘴角抽动了几下,哼道:「尽管逞口舌之快,你们没多少时辰了!」

  龙辉笑道:「蠢货,你才时辰不多了,打到现在难道你没发现我们这边少了
几个人么?」

  厉帝虽不知龙辉是否在虚张声势,但还是下意识地朝四周望了一眼,他神念
强盛,只在短时间内便察觉到恒军阵中不见靳紫衣、孟轲和鸿钧的身影。

  「那两个酸儒和小牛鼻子去哪了?」

  厉帝暗暗忌惮起来,这三人虽不是破虚高手,但也是天人巅峰,随时都可能
踏入破虚境界,丝毫不容小视,此刻不见他们踪迹,让厉帝不得不怀疑对方的动
向。

  龙辉可不给他思考的机会,立即分出九霄化体,海炎冰雷风神清破灭冥十卷
同出,威能转为龙气,所展示之威势丝毫不逊阴世七星,令得厉帝心头为之一惊


  十条巨龙围绕着龙辉飞舞盘旋,吐出阵阵慑人龙吟,而龙辉位于龙影之中,
气定神闲,十条巨龙在旋舞间不住凝聚十方之气,哪怕是阴邪之气也被转化为最
为本源的力量,一丝一缕地涌入龙辉体内,充盈本尊真元,元鼎等人也是首度见
识到龙辉这等神通,他们隐隐感觉到龙辉这一手也同样暗含了阵法精要。

  他一心多用,九霄真卷主外,龑武天书固内,藉化体和本尊的气息互通构成
一个不需要极元器或者极元位的活阵,名曰十方龙魂。

  海巨龙甩尾横扫,扬起千尺巨浪,厉帝化阴气为墙,挡住海啸,紧接着便是
雷龙腾空,行云布雷,千万道雷煞从天而落,走势如狂,连环轰击七星鬼阵。

  厉帝重施故技,阴气吸取外力,转动阴世七星将雷电威能转为自身元气,进
而再返还龙辉,与御天借势有异曲同工之妙。

  御气转劲根本就是龙辉的看家本领,龙辉立即驱使冥龙应对,龙口大张,强
行吞下厉帝释放出来的阴气,将这股阴气转给炎龙,龙辉便运转阴阳妙法,化阴
为阳,炎龙顿时火气旺盛,朝着厉帝那边吐出一股火焰。

  厉帝扫开龙火,露出阴沉的神色,如临大敌。

  龙辉淡淡地说道:「此阵乃以化身和本尊为根本,气息一脉相通,内元悠长
不减,对本元无损,你那阵法威力虽大,可是那三头僵尸都属于外来之物,就算
你们煞域功体同源,也不如自己的气息那般纯正,你强行役使三尸合入阵法,必
然伤了本元。」

  厉帝哼了一声,冷声道:「废话忒多,有本事便来破这阴世七星!」

  龙辉耸耸肩道:「没那个死磕的必要,本王只需要将你拖住。实话告诉你,
孟教主和靳院主趁着你全军压上,已经率领一支精兵直捣你后方,破你煞域之冥
海!」

  调虎离山?厉帝率先泛起这个念头,但转瞬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这冥海事
关煞域命脉,除了历代煞主之外,哪怕是一个模糊的范围都不会让他人得知,这
孟轲和靳紫衣又是如何能知道冥海所在。

  短短一个念头,厉帝心思连转了数次,冷声喝道:「收兵!」

  各路阴军依次退走,因为始终有阴气加持,只要他们想走,恒军根本无力追
杀,唯有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撤退,而那两头跟儒武激战得阴兽也是全身而退,令
得孔丘一阵苦闷。

  厉帝领军在碧魔林扎营,此处正是碧木魔君的领地,林内奇花异兽无数,而
且四周充盈着碧木魔气,碧木魔兵在里边可谓是占尽地利。

  打退了煞域的反扑,铁鹰率军继续推进,孔丘也继续以儒武巨神摧毁地脉,
但阳火烧到碧魔林外围五十里处便难进半分,元鼎和净尘一合计便有了结果——
因为碧魔林的存在,使得附近地脉从本质上转化了性质,由原先的阴煞变为魔煞
合流,单纯的阳火焚烧难以攻克。

  几名破虚高手先是强破断魂峡,再鏖战厉帝,可谓是也损耗了不少元功,而
煞域始终不适活人进入,非煞域修者很难在煞域里恢复元功,龙辉因功体特殊尚
可恢复,但儒道佛五人却是恢复较慢。

  净尘八卦同修,攻击力虽不如元鼎那般雄厚,但玄门真元甚是精纯,温养气
脉效果极佳,也是五人之中恢复最快的一个。

  净尘走出营帐,见龙辉正站在哨塔上观望碧魔林,于是脚步一踏,缓缓飘了
上去。

  龙辉笑道:「道长伤势可好?」

  净尘道:「调息了几个时辰,也恢复了不少元气,见王爷亲身巡视敌营便上
来凑凑热闹。」

  龙辉侧了侧身子,让出一个位置给他,净尘望着前方绵延千里的密林,问道
:「王爷,贫道有一事不明!」

  龙辉道:「道长请讲。」

  净尘道:「今日对阵之时为何要将他们的行踪告诉厉帝?」

  龙辉笑道:「以虚掩实,迷惑厉帝。」

  净尘蹙了蹙眉。

  龙辉继续道:「道长可还记得当初咱们六人的密会?」

  六人密会便是龙辉、孔丘、孟轲、宗逸逍、鸿钧、净尘六人在出征前进行的
一次秘密谈话,从而拟定了由仇白飞从西夷海进入煞域的策略。

  龙辉道:「按照当初所定,我们在正面跟厉帝死磕,吸引敌军主力,给仇白
飞制造机会,让他有机会到煞域中心布下噬魂妖云阵,吞噬阴魂。但就算我们再
怎么拖住煞域主力,后方总会部署有兵力,届时必然会跟仇白飞那支军马发生交
战。一旦打起来,厉帝便会发觉后方有异,势必分兵去救,且不说他们能不能自
保,单是被鬼卒缠战让咱们计划付诸东流!」

  净尘笑了笑,说道:「所以王爷要先来一个假偷袭?」

  龙辉点头道:「然也,当财主家里后院失火时,必定会让家丁全力扑救,但
救火之时人手早就乱成一团,如果这个时候账房又起火,他们要么是注意不到,
要么是忙不过来。厉帝现在就是这么一个财主,虽有百万家财,但其核心力量始
终不足,两位教主亲自率军偷袭其后方已经够他忙活了,哪还有心力去管仇白飞
那一路呢!」

  净尘抚须轻笑道:「王爷心思慎密,就连这般细节都布置妥善,厉帝焉能不
败!」

[ 本帖最后由 sologll 于 2014-4-7 20:2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