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侠 发表于 2014-01-17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秋螢冬煬的夏日春情


作者:UZI
首發:四合院
次發:物戀,東勝,會所
日期:2014年1月17日
屬性:MC,現代


== ==== == ==== === ==== == ==== ==


              CAUTION


  UZI/DAKU/RAKU是也

  難得四合院有活動,不參加好像說不過去……

  本來想寫綠文,可是那篇怎樣掙扎也是不夠濃,所以當普通文寫

  後來稍為觀測了一下活動主旨的說明,就想從『春色』這一點下手

  禁忌的話…………應該有稍稍摸到一丁點吧?(冷汗

  沒想到結果還是於卡稿卡到過期了,我果然有夠廢柴啊orz



  老樣子不想被無名盜走,所以請盜文的自重一下要抄也抄完整點這樣

  以上


== ==== == ==== === ==== == ==== ==


  「咦……?那個,失眠……?」

  「是啊!人家最近一直沒睡好的說!」

  聽到了秋螢的抱怨內容,冬煬用著無奈的神情整了整想要掉下來的眼鏡。

  最近一直在熬夜拼電動然後直接就到模特兒公司上班甚麼的,她該不會以為
自己不知道吧?

  明明是人氣模特卻是晚晚打電動甚麼的很奇怪啊——這種吐槽冬煬當然不敢
當成她的面直接說出口;上次他才只是抱怨了秋螢一句,就足足被她碎碎念了好
幾天沒有停下來過,害他耳朵都要長繭了。

  因此冬煬在這晚到不行的深夜時段被找上的時點,早就放棄作出抵抗了。

  「那麼,你是想我怎樣幫忙啊……?」

  用著有氣無力的聲音回應,冬煬有點不解的問道。

  上一次是魔獵幫打蛇皇龍,上上一次是戰艦遊戲負責打寶,上上上次是甚麼
卡片遊戲要收購超時空光子龍皇甚麼的,他作的事基本上都只是秋螢玩遊戲打電
動沒進展時湊人數代打之類的事。

  失眠甚麼的跟他何干啊?為了替這凶巴巴的老姐擺脫失戀的陰影他已經陪著
打電動足足好幾個月了耶!

  「人家可是知道喔,你在那個天才茉凰那裡拿到了甚麼精神收束機!」

  幾乎要把手指戳在冬煬臉頰上的秋螢一臉興奮跟期待地叫喊著說。

  看到姐姐這個表情,他已經有不好的預想了。

  「我可是跟小莫煌作過確認,那東西可以促進睡眠還怎樣怎樣,讓人有提神
醒腦的優良效果的呢!」

  「聽起來不管怎樣想這都是莫同學隨口亂掰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麼
喜歡胡吹瞎掰碎碎念……痛!」

  正因某個缺德同學的種種惡行感到懷疑,冬煬的額頭馬上受到秋螢的彈指神
通狠狠的招呼了一下,只能雪雪吃痛。

  過去到現在,秋螢不管作甚麼都能夠壓在他的頭上,這件事讓冬煬著實煩惱
苦悶了好長的一段日子;自從父母都出國進行考古研究之後,秋螢雖然持有一家
之主的自覺,行事卻是越來越肆意,讓冬煬每次都要收拾殘局。

  可是向來個性被動的他,倒是很快就習慣被使喚來使喚去的生活,所以秋螢
就算口氣算不上親切,也不會讓冬煬感到特別的不滿。

  而他絕對不會承認這是因為他老姐長相很不錯,以及在那以外的某個原因。

  「我是在茉凰學姐那邊拿到了一個試作樣品沒錯啦……」

  在秋螢以眼神示意底下,冬煬乖乖的從旁邊的包包中拿出了一個看起來跟普
通的奏樂節拍器很相似的東西。

  「……唔唔……」

  秋螢一臉懷疑的打量著眼前那個貌似節拍器的東東。

  那東西的頂端外裝了數顆呈圓環狀排列的小燈,外觀也因為貼扣著不少大小
各異的線路跟金屬片,整個就是顯眼而奇怪。

  看到那本該樸素卻被刻上不少圖紋的鐘擺針,她的表情有點古怪。

  「……抱歉雖然這是我提出的要求,可是這東西真的能用嗎?」

  「我也只是跟學姐要了這個試作樣品當作參考而已啦,趣味相投的學長學姐
可遇不可求啊……」

  語氣依樣有氣無力,冬煬搔了搔臉頰回答秋螢的問題。

  他最初會跟那位向來話都不說的學姐伸手要來這詭異無比的鬼東西,只是為
了藉此研究小型機械而已。

  為了日後能夠進修自己最喜歡的電子工程學,他可不會放過這些機會——

  「說重點!」

  「學姐說這個是試作樣品而且操壞了所以現在不能催眠人是也!」

  在秋螢帶怒的嗔叫聲下冬煬簡單快捷地回答了他所知道的東西。

  聽到了他的回答,秋螢有點無奈又有點不滿似的嘟著嘴巴,雙手抱在那同齡
女生完全被比下去的高聳胸脯前面,眉間開始露出煩惱的神色。

  看向秋螢這表情,冬煬不自覺的看得入神起來。

  說老實的,去除了脾氣問題,秋螢是他所認識的人之中除了那個冰山美人茉
凰之外最漂亮可愛的女生;一頭漂亮的黑髮,皮膚又白又滑又嬌嫩看起來充滿了
青春美感,連身材都比一部份成年人要來得豐滿有魅力,絕對是豔麗的代名詞。

  而秋螢在高中之前就已經被星探找上,現在正以學生的身份在雜誌以及模特
兒公司兼職的這件事,則是再也有力不過的證明。

  就算皺著眉頭,那風情萬種的美貌仍然讓冬煬不由自主地恍神起來。

  這容貌可是他從小到大就一直都很喜——

  「喂,小冬瓜!喂!」

  「咦?啊啊!是是怎麼了?」

  直到聽到秋螢在耳邊嬌喝幾聲,他才從自己的思維中回過神來。

  冬煬這才發現她正拿著那外貌古怪的機械。

  「這個,給我修好它。我要天天保持高素質的美好睡眠!」

  把它給塞到冬煬懷裡,黑長直的美少女兩手叉腰命令著說。

  「不所以少熬夜兩天不就……痛痛痛!不要捏!我弄,我弄就是了!」

  才剛說到一半馬上被秋螢施以捏肉攻勢的冬煬想也不想就點頭答應。

  看來自己應該很難擺脫被她騎在頭上的情況了——冬煬苦惱地嘆了口氣。

  在那之後,冬煬雖然一如以往的抱著心不甘情不願的情緒,開始了替秋螢當
苦力的行動;可是就算冬煬本身對於機械跟電子學有一定的水平,他也無法跟上
那個叫作茉凰的天才少女的步伐,只能勉強把這節拍器修改跟簡化。

  反正秋螢只是要好好睡一次而已,簡單的催眠機能也很夠用了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完全沒想歪到任何地方過的冬煬只好硬著頭皮動手。

  要對姐姐作其他事情的想法,他倒是壓根兒沒有動過這種念頭——常識地思
考的話,對義姐作任何不良舉動也是死路一條啊。

  更不用說對喜歡的人以催眠為理由毛手毛腳甚麼的他最討厭了。

  ……………………

  ………………

  …………

  花了將近一整個星期,終於把那個催眠節拍器給弄好。

  仔細的測試了好幾次,確認節拍器運作正常之後,他才告訴秋螢這件事。

  這其中也包括了長達三數天的精神掙扎以及預習。

  催眠別人耶,他根本沒作過好嗎?

  「那麼這個要怎樣用呀?我這幾天為了衝那個古龍玉已經睡很少了,拜託你
快點救我啦……」

  聽到了秋螢的抱怨,冬煬好不容易忍住了吐槽的衝動,開始解釋節拍器的用
法:雖然已經全力嘗試維修,可是內部的精密結構可不是冬煬能夠修好的,所以
本來該是幾秒完成的催眠過程,現在還得依賴第三者從旁協助導入。

  「……你真沒用耶。」

  「這是因為茉凰學姐太天材了好嗎!她可是外國研究院搶著找的人材耶!」

  被戳到痛處的冬煬終究沒能忍住反駁的衝動,被秋螢狠狠的敲了下腦殼。

  「還不快點開始!」秋螢嬌嗔道,「人家要睡覺啦!」

  然後,冬煬依言在書桌上設置起那個催眠節拍器,讓秋螢坐在床邊盯著開始
搖擺的節拍器,自己則是在旁邊待機。

  要不是秋螢強迫的話,他才不會花時間看那些不可信的催眠術書籍。

  隨著節拍器的指針時左時右的來回擺動,在針端上以及機器頂端的兩組小燈
也開始閃亮起時強時弱,微妙的黯紅色燈光。

  「嗚……」

  「你得仔細看著。」

  聽到了冬煬跟平常不一樣,堅定低沉的語氣,秋螢下意識的提起了精神望向
那令人不知不覺開始恍神起來,好像會前飄後移似的燈光。

  只覺得眼皮忽然變得有點沉,忍不住輕輕眨了眨眼,秋螢繼續忍住沒來由地
跑出來的疲勞感,繼續盯住那個節拍器。

  秋螢只覺得那道紅色的燈光漸漸在腦海中劃起一條又一條的紅線,隨著紅線
越來越來,她也感到眼皮的腦袋越來越沉,腦子漸漸的不靈光。

  「冬,冬煬……我……」

  「來,仔細看前面,睜開眼睛。」

  被冬煬打斷了語句,換了是平常她早就飽以老拳;可是在腦袋不靈光眼皮又
沉又昏的現在,秋螢只能維持著朝正面望去的視線已經很吃力,根本沒心情思考
他語氣的問題。

  「看著那道紅光……嗯,就是那就照進你眼睛的紅光……」

  紅光在秋螢的眼底中一次又一次的閃爍著,那陣陣沒來由的倦意也是一絲絲
地滲進了腦海似的,讓她無法集中精神。

  「對,就是這樣喔……讓它映照進去……從眼睛一直進去……」

  「啊…………」

  漸漸彷徨不定起來的思緒無法集中,猶如被甘甜的微風給吹至疏散開來似的
難以鍵結彼此,秋螢只覺得腦海中彷彿被那一絲一絲織起來的紅光給織縛住,甚
至連腦袋也被那片片紅色填堵起來一樣。

  出自本能而來的抗拒感,過快的變化讓她忍不住想要別過視線——

  「不行喔,秋螢組。要好好的看著這道光……」

  「……啊,啊……」

  ——讓人無法抵抗的嗓音響起。

  冬煬那在耳邊低聲響起的溫和聲音卻好像鎖鏈一樣綁縛著秋螢的心神,讓她
那微微後仰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凝視著越來越靠近的紅光。

  眼皮越來越沉重,腦袋越來越鈍重,思考彷彿平靜起來的深海一樣停止了流
動,秋螢那漸漸遲緩起來的思考連帶乏力倚在床緣的身體已經沒法持續望向那團
散亮的紅光。

  「對……仔細的看……用心的看……」

  但是,在冬煬的耳語誘導下,她的眼睛無法閉上。

  身體開始有種浸泡在芳香的沐浴溫泉般舒適輕柔,讓手足肌肉都開始不由自
主地放鬆起來的感覺,秋螢除了那仍然只能凝望著紅光的眼睛之外,渾身上下也
沒有動作的念頭。

  隨著那道柔和起來的紅光一絲絲地變大,她的身體亦逐漸放鬆起來,提不起
力氣的手腳早就垂落在旁。

  「…………啊……」

  「集中看……讓心神都投注進去……」

  不知不覺整個人軟攤在冬煬的懷裡,秋螢的腦袋隨著那個左右搖晃著的節拍
器輕輕來回擺動著,那將要閉合的眼皮也顫抖著眨動。

  在那妖異的柔潤紅芒中,秋螢只覺得腦海越來越軟綿綿,彷彿要飄浮出外面
似的輕逸,慢慢的迎向那道讓自己注投所有心神的紅光。

  「放鬆自己……」

  冬煬的聲音在她的腦海迴響。

  身處那紅色的照射下,秋螢甚至依稀有種身心將要完全鬆弛下來,溶化在那
紅光中的錯覺。

  而那份越發真實的錯覺,成為了最後一根稻草,讓她的意識塌入舒適輕柔的
空白底下。

  瞳孔隨著眼眸耷垂而輕輕閉合,呼吸在那輕柔得將要飄走遠方的昏沉意識一
同緩下,倒在床上的秋螢無意識的發出了低聲的綺鼾。

  直到把她安置好之後,冬煬才敢放鬆一直緊閉的呼吸。

  雖然說在這台節拍器的超高效能下就連他那稱不上誘導的半調子語句都可以
讓秋螢陷入催眠狀態,但是身為外行人的他可也很緊張。

  不過,進入了這階段之後,他就能夠放鬆下來了。

  「秋螢姐,你聽到我的聲音嗎……?」

  「…………是……」

  似是呻吟也似是夢囈,秋螢在冬煬的誘導下發出了微弱的呢喃。

  那慵懶的嬌軀也好,柔嫩溫順的櫻唇也好,在此刻讓冬煬的心不自覺地鼓躁
急跳起來。

  他沒有預料到平常凶巴巴的老姐還能有這種嬌柔似水的誘人樣子。

  「慢,慢慢的從一開始數……」

  回想起姐姐的要求,他依照之前搜集到的一些常見催眠句對秋螢說道。

  「每數一個數字,你就會更加想睡……每數十個數字,你便會睡得更香更深
沉……直到你進入最深最舒服的睡眠為止……知道嗎?」

  面對冬煬此刻的指令,秋螢毫無猶豫也不存在抵抗地全盤接受。

  「……數字……睡覺……更香,更沉……直至最深……」

  細嫩的嘴唇微微開合,她用著帶有遲疑口吻的嘟囔著含糊不清的單字。

  見狀,冬煬那不知為何更加緊繃的心神這才安定了些。

  「當我說『冬眠中止』,你就會醒來,然後回到平時的狀態……不然,你只
會徹底的熟睡,放鬆自己……知道嗎?」

  「冬眠中止……醒來…………熟睡,放鬆…………」

  越來越小聲的低吟輕輕響起,取而代之的是秋螢那已經深陷夢鄉的夢囈。

  到了這一步,冬煬才真正意義上鬆了口氣。

  不單是在進行催眠時的緊張,剛剛他甚至不自覺地凝望著失去意識而倒躺在
床上深深睡著,跟平常渾然不同的秋螢。

  想到那海棠春睡的嬌柔美貌,他只感到胸口沒來由的一陣沸騰,臉龐也是異
樣的滾燙。

  「我的姐姐怎麼可能那麼可愛啊……我想太多了吧,常識地思考的話。」

  拋開了亂七八糟的突兀思考,百無聊賴的冬煬在書櫃上面拿了本遊戲雜誌翻
閱起來。

  要是老姐醒來把他海扁一頓的話就活脫脫是自尋死路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冬煬很乾脆將床上的佳人無視掉,專心翻看最新的戰機遊
戲資訊,把腦海中那個睡美人似的容顏拋諸腦後。

  每翻動雜誌的一頁書,他都覺得自己差點就要天人交戰了。怎麼這種美味誘
人的場景偏生是如此發生啊!

  去除冬煬的內心掙扎的話,之後的催眠處理也相當順利。

  在秋螢數完之後,冬煬算好了時間就用暗語讓她醒來;他記得那個奇怪的學
姐說過這台節拍器本來就具備的促進睡眠機能,因此只要讓被這機器催眠的人睡
兩三個小時就很足夠了。

  而這個粗糙無比的半調子催眠,就結果而言讓秋螢得到了充足的睡眠。

  雖然實質上根本好處都沒撈到,可是已經被姐姐欺負習慣的冬煬也沒有感到
甚麼異樣,任由他那個粗魯的老姐拍拍肩頭就把節拍器也搶走了。

  然而,秋螢那柔嫩動人的睡蓮美貌仍然在他的腦海中留下了很大的位置。

  「……我在想甚麼啊。那是姐姐耶。」

  驚覺自己在想甚麼似的冬煬甩了甩頭。

  只是,想起秋螢那個跟平常截然不一樣的溫柔神態,他只覺得臉頰又變得有
點滾燙起來。

  「對啊,沒血緣的義姐甚麼的都已經相處十數年了不是……」

  自言自語,他不斷翻閱著那本不知看第幾次的課本。

  都幾歲人了他哪可能會對姐姐有欲望呢!不對啊這根本不應該吧!

  抱著亂七八糟的想法,讓姐姐安心睡眠的冬煬卻是失眠了整個晚上;隔天被
秋螢那哭笑不得的表情問候時,他要是沒能維持平常沉穩的個性早就慌亂得把心
底話全部都拋出來了。

  在那之後,秋螢冬煬這兩姐弟的生活節奏並沒有因此變化。

  姐姐理所當然的在課堂上跟教授研討博士學位水準的問題,並在兼任雜誌封
面女郎跟水著寫真模特等要職的同時晚晚徹夜拼電動;至於弟弟除了念書跟被制
陪打電動之外,則是多出了一個有點奇特的家務。

  促進姐姐的優質睡眠。

  「那麼小冬瓜~今天也拜託囉~」

  「是是……拜託為我設想一下啊……」

  似是沒有聽到冬煬後半句的抱怨,已經換上睡袍的秋螢一臉期待地望向開始
擺動的節拍器。

  就結果而言,冬煬大約每隔兩三天就被秋螢抓著強制進行催眠誘睡。

  最初冬煬也有因為安全理由——以及那窩在心底說不出口的曖昧原因——作
出反對,卻被秋螢用異樣強硬的手段跟家庭開支的經濟權力硬是壓回去了。

  心知老姐個性耍野蠻起來就沒有道理可言,冬煬最終亦只能服從。

  「看著這道光……對,全神貫注……」

  「……是的……」

  以手扶著秋螢那漸漸乏力支撐身體的頸腰,冬煬另一隻手拿著節拍器讓那道
搖曳出緋紅色光暈的小燈對著她的眼睛。

  先後幾次催眠的影響下,秋螢的感知性已經逐步被提高,甚至現在只要凝視
幾秒就會陷入恍神的狀態。

  漸漸無神虛恍的視線也很自然地微微晃動,秋螢機械式的晃動著頸子,追隨
著那越來越柔亮的紅光。

  不消片刻,秋螢已經跟平常一樣躺在床上睡死過去。

  「秋螢姐……聽到我的聲音嗎?」

  冬煬依平常的導入方式對身邊的秋螢說道。

  只是,連他也能夠明確留意到的是自己那微微顫抖的聲音。

  「……是……」

  那跟過往好幾次的催眠狀態也沒有分別,彷若夢囈的軟嫩聲音呢喃著。

  那伴隨著綿綿呼吸起伏,遠比任何明星都要來得聳峨高挺的胸脯,讓冬煬的
視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過去。

  「我知道,你現在覺得暖烘烘很舒服……想要更加放鬆,並想繼續深深睡下
去,對嗎?」

  「是的……很溫暖,很舒服……想睡……」

  經驗上已經知道用怎樣的口氣能夠更快引導受術者進入深眠狀態,冬煬很快
就留意到臉上流露出陶醉神情的秋螢已經輕鼾起來。

  然而,不知怎地,冬煬發現自己無法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臉龐略略透溢紅霞的螓首斜斜倚靠在枕頭上,嬌俏可人的美貌褪去了平常粗
野的色彩,此刻的秋螢比平常更添了幾分無法言喻的奇妙氣質。

  即使被薄墊給蓋住,那隨著鼻息一呼一吸緩緩起伏,囊鼓高聳卻又透露著柔
軟觸感似的的胸脯,也讓冬煬喉間胸口也不約而同的火熱起來。

  那未被薄墊好好蓋住的苗條玉足微微的疊放斜擺著,曼妙而結實的美腿曲線
在他的腦海中只留下了由白皙膚色所殘留下來,亮麗誘人的雪白美弧。

  「…………在我說『冬眠中止』之前,你只會一直很深很深的睡去……因為
你現在已經深深的睡去,所以你的身體會無止盡的放鬆……知道嗎?」

  回過神來,冬煬已經對身陷催眠狀態的秋螢下達了指令。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那樣說;他只知道看著秋螢那海棠春睡的嬌柔樣子
的時候,胸口那陣沒來由冒出的衝動感覺就會滾燙起來。

  「睡去……身體,放鬆……」

  在冬煬仍在猶豫的時候,僅餘下接受指令下一途的秋螢已經作出了回應。

  「——!」

  而這聲低吟,也成為了干涉冬煬心底那份不明衝動的一股動搖。

  顫抖著的手不自覺地伸前,小心翼翼的撫摸上她那紅潤的臉頰,冬煬只覺得
心底快要炸開來似的,那鼓動的心臟也隨之狂響。

  撫弄輕捏那嫩滑的臉頰之後,他的手很自然地變成了雙手並用,將沉睡的秋
螢輕輕抱起,將她那香軟的上半身摟在懷裡;當那恍神星眸微睜的容顏靠近自己
時,他已經忍不住將自己的嘴巴湊了上去。

  腦子一片混亂的他感覺到的,是那彷彿要在嘴中溶化一樣,刺激著腦袋的香
軟味道跟觸感。

  之後,他只覺得心底那份衝動一發不可收拾。

  擁吻過後已是轉攻那嬌嫩得猶如玉藕的粉頸,雙手失去平常沉穩感覺似的從
下方伸進秋螢的睡袍裡面,摸上那般光滑的美背肌膚,冬煬那不住來回游移的兩
掌跟嘴舌不斷刺激著秋螢的上半身。

  即使意識深深沉醉於夢鄉,身體仍然充實地對外來刺激給予反應,秋螢那被
唇舌堵住的櫻桃小嘴仍然不時漏出幾絲微薄輕顫,帶著曼妙感覺的呻吟。

  整個人已經同樣鑽進床上摟抱著秋螢,腦海只餘下一片火熱的冬煬把右手繞
到前面將秋螢的胸罩釦解開,然後很乾脆地將那湖藍色的蕾絲胸罩拉下,讓那對
充滿彈性的乳峰從內衣的束縛中躍出。

  (秋螢姐……好性感……)

  思緒只餘下幾近最單純的想法,冬煬的手在那之前已經悄悄摸上那對誘人犯
罪的巨乳上面;嬌嫩的白滑乳肉在掌心中輕磨,隻手無從掌握的渾圓胸脯在冬煬
逐漸肆意起來的動作間不住變成各種讓人更加衝動的形狀。

  舌頭侵入著秋螢那緊閉的小嘴之中,以手掌搓揉跟手指磨弄交替刺激著秋螢
足以豪乳之稱的大肉球,冬煬的進擊越來越激烈,左手更是拉走了薄墊並朝向她
的下半身侵攻。

  翻開睡袍的下擺,冬煬的左手將那件同樣湖藍的貼身內褲從原處剝褪,讓那
兩片飽滿肉唇緊合著鼓起的蜜穴暴露在空氣中;然而,即使身軀已經在冬煬的連
番刺激底下漸漸燃起欲火,秋螢那沉醉在美夢底下的意識也不會因此阻止,只能
允許無知的肉體本能順從外界刺激散發春情。

  沿著那滑嫩可愛的陰唇挑弄撫抹,冬煬的左手開始朝著那緊合的蜜阜施加逗
弄愛撫,右手繼續對那傳來美妙彈性觸感的胸脯揉搓,他的嘴舌已經移至另一邊
胸脯那微突的乳首上面輕吮細咬。

  以兩指將閉合的肉唇輕輕掰開,冬煬的中指戳進了那窄小的會陰處,很自然
地開始前後蠕動;右掌依樣深陷乳肉之間,左手失卻自控似地貪婪的抽送,他的
頭臉則是不住在秋螢的豪乳跟櫻桃小嘴之間往返。

  (秋螢姐,秋螢姐,秋螢姐……!)

  腦子除了懷中佳人之外已經甚麼都沒有去細想的餘地,冬煬順從著胸口那份
逐步狂熱起來的衝勁纏抱在秋螢身上。

  那份衝動跟欲望所帶起的饑渴感,讓他手口並用地在秋螢身上的所有部位進
行自己能夠想像得到的動作;而在催眠底下並未有因此清醒的秋螢無從得知這個
狀況,只能無知地任由義弟弟放任地玩弄愛撫著自己的肉體。

  隨著充足得過激的全身愛撫持續著,冬煬在窄徑中進出的手指彷彿摸到了泥
濘似的感受到粘稠的濕潤感。

  「……秋,秋螢姐……」

  「…………?」

  叫喚出聲的那一剎那,他甚至產生了秋螢抬頭以含情脈脈的眼神跟自己四目
相投的錯覺。

  「接,接下來……你會覺得很舒服……對,很舒服,所以一點都不痛……呃
啊啊,對,不會感到疼痛……」

  右手用著焦急的動作飛也似地解開褲子的鈕釦,冬煬用那無法忍住顫抖的緊
張聲音吐出了不倫不類的指令。

  至於被一直刺激著蜜穴內外,渾身性感帶也因受到充份刺激而全面展示應有
的反應,秋螢的櫻唇吐出的僅是那不成字句,彷彿夢囈般的嬌柔呻吟。

  而這帶著深深春意的低吟則是成為號角戰響般,讓冬煬的肉棒完全進入雄性
獨有的備戰狀態,準備直搗那緊窄的泥濘蜜徑。

  也許是下意識感受到外來的火燙肉棒正逐步入侵羞蜜的花徑,臉頰亮透著潮
紅的秋螢很自然地縮了縮身子,讓冬煬的肉棒才剛進去已被柔嫩的肉壁套勒著。

  連皮膚也彷彿亮起了一層溫熱的恥汗,本如嫩蚌閉合著的陰唇正緊緊地咬吮
著肉棒,那細閉的肉縫也欲拒還迎般一縮一夾。

  「秋螢姐……秋螢姐……」

  呢喃著懷中佳人的名字,冬煬的腦袋已被蜜穴肉唇刺激得理智焚光,只懂得
順從本能抬腰用力,把隨時暴發的肉棒推入那不規則地蠕動著的緊窄陰道內。

  包繞著肉棒的是那疊積著無數細密肉摺的溫熱窄道,那隨著吸收一吮一縮似
的奇妙蠕動讓他忍不住開始擺動起腰來,肆意享受那火熱的吸力。

  伴隨著冬煬肉棒的侵攻以及他那放在那挺拔胸脯上不斷搓揉的魔手動作,秋
螢的肉體也猶如將僅餘的枷鎖也驅逐開去一樣,順從本體放蕩箍夾著那充斥雄性
汗臭的身體。

  每次抽送也跟那潤嫩的蜜穴肉壁互相擠壓揉磨,狹短的陰道吃力地承受肉棒
吞吐進出,濺起的淫汁在床單跟薄墊上留下一絲絲細微卻清晰的淫痕。

  「秋螢姐……你好漂亮……秋螢,秋螢姐……」

  「……啊,啊嗯……啊啊……」

  推腰的力氣已經收不住腳,冬煬越來越急促劇烈的抽送動作讓秋螢的呻吟聲
逐漸變得激烈起來。

  挖磨著彼此的肉摺跟肉棒隨著進出濺出更多淫汁,跟兩人交纏著的身體所流
溢出來的熱汗交織在一起,產生了某種刺激本能的氣味。

  被冬煬以指尖跟掌心捏夾揉弄著胸脯,秋螢每次因為快感而顫抖跳彈的身體
也讓那本已緊窄的蜜穴抽搐緊縮一下,熱烘烘的擠湧壓迫以及隨之蠕動的肉壁都
在全方位刺激著冬煬的肉棒。

  櫻唇也好,軟嫩耳垂也好,甚至是那有著美妙曲線的肩胛鎖骨也好,冬煬也
無一放過皆盡施以熱情的嘴舌招待,留下殘留唾液的大小吻痕;閃爍著盈亮淫光
的窄嫩蜜穴更是理所當然似的不斷承受那粗暴狂野的抽送,充血帶起的緋紅更加
刺激著雄性的征服獸欲。

  改以雙手將秋螢摟入懷裡,讓胸膛跟那豪挺的巨乳互相輕磨,冬煬享受著那
綿柔乳肉跟尖立乳首的奇妙刺激感,腰間不斷扭挺讓肉棒朝著不時作出淫糜擠擁
的蜜徑盡頭衝撞。

  「秋螢姐……秋螢姐、秋螢姐……!」

  「……唔,嗯嗯……唔!啊……唔嗯……」

  龜頭磨撞上那緊合的肉蕊,肉棒在蜜穴內外翻騰進出,兩人的雙腿隨著激烈
的動作已是緊緊的交纏彼此互相壓住。

  捧起了那軟弱乏力的螓首肆意熱吻,冬煬熾烈地激吻著佔據著秋螢上下兩道
同樣沒有自我卻本能般回應著雄性侵攻的小嘴,前伏的身體把懷中的美少女壓在
下面猛烈抽送。

  疊積起來的快感跟佔有義姐身體的背德感交錯成強烈的刺激。

  「秋螢姐,我……我要……唔,嗚!」

  已經感到胯間精囊不受控制地顫抖收縮,冬煬本能地加快挺腰,肉棒一下下
撞在秋螢那久待滋潤的香嫩肉門。

  「……唔喔,呀…………嗯,唔嗯,嗯……啊……噫啊啊!」

  混雜著夢囈的甘美高吟響起,被推上快感絕頂的秋螢只能接納著那深深刺進
體內的滾燙肉棒。

  在睡夢中的意識當然不會知道,那根火熱的肉棒被高潮溢出的淫液濺射的同
時也猛烈地吐出稠濃的精漿,彷彿想要在那純潔的肉壺盡頭留下禁忌白濁般肆意
溢流而出,幾近填堵了蜜徑的大半空間。

  「…………呼……啊……」

  摟著秋螢體會著在那窄腔中激烈噴射之後的餘韻快感,冬煬只感到火熱滾燙
的身體一剎那間冷卻下來,只能乏力地倒躺在她懷裡享受著陰道肉壁那帶來陣陣
酥麻的蠕動感覺。

  良久,軟躺在姐姐身上的冬煬才從射精的恍神快感底下重新清醒。

  「我到底作了甚麼事啊…………!?」

  強忍住絕叫的衝動,冬煬一臉後悔跟緊張。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到底作了甚麼好事,已經沒能想到如何補救的他只能選
擇先進行事後處理。

  「…………秋、秋螢姐,你聽到我的聲音嗎……?」

  「……唔,嗯……是的,聽到……」

  確認了催眠的影響效力仍然存續,冬煬這才替自己的幸運抹了把冷汗。

  接下來就跟平常一樣下達催眠指令讓秋螢可以安心熟睡,冬煬在仔細清理完
現場以及再三檢查過後,這才鬆了口氣。

  「……要怎麼開口啊……」

  知道說甚麼也沒可能就此瞞過去的冬煬再度抱頭苦思。

  ……………………

  ………………

  …………

  距離冬煬失控犯下大錯的那天之後,已經過了十數天。

  「怎麼辦啊……」

  仍然為了同一件事煩惱的冬煬表情扭成了一團,額上彷彿被鏨附著苦惱中三
個大字似的。

  在那個晚上之後,秋螢對他的態度並沒有任何變化;除了不時會出現被曖昧
目光給打量著似的奇妙錯覺之外,冬煬的日子也沒多少變化。

  不過在這段日子他倒是得知了另一個很殘酷的事實。

  「別人都說天才跟瘋子是一線之差,可是怎麼茉凰學姐你也是啊……」

  數天之前,他在部活中很巧合地跟茉凰提到了那個有問題的節拍器。

  然而他卻在那時候得到了意外萬分的答案;那節拍器不是單純有問題,而是
被特別設計出系統缺憾,不單會影響受術者,更會影響到施術者本身。

  「甚麼叫原始的感情衝動啊……」

  對於受術者以及施術者都會被節拍器影響,順從內心的感情衝動並放任本能
行事這點,冬煬只覺得頭又開始在痛了。

  這種坑爹無比的不良設計到底是要用來針對誰他才不想知道啊。

  到了現在仍然沒能夠想到怎樣對秋螢解釋,冬煬的表情十分苦惱。

  「喂~小冬瓜~」

  而他的苦惱很快就被一聲嬌喝以及隨之而來的踹門聲給打斷了。

  跟雜誌社照片那美豔模特風情渾然不符,神態粗野豪爽地闖入冬煬房間的是
渾身上下只有短袖襯衫跟熱褲的秋螢。

  「啊,嗯。秋螢姐找我有事嗎?」

  似是不敢正視對方般,冬煬只能把視線放到那雙修長緊致猶如玉藕般誘人的
美腿上面,然後不安地四處飄動。

  他還沒想到怎麼說啊這要怎麼辦?

  「啊……嗯,對!這個!」

  隨著秋螢的聲音響起,冬煬感到布甚麼冰冷的硬物在敲戳著自己。

  仔細一看,他看發現秋螢正用著某種曖昧的眼神打量著他,而那個要塞在自
己懷裡的硬物更是那台該死的節拍器。

  「我,我想睡覺了!最近模特的工作很忙害我很倦沒能好好休息!」

  秋螢的這番話,冬煬很快就聽到了一些微妙的地方;先不要說她這整個星期
除了聽教授課節之外只是窩在房間打電動,他明明記得秋螢最近作息正常,沒可
能休息不足。

  「所,所以呢!我現在命令你繼,繼續用這個!」

  兩頰薰上一層緋紅,彷彿有點不好意思似的秋螢別過臉去,沒有正眼望向已
經驚呆傻住的冬煬。

  而冬煬也差點就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

  繼續用節拍器作催眠?他姐應該是這樣說吧?他沒有產生幻覺吧?

  「…………那個,秋螢姐……?」

  「!」

  聽到了冬煬的叩喚,秋螢彷彿被嚇到似的嬌軀一震。

  這不知道是害怕還是驚恐的反應,讓冬煬的心臟冒然猛跳。

  該不會她早就推敲出那一晚的事了?不對,仔細想想的話他那天根本沒有作
過任何讓她忘記那晚事情的催眠指令啊!

  「秋、秋螢姐……我、我——」

  「那、那個呢!」

  想要發問的冬煬沒能說出任何東西,因為他的嘴巴被秋螢用食指按住了。

  慌亂的眼神含羞帶怯,秋螢那看起來跟平常沒兩樣的神態,在此刻卻多出了
幾分奇妙的情素。

  「…………我…………我不反對就是了……小冬瓜的話……」

  「……咦?」

  那意外甜蜜的輕聲耳語傳進了冬煬的腦海中。

  不反對該不會是指那件事?被義弟給弄上床了耶?

  這個時候,冬煬腦海中忽然閃過了那個古怪學姐所說的設計缺憾。

  「該,該不會秋螢姐也——」

  「就,就是這樣!人家在房間等喔!」

  如脫兔般逃逸開去一樣,說完想要說的話之後秋螢就把那台節拍器塞在冬煬
的手裡,阻止冬煬說下去似的。

  不給他追問的機會,秋螢飛也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被獨個兒留在房間內的冬煬望著手上那個節拍器。

  他的腦海裡面,除了秋螢方才那嬌羞動人的面貌之外,就只有她低聲說出的
那幾句話迴響著。

  近在咫尺的房間在這刻總讓他有種難以踏足的感覺。

  可是,這樣子站著乾等也不是辦法。

  「……總而言之……啊哈哈……」

  冬煬有點無奈的苦笑了幾下。

  懷抱著不安跟期待混雜在一起的緊張心情,他很快就踏進了秋螢的房門。



               【Fin】


== ==== == ==== === ==== == ==== ==



林秋螢
女主角&義姐
雜誌模特寫真封面女郎
其實是弟控

林冬煬
男主角&義弟
理科學研的優才生
明顯是姐控

[ 本帖最后由 82255663 于 2014-1-17 22:2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