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13-09-29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02.

  王五射完第一枪,满足感迸发的同时突然感到一阵头晕,这次想起来从昨夜
到现在自己竟然没吃饭,只靠着几片奥利奥坚持到现在,之前还因为绑架到康小
曼的兴奋劲没发觉,现在却是饿得咕咕叫了!

  给康小曼的脖子上戴上了红色的皮质项圈,项圈的细铁链另一端锁在床垫旁
的墙壁上,王五站起身来,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说道:“35岁的女人,还生
过孩子,可是阴道还那么窄,和25岁的骚货相比也毫不逊色,真是不错啊!看你
听话,自己把胶布解开吧!”

  银色宽胶带封住了许久,粘得很牢固,康小曼又不敢大力生怕弄痛自己的皮
肤,一点一点撕开后把胶带取下来,再把塞嘴的东西拽出来,才发现已经浸透了
口水的堵嘴物,居然就是自己穿过的黑色三角内裤和黑色天鹅绒连裤丝袜,心中
忍不住泛起一阵反胃来,好在现在嘴自由了,这个被戴上了红色皮项圈拴在墙边
的少妇开始哀求起来:“求求你,你要搞我也搞过了,放了我吧,我还要找我儿
子琦琦呢!”

  王五板起脸孔:“你这个骚娘们,搞非法集资害了多少家庭,现在想着自己
儿子了,这也是报应,你儿子的线索我也有一些,想出去找孩子,你就要听话!”

  听说有儿子的线索,比什么都重要,康小曼也不敢哀求,只是说:“我听话,
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找到我儿子,我儿子在哪里?”

  王五想了想,突然蹲了下来,看着一脸娇羞的康小曼,摸着她的脸蛋:“想
找到儿子就要听话,只要听话,自然有一家团圆的日子,把这高跟鞋穿上,还是
在你晕了以后,特地放车上一路带回来的呢!”

  原来是自己穿来的黑色系带细跟高跟鞋,康小曼还能说什么,乖乖地穿好了
鞋子,身上仍是赤裸的,只是穿着撕开裆的一线裆黑色连裤丝袜和黑色高跟鞋。
坐在床垫上,弯曲的黑色美腿形成诱人的曲线,王五也按捺不住地抚摸着惊恐少
妇的美腿:“丝袜加上高跟鞋,这才像个女人,不然哪能引起男人的性趣呢!好
好休息,一会儿我们还要好好玩你呢!”

  王五没有上去,放开了康小曼以后,他打开了地板上的暗格,一个不锈钢的
梯子直通地下室二层,小七已经在下面许久,王五知道小七早一天弄到了三个肉
货,暂时存放在大龙的快捷酒店。

  下到二层,二层的空间大得很,是一层三个房间完全打通成一个大密室。除
了墙边的金属栅栏围出来的牢房外,还有各式各样调教女人的工具和器材,更有
透明玻璃围起来的全透明的卫浴房间,大小便以外还有可以洗泡泡浴的温泉浴缸!

  小七也是脱光了衣服,在同样的木质地板上,三个身材很棒的女人,趴在地
上,三个女人都穿着南航的空姐制服,白色的衬衣配上红色的马甲,不过红色带
有白色斜纹的空姐短裙,三个女人都被脱了下来,高高翘着穿着灰色连裤丝袜的
屁股,脚上还穿着黑色高跟鞋。

  “原来南航的空姐夏季都换上灰色的连裤丝袜了!”五哥走近了看看,说道。
三个女人低着头,膝盖顶着地板支撑着身体跪趴着,上身斜下来,头部顶在地板
上,原来小七给每个女人都带上了sm皮铐,左手腕和左脚踝、右手腕和右脚踝锁
在一起,使得三个空姐都无法直起身子来,只能跪下来后,手脚相连低下头跪趴
地姿势在地上高高翘着屁股。

  三个女人还被小七戴上了红色的塞口球,口球两侧的黑色皮带勒住俏脸在脑
后扣住。中间的那个空姐此时翘着屁股,小七的肉棒就隔着裤袜,用狗性交的姿
势从她的身后插入她的阴户,此时还在卖力地做着活塞运动。

  “呜呜呜……呜呜呜……”被插入的空姐,只能是呜呜呜地呻吟着。

  王五从空姐的侧脸一看,虽然趴着脸贴地,在性交中因为痛苦变得扭曲,可
还是能看出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左右趴着的两个也毫不逊色。

  “小七你可以啊,这三个空姐一个比一个漂亮,都是能卖上价的好货色!”
王五也不禁赞叹道。

  听到王五的夸奖,小七显得很兴奋,一边操着身体下面的空姐,一边介绍:
“现在我正在弄的叫赵亚楠,左边的叫方媱,右边的李晴。”

  说着话,小七还在左右两空姐灰色丝袜包裹的美臀上用力各拍了一下:“可
别以为是弄来的女人给套上制服而已,三个妞都是正宗的南航空姐,还都是一个
年纪的,统统22岁,正是卖肉货的好年纪!”

  小七介绍自己如何绑架空姐的同时,还在继续用力地在赵亚楠的身体上捣鼓
着,王五很好奇小七的经历,也耐着饥饿听他的故事来,闲来就抚摸起右边的李
晴灰色连裤丝袜包裹的性感美翘臀。

  原来赵亚楠不但南航的空乘,还是兼职的女公关,其实就是社会上俗称的小
姐,这在空姐的圈子内不是什么秘密,很多空乘都靠兼职卖肉来赚外快,方媱和
李晴是赵亚楠的同学,同一批进入南航,也干着兼职的营生。圈内的公开秘密就
是,空姐飞到哪里就买到哪里,赵亚楠和两个同学都是江南人,可是航班飞到了
沈阳,赵亚楠就被小七选中了。小七本来只想弄赵亚楠一个,以前招妓就点过赵
亚楠,这一次赵亚楠表示自己的两个同事也做兼职,本来希望小七这个伪装的高
富帅给介绍客户,小七一咬牙就谎称自己和朋友要搞小聚会,一次把三个空姐都
找来了。

  整个过程很顺利,小七付款让赵亚楠找了一家宾馆,然后小七在同一层订下
了相邻的房间。晚上的聚会只有小七一个人到,先是说朋友一会来,然后给三个
空姐灌下了放了迷药的红酒。三个空姐昏迷时还穿着自己的空姐制服,因为小七
事先便说明要玩空姐制服秀。小七准备了三个皮箱,赵亚楠、方媱、李晴被捆绑
成驷马倒躜蹄后,一人塞入一个皮箱,在深夜中,小七将三个女人弄到了自己的
房间。第二天,打扫卫生的服务员很奇怪三个空姐是如何离开的,不过房费都是
付过的,也没有东西遗留,宾馆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因为服务员一眼就看出三个
空姐轻浮的样子八成是兼职做鸡的,干完活悄悄离开也在情理中。只是大堂的服
务员茫然不知,他帮小七搬上车的三个皮箱,里面会装着三个被紧缚麻醉的空姐!

  “五哥教导的我可一点都没有忘,特地用了半天时间确定没有被人盯上,三
个骚空姐也是让我注射了麻醉剂后,开了一整天的车到了这里,五哥你给的药也
确实管用,三个女人几个小时都没醒过来,还是我在半路打开皮箱一个一个又给
补了药,这些空姐后来睁开眼睛就已经到了这里,已经被我干了一天,你看这赵
亚楠的阴道都松了松,玩起来舒服的很。这边方媱和李晴我还没玩,五哥先挑一
个,虽说是兼职的小姐,可我检查过,身体干净的很,22岁的娘们玩起来跟黄花
大闺女一样脆生!”小七突然对着赵亚楠的下体用力一顶,赵亚楠被口球堵住的
小嘴嗯唔的一阵呻吟,王五看得出来小七又射了一发。

  王五拍了拍李晴的丝袜美臀,苦笑道:“到现在滴水未进,我是有点力不从
心了,我上去吃点东西,你要不要也上去吃点?”

  小七一摸肚子,也是瘪了下来,笑着说:“你一说,我还真饿了,一起上去
吃点吧,这三个肉货也该休息休息,回头还有你们享受的呢!”

  在方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小七跟着王五爬上了地下室一层,看到康小曼恐
惧地缩成一团,两个人都露出猥亵的笑容,没有理会赤裸的少妇,径直上去了。

  王五和小七到了地面上才发现自己是极其的饥饿,两人穿好衣服,直奔宾馆
对面的小饭馆,狼吞虎咽的样子把随后进来的大龙吓了一跳。

  “你俩多久没吃东西了,这吃相看着够渗人的!”大龙坐下倒了一杯二锅头,
一口喝下。

  小七嘴里还满是饭菜,嘟哝道:“一天一夜没吃饭,外带大体力劳动,就是
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这不得好好补补!”

  大龙打趣道:“人家五哥是刚刚弄完货回来,你小子可是早来了一天多,就
想着捣鼓那事忘了吃饭怨谁啊!”

  一说这话,三人同时笑了起来。大龙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宾馆:“那几个肉货
现在都在地下室?”

  王五喝下一杯酒:“是啊,都锁好了,小七的那三个手脚绑在一起,出不了
事。那个康小曼脖子上带了项圈,拴在墙边,问题也不大。”

  大龙狠狠道:“我先去审审那个骚货!妈的,500 万,这还不算利息,卖她
20回都收不回本钱来!”

  王五倒是很大度:“还不是为了大龙兄弟你,我才跑了一趟神木,你放心,
这娘们到了这里,就是属于你的,我只负责操她,撬开她的嘴,那就随你来折腾
了!”

  大龙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刻向王五道谢,然后客气两句扭头就回宾馆。小七
看着大龙离开,笑着说:“龙哥就是等你这句话啊,你看你一点头,龙哥立马猴
急地回去折腾那娘们去了!”

  王五同情的说:“500 万血汗钱啊,谁能不着急!”

  看到大龙下了地下室,来到自己身边,坐在墙角蜷缩一团的康小曼不由得一
阵恐惧。被王五奸污一次后,对于性交时的痛苦康小曼反而放轻了,自己本来也
算不得什么良家妇女,开了私人借贷公司,依靠放贷大赚特赚的日子,康小曼的
身边就没缺过男人,自己的老公何尝不是天天搂着别的女人快活。为了和客户搞
好关系,为了生意,康小曼和非常恶心的老头子睡过,为了享受生活,也和很多
小伙子胡搞过,阴户里插过不同男人的肉棒,什么奸淫,就当是自己淫靡生活的
一部分得了。康小曼不怕被强奸,反而现在是担心自己的生命受到危险,更担心
自己的儿子琦琦。王五看自己的眼神是淫邪的,康小曼知道他是玩弄自己的身体,
反而不可怕,可是现在下来的这个男人,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了仇恨,看得康小
曼胆战心惊。

  “你……你是谁……”康小曼鼓起勇气才说出这句话来,黑色连裤丝袜包裹
的美腿,用力夹紧并拢,想要挡住撕开了袜裆后无法遮住的下体。

  “骚娘们,装什么清纯,烂货一个!”大龙恶狠狠地说道。

  康小曼很诧异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态度,如果想王五那样看重自己的美色和身
体,过来玩弄甚至奸淫自己,康小曼都会觉得是意料之中,因为她被绑架来之后,
考虑到绑匪无非就是劫财和劫色,可是大龙对自己仇恨的样子,康小曼一时也糊
涂了。可是这种情形下,恐惧的少妇只能是噤若寒蝉,也不敢问。

  “老实点,把腿分开!”和王五猥亵的语气不同,大龙的声音生硬霸道,更
是透露着恨意。

  康小曼还真是听话地分开了双腿,露出自己的性器,她意识到下一步男人干
什么了。

  果然,大龙也少不了抚摸康小曼的丝袜美腿,接着从黑丝袜被撕开的裆部下
手,用力地抚摸她成熟的下体阴户。而且大龙是用大了力气,在康小曼的阴户上
又捏又搓,不但是巨大的快感,更是被揉捏的生疼,弄得康小曼浪叫连连!

  “不!不要!好痛啊!嗯……啊……啊……”被搞得也说不出是快感还是痛
哭,康小曼的身体在大龙的玩弄下也来回不停地晃动着,双腿在黑丝袜包裹下不
停地扭动着。

  “果然是贱货,一搞就来劲了!妈的,坑了我的钱,还让我给玩得那么爽,
真他妈便宜你个贱人!”大龙越说越气,在揉出了一手淫水后,自己的下体也硬
了,按捺不住,把康小曼按倒在床垫上,就在王五奸淫康小曼的位置上,让这个
少妇接受第二轮的强奸!

  说到了钱,康小曼反而踏实了,这几年自己坑的人实在太多了,当私人放贷
的资金链断掉后,自己和其他干这行的人一样,屁股后面一堆追债的,本来她和
丈夫准备躲到国外的,自己手头还有上亿的资金,到哪里都能过得不错,自己的
债主们只能是活该了。偏偏儿子丢了,才让自己落到这幅田地。

  “欠了那么人的钱,弄得那么人家倾家荡产,现在儿子丢了,自己还让男人
操,真的算是报应了!贱货,被人男人操是不是很兴奋,你看你一脸性福的表情,
是不是连儿子丈夫都忘干净了,就想着被男人操,淫荡货一个!”大龙口里不住
骂着,把康小曼压在身下一通狂操。

  “啊,啊,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又一次被男人压在身下,这个
大龙比王五更加的粗暴,毫无任何挑逗和玩弄成分,大龙将怒气怨气全都撒到康
小曼的身体上,巨大的撞击力让大龙的抽插像打桩机一样冲击着康小曼的下体,
康小曼只能在肆虐中不住地呻吟哀嚎。

  大龙和王五一样喜欢女人被堵嘴强奸时声嘶力竭却喊不出来,只能从嘴里发
出呜呜呜的声音的样子。听着康小曼不住地浪叫,大龙腾出了左手捂住她的嘴,
康小曼啊啊啊的浪叫就变成呜呜呜呜地呻吟。在性交的过程中,康小曼被捂住小
嘴的俏脸因为封堵而变得扭曲,剧烈的痛苦和强烈的快感都展现在她的脸上。

  “我还是喜欢干这种叫不出声音的娘们,这么操起来才叫爽。算我心疼你,
这新的连裤丝袜给你堵嘴了!”

  地下室四面的壁柜里不缺少性爱工具和丝袜内衣,龙哥取来了两双丝袜,一
双黑色的连裤丝袜,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连裤丝袜扔到了康小曼面前,康小曼
听着大龙的指令,乖乖地把黑色连裤丝袜团成一团,费力地塞进自己的小嘴。

  “唔……唔……”丝袜塞嘴后,大龙故意捏了捏康小曼的乳头,引得康小曼
呜呜地一番呻吟。大龙接着把一条黑色长筒丝袜紧贴在康小曼塞入了黑色连裤丝
袜的小嘴上,蒙上几圈后在脑后紧紧打结,丝袜封嘴后,鼻子以下到下巴都包裹
在诱人的黑丝袜下面,愈发的朦胧淫靡。

  康小曼之前还在奇怪王五脱掉了自己的内裤却还要保留自己的连裤丝袜,没
有让自己完全的赤裸,现在才发现,女人平日里穿着的再普通不过的丝袜,到了
男人手里居然成了淫辱女人的性玩具。虽然是全新的黑丝袜,可是堵住了自己的
嘴,还蒙在自己的脸上封住自己的嘴,从心底不住地涌出一种反胃的感觉来。

  大龙可没有考虑康小曼的感觉来,他把康小曼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左腿向上
扳,架到自己的肩头,康小曼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右腿仍被他压在身下。这样,
康小曼的双腿被分开到了极限,大龙又一次粗暴地插入了自己的阳具,用力刺入
康小曼松弛下来的阴道内。

  双腿被外力硬是撑开到了极限,身体也被男人的身体压得走形,整个身躯像
是从胯部要被撕开一样,康小曼的嘴里却发不出痛苦到极限的嘶喊,却而代之的,
是急促的用力的呜呜呜呜的呻吟叫喊!

  “对啊,对啊,就是现在的叫声,我是最爱的,用力的叫啊,让外面的人听
到还能救你呢!用力的叫啊!”听到康小曼堵住的小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大
龙反而是更加的性奋,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干得康小曼直翻白眼。

  康小曼的脸憋得通红,就像听了大龙的话一般,更加用力的呼喊,可是无论
喊叫什么,从她的嘴里只是发出呜呜呜的叫声来。

  大龙更加的性奋,一边大力的抽插阳具,一边性奋地喊道:“骚娘们,用力
的喊,用力的嚎啊,让外面的人来救你,让警察来救你。当你光着屁股,穿的黑
丝连裤丝袜都是开了档的,被警察救出来送到大街上,街上所有人都看你赤裸穿
黑丝袜的样子,你可以说你被绑架了,因为你骗了别人的钱,害得很多人倾家荡
产才遭到报复的。你可以把一切都喊出来啊,用力喊啊,用力喊啊,嚎叫啊!”

  大龙疯狂地肆虐康小曼的下体,少妇已经无法挣扎了,被拘束成一个极度痛
苦的姿势,康小曼竟是在大龙的奸淫下只能不住地抽搐,最后竟被活生生操晕了
过去!

  康小曼昏迷后,大龙也心满意足地在少妇的阴道内射精了,内射后的大龙一
阵发虚,觉得地板都软绵绵的,意犹未尽中只能拔出自己软下来的阳具。地板上
还有一条未用的黑色长筒丝袜,大龙用这条黑色长筒丝袜把康小曼的双臂紧紧捆
绑在身后,丝袜缠住康小曼的小臂然后在手腕打上结,将她的双臂在身后拧成了
w 型,捆绑出了一个后手拜观音的姿势,这种捆法非常结实,康小曼自己休想碰
到绳结来试图解开,而且双臂也被拘束到了极限,康小曼不要说是挣脱,就是扭
动一下双臂,都会非常的痛苦。看着拉长到极限的黑丝袜结结实实绑住康小曼的
双臂,丝袜紧紧勒住皮肉映出一道道勒痕,大龙反而在残忍中得到了一丝解气的
快感,这丝袜都是梦娜牌子的高级货,韧性大够结实,王五等人一直用这种丝袜
绑女人,比绳子还结实,不虞女人会挣脱开。拘束好了康小曼,看着还没醒过来
的少妇,大龙暗笑一声,离开了地下室。

[ 本帖最后由 心灵的阳光 于 2013-9-30 08:5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