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13-05-26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文学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警花少妇白艳妮65(7000字)


            (65) 家门前的肛奸

  李丽霞还在忍耐着浣肠液对于自己身体的肆虐,她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
次呼吸都会让自己涨起来的肚子感到无比的痛苦,让自己的肛门感到巨大的压
力。

  可不光是这些,吕新把她左脚的高跟鞋插入了她的阴道,而右脚还在吕新的
手上,对于用高跟鞋来玩弄女人,吕新从来不缺少灵感。

  吕新抓住李丽霞还穿着肉色丝袜的右脚,用高跟鞋的高跟开始不断地在她的
脚心上画起了圆圈。这是女人最怕痒的地方,细细的鞋跟不断划弄李丽霞的脚
心,李丽霞再也忍不住,不禁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可是她的右脚此时被吕新握在
手里,无论她的腿如何的抽动,身体如何的扭动,可是那高跟鞋的鞋跟,仍在不
停歇地划弄她的脚心,那钻心的瘙痒一刻也没有停止。

  李丽霞痛苦忍耐中面孔都要扭曲了,这钻心的瘙痒是她无法忍耐的,她不由
得笑了出来:「哈……嗯唔……啊……哈哈……哈……停……不要……啊……哈
哈……哈……停下来……哈……哈……求……不要……停……」

  吕新却是性奋起来,哪里能停手,他反而更加频繁地用高跟鞋跟来划弄李丽
霞的脚心,李丽霞无法控制地扭动起来,双臂用力地抓住单杠,却丝毫不能减少
脚心的刺激,自己每一次按捺不住地哈哈一笑,都让自己的屁眼肛道感受到巨大
的冲击,剧烈急促的呼吸,让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肛门闭合。

  「噗嗤……噗嗤……」

  随着李丽霞一次又一次的哈哈哈笑声,她的肛门终于失守。一股强大的冲击
力冲破了她的肛门阻拦,已经是清水的浣肠液从她的屁眼喷了出来!

  连吕新都听到了她肛门的动静,李丽霞肚子的浣肠液这一次喷出了一大股,
竟是直接顺着大腿从踩脚裤里面往下流,吕新还抓着李丽霞的右脚,很快就感觉
到一股带着体温的水从踩脚裤袜的脚踝裤口流到了自己的手上,李丽霞的踩脚裤
和肉色丝袜都湿了,连带着吕新的手也湿了。

  「李丽霞,你拉出来了,不过一点都不臭了啊,我把你的肠道清理的很干
净!」吕新闻了闻李丽霞双腿的黑色踩脚裤,故意说道。

  李丽霞不得不庆幸在黑暗中吕新和白艳妮无法看清自己羞愧难当的表情,她
赶紧辩解:「我,我刚才实在是忍不住了,可是我没有全排泄出来,只是失禁喷
出了一小部分,我肚子里还有大部分的浣肠液。」

  李丽霞说话时吓得直打哆嗦,又开始紧紧并拢双腿,忍住闭合的肛门,生怕
再露出一滴水来。已经湿透的踩脚裤湿漉漉地贴在自己的双腿肌肤上,随着公园
里的阵阵微风,一股股凉意,蔓延自己的全身,那插在自己阴户里的高跟鞋鞋
跟,又给了自己无比的耻辱!

  吕新又是按了按李丽霞的小腹,收缩了一些,却仍然鼓着,说明还有大部分
的浣肠液在李丽霞的肚子里,李丽霞用尽了全力忍住了没有全面失禁,对于吕
新,这是自己调教的成果,相当的满意。

  吕新终于点了点头,说道:「好了,看在你听话的份上,你可以把浣肠液全
部排出来了!」

  李丽霞为难的说:「主人,能抱我下来吗,我好脱下裤子排泄。」

  吕新却笑了:「我让你脱下踩脚裤排泄了,拉在裤子里才有意思嘛!何况你
肚子现在干干净净,一点臭味都没有,屎尿早就已经排空了。现在排出来的都是
清水,抓着单杠排泄多有意思!」

  李丽霞很屈辱,也很为难,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吕新等了几秒钟,就有些不耐烦了:「快点,难道你想要吊到天亮吗?如果
再不排泄,我就要惩罚你了,把你捆绑后扔在草地上,等明天让你的邻居来看
看,这个风骚的女警如何在草地上排泄的!」

  这话一说,李丽霞立刻害怕了,双手仍抓住单杠,因为肚子里的浣肠液也不
敢跳下来,深呼吸几下,慢慢地松弛肛门约括肌。浣肠肆虐了许久,她的肛道早
就紧张到了极点,此时一放松,浣肠液立刻决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李丽霞也索
性不再用力,全身一松弛,浣肠液一滴不剩地涌出,就连阴道内原本插着的高跟
鞋也掉了下来。一股一股地浣肠液,因为踩脚裤的阻拦没有喷出多远,几乎都是
透出踩脚裤后,顺着李丽霞的双腿往下流淌。

  月光下,吕新和白艳妮都看到两股银亮的水流从李丽霞的屁股分叉后,顺着
她的双腿后侧向下流,一直到到了她绷直的双脚,一点一点地落到地面上。

  浣肠液排泄完成后,李丽霞也是觉得身体突然被清空一般,身子一软就落到
地面上,双腿软绵绵地支撑不住身体,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地上积了一滩自己的
浣肠液,这么一坐,屁股美腿玉足,都浸泡在自己排泄的液体上。李丽霞的踩脚
裤和丝袜都已经湿透,她也索性就坐在浣肠液上面,眼泪不住地向下流,却又不
敢哭出声来。

  被吕新拉了起来,白艳妮为她穿上了高跟鞋,双脚都湿透了,就这么穿上高
跟鞋当然难受,可是李丽霞也没有了拒绝的力气,只希望让自己早点回家。

  「白艳妮,你在车外面守着,高洁如果不老实就惩罚她,什么手段任你挑。
李丽霞,我来送你上楼!」吕新吩咐完,就搂着李丽霞回到自己的单元楼。

  李丽霞可不想吕新跟着自己,被浣肠后,开始没感觉,可是现在自己的屁眼
居然有一种火辣辣的灼烧感觉,这种感觉曾经在阴户里有过很多次,李丽霞惊恐
地感觉到这是自己的器官被凌辱后,有了性饥渴的感觉。每次被挑逗后,自己的
阴户都有这种渴求欲,而浣肠后,自己的肛门居然来了感觉!

  李丽霞当然不敢说出来,吕新搂着她,开始走楼梯。这也是李丽霞希望的,
毕竟,电梯都有监控,这大半夜的自己双腿湿透了被一个陌生男人搂着在电梯
里,不说监控了,万一碰上坐电梯的,多尴尬。好在自己住在7楼,咬咬牙就能
走到。

  吕新竟一直搂着自己上楼,这让李丽霞隐隐感到不妙。

  双腿虽然虚弱无力,可是为了尽快回家,李丽霞咬着牙一步没有停。就在到
家门口时,吕新叫住了她,李丽霞原本穿的黑白条纹T恤短裙,这时又被吕新把
裙摆拉到了腰间。纯棉的弹性材料很紧身地停留在了李丽霞的腰部,黑色冰丝踩
脚裤包裹的美臀,此时还是湿透的,吕新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让李丽霞的心提到
了嗓子眼。

  「你的屁股真美,又圆又富有弹性,我越摸越有感觉,真是爱死你的屁股
了!」吕新摸得愈发用力,说着就要把她的踩脚裤往大腿上褪。

  李丽霞吓得哭了出来:「别,别这样,在我家门口了,让我进去吧!」

  李丽霞的钥匙吓得掉到地上,却让吕新捡了起来。

  因为已经是深夜,楼道的灯早就关了,黑暗中,吕新一推李丽霞。李丽霞双
手贴在自己家的防盗门上,双手支撑住身体,还没等反应过来,吕新已经从身后
靠住了她,胸膛紧紧贴住她的后背,李丽霞立刻感觉到了一根带有体温的东西顶
住了自己的美臀。

  李丽霞吓得冷汗直流,耳边响起了钥匙串晃动的声音和吕新的话:「你的钥
匙在我手里,现在我要和你肛交。操完你的屁股,我来给你开门,送你回家好好
休息。你也是不想和我肛交,也可以,就到你的床上,我要干你一整夜!」

  李丽霞吓得冷汗直流,屁股此时正在被吕新灼热的肉棒来回的摩擦,她一时
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肛交还是性交,你自己选择吧!」

  听到吕新的话,李丽霞一时间不知所措。

  可是自己的黑色踩脚裤慢慢被拉下来到了大腿上,丰满的屁股又一次完全露
了出来,被吕新的阳具在臀沟上不停地摩擦。

  「你不说话,就当你是想让我干你的屁眼喽。我要开始了!」吕新猥亵地笑
了起来,他小腹用力顶了顶,开始了插入李丽霞屁眼的准备。

  李丽霞咬着牙,怎么也不能让吕新在自己家里操自己一整晚吧,让儿子小宝
看到怎么办。

  李丽霞没有开口,却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只能让这个男人对自己进行肛奸
了。

  虽然被浣肠数次,可是粗大的阳具插入自己的肛道,当吕新的龟头在李丽霞
的菊门四周摩擦时,李丽霞已经吓得花容失色,竟不由自主地涌出肛门被撕裂的
痛苦幻想。

  「屁股绷得紧紧的,你做好肛交的准备了吗?」吕新一只手来回抚摸着李丽
霞富有弹性的臀肉,一只手来李丽霞的阴户四周来回的爱抚,浓密的阴毛因为流
出的淫水湿漉漉地贴在下体上,摸起来滑溜溜的。

  「嗯……嗯……」李丽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嗯唔地呻吟了几句。躲不掉
了,只能是翘起自己的屁股,等待吕新肉棒的侵入。

  三次浣肠不但把李丽霞的肛道冲刷地干干净净,也让她肛道的肌肉适应了涨
起来的感觉,至少吕新的阳具慢慢插入时,李丽霞虽然呻吟了几句,可是肛道约
括肌却松弛了许多,即使这样,一种肛门撕裂的痛感还是让李丽霞脸色煞白,痛
得直打哆嗦。无奈是在自己门口,即使隔着防盗门,李丽霞仍然害怕,在静悄悄
的环境下自己的叫声会引来邻居,更怕惊醒自己熟睡中的儿子。

  阳具一点一点突破肛门的挤压阻拦,慢慢插入了李丽霞算是处女地的肛门,
屁眼被撑开到了极限,随之而来的却是自己性器官的剧烈欢愉,当吕新的阳具完
全插入她的肛道,李丽霞的屁股和吕新的下体完全贴在一起时,李丽霞的子宫就
像爆炸一般,剧烈的无法阻挡的快感涌遍了全身。

  吕新感受着李丽霞这个已为人母的熟女肛道的狭窄包裹,自己的每一毫米刺
入都要突破比起她的阴道更大的阻力,可是每刺入一分,就有肛道肌肉层层叠叠
地紧密包裹,这种只有破处才有的挤压快感,居然挤压的吕新差点射出来。真是
性感的肛道,冲破她的屁眼将阳具贯通她的身体,竟是如此的美妙,吕新低吼一
声,开始了对于李丽霞肛门的抽插运动。

  肛门几乎要被撕裂,疼痛伴随着快感流遍全身,李丽霞疼得直扭屁股,可是
没扭动一下,除了给自己的肛道带来更大的痛感,什么都做不到,反而是激发了
吕新的兽性,开始了痛快的活塞运动,每一次向内冲,每一次向外抽,阳具快意
地摩擦着熟妇的肛道嫩肉。还是处女地的肛道,嫩肉竟是比阴道壁嫩肉更加的娇
嫩,摩擦中剧烈的疼痛肆意折磨着李丽霞的身体,可是摩擦中又产生着剧烈的令
这个熟妇疯狂的快感,真可谓是冰与火的洗礼,李丽霞的身体几乎要被欲火融
化,高高地翘着屁股,既想躲避肛交的痛苦凌辱,又舍不得中止肛交的剧烈快
感,熟妇女警在疯狂中出现了巨大的矛盾。

  「嗯……嗯……啊……啊……」

  李丽霞被一次次的肛奸冲击弄得意乱情迷,自己的身体也被吕新完全压得贴
到了房门上,嘴里更是无法控制地嗯嗯啊啊的呻吟浪叫,声音越来越大,居然连
吕新有点害怕,不得不把抚摸她屁股美肉的手腾出来,捂住了她忍不住浪叫的小
嘴。吕新有点后悔,早知道这个熟妇女警肛奸时那么兴奋,居然大叫,就先用塞
口球封住她的嘴了!

  「呜呜……呜呜呜……」

  半眯着眼睛的李丽霞,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性奋了,呜呜呜地呻吟着,任由
吕新的手捂住自己的嘴,却没有停止口中含混不清的呻吟来。

  「你看你浪得,被我操了肛门,居然性奋到大喊大叫,不怕弄醒你的宝贝儿
子吗?」吕新贴近了李丽霞,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李丽霞猛然醒悟,自己大叫是很危险的,还好吕新捂住了自己的嘴,可是吕
新肛奸自己抽插的频率正不断加快,一顶一顶地运动都快把李丽霞日得跳起来
了,李丽霞想要控制自己冷静,无奈强烈的快感搞得她身体自己已经控制不住,
随着吕新一下一下的活塞运动,呜呜地呻吟仍是不可间断的从她少妇的口中发出
来。

  「哥,刚才你听到什么声音吗?」

  从楼梯间传来醉汉的声音把李丽霞和吕新同时吓了一跳,吕新不由得放慢了
肛交的速度,李丽霞也得以趁机控制自己不再出声。不过两人的身体仍然紧紧交
合在一起,吕新也没有中断活塞运动。

  大半夜的,会是谁走楼梯啊!

  李丽霞听出来是六楼的一户人家,她平日里和邻居处的都不错,而且又是警
察,很多邻居有事也喜欢请教她,几年下来整栋楼每一户人家她都熟悉了。这户
六楼的人家,本来是一对30岁左右的夫妻,去年丈夫的弟弟考上这个城市的大
学,就隔三差五来到他们家过夜了。刚才说话的是弟弟。

  另一个声音,就是哥哥的,同样是醉醺醺的:「二子,你喝多了吧,这大半
夜的,连楼梯间的等都灭了,有个鬼声音啊!」

  「差不多,差不多,今天这衡水老白干3个人干掉5斤,现在满脑子还是何
炅那小子的黄色笑话呢!」

  「你小子真他妈没出息,听点黄色笑话就性奋成那样,回头还不得让你嫂子
笑话。老何从湖南来一趟不容易,就是太抠门,就带来一双丝袜,除了给你嫂子
穿,还能给谁!」

  「哥,这红色的丝袜那么风骚,嫂子也只能在家穿,还是他妈开裆的连裤丝
袜,老何这家伙没安好心吧!」

  「那个老乌龟能对谁的媳妇安好心,不过我在家,你也在家,怎么能轮到
他,最多让他看看打打手枪。今天酒劲上来了,那地方硬都硬不起来了,明天,
让你嫂子穿上这红色开裆丝袜,好好跳一段钢管舞,让咱哥俩好好乐呵乐呵!」

  「好的,好的,正好明天下午不上课,我带上酒来,不行再带两瓶伟哥,我
们哥俩好好让嫂子爽一把!」

  「那是啊,你我兄弟齐上阵,那个女人不得爽上天!对了这是几楼了?」

  「哥,不对,走错楼了,这都到10楼了,妈的,眼都花了了,还得下
楼!」

  吕新和李丽霞就这么听着这对喝醉的兄弟俩,脚步声到了楼上又开始往楼下
走。两人都不禁暗暗好笑,没想到这栋楼还有如此淫乱的一家人。不过刚才确实
刺激,在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听到的情况下,吕新继续抽插肛奸李丽霞,弄得李丽
霞痛快地想呼叫,却又不敢发出声音,硬生生地把快感和痛苦同时憋在身体里,
一种危机中的复杂快感,弄得李丽霞快感差点把自己搞晕,下体更是止不住地流
淌着淫水。

  「干着你的屁眼,你的阴户都骚起来,弄了我一手的淫水啊。跟尿尿一样,
淫水都滴下来了!」

  对于吕新的调侃,李丽霞羞愧难当,偏偏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肛交中自己确实
是被吕新搞得欲仙欲死,除了羞涩地夹紧了双腿,什么都做不到!

  听到没有声音了,吕新立刻又加大了肛奸的力度,李丽霞呜呜呜地大声呻吟
着,腰肢到屁股都被吕新抽插地前后晃动,身子都快散架了!

  狭窄的肛道紧紧夹着吕新的肉棒,每一次都要用力的插入,抽出时却又像被
吸住了一样,龟头都被挤压得扭曲变形,痛快的肛交让吕新的阳具久久不见软下
来,反而是越发的硬直,按捺着不射精,只求更加的粗大,更大的硬直,却是粗
壮得几乎要炸膛了!

  奶奶的,老子就是不射,插到你疯狂!吕新心中不住地暗吼,越发地用力肛
奸这个女警熟妇,一直到了吕新自己都腰酸腿麻,自己的龟头再也控制不住,一
股股阳精炮弹一般爆炸而出,冲进李丽霞的肛道深处!

  「呜呜呜……呜呜呜……」李丽霞感觉到了吕新在自己的肛道射精,也不由
自主地嗯唔呻吟了一番,扭动起自己的屁股,身不由己风骚浪荡地扭动着自己的
身体,让男人的精液发出的特有性欲欢愉流遍自己的全身。

  吕新的阳具却没有因为射精而软下来,给予常人的性能力,使他的阳具保持
着粗大状态,竟是在完成了第三次射精后才软下来,此时,对于李丽霞的肛奸凌
辱已经持续了近一个小时。

  吕新软绵绵地阳具离开李丽霞的身体后,李丽霞也是全身瘫软地趴在自己家
的房门上,双腿差点支撑不住,乳白色的精液随之从她的肛门慢慢流淌出来,而
此时她的屁眼在长时间的肛交后,一时也难以闭合,像婴儿的小嘴一般微微张开
着,随着李丽霞疲惫的呼吸一张一合地活动着。

  「怎么样,过瘾吗?你老公没有操过的地方,如今被我给开苞了,你的屁股
美极了,我已经深深爱上你的屁眼了,以后你的肛门就属于我了,我会好好对你
进行肛交的,让你痛痛快快地感受肛交的快感!」吕新在李丽霞的耳边说着,在
她的屁股上突然拍了两巴掌,在黑暗的楼道中清晰可闻。

  几乎昏过去的李丽霞猛然清醒,心中无尽的悲哀,从肛门处还不断地传来一
阵一阵的痛楚,又被吕新突然自己的屁股上拍了两巴掌,猝不及防下,女警熟妇
没憋住,一股尿液从她的尿液射了出来。

  哗哗的水声从李丽霞的胯部发出来,吕新竟是笑了起来:「看来真的把你操
的很痛快,居然都尿出来了!不许停,要尿出来,憋坏了身体可不好!」

  因为肛奸凌辱使得李丽霞的下体早就麻木,此时李丽霞就是想憋也憋不住
了,只能是张开了双腿,任由尿液从自己的尿眼喷出,向下直接流到门前的地板
上,踩脚裤被拉到大腿上,不少尿液还流到了她的打底裤上,可是李丽霞也顾不
得羞耻了,反正自己的打底裤早就被自己肛门流出的浣肠液浸透了,再沾上尿液
又有什么关系呢?

  等到完成了放尿,吕新总算是放过了李丽霞,心满意足地下楼离开。

  疲惫的李丽霞悄悄打开了房门,黑暗中,她还不敢开灯,希望小宝还在熟睡
吧,如果看到妈妈这个样子,刚刚被人奸淫过自己的肛门,黑色的踩脚裤还被浣
肠液和尿液浸透,一身的狼藉是多么的羞耻啊!

  悄无声息中,李丽霞提着自己穿过的高跟鞋,穿着仍然湿透的肉色丝袜溜到
卫生间,把湿透的高跟鞋、肉色短丝袜、黑色冰丝踩脚裤还有黑白T恤短裙统统
扔在了地上,赤身裸体的李丽霞流出了屈辱的眼泪,她把穿过的鞋子和打底裤都
扔进了垃圾桶。

  可是想了想,李丽霞又把黑色冰丝踩脚裤从垃圾桶拿了出来,不知道为什
么,李丽霞把踩脚裤拿在手里,心中会涌起复杂的感觉,那下体的酥麻、肛门的
肿胀,还有疲惫的双腿,都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有点痒、有点热,还有点说不
出的欢愉来,凑近鼻子闻一闻,踩脚裤的裆部还残存着自己性器分泌物的味道,
李丽霞不禁面红耳赤起来,给自己带来凌辱感觉的打底裤,为什么自己舍不得丢
掉呢?

  热水器被打开,淋浴头喷出温热的水,李丽霞让热水流遍自己的每一寸肌
肤,她想要洗去自己身体上的屈辱,却又忍不住回忆起之前的两个小时,自己所
受到的一系列的凌辱调教,那感觉,竟是无比的复杂,说不出坏,也说不出好
来。

  清洗着自己的身体,李丽霞不由得抚摸起还微微胀痛的屁股和酥痒的下体,
她的双手开始在自己的下体和美臀上游走,而此时,就在洗澡的时候,她的身上
穿着那条黑色冰丝材质的踩脚裤袜,她的双手在打底裤上不停地抚摸游走,淋浴
的温水已经湿透了踩脚裤,而踩脚裤包裹的裆部,在她的阴户位置,鼓起了一个
小水包,从踩脚裤的裆部,正涌出一股一股金黄色的液体,混合着洗澡水流下
去,伴随着李丽霞嗯嗯呜呜地呻吟……

[ 本帖最后由 勇往前直 于 2013-5-28 02:1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