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13-05-15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文学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共计12680字

  64. 李丽霞的灌肠辱戏

  吕新开着奔驰商务车没有回自己的住处,却开到了李丽霞所住的小区。此时
已经是半夜1 点,小区为了节约电费关了一半的路灯,小区里昏昏暗暗的光亮仅
仅能看清主要的几条路。曾经用浣肠球弄得李丽霞肛门排泄的公园,因为此时已
经没有人游逛,就中央的水池还亮着灯,偌大的小区公园显得阴森森的,人就算
里面转悠,不凑得特别近的话,也只能看出朦胧的人影。

  吕新的车不是小区住户的车,按道理保安是不让进的,不过这里治安一向不
错,而且开着奔驰的也不可能是坏人,至少保安是这么考虑的。吕新还准备掏出
警官证的,没想到连车都没停就顺利进了小区。

  " 这个小区的保安还真是好说话。" 吕新嘟哝着把车停到了李丽霞所住单元
楼的楼下。

  打开后车厢的侧门,吕新仔细看了看高洁和白艳妮。白艳妮仍在玩着磨豆腐
的女同性戏,高洁可是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么吊着双手,坐在后车厢,
任由白艳妮爱抚自己,摩挲自己的性器,嘴里隐约含糊地呜呜呜呻吟着。

  只见两女紧贴的下体,裆部的丝袜已经湿透了,显现出很大的一块湿透痕迹,
随着白艳妮上下运动的摩擦,还有细密的白色泡沫挤出来,这是淫水和阴精混合
的体液挤压产生的。

  " 高洁,没想到你让白艳妮玩得那么开心啊!" 听到吕新的调侃,高洁也只
是呜呜呜呻吟着两声,哪里还有力气反抗。

  李丽霞已经睡了,今天已经算是她难得的假日,吕新需要调教高洁和白艳妮,
她终于得到一天的解放。好久没有带儿子小宝孙小宝去公园玩了,今天带着儿子
玩了一天,小宝也高兴极了,拿着爸爸孙祥送的新款单反相机拍来拍去,正好是
春天百花盛开的时节,公园里又是风筝又是游园会,小宝拍了不少好看的照片,
当然有着模特身材的李丽霞自然要成为儿子的御用模特,穿着杏色的洋装短裙,
配上黑色连裤丝袜和白色高跟鞋的美腿,李丽霞拍好pose时,不但是儿子一个劲
喝彩,更是引来不少摄影爱好者的镜头,几乎没停一个位置,李丽霞都会被无数
相机摄入。李丽霞也感觉到,儿子拍照时不但是拍景,更是要拍自己,尤其是自
己的丝袜美腿,几乎都是儿子拍摄的重点。

  " 小宝才10岁,可是这么对我的丝袜美腿感兴趣的,时间长了可不好,哎,
得想个办法解决啊!" 李丽霞心中暗暗叹息,她禁不住又想到了吕新,上一次毛
四胁迫自己还是吕新给解决了,是不是这次还要靠他呢?可是想到吕新如何调教
凌辱自己,每次将自己搞得欲生欲死,李丽霞心里突突直跳,十分的矛盾。

  好歹玩了一天还算顺利,晚上李丽霞早早地就睡了,孙祥这个周末要参与全
市中学生体能考试,这两天都要住在宾馆,李丽霞一个人带着儿子过周末。

  半夜,李丽霞还在迷迷糊糊熟睡中,被床头的手机铃声吵醒了。这个周末吕
新突然要求自己24小时开机,李丽霞没有关手机,何况公安系统一般都有规定,
手机要常开,防止突发事件,即使是内勤的女警也不例外。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李丽霞看到手机来电号码立刻惊醒了,是吕新,这深更半
夜想要自己干什么?李丽霞心里突然打了一疙瘩,一种莫名的恐惧弥漫自己的全
身。

  但是这个电话不能不接,李丽霞只能通话:" 喂,吕……吕新,有事吗?"
" 睡觉了吗?" " 睡了……" " 你老公不在家,对吧?" " ………………" 李丽
霞沉默一会儿,只得老实说," 是……是的,他周末加班了……" " 算你老实听
话,全市中学生体育考试,由你老公的大学负责,孙祥是负责人之一,我在新闻
里就看到了。现在好好打扮一下,性感点,到楼下来。" " 现在?那么晚了,有
事吗?" 李丽霞问完就后悔了,让自己下楼自然不会有好事。

  " 当然有事,要和你亲热亲热嘛,打扮好就下来吧,给你15分钟,够了吧。
时间到了,看不到你下楼,我就上去喽。我就在你家楼下了,奔驰商务车,一眼
就能看到!" 吕新说完没等李丽霞回复就挂了电话。

  转头再看高洁和白艳妮,白艳妮也是累了,连摩擦高洁性器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紧紧搂着高洁。

  吕新分开了高洁和白艳妮,高洁继续坐在车厢内,白艳妮下了车,只穿着黑
色连裤丝袜的白艳妮双腿发软,只能扶着车站立,脚上的黑色高跟鞋也没有让穿
上,踩着冰冷的水泥地,白艳妮在一阵凉风下不禁打个哆嗦。

  虽然被白艳妮压着弄得腰酸腿痛,可是白艳妮离开了,高洁不由得感到一阵
空虚,被白艳妮撩拨的欲火中烧,此时一个人了,高洁不禁感到空虚起来。白艳
妮扶着车,双腿慢慢恢复了知觉,吕新靠在她的身后,右手抚摸着她一天天丰硕
起来的乳房,左手从她身后摸着屁股就穿过她的胯部,开始抚摸起白艳妮用湿透
的黑色连裤丝袜包裹的性器来。

  " 嗯……啊……" 本身就是欲火中烧,让吕新这么抚摸起来,白艳妮的性欲
更加强烈了,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反而是夹住了吕新的左手,似乎是舍不得让吕
新的手离开自己的下体。吕新一下一下地捏弄着白艳妮的阴蒂,隔着裤袜湿湿滑
滑的,摸起来滑不留手,会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吕新索性用力隔着白艳妮的裤袜
对着她的阴蒂一捏,白艳妮的阴蒂早就已经充血勃起了,被这么一捏,剧烈的刺
激一下子从下体冲击遍全身。

  啊——白艳妮忍不住浪叫一声,把高洁和吕新都吓了一跳,赤裸的娇躯踮着
脚尖忍不住一抽搐,居然尿了出来,湿热带着体温的尿液冲破裤袜的阻隔涌了出
来,沾了吕新一手。吕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淫笑起来:" 乖乖,不愧是称职的
女奴,淫荡的身体愈发敏感了,被我一捏就放尿了!" 嗯……嗯……

  白艳妮只能沉重地呼吸呻吟着,娇躯不由得微微颤抖,只能任由尿液止不住
地一股一股流出来,对于她来说,在黑暗中没有在众目睽睽下放尿,虽然裤袜没
有脱下来,可是如此放尿白艳妮已经不再感到那么羞耻了。借着月亮的反光,吕
新看到白艳妮肉色丝袜玉足下面已经积了亮晶晶的一滩,在月光下发出淫靡的昏
暗光泽。

  " 憋了很久吗,居然尿了那么大一滩。以前你还不好意思,被我玩得尿眼都
没知觉了还要拼命忍住尿,现在倒好,被我玩得来了感觉,说尿就放尿,一点都
不忍了,你看你看,你脚下面多大的一滩尿啊!" 听到吕新的说话,白艳妮也不
禁脸红起来,看到自己的脚下那么多的尿,赶忙挪动自己的丝袜玉足想要躲开地
上正在蔓延的尿液。

  吕新这时却说道:" 不要乱动,自己的双脚踩在尿上面,自己的尿还怕脏么,
乖乖地站住,让自己脚上的丝袜浸透尿液,反正你腿上的肉色裤袜已经被你的尿
湿透差不多了,把脚也弄湿,怕什么呢?" 白艳妮娇羞得红了脸,只能双脚踩在
地上的尿液上,这是自己尿出来的尿,因为小便失禁,裤袜裆部开始,尿液就顺
着穿着肉色裤袜的美腿向下流,此时尿液已经从大腿开始浸湿已经到了小腿肚子,
而且浸湿的面积越来越大,眼看自己的肉丝玉足也要浸湿了,没想到吕新让自己
踩在尿里,这一下子,肉色连裤丝袜包裹的玉足从足底开始湿,吕新还在抚摸着
自己已经湿透一片狼藉的下体,而自己腿上的连裤丝袜已经彻底的湿透。

  李丽霞悄悄下了楼,她生怕下楼时遇到同单元的邻居,半夜出门要是碰上了
该怎么说呢?好在直到出了单元,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毕竟,现在是半夜1 点,
李丽霞悄悄走出来,吕新让她简单化妆,自然不敢太马虎,稍微弄了一下妆,整
理好自己烫成波浪的长发,白天穿的衣服洗了,夜里也不算凉,就简单的找了一
件白色为底色用着黑色宽条纹的长袖T 恤短裙套上,黑白条纹的短裙就像长一点
的T 恤,很多居家少妇都这么穿,比较舒适,长度是刚刚包裹美臀,腿上穿了一
条黑色冰丝莱卡材质的踩脚裤袜,属于比较厚的180D厚款不透肉踩脚裤,脚上还
穿了肉色的短丝袜,再穿上黑色的高跟鞋,李丽霞算是穿戴好,战战兢兢地出了
门。

  还不知道吕新要如何玩弄自己,李丽霞心中忐忑不安。到了楼下出了单元门,
她看到路边的商务车,慢慢走了过去,走到汽车的另一面,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
女人双手撑着车,似乎在颤抖,她身后的一个男人手似乎是在女人的两腿间。

  " 终于下来了,李丽霞,我可想死你了!" 静悄悄的小区里,吕新听到了脚
步声,依靠脚步声他就听出了李丽霞走近。

  李丽霞走近后也看清楚了,自己的同事,派出所长白艳妮此时赤身裸体地站
在汽车旁正在娇躯颤抖,她的地上还有亮晶晶的一滩,好像是水,李丽霞很诧异
白艳妮就这么站在一滩水中,脚上还没有穿鞋,而吕新就在她的身后,手在白艳
妮的胯部。李丽霞立刻脸红了,她猜到是吕新是在肆虐白艳妮的下体!

  " 真想死你了,来让我好好摸摸!听话点,双手抱头,学着扫黄时抓的那些
妓女的样子,对双手在脑后交叉。我来好好摸摸你下面穿了什么!" 吕新说着,
双手离开了白艳妮,伸进了李丽霞的裙底。

  李丽霞学着俘虏的样子,双手在脑后抱头,当吕新的双手伸进自己的裙底,
触摸自己的胯部,不由得身体一哆嗦,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咬着牙忍受这个男人
在自己的胯间,黑色踩脚裤袜包裹的美臀和性器上来回抚摸带来的快感。

  " 虽说是个居家少妇,可是你的性器居然凸起来的,像个成熟的肉馒头,我
最爱的就是你这样的熟货,比起白艳妮还要风骚。等我开发了你的身体,你会比
白艳妮还要淫荡的!" 吕新抚摸着李丽霞长T 恤短裙下面包裹的下体,他没有把
李丽霞的黑白相间短裙撩起来,露出来反而没有了这种全靠触摸来感受性器形状
的快感。

  白艳妮听到了这话,也不知道是羞耻还是下体有了反应,嗯唔呻吟了一番,
却没有说话。李丽霞更是不敢说话,她半夜被吕新叫下楼,紧张到了极点,这比
起偷情还可怕。被一个男人在自己家的楼下如此猥亵,如果遇到了邻居,那可怎
么办?

  李丽霞鼓起勇气,还是哀求起来:" 主人,主人,能不能换个地方,这里太
危险了,万一有人过来……" " 丽霞是不好意思了吗,你有那么淫荡的身体,不
让人欣赏不可惜吗?先让我摸够了再说,你的屁股圆圆地真有弹性,下体也是凸
起的,怎么了,这两天孙祥姐夫没有日你,你寂寞了吗,感觉都能捏出水来的。
居然还不穿内裤,就这么穿着踩脚裤袜,是不是盼着我来操你的?" 吕新摸出李
丽霞的裙底里居然没有内裤,性奋异常。

  要不要穿内裤,李丽霞本来考虑了一番,不过想到吕新找自己无非就是为了
做爱,为了快些了事,索性就把原来穿着的内裤脱了下来。

  " 主人,我们快点开始好么,这里有些危险,我们换个地方可以吗?" 看看
四周静悄悄的,昏暗的路灯又让李丽霞有些胆怯,不由得着急起来。

  " 真是个骚女警,这就急了,好吧,你怕让人看见,我们去个僻静点的地方。
你们楼的对面不就是公园吗,那片矮树后的花丛,你到草地上去,等我过去好好
和你玩玩!" 吕新一指,李丽霞还记得,那个草地离自己上次浣肠的地方不远。
平日里也有人躺在草地上休息,倒是不错的地方,那一排半人多高的矮树,也能
挡住自己坐下去的身体。

  李丽霞刚要走过去,吕新在她身后说话了:" 走过去可不行,我要你爬过去!
" 李丽霞感觉很羞耻,可还是弯腰趴下来了,像母狗一般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爬
到草地上,她只希望吕新早点玩够自己,回家继续睡觉是她最奢望的事情了。

  吕新在白艳妮耳边低语了几句,白艳妮看了看高洁,迟疑了一下,接过了吕
新的手机。吕新再没有理会车里的高洁,跟在李丽霞的身旁走向草地。李丽霞难
为情又费力地爬行着,姿势显得很笨拙,而短裙包裹的美臀也随着双腿的爬动左
右一晃一晃的,看得吕新的肉棒也禁不住硬了起来。

  " 爬起来真像个母狗,动作笨了些,可是屁股扭得很性感啊!" 听到吕新的
所谓赞赏,李丽霞羞辱得想哭,这个男人如此的凌辱自己,可自己却又没办法逃
脱,何况还有自己的妹妹李菁霞,菁霞比自己坚强的多,而自己有家庭有儿子,
想到了小宝李丽霞心中又是一痛!

  " 李丽霞,你一定要听话,你看白艳妮那么顺从,为的是她女儿,至少我不
会动她女儿了!你要是听话,你的家庭不会知道你做什么,我一向很会保密,你
的妹妹李菁霞也不会多受苦,你让我爽够了,我也没有力气再去玩你妹妹了嘛!
" 吕新看着李丽霞扭动的屁股,一边走一边说。

  为了自己的家庭,为了自己的妹妹,李丽霞努力安慰自己,自己受到的一切
调教和凌辱,都是为了自己的亲人,至少这么想她的心里会好过,不过她的身体
每当想起吕新调教自己的场景,都不由自主地火热起来,这是性欲旺盛膨胀的反
应,她也一次次恐惧地想到,自己正在慢慢地变得淫荡,沉沦于无耻的性狱中!

  爬到草坪上,李丽霞特地爬到矮树后面,这里看来最安全,离公园里唯一还
亮着的水池边的路灯最远,也最隐蔽。吕新蹲下身子,把李丽霞的短裙撩到她的
腰间,让她黑色踩脚裤袜包裹的美臀露了出来,不住地来回抚摸,隔着打底裤的
抚摸,让李丽霞一阵阵地胆颤,竟不由得扭动起屁股来。

  白艳妮回到了车里,看了看还被拘束着的高洁,眼中无限的同情。吕新到底
对她说了什么呢?

  白艳妮叹了口气:" 高洁,你也不要怪我,到了吕新的手里,你我都不会好
过。我也是被逼的,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放了你,或者替你受虐也可以的。没办
法,吕新的命令我是不敢违抗的。" 高洁呜呜呜地呻吟了两句,听到白艳妮这么
说,她也没有那么恨这个42岁的熟妇了,为了家庭牺牲自己,高洁也深深的同情
这个女人了。

  后车厢侧面的柜子就像是一个无底的刑房,看到白艳妮拿出来的东西,高洁
也不由得恐惧起来。一个塑料的小盆,几个类似弹力球的东西,还有一个加粗加
大的针筒,看到这个高洁想到了浣肠,猛地一哆嗦。

  呜呜呜!呜呜!高洁想问白艳妮要干什么。

  白艳妮没有再说话,她也不会明白高洁呜呜呜的意思是什么。抬起高洁肉色
连裤丝袜包裹的屁股,白艳妮把小盆放到了她的屁股下,高洁坐到盆上。

  高洁看着白艳妮用吕新的手机在触摸屏上点了什么,就觉得自己的尿道锁又
是咔嚓一阵微响,接着尿道一阵松弛,在膀胱尿囊里积聚了许久的尿液喷薄而出,
从尿眼射出一股淡黄色的水柱来。

  因为这几天被尿道锁锁住自己的放尿器官,高洁甚至都忘记了自己主动排尿
是什么感觉,都是吕新要么故意要么到时间,在她有准备或者毫无防备下开启尿
道锁,使得她放尿基本都是在猝不及防下,这次也是猝不及防,高洁都习惯了不
主动的放尿,这次也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几秒钟后,她就想到这是白艳妮给自己
放尿,忍不住又是一阵呜呜呜的呻吟。由白艳妮给自己放尿,这就变相成自己变
为了白艳妮的女奴,高洁心中不由得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羞耻感,可是尿道不在
自己的控制下,她本能地用力夹紧自己的尿道壁,想要闭合自己的尿眼,这仍旧
是无法实现的,反而是用力用得居然放了两个屁。

  噗噗的放屁声音,代表了自己忍耐制止排尿的失败,高洁羞红了脸,自己在
白艳妮这个软弱女警的面前羞耻的放屁,真是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了。

  无论是羞耻还是惭愧,高洁的尿眼不断地喷出尿液,淡黄的尿液已经接了满
满一盆,终于没有喷的那么多,变成了一滴滴地向盆里滴下来,发出滴答的声音。

  整个排尿的过程,高洁的肉色连裤丝袜都没有脱下来,尿液冲破肉色裤袜的
阻隔喷出来,好在原本裆部就已经湿透了,放尿的过程只是让高洁尿湿的范围更
大。等到高洁的尿完全排出,只有滴滴答答的尿滴滴下来时,白艳妮重新锁住了
高洁的尿道锁,并把一盆的尿液端了出来,高洁重新坐在车厢内,这是不但是阴
户的部分,就连自己屁股上的丝袜都湿透了。又湿又凉,还有刺鼻的骚气,高洁
很羞耻,很难过,却又无法脱下丝袜,也无法离开车厢,她的肉色丝袜包裹的玉
足,此时还是足心相对的贴在一起,她如何能跑掉?

  白艳妮端着一盆高洁的尿液,还有浣肠工具向吕新和李丽霞所在的草坪走去。
昏暗的小区,这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只能靠着月亮的反光看清一点点道路,周围
的路灯早就关掉,远处的路灯灯光难以照到这里。白艳妮却有了一丝丝的安慰,
至少走在黑暗的小路上,不会有人看到赤身裸体只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自己,而
自己的裤袜,还被自己的尿液完全浸湿了。没有穿鞋只有黑丝脚直接踩在鹅卵石
上,没走一步都有凸起的石子咯脚,湿透的黑丝袜穿在脚上,也会在鹅卵石上不
经意的打滑,白艳妮战战巍巍慢慢向前走,生怕打翻了满满一盆的尿液。

  慢慢走到吕新身旁,吕新已经在李丽霞的屁股上摸了许久,而隔着踩脚裤爱
抚阴户后,李丽霞的淫水也把自己的黑色踩脚裤袜弄湿了。吕新直接把她李丽霞
的踩脚裤褪到了大腿膝盖处,让她把性器和圆润的美臀露了出来。一阵凉风吹过,
光着屁股的李丽霞不由得打个冷颤,虽然春天的天气一点都不冷,可是让吕新如
此摸着自己的屁股,又是在空旷的草地上,李丽霞只觉得全身冰凉,恐惧袭遍全
身,不知道吕新想要怎么玩自己。

  " 白艳妮,把东西带过来了?" 高洁听到吕新说话,看着白艳妮把一盆水放
在自己身边,一股骚气涌过来,李丽霞猜到是一盆尿液,不禁脸红起来,是白艳
妮尿的吗?

  " 这是高洁特地为你尿的,可不要浪费了高检察官的一番好意啊!" 吕新摸
着李丽霞的美臀,突然一巴掌拍下去,吓得李丽霞娇躯猛颤一下。

  " 啊,主人,不,不要,不要给我浣肠好吗,不要好吗?" 李丽霞恐惧地哀
求道,看到吕新拿起注射器针管从盆里吸取尿液,她立刻明白要对自己干什么了。
想起上一次的浣肠,她的肛门都不由得抽搐起来。

  吕新哪里会放过她,依旧是笑着说:" 你知道吗,我最爱的就是你的屁眼,
你的屁股圆圆的,比白艳妮的还有弹性,给你浣肠把你的菊花保养得美美的,浣
肠好处多的很,给你排排毒,身材就会更性感。最好听话,越挣扎浣肠就越难受,
要学会慢慢享受,为你的宝贝儿子和你的漂亮妹妹想想也有好处嘛!" 别的不管
用,可是说到小宝和菁霞,李丽霞的心就揪起来了,和白艳妮一样,为了亲人李
丽霞也不得不忍辱偷生了。李丽霞不再说什么,咬着牙只能等待灌肠。

  吕新先弄了一点润滑剂涂抹在李丽霞的屁眼四周:" 直接给你搞的话,肛道
干涩你会有点难受,我也心疼你,给你用点润滑剂,以后给你浣肠多了,你的肛
道慢慢就会适应了,那时候不用润滑剂你都会很爽了!" 指尖划过李丽霞的菊门
嫩肉,褐色的肛门在刺激下一阵阵的收缩,吕新把润滑剂涂抹均匀后,还故意手
指插入她的屁眼,引得李丽霞嗯唔呻吟起来,这样肛门内也做好润滑。紧接着浣
肠球顶到了李丽霞的菊门上,好在李丽霞见识过浣肠球的功效,心里有了准备,
咬着牙绷紧了身体,等着进入的那一刻。

  吕新也没有多说话,一用力就把浣肠球拍进了李丽霞的肛门。李丽霞啊得轻
呼一声,只觉得自己的肛门里突然一种塞入异物的胀痛感,接着浣肠针筒特有的
塑料长针头也插入了她的肛门。金黄色的尿液在针筒里足有600CC ,剂量不算多
只能算中等,吕新一推针筒,尿液缓缓灌入李丽霞的肛道。浣肠的尿液顺着肛道
直接冲入李丽霞的大肠,浣肠球就像是小号的清洁剂,立刻溶解产生清洁泡沫,
李丽霞痛苦地冒出一身冷汗,小腹也慢慢鼓了起来。吕新把600 毫升浣肠液灌入
李丽霞的体内,却没有急着让她排泄出来,把一个肛塞塞入,堵住了她的肛门。
松开手后,李丽霞小腹鼓着,肛门却被紧紧塞住,一滴水都喷不出来,而且无论
李丽霞用多大力气,自己是无法挤出肛塞的。

  " 第一次灌肠,目的是清洁你的肛道,把你屁眼里包括大肠里积累的宿便都
排出来。要等浣肠球完全溶解,就像冲洗管道一样,要泡透你的肠道,保证清洁
了才能排泄哦!" 吕新就像指导师一样还细心解释着。李丽霞可听不下去这些,
她的肚子里现在已经开始翻江倒海,浣肠球和尿液溶解生成的泡沫体积迅速膨胀,
此时已经不只是600 毫升的容量,李丽霞突然有种恐惧的预感,如果膨胀下去,
自己的肚子岂不是都要撑裂!

  李丽霞开始还咬牙忍着,现在不得不哀求:" 求求,求你了主人,我肚子好
难受,求人解开好不好?" " 解开什么呀?" 吕新却是一丝不慌地问着。

  " 是……是肛……肛塞……" 李丽霞的冷汗都要滴到草地上了。

  " 拔掉你的肛塞,你想干什么呀?" 吕新的口气还是那么冷静,让李丽霞一
阵阵的胆寒。

  " 我……我要排泄……" 李丽霞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因为痛苦想要扭动屁
股,可是身体没动一下,肚子膨胀得都有要裂开的痛苦感。

  " 不要说排泄,说大便,你们那么文雅干什么,不就是大便吗,就是想拉屎
不是吗?" 吕新说话时故意拍了一下李丽霞的美臀。

  这一拍,让李丽霞的肛门压迫感到了极点,巨大的排泄压力都涌到了肛门口,
可是牢固的肛塞偏偏又让她一滴水都排不出来,肚子里的浣肠球溶解与尿液后形
成的积满了泡沫的浣肠液在她的肚子里就这么来回的流动,一股一股的压力又是
撑涨她的肠道,又是挤迫她的肛门,更是让她的小腹承受着剧烈的痛楚。李丽霞
忍不住嗯唔地呻吟起来,一声一声地轻呼着" 啊,啊" 的呻吟,虽然痛苦难当,
可是身体又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屁股恨不得撕裂开来,这个女警已经被浣肠液
搞得崩溃了!

  " 主……主人……求你拔下来肛塞,让我排泄……不,让我拉屎,让我拉屎,
求求主人!" 李丽霞此时的哀求已经带了哭腔,口水居然都控住不住流了下来。

  " 时间也差不多了,应该清洁的差不多,可以排泄了,把双腿叉开啊,把自
己的踩脚裤弄得都是屎尿,可要自己受罪的哦!" 吕新看到差不多了,只怕再等
一会儿李丽霞都要疯了,就拔下了肛塞。

  小腹的压力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崩溃点,肛塞猛一拔出来,李丽霞的肛门约
括肌本能地会紧缩,可是此时肛门都收缩的反应都做不出来,一个黄色的浑浊液
体就从李丽霞的肛门喷了出来!

  昏暗中看不到屎尿的颜色,可是一股一股喷出的声音,再加上那刺鼻的臭味,
吕新、白艳妮还有被浣肠的李丽霞,都感觉到这一次浣肠,真的是清理了肠道,
浣肠液清理了大量的宿便。

  排泄完,李丽霞难得的一阵轻松,感觉自己的体重都轻了不少,可是自己被
浣肠的屈辱让她又禁不住抽泣起来。但是悲伤和屈辱还没缓过劲来,只觉得自己
的肛门又是一紧,她感觉到注射器的针嘴又插入了自己的肛门。

  " 主……主人,还要再来吗?" 李丽霞的冷汗不停地往外冒,刚刚有的轻松
感,随着针头的插入又紧张起来。

  " 根据浣肠的经验,一般两次之后,就能把你的肛道清理干净。这一趟你会
轻松许多,第二颗浣肠球已经和盆里的尿液完全溶解,抽进针筒大约还是600CC
的剂量,只要给你在浣肠一次,你的大肠到肛门都会干干净净!" 不由李丽霞再
说,浣肠液缓缓又注入她的体内,李丽霞值得绷紧了身体,让自己的肚子一点点
又鼓了起来。跪了许久,李丽霞的双腿都麻了,不过一肚子的浣肠液,想站起来,
就要面临大便失禁的危险。

  拔下针头时,仅存的600CC 浣肠液已经完全进了李丽霞的肠道。吕新故意用
纸巾把李丽霞的屁股擦干净,一边擦掉她屁股上残存的排泄物和灌肠液,一边说
:" 现在开始要计时,为了把你的肠道冲洗得干干净净,你要蹲在这里不能动,
更不能让灌肠液漏出来,只要漏出来,我就再给你来一支更大的,而且用肛塞塞
住你的屁眼一整夜。如果我心情不好,明天也要给你浣肠一整天!" 李丽霞听到
这么说,哪里还敢动,用力地闭合自己的屁眼,一滴水都不敢漏出来。吕新擦干
净她的屁股,还故意闻了闻,只有一点点臭味,但是屁股是擦得白白嫩嫩,看不
出之前沾过屎尿的样子。而李丽霞的屁眼,菊门一圈的褐色肛晕嫩肉随着这个少
妇女警的呼吸一下一下的抽搐收缩,显然她憋得很痛苦,是用尽了全力来闭合自
己的肛门。

  " 你一定要忍住啊,刚才喷第一次,是最臭最脏的,不过你喷出来时表现的
很好,居然抬高了屁股,把浣肠液喷得远远地,没有弄脏自己的踩脚裤,这样做
我很满意。因为玩完以后你还要穿好踩脚裤回家哦,沾满了屎尿臭烘烘地回家可
不好啊!" 吕新的话让李丽霞更加紧张,只能更加用力地忍耐浣肠带来的肛门压
力。

  " 别看这小区那么安静,万一回去时遇到下夜班的邻居,或者遇到半夜睡不
着溜达的老头老太,闻到你一身的臭气,你要怎么说,大便失禁?一个女警少妇,
年纪轻轻怎么会大便失禁,是有暗疾,还是有尿裤子拉裤子的癖好呢?" 吕新继
续调侃地笑着说,却让李丽霞更加的紧张。

  吕新又开始摸着李丽霞没褪下来还穿着黑色踩脚裤的小腿和膝盖部位,冰丝
材质的踩脚裤手感非常好,他摸着李丽霞冰丝涤纶的踩脚裤袜包裹的美腿,笑着
说道:" 这么好的打底裤,是现在很热卖的冰丝打底裤吧,据说穿着很凉快,而
且亮闪闪的很漂亮很性感。我摸起来手感也很好,这么好的黑色打底裤袜,我可
舍不得弄脏,你就更不能弄脏了哦!还有高跟鞋也性感,生过孩子的熟女身材保
持的那么好,穿的就要更讲究了,不然男人怎么玩你呢。当然,我可要好好玩你,
除了你的老公,你的另一个男人就是我,我要对你的身体负责,要把你调教的既
风骚又迷人!来,让我问问,你的脚味道大不大!" 吕新脱下了李丽霞脚上的黑
色高跟鞋,拿起左脚的鞋子闻了闻,洗过澡的李丽霞脚上气味不重,更多的是皮
革的味道。左手拿着高跟鞋嗅着,吕新右手抓住了李丽霞肉色短丝袜包裹的左脚,
还故意让她的肉丝玉足抬离地面,依靠膝盖支撑着,左腿小腿也向上抬了起来,
这样李丽霞踩脚裤袜勒在左脚脚底的袜带和包裹左脚的肉色丝袜可以让吕新的右
手随意的抚摸玩弄。

  左腿小腿突然抬起来,膝盖支撑的身体让李丽霞差点失去平衡摔倒,被吕新
揉捏抚摸左脚又是一阵一阵的痒意刺激感袭遍全身,李丽霞差点止不住肛门要喷
出来,好在咬着牙忍住了,与其说是意志力,更不如说是被吕新给吓得!

  昏暗的环境下,李丽霞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脚只能看出一个轮廓,可是嫩肉的
触觉在看不清的情况下反而有了美妙的神秘性感,吕新肆意地抚摸着李丽霞的左
脚,仅仅靠着左腿膝盖支持着半个身子的女警官却是毛骨悚然,加上一肚子的浣
肠液,熟妇的身体只能剧烈的抖动着,在一次次的爱抚下,一次次地触弄脚心下,
李丽霞触电一般颤抖着,最终是忍憋不住,浣肠液从肛门噗嗤一声喷了出来。吕
新赶忙将李丽霞的左脚像身体一侧扳,没让李丽霞的身体沾上一点肛门内喷出的
排泄液体。

  李丽霞又一次地羞耻起来,可是肛门已经憋不住了,直到浣肠液完全喷出来,
她才松了一口气,也不顾羞耻,高高翘着屁股等待吕新来检查。吕新凑近李丽霞
的肛门闻了闻,有淡淡的尿骚味,还有浣肠球溶解后特有的清洁剂香味,不过排
泄物的臭味已经闻不到了,两次浣肠已经清理了李丽霞的肠道。

  李丽霞本以为浣肠已经完成了,可是吕新却拿着针筒到了水池附近,等到再
走回来时,针筒又重新吸满了水。看着吕新走近自己,李丽霞不由得哀求起来:
" 主人,主人,别再给我浣肠了好吗,已经两次了,我的肚子都给排空了!" "
前两次给你排空宿便,为的是这第三次,这才是正式的!把屁股蹶起来,不把这
600 毫升浣肠水给你灌进去,你就在这里呆到天亮!" 李丽霞无论如何哀求,吕
新还是把针头插进了她的屁眼。两次浣肠后,肛道也算是适应了浣肠,这一次没
有太难受的感觉,600 毫升的凉水就灌进了李丽霞的身体,直到李丽霞的小腹鼓
了起来,少妇的身体只有胀痛的感觉,李丽霞只觉得自己的肠子都快要撑裂了!

  " 来,站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肛门不可以喷出水来,不然就再来一次浣肠!
" 吕新没有理会李丽霞的哀求和痛苦,把她拉了起来。

  李丽霞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来夹紧自己的屁眼,生怕一滴水漏出来。吕新把她
的黑色冰丝踩脚裤袜重新来回腰间,给她重新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可是黑色高跟
鞋被脱了下来。李丽霞不知道吕新要干什么,可是一肚子浣肠的凉水,此时重新
穿好踩脚裤袜,若是肛门一失手,岂不是要拉在打底裤上?李丽霞感到羞耻起来,
这样子自己是很难排泄出来的,吕新难道要让自己忍着一肚子的浣肠液走回家吗?

  吕新看了看,草坪的不远处,有社区健身器材,其中一个一人多高的单杠,
让他有了玩弄李丽霞的主意。拉着李丽霞慢慢走过去,李丽霞不知道要去哪里,
可是自己没走一步都有屁眼决堤的危险,不得不夹紧着双腿,不住地摩擦着黑色
冰色踩脚裤包裹的大腿,小步地向前挪着身体,上身更是不敢扭动,生怕肚子受
不住剧烈的压力。白艳妮也跟在吕新和李丽霞的身后,看到李丽霞痛苦的样子,
赤身裸体只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女警官还上前搀扶住她的女同事。李丽霞不由得
感激地看了白艳妮一眼,两人也算是同样命运的落难姐妹了。

  " 来,双手抓住单杠!" 听到吕新的话,李丽霞看着比自己高出好多的单杠,
吓得花容失色:" 我,我做不到,我现在跳不起来!" 吕新没等她说完,双手一
夹住她的腰向上一用力,李丽霞已经双脚离地,一害怕便本能地高举了双手抓住
了单杠,这时吕新松开了双手,李丽霞就这么挂在了单杠上!

  猛地双脚离地,猝不及防下李丽霞啊地叫了一声,肛门竟然涌出一股水,好
在李丽霞的肛门肌肉在高度紧张下,又迅速地闭上了屁眼。穿着黑色莱卡冰丝踩
脚裤,打底裤的裆部不一会儿就湿了,好在水不多,顺着屁股向下流到大腿都被
打底裤吸收了,湿漉漉地在昏暗中吕新没有看到。李丽霞不由得暗自庆幸了一把,
如果看到自己肛门漏出了水,不知道自己还要受到什么凌辱。

  "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下来吧!" 李丽霞痛苦地吊在单杠上,双腿还不敢
乱动,只能轻声哀求。

  " 想下来,等我让你下来时才可以下来,先在单杠上好好玩玩吧!" 吕新说
话的同时,手却没有闲着,吊在半空中的李丽霞,她那黑色冰丝踩脚裤包裹的双
腿和肉色丝袜包裹的双脚,正在被来回地抚摸亵玩。双脚更是被捏到一起不住地
揉搓玩弄,踩脚裤因为顺滑的冰丝材质,使得李丽霞的双腿滑溜溜地,摸起来手
感极佳,吕新更是摸得停不了手,一时间酥酥麻麻地感觉从双腿不断地传来,让
李丽霞肛门的刺激压力剧增,却又不能大幅运动双腿,现在小腹的肿胀压力,任
何一个动作都用可能让肛门决堤。

  吕新不但来回不停手地抚摸着李丽霞的美腿玉足,还要时不时地捏弄一下她
大腿小腿上的嫩肉,与高洁结实的双腿不同,李丽霞生过孩子后身体是有些丰满
的,却又不算胖,尤其是屁股上和腿上有了一些肉,和骨感的美女不同,丰满的
双腿捏起来,按照吕新的话说就是水嫩嫩的都能掐出水来,吕新在玩弄李丽霞的
时候更是喜欢捏弄她的美腿和屁股,一下下的扭捏,却不是变态的用力让女人感
到疼痛,而是调情一般的用适度的力道扭一扭捏一捏,一下一下的微痛刺激,却
也能让女人烧起欲火。李丽霞便是这样,双腿无法躲避地被吕新一会儿扭一会儿
捏的,说痛不痛,又是带一点点的瘙痒,开始觉得难受,可是一会儿就觉得有了
快感,关键是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吕新慢慢地调教淫荡起来,骚起来的身体,下体
酥酥麻麻,可是屁眼却又更加的窘迫起来,随时有肛门被冲开的危险。

  吕新捏着李丽霞的屁股,立刻发现她屁股上穿的黑色踩脚裤已经湿漉漉的,
故作生气道:" 你不听话,拉出来了?" 李丽霞已经被吓哭了:" 不,不是的,
主人,就拉出来一点,我刚才没忍住!不要,不要惩罚我!" " 想不受惩罚,那
就要给我憋住了,让我摸摸你的肚子!" 吕新说着手到了李丽霞的肚子,可这不
是摸,对着她鼓起来硬邦邦的小腹,稍微发力按了按。

  一肚子的浣肠液,李丽霞差点就喷出来了,咬着牙啊的一声轻呼,硬生生忍
住了,可还是漏出了一点。好在吕新没有再去检查她的美臀,不然发现了水,要
不要惩罚可就难料了!

  李丽霞的双腿抽搐一般地抖动着,双腿夹紧到几乎要长到一起连体一般。吕
新却继续开始着对吊在单杠上的李丽霞的调教,他不再用手,而是一手拿着一只
李丽霞穿来的黑色高跟鞋,用细细的高跟当作工具来划弄女警官的美腿。先是从
大腿到小腿再划到脚面,然后再从脚心向上顺着小腿肚子划到李丽霞的大腿身后
部位,如此往复地上下来回划弄,李丽霞不由得全身收紧,更是抖动起了双腿,
小腿肚子都不受控制得打着哆嗦。噤若寒蝉的女警就这么被吕新不断地用高跟鞋
跟来猥亵,吕新划弄几番后,将一只高跟鞋的鞋跟隔着李丽霞的黑色冰丝踩脚裤
慢慢往她的阴道里插,李丽霞双手抓着单杠,却是无法阻挡和躲闪,鞋跟慢慢进
入了自己的耻穴,十公分的高跟最好完全没入,隔着踩脚裤当吕新松手时竟被李
丽霞的阴道壁嫩肉紧紧夹住。吕新松开了手,右手还拿着李丽霞右脚的高跟鞋,
而李丽霞左脚穿过的黑色高跟鞋,此时鞋跟已经插入女警官的小穴,这么看上去,
黑色的高跟鞋鞋底紧紧贴着李丽霞的下体,隔着黑色踩脚裤,就像自慰假阳具一
般贴在了她的裆部,显得有些滑稽,高跟已经被李丽霞的阴道死死地咬住,李丽
霞全身绷紧了力气,虽然觉得这么用阴户夹住高跟鞋很羞耻,却也没有能力自己
弄下这高跟鞋。

  对于来自吕新的凌辱,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吊在单杠上的李丽霞,还要接受
如何的调教,白艳妮看着自己的女同事就这么吊着,被吕新硬是插入了高跟鞋,
下一步还不知道要如何的调教。白艳妮心中不由得叹息,李丽霞能否坚持住呢,
那一肚子的浣肠液,能否按照吕新的要求坚持憋住呢,白艳妮心中涌起大大的问
好,看着月光下李丽霞痛苦屈辱的表情,她也对自己的女同事失去了信心!

[ 本帖最后由 板野梦欣 于 2013-5-15 23:0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