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13-05-10
  警花少妇白艳妮63

  63. 女警车震检察官

  “您再考虑考虑,这女警官可是很受欢迎啊,很多客人都出大价钱了,就是
搞个拍卖也行啊,保证赚很多的!”梁经理送吕新出门时,还不住地商量着,脸
上堆满了腻人的微笑。

  吕新漫不经心道:“梁经理,你也应该明白,我带来我的女奴,为的是调教
她们,可不是为了赚钱啊,难道我还却这点钱吗?”

  梁经理这种八面玲珑的人最擅长的就是顺着客人说话,听了吕新的口气哪还
能再坚持,立刻转了话题:“是啊,是啊,吕少爷的女奴我们不能奢望的。不过
吕少爷难道光临,我们和吴六爷想请吕少爷给了面子赏个脸,收下我们的一点小
心意。”

  对于一向照顾自己的梁经理和吴六,吕新还是很尊敬的,不好驳两人的面子,
就只能客气地回道:“梁叔也太客气了。不过我父亲交代过,我在基层做民警,
不能做出格的事情,受贿索贿可是最犯忌的事情。您也知道,这几年多少官员都
是让自己的家人给坑的。”

  一听吕新说不出格,梁经理心里都发笑,就这个公子爷玩女人的癖好,已经
足够出格了,连忙陪笑道:“吕公子言重了,来,你看看,就是这个小玩意儿!”

  吕新摊开手掌接过来一看,这哪是什么小玩意儿,这明明是一把车钥匙,而
且上面印着奔驰的标志!

  梁经理很客气地说道:“吕公子可别说我们行贿,您来回老是开辆警车,公
事自然没关系,可是干私事就太扎眼了。现在到处都是拍公车私用的网友,为了
您平时的生活,我们借您一辆普通车用也是合情合理,不然您来我们这休闲会所,
警车在门口一停,搞不好我们就要停业整顿了,您说是这么回事么?”

  吕新一琢磨也有道理,前不久X 市一辆军车去喝喜酒就被人拍了,还只是去
个饭店都被记者跟了好几天,那个开车的营长本来都铺好路要转业进交警队的,
最后愣是赶回老家乖乖种地了。这开着警车带着白艳妮高洁到处玩,白艳妮穿着
警服还行,高洁基本上和自己在一起穿的衣服比裸体还性感,在警车里确实太惹
眼了。

  吕新掂了掂钥匙,点点头说:“那到也是,不过这么收下你们的车,有点无
功受禄的感觉,我有点内疚啊!”

  吴六也跟了上来,赶在梁经理前面就说:“不要内疚,千万不要内疚,这是
我们的公务用车,但是富裕出来的,平时用不到,放着也是放着,时间长了把车
放坏了不是很大的浪费吗?交给你开,不过是借的,算是为我们的公务车做日常
保养了,您看如何?”

  其实吕新心里也清楚,现在多少官员不都是这么干的,把企业的车弄来自己
开,就说是企业借的,很多企业是求着官员借车开都求不到的。而且,这车也是
吴中远委托吴六和梁经理交给自己的,自己也不好驳对方的面子,和吴锦发小的
交情,吴中远和他的兄弟们也挺照顾自己,自己开着这车,也算是心安理得了!

  “好吧,再推脱就虚伪了,代我谢谢吴叔吧,他的好意我就收下了。”吕新
笑着说。

  吴六愣了一下,立刻领会吕新琢磨出了一切,也不再客气,带着吕新就要下
楼。白艳妮这时也被一个穿着绿色西服套裙黑丝袜的女服务员带了过来,因为吕
新没说怎么弄,白艳妮又被用绳子捆绑了起来,白艳妮穿好了警服套裙,白色的
棉绳将她的双臂捆绑在身后,穿着蓝色警服衬衣的双臂紧紧贴着后背,捆得还很
结实,竟然一丝一毫地动弹都做不到,而双乳显然没有穿胸罩,胸部高高挺着,
在警服里几乎要爆出来。深蓝色的警裙还是来时穿的那件,从膝盖上方二十公分
出的警裙下摆往下看,立刻就会看到白艳妮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美腿在膝盖处就
被白色绳子捆绑住了,小腿脚踝处也被绑上,好在双腿间有绳子给了几公分的空
隙,女服务员扶着白艳妮,而女警官却只能走着小碎步一点点靠过来。

  “呜呜……呜呜呜……”走急了几步,白艳妮忍不住呜呜呜呻吟了几声。她
的嘴是用一条肉色连裤丝袜做成的丝袜口球堵住的,所谓丝袜口球,就是一条肉
色的连裤丝袜,裆部和大腿部位先是团然后拧后打结成了一个丝袜球,塞进白艳
妮的口中后,两侧伸出来的丝袜小腿的一小部分向脑后拉,紧紧勒在脸上后在脑
后打结,这样堵嘴后,肉色的连裤丝袜就像塞口球一般,不但堵住女人的小嘴,
更是系在脑后让女人无法吐出口中的丝袜。白艳妮穿着黑色带金属细高跟的高跟
鞋,伴随着金属细高跟落在地板上发出的脚步声,她被丝袜口球拘束的嘴里还不
由得发出呜呜呜的呻吟来。

  “不知道您有没有其他要求,我们的工作人员就直接把她按照来时的样子打
扮好捆绑上了。您看合适吗?”女服务员很恭敬地问吕新。

  吕新点点头笑着说:“这么绑着挺好,这个骚女警是我的性奴,现在就爱被
我绑起来搞的。不过我觉得你要是被绑起来,一点不比我的女警性奴差哦!”

  被吕新调笑,弄得女服务员一个劲儿的媚笑,冲吕新眨眨眼就离开了。梁经
理赶忙过来巴结:“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对于sm之类的玩意儿都是能接受的,只
要您开眼愿意玩她,她可是求之不得的!”

  “哈哈,今天还得赶回去,还有正事要办呢,不过下次过来,我肯定要搞死
这个骚货,冲我抛媚眼可弄得我心痒痒的。不过我有白艳妮这样的女奴,也算比
较满足了!”吕新说着故意拍了拍白艳妮黑丝连裤袜包裹的美臀。白艳妮似乎还
没从美酒灌肠凌辱的快感中清醒出来,被拍了后呜呜呜呻吟几声,半眯着眼睛还
是意识迷离着。

  “是啊,是啊,这个白警官可是一等一的尤物了!”吴六也凑过来说着。

  吕新这时一回头,问道:“对了,我还带来的那个娘们呢,没给带出来吗?”

  吕新话还没说完,高洁就出来了,不过赤身裸体,居然全身只穿着一双肉色
的连裤丝袜,还有就是脚上的银色高跟鞋了。和白艳妮一样,她的双臂也被绳子
捆绑在身后,更有绳子绕过她的胸前勒住了她的双乳,绳子以一个交叉的样子绕
过双乳,把她露出的乳房勒住,硬直地挺拔着,随着她一步一步被架着走过来而
上下晃动。高洁穿着肉色连裤丝袜的双腿也和白艳妮一样,在大腿、膝盖、脚踝
处都有绳子紧紧捆缚,好在把她架过来的两个女人个子都挺高,她穿着的银色高
跟鞋的双脚居然悬在空中,脚不沾地地被架了过来。

  “呜呜呜……呜呜呜……”高洁似乎很愤怒,同样被戴上了肉色连裤丝袜制
作的丝袜口球的嘴里大声地发出呜呜呜的叫声。

  “怎么了,好像生气了!”吕新解开高洁的丝袜口球。

  嘴里的丝袜口球已经浸透了口水,拿出了口球高洁就大声怒斥:“我的衣服
呢,把衣服给我。”

  吕新记得高洁被带来时穿着黑色吊带裙,刚要问,架住高洁的其中一个女服
务员就解释道:“和这位女士一起的还有很多女模特,后来所有人的衣服都扔在
一起,等我们为她找衣服时却找不到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就先把她带出来,要
不我们这里的衣服给她找一件。”

  吕新看了看高洁只穿着肉色连裤丝袜的赤裸娇躯,摇摇头:“算了,就这么
样吧,反正一会儿还得被我扒光,别麻烦了。”

  高洁可不干了,怒气冲冲道:“不行,这样下楼去,那么多人看到我赤身裸
体,太羞耻了!”

  吕新眼珠一转就有了点子:“哦,是怕别人看到自己光着身子啊,那好办!
美女,你穿的是长筒丝袜还是连裤丝袜。”

  在高洁身旁的其中一个女服务员看吕新是问自己,就回答:“我们俩都穿的
连裤丝袜,你看,黑色的连裤丝袜。”

  “黑色的正好,那就借用您二位的黑丝袜好么,脱下来吧。”

  看到吕新被梁经理和吴六供神一样的尊敬着,两个女服务员心里哪还能不清
楚,娇笑着就开始脱丝袜。被捆绑着站在原地的高洁不知道吕新想要干什么。吕
新却捏着她的嘴,把原先的丝袜塞口球团成一团塞进了她的嘴里。

  “一会儿就好,你也不要老是抱怨了!”

  把两双黑色连裤丝袜拿到手里,吕新还扭头对梁经理说:“回头给两位小姐
一人一千块钱,算是我买了她们的丝袜好吗,算我账上。”

  梁经理巴结还来不及,急忙点头道:“好的,好的,还能让您破费么,回头
你们两个一人1500,算是奖金!”

  黑色连裤丝袜本来就是会所发给每个工作人员,算是工作服的一部分,现在
送了人还有奖金拿,两个女服务员不住地抛媚眼,恨不得冲到吕新的床上去。

  “你既然难为情,把你的脸遮住不就让人认不出来了?”哪里还能让高洁挣
扎,吕新撑开其中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把穿在腰部的袜口撑开就要往高洁的头
上套。高洁明白了吕新的意图,想要躲开,不过女服务员眼明手快,赶忙扶住了
高洁,让她无法躲避,还是让黑色连裤丝袜的裆部套住了自己的头,整个面孔都
被黑丝袜蒙住,五官也朦胧起来。

  “这样行了吧,省港旗兵打劫金铺时还都是肉色的丝袜套头呢,黑色的连裤
丝袜既透气还能遮住面孔,不行的话,这双黑色连裤丝袜也套你头上。”吕新手
里拿着另一条黑色连裤丝袜故意甩来甩去,让高洁看着。

  高洁只能是愤怒地呜呜呜叫着,被黑色连裤丝袜的裆部包裹着自己的俏脸,
尤其是女人下体的位置正好贴着自己的鼻子,那下体特有的体香带着尿骚气一个
劲地往自己鼻孔里钻,虽然是生气,可是女检察官却一点办法没有,呜呜呜叫着
的同时晃动着自己的头,却只能让连裤袜两条丝袜腿部在自己头上像辫子一般甩
来甩去,性感之中却显得诙谐。

  临走时,吕新把手中的黑色连裤丝袜像围巾一样围在高洁的脖子上,让丝袜
的袜腿就这么耷拉着,弄得吕新一个劲地笑:“还难为情吗,再给你一条连裤丝
袜了,不够的话,我再找人来脱就是。”

  高洁一肚子气,只能是呜呜呜地小声嘟囔着,被吕新推着,和白艳妮一左一
右走着小碎步一点一点往电梯挪过去。因为迈不开腿,两个女人都要扭着腰扭着
屁股走,白艳妮还有警服遮着身体,可是高洁就穿着肉色连裤丝袜,现在还有黑
色连裤丝袜套着头,脖子上还有黑丝袜的围巾,这么白皙的身体扭来扭去,引得
四周的客人都纷纷驻足欣赏。原来有两个客人要乘电梯下楼,可是看到高洁和白
艳妮这么走过来,电梯到了也不走,按着电梯按钮,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个女奴走
过来。

  梁经理先走过来,对着两位客人恭敬地说:“二位,这几位客人是vip ,要
乘vip 专用电梯的,您二位不用等,可以直接下去的。”

  那两人还能舍得走,直愣愣地盯着高洁和白艳妮,说道:“没事,没事,不
急,不急,我们就是看看过过眼瘾。”

  看到四周人人盯着自己的裸体,高洁眼里都要冒火了,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看
得朦朦胧胧,也不知道四周有多少人在看自己,可是任由男人如此品评自己的身
体,一向高傲的高洁还是几乎崩溃,自己何曾想到会如此羞辱地被捆绑拘束着露
出自己的身体来让众人观看!

  吕新带着自己的女奴白艳妮和高洁来到地下停车场,按着梁经理的指引,看
到了所谓的借来的奔驰,是一辆商务车,打开车门,吕新才发现,除了驾驶和副
驾座位,后面的座位被拆掉了,制作的像是简易的卧室,后面的真皮底板像是不
错的大床,而且还可以可以固定女人手脚的皮质手铐位置,两边的设置的箱柜还
可以放工具和其他东西。

  梁经理特地笑着解释:“您看如何,后面的座位让我们拆下来了,铺上皮垫
子就能当床用。装上座位就能当商务车坐人。”

  “是啊,皮垫上设置的皮铐,可以什么女人都能玩了。车顶还有装吊环的挂
钩,可以自己设计很多东西来了。”吕新看了颇为心动。

  吕新惦记着回去的事,也不再和梁经理闲谈,把白艳妮和高洁弄到后面车厢
躺着,和梁经理交代把警车开会X 市停到警察局,接着便开车进入归途。

  奔驰商务车上了公路,高洁头上的黑丝袜终于摘了下来,现在赤身裸体的女
检察官可以清晰地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白艳妮。她有些羡慕白艳妮,至少这个女
警还穿着警服,可是自己却是一丝不挂,除了腿上的肉色连裤丝袜。

  车子突然停在了半路,吕新打开侧门爬了进来。看到吕新压在自己的身体,
高洁不由得恐惧起来,看着吕新灼热的目光,她预感到吕新有了什么鬼主意。

  公路上除了昏暗的路灯,就是偶过驶过的车辆,没有人注意到路边的奔驰商
务车里,还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女检察官,即将被玩弄。脱下了高洁脚上的银色高
跟鞋,高洁不知道吕新要干什么,可是吕新却解开了她腿上的绳子。是要放开自
己吗?高洁心里纳闷,但也是求之不得了,解开了双腿,立刻就想爬起来。吕新
打开侧面的柜子,拿出了一管写满日文的软管来,高洁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可
是看到白艳妮恐惧的表情,猜到了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她在车里空间有限,跑
不开吕新的手掌。软管里挤出了粘稠的透明液体,吕新居然还特地戴上了医生手
术用的橡胶手套,把液体挤到手掌中,就像是胶水。

  高洁的左脚被抓住,肉色丝袜包裹的脚心开始被吕新涂抹起透明液体来,一
阵阵的钻心痒意,高洁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自己的肉丝玉足,无奈吕新是个老手
了,竟是右手紧紧抓住她的左脚,左手不紧不慢地涂抹着透明液体。

  呜呜呜……呜呜呜……

  高洁能做的就是呜呜呜的叫着。事先为了防止高洁吐出口中的肉色连裤袜,
吕新用了黑色的静电胶带,这种PVC 材质的胶带就像不透明的电工胶带,不过没
有粘性,是依靠静电力紧紧贴住的,所以无法直接贴在女人的皮肤上,但是吕新
在高洁的嘴上缠了一圈,从前到脑后绕上一圈,就紧紧绷住在俏脸上,从鼻子到
下巴,紧紧封住了高洁的小嘴周围部分,高洁休想吐出嘴里的丝袜,静电胶带更
是没有外力就休想挣脱开。

  “别害怕,现在涂在你脚上的是生物胶水,不会伤害身体,不过一会你的玉
足就会被胶水牢牢粘住,除非用我专门的稀释剂,不然粘性去不掉。”吕新解释
道。

  高洁不知道吕新想要粘哪里,可是钻心的瘙痒让她身体不由自主地挣扎,知
道涂抹完胶水高洁才松了一口气。吕新右手仍继续抓住高洁的左脚,可是左手的
手套被自己用嘴咬着扯了下来,接着左手抓住了高洁的右脚。高洁终于明白自己
的左脚脚心会粘在哪里了,吕新左手抓住的右脚此时紧紧和她自己的左脚足心对
足心的贴在了一起。这姿势太屈辱了,高洁试图分开双脚,可是吕新紧紧捏住了
她的双脚,让左右脚的足底皮肤在包裹丝袜的情况下紧紧贴合。

  2 分钟后,当吕新松开手,高洁自己无法分开左脚和右脚,就连脚趾头都对
应着粘在了一起。因为双脚的脚心粘合,高洁的双腿也无法并拢了,不信的朋友
可以试一下,此时高洁的双腿只能是向外弯曲,变成了一个菱形。下体在肉色丝
袜的包裹下无法遮挡的暴露出来。

  一个菱形的姿势,大腿向外小腿向内,如此的分开双腿,肉色连裤丝袜的裆
部也随之撑开变得薄了,阴户在丝袜覆盖下若隐若现,对于吕新来说这是最大的
诱惑。粉嫩色的阴唇不由自主地紧贴在裤袜裆部上,像一张朦胧中的婴儿小嘴,
阴户上方本来茂密的丛林,被吕新仔细修剪后只留下了耻毛的根部,硬硬的耻毛
根也是紧紧贴在裤袜上,吕新忍不住来回抚摸,像是男人留下的胡渣一般,有着
粗糙的手感,和高洁娇嫩的下体嫩肉形成性感的反差。

  肉色连裤丝袜塞住了口,再有黑色的静电在自己的面部缠绕两圈封住自己的
嘴,高洁被吕新的抚摸弄得呜呜呜地呻吟了一阵,却是扭动着身体,扭动着屁股,
除了被刺弄地又酥又麻,双腿都不能并拢,更何况是躲过吕新的恶魔之手。

  “在会所里你都泄了身子,阴户里的水还是那么丰富啊,你看,我才摸了几
下,你的裤袜又要被弄湿了!”吕新故意调侃高洁,对于这种高傲的女检察官,
吕新最爱做的,就是摸着她的下体,在她的耻毛根部覆盖的阴户四周来回地摩擦,
同时也不断用言语来羞辱她,希冀用这种方法让高洁彻底的屈辱,完全浸入性欲
中。

  高洁仍是瞪着眼睛怒视吕新,虽然这样吕新也不会有一丝的胆怯。高洁心里
不停地诅咒这个可恶的男人,将自己的双脚粘在了一起,让自己连腿都无法并拢,
更不要说是站起来反抗了。现在还要不停地调侃自己的阴户,高洁真的是气炸了
肺,谁说我淫水丰富了,还不是这个流氓不断地挑逗我,刺激我的性器,这种生
理反应有谁能够抑制呢!

  “这么躺着,白艳妮就没地方躺了,你看你分开了双腿这么叉着,别人哪还
有空间呢,让我给你换个姿势吧!”

  说得好像是高洁自己霸占了太大的空间,难道高洁自己想分开双腿任由吕新
来凌辱么?奔驰商务车的空间毕竟有限,之前白艳妮是蜷缩了双腿坐在角落里的。
高洁的双臂被解开了,不过又戴上了一副皮质手铐,车子顶上还有挂钩,链接手
铐的一个金属铁环就挂了上去,高洁又变成了举起被皮铐拘束的双手坐在后车厢
的姿势,而且她的双腿还是脚心贴着脚心,菱形地叉开双腿。

  白艳妮呢,终于解开了手脚的束缚,却也被吕新脱光了身上的警服,只有双
腿的黑色连裤丝袜穿在身上。无论高洁愿意不愿意,在吕新的命令下,白艳妮和
她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紧紧地搂在了一起。虽然高洁还想挣扎,不过自己被拘
束着,白艳妮又不敢有违抗的举动,女警官把自己的左腿从高洁的双腿间穿过去,
自己坐在高洁肉色连裤丝袜包裹的左腿上,而高洁的屁股也压在了白艳妮黑色连
裤丝袜包裹的左腿上。这样,一个女警和一个女检察官,变成了紧紧相拥,各自
的屁股压住对方的左腿,前身一寸一寸紧贴着拥抱的姿势。两个女人的下体都用
丝袜包裹着,不过这个时候,白艳妮已经剃光耻毛变成白虎的小穴隔着自己的黑
色裤袜,和高洁还留着耻毛根部包裹着肉色裤袜的下体,紧贴在了一起。

  高洁嘴里呜呜呜呜地叫着,显然对于被一个女警紧紧搂住的样子无法接受。

  “白艳妮,知道女人是如何磨豆腐的吧!”吕新笑着说,同时还用力让两个
女人搂得更紧。

  白艳妮点点头,对于高洁有了一点点的愧疚。

  “那你就要老老实实地和高洁磨豆腐,一定要玩爽她。现在回去路上差不多
一个小时,到了地方,我会检查,如果你没有把她玩够潮,下面的裤袜上没有流
出阴精的痕迹,今晚的调教,我可就要给你加料了!”

  一听到吕新说到加料,白艳妮的身体不由得一颤,就连腿压在她屁股下的高
洁都感受到了她的恐惧。此时高洁也恨不起来这个懦弱的女警,反而是有些怜悯,
白艳妮的颤抖是来自内心的极度恐惧,真不知道这个女警受到了吕新何种残忍的
羞辱和虐待,居然会害怕成这样。

  高洁起初没明白什么是磨豆腐,不过很快那就意识到了。白艳妮搂着自己,
自己的身体也被迫贴着她的身体,两人的阴户隔着丝袜已经像亲吻一样地贴在一
起。就在吕新的监视下,白艳妮开始上下左右地来回移动自己的下体,依靠下体
的运动,两人的性器开始不自主地摩擦起来。

  吕新很性奋地吆喝:“对,对,就是这样,不要停下来,就用这个频率和幅
度,白艳妮用力磨豆腐啊,赶快让高洁骚起来,不把她弄高潮,你可以受罚的哦!”

  白艳妮自然是不敢怠慢,卖力地摩擦起来,一股股酥麻的感觉从两人丝袜包
裹的下体蔓延至各自的全身。

  “嗯……唔……啊……”不到五分钟,在白艳妮成熟风韵秀美的面颊上已经
弥漫了性欲的表情,嘴里也不由得淫浪呻吟起来。

  这时白艳妮来了感觉,居然开始爱抚着高洁赤裸的身体,双手在她的后背上
来回的抚摸,弄得高洁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平生第一次被女人搞,还是几乎
奸淫一般的凌辱,高洁又羞又气,却又无法挣脱,不一会不但后背小腹被爱抚个
遍,而且自己的耳垂肩膀也开始白艳妮一口一口地亲吻起来。

  这个白艳妮疯了吗,说是被吕新强迫来调笑自己,可现在对自己又亲又摸,
这分明是开始玩弄自己了!高洁无奈嘴被堵着,虽然羞愤,却说不出话,骂不出
来,只能是呜呜呜地不断叫唤着。

  吕新准备开车了,突然又出了一个恶作剧点子。白艳妮送到会所时,吕新让
她穿着黑色的三角内裤,带有蕾丝花纹的半透明内裤有着丝袜一般的半透明诱惑
性感。看到高洁此时屈辱加上痛苦的样子,吕新却撑开了内裤,把内裤兜头套在
了她的头上。

  白艳妮不知道是慑于吕新的淫威,还是真的已经不在乎女人的气味,对于高
洁头上套着自己穿过的黑色三角内裤,不但没有反感,反而还凑近了用力闻味道,
这是白艳妮自己下体的味道。最可恶的是白艳妮的内裤套在高洁的头上,而内裤
的裆部紧贴性器的位置此刻正好就紧紧贴着高洁的鼻子。高洁的每一次吸气都要
让白艳妮下体的气味冲进自己的鼻腔,一股股的骚气和特有的体香,对于吕新甚
或白艳妮来说,是诱惑的味道。可是对于高洁,这是屈辱,这是难以忍受的骚气。
羞愤的高洁用力地晃着头,不过一切都是枉然,白艳妮在高洁的挣扎中,反而是
更加用力地搂着高洁,更卖力地和高洁玩着磨豆腐。

  看着高洁被拘束着接受白艳妮的玩弄,吕新笑了笑,没有继续欣赏,而是发
动了汽车。车子缓缓上了公路,向吕新所谓的目的地出发。在GPS 的触摸屏上标
识着一排按钮,吕新按下了“录制”键。这辆被精心加工过的奔驰商务车,在数
个角度都安放了针孔摄像头,白艳妮和高洁的同性春宫,将会一分一秒地记录在
记忆卡中,成为女警和女检察官交欢的又一个精彩片段。

  汽车不紧不慢地开着,这条国道还算是平坦,奔驰商务车开起来也算稳当,
就这样也有一阵一阵的颠簸,随着颠簸,高洁和白艳妮两人嫩白诱惑的娇躯也晃
来晃去,不过两个女人始终纠缠在一起,白艳妮似乎兴致越来越浓,搂着高洁又
亲又摸,用力也越来越大,白艳妮留着修长的指甲,指尖不住地在高洁后背上滑
来滑去,后来越来越大力,抓得高洁皮肤都有了刺痛。开始高洁还想努力忍耐,
希望自己尽量地不扭动身体,然后能让白艳妮不那么性奋。可是这显然做不到,
白艳妮开始还是被胁迫,可是慢慢地自己敏感的身体在和高洁的亲密接触中也来
了感觉,身体越来越热,对于高洁身上的诱惑力,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就在行驶的汽车上,白艳妮搂着高洁,两人的阴户在包裹丝袜的情况下越来
越用力地摩擦,频率越来越快,幅度越来越大,不一会白艳妮几乎压着高洁的美
腿开始屁股上下晃动了,压得高洁腿都麻了,偏偏是白艳妮下体触电一般的摩擦
快感越发的强烈,浑然不知高洁的痛苦,更不知道自己几乎跳上跳下的扭动屁股
也是非常的费力。不一会儿,不过是高洁的腿麻了,白艳妮的左腿也压在高洁的
屁股上,自己抖来抖去的磨豆腐,女警官自己的腿的也麻了,却抵挡不住阴唇来
回摩擦的快感,白艳妮仍然是自顾自地亲吻着高洁,爱抚着高洁,更是用自己的
阴户更加用力快速地摩擦挑逗高洁的性器。

  伴随着白艳妮对自己无休止地爱抚摩擦,高洁的身体也来了骚感,这是她自
己抵御不了的,很快地自己的阴户就骚起来了,敏感的阴唇逐渐地肿胀,被肉色
连裤丝袜包裹的下体灼热感越来越强烈,在摩擦中淫水抑制不住地流淌起来。高
洁的淫水流出来以前,白艳妮的阴户早就已经决堤了,这都是因为高洁下体覆盖
的耻毛根部,坚韧的毛根真的如同男人的胡子渣一般,硬硬的粗糙感觉,隔着高
洁的肉色裤袜和白艳妮的黑色裤袜后,摩擦起来更有一种美妙的快感,白艳妮的
阴户贴到高洁的下体后,一番摩挲就迅速来了感觉,白艳妮的性器本来就被吕新
调教的性感异常,高洁还没什么感觉呢,白艳妮的性器已经被搓衣板一般的粗糙
摩擦弄得性欲异常,飘飘欲仙,下体酸酸的,麻麻的,就像触电一般充溢了同性
交欢的快感。

  车子开到半路,两个女人彼此磨豆腐,都到了淫水决堤横流的程度。高洁的
肉色连裤丝袜裆部湿透了,白艳妮的黑色连裤丝袜也湿透了,两个女人继续搂着,
纠缠着,彼此都感触到对方下体的湿凉。高洁感觉到自己的裤袜湿透了,白艳妮
的湿透的下体继续紧紧贴着自己,她感到有些难受有些恶心,可是自己又无法躲
开,自己湿漉漉的感觉难受极了,却只能继续让白艳妮搂着自己,让白艳妮继续
摩挲自己已经敏感的湿透的肉色裤袜裆部包裹的阴户。两人湿透的裤袜裆部在摩
擦中发出噗噗的细微声音,其实声音不大,说起来更可能没有发出这种声音,可
是高洁羞辱的感觉自己听到了声音,听到了自己和白艳妮磨豆腐发出的噗噗声音,
她无法看到自己的下体,头上还套着白艳妮穿过的黑色三角内裤,一口口嗅到女
人下体留在内裤上的气息,高洁不但觉得自己听到了裤袜包裹的下体因为浸透了
淫水在摩擦中发出的声音,更感觉到自己和白艳妮交欢中,两人湿透的裤袜来回
在阴唇之间挤压摩擦,不但淫水挤出了一团团的泡沫,就连肉色和黑色裤袜上挤
压出一团团的气泡。分明是自己看不到的,高洁却不由得联想到自己的性器四周
和裤袜裆部上面都是白色泡沫的场景,好像就在自己眼前,无比的羞耻,无比的
猥亵,无比的淫靡!

  吕新从后视镜里看到两个女人的媚态,也不由得笑起来,这两个女人,玩着
车震都玩得那么有感觉!

  白艳妮是主动进行摩擦的,虽然还有些羞耻感,但比起高洁,被吕新调教一
段时间后已经适应了不少。反倒是高洁那保留了耻毛根部的粗糙下体,自己的阴
唇摩擦上去,尤其还有高洁肉色裤袜的阻隔和自己黑色连裤丝袜的阻隔,那种奇
妙的摩擦快感不言而喻,又难以言喻,摩挲一番后白艳妮居然难以自持,原本是
吕新的命令,后来就开始主动用力地和高洁玩起磨豆腐来!

  两人的裤袜裆部都湿透了,高洁觉得难受,但是白艳妮已经习惯了,要知道
在吕新的调教下,被搞到失禁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最羞辱的一次就是穿着三层
黑色连裤丝袜站在地铁里,最终被吕新玩弄到放尿,让尿液湿透自己的裤袜甚至
湿到了小腿。这次湿透的裤袜裆部紧紧贴在一起,白艳妮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相
反的,带有温度的淫水,更像是催情剂,让她的下体更加的敏感,更加的快乐,
在高洁痛苦的呜呜呜呻吟中,白艳妮不由自主地进一步贴紧高洁的下体,努力地
磨豆腐,一直摩擦到自己的下体也酥麻麻的,淫水更是放尿一般一股一股地涌出
来。随着自己的快感摩擦,白艳妮也感觉到,高洁的下体分泌的淫水也是越来越
多,两人的下体在包裹丝袜的情况下更加湿滑,摩擦起来更加的快感,更加的淫
秽!

  嗯嗯……啊……啊……

  呜呜……呜呜呜……唔……

  两个女人玩着车震,在行驶的奔驰商务车中,一个痛快地浪叫呻吟着,一个
羞辱地呜呜悲鸣着。

  噗嗤……噗嗤……

  吕新听不到的声音,高洁和白艳妮都感觉到了,女检察官和女警官的身体都
突然一阵虚脱,却又同时涌出了一阵冲昏大脑的快感性欲!

  白艳妮心中一阵轻松,终于完成了吕新的任务,让高洁泄身了,而自己射出
了阴精。高洁心中一阵悲哀,在自己被拘束堵嘴的情况下,让白艳妮这个柔弱的
女警官摩擦自己的下体,竟然把自己搞到了泄身,居然无法抗拒地喷出了阴精!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2013-5-11 07:4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