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13-05-04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文学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警花少妇白艳妮62
7495字

  62. 白艳妮的展会凌辱表演2

  " 各位,我们可以准备品尝美酒了!" 丽娜说完,那对穿豹纹连身袜的助手
已经上台,却没有打开白艳妮的肛塞阀门,而是接了一段软管在肛塞阀门处。

  白艳妮的束缚接着就被打开了,穿着黑色开档连体袜的白艳妮只剩下双手还
被拘束在身后,不过灌了一肚子的白兰地,白艳妮想反抗也没有力气了,她只想
乖乖配合,早点把肚子里的酒排出来。白艳妮被丽娜的助手搀扶起来,软管像一
条尾巴一样垂着,步履蹒跚地在舞台上走起来。

  " 让女警官多走几圈,运动后的女体会把体温传递给美酒,酒会像发酵一般,
更加的醇香。请各位稍等片刻!" 丽娜笑着对在场的客户说道。众人都露出了饥
渴的目光,显然对白艳妮排出的美酒非常期待。

  豹纹连体袜女助手悄悄对白艳妮说道:" 警官,最好乖乖配合我们。走上几
圈,就能让你把酒排出来。你要是不肯走,就这么堵住你的肛门,时间长了看你
受不受得了。" 白艳妮还能说什么,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呻吟,乖乖在女助手的搀
扶下慢慢走起来。慢慢一肚子的酒,灌得自己的腹部已经下坠,穿着高跟皮靴的
双腿每走一步,小腹都会颤抖,引得自己娇躯乱颤。

  众人看到白艳妮穿着黑色连体丝袜,走起路来乳房和小腹一起上下颤抖,那
笨拙的模样引得众人淫笑不已。

  才走上一圈,白艳妮已经香汗淋漓,没想到这么痛苦,身体几乎要炸开了,
肚子灌得满满的,穿着高跟皮靴走一步,巨大的压迫力就会冲向自己的肛门,偏
偏肛塞是那么的结实,压力丝毫排泄不出来,结果又要冲击自己的小腹,复杂的
冲击感让白艳妮近乎崩溃。可是穿着豹纹连体袜的女助手搀扶着自己,更确切的
是挟持着自己,让自己不得不继续走下去,白艳妮忍受着剧烈的煎熬,一步一步
走下去,这短短的一圈,感觉有一个世纪!

  白艳妮此时不得不庆幸自己肚子里灌入的是白兰地,如果是啤酒的话,自己
晃动着身体难免产生大量的泡沫,只怕自己的肚子此时已经炸了。

  一圈走完,白艳妮终于可以停了下来。台下的客人也是等了好久,个个举着
杯子就等着白艳妮体内排出美酒了。抬起软管,丽娜拧动了白艳妮肛塞的阀门,
一股琥珀色的轩尼诗流了出来,在白艳妮身体压力下,轩尼诗更像是射了出来。
客人一个接着一个,杯中倒满了美酒。

  白艳妮的小腹也终于平了下来,美酒排完,她的身体也一阵空虚。好在肛塞
连着注酒的气囊都拔了出来,白艳妮的肛门终于是解放了。不过在取出肛塞的过
程中,白艳妮被丽娜的助手压着弯下了腰,高高地翘着自己的屁股,众人都惊奇
的发现白艳妮的屁眼此时都已经撑开,一时间褐色的菊花蕾还不能闭合,形成了
一个诱人的小圆口张着。

  丽娜故意要羞辱白艳妮,就把自己的手指在她的肛门四周来回摩擦着:" 我
们的警花模特现在在灌酒过程中也享受了很多,各位看看,这警花的屁眼都自动
张开了,显然是性欲被勾了起来。下面,我们就用一个游戏,让警花好好爽一爽,
各位也可以好好欣赏,女警发情是什么样子的。" 助手摆上了一个金属小圆凳,
四周有可以固定在地面上的螺丝扣。拧上螺丝后,金属圆凳固定在了舞台上,圆
凳上接着固定了一个假阳具,硅胶阳具的末端是一个真空式吸盘底座,用力按在
圆凳上后,底座的吸盘紧紧吸附在凳子表面,硅胶假阳具就这么固定在了上面。

  " 现在,警官,请你坐上去吧。东西都为你准备好了。" 丽娜手一指圆凳,
白艳妮吓得只想往后退。自己肛交没有过太多次数,每次都被吕新的肉棒奸淫的
死去活来,屁眼要肿了起来,坐下去都痛苦万分。看着黑黝黝的假阳具竖立在凳
子上,白艳妮心里直发毛。

  圆凳的高度不过是80公分左右,和路边小面馆的凳子高度差不多,白艳妮虽
然不愿意,可是丽娜加上两个穿豹纹紧身衣的助理,硬是把她架了过去,按到了
椅子上。假阳具最终还是没入了白艳妮的肛道。一阵摩擦带来的痛苦让白艳妮呜
呜呜地直叫,阳具几乎要撑裂的菊花门,被强迫着坐到椅子上,白艳妮一时间痛
苦地连动都不敢动,每一个动作都会给自己带来疼痛感。

  " 就这么坐上去了?也没点其他的节目?" 看到白艳妮就这么坐上去了,下
面的客人不乐意了,开始抱怨道。

  丽娜媚笑着道:" 大家稍安勿躁,慢慢品尝美酒,看看这女警一会要干什么。
" 白艳妮果然不再是坐着不动了。虽然肛门插入了假阳具,剧烈的刺激让白艳妮
不敢动弹,但是肛道内很快就有了剧烈的瘙痒感觉。白艳妮暗叫不妙,她猜到假
阳具上八成抹了什么药,应该是春药吧。女警官的身体也很快有了反应,全身燥
热起来,欲火无限制地燃烧起来。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吕新凌辱自己,和自己性
交时的场景,白艳妮的下体开始不停地流出淫水。

  看到白艳妮娇羞地扭动着自己的娇躯,众人哄笑起来,四周的观众都是性事
中的高手,看到女警官此时的娇态,配上叫春一般的呻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女
警官是发情了。

  " 这个骚警花是要发情了,看来被灌肠后,女人的性欲真的是会高涨啊。你
看她浪叫的样子。" 刚才不满意的客人,此时淫笑着说道,同时还拍了拍旁边女
伴的大腿," 亲爱的,要不一会儿也给你灌肠,让你爽一爽。最近你的性欲可不
能旺,在床上老是让我不爽啊!" 四周的男人都嬉笑起来。那个女伴虽然也是个
妓女,却故意装出害羞的神情:" 去你的,看你是色的,我可不是那样的女人!
" 旁边又有个男人趁势打趣调侃道:" 不是哪样的女人呢,不是性欲旺的女人呢,
还是,不是那让你男人满足的女人?" 四周的男人肆意地开着下流的玩笑,即使
是常被吕新调教侮辱的白艳妮也觉得难为情,可是身体的反应是抵御不了的。在
围观和猥亵中,白艳妮嘴里发着呜呜呜地呻吟,穿着黑色开裆连体丝袜的身体本
能地扭动着。露出来的美臀紧紧坐在铁凳子上,被假阳具固定住了自己的菊花,
白艳妮每扭动一下,肛道的嫩肉都要个假阳具摩擦,熟妇的身体就在摩擦中被被
迫接受那一次次的快感冲击。

  痒意越来越强烈,白艳妮在后庭的刺激下,全身燥热起来,她呜呜地呻吟着,
下体扭动得更加欢快,熟妇的身体在刺激下是难以抗拒这种快感的。白艳妮短短
几分钟后,就从之前的扭捏,变成了不知廉耻的自慰。

  丽娜仍是满面含春的媚笑,看着白艳妮扭动的身体愈发的欢快。接着她分开
自己的双腿,坐到了白艳妮的大腿上,和双腿微微分开却被她压住的白艳妮面对
面紧紧相望。

  看到丽娜眼中的欲望,白艳妮暗暗心惊,她感受到了丽娜对自己的性趣。丽
娜解开了白艳妮的塞口球,看着她。白艳妮已经可以感受到她充满渴望的气息。

  " 丽娜小姐,已经被这个女警迷倒了吗,想在我们面前磨豆腐了?" 听到下
面客户的调侃,丽娜娇笑着回答:" 怎么那么庸俗呢?这位警官可是辛辛苦苦为
大家泡酒的,我和她亲热亲热,也是为了感谢人家嘛!" 台下一片起哄!

  " 早知道可以享受丽娜小姐的服务,我就去做酒壶了!" 一个妖艳的女人浪
笑着说道。

  她身边的男人却立刻接话:" 若是你这个大美女去做酒壶,那去奉献身体感
谢你的就是我了。" " 丽娜小姐是自己想偷腥,想搞一搞这个女警花吧!不知道
女警长的如何了!" " 切,且不说长相,就这身材,这奶子和这丝袜美腿,我都
肯高价搞她!" " 是啊,回头问问梁经理去,这个警花肯不肯接客,就是搞个拍
卖也行啊,我出大价钱!" " 如果肯被搞,我肯定要搞她第一夜了,钱方面咱可
从来不是输家!" 台下的嬉闹让白艳妮屈辱不已,她羞涩地说:" 给你们做酒壶,
我也做过了,就让我下去吧。" 丽娜坐在白艳妮的腿上,摸着她的娇躯,笑着说
:" 下去?你现在性欲那么旺盛,被我调教后就这么下去,岂不是便宜了那些男
人。我保证一会你就发情地见到肉棒就想插,我怎么能白白错过你这个美艳的警
花呢。放心吧,女人玩女人,可是一点不比男人差的哦!" 肛门因为假阳具的占
据变得愈发肿胀,这是由于女人的性欲上升后本能的产生了肛缩,肛道的约括肌
痉挛般的收缩使得嫩肉紧紧夹住了阳具。这种肿胀让白艳妮感觉自己的肛门要被
撑开了一般。虽然不敢动弹,可是春药又让女警官欲火中烧,身体不扭动就会骚
痒难耐,更可怕的是,自己的每一次轻微蠕动,肛道肌肉都不得不与假阳具产生
摩擦,这种摩擦,带来了巨大的快感。

  白艳妮刚开始还要求饶,可是一来二去,丽娜还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不住爱
抚自己的身体。同性间的抚摸,两个女人的乳房来回的摩挲,让白艳妮被性欲冲
击得连话都不好再说下去,只能是嗯唔的呻吟起来。白艳妮看着娇艳的丽娜,竟
是迷离起来,在女人对女人的撩拨中,性欲慢慢高涨。肛道好在也慢慢适应了撑
满假阳具的感觉,女警官的身体开始诱人地扭动起来。

  台下的众客人,一边玩着自己的女人,一边开始惊呼:" 这个女警果然骚起
来了。真的开始扭动了。" " 刚才被坐上去还动不敢动,现在果然发浪了!" "
本来就是个骚娘们啊,屁眼被干肯定自己爽的不得了。刚才装贤淑呢,现在忍不
住了,不但要和丽娜磨豆腐,自己也要肛交玩了!" 白艳妮的身体如同燃烧一般,
也不理会客人们怎么说了,只能为了解决肛道的瘙痒,慢慢地摩擦起来。一起一
落,丽娜也随着白艳妮摩擦肛交的动作,坐在白艳妮的大腿上一上一下,说不出
的畅快。

  这时丽娜开始亲吻起白艳妮诱人的双唇。两个女人的妖艳红唇终于紧紧贴在
一起,引来台下的不住喝彩。白艳妮屈辱极了,想要躲开,可是丽娜已经搂住了
自己的娇躯,两人脸贴着脸,躲也躲不开。丽娜更是把自己的香舌伸进白艳妮的
小嘴,玩起了舌吻。性欲越发的强烈,白艳妮屈服了,张大了小嘴,迎接丽娜对
自己的舌吻洗礼。

  一个穿着黑色连体丝袜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的女警官,和一个妖艳的美女纠缠
在一起,肛门插着一根假阳具,一上一下不住起落地玩着肛交。在舞台上,白艳
妮构成了一副淫靡醉人的画面。

  高洁没有想到,女警官白艳妮不但被人当众灌肠,被男人用作灌酒的器皿,
后来还要被假阳具凌辱自己的菊花。看到正被猥亵调教的女警官,完成了展示重
新回到吕新怀里的女检察官害怕极了,难道未来的自己也会变成这个样子。高洁
深深地担心,如果自己被强迫服了春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高洁此时已经被脱光了衣物,仅仅是双腿穿上了肉色的开裆连裤丝袜。裤袜
的裆部中空,阴户肛门都裸露着,吕新抚摸着高洁那被强迫修整后短短整齐的阴
毛,不曾想高洁却敏感,没穿鞋的丝袜脚踹了他一下。

  吕新一生气,又张开一捆白色棉绳,压住挣扎的高洁,将绳子绕过她雪白的
香肩,再缠上双臂,接着在她的胸前捆了三道,勒住了高洁丰满的乳房,乳房根
部被捆住后,高洁的双乳愈发的挺拔。捆好双乳后,绳子在高洁的身后打结,本
来是手腕交叉捆绑的双臂,此时在肘关节处打结捆绑好,同时绳子还和捆绑乳房
的部分紧紧连接好,让高洁的双臂紧紧贴着后背,无法展开。休息室内也在天花
板固定了一个个的圆环,把绳子绕过圆环后,吕新不断地向下拉收紧绳子,高洁
不得不踮脚站在了休息室的中央,身体挺得直直地,几乎就要悬空了。穿着肉色
开裆裤袜的双脚,踮得只有前半部分着地,承受了身体的重量,好不难受!

  " 你,你放开我!" 高洁的乳房被勒得挺直向前,现在重心压到了丝袜玉足
上,更是难受异常,不得不叫起来。

  看着挺直了娇躯电教站立的高洁,吕新一阵坏笑:" 刚才还踢我。告诉你,
我最忌讳我的女奴反抗我了!让你吃点苦头,你就知道怎么听话了!" 高洁还嘴
硬地训斥他:" 你这个流氓,就会欺负女人!" " 欺负,一会就让你知道我有多
少手段调教你了!" 吕新说着,在高洁的右腿膝盖上缠绕几圈,捆上了白色的棉
绳。高洁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右腿就被拉了起来。原来捆绑右膝的绳子也穿过了
顶端的圆环,吕新捆好后同样拉绳子。高洁的右腿也不得不抬了起来。这时的高
洁,变成了身体绷直左脚踮脚的金鸡独立的姿势。

  高洁的腿又疼又麻,却不敢再骂吕新:" 你……你放我下来……好难受……
" 吕新却不怜惜,只是抚摸着高洁被捆绑后拉起来的右小腿:" 怎么样,吃点苦
头就听话了吧!" " 你……你放我下来……" 高洁羞红了脸,自己穿着肉色裤袜
的右腿被吕新这么摸来摸去,可她也不敢反抗了,只是来回扭动着想要躲开。

  可是吕新哪里会放开她,他左手抓住高洁的右腿脚踝,反而把她的小腿往高
了抬,使得高洁身体都要扭曲了,左脚的压力更大,引得女检察官痛苦地呻吟着。
左手抬起高洁的小腿,吕新的右手则不断地抚摸着她的丝袜玉足,却没有理会高
洁的呻吟,他的目光还在注视着白艳妮。

  白艳妮此时坐在假阳具上,一边自己动着身体来做肛交的游戏,同时还和坐
在自己腿上的丽娜玩起了女同间的亲密游戏。双手被束缚后,一直是丽娜在爱抚
自己的身体。熟练的丽娜抚摸着白艳妮的双乳蛮腰,还不断划弄白艳妮连体袜露
出来的性器,引得女警官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白艳妮则是伸长了舌头,就像发情
想要性爱的母兽,和丽娜的香舌纠结在一起,无比的刺激,无比的欢愉!

  吕新突然问高洁:" 白艳妮被一个女人操得那么开心。如果让那个丽娜来玩
你,你会很爽吗?" 高洁的身体被痛苦地吊绑着,右脚还被迫高抬,在吕新的手
里不断猥亵爱抚。女检察官痛苦中也不得不看着被丽娜玩弄的白艳妮,恐惧地身
体不住颤抖:" 不……不要……不要……" 吕新坏笑着在高洁耳边说:" 不要?
你是没尝过,等你试过这些手段,保证你哭着喊着求被操!" 高洁听着吕新的话,
下体突然感受到刺激,吕新已经不再摸她的小脚,转而继续爱抚她的下体。那修
整过的阴毛和诱人的阴户再次遭遇吕新的魔手,可是高洁想躲都躲不开,就这么
绷直了身体被吊绑着,一小步都跳不开,何况穿着肉色裤袜的右腿还被吊着,双
腿并拢都做不到。吕新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抚摸起她的下体:" 刚才还敢踢我,你
现在踢我试试啊。敢不听话,把你左腿也吊起来,给你绑成一个空中分腿撒尿的
姿势,看你还能反抗吗?" 高洁愤怒地看了看吕新,心中无限地悲哀,只能痛苦
地闭上双眼,任由吕新邪恶的双手在自己开裆裤袜保护不到的下体上来回抚摸…


  吕新戏虐一般,在高洁的大阴唇抚摸一番,接着剥开因为受刺激而涨起来的
大阴唇来回抚摸起高洁阴户内粉嫩的小阴唇,受了挑逗的女人性器慢慢鼓起来,
小阴唇也张开了小嘴,露出鲜红的性器嫩肉,尿眼被尿道锁撑开,而阴户的小嘴
也本能地微微张开,高洁被一阵阵的下体刺激搞得娇躯乱颤,可是唯一支持身体
的左脚让她不可能跳开,只能是忍不住娇喘呻吟着。小阴唇上方最敏感的阴蒂,
这时充血硬了起来,如勃起一般的傲立着,在吕新的玩弄挑逗下展现出迷人的粉
红色。

  " 你本来就是个性欲极强的骚女人,还老是装正经,你的性器已经把你出卖
了。看看你的淫水,流出来比尿还多!" 吕新故意打趣着说道,而高洁的性器确
实在猛烈地分泌着淫水,分泌物已经失禁般从阴道口冒出来,连高洁也控制不知
自己的小穴,只能任由冒出的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流,连左腿大腿上的丝袜都浸湿
了。

  " 停下来,停下来!不要!不要!" 挣扎不得的高洁痛苦地呻吟着。

  吕新实在是太擅长凌辱女人了,高洁叫得越凄惨,他反而愈发痛快,手指顺
势夹住高洁那已经冒出来的阴蒂。最敏感的性器被拿捏住,来回不住地挤压,高
洁几乎要失控了,不住的扭动着赤裸娇躯,被吊起来的右腿来回摇摆起来。身体
更是一阵阵地抽搐。

  噗嗤——按捺不住,一股透明晶莹的粘稠液体从高洁的下体喷了出来,被吕
新不住地凌辱性器,女检察官居然泄身了!

  " 真是个骚女人,被我摸一摸就喷出阴精了,你比白艳妮的身体还敏感,她
是死了老公没人上,难道你也是天天想男人了?" 吕新故意凑近了高洁打趣地调
侃。

  被这个男人盯着,高洁羞红了脸:" 住,住嘴,什么想男人,我不是那样…
…那样的女人……你……你停下来……嗯……啊……不要……" 高洁的话还没说
完,自己的性器居然又喷出一股阴精,自己的性器果然是被调教的敏感了,居然
接连第二次喷精!看着高洁喷出阴精,吕新愈发地性奋,用力揉搓起她的阴蒂和
阴唇,引得女检察官的下体凶猛地分泌出淫水来,几乎和失禁了一般!

  高洁被吕新肆意地凌辱着,白艳妮在舞台中间却是愈发得性欲高涨,尤其是
自己的肛门,那春药带来的灼热和瘙痒,从肛道一直深入体内的每个器官。就是
自己的双手没有被拘束,这发自身体内部的瘙痒感觉,也是无法停止的。阵阵的
瘙痒就像电击一般,让白艳妮身体猛烈地抽搐着,女警官也不能估计丽娜坐在自
己的丝袜大腿上和自己调情了,屁股用力地扭动起来,不住地摩擦着椅子上固定
着的已经插入自己肛道的仿真阳具,依靠和性器的肛交运动来缓解自己的痛苦。

  " 唔……唔……" 白艳妮不住地呻吟着,自己的屁股已经开始一抬一落,上
下运动着,和肛交的阳具互动起来。

  " 哈哈,这个骚警花,果然浪起来了,假阳具插进屁眼,就想着肛交了。你
看你看,这肛交来的多舒服,女警自己就干起来了!" 台下的客人又一轮的哄笑
起来。

  白艳妮虽然感到羞辱,可是身体来了性欲,肛道里痒得她死去活来,也顾不
得别人这么说了,自顾自地依靠仿真阳具来肛交运动,让椅子上固定的的假阳具
肆意地玩弄自己的菊花。

  吕新也不禁感叹:" 白艳妮果真是个尤物,以后要多多玩玩肛交,她那熟女
的屁股真的是个极品啊。看她风骚的样子,自己是饥渴到骨子里了!" 高洁那还
能听吕新在说什么,自己不住地呻吟着,下体一股股的淫水被吕新玩弄出来,让
她的身体酥酥软软的,骨头都要化掉了!

  吕新突然对她说:" 你如果现在认输了,我就让你像白艳妮那么痛快,多好,
你看她现在的样子多幸福!" 高洁的左腿支撑着身体,全身都麻木了,哪里还有
力气跟吕新斗嘴,只能是半眯着眼睛,意识模糊中,虚弱地摇摇头,算是拒绝了。
只是身体一发力,竟是又忍不住喷出了一股阴精。女人泄身是极耗体力了,已经
三次泄身的高洁,身体软了下来,就要昏过去了!

  " 都泄了三次了,你积攒了很足的性欲啊,即可的骚女检察官,我来帮你放
松放松,来深呼吸,慢慢地。" 吕新说着已经把手指插入了高洁的阴道。

  阴道内突然用异物的插入,高洁立马清醒过来,可是自己又摆脱不掉,她无
法忍受吕新对自己的肆意凌辱,忍不住大喊:" 不,快拔出来,拔出来,不要用
你的手指插入我的下面,拔出来,拔出来!" 身体的扭动立刻给自己带来巨大的
痛苦,绳子密密麻麻地缠绕着自己的上半身,身体还要靠着左脚的脚尖支撑,没
动两下,高洁就疼得啊啊大叫起来。

  " 冷静,冷静,来深呼吸……" 吕新继续用手指抠挖着高洁的阴户,嘴里却
像教导学员一般。

  "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高洁虽然痛苦,下体也没有停止被
吕新的玩弄,可是吕新在自己耳边这么说着,自己也不由自主随着他的指导来深
呼吸了。

  下体的刺激却是越来越强烈,终于,高洁忍耐不住,阴精淫水突然决堤般喷
了出来,居然潮吹了,女检察官身体抽搐着,却无法紧闭自己的小穴。吕新的手
指更加欢快地抽插起来,挤压着摩擦着高洁的性器敏感嫩肉,让一股股潮吹的蜜
液喷发的更加强烈。

  " 哈哈,哈哈,女检察官高洁,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被我玩到潮吹了,肆
无忌惮地喷出自己的淫水,竟然毫无羞耻地让我欣赏!" 吕新邪恶地呼喊着,任
由高洁羞愧地流下眼泪。

  香汗淋漓的高洁,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她的下体不断地潮吹喷出分泌物,
她的大脑却是一片空白,无法控制自己停止潮吹,也没有意识让自己去停止潮吹。
如同小便失禁一般,高洁就这么耻辱的在吕新面前展现自己性高潮的样子!

[ 本帖最后由 勇往前直 于 2013-5-4 13:4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