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13-04-14
字数:14569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文学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对于老文《押解》的加料新写,就算是完成了,
下一步是要续写杨晓蓉和白艳妮两个长篇,
另外王五系列我也在写的篇章,
还是那句话,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多多提供好的剧情和桥段。
谢谢大家!!!
另外我将全文做成txt文档,在附件中可以下载。

  08.

  到了晚上,王高和高强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来玩弄这六个女警了。好在任玲从
大金牙那里弄来了专门拘束性奴的拘束皮带和连体拘束衣,这种连体拘束衣就是
用一条条拘束皮带做成,形成一个连体泳衣的形状。梁雪等六个女警没有多少力
气反抗,就穿上了连体拘束衣,拘束衣还带有项圈和手铐,乳房部位是用皮带紧
紧绕住女人的乳房根部,使得六个女警的双乳都挺拔起来。双臂被拘束衣的手铐
紧紧铐在背后,肘部小臂和手腕都用皮带扣住,在胯部又是丁字裤一样的设计,
六个女警穿好拘束衣以后,双臂在身后不能动弹,下体也被紧紧扣住,每走一步
都会因为摩擦阴户而颤抖。

  穿好了拘束衣,六个女警接着被强迫穿上了黑色的连裤丝袜,然后大腿、膝
盖、小腿、脚踝都被拘束皮带紧紧扣住。

  " 呜呜呜……呜呜呜……" 药效过后,冯夏已经慢慢清醒,想起自己之前被
奸淫的场景,又羞又气。可是她连骂人都没做到,王高已经用红色塞口球堵住了
她的嘴,再把两侧的黑色皮带绷在脸上,在脑后扣住。

  其她五人同样都被戴上了塞口球,一时间此起彼伏的呜呜呜叫声,引得任玲
任俐都笑了起来。此时这六个女警成了他们的俘虏,一个个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被捆绑住后,连站都站不起来。

  " 好了,大金牙那里弄来的拘束皮带结实的很,她们休想挣脱的。" 任俐检
查了女警的拘束后,放心地说。

  高强点点头说:" 嗯,一定要束缚好了,等出境后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王
高这时要接电话,离开了房间。高强一边检查六女警的束缚,一边和任玲调笑着
:" 怎么样,今天大金牙看到这四个肉货,乐坏了吧!" 任玲此时脱下了高跟鞋,
故意用穿着肉色连裤丝袜的玉足踩着梁雪被拘束的下体,不住地摩擦,看着梁雪
黑色连裤丝袜包裹的双腿扭来扭去,笑着说:" 那是当然了,这四个女警可受欢
迎了,没客人搞了一整天,你没看一个个的下面的两个洞都肿了吗?" " 哈哈,
我们搞来的女警,可比那些打工的乡下妞好多了,那些鸡哪有这么好的素质!"
高强得意地说。

  任俐一边摸着于梦的娇躯,一边也说道:" 是啊,所以大金牙求了我们半天,
说是价钱任由我们开,至少卖给他两个肉货。看他是真心的想要,任由我们开价
了。" 几人还在聊着,王高走了进来,一脸的严肃。高强看到王高的表情就觉察
到有问题,赶忙迎上去:" 怎么了?" 王高使了个眼色,故作冷静道:" 没什么,
家里有点事情。出来透透气吧!" 高强知道他有话要说,跟着走了出来,留下任
玲和任俐看管被拘束好的六个女警。

  " 局里的电话,这次你们的事闹得挺大,省厅也惊动了!" 王高递给高强一
根烟。

  高强点了烟,若无其事道:" 闹大,我的人不就是把事情闹大好把雷子引过
去的!" 王高一点没有轻松的表情:" 就在一个小时前,你的四个手下被武警追
上了。" 高强脸色终于变了:" 结果怎么样?" " 四个兄弟全都挂了,没留下活
口。" 高强的脸色变得很复杂:" 妈的,雷子太狠了,不过没有活口,应该不知
道我走另一条路。" " 省厅的领导给我来电话,就是让我尽快复职加入专案组。
别忘了,任玲失踪,连押解她的武警都不见踪影。省厅已经开始怀疑你那四个兄
弟是调虎离山。不过听电话里的意思,没有怀疑到我身上。不过对我提了派出所
女警失踪的事,于梦和方芳的失踪,开始有人怀疑和任玲有关了。" 高强沉默了
一会儿,突然看着王高:" 王队长,我相信你是不会出卖我的。" 王高笑了笑:
" 强哥,你开玩笑了,别忘了我们合作多年,出卖你我也玩儿完。你以为公安的
所谓坦白从宽是真的从宽吗?" " 那你有什么办法?" " 我有个计划,可以把冯
夏……" 王高对着高强小声说出自己的计划,过了一会儿,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这一夜,看起来别墅里很平静,被拘束衣捆绑好的六个女警,也没有放抗的
力气,不但堵住嘴,连头上都套上了皮质头套,看不到东西,声音也模模糊糊的,
一丝逃脱希望都没有了。任玲任俐早早休息了,听说明天就要出境两个女人都兴
奋极了,不住地讨论回去如何调教这些女警。高强和王高却是不停地打着电话,
众女也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凌晨3 点,任玲任俐睡得迷迷糊糊地就被弄醒了。原来高强想要凌晨出发。
此时天还没有亮,一辆小巴慢慢开出了这个别墅区。到达港口时才4 点半,天微
微亮,港口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游艇,显然是富人和游客玩乐的地方。

  四周还没有人,只有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正在一个游艇上打扫卫生,这个中
学生叫阿贵,为了补贴家用来这个游艇云集的码头打零工,他不会想到很快自己
会成为一个震惊全国的大案的重要目击证人。阿贵站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看到
小巴车上下来了两男两女,都穿着警服,女警是蓝色的短袖警服衬衣和深蓝色的
短裙,腿上还穿着黑色连裤丝袜和黑色高跟鞋。不过令阿贵奇怪的是,小巴车上
还下来了六个奇怪的女人,都穿着黑色的吊带裙,裙子短得几乎包不住屁股,阿
贵知道附近的妓院里小姐最爱穿这种吊带短裙。不过六个女人都没有穿鞋子,腿
上只有黑色的连裤丝袜,而且个个双手都被捆绑在身后,大腿和膝盖也捆绑了绳
子,只能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往前走。六个女人似乎好像挣扎,扭动着身子,头上
却套了黑色的头套,还没有喊出声音来,就是扭着头,被四个警察押着往一艘豪
华游艇上走。

  两个男警察就是王高和高强,另外两个女警自然就是任玲任俐,他们押着梁
雪冯夏等六个穿的像小姐一样的女警上了豪华游艇。大金牙和两个得力手下早就
等在这里,看到几个女人上了船,看得口水直流。赶忙对高强说:" 强哥,昨晚
谈好的事情,我们可说话算数。我都准备好了,你那边没问题吧!" 高强打出一
个OK的手势:" 放心吧,我们一路没有尾巴,保证安全。你这游艇怎么样,不会
被海警查吧?" 大金牙看着自己手下帮着任玲任俐把女警一个个押进船舱的客房,
咧着嘴说:" 放心吧,我这豪华游艇可不是自己享用的,是给省里的几个领导玩
乐预备的,海警那里都备过案,谁都不敢来这船上检查的。" 高强看了看四周,
发觉游艇已经驶离码头,点头道:" 金大老板的手段,我放心的很,到了公海大
家分手,我们就直奔泰国了!" 大金牙看着任玲任俐的背影,贪婪地说:" 这里
到公海半小时的路程,安全的很。强哥,咱们的交易还有效吧?" 高强看着大金
牙,笑着说:" 那是自然,昨晚谈好的,分手时你把人带走,我把这些女警带回
泰国。留在国内,这些女警被发现了就不得了了。" 两人说笑着,突然大金牙问
道:" 跟你过来的那个人怎么没上船?" 原来王高和大金牙不算太熟,高强和大
金牙才是毒品交易的老关系,再加上当时天才蒙蒙亮,大金牙也没看清王高的长
相,才有此一问。

  高强满不在乎地回答:" 那个兄弟是我在这边的一个办事人,雷子不会盯住
他,没有问题。" 清晨六点,豪华游艇来到公海,与大金牙早已等在这的一艘游
艇会合。大金牙和高强握手告别,大金牙离开时,他的两个手下一人扛着一个女
人到了会合的游艇上。两个女人都昏迷过去,穿着蓝色短袖警服衬衣、深蓝色警
裙、黑色的连裤丝袜,还有黑色的高跟鞋。

  七点,码头上遍布警车,数百名公安开始了对码头的全面搜查。除了一辆烧
了很久的小巴车,还找到了王高。此时的王高穿着便装,右臂还中了一枪,刑警
队的同事赶快把他送去了医院。在送去的路上,王高向省厅领导汇报了事情的细
节。

  一周后,王高因公负伤,并提供了大量线索,荣立一等功,参与搜查码头的
警员统统受到嘉奖。

  一个月后,省厅成立专案组,调查冯夏的丈夫和公公。经调查,冯夏一家每
人都有数个身份和户口,并且每个户口名下都是多处房产,已经失踪一个多月的
女刑警冯夏被称为" 房媳" ,由此还牵出了多起贪腐案件。这次冯夏案件的起由,
竟是来自王高的告发,王高说冯夏私下联系正在休假的自己,说她发现了梁雪押
解任玲中有人要来劫持囚犯,没曾想冯夏竟然就是参与者,更是想把自己拉下水,
成为她的替罪羊。

  " 我和冯夏接触不多,却没有想到我们公安队伍中居然有着这样阴险的人。
我险些成为她劫持梁雪等女警并劫走毒贩任玲的棋子,如果不是我早有警觉,发
现她们有不对头的地方,并暗自跟踪冯夏到了码头,可能我现在死了都不知道自
己要做她的替罪羊。" 这是王高在向省公安厅领导做案件汇报时说的一段话,最
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我很遗憾,我没有能阻止她们,我中枪后没有能追上去,
只能眼睁睁看着冯夏和任玲任俐化装成警察把几位女警当做人质挟持到船上!"
三个月后,轰轰烈烈的房媳案告一段落,冯夏的家人几乎全部落马,而冯夏被认
定已经和毒贩潜逃国外。大金牙看到报纸上的这则消息是在吃早饭的时候,这一
天对他来说是个大日子。他和高强交易来的两个肉货,今天是完成阶段。

  驱车来到一个郊外的精神病院,大金牙直接找到了一个姓宇文的医生。宇文
医生见到大金牙,直接把他领到了一间隐秘的地下室。

  " 那两个女人,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整容,这一个月进行的洗脑也已
经差不多了,现在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 宇文医生一边走一边向大金牙解释。

  大金牙很满意地点头道:" 我花大钱给你们精神病院投资,总算没有白费。
这两个如果成功了,自然还会有新的货色带来让你们加工!" 地下室里布置了一
间试验室,只见两个赤裸的女人各自坐在一张类似妇科检查台的长椅上,不过双
手双脚都用皮带拘束起来,口中也塞入了塞口球。在两个女人的手指、脚趾、大
腿内侧、乳头这些肌肤娇嫩的部位都贴上了金属贴片,她们的额头也被皮带紧紧
扣住,让她们躺在妇科检查椅子上一动不能动,而且扣住额头的皮带上也有金属
贴片,金属贴片连着细电线,大金牙一看就知道,这是用来电击治疗的东西。

  看了看两个女人的面孔,竟然都和范冰冰一模一样,从眼睛、鼻梁、小嘴,
一点差别都看不出来。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照片,有几张是范冰冰的肖像照片,
更多的是这两个女人之前容貌的照片,赫然就是任玲任俐姐妹俩。

  原来高强和大金牙交易的肉货,就是这两个女毒贩。

  大金牙忍不住在两个范冰冰的身体上摸来摸去:" 三个月来,我一直忍住不
来看你的手术进度,为的就是给自己一个惊喜,现在看来真的值了。这两个骚娘
们现在整的跟我做梦都想操的范冰冰一模一样!" 宇文医生奇怪地问:" 为什么
金老板你要把这两个女人都弄成范冰冰呢,其实弄成两个女明星的脸,我也能做
到嘛!" 大金牙摸着两个女人的乳房,听着她们销魂的呜呜呜呻吟,乐呵呵的说
:" 这你就不懂了,如果同时把两个范冰冰给操了,那感觉多爽啊!" 宇文医生
点点头道:" 这样啊,确实挺奇妙,不过我倒不是太迷范冰冰,我还是更喜欢林
志玲的。" " 没问题啊,过几天我得泰国弄点货,有个合适的,保证让你弄成林
志玲的模样,到时候你也试试她的味道。" 听着大金牙的话,两人都呵呵地笑了
起来。

  宇文医生接着说:" 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通过电击和药物的手段,使得这
两个女人都失去了记忆,现在她们只知道自己是性奴,是你的奴隶,要听你的话。
如果反抗,就会想到电击时的痛苦,听话的很!" 任玲任俐被拘束在妇科检查床
上,此时双腿分开,可以看到下体的耻毛都已经用了脱毛剂去除的一根不剩,下
体光溜溜的成了白虎。在阴唇上也有金属贴片,宇文医生作为演示,按下了电源
开关,两个女人同时抽搐起来,身体不能动弹,可是乳头和阴唇等接了电线的地
方在电击刺激下,都猛烈的颤抖起来。

  15秒后,宇文医生关掉电源:" 这种微电流甚至不会弄伤皮肤,可是带给身
体的电击刺激却是剧烈的,尤其是乳头阴唇这样敏感部位,你看,两人不但小便
失禁了,连淫水都控制不住地流出来。通过电击疗法,我会让她们无法回忆起过
去,并且完全听命于自己的主人。" 解开束缚时,任玲和任俐都像受惊的小白兔
一般,竟然不敢自己爬下检查床,还是在宇文医生和大金牙的命令下,两个女人
才颤颤巍巍地爬下来,然后跪在两人面前,真的是顺从的如同性奴一般。

  去掉两人的塞口球,大金牙问道:" 你们叫什么名字?" " 任玲。" " 任俐。
" " 你们的职业是什么?" " 性奴!" 任玲任俐异口同声道。

  大金牙看了看宇文医生,露出一个赞赏的表情,笑着捏起任玲的下巴,对视
她问道:" 你的主人是谁,你该如何称呼自己?" 任玲的眼神显得迷离空洞,没
有任何思想一般,木然回答道:" 我的主人是您,我应该叫自己玲奴。" " 很好,
那你呢?任俐。" 大金牙有捏起任俐的下巴。

  " 我是俐奴,主人。" 任俐的眼神同样的空洞,回答同样的木然。

  " 很好很好,玲奴俐奴,跟主人回家吧。你要为主人好好工作,好好作性奴。
" 大金牙一转身开始往出口走去。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顺从地跟在他的身后慢慢
地爬着,白嫩的屁股扭来扭去,宇文医生看了不禁有些恋恋不舍。这三个月来让
自己无限快乐的女人就要离开,还真有点舍不得。

  离开精神病院时,任玲任俐都穿上了衣服,黑色的西服套裙配色黑色连裤丝
袜和高跟鞋,打扮的像是大金牙的两个风骚女秘书。告别时,宇文医生还说:"
金老板,下次弄到了肉货可一定要带到我这里来,我一定给你弄得漂漂亮亮的。
别说林志玲,就是想弄成麦当娜都行!" 任玲任俐跟着大金牙回了东莞的色情会
所,成了大金牙赚钱的利器,也是用来玩性奴游戏的好工具。而梁雪等女警被高
强顺利带到了泰国后,生活也发生了变化……

  距离任玲案件已经过去了一年,王高因为破案有功,成了省公安厅副厅长,
平步青云的他仍和高强保持着联系。趁着黄金周,他溜到了泰国,以旅游的名义,
去看看他的老朋友,不但有高强,还有梁雪……

  高强在曼谷开了间夜总会,生意很好,恐怕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个在大陆被公
安通缉多年的毒贩居然在泰国的首都开了间豪华夜总会,而来这里的宾客还不乏
中国的游客,更不乏来自中国的高官富豪。

  见到高强,王高自然忘不了询问那几个女警的事情。一年过去了,王高却一
直提心吊胆,如果都杀人灭口了倒也好,一了百了,他就怕若是有人逃脱了,一
告发自己就完了。

  " 高老板,那几个女警现在怎么样了,你是如何处理的?" 王高很快就问起
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

  高强笑了笑,他坐在吧台,就像是一个酒保一般,对着对面的王高笑了笑,
扭头一喊:" 阿芳阿梦,过来!" 王高吓了一跳,竟然是方芳和于梦两个女警,
不过现在的两个女人穿的不是警服,而是花花公子里最流行的兔女郎泳装,不过
没有带兔耳朵发箍,两女的秀发直接披肩,身上是无肩带的黑色紧身连体泳衣,
从泳衣胯部看出来腿上穿着黑色的细格网袜,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俨然是两
个很诱人的女招待。两个女人看到了王高,似乎想起了他是谁,却没有愤怒,都
流露出恐惧的眼神,没有说话,略有些木然的看着一脸惊讶的王高。

  高强看到王高的表情只想笑:" 安啦安啦,这里是泰国,Tailand ,不是中
国,在这里别说女警,就是女总统都逃不出我的势力。我和当地的黑道白道都有
很硬的关系,到了这里我就给她们上过思想课了,她们都有家人,别说逃跑是不
现实的,如果真的有逃跑的想法,我有很多手段惩罚她们。比如把裸照送到中国,
寄给媒体,比如迫害她们的家人,方芳有个长的很不错的妹妹,而于梦的妈妈和
她一样也有修长的美腿,还是退役的芭蕾舞艺人,是不是啊,二位?" 高强扭头
一问,两个女人同时恐惧地点头,噤若寒蝉。

  王高这下放了心,一竖大拇指:" 还是高老板有办法,这些女人在你手里,
是休想翻天了!" 高强搂过来于梦,摸着她的黑色网袜包裹的美腿,笑着说:"
更何况,我这里吃得好住得好,还有那么多精壮的男人来操她们,在这里过天堂
的生活多好,怎么可能想着回去?" 王高又问道:" 方芳和于梦那么顺从,其她
几个女警呢,听不听话?" 高强露出恶狠狠的表情:" 冯夏那个娘们开始挺硬,
还想绝食等死,后来给她装了一个食管,天天给她喂营养液,然后带着兄弟们轮
番的操她。还有王妍和高敏,这两个女武警也是,开始死硬,被我们操过多少次
还不老实,不过我也有办法,还记得给冯夏用的催情药么。三个女警被连续用药
用了一个月,正好大金牙来泰国玩时,带来一个姓宇文的奇怪家伙。在我的场子
里调教了这三个女警,现如今嘛,你这就能看到怎么样了?" 这是突然灯光一暗,
响起了很迷幻的电子音乐,一群穿着极其性感的女人慢慢走上舞台。王高看过去,
立刻眼前一亮,最前面的三个,正是冯夏、高敏和王妍。她们三个和其她舞女一
样,穿的竟是sm玩具中的女警制服,这种仿美国女警的制服,上衣紧绷绷的,而
且在胸口开了两个洞正好被乳房露出来,下身只有黑色和其她颜色的丁字裤,还
有黑色的长筒丝袜用上身紧身警服的下摆伸出的吊袜带来扣住,所有舞女脚上都
是金色的高跟鞋,配上黑色长筒丝袜显得无比的性感。

  伴随着音乐,冯夏高敏王妍三女就像是极其风骚的妓女搔首弄姿,用舞台上
的钢管作出各种高难度的钢管舞动作。王高瞪大了眼睛,这哪里还是女警,已经
成了完完全全的骚货玩物了。

  " 强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高迫不及待地问。

  高强笑了笑,慢悠悠地说:" 还是那个奇怪的宇文医生有手段,好像是用了
电击和其他什么手段,最后把这三个女人的记忆都给清除了,现在她们只知道自
己是性奴,平时也不怎么说话,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让男人操。不过高敏和王妍
我让弟兄们随意操,这个冯夏是个好货色,我都留给自己玩的!" " 好牛逼啊,
那么这方芳于梦,你没有清除记忆?" 王高一指于梦。

  高强摸着于梦的美腿,笑着说:" 她们俩那么听话,我怎么会清除她们的记
忆呢。没有了记忆的女人,现在冯夏等人都跟白痴一样,只知道和男人做爱,怎
么操都行,时间长了哪里还有新鲜感。最近大金牙还要来我这里弄肉货,我在考
虑要不要被高敏和王妍卖给他。阿梦,你会不会逃跑出卖我们?要是那样的话,
我可要给你清楚记忆了!" 一句话吓得于梦直摇头,看到三个女警被弄成没有记
忆的白痴,于梦和方芳早就吓破胆了。

  王高略有些担心:" 两个女武警没什么,这个冯夏就不要弄回国了。她一家
人现在因为贪腐都进去了,通过媒体冯夏可出名了,容易被认出来。" 高强神秘
地问道:" 王副厅长好像还少问了一个人,那个梁雪你就不想知道怎么样了吗?
" 王高呵呵一笑:" 当然想知道,而且我知道高老板肯定给她弄了个好归宿。"
" 来,去我的vip 客房看看,那里有惊喜!" 进入顶层的VIP 包房,令王高惊讶
的不是豪华的装饰,在中央的一张大床上,一个女人大字型地被绑住躺在床上,
正是梁雪!

  一年不见,梁雪也是愈发的妩媚动人,无论奸淫如何的残忍变态,但都会让
女人的身体发生变化,变得更成熟更妩媚。此时的梁雪,穿着黑色的长袖连体丝
袜,不但双腿,就连颈部以下的全身都包裹着黑色的丝袜,双手连同手指都包裹
在连体丝袜中,而且是手套的设计,五根手指都是分开的。用红色的棉绳分开双
手双脚紧缚着,梁雪大字型躺着,分开了双腿,下体清晰可见。而这连体丝袜还
是开裆露乳设计,下体露在外面,乳房也露在外面,完全不会影响男人来玩她!

  梁雪看到了高强,也看到王高,立刻变得愤怒起来,仰起头想要骂人:" 呜
呜呜……呜呜呜……" 原来,在梁雪的口中被塞入了两双肉色的连裤丝袜,把她
的嘴撑得满满的,在外面再用一条肉色的长筒丝袜勒住她的小嘴,使她无法吐出
丝袜来,所以梁雪看到了仇人,也只能呜呜呜地叫着,说不出话来。

  " 怎么,没给她用药?" 王高奇怪地问道。

  高强笑着,抚摸着梁雪黑色丝袜包裹的大腿和小腹说道:" 这么有野性的女
人,玩起来才带劲,我可舍不得给她用药,弄成了白痴,就只能当做性玩具玩了。
我就喜欢看她愤怒的样子,像发怒的母狗,更像发情的母狗!" 梁雪显然不想让
高强来摸她,试图动弹自己的手脚,可是手腕脚踝都连着绳子,她只能小幅度地
动作几下,躲不过高强的猥亵。

  王高也忍不住抚摸起梁雪来:" 是啊,你看她身材保持的真不错,奶子被一
年前更大了,是你给滋润的吧!" 梁雪用力地摇着头,呜呜呜的叫着,却只能任
由两个男人不断地抚摸自己。高强一边抠挖梁雪的小穴,捏着她的阴蒂说:" 那
是当然了,我可没舍得让别的男人玩她,她是我的禁脔,操过她的男人只有你我
二人。现如今,梁雪的身体可是敏感的很,别看她要死要活的样子,浪起来可是
不得了的!" 王高仔细看了看梁雪的阴蒂,果然才被摸了几下子,阴蒂已经充血
膨胀起来,把小小的阴蒂包皮顶开后,像个成熟的樱桃露出来,娇艳欲滴。再摸
摸她的乳头,也是硬硬挺立着,这说明梁雪的身体已经很敏感,摸一摸就会骚起
来!

  " 果然啊,被你调教了一年,这身体可是骚得很了,你看这阴蒂这乳头,勃
起了都!" 王高一会捏捏乳头一会捏捏梁雪的阴蒂,弄得这个被俘一年的女警娇
躯不住地颤抖,开始还是手脚并用的试图挣扎,很快就变成了不停地扭动娇躯,
如同发浪的猫咪一般。

  高强一拍手说道:" 还没来得及恭喜你荣升副厅长,这个娘们今晚给来个小
洞房,就得给你贺喜了。" 王高求之不得,来顾不得和高强客气了,立刻用嘴含
住梁雪的左乳头,又亲又咬,梁雪大字型捆绑住,除了呜呜呜呜的叫着,什么也
做不到。

  高强笑了笑,离开了几分钟,等王高脱光了衣服,准备和梁雪开干时,他又
给王高带来了惊喜:" 怕你一个女人玩不够,这个骚妞也弄来陪陪你吧!" 原来
高强带来了冯夏,此时的冯夏表演完脱衣舞钢管秀,早就一丝不挂,sm警服都被
客人哄抢了,现在穿了白色的长袖连体丝袜,和梁雪的一样,长袖包裹手指,但
露出了下体和乳房,脚上的白色高跟鞋脱了下来,乖乖地跪在了床边,真的成了
温顺的性奴。

  穿着黑色连体丝袜的梁雪躺在床上,穿着白色连体丝袜的冯夏跪在床边,王
高感觉自己像是在梦中。一直到高强离开,王高都还有些做梦的感觉。

  " 那叫什么名字?" 王高骑在梁雪的身体上,任由她挣扎,双手各握住她一
只丰满的乳房肆意揉捏,扭头还问冯夏。

  冯夏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对此时一男一女的性事视而不见,只是顺从
地回答:" 我叫冯夏,我是主人的性奴。" 王高立刻性奋起来:" 那你愿意做什
么?" 冯夏还是木然回答:" 主人吩咐的,要听客人的话,什么都可以做。" 梁
雪看到眼睛无神的冯夏,心中无限的绝望,只能摇摇头呜呜呜的感叹着。

  " 来,你也上床上来。" 听了王高的话,冯夏没有丝毫的犹豫,爬上了床,
按照王高的吩咐,冯夏就趴在梁雪的身体上,高高地翘着屁股。冯夏看着梁雪,
一点记忆都没有地陌生感觉,让梁雪都感到可怕。冯夏听了王高的话,开始卖力
地吮吸起梁雪的乳头,而王高则从身后插入了冯夏的阴户,玩起了背后插入式的
性交。

  两个女警被自己压在身下肆意地玩弄,王高不由得骄傲起来,一边插着冯夏,
一边还要爱抚梁雪的娇躯,而冯夏始终是卖力地吮吸梁雪的双乳,只是由于性交
的快感而露出妩媚满足的表情来。

  一番抽插,冯夏的阴户红润起来,梁雪也因为冯夏和王高的双重挑逗变得愈
发敏感,不但身体燥热,下体更是不住地流出淫水。

  " 原来女人搞你,也能让你那么浪啊,看你骚得下面都快要尿了,冒了好多
水出来啊。冯夏,这个女人是不是一个荡妇?" 王高故意让冯夏直视梁雪,问她。

  冯夏就这么盯着梁雪,回答道:" 是的,她就是荡妇,她和主人做爱好多次,
每次都会流出很多淫水的,而且每次都会被挑逗到泄身。" 被冯夏这么说,梁雪
忍不住流出了眼泪,难以想象自己的同事如今变得白痴一般只知道被男人凌辱。

  王高来了兴致,问道:" 泄身,梁雪是如何被弄到泄身的?你来演示一下!
" 冯夏果然听话,直起身子来,跪在梁雪的两腿之间,把白色丝袜包裹的右手手
指插入了她的阴道。丝袜包裹的中指和食指有个更大的摩擦,来回摩挲着梁雪的
阴道壁嫩肉,一来一回一抽一送都有剧烈的快感侵袭梁雪的全身,这种酥酥麻麻
的感觉像是万千蚂蚁在自己的皮肤下面游走,从头皮到脚趾,梁雪感到自己的每
一寸肌肤都在遭受这种痒痒的麻麻的煎熬,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猛烈的快感。冯
夏显然对这种挑逗女人身体的技术也非常在行,熟练地在梁雪的阴道抽送抠挖搅
动着,没过五分钟,令王高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梁雪的双腿痉挛地颤动起来,
下体胯部也一鼓一鼓的抖动几下,冯夏立刻抽出了手指,却用之前没用的左手按
在梁雪阴户上方的阴蒂上,不停地揉捏此时已经敏感到极点的阴蒂。一股股透明
的粘稠阴精从梁雪的阴道喷射出来,就像是小便失禁一样的射出来,喷在正对着
自己阴户的冯夏的白色连体丝袜上,冯夏却是浑然不觉,然而露出了快乐的表情,
继续卖力地捏动着梁雪的阴蒂。如果此时刺激停止,女人可能也就喷出一部分阴
精,大部分阴精会慢慢缩回子宫,可是冯夏继续揉捏梁雪的阴蒂,刺激不但没有
停止,反而更加剧烈,阴精不但不会退回去,反而会更用力的喷射出来。所以,
梁雪不但泄了身,更是连射十几股阴精,彻底泄身喷不出阴精时,冯夏腹部和大
腿上的白色连体丝袜都已经被已经湿透了。

  王高不由得赞叹:" 太她妈厉害了,你居然可以把梁雪玩的如此泄身,几乎
要射干了!" 冯夏出奇地客气道:" 谢谢客人的夸奖,这是主人要求的,每次挑
逗女人一定要让她骚到极点才可以,不然女人是不会尽兴的!" 王高看着疲惫地
梁雪:" 怎么样,被冯夏搞得尽兴了吧!" 梁雪在一番泄身后,累得只能穿粗气,
呜呜呜呜地虚弱呻吟几声,也无法回答王高的问题。

  " 来吧,冯夏挑逗完你了,该是我好好喂喂你下体那个小穴了!" 冯夏离开
梁雪的身体,王高立刻压了上来,梁雪还没有恢复气力去挣扎,一根粗壮灼热的
肉棒就刺入了自己的身体。像是烧红的铁棍一般滚烫的感觉,让自己的阴道感觉
要灼烧起来,接着这滚烫的感觉就要蔓延全身,梁雪不由得全身燥热起来,这是
性欲旺盛起来的标志。梁雪呜呜呜地叫着,堵嘴的丝袜让她自己都听不出来是要
求饶还是要怒骂,只感觉自己的阴道被强行撑开,灼热的肉棒开始在自己的小穴
里用力地抽插起来。王高紧紧搂住了自己的腰肢,梁雪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因为
大脑缺氧产生的迷离幻觉,让这个正在遭受奸淫的女人像是漂浮在云中,奇妙的
舒适感觉配上下体剧烈的刺激,一种复杂的感觉让她意乱情迷,也不知道是痛苦
还是欢愉。

  伴随着王高的活塞运动,梁雪只能是呜呜呜呜的呻吟着,而且是配合着王高
抽插的节奏来呜呜呜呜地呻吟着。

  在床头遗留下一条肉色的长筒丝袜,和梁雪勒嘴的那一条是同一双的。看着
梁雪四肢瘫软,刚刚在她阴道内射精的王高有了新主意,看看冯夏问道:" 冯夏,
过来让我双飞你和梁雪怎么样?" 冯夏点点头,果然又上了床。王高解开了梁雪
的手脚绳子,也不怕她起来放开了,将她的双手用床头遗留的那条肉色长筒丝袜
紧紧捆好。冯夏躺倒在床上,抱着梁雪,王高再压了上去,二女一男重叠在了一
起,梁雪就在王高和冯夏中间。

  有了一点力气的梁雪忍不住又要挣扎,她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冯
夏还紧紧搂住自己,更可气的是,冯夏穿着白色连体丝袜的双腿还缠住了自己黑
色连体丝袜包裹的腿,强迫自己的双腿张开,露出了被王高刚刚凌辱一番的阴户。

  王高淫邪地压住梁雪说道:" 高强也玩过你的屁眼了吧,让我也试试你的肛
交如何?" 冯夏去在两人身体下回答了:" 是的,客人,主人经常和梁雪肛交的。
" 梁雪真想回头去怒视冯夏,可是自己的屁眼已经感觉到龟头的侵袭。因为自己
的屁股压在梁雪的下体上,自己的屁眼很轻易的露出来,更是有了一个很好的肛
交角度。王高已经开始对自己的屁眼发动攻击了。

  梁雪几乎每次被高强凌辱时,都要遭受肛交的,所以她的约括肌已经不是那
么紧绷,屁眼不会因为刺激就紧紧闭合,反而是时间长了,肛门适应了性交,更
会对男人的阳具产生一种渴望的生理反应。王高的龟头在梁雪的菊花周围摩擦几
下,梁雪就恐惧地发现自己的肛道开始不由自主地慢慢放松,屁眼居然慢慢松弛,
像是在等着王高阳具的插入了。

  王高哪里会客气,更何况冯夏熟练的用自己的美腿勾住梁雪的美腿,让她大
张着双腿无法闭合。王高慢慢把自己的肉棒开始向梁雪的菊花门刺入,梁雪不知
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力地扭起屁股来,这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抵抗了。王高一生
气,吩咐冯夏:" 你从身后抱住她的双腿,把她的身体折起来,向上蹶着屁股,
看她还这么躲。" 冯夏和王高一起合力,把梁雪的黑丝美腿抱了起来,再有冯夏
抱住她的大腿,躺着的梁雪变成了一个被把尿的姿势,双腿M 型的张开,屁眼完
全展现出来,用这种姿势躺着,再也不能躲避王高的肛奸了。冯夏抱得非常用力,
是的梁雪的双腿弯曲,膝盖几乎要顶到自己的乳房,任由自己的小腿如何晃动,
大腿被制住,不要说挣扎了,现在屁眼都成了定点的靶子,只等着男人肉棒的刺
入了。

  " 怎么样,被冯夏抱住就没法躲了吧!" 看着从开裆黑色连体丝袜露出来的
粉嫩的菊花蕾,王高也一阵阵的激动,他挺起自己硬了的阳具,慢慢用力刺入梁
雪的肛道。

  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发紧收缩,梁雪身体连颤抖都停止了,肛道也在紧缩,
不过只是紧紧裹住王高的肉棒,却没有阻止肉棒的继续深入。

  " 舒服吗,一插到底!" 王高的问话除了让梁雪呜呜呜呜的哭喊着,什么都
没有。现在的梁雪,在王高一抽一插的肛奸凌辱下,只能是无力地扭动着黑色连
体丝袜包裹的娇躯,在冯夏的紧紧抱住下,连双腿都无法并拢,只能是呜呜呜的
哭叫呻吟着,接受王高对自己肛门的凌辱。

  当王高心满意足地抽出软下来的阳具,梁雪的肛门已经肿了起来,更是无法
闭合,小嘴一般地微张着,随着梁雪粗重的呼吸一张一合,每一下都有乳白的精
液被挤出来。

  这一夜,冯夏和梁雪就是在王高无休止的奸淫凌辱中渡过的……

  清晨醒来时,王高脚步都发虚了,冯夏和双臂被丝袜捆绑的梁雪都还在床上
躺着,昨夜两人被轮番折腾,现在都还没醒过来。梁雪的嘴始终是被丝袜堵住的,
而且一夜的奸淫让她口中的丝袜都被口水浸透,从勒嘴的长筒丝袜中间部位已经
湿透就能看出来。

  一打电话,高强就过来了,原来今天大金牙也远道而来,说是要来谈生意。
王高不想见到大金牙就推辞不见了,何况还有梁雪和冯夏两个女人供他淫乐。高
强吩咐手下把梁雪装进了一个大行李箱,用冯夏拉着行李箱,化妆成空姐的样子
离开了夜总会。在高强安排的别墅里,王高有一周的时间好好玩弄这两个女人。

  送走了王高,高强又见了大金牙,看到大金牙身后的两个美女,高强一愣:
" 怎么两个范冰冰?" 大金牙哈哈一笑,让两个女人走上前,这两个范冰冰一个
穿着金色的无肩带短裙,腿上穿着白色的连裤丝袜和金色高跟鞋,另一个穿着银
色的无肩带短裙,腿上穿着黑色的连裤丝袜和银色高跟鞋。大金牙和高强面对面
坐着,两个范冰冰就站在两人身边。

  " 告诉这位老板,你们叫什么?" 大金牙随意地吩咐道。

  " 我叫任玲,我是主人的玲奴。" 金色短裙的回答。

  " 我叫任俐,我是主人的俐奴。" 银色短裙的回答。

  两个范冰冰也是和冯夏她们一样的面无表情,高强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大
呼:" 金老板啊金老板,你可真有一套,当初就向我保证带走她们两个绝不会给
你我惹上麻烦,现在这个样子,要惹都难惹上了哦!" " 哪里哪里,还是宇文医
生技术高超,在我的资助下,整容和记忆改造都有很大的成功。现在这两个骚货
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只知道是我的性奴,其他的一片空白!" " 金老板这么带着
两个范冰冰,也太招摇了。" " 放心吧,泰国又不是中国,哪有那么多人认识范
冰冰,何况就算认识范冰冰的也会以为这两个妞是化妆的结果。我在我的场子里
用玲奴和俐奴接待客人,多少高官显贵,有的和真的范冰冰搞过的,也以为我们
的场子是弄了模仿秀而已。下一步,我还想弄个林志玲呢!" " 哦?你有人选了
吗?" 高强问道。

  " 我记得高老板一年前干过一票,弄了几个女警的。" 大金牙故作神秘地笑
着说。

  高强一愣:" 原来金老板已经知道了。" 大金牙笑着说:" 其实当时我不知
道,我还真以为送去我场子让客人操的是OL,不过后来一看任玲任俐穿着警服上
船,接着的几个月省里像炸了锅一样的到处抓人,我就明白了,那几个女人可不
是一般人啊。" 高强点点头道:" 不错,金老板很好的洞察力,那时我弄了六个
女警,有武警也有民警。" " 六个?乖乖,差不多,当时带上船的肉货是六个,
想不到都是女警啊,有一套,有一套!" 大金牙露出佩服的神情。

  高强也猜出个七八成了,问道:" 金老板是看中了其中的哪一个?" 大金牙
比划了一下:" 有一个个子高高的,差不多一米七几的,腿还很修长,像个模特
的,我可想了她很久了,就想把她给整成林志玲的模样,你看她身材都跟林志玲
很像的!" 高强想了想:" 哦,是于梦啊,那个是女民警,我在一个派出所蹲点
下套逮梁雪时,顺手把她也给绑了。阿梦,过来!" 高强一声呼喊,于梦走了过
来,看到大金牙和两个范冰冰在一起,也是一脸的奇怪,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站在
了高强的身边。和昨晚一样,她还是穿着无肩带的黑色紧身连体泳衣,腿上穿着
黑色细格网袜和黑色高跟鞋,因为高叉的泳衣,使得于梦的双腿显得更加的修长,
看的大金牙直点头,就差流口水了。

  " 去吧台收拾杯子吧。" 高强让于梦离开后,问大金牙," 是这个么?" 大
金牙盯着于梦的网袜美腿都舍不得移开视线:" 对对对,就是这个长腿妞,我看
中了足足一年了。" 高强有些为难:" 这样啊,不过这个于梦现在被我调教的挺
老实的,我还真舍不得。" 大金牙显然是铁了心要于梦了,还看到了于梦身边的
方芳,坚定地说:" 高老板,一句话,这个长腿女警和旁边那个妞,两个我都要
了,价格随你开,以后我从你这里进货量也增加两成,怎么样。" 高强想了想,
一咬牙:" 人在江湖,靠的就是义气,一年前没有你我现在可能就被枪毙了,就
这份情意,这两个女警归你了,只要保证两个妞别被人发现就行。你也知道,失
踪个女秘书两个月就能当死案封存,失踪的女警可是雷子永远都要查的。" 大金
牙激动地和高强紧紧握手:" 好兄弟,以后咱们就是肝胆相照,你的冰毒海洛因
什么的,我能吞多少我就买你多少,绝对给你公道价格。今天你给我两个女警,
过几天,我派人给你送几个好肉货来,保证是正经的模特、空姐什么的。" " 好,
咱们资源共享!" 高强紧紧握住大金牙的手。

  " 资源共享!" 两个男人紧紧握手,完成了交易,于梦和方芳到了天黑时才
知道自己的命运。两个已经沦为性奴的女警被带到了海边,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就让大金牙的手下扒光了衣服,然后塞进了麻袋。在一艘普通的货轮上,两个女
警被捆绑堵嘴塞在麻袋里渡过了两天两夜,到了曾经遭受凌辱的东莞。于梦和方
芳,她们新的性奴生活就要开始了……

  尾声,大结局

  故事本来已经该结束了,但是命运就是那么奇妙。

  于梦和方芳被带到了宇文医生的精神病院,手术前期需要准备一周时间,两
个女警变被当做病人安排进了病房。本来是万无一失的计划,宇文医生每天用精
神药物让两个女人浑浑噩噩,这样就会被当做普通病人,安安稳稳渡过这段准备
期。

  不过所有人都低估了于梦,大家以为这个长腿女警只是花瓶,被高强调教的
一点反抗心都没有了。可是当于梦看到了病房四周的中文警示牌,她意识到自己
又被带到了国内,这让她迸发了逃出去的渴望。

  也是精神病院的管理太松散了,在病人自由活动时间,管理病人的护工居然
带着笔记本电脑上网。偏偏护工有事出去时,把电脑留在了病人活动区,于梦趁
此机会用笔记本登陆了自己的QQ和微博,在上面向自己的好友发出了求救信号。
虽然不知道位置,但是大厅广告牌上写着"XX 精神疗养院" ,这是于梦唯一知道
的地址。

  为什么被强迫服药的于梦没有失去意识呢?原来每天于梦学着电视剧里的桥
段,把药片压在舌头下面,护工离开后便吐出来,再装作吃过药的样子。终于,
在进了医院的第三天,于梦有了这次求救的机会。

  于梦的求救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第二天警察封锁了精神病院,解救了于梦
和方芳。没想到在这里还发现了多名被绑架来的妇女,让警察大吃一惊。更令警
方震惊的是接下来的一系列案子。从于梦和方芳的叙述得知,王高居然是毒贩的
内应,而梁雪冯夏王妍高敏四个女警也被劫持到了国外。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大金牙一伙最终被一网打尽,王高也被揪了出来锒铛入
狱。不过对于梁雪冯夏等四位女警,却只能存下悬案的档案。一来冯夏的丈夫和
公公都因为重大贪腐落马了,对外都宣布冯夏潜逃国外了,现在如果把冯夏解救
回来,无异于自己打自己嘴巴;二来泰国政界一向有黑帮势力参与其中,对于国
内警方来说,重要的是铲除贩毒源头,而已经失踪的女警,对外不是说潜逃就是
说已经牺牲。最后,省厅在高层商议下,决定就此抹平此事,让一切到此为止。

  结局的结局:于梦和方芳已经不能再回到警队,否则就会牵扯出梁雪冯夏的
案子来。两人被换了新的身份后离开了广东,去了北方的小城市的过平静的生活。
对于之前受到的凌辱,两人就像噩梦一样试图忘记。

  不过平静的生活并没有太久。又过了一年,在北方某个小城的郊外,一辆路
虎慢慢停了下来。一个看着很普通的男人下车打开了后备箱,两个女人头对脚脚
对头的69式躺在后备箱里,两个女人都是只穿着内衣内裤,还有肉色的连裤丝袜
和高跟鞋,手脚被被绳子紧紧捆绑着,嘴里塞了肉色连裤丝袜又贴上了白色宽胶
布。

  " 呜呜呜……呜呜呜……" 两个女人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声。

  男人看了看车厢里的女人,拨通了电话:" 喂,老板,你要的两个肉货我已
经弄到了,现在就上路,估计3 天左右能到湛江港口,你把船准备好就行了……
价格就按事先订的来……放心吧,相信她们见到你一定会欣喜的……好的,我会
小心的……我也不是新手了,有小七在半路接应我的,没问题……" 一天后,在
华东某市,一个年青人接应了这个男人,他开着一辆商务别克,将两个大号的行
李箱装上车,回头告别:" 五哥,放心吧,这两个肉货用的麻醉剂足够让她们睡
足12小时,到了休息的地方再给喂药。没问题的,我小七也不是菜鸟了!相信这
两个女人重新见到自己的主人,一定会惊喜的!"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纳兰红豆 于 2013-4-21 14:4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