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mschung 发表于 2012-05-27
1-8:(thread-2603765-1-1.html)
  9:(thread-2783480-1-1.html)
  10:(thread-2806149-1-1.html)
  11:(thread-2852298-1-1.html)
  12: (thread-2878491-1-1.html)
  13: (thread-2947116-1-1.html)
  14:(thread-2970313-1-1.html)
  15:(thread-3007798-1-1.html)
  16:(thread-3026967-1-1.html)
  17: (thread-3129343-1-2.html)
  18:(viewthread.php?tid=3266116)
  19:(thread-3529656-1-1.html)
  20:(viewthread.php?tid=3631353)
  21:(thread-3655975-1-2.html)
  22:(thread-3968571-1-1.html)
  23:(viewthread.php?tid=3988085)
    24:   thread-4330158-1-3.html
    25: /goukanla.com/url/a377a1d2df7efa51
    26: /goukanla.com/url/840f214dad13fa3b



PS, 喜欢绿母章节的朋友可以拍以下的链接, 我就不发上来这里了, 而且我每
次写好会逐一发文给大家,现在已经完成不少了,拍了这次以后写的会免费发给
买了的朋友, 之前拍了的朋友已经发货了哦! 希望买了的朋友不要到处发哦,
谢谢大家支持.
/goukanla.com/url/d6ebcb2168bc21a1

                                                                
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第二十七章

  詹媛的小脑袋一晃一晃的,甚是可爱,呃,如果忽略她现在的动作的话。

  因为她正在我的身下用小嘴在为我服务着,可爱的小脑袋一晃一晃的,前前
后后的晃动着,吞吐着我的巨龙,她地事情我已经请示过娘亲了,娘亲除了感知
能力以外,她的功力绝不在黎冰冰和姚清儿之下,所以请示她是最好的办法。

  不过她得知我连这个欢喜教的妖女都不放过以后,自然还是少不了对我的一
顿惩罚,嗯,欲仙欲死的惩罚。

  还好,我的决定没有错,只要我再和詹媛水乳交融一点,这对彼此的功力都
会大有裨益。

  这个妖女,哦,不对,她也是圣女,她也是认命了,虽然她到现在为止还是
口口声声的说要杀了我,不过她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光是她失去了处子之身的事
情,欢喜教的教主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再把我这个大靠山杀了只会自讨没趣
,索性就跟着我「凑合」过了。

  不过从她口中得知,现任欢喜教教主也是一个美人儿,嗯,她的话我倒是不
相信,因为这是一个宗教狂热者,明明样子比山下卖萝卜那个膀大腰圆的大妈还
要对不起观众,她也能说成是一个闭月羞花的大美人,反正宗教狂热者的话不能
不信,但也不能尽信,最起码我知道了现任欢喜教教主是个女人,女人总比男人
要容易对付吧?

  我按照娘亲给我的口诀,在每次射精以前都把詹媛体内的经脉滋润一遍,因
为娘亲说这样才能更好的让詹媛吸收我的真气,这样再让詹媛受精以前就可以达
到最佳的双修效果,同时,也可以增加詹媛的怀孕机率,因为这样,詹媛才会更
加把心交给我。

  「老婆,我们今天够了。」我拍了拍詹媛光洁的玉背,笑道,这个美人儿真
是百看不厌。

  詹媛乖巧的点了点头,吞下了浓浓的精液,她知道这是大补之物,对她也有
好处的,「第十次了吧?我觉得我的功力好像精纯了,本教的功法真是奇妙无比!」

  虽然欢喜教不会像清心斋那样,只要女子跟男子交合的话就会失去大部分的
功力,不过詹媛说过,欢喜教里面有一门武功是只有处子之身,而且是教主才可
以修炼,也就是说,如无意外的话,詹媛以后应该也是有机会修炼这部功法的
,难怪她把处子之身看得如此重要,呃,不过哪个女人会看得不重要呢?

  我让詹媛先去休息,我想到后山去走走,调息一番,师门里面诱惑太多,对
于调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黎冰冰之前说过,我体内的欢喜教功法跟她的内力会互相冲突,不过在得到
詹媛的帮助以后,我试了一下,原本两者之间的那种剑拔弩张已经没有了,现在
两种功力在我体内就像两个互不相识的人,互不冲突,但也互不相补,这样有好
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我可以在不同的场合使用不同的功力,而不好的地方,当
然就是黎冰冰的功力太过强横,但是欢喜教的功力又太过弱小,一旦在拼命之时
就只有挨打的份了,空有一身强横的内力却没有相应的招式可以互补,另外那个
却是空有招式但没有内力。

  黎冰冰啊黎冰冰,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现在只有黎冰冰这个传给我内力
的人才可以打通我体内的通道,让两股功力好好的融合在一起,詹媛已经把钥匙
交给我了,如果我还不能打开这道门,倒不如死了拉倒!

  在我闭目调息之际嗯,其实是胡思乱想之际,不远处的小树林里面忽然传来
一阵强横的气息!

  功力大进的我自然一下子就感应出来了,这个人的功力,绝不在姚清儿之下!
甚至可以和黎冰冰这个老妖怪媲美。

  不是老家伙,是老家伙我反而不怕,老子只是抢了他的女人而已,而且也是
他和黎冰冰的徒弟,看在黎冰冰的份上他也不敢杀我!

  「谁!」我沉声问道,目前我绝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希望是友非敌!

  小树林里面传来呼呼的风声,接着,一片枯黄的树叶从小树林里面呼啸而出
,向我的面门夺来。

  能摘叶飞花伤人,难道是?

  我没有时间多想,树叶已经到我面前了,我只好运功躲避,不成想刚避开一
片,另一片却在另一边向我射来了,避不开了!我现在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如果
我早一点向黎冰冰讨教多一点关于功法的事情,或许可以避过一劫。

  就在这时,一块碎石子丛另外一边飞来,打在了树叶的上面,树叶只是颤抖
了一下,稍稍改变了一下方向,可是速度却一点都没有降低,万幸的是,树叶已
经不能伤及我的性命了,高速的擦过了我的脸庞,随即一阵火辣辣的痛从我脸上
传来。

  好厉害的修为,用碎石攻击树叶也只能改变它的方向而不能把它打下来!

  再看救我一命人,正是高速奔袭而来的娘亲。

  「娘亲!」我不由得叫了出来,还好娘亲及时赶到,不然我今天肯定就要交
待在这里了。

  娘亲向我投来一个关切的目光,随即冷声喝道,「不知道是哪位上人躲在暗
处冷箭伤人?在下雪傲芝,未请教!」

  小树林里面的功法开始收起,响起一把成熟的女人的声音,「清心斋的人?」
话音刚落,只见小树林后面跳出了一个女人。

  此人面上戴着黑色的面纱,不能看清楚她的模样,不过身材很是高挑,大概
有五尺六,七寸左右,身上穿着一条及膝的黑色裙子,一双修长的玉腿从裙摆下
面露了出来,十分的耀眼,脚上竟然没有穿鞋子,不过仍然十分的干净,十只脚
趾头暴露在阳光下显得十分养眼。

  「你是清心斋的前任圣女雪傲芝?本座也有听过你的名字,不过你不是嫁作
人妇了吗?今天的事情与你没关系,本座是来取着小子狗命的!滚开!」黑衣女
子冷冷的喝道,一双美目狠狠的向我瞪来。

  「孩儿小心!」娘亲暗叫不好,她已经猜到面前这个女子的身份了,也清楚
她的来意,绝对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

  说时迟那时快,我只觉那道目光仿佛带着刺刀一样,被她瞪了一眼竟然全身
剧烈的疼痛起来,不住的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估计这就是万蚁噬骨的痛苦了!

  「孩儿!」娘亲急得向我跑来,却被那个女人的掌风打断,扑倒在了地上。

  那个女人美目一冷,「你走,我不想杀你!」说罢,提步向我走来。

  「教主!」这时候,只见詹媛快步跑向这个女人,眼睛里写满着焦急和…悲
伤?

  教主?这个人是欢喜教的教主?怎么可能!看来她肯定是知道了我已经把詹
媛的处子之身夺去了,这才要来杀我的。

  没了,这次真的没了,师门里剩下娘亲一个「高手」,不过她的功力已经早
就没了一大半了,不好听的说一句,她现在连一个资历比较深的清心斋弟子都打
不赢,又如何能打赢这个能和黎冰冰媲美的欢喜教教主呢?

  「好啊!徒儿,我这就替你报仇!回教后我定不会亏待你的!」说着,玉手
运起功法,就要向我头顶拍来!

  「教主!不要!」詹媛心下焦急,忍不住向我身上扑来,想要替我挡了者绝
命的杀着。

  黑衣女子连忙收起功法,大怒道,「好你个詹媛!竟然对这小子生情了?」

  詹媛美目紧闭,紧紧的搂住了痛苦扭动的我,「他…他也是,也是本教的!
我,我现在就做他的引荐人,让他入教!」

  「什么?」黑衣女子虽然大怒,不过听到我是欢喜教的教众,而且是从詹媛
的口中说出来,也是半信半疑,上前握住我的手,探听着我的脉搏。

  不一会儿,黑衣女子收起探听我的内力,冷冷的说道,「你是从哪里偷学本
教的功法?」话音刚落,她已经把刚才对我的精神攻击也收去了。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连滚带爬的来到娘亲的身边
,扶起了娇庸无力的娘亲,「娘亲,你没事吧?」

  娘亲摇了摇头,美目含着泪水,「娘亲没用,保护不了孩儿。」一边说一边
抚摸我的头发,恍如隔世般。

  「回答我的问题!」黑衣女子来到我的身后,只用了一只手便把我拉了起来
,「若然你的回答让我不满意,就算你是本教的信众,我一样会杀了你!」

  我知道今天若是回答德她不满意,不光我,就是娘亲和詹媛也是性命堪虞。

  于是我半真半假的告诉了她,我是如何被妖人夺去身体控制权的,他在里面
教给我欢喜教的功法,让我有自保的能力,后来詹媛被我们的人捉住的时候我是
如何拼命救她的,中间如何如何九死一生的产生出此志不渝的爱情的。

  一番鬼话听得詹媛脸红耳赤,犹如一个小女孩一般倚在我的怀里撒娇。

  詹媛明明是强抢来的,却被我说成是两人情投意合,排除万难才好不容易在
一起,而且詹媛说她的师傅也是无比厉害,是武林里面的隐姓埋名的高手高手高
高手!顶呱呱的,反正就是添油加醋,转弯抹角的拍着欢喜教的马屁,一旁的詹
媛不时的插上俩嘴来帮着我哄她师傅。

  黑衣女子视詹媛如己出,实在没有想到连詹媛也帮着一个男人来骗自己,还
好,都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就算她不相信我,都应该相信自己的徒弟。

  一直说了一个多时辰,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当然,作者修改的就比
真实的多。

  还好,这话听得这个泼妇颇为满意,听得不住的点头,「好!本教得你如此
忠诚的信徒!复兴有望了!来!」说着,伸出玉手把我拉起来。

  「这是本教的口诀,你把它好好背熟,你体内的两种功法很快便会相融了!」
说着,把一个小本子塞到我的手里来。

  「谢教主!」我接过小本子,忍不住在她的玉手摸了一把。

  不过我一摸完,我就知道糟了,我忘了这个人的身份,她可是教主啊!现在
我们仨人的小命还在她的手里。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摸了,摸了教主的,教主的玉手。」我连忙跪在她
面前,连声求饶起来。

  黑衣女子不怒反笑,美目弯成一道月牙,「本教的教徒就是讲求随心所欲
,你何罪之有?起来吧!」说着,掌风一带,便已经把我托起来了。

  一旁的詹媛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到爱郎和师傅可以化干戈为玉帛,这是她心
里最高兴的事情了,「我就说过,师傅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了!」说罢,跑到
了黑衣女子的怀里去。

  女子没好气的打开她的手,「回去后再跟你算私自下山的账!」说着,回过
头看了娘亲一眼,颇有深意的说道,「你们的事情最好收敛一点,不要害了本教
的弟子,纵欲过度可是大忌,你好自为之!」

  说罢,对我说道,「这几天让我跟你娘亲一起住!」说罢,不由分说的拉起
娘亲的手,「还有几天就是本教的斋戒月,圣女不能跟你在一起了,我要为她收
拾烂摊子了!」

  她的意思是,这个月开始我要禁欲?她把娘亲和詹媛都拉走了,我找谁去双
修啊?

  这一来二去,我就更想念黎冰冰了……

  不过危险总算暂时过去了,看样子这个女人应该还不会去找我的麻烦,到时
候嘴巴再甜一点,搞不好她就批准我和詹媛的事情了,啧啧,不过她那双秀美的
玉足,精致得很啊!

  没有女人双修,只好自己调息吧,教主的口诀估计有点用,真气运行一遍就
感觉到两股内力开始渐渐交流起来了,这是好事,或者等黎冰冰回来那天,我的
功力已经可以精纯了。

  我找了个时间跟教主单独见面了一下,并且希望她可以帮助娘亲把精元放回
体内,不过她一口回绝了,理由一,他们非亲非故;理由二,他们是敌非友;理
由三,别人门派的事情不管是欢喜教的守则。

  本着这三不管原则,教主,哦,她叫做梁婉君,年龄不详,只知道詹媛自小
时候开始她便是这个模样了,二十年来都没有变过,得,又是一个老妖怪。

  梁婉君说这个事情她不管,不过可以指点一下娘亲的不足,还有就是把她稍
微调教一下,至于怎么调教,她没有说,只是说了一句到时候她会变得很不一样
,就算交代过去了。

  娘亲对这个梁婉君倒是没有什么反感的心态,可能是她体内被我种植了欢喜
教的功力在里面的关系,对待梁婉君还是礼遇有加的,不过她这人也是心肠好
,对谁都一样。

  梁婉君虽然凶一点,不过有空还是会给我指点一下,算是我半个师傅吧,她
也没让我拜她为师,但我还是照样喊她师傅,对于我不时在她指点我的时候摸一
下手啊,臀部啊那些她都没有责怪我。

  不过她还是把娘亲和詹媛关了起来,说是要秘密训练,搞得我都快憋死了。
还好,过不多久,大概是五六天的时间吧,梁婉君就把娘亲放出来了。

  不得不说,这女人真是有一套,她没有把娘亲怎么样,最起码表面没有怎么
样,不过就是那气质完完全全改变了,开始的时候,娘亲还是把她那惊世骇俗的
妖女气质收起来的,可是现在,不知道梁婉君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把这种刻意收
起来的气质完全释放了出来。

  娘亲本来就不像清心斋的圣女,现在被那个梁婉君一搅合,那就更加不得了
,以后她估计可以和詹媛调换身份了全心全意去当欢喜教的圣女……

  而那些没有见到师娘几天的弟子更是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本来就已经倾国倾
城外貌现在更是无可匹敌,那妖媚的气质只要一举手一投足已经足以让世人疯狂
,那双杏目秋波流转间已经可以把不少人给迷死了。

  梁婉君到底搞的什么鬼啊?把娘亲变成这个样子以后她还怎么当这个掌门啊?
现在连我都快要抵挡不住这个妖女的气场了,更别说其他人。

  「抱着师娘这样的老婆,怕是用过晚膳就迫不及待去歇息了!」

  「对对对,你看她那双腿,要是被她夹着,那别提多爽了!」

  「还有那个屁股,啧啧,要是从背后干她肯定很爽。」

  这些语言不断流传在弟子之间,越来越不堪入耳,看来在他们眼中,已经没
有师娘了,有的只是一匹欲求不满的母马。

  「好娘子,梁婉君给了什么东西你吃啊?把你变得这么明艳照人。」用过午
膳,我确实迫不及待和娘亲来到密室,这么多天没有行房,我的眼睛都快变成红
色了。

  娘亲娇艳一笑,玉手搭在我的腰间,「什么都没有,就是给了点真气我,她
说那些真气可以把男人迷死,现在看来……」

  我已经忍不住把娘亲搂在怀内了,用力地吻了起来,恨不得把她融化进我的
身体内。

  「讨厌!」良久,娘亲把我推开,嘴角间还挂着一丝淫秽的唾液,这样子别
提多迷人了!

  「好娘子,你就从了为夫吧…」我嘿嘿一笑,搂住娇羞的娘亲,双手不老实
的在她身上游走着。

  娘亲的身体很快就变得火热起来,热情的回应着我的动作,一只玉手拉开我
的腰带,随即探了进去,握住了我火热的肉棒。

  娘亲的玉手冷冰冰的,握住我肉棒的时候爽得我不由得叫了出来,大手更加
不老实的握住她的其中一只玉乳,用力地揉搓起来。

  「嗯…」娘亲媚眼如丝,小嘴吐气如兰,舌头悄悄地探了出来,竟然钻进了
我的耳朵里面去,轻轻地挑逗着我的敏感带,而在我下身的小手已经捉住我的肉
棒,轻轻地套弄着,不是还用指甲在龟头上面轻轻刮一下,几乎就要让我射出来。

  我捉住娘亲的手,笑道,「好娘子,你这样就不怕玩火自焚?」说着,我双
手用力一扯,娘亲披在身上的衣服便已经散落在腰间,露出里面乳白色的亵衣。

  娘亲美目流转,诱惑性的挑了一下眉毛,「人家就是要你点燃我…」说着
,竟然把我推在了床上,然后那双修长结实的玉腿跨在了我的腰间,坐了下来。
玉手把我的裤子拉了下去,随即,我那早已挺拔的肉棒已经高高举起,一下打在
了她的手上。

  「呵呵。」娘亲娇笑了起来,右手拨了一下鬓边的头发,随即引导着我的肉
棒往那片早已湿润不已的圣地前去。

  「噢!」

  我们双双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我想用手握住娘亲那双坚挺的玉乳的时候
,却是被娘亲阻止了,「让我来伺候你,你别动。」

  娘亲的玉手轻轻地挑逗着我的乳头,下身开始缓缓的前后摇动起来,经过梁
婉君的闭关,娘亲的秘道显得更加紧窄了,似乎欢喜教的功法还有缩阴的效果。

  我的肉棒紧紧地顶在了娘亲的花心口,被她的花心紧紧地吸吮着,仿佛有蚂
蚁在上面爬一样,让我不时的冷颤一下,舒爽的几乎要叫出来了。

  「啊!」随着娘亲的动作,我爽得叫了出来,双手用力地抱着娘亲丰满结实
的臀部,示意她可以摇动快一点。

  娘亲也是媚眼如丝,嘴角因为快感而流出的口水已经有几滴滴在了我的胸口
上了,她火热的娇躯不停的在我的肉棒上面扭动着,显得如此的淫秽,此刻的她
正正就是一匹欲求不满的母马。

  几天的禁欲让我很快就缴械了,可能也是因为娘亲技巧的提高,在娘亲还没
到高潮的时候我已经败下阵来了。

  「怎么…怎么这么快…」娘亲娇慵无力的躺在我的胸口上,蜜穴可是没有离
开过我的肉棒,她知道我起码可以来五六次,所以也懒得动了。

  说好了要伺候我的人现在怎么还躺在我怀内的呢?我忍不住笑了笑,翻过身
来,把娘亲重新压在胯下,「还不是因为娘子太厉害?为夫才忍不住了,你这个
妖精!」我轻轻刮了刮娘亲的鼻子,笑道,「娘子,为夫要重振雄风了!」

  说着,我用力地在娘亲的蜜穴里面耕耘起来,暴风雨般的抽动几乎就要让娘
亲吃不消了,她的一双结实的玉腿用力地缠着我的腰间,仿佛要把我的腰给夹断
一般,嘴巴发出无意识的娇吟,「好人儿…娘亲…娘亲要去了…用力一点…啊…」

  这个密室是我们最秘密的地方,里面拥有太多的回忆了,我和娘亲正式的第
一次交合就是在这里,所以在这里交合,我们都特别容易进入状态,更加的肆无
忌惮。

PS, 喜欢绿母章节的朋友可以拍以下的链接, 我就不发上来这里了, 而且我每
次写好会逐一发文给大家,现在已经完成不少了,拍了这次以后写的会免费发给
买了的朋友, 之前拍了的朋友已经发货了哦! 希望买了的朋友不要到处发哦,
谢谢大家支持.
/goukanla.com/url/d6ebcb2168bc21a1

[ 本帖最后由 月下小酌 于 2012-5-27 19:2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