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12-05-17
本篇只为填坑,很粗糙,很简单。
                                                                
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11. 淫辱

  李红在虎哥的山庄住了整整一个月,31天的时间,这个可怜的女人时时刻刻
都要接受所谓性奴的调教。被自己的丈夫钱伟成出卖后,李红的身体和灵魂都被
虎哥占有。随着股市一轮又一轮的调整,钱伟成卖妻所得的钱全部砸了水漂,这
个丑陋的男人成了彻底的穷光蛋,好在他的老婆,抵押给虎哥后,算是没有了欠
债,不然此时的这个男人已经被扔进了臭水沟。

  按照虎哥的话说,今天的李红算是在山庄满月,成为山庄里性奴隶的其中之
一,而且还是虎哥最满意的一个性奴隶。

  头天晚上,李红难得可以自己一个人睡觉,不过没有男人奸淫的时候,李红
是睡不到床上的,山庄的地下室,每个女奴都有一间囚室,睡觉的地方只有地上
的榻榻米,这个软垫子虽然躺着舒适,可是整月的凌辱,让囚室里充满了女人淫
靡的气味。囚室的门就是金属栏杆的囚门,隔着囚门,虎哥看着躺在榻榻米上的
李红。这个少妇在轮番的奸淫调教下,愈发地明艳妩媚。李红此时只是穿着黑色
的连裤丝袜,丝袜中可以看到少妇的下体,没有内裤的阻隔,在黑色裤袜裆部后
面的性器性感朦胧。

  李红知道虎哥在看着自己,她下意识地紧紧并拢自己的丝袜美腿,她是双手
被黑色皮质手铐紧紧拘束在身后。侧身躺在地上的李红,弯曲起只穿着黑色连裤
丝袜的娇躯,勾勒出一个美艳的图画。

  听到虎哥远去的脚步声,李红松了一口气,今晚终于不会再被这些可怕的男
人蹂躏了。回想起过去一个月,李红既是陷入在肉体的蹂躏折磨中,又是沉浸在
一个性欲包围的漩涡中。

  第一天,李红被光着身子带到了山庄,原本羞涩的李红下了车就惊呆了,她
没有想到在这个城市居然有这么一个地方。山庄的所有女人,除去接受调教中的
女奴,都是穿着她见过的舍宾装,就是一件紧身高开叉的连体泳装,加上肉色或
者黑色,或者其他颜色的闪光丝裤袜,闪光裤袜把女人的腿绷得紧紧的,还提高
了女人的臀线,显得更加的明艳动人。女人的脚上则是各种各样性感的高跟鞋。

  难道这里是健身会所。李红还没来得及琢磨,就被拉去换上了相同的衣服。
红色的高叉紧身泳装,肉色的舍宾袜,脚上则由虎哥亲自套上了金色的性感高跟
鞋。按照虎哥的话说,刚来的女人性子烈,需要磨练磨练,听话才好。

  黑色的马具型口枷就这么被强行套在了李红的头上,额头上的圆环分出来的
三根黑色皮带顺着李红鼻子两侧向下,另一根则重新伸到李红的脑后,李红的嘴
被捏开,口枷中间的硬胶棒塞到她牙齿间,李红被迫咬住,口枷的皮带在她脑后
扣上后,李红不但是张着嘴无法说话,脖子也无法乱动,只能直直地看着前方,
无法低头。

  山庄的交通工具是类似于黄包车的小马车,不过没有马,李红和另外一个女
人被捆在了一辆马车前,她要做马拉车的工作。成了母马的李红,嘴里只能呜呜
地叫着,却不能不拉着车走动。虎哥舒服地坐在马车上,只要李红和另一个女人
停下来,他的皮鞭就找两个女人丰满的美臀上招呼。这一天,李红的工作就是被
绑着给客人拉车。她痛苦地流着泪,被一个又一个男人驱使着来回走动。

  后来的两头,李红仍是被强迫着拉车,李红痛苦地想要自杀,她开始绝食。
但是虎哥见惯了不肯屈服的女人,有的是手段来调教李红。

  令李红恐惧的调教就这么开始了。第6 天的清晨,李红被拉到了山庄的广场
上。这天正好有个会展,在众目睽睽下,李红被脱光了衣服,只是穿着白色的连
体丝袜,还是开裆的设计,阴户露在外面。饿了两天李红被绑在一个X 型的木架
上,双手向上分开,双腿也被分开。接着,李红带着口环被强迫张开了嘴,虎哥
和其他人一起,轮流给她灌矿泉水。李红不肯喝,就被插了一个漏斗,漏斗的尖
嘴几乎插入了李红的食道,一瓶瓶屈臣氏矿泉水就这么不断地灌入李红的口中。
李红被迫张着嘴,时不时水还要从她的鼻腔呛出来。少妇被灌得娇躯扭来扭去,
很快小腹就鼓了起来。

  被剃光了阴毛的下体,阴唇显得光鲜有人。李红被捆绑在木架上,小腹越来
越鼓,像是怀孕了一般,很快就有了快控制不住的尿意。参加聚会的客人,显然
对这个凌辱李红的节目很感兴趣,众人聚集在李红周围,等着少妇失禁放尿的那
一刻。

  太紧张了,虽然膀胱有了刺痛的感觉,可是李红还是在坚持忍耐着。在这么
多人面前就这么放尿,太羞耻了!

  虎哥却就是希望李红在竭尽全力的忍耐中崩溃。他继续让人往李红的嘴里灌
水,而他就开始不断抚摸按压李红的下体。尤其是李红敏感的阴唇,一会儿的功
夫就把李红玩弄到了极限。少妇很快就失禁了!

  这一天李红的节目,就是喝水然后放尿,继续喝水继续放尿。李红不知道自
己喝了多少水,但是山庄的广场,在她的脚下流满了她的尿液,她穿得白色连体
丝袜,也被自己的汗水和尿液浸透了!

  被奸淫了多日还不完全屈服,虎哥把李红就这么锁在木架上,整整一夜。夜
晚的凉风,让身上沾满了自己尿液的李红瑟瑟发抖,这个山庄远离市区,竟然还
有狼叫从远处传来。李红在夜里竟被吓得又尿裤子了,当然她只有白色连体丝袜。
黑暗中的李红,一次次地因为恐惧而小便失禁。但她没有想到,接着一天的调教,
更加的恐怖。

  喝了一天的水,李红仍然绝食抗议,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虎哥当然不会让
她死,也不能放了她。就使出了调教女奴的杀手锏。山庄郊外,李红被扒光了衣
服吊绑在一棵树上,绳子的长度调节好后,李红不得不踮着脚尖站在草地上。虎
哥先是各用肉色的长筒丝袜一点点塞进李红的阴户、尿液和屁眼,这样封住了李
红的下体三个小洞后,接着用第四条肉色长筒丝袜勒住了她的嘴,让她不能乱说
话。接着,虎哥将蜂蜜涂抹在李红的双腿和屁股已经下体四周。

  李红开始不知道虎哥的意图,可是看到地上慢慢聚集起来的蚂蚁,她吓得大
叫起来,被丝袜勒住的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在蜂蜜的引诱下,一只只蚂
蚁从李红的足交顺着她美白的玉足足背和足心快速向上爬,下身传来了恐惧的瘙
痒,让李红吓得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踢着自己的腿,可是踮着脚被吊绑着,踢
了半天,自己还是站在原地,蚂蚁一点不见上,形成了两股黑色细线慢慢爬上李
红的双腿。幸好虎哥先用肉色长筒丝袜堵住了她的下体三个小洞,不然一只只蚂
蚁在爬进去,那真是要了李红的命了!

  蚂蚁在李红涂抹了蜂蜜的双腿和屁股以及胯部来回爬动,触角以及吞噬蜜糖
带来了钻心的瘙痒,看着自己的双腿不一会就布满了黑褐色的大蚂蚁,李红吓得
几乎要昏过去。可是钻心的瘙痒就这么布满自己的身体,甩又甩不掉,李红嘴里
呜呜的呻吟着,眼泪和口水都流了下来。

  看到李红吓成这个样子,虎哥很是满意,只要让女人知道了什么比死还可怕,
再倔强的娘们都能给调教成肉奴隶。李红被吊绑着,只能无助地扭动着自己的身
体,可以蚂蚁的腿抓得很牢靠,少妇扭来扭去,一只蚂蚁都没有甩掉,反而引来
更多的蚂蚁。

  虎哥接着更是在李红的美臀、腰部、乳房上都涂上了蜂蜜,李红吓得,被丝
袜勒住的嘴里发出的哭声都变了。不一会,少妇的腰部和乳房上,凡是被蜂蜜覆
盖的地方,都让密密麻麻的蚂蚁盖上了恐怖的黑色。

  " 怎么样,调教你这样的贱女人,我的手段多的是,如果还不能乖乖地作性
奴隶,我再给你加加料。只要把你阴道和肛门内堵着的肉色丝袜抽出来,再给你
的身体里灌点蜂蜜。到时候蚂蚁一只只爬进你的小穴和屁眼,那种从体内发出来
的瘙痒,可比现在更痛苦的多了!" 虎哥作势就要去抽出李红阴道内的丝袜,李
红吓得发疯般地点头。此时被蚂蚁已经弄得生不如死了,在钻到自己的性器内,
李红竟然吓得小便失禁了。堵住尿道的丝袜也很快湿透。看到渗出来的尿液,虎
哥乐得大笑,这个女人是彻底崩溃了!

  解开嘴里的丝袜,李红再没有一丝倔强,只是一个劲地哀求,为了不被折磨,
愿意做性奴,愿意接受男人的任何凌辱和调教!

  冲干净身体的李红被带回山庄后,和之前的女人一样,彻底屈服,成了听话
的性奴隶。虎哥先是把李红留在自己的身边,只要来了兴致,就是操这个少妇。
李红也是听话很多,虎哥一下令,自己乖乖地褪下衣服,让虎哥操得爽歪歪。

  有时候,李红穿着连衣裙或者制服套裙,索性就不穿内裤,腿上再穿着开裆
的连裤丝袜或者长筒丝袜,只要虎哥想操她,把裙子掀到腰间直接插入即可。

  不过,虎哥专操李红一个女人的日子没过几天,山庄总是会弄来新的女人,
这些肉货也要接受调教,虎哥为了工作为了玩乐,都不能放过这些女人。李红的
调教也需要进入新的阶段,就这么,少妇变成了众人的玩物。

  李红这样的美女,和山庄的妓女性奴相比,也是天仙一般了。到了虎哥手下
的手里,如同鲜美羔羊的李红变成了抢手货,按照规矩,李红这样的美女如果想
要搞她的人多,就要领号排队了。

  后面的几天,李红时刻都没有闲着。虎哥操她时,算是最大的休息了,因为
只有一个男人玩她。更多的时候,都是3 人以上组队来搞李红这个美人儿。性器、
肛门、小嘴,李红能操的小洞都被塞满了男人健硕的肉棒。而李红的小便,也成
了表演节目。经常是被两个男人分别搂着自己的大腿,像玩嫁新娘一样被两个男
人架起来,分开双腿后,就由另一个男人来玩弄自己的下体。阴户被手指插来抠
去是小意思,再用棉签或者捻成一根细棒的纸来撩拨自己的尿眼,李红的身体被
凌辱得越来越敏感,渐渐地,被玩导尿的时间越来越短,少妇就会忍耐不住地尿
出来。淫水更是会从小穴里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被男人玩弄的高潮次数越来越频
繁,后来,李红表演的美女潮吹,成了山庄著名的节目,使得李红在圈子内名气
大振。

  李红失去了休息时间,吃饭时要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然后跪在地上吃,就像
母狗一般。蹶起来的屁股立刻就会被男人从身后抱住,然后一边接受性交,一边
吃着饭。为了保持身材,李红还要接受塑身锻炼,舍宾、瑜伽这本来是李红业余
爱好的训练,可是到了这里,这些塑身美体的训练科目一样不少,不过衣服都是
由虎哥来选定的,到了训练时,几乎都是裸体,腿上再穿上各种颜色的裤袜。李
红基本上是穿着肉色的连裤丝袜和黑色高跟鞋,不过练瑜伽时,虎哥会在她的小
穴里塞上跳蛋,震动的跳蛋刺激着李红的下体,再去做瑜伽动作,一边训练一边
娇喘,虎哥总是会用各种凌辱玩弄的方式让李红时刻享受性欲的快感!

  裸体舍宾,也是李红要做的科目,更是会在山庄内表演来娱宾。毕竟李红是
京戏青衣出身,跳舞方面有基础,身材又好,经常是脱光了衣服,或者换上性感
的内衣丝袜,穿上高跟鞋来扭着屁股跳舍宾舞,每次的表演李红都会成为众人眼
中的热点。要求玩她的客人,几乎每次都要通过竞价的方式,才能得到玩弄李红
的机会。

  和以前一样,李红的京戏也是山庄的重点节目。不过李红可不是穿着戏服来
唱戏,山庄的几个票友最爱听她的贵妃醉酒和苏三起解,每次李红表演,都是穿
着丝袜和高跟鞋,手上有时候带着水袖,要不然就直接套着两只长筒袜,也就当
水袖来使用了。随着戏曲翩翩起舞,让自己赤裸的乳房来回晃动,美艳的肉体扭
来转去,总会引来众人放浪的喝彩和猥亵的口哨。

  慢慢地,这种露阴的表演,李红的羞耻感慢慢减退了,在众人的窥伺下,随
着男人猥亵的呼声,李红的身体竟性欲高涨起来,就像露阴癖的女人一样,越是
暴露自己,李红愈发地感到自己身体的快乐。她也越来越投入到自己的表演中来。
除了赤身裸体的跳舞,李红自己也会表演放尿了,蹲着尿尿,站着尿尿,甚至是
手脚着地地趴在地上,然后抬起自己的腿像狗一样放尿。李红的表演越来越精彩,
更是可以表演自慰,让自己性高潮到潮吹。

  看到李红越来越沉沦,已经没有了羞耻感,成了只会在乎性欲的母兽,虎哥
对于自己调教出来的性奴非常的满意。

  一个月的凌辱调教,李红被调教的彻底沉沦了,这个可怜的少妇为了不被折
磨,只能屈服,慢慢地在调教中在凌辱中,剧烈的性快感让她得到了无比的享受。
李红索性放弃了一切尊严,全身心地领受这无比的欢愉。但是每次高潮后,都会
有种失落和空虚的感觉,李红也会感到无比的悲哀,内心深处的良家妇女的情操,
让她感到了羞耻,可是为了生活,为了性欲,李红只能将自己的尊严放到内心的
最深处,在夜深人静时,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悲泣。

  一夜已经过去,当囚门打开时,李红知道新一轮的凌辱就要开始了。只是穿
着黑色连裤丝袜的李红被虎哥抱到一个她没有来过的房间。这让李红很恐惧,因
为越是对自己温柔,凌辱的方式会愈发的残酷。赤身裸体只是穿着黑色裤袜的李
红被抱到了一个类似妇科检查台的长椅上,双腿也被两个长出来的扶手固定住,
脚踝处和膝盖大腿都用黑色皮带固定住,双脚踩住金属的托架,夹着脚背也给固
定住。腰部,双臂,连脖子和额头都被固定住了。

  在妇科检查台上,李红穿着黑色裤袜的娇躯被彻底固定,黑色皮带让她的头
都无法转动,只有手指和脚趾来回轻微地动一动了。

  虎哥摸着李红丝袜包裹的美腿,温柔地说:" 李红,今天开始,你已经完成
了性奴的训练,成为合格的性奴了。在我这里,性奴是要座上记号的,不要担心,
这么束缚你,是为了让你不弄伤自己,别害怕。" 李红恐惧地想问怎么回事,可
是虎哥已经把特殊材料制成的透明开口器卡入她的口中。透明的开口器就像是一
个塑料口环,类似于四方形,可以从四周按压,按小后塞入李红的口中,强迫她
用牙咬住开口器边缘的凹槽,接着虎哥松开手,开口器自动扩张,就这么撑开了
李红的小嘴。开口器符合人体工学设计,被迫咬住后,李红张开了自己的小嘴,
没有难受的感觉,只是自己无法合上嘴,也无法把开口器吐出来。就这么张着嘴,
李红想说地话就变成了含混不清地嗯唔呻吟。

  " 好了,人已经固定好,可以开始了。" 虎哥拨了电话。

  当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走进来,李红开始意识到不妙了。这个女人和李红
差不多的年纪,一样的性感动人,不过浓妆艳抹后,显得风骚妩媚,火辣的红唇
直接让人想到性爱的激情。女人的白大褂低领修身,腰带系上后,不像医生,更
像是AV片中的女护士,腿上穿着白色的连裤丝袜和白色高跟鞋,手上戴着医用的
橡胶手套。

  " 这个女人身体不错,皮肤光滑,肌肉也富有弹性。阴道也狭窄,看来你和
她做爱时,也知道每次将她搞到高潮,保持身体的敏感,就会保持身体的青春,
这样不容易衰老,肉也不会松弛。" 这个女人开始抚摸起李红的身体,乳房、下
体被她来回的检查揉捏。

  虎哥像是安慰李红一样,轻声说道:" 不要害怕,这个是小月,我们山庄有
名的女医生,不但会看病,还会给女人美容。山庄里的性奴一个个身体健康,身
材保持的那么好,可都是小月的功劳。" 小月只是笑了笑,看看恐惧的李红,捏
住了她的乳头:" 这个女人的身体很敏感,被我摸了几下,乳头都硬成这样了。
乳头立起来,就好上环了,要不要开始。" 李红呜呜呜地叫着,可是两人根本不
理会她。虎哥点头后,小月拿来两个千足金的小圆环。李红在其她女奴身上看到
过,这是乳环,专门穿在女人的乳头上。她的身体被紧紧固定在妇科检查床上,
挣扎是没用的,就是身体想动一动都不可能。李红的头也被皮带固定住,她看不
到自己的乳房,只是感到左乳一阵刺痛。小月用穿乳环的针扎出了一个小口子,
接着将乳环穿了进去。乳头上避开了出奶的奶腺和血管,居然连血都没有出,小
月果然是非常的专业。接着右乳也戴上了乳环。两个乳环戴上后,小月用特殊的
电烙铁将乳环的接口处焊死,千足金的乳环也很好打磨,用小锉刀挫了两下,乳
环就光滑到完美了。

  可怜的李红动弹不得,刺痛让她眼泪都流了下来。可是为了不让乳头的小孔
愈合上,小月还有转动乳环,让乳环在李红的乳头上可以自由的转动。没转一下,
刚刚扎出来的小口就会传来钻心的疼痛,李红又害怕又难受。

  小月给李红戴上了乳环后,还要给她纹身。不过虎哥喜欢洁白无瑕的躯体,
用来纹身的墨水是特殊的透明墨水,在皮肤上看不到任何痕迹,只有用紫外线灯
照射,才能看到蓝色的图案。这是虎哥从日本引进的技术,给自己控制的女人纹
身并加上编码,那么女人就没法跑掉了!

  李红还在乳头的疼痛中没有缓过来,下体又出现酥酥麻麻的刺痛感。小月居
然是在自己的阴唇上纹身。李红的裤袜裆部被轻松的用手术刀割开,露出来的性
器上一根阴毛都没有,做过脱毛处理的下体已经是寸草不生。纹身用的细笔就这
么在李红的阴唇上留下了淫奴和性奴两个词。左边的阴唇上是淫奴,右边的阴唇
上是性奴。同时,李红的左大腿内侧,还纹了一只蝴蝶,右大腿内侧则是纹了一
个蜘蛛。在阴唇旁的下体嫩肉上,李红的名字,李红二字被纹了上去,下面还留
下了一串数字,0571!

  虎哥用紫外线电筒照了照李红的下体,看着痛得流泪的李红说:" 好了,你
的纹身完成了。你的性奴身份就算是确定了。如果以后你不听话,只要扒下你的
内裤,用紫外线照照你那光溜溜的下身,你的名字,你的编号,还有迷人的图案,
就能说明一切了。今天开始,就是你的新生了!" 李红被撑开的小嘴里除了呜呜
的呻吟,什么都说不出来。

  虎哥把李红放了下来,此时的李红除了哭,什么都做不到,虎哥也没有在乎
她,给她戴上了一个白色的皮质项圈,让她穿上了白色的束腰,束腰下方有四根
白色的吊带,吊住了李红脱下黑裤袜重新穿上的白色蕾丝花边的长筒丝袜,再穿
上白色的高跟鞋,戴上白色的手套。按照虎哥的说法,李红的性奴新娘装,穿好
了。

  李红猜想,是要搞个类似结婚的仪式,来确定自己的性奴身份。她已经无所
谓,看着自己乳头上的黄金乳环,她知道自己摆脱不了性奴的身份了。

  今天对于山庄也是大日子,对于来淫乐的客人,有着很棒的节目看。果然,
在众人的围观中,李红出现了。脖子上的白色项圈上拴上了细细的银链,虎哥拉
着银链,将像母狗一样爬行的李红带了出来。在红地毯上,一步一步,李红被虎
哥牵着拉到了所谓行礼的地方。一张玻璃的大圆桌摆在那里,虎哥的几个得力手
下把李红抬了上去,先是让众人看了看李红的乳房和性器,然后用金色的绳子开
始捆绑李红的手脚,最后捆好后的李红保持着盘腿观音的坐姿,双手被捆绑在身
后,盘腿坐好后双腿也这么捆住。就这么坐在玻璃桌子上,像是性感的艺术品。

  " 来,倒下去,给大家唱个贵妃醉酒吧!" 虎哥轻轻一推,李红就向后倒了
下去,不过身体还保持着盘坐的姿势,双腿向上盘坐着,自己的下体在双腿间展
现出来。

  李红羞涩地依依呀呀唱了起来,字正腔圆,引得众人不住喝彩。不过虎哥不
是让她来唱戏的,一边让她不要停,一边开始撩拨挑逗李红露出来的性器。下体
的刺激让李红唱得都走调了,可是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的下体,对于唱戏
还是浪叫,已经无所谓了。

  还没有扣弄几下,李红的下体就来反应了,阴唇不住地蠕动,淫水疯狂的流
出来。众目睽睽下,李红的性器愈发的淫荡,淫水越喷越多,竟然开始潮吹般地
激发出来。白色的长筒丝袜已经不断地被淫水浸湿,到了后来,李红也不再唱戏
了,索性就放肆地浪叫起来。

  就在李红性欲被撩拨得高涨起来时,虎哥拔出了自己的手指,让这个迷离的
少妇怅然若失,心中无尽地空虚。她费力地抬起头看着虎哥,眼中充满了幽怨和
渴望。

  两个有力的女奴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抬起了盘腿束缚的李红。虎哥笑着说道
:" 我的这个女奴,也算是要享受一下我给她布置的洞房了。各位,尽情玩乐,
美女随便大家挑。我要先去玩玩我的女奴了。虽然操了她无数次,可是玩起来还
是不厌倦啊!" 众人哄笑中,李红被绑着送进了所谓的新房。在床上,李红欲火
中烧,身体在束缚中不住地扭动着。虎哥很快进了房间,继续亲吻舔舐着李红淫
水横流的下体。李红再一次被盘腿而坐地推倒,虎哥不住地用舌头挑逗着李红的
性器,引得少妇发疯似的浪叫。就在李红渴望肉棒几乎崩溃时,虎哥的肉棒终于
插入了她的阴道。

  李红的身体仍是被捆作一团,虎哥就直接压在她的身上,脱下李红左脚的白
色高跟鞋,一边亲吻着李红的白丝袜包裹的玉足,一边用力地抽插起来。李红再
没有羞耻心,作为性奴,自己的生命就是用来和男人性交的,何况虎哥那虎鞭一
般粗壮的阳具,可以让她无比的满足!

  " 嗯……啊……好厉害……好厉害……轻点……不……用力插我……" 李红
身体扭曲得极度难受,可是在肉棒的冲击下,变得意识模糊,自己都不知道在呼
叫着什么,只能是一味的浪叫,一味的渴求男人的凌辱。

  一番云雨后,李红的束缚被解开,疲惫地躺在床上。

  虎哥搂着妩媚的李红,温柔的说道:" 怎么样,当了我的性奴,就乖乖地在
这里享受新的生活吧!" 李红没有说话,只是嗯唔的呻吟着,迷离地眼神流露出
渴望……

  尾声:一年以后……

  虎哥的办公室里,虎哥和一个年青人品尝着这个年轻帅哥刚从哥伦比亚带来
咖啡。

  " 马华兄弟,是时候做个了结了吧,你这么拖下去,这坑谁来填?" 虎哥悠
闲地说道。

  马华端着咖啡,若有所思道:" 是啊,坑太多了,可是李红这么好的肉奴隶,
不把你一年来的调教故事写出来,是不是太可惜了?" " 有什么可惜的呢,看着
钱伟成这个王八蛋留下这么大的坑,你心里不着急吗?何况,调教的故事,你加
到白艳妮和杨晓蓉那里就是。王五玩了那么多肉货,把我的调教手法借给他,不
是更好?" " 这个嘛……" 就在两人谈话时,虎哥的办公室门开了,进来一位美
艳的少妇。红色的吊带轻薄连衣短裙,让这个少妇的迷人线条清晰可见,腿上白
色的连裤丝袜让美腿更加的白皙,脚上穿着金色的高跟鞋,显得愈发高贵性感。
这个少妇就是李红,马华盯着迷人的少妇,口水差点流出来,轻薄的蕾丝红衣裙
下,马华更是看到李红没有带胸罩,乳头隐约可见,还有那隐秘诱人的乳环,在
裙子上显现出动人的轮廓。

  马华情不自禁,把手伸进李红的裙底,少妇居然没有穿内裤,白色的连裤丝
袜也是开裆裤袜,白虎的无毛光滑下体,让马华爱不释手:" 这么美的少妇,就
这么结尾了,不是可惜了?" 虎哥温柔地走到李红身旁,对于马华对自己性奴的
猥亵,好不动气,他只是爱抚的摸着李红的小腹。李红的小腹原来已经微微隆起,
虎哥不无动情地说道:" 两个月前,我让我的性奴李红成功怀上了我的孩子,医
生说是女孩的几率很大。如果能像她妈这么性感,熬个16年,我就可以来个母女
双飞了!" 李红娇嗔一句讨厌,温柔地依偎在虎哥的怀里。

  马华有些惋惜的说:" 钱伟成这个王八蛋,做个结尾,也是件好事。你继续
操你的性奴,我继续写我的故事。不过,我可要征用李红,让她作我的性奴,给
我灵感。" 李红居然有了兴奋的表情:" 马华大师如果肯调教我,当然好了,除
了虎哥,马华可是我最渴望的男人了!" 虎哥露出狡黠的笑:" 想玩我最爱的性
奴,我很大方,可以,不过,杨晓蓉和白艳妮的故事,你可要给我更新了,否则,
哼哼……" 三人一起笑了起来……

  在虎哥的桌子上,一份当天的日报,上面有则短新闻:今日凌晨,护城河中
发现一具无名男尸,身材猥琐,相貌恶心,警方初步认定是由于炒股失败后自杀
……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月下小酌 于 2012-5-17 14:2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