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sword 发表于 2007-03-19
  弄尽绝色百美图(序,小龙女1-5 完)

  弄尽绝色百美图-序:

  作者:nelson123

  我自少便很喜欢看武侠小说,特别喜欢当中的女主角,有时更幻想能与书中
的绝色美女亲近亲近,读书的成绩不太好;毕业后,找到的一份工作,是在一间
小型书店,帮一位老伯打理书店,而老伯是独居于书店的小阁楼。

  我的工资当然很少,但好处是经常可以看书,当然包括很多很多的武侠小说
,这天老伯要返回乡下,更可能住一年或更久,这段时间书店便暂时由我一个人
负责打理,而且让我搬到书店的小阁楼暂住,以方便打理,我亦想尝试一个人离
家独住。

  在老伯走后的第二天下午,我见没客人便提早关门,顺便执拾店中一些旧书
(我是很勤力的,大家别误会),可是一不小心,我弄损了手指,几滴血滴在一
本旧书中,突然我看到一个人影般的物体从书中出来!

  我大叫:「鬼呀!」并转身想走。

  书中出来的东西道:「不用惊,我不是鬼,而是小说仙人。」

  我虽仍有点惊,但仍是停步,并回头问道:「那你不会害我吧?」

  小说仙人道:「当然不会。」

  我好像已不惊了,问道:「那你出来想做什么?」

  小说仙人道:「因为我和你有缘,你的血滴在我居住的书中,我可以达成你
一个愿望,只……」

  我立即道:「我要很多很多钱,要一亿圆吧!」

  小说仙人喝道:「停!我还未说完,你先听完我说才再讲话。」

  我只好默言不语。

  小说仙人继续道:「有关的一个愿望,只限让你进入任何一本或多本小说中
,做你想做的愿望,达成后便可出来。」

  我想了一想,问道:「那我能否带小说中的东西出来现实?」

  小说仙人道:「因为对象本身不能自愿交给你,你在书的对象只是暂时得到
,并不代表真正属于你,所以对象是不能带出来的。」

  我心想这个小说仙人的法力也真差,这样也算是仙吗?不过有愿望总比没有
好,我再试问:「那若是身心也肯自愿交给我的美女,能带出来吗?」

  小说仙人想一想后道:「这个……若是该美女的身心也肯自愿交给你,是有
可能,但只有百份之一的机会可以。」

  看来又是他的仙术差之故,不过若能在小说中弄上一百位美女也不错,能选
择一位美女中的美女带出来更好,我喜问:「若我在多套小说中,能获得一百个
美女的身心后,便可选择带一个出来吗?」

  小说仙人再想一想,道:「应该可以吧,但〝心〞必需是心甘情愿,不能用
强或迷药之类,而〝身〞则必须是处女,她只有你一个男人。」

  我立即道:「这个当然,总之是要百位美女,也心甘情愿献出自己宝贵的第
一次。」

  小说仙人道:「那你好好想清楚,详细是要如何进行?」

  我想了一想道:「每次我可选任何一本小说,指定当中的一位美女,并可决
定在小说中的任何时间及地点出现;除了每次指定的一位美女,若遇上其她女子
而我有兴趣玩玩的话,应该可以用任何方法手段吧,嘿嘿;另外当然我要有特别
的能力。」

  小说仙人问道:「你想拥有什么能力?」

  我道:「还是每次不同比较有趣,每次我可在该书中选任何一人的武功,那
么我还可尝试很多不同武功玩玩,而且要有该人的知识技术,例如该人的医术毒
功之类。」

  小说仙人道:「若你每次也是武功高强,你不会闷吗?而且要每次赐你十足
武功,亦有技术上的问题。」

  看来是他仙术不足,我只好道:「我只是想追女又不是称霸,只需那人一半
的功力便可,一个绝顶高手的一半,也可能已是十大高手了;另外我还要些东西。」

  小说仙人问道:「你还有什么其它要求?」

  我道:「不论每次我受了什么伤或中毒,下次之时也可完全复完,每次之过
程也不影响下一次的发展,总之每次也是重新再来;当然每次也需一些必须品
,如金钱、武器、衣服、食物之类等。」

  小说仙人说:「无问题,现在你把你想要进的小说也拿来吧。」

  于是我便选了一大堆小说,包括了金庸、黄易、古龙等等,当然还有其它作
家的小说。

  小说仙人道:「你先把所有书迭起,再把我住的一本放最顶,我再教你进去
的方法。」我照小说仙人所说把所有书迭起。

  小说仙人说:「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愿望是要进这些小说中,弄尽一百
位绝色美女,而且必须她们自愿献出第一次,对吗?」

  我豪气地道:「便是这样,我要弄尽百位绝色美女!」

  之后小说仙人便教我,用自己的血在书上画一些图字,及念一些东西,我便
感到灵魂离体,飘进最顶的一本书中。

  来到书中,我又看见小说仙人,他拿出一大张空白的图给我,道:「这张是
百美图,你听我解说完后,便可对此许愿,说出想到那一本小说,要弄上那位书
中的美女,要该书中那人的知识及一半武功,在那时间及地点出现;你到达后此
图便会消失,而当你每次弄上一个你指定的美女后,此图会再现,该被弄上美女
的画像便会出现于此图内,之后你便可对此图再说下一目标;当你最后完成这幅
百美图后,你便可选择其中一位带出来现实。」

  之后小说仙人便消失了,可是却传来他的声音:「忘了对你说,若你死在书
中,便是真死;而任何一次弄女失败,或超过一年也未能完成百美图,你便只能
长留在书中,直至将来有人滴血在该书,你才有机会离开,而你的肉身,我会代
你好好保管及使用,祝你在书中永远风流快活吧,哈哈哈。」

  我立时呆了,有一种强烈被骗的感觉,这个什么小说仙人,恐怕便是上一次
的失败者,现在找了我为替身;唉,不知他的愿望是什么?是否又是弄上多个美
女?不过现时我身在书中世界,已别无他法,这里只有一幅空的百美图,希望我
能完成任务,便可带一位美女重返现实。

  我虽然样貌普通,可是有一个现代人思想,又熟识小说内容,兼可选任何一
个绝顶高手一半的武功,或选一个能者的知识技巧,在最有利的时间及地点出现
,每次只集中全力追求一位美女,应该不太困难吧?

  可是我要尽快了,因为有一百位美女要弄上,即使平均三天半弄上一位,也
需三百五十天时间,差不多便要一年了。

  第一个书中美女,我该选谁好?

  ***************

  弄尽绝色百美图-小龙女(一)

  作者:nelson123

  由于电视(香港无线)正在播神鵰侠侣,我第一个首先便选小龙女,而重任
(弄上小龙女)该如何进行?当小龙女遇上杨过后就别想了,可是初期的小龙女
除了练师门武功及对林朝英之事,其它的事应该全无兴趣,而且也很遵守师命
,又因玉女心经及自少被训练,抑制着七情六欲,绝不容易动情爱人。

  我便用古墓派的武功,扮作是林朝英的亲戚,今次改为姓〝林〞,而名字改
为〝成眷〞,即林朝英希望与王重阳终成眷属之意,以年纪计,我父亲便当是林
朝英之堂弟,武功是林家的家传武功,在林朝英死后,王重阳曾找林朝英的家人
,见到我父亲后,告知一些事情及传了一些武功,后来我才出世,一切事是听父
亲所说,必要时便说他现在已死,来个死无对证好了,我来此的原因是达成林朝
英在生的愿望,林朝英与王重阳的传人可以共谐连理,终成眷属,结为夫妻。

  武功便用小龙女的,因为她有一定强度,还有全真及古墓派武功,而且她熟
识古墓的知识也很有用;实际行动,只有再见步行步。

  于是我便对空白的百美图道:「我选神鵰侠侣,要弄上小龙女,武功方面选
后期的小龙女,时间便选小龙女十八岁生日的十天后吧,地点当然是古墓附近。」

  我眼前一亮,便来到一个非常清幽的树林,四周的空气非常清新,果真是鸟
语花香,还有一些蜜蜂的嗡嗡之声,在现代的郊区肯定是没有如此,而蓝天白云
的天空,更是与现代有极大分别,我感到非常心扩神怡,看到不远之处,地上凸
起一个接近半圆型,以大石建成的一座大坟,相信那便是我此行之目的地-活死
人墓了。

  我发现我身上所穿的是古装衫,而且有个小包袱,打开一看有些银两、干粮
、水袋、火折……等物品;而我背上有一双长剑,相信是因我选了要小龙女的武
功,故一来配备的兵器便是一双长剑了;此时该是下午,可能是因我没有特别说
明,而现实的时间也是下午。

  就在我深深呼吸之际,我感到体内有很特别的暖流在动,从小龙女的武功知
识中,我了解此便是所谓的内功了;我先尝试运用体内的内功,由于脑中有丰富
的记忆及知识,很快我便能灵活运用,之后我便尝试使出小龙女所识的各种武功
及轻功,其中古墓派及全真教的武功,是从头到尾也试了一次。

  我估计大约一个小时后,在古时该称为半个时辰,基本上我已尝试完毕,我
最有兴趣的是轻功,能在树上飞来飞去,清风扑面而来,比现代什么刺激的机动
游戏更刺激,而一心二用的双剑合壁亦不错,我更可在一条绳上睡,若非我有重
任在身,真想继续玩久一些。

  我估计目前在此时有双剑合壁加九阴真经的武功,相信只比周伯通、东邪西
毒、南僧(帝)北丐、郭靖及黄蓉、金轮法王及慈恩(裘千仞)等约十人为弱
,比现在的小龙女当然强得多了。

  我先从小龙女的知识,清楚了解古墓内的机关布置等等之后,便走到古墓门
前,本来有些玉蜂向我飞来,但我从小龙女的知识,当然清楚如何用啸声等赶走
这些玉蜂。

  来到门前,我运功传音道:「在下林成眷,特来拜祭我表姑母林朝英。」

  等了一会,墓内没有人应,相信是她们习惯如此,又不知有我这祖师婆婆的
亲戚存在,不知真假而不应,但没有放出玉蜂,已算是客气,因为她们也不能肯
定我是假的。

  我传音道:「在下别无恶意,现在自己进来了,不便之处还请见谅。」

  我小心翼翼地提防,小龙女在黑暗视物的知识也很有用,当通过三重机关后
,前方人影一闪,阴风袭来,一个满脸鸡皮疙瘩的丑婆向我一掌突然攻来,她该
便是孙婆婆了,由于我早有准备及功力比她高,我使出〝天罗地网势〞,便把她
攻来的一掌轻易化解。

  孙婆婆见我使用极纯熟的古墓派武功,便一呆下问道:「你是谁?为何懂得
本派武功?」

  我有礼地微笑道:「在下林成眷,所用是林家的家传武学,当然与我表姑母
林朝英所传的一样。」

  孙婆婆明显不相信,可是她已停手了,当然是她明知武功远不及我,孙婆婆
问道:「阁下知否此活死人墓,乃本派禁地,外人不得进来?」

  我保持微笑道:「当然知道,可是我乃表姑母的亲戚,当然不算是外人,婆
婆便是孙婆婆了吗?」

  此时飘来了一位绝色少女,那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
里,看来约莫十五六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身上
衣衫又是皓如白雪,全身一尘不染,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来者当然便是小龙女,她比电视中的刘亦菲,或年青时的陈玉莲更美得多了
,而且她那种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仙女气质,是没有任何现代美女能相比。

  其实小龙女刚过十八岁生辰,只是长居墓中不见日光,所修习内功又是克制
心意的一路,是以比之寻常同年少女似是小了几岁,看上外表只像十五岁,面上
还保持了一点稚气,不过身段体态却绝对是十八岁的,发育已完成,曲线玲珑剔
透,该大的地方已大,该细的地方则纤细非常。

  不料小龙女左手轻扬,一条白色绸带忽地甩了出来,直扑我的门面,在墓内
微微烛光照映之下,只见绸带末端系着一个金色的圆球,竟能在空中转弯向我攻
来。

  我从小龙女的知识中,当然熟悉小龙女的武功,而且我武功比目前的小龙女
高,所以只用天罗地网势便轻易化解。

  小龙女发出娇柔的声音说道:「敢问阁下与我师姐是何关系?」

  可能小龙女以为我的武功来自李莫愁,我仍是微笑地有礼回答:「这位姑娘
想必是龙姑娘了,我曾听过李莫愁之名,但从未会面,我表姑母是林朝英,我与
李莫愁之关系,便与龙姑娘也是一样,勉强算是同门吧。」

  小龙女明显不信,却只是沉默不语。

  我再道:「此招玉女剑法,肯定是李莫愁不懂,这足以证明我与李莫愁没有
关系吧?」说完我拔出单剑,使出别人假冒不来的玉女剑法。

  小龙女一对剪水双瞳一闪,却平淡地问道:「这该是玉女剑法,我师姐的确
是不懂,可是林家也未必懂得才对,而且林家的人又如何知道墓内机关?」

  我答道:「龙姑娘果然是冰雪聪明,此乃因家父很久之前,曾分别见过表姑
母及王重阳二人之故,此事关系到我表姑母之一些私事,不知龙姑娘愿否细听?」

  小龙女虽自少被迫冷漠,对一般的事也莫不关心,但她对祖师婆婆之事所知
应该不多,这些事当然是她难得有兴趣想知的,更何况她要弄清楚我的来历及真
伪;小龙女平淡地道:「愿闻其详。」

  我道:「其实很多年前,我表姑母便喜欢王重阳,只是两个心高气傲的人在
一起,结果不能终成眷属,成为二人终生憾事,在我表姑母死后,王重阳曾来墓
中吊祭,看到我表姑母留下的玉女心经,亦留下一些说话,之后王重阳便寻找我
表姑母的亲人,结果找到家父,王重阳说出原由,并留下一些武学心法及古墓的
机关布置,希望我们林家后人,能完成一个他与我表姑母的遗愿,当时在下还未
出世,我也只是听家父所说,而家父自幼体弱多病,便由我代为完成。」

  孙婆婆问题:「为何我这么多年也从未听闻有你们林家?」

  我立即道:「听家父说,当年因年祸连年,我们林家被金兵烧毁,当场死了
不少人,难道表姑母被王重阳伤透了心,连我们林家的惨事也不愿提起吗?而家
父死里逃生却与表姑母失去联络,若表姑母没有提及有个在生的堂弟,即是表姑
母以为家父已死;而当时我还未出世,故表姑母根本不知有我;后来王重阳找到
家父后,家父才知堂姊有传人在此。」

  弄尽绝色百美图-小龙女(二)

  小龙女好像开始半信半疑,随口问道:「不知祖师婆婆与王重阳的遗愿是什
么?」

  我道:「遗愿之事可以迟些再详谈,不知龙姑娘与孙婆婆,是否有兴趣先看
王重阳在古墓留下的说话?」

  小龙女当然对此有兴趣及有知道的必要,便道:「请。」她冰冷的说话真是
简洁之极。

  我带小龙女与孙婆婆,来到放石棺的室中,我从包袱取出火折打着火,点燃
了蜡烛,便揭开属小龙女的那一具石棺盖,明显见到棺盖内侧,以浓墨所书写
:〝玉女心经,技压全真。重阳一生,不弱于人。〞这十六个大字,笔力苍劲
,字体甚大,其后还写得有许多小字。

  小字的意思是:〝林朝英死后,王重阳又来过古墓,他见到石室顶上林朝英
留下的玉女心经,竟把全真派所有的武功尽数破去;他便在这石棺的盖底留字说
道,林朝英所破去的,不过是全真派的粗浅武功而已,但较之最上乘的全真功夫
,玉女心经又何足道哉?而记录的一间石室,便是在此室之下。〞

  孙婆婆看到便动容,而小龙女没有改变的面容上,也出现微微动容,但只是
一闪即过。

  我跃入棺中,四下摸索,摸到一个可容一手的凹处,先朝左转动,再向上提;
只听〝喀喇〞一响,棺底石板应手而起。

  我跳出石棺,见孙婆婆心急想进内,便阻止道:「且莫忙,待洞中秽气出尽
后再进去。」

  小龙女与孙婆婆听到便知是有理,便没有动。

  我问道:「现在两位相信在下林成眷的说话吧?」

  小龙女与孙婆婆二人仍犹疑。

  我道:「两位请看此王重阳留下的武功。」便立即展示了九阴真经的奥妙武
功,当然是厉害无比,而且专克制古墓派武功,不过小龙女看来对于此武功并无
兴趣。

  我问道:「以我林成眷的武功,又对墓内如此熟悉,若非真如在下所说,那
在下是何人?来此有何目的?」

  孙婆婆问道:「我间中会到江湖打探消息,以林公子如此武功,为何好像从
未有闻?」

  我笑道:「这可能是我们林家的人向来也习惯低调,我表姑母便是如此,而
且再看我的林家武功。」我纯熟地施展各式古墓派武功。

  之后我道:「我这家传的林家武功,是由自少练起,若无廿年以上的精修苦
练,试问如何能有此造诣?除了我们林家和古墓派,试问还有那里可教出一个如
此的我?」

  小龙女听后好像已不太怀疑。

  我道:「请龙姑娘与我到表姑母的画像前吊祭,在下有些表姑母的私事,想
告知龙姑娘一人。」

  小龙女想了一想,道:「好。」

  孙婆婆道:「那我在此等秽气尽出再进石室察看吧。」

  来到放画像的室内,西壁画中是两个姑娘,一个二十五六岁,正在对镜梳装
,另一个是十四五岁的丫鬟,手捧面盆,在旁侍候;画中镜里映出那年长女郎容
貌极美,秀眉入鬓,眼角之间却隐隐带着一层杀气,我知便是林朝英与小龙女的
师傅。

  我向林朝英的画像,表面恭敬地下跪叩拜,七情上面地道:「表姑母,请恕
成眷这么迟才来拜祭,成眷的家父是表姑母的堂弟林过雨,当年林家惨被金兵消
毁,家父死里逃生后与表姑母失去联络,后来生下了成眷,希望表姑母在天之灵
,必定要保佑成眷完成表姑母的遗愿。」

  相信小龙女已再无怀疑,之后我又向那丫鬟之图像又恭敬下跪叩拜,小龙女
本来没有丝毫变化的面容,也露出一丝喜悦之色,那当然是喜欢我尊敬她的师傅
,因为我的身份是林朝英的亲戚,小龙女的师傅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下人身份。

  而王重阳的画像在旁,我问小龙女道:「龙姑娘可清楚,我表姑母与王重阳
的关系?」

  小龙女回答:「详细我也不太清楚,只听师父与孙婆婆说,天下男子就没一
个好人。」

  我道:「此事当中非常复杂,在重阳观的后山上,有一大石,当中有我表姑
母用手指在石上刻字,此事关系到此古墓的谁属问题,不如我们一同去看,路上
我再告知详情如何?」

  小龙女想了想,便道:「在终南山上便无问题,好。」

  于是我带小龙女来到墓外,此时刚过了下午又未到黄昏,沿途风光明媚如画
,有小龙女如此一般的仙女在旁,途上更是舒畅无限,在黑暗的古墓以外,有太
阳光照之下再看,小龙女清秀脱俗可人,一头及腰的乌丝,轻软光润,行路时随
风轻飘,更是美艳不可方物。

  

  路上我与小龙女细说:王重阳与林朝英均是武学奇才,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
佳偶,王重阳先因专心起义抗金大事,无暇顾及儿女私情,但义师毁败,枯居古
墓,林朝英前来相慰,柔情高义,感人实深。

  我在林朝英如何爱慕王重阳一事,更是加油添醋,如何彻夜难眠,心绪凌乱
,而那种苦苦思念之情,是叫人如何神伤魂断?却又是要人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本来对任何事物不感兴趣的小龙女,对于祖师婆婆之事却是非常认真地细听
,而听到我形容爱慕的感觉,平静的心湖开始冒起一个涟漪。

  我见小龙女好像想问为何我知得如此清楚但又不敢问,我便说是在林家惨剧
前表姑母对我娘亲说的。

  此时我与小龙女二人来到山峰绝顶,在一块大石之后,刻得了一首诗,诗云
:〝子房志亡秦,曾进桥下履。佐汉开鸿举,屹然天一柱,要伴赤松游,功成拂
衣去。异人与异书,造物不轻付。重阳起全真,高视仍阔步,矫矫英雄姿,乘时
或割据。妄迹复知非,收心活死墓。人传入道初,二仙此相遇。于今终南下,殿
阁凌烟雾。〞

  小龙女可能认得字迹确是其祖师婆婆所刻,便用她那羊脂白玉般的纤细手指
,在刻文上慢慢抚摸。

  我道:「前八句是说张良曾得一部异书,后来辅佐汉高祖开国为汉兴三杰之
一,最后功成身退后隐居并出家。后八句是说王重阳少年时习文练武,是一位英
雄好汉,因愤恨金兵入侵曾大举义旗,与金兵对敌但后来连战皆败,愤而出家自
称〝活死人〞,接连几年不肯出墓门一步;事隔多年,表姑母在墓门外百般辱骂
,连激他七日七夜,引得王重阳出墓,之后二人携手同闯江湖。」

  小龙女幽幽地道:「想不到祖师婆婆当年对王重阳如此。」

  我再道:「其实表姑母对王重阳甚有情意,欲待委身相事结为夫妇。当年二
人不断的争闹相斗,也是表姑母故意要和王重阳亲近,可惜二人武功既高,自负
益甚,每当情苗渐茁,谈论武学时的争竞便伴随而生,始终互不相下,最后二人
比斗,说明王重阳若输,活死人墓就让给表姑母住,二人在墓中同居厮守,并王
重阳要终生听表姑母吩咐不得相违;否则的话,就须得出家,在这山上建立寺观
相陪十年。」

  小龙女感到有趣地问:「我知后来是祖师婆婆胜了,但过程又是如何?」

  我道:「比法是用手指在这块石上刻字,表姑母用化石丹将石面软化,而刻
上此首诗的前半截八句,可惜的是,王重阳选择出家做道士,并盖了重阳宫前身
的一座小道观。」

  小龙女叹道:「难怪祖师婆婆会如此恨王重阳,但种种事情又很奇怪。」

  我道:「其实表姑母一生最想的,便是与王重阳结为夫妇;而在表姑母死后
,王重阳感到后悔非常,在墓中曾痛哭了一场,但另一方面又不甘心输给表姑母
,才有石棺之留字;其实王重阳亦是对表姑母有情,所以之后便来找表姑母的亲
人,结果找到家父,告知他详情,又授予武功,只是希望林家的后人,能达成一
个他与表姑母的遗愿。」

  小龙女关心地问道:「那到底是什么遗愿?」

  我道:「王重阳传我林家武功,是想林家的后人成为王重阳的传人,与古墓
中表姑母的传人,能结为夫妇,终成眷属,以弥补他们二人的终生憾事,而家父
改我名为成眷,便是此意,而王重阳要选林家后人,是因为王家无后,全真教的
全是道士不能成亲,而我们林家有表姑母的血缘,更与古墓中人有亲切的特别关
系。」

  弄尽绝色百美图-小龙女(三)

  小龙女苍白的脸上出现少许红霞,没有说话,而望向天边。

  我道:「龙姑娘你看现在黄昏的景色多美?」

  小龙女放眼远望,如此美景她确是从未欣赏过。

  我道:「龙姑娘知否表姑母所创的玉女心经中最后一章,是要全真派武学与
玉女心经同时使用,而且需二人成为情侣心意同通,并肩击敌相互应援,她是想
她的传人,与王重阳的传人能终成眷属,合练此功。」

  我知小龙女的师父要她修习玉女心经,自幼便命她摒除喜怒哀乐之情,只要
见她哭或笑,必有重谴,是以养成了一副冷酷孤僻的脾气,但玉女心经的最后一
章,却是林朝英想念王重阳时充满男女之情而创,是破解小龙女冷漠的心之最佳
方法。

  说罢我便拔出双剑,一人一心二用使出玉女素心剑的双剑合璧招式,那当然
是最强的古墓派武功,小龙女此时看得似懂非懂,但肯定是若有所悟。

  我使完便道:「玉女心经分招式与内功,内功不是短时间可练成,不如我们
返回古墓,再一起好好研究此玉女素心剑的招式先好吗?」

  小龙女只是微一点头。

  在返回的路上,我再对小龙女解释如何双剑合璧,小龙女亦提出对全真剑法
不明之处,我当然一一详细解释,虽然小龙女向来不爱多说话,可是她练功一向
以来遇到不少问题,谈论这些她当然不抗拒。

  回到古墓,孙婆婆已准备好简单的晚餐,看来她对于九阴真经的武功也不太
看重,可能因为这是王重阳用来破古墓派的武功,所以对此有些反感。

  餐中我当然谈天说地,孙婆婆见我是林朝英的亲戚,而我对她的丑样又毫不
介意,她本身是个热心的人,也与我交谈起来,而随环境转热,小龙女的冷漠已
淡化了一些,间中也有主动说话。

  餐后,我与小龙女便来到藏有玉女心经的秘室,在我指点下,小龙女已开始
领悟了好些全真剑法及秘诀心经,与及玉女素心剑,我更直接将部份玉女心经的
内力输送给小龙女;一般来说因各人体质不同,内功是很难吸纳别人的输送,可
是我的内功是来自后期小龙女,现在的小龙女要吸纳当然全无问题。

  由于小龙女本身对这些已有一定研究,只是苦无良师指点,而小龙女后期已
差不多达到反朴归真,对这些少年时的武功已有更深入认识,大约两个半小时后
,小龙女已可与我尝试双剑合壁的招式。

  小龙女使出玉女剑法,我则使用全真剑法:〝浪迹天涯、花前月下、清饮小
酌、抚琴按萧、扫雪烹茶、松下对弈、池边调鹤〞……,每一招均是含着男女与
共的一件韵事,当真是说不尽的风流旖旎。

  当然,在双剑合壁之时,大家的身体磨擦接触是少不免,小龙女的身体当然
是非常柔软滑溜又富有弹性,身体出汗更发出淡淡清幽的处女香,加上投入于剑
中的情意,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真叫人难忘。

  而天真无邪的小龙女,本身已是个含苞待放的少女,只是被自少训练所压抑
,加上练功的心法控制情欲,修练双剑合壁之初是全心投入,心中毫无半点男女
情欲之意,可是越是投入剑招,便越感受当中剑意,而此剑意与她所练心经本是
同源,或者该说情意绵绵之剑意实为玉女心经的最终境界,虽两者一个多情一个
寡欲,偏却是可以和谐共存。

  玉女素心剑法的诸般心情,其中的脉脉含情、盈盈娇羞、若即若离、患得患
失、相互眷恋、未结丝萝、前途困厄、亦喜亦忧、亦苦亦甜、男欢女悦、情深爱
切、柔情密意、灵犀暗通……不停涌现在我与小龙女之间。

  与小龙女练了约一个半小时,我们便像谈了一个半小时的恋爱,而当中感受
到的哀怨缠绵,更是像一个女子的一生一世,冷漠的小龙女亦开始随练功而改变
,她本来如一个平静之湖般的心境,现在则像是吹起了大风,湖面不时翻出一个
接一个的涟漪或微浪,起伏不定。

  但可惜此时已是夜深,而我们练功亦已倦了,小龙女便安排一间空的室房让
我睡。

  在半梦之间,我不知自己现在是身在梦境中,还是与小龙女的双遇双聚才是
梦,更或是我在现实的生活才是一场梦,就在此时我听到有微碎脚步声。

  我扮作梦话迷糊道:「表姑母,你一定要保佑成眷,完成你的遗愿。」

  醒来之时,孙婆婆已安排好早餐,她对我的态度更好,相信是因她昨晚听到
我的梦话。

  而小龙女昨晚好像没有好好睡的样子,她脸上的稚气好像退减了一些,更见
清丽秀美,原本像十五岁的面容,好像一夜间增长了一岁,现在与她本来的岁数
,已接近了一些。

  在愉快的环境下用餐后,小女龙问了一些玉女素心剑她不明之处,我一一详
细解答并加示范后,之后我与小龙女,便再继续合练双剑合璧,当中我又再输了
一些玉女心经的内力给她,这武功是林朝英自肆想象以托芳心,所以对练有玉女
心经的小龙女来说,她越了解招意便越明白情意,就好像有催情作用一般。

  事实上,玉女心经除最后一章外也均是冰冷的,当时是林朝英对王重阳死了
心,又想盖过王重阳而创,但此事是违反男女自然双吸的定理;故最后一章时
,林朝英的心里反全是充满对王重阳的爱,把一直强行违反自然之事加以释放;
就如把弓箭拉至最尽,不论拉了多久,但当一旦放手,一瞬间便会强力射出;这
种心法与心态的变化,是非常玄妙,好像一顿成佛,便是瞬间的一悟,可突然彻
底地改变一切。

  若不动情,又如何练情剑?修练情剑,又如何不动情?练剑期间,原本是毫
无变化的绝世芳容,却不停出现各种少女初恋的神情,一时是娇羞害怕,一时是
魂牵梦呓,一时是愁云深锁,之后是一往情深地无怨无悔;就如四季不停转变
,由本是寒冷冰封的严冬,变为百花盛放的春暖,之后更是火热摇曳的盛夏,一
时却转为清风爽朗的初秋。

  

  而今次练剑中的身体接触,小龙女已明显有些反应,开始领略当中男欢女爱
之情,明白阴阳相吸之理,她的心境本来如一个平静的湖,现在却已变为一条流
动的小河,河水经一湾一湾的流转,虽时快时慢,却是奔流不息;玉女心经亦开
始接近最后一章的心境,冰冷封闭的内心,开始慢慢溶化,并出现一丝隙缝。

  练了近三小时,已是正午之时,孙婆婆表示要外出一倘,我与小龙女也需休
息一会。

  此时小龙女差不多已练成玉女素心剑法的招式,虽在内功方面未真正练至最
高层次,但由于有我的传功,在心境方面已提升至心经中爱慕的最高层次,而小
龙女的冰冷气质也明显有所转变;其实该说她回复了一个含苞放的少女心境;小
龙女的样貌,又好像回复大了一岁,现在已像一个十七的少女,更见清丽秀美动
人,与本身的十八岁已分别不远了,我实在想不到玉女心经竟真是如此神奇,难
怪书中杨过会一夜白发,小龙女可十六年容颜不变。

  我试问道:「不知龙姑娘对与我终成眷属,有何想法?」

  小龙女幽幽道:「我师父不许我嫁人。」

  我笑道:「但你师父的师父,你的祖师婆婆,即我的表姑母,却想你嫁给我
,我是有证据的。」

  小龙女一呆向我望来,而没有说话,但明显已是心如鹿撞。

  我带小龙女来到林朝英的石室,将床头几口箱子中,最底下一口红漆描金的
箱子提了来,小龙女好像想阻止,但却始终没有开口。

  我道:「这箱本是表姑母的嫁妆,后来她没嫁成,便留给自己传人,嫁给王
重阳的传人,以了结自己终生的憾事,只是我表姑母不想传人无时无刻也想着嫁
人,所以没有言明对吗?」

  昨夜没有好睡的小龙女,好像相信而微一点头。

  弄尽绝色百美图-小龙女(四)

  之后我揭开箱盖,里面放着珠镶凤罐,金绣霞帔,大红缎子的衣裙,件件都
是最上等的料子,虽然相隔数十年,看来仍是灿烂如新;我把一件件衣衫从箱中
取出,衣衫之下是一只珠钿镶嵌的梳妆盒子,一只翡翠雕的首饰盒子,梳妆盒中
的胭脂水粉早干了,香油还剩着半瓶。

  小龙女看到也感兴趣,我把首饰盒打开,眼前一亮,但见珠钗、玉镯、宝石
耳环,灿烂华美,闪闪生光,但见镶嵌精雅,式样文秀,显是每一件都花过一番
极大心血。

  我拿起一只玉镯,笑道:「让我帮新娘子带上吧。」

  小龙女避开,幽幽地说道:「可是我已决定终生不离开古墓。」

  我立即道:「那便让林成眷终生留在古墓陪伴小龙女吧。」

  小龙女默然不语,内心明显犹豫不决。

  我于是便道:「我立即去把〝断龙石〞放下,以证明我的决心吧!」之后我
便实际行动。

  小龙女先是一惊,但好像想看我是否真会如此做,便不出声地跟来,她像一
位初恋的少女,对男友半信半疑,想相信又害怕一样。

  我来到墓碑左侧,运劲搬开巨石,发现下面有一块圆圆的石子,当下抓住圆
石,用力一拉,圆石离开原位后露出一孔,一股细沙迅速异常的从孔中向外流出
,墓门上边两块巨石便慢慢落下,我立即返回墓内。

  小龙女听到巨石下落之声大惊,道:「好,我信你。」

  我立即把圆石用力塞回孔中,细沙即停止再流,断龙石亦已停止落下。

  小龙女还有点不安心,问道:「你只是为了履行遗命,或是自己真心愿意陪
我永远在古墓?」

  我诚心地道:「即使没有表姑母及王重阳的遗愿,林成眷也心甘情愿,与小
龙女在古墓长伴一世到老!并且林成眷一生也愿意听小龙女的吩咐,林成眷甘心
情愿为小龙女而万死不辞!」

  小龙女听我语气诚恳,也不禁感动,忍不住哭了。

  现在小龙女如小河般的心境,暂时该已进入瀑布般的阶段,一时间处于极大
冲击之中。

  我轻拥小龙女那娇美柔弱的身躯,轻轻抚摸安慰,温柔地道:「我们二人能
一生一世在一起,应该开心才对,别哭吧。」

  小龙女微微用力推开我,道:「若你要喜欢我,就不要再喜欢世上别的女子
,而且我还是爱听你亲口发一个誓。」

  我跪下并举起左手三只手指向天,严肃地道:「我林成眷以我表姑母之名义
起誓,若林成眷除了小龙女,还去喜欢甚么别的女子,就让林成眷立即五雷轰顶
而死,林成眷死无葬身之地,林成眷死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苦,林成眷来世也
要做……」

  小龙女很是开心,用手掩着我嘴,笑道:「够了,你说得很好,这么我就放
心啦。」之后伸手拉我起身,握着我手便紧紧不放,我但觉阵阵温热从她手上传
来。

  温存了一会后,我把那红漆描金的箱子,带到小龙女的石室,找了两根最粗
的蜡烛用红布裹了,点在桌上,笑道:「这是我俩的洞房花烛!」两枝红烛一点
,石室中登时喜气洋洋。

  小龙女微笑道:「我打扮做新娘子了,好不好?」

  我笑道:「当然好,让我来帮我的好妻子吧。」

  小龙女拿起胭脂,调了些蜜水,对着镜子,着意打扮起来;她一生之中,这
是第一次调脂抹粉,她脸色本白,实不须再搽水粉,只是在双颊上淡淡搽了一层
胭脂,果然大增娇艳;之后拿起梳子梳了梳头,叹道:「要梳髻子,我可不会
,夫君你会不会呢?」

  我道:「我也不会!而且还是长发披肩的小龙女最是好看。」

  小龙女微笑道:「是么?」便放下梳子,戴上耳环,插上珠钗,手腕上戴了
一双玉镯,红烛掩映之下,当真美艳无双。

  她喜孜孜的回过头来,想要我称赞几句。

  我抱着小龙女,轻吻她的雪白中带点胭红的面颊一口,笑道:「我的好妻子
小龙女,平时就如天上的仙女,我等凡夫俗子,无不看到目瞪口呆,如痴如迷
,人人争着拜倒你石榴裙下;今天却是仙子动了凡心,更加是明亮照人,美艳不
可芳物,而仙女下凡,正好来打救我这迷上了仙女的凡人。」

  小龙女由心中甜笑出来,看得我真的呆了,小龙女道:「夫君的说话真动听
,再说多些好吗?」

  我柔情地道:「我的好妻子以前就如一朵藏在冰中极美艳的鲜花,虽是极美
可是总给人朦朦胧胧看不真的感觉,现在却像是冰雪慢慢溶解,鲜花之美艳越来
越真实,娇艳欲滴的绝美芳容现在才呼之欲出;而你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就像是
漆黑天空中一棵最闪烁的星星,之前像被乌云掩盖,半隐半现,现在眼带笑意像
是云清雾散,使人看到可比朗月的明亮星光;你以后笑多些好吗?」

  小龙女娇笑道:「因为夫君你这几句说话,我便答应你吧。」

  现在小龙女的心境,应该像由小河汇入如长江般的大河,大量江河之水滔滔
不绝,奔流之势无穷无尽;玉女心经亦应进入最后一章阶段的心境,由过往的冰
冷封闭,心扉已慢慢张开,变为情动发热。

  我再道:「我好娇妻的一双樱唇,当然是美极了,可是以前总是不动,只像
一件精致而亮丽的摆设,虽然好看但却欠缺了一些生气;而现在一频一笑,活色
生辉,灿烂夺目,但又可勾人魂魄,使我禁不了要一亲芳泽。」

  之后我们在非常自然的环境下亲吻,先是一点一点的轻吻浅尝,之后是四唇
紧贴至变形的热吻,最后是舌尖相缠的湿吻,我不停吸吮小龙女口中的琼浆玉液
,一双手在小龙女身上轻轻抚扫。

  一会后,小龙女微微挣扎避开,柔情地说道:「我想先打扮做新娘子,好不
好?」

  我笑道:「当然好,让为夫服侍妻子更衣吧。」

  小龙女见已是我的人,也不反对让我为她脱去外衣,可能是小龙女穿着简单
,她的古装外衣很易脱掉,主要是解开衣带的结,再扯开便可。

  当脱去外衣的小龙女出现在我面前,我立时眼前一亮,但我知道要忍,还是
先让小龙女穿一次凤冠霞帔,当下尽力收起色心,乖乖地为小龙女更衣;我拿起
凤冠,走到小龙女身后给她戴上,将金丝绣的红袄红裙给她穿上。

  小龙女补了些胭脂,笑盈盈的坐在红烛之旁,道:「我打扮好啦。」

  

  我淫笑道:「那么现在我们来洞房吧。」

  我立即把小龙女刚穿起的凤冠红裙小心地除下放好,再一边温柔地爱抚,另
一边脱去小龙的内衣,很快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大美人便在我面前出现。

  小龙女的身高约五呎五吋,三围我估是三十三吋半D 、廿三吋、三十四吋半
,全身曲线玲珑浮凸,比例相当标准,雪肤白壁无瑕,发出微微亮光明艳照人
,还渗出淡淡清幽的花香;一双碗型迷人的乳房,由于背部脂肪薄故两峰明显凸
出,乳尖部份则微微向上翘起,呈竹笋型,不用接触单是一看便知是坚挺非常
,两点胭红色的乳蒂夺目非常。

  再往下看,小龙女的纤腰极幼,全无半点多余脂肪;而下体的阴毛乌黑发亮
,浓淡适宜成倒三角形状,粉红色微凸的阴唇在阴毛下若隐若现;臀部坚实圆浑
又极富弹性,一双美腿修长且直,特别在一般女性膝盖的位置,通常会比较黑
,可是小龙女的双腿,在膝盖位置也一样的雪白无瑕。

  小龙女全身玲珑剔透,如一件羊脂白玉经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全身由上
至下,实在找不到半点的瑕疵,肯定是上天的完美佳作;只是一条雪藕也似的臂
膀,有一点殷红的守宫砂;我实在不忍心破坏这件艺术品,一于让她更精彩吧
,连这守宫砂也消失吧!

  我一边温柔地爱抚小龙女完美的骄躯,另一边脱下自己的衣裳,此时才感到
这些古装衫是如此难脱,幸好我有一心二用。

  当我脱下裤子之时,从未看过异性身体的小龙女,便非常惊奇,之后合上双
眼不看,可是一会后又忍不住好奇,张开微丝细眼偷看。

  弄尽绝色百美图-小龙女(五)

  我除了用双手继续到处轻柔抚摸揉弄,当我接触到小龙女那不可盈握,滑溜
坚实而富有强烈弹性,外冷内热的胸脯,手感真是绝佳,我像站立不稳而飘上了
天,而当我用指尖在她凸出的乳蒂上轻轻搓揑,原本没有感觉的小龙女突然娇躯
一震,看来她终于回复了应有但又久藏了的感觉。

  同一时间我用嘴巴,吻遍小龙女那绝美的脸庞各处,在吻至耳珠之时,我轻
轻含吮,又用牙齿轻磨轻咬,又吹风进内,终于也刺激至小龙女有反应,轻微呼
了一声。

  我又握着小龙女那白滑,有些冰冷又带一点热的玉手,引导在我身上到处抚
摸,小龙女最初只是被动,但之后却像对她从未接触过的异性身体,生出了一点
好奇的兴趣,而自己主动抚弄研究,不过她只是点到即止,始终没有放开胆量去
做。

  我轻扫小龙女那柔顺亮丽的阴毛,又在小龙女那微凸的阴唇轻轻磨擦,小龙
女的感觉开始加强,间中不自觉地发出微微的呻吟,声音悦耳动听之极,如仙女
的天籁妙韵。

  当我抚弄了一会,便伸手指进阴唇之内,向小龙女的阴核轻轻搓揉,又如抓
痒一般,很快地,小龙女的感觉更强,开始有点站立不稳,我便抱小龙女到床上。

  床是一块长条青石,床上铺了张草席,一幅白布当作薄被,我便把小龙女放
在白布之上。

  当小龙女一到床上,先是娇躯一震,之后小龙女便自动运起抗寒的内功,雪
白的肌肤上透出微红,身体也开始转热,而此时白里透红的小龙女,比之洁白如
雪的小龙女,更是吸引动人。

  我亦运起抗寒的内功,身体也开始发热,我便跨上小龙女那白里透红的身上
,不停地爱抚轻吻。

  而当我再接触小龙女那完美无瑕的身躯之时,她发热的身躯感受更强,可能
是她之前所练的玉女心经,会压制身体的感受,而这抗寒的内功心法,却是会回
复身体感受,因只有感到寒玉床的寒冷,才会自行运功抗寒而增进内力。

  在寒玉床上,我与小龙女二人发热的身躯,经过不停爱抚磨擦,小龙的下体
仍是干燥,我立即埋头苦干,不停用唇舌去刺激小龙女的阴唇及阴核,并加以润
滑。

  弄了一会小龙女的娇躯终于有点不自控地摆动,而阴道亦开始渗出晶莹白浊
的阴液,我把小龙女一双白滑长腿分开,便把我坚硬已久的肉棒,在女龙女的阴
唇外不停磨擦。

  我柔情地道:「林成眷愿意一生一世陪伴小龙女,林成眷一生只有小龙女一
个,并服从她的说话;而我的好妻子小龙女,你是心甘情愿将身心也交给为夫我
吗?」

  小龙女微一点头,〝嗯〞了一声。

  我对准小龙女的阴道口,把龟头慢慢放进,小龙女轻轻的〝呀〞了一声;我
感到小龙女的阴道非常紧窄,而因为她正运抗寒内功,内里显得非常温暖。

  当我的肉棒再推进一些,到达小龙女的处女膜时,便先停下让她好好适应一
会,而我爱抚的手势加强刺激,例如对她那充满弹性的竹笋型白滑美乳,也开始
微微用力地揸揑,并由湿吻变为激吻,双脚也尽量缠上她那白滑长直的美腿磨擦。

  待小龙女反应加强,连一双大眼也张不开之时,阴道的爱液增加之后,我便
用腰力一顶,冲破了小龙的处女膜,肉棒亦第一次完全插入!

  小龙女立即〝呀~~〞的一声轻呼,双眼仍是紧闭,但眉头却深锁起来;我
的肉棒明显感到小龙女的阴道在抽搐。

  我的肉棒在完全插入便不动了,让小龙女慢慢适应,而爱抚当然不断。

  我突然看到床边不远处出现了那张百美图,图中左上角处多了一小画像,正
是一丝不挂躺卧的小龙女,而画像竟是动的而不是静止图,画中小龙女与我跨下
的小龙女姿势一模一样,就如有部摄录机拍出的现场影像一般,不过现在该不是
理此图之时。

  可能因小龙女是习武之人,不一会深锁之眉头已解开,我便把沾了小龙女处
女之血的肉棒抽出,再慢慢插进一次又停下,这次小龙女已没有很大的痛楚感觉
,亦没有再轻呼了。

  我等了一会,便开始以九浅一深的方法抽插,小龙女的处女鲜血夹着白浊的
阴液,随着不停一下一下地抽插,从交合之处慢慢流过小龙女的下体,如会阴及
肛门等位置,再一滴一滴地滴在白布之上。

  我用九浅一深抽插,小龙女初时是强制自己不呻吟,只在间中的深插时才或
有轻呼〝啊~~〞的一声,但我大约抽插了过百下后,便开始用腰力大力抽插
,小龙女终于已忍不住,发出微细且长的呻吟叫声。

  此时小龙女的心境,已由江河流进大海一般,随着我用力一抽一插,产生出
汹涌的一浪接一浪,玉女心经终完全到达最后一章的心境,就如林朝英在最想念
王重阳之时,内心翻起滔天巨浪,激荡汹涌!

  虽然小龙女没有热烈的反应,可是小龙女那阴道狭窄非常,在抽插之间使我
产生一阵一阵的强烈快感;她完美无瑕,玲珑浮凸的引人娇躯,幼嫩滑溜更胜破
壳的熟鸡蛋,真是吹弹可破,亦使我内心如万马奔腾;而她因运功所发出的温暖
感觉,与寒冷胜冰十陪的寒玉床成强烈对比,亦使我刺激非常;其实我在插入不
久,便已有高潮要发射的冲动,我立即运起玉女心经中抑制情欲的方法,才幸保
不致早泄。

  在我不知抽插了多久,小龙女终被我弄上高潮,她阴道强烈地一浪接一浪般
抽搐,娇躯失控地摆动,抓着白布的玉手把白布也撕开,口中的呻吟变得急速大
声,此时,我运起抑制情欲的玉女心经也支持不了,我终于再忍不住,而在小龙
女体内尽情激射了!

  可能是因我有内功关系,事后没有很倦,虽然我早已可用百美图离开找下一
个美女,可是我实在舍不得小龙女,此时她眼中神色极是异样,晕生双颊,娇羞
无限,软绵绵的倚在我身上,似乎周身骨骼尽皆熔化了一般,我不停温柔地爱抚
小龙女,让她好好回味刚才高潮的快感。

  而在我肉棒软化后退出不久,小龙女的阴道口仍如鲤鱼嘴般一开一合,随白
浊带微黄的阳精夹杂血丝慢慢流出,在白布上又加添了一些色彩;而在小龙女之
前如白纸般的人生中,画上了最精彩的一笔。

  小龙女紧紧地拥着我,柔情无限地道:「真是太好,刚才那种销魂蚀骨的感
受,我一世也不会忘记;难怪祖师婆婆会如此想嫁。」

  可能是小龙女太吸引我,或者是我有内功体质较好,很快我的下身又重新起
头,我淫笑道:「那不如我们又来多一次吧。」我立即展开新一轮攻势。

  小龙女娇羞一笑,很快,双个火热的身躯又合在一起;小龙女多年不动情欲
,一动便是一发不可收拾,而且还忠心不异,其实古墓派的武功可能便是如此
,看李莫愁为爱而疯的情况便知。

  第二次时,小龙女已变得有点主动,还开始配合我的动作,我们除了男上女
下的姿势外,还尝试从后推车,女上男下,我更抱起小龙女离开寒玉床站在地上
干;小龙女如海洋的心景,却又因地震而出现海啸一般。

  我本想让小龙女为我口交,可是她怕肮脏说什么也不肯,我也不便勉强,想
和她肛交更说不出口。

  云雨过后,我估计前后两次合共干了大约一小时,由正午计起这刻该是下午
了,我来此大约过了一天,便弄上了小龙女,虽然我非常不舍得离开,可是她始
终只是小说中的一角,而且还有很多绝色美女在等我,我亦无太多时间,若成功
弄尽百位美女,我亦可选择带她到现实再续未了之缘,我必须尽快完成百美图!

  于是我便下床拿起百美图,图中的小龙女图像正转身望向床边,而此时床上
的小龙女,眼中无限春意地望向我,但却好像看不到百美图,我试问:「你看到
这图画吗?」

  小龙女东张西望,问道:「有什么图画?」

  原来小说中人是看不到百美图,这样也好,我淫笑道:「你看看床上的白布
,不是有一张由你我二人合力所精绘的图画吗?」

  我看着百美图中笑意盈盈,纤手正抚弄着白布的小龙女,心想下次该找那个
绝色美女弄上好?

  弄尽绝色百美图之小龙女篇,在此完结。

  

  *********

  作者话:

  其实这序-故事的开始我很久前已想好,只是自己要写覆雨翻云风流传而没
有时间动手,其实此篇〝弄尽绝色百美图〞,我是希望有其它作者能帮手参与一
起写,每人写一至几个女主角(当然更多更好),便很易可完成,而看文的读者
,不如也尝试写一位美女试试,反正弄每个美女也不相关影响,希望大家可支持
参与。

  好不容易写完了第一篇小龙女,花了我多日很多小时,接近一万四千字(连
序更超过一万六千字),比我最先预算长得多了,小龙女篇便分为连续五篇吧。

  目前我要写〝覆雨翻云风流传〞,故没有时间写弄尽绝色百美图,或者等我
间中有灵感,一时有冲动再写,故大家不要追我写延续,或要求我写那一位美女
,有兴趣的大家自己尝试写一篇玩玩吧。

  若大家真有一个美女想看,就请先自己试写,若写得不好,再要求我写的话
,我会乐于去写,但请别只要求我一个写而自己不写。

  而基本上,若只得我一个人写,我肯定不会完成全部一百位美女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an1xin2于2007-8-27 23:52编辑]

[ 本帖最后由 梁萧 于 2010-5-9 19:1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