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E 发表于 2011-02-02
本年~歲次辛卯
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本章必殺技的來源是城市風雲兒的「十文字斬」,可以說是該書最可能實現的一
招必殺技。(風車斬和雷電斬就...)

至於百級天階...是我隨便設定的,看看就好。

===================================

三十四章 必殺.十字斬

  破了以「單日最長做愛時間」為首的多項記錄之後,塞斯在狄英卡家整整躺
了一整個白天,就算精力是無限的,體力實在也吃不消,要不是這段時間內在迷
宮中有所鍛鍊,根本就承受不了如此高頻率的體力活動。

  (光只是肉棒強壯根本沒用……)塞斯想著。

  除了做愛之外,塞斯很快就發現體力和爆發力有更大的用途,那就是對付迷
宮五層裡源源不絕的寒冰人偶。

  寒冰人偶是人造的魔物,是以北方冰雪大地上的某個神祕教派傳承的祕術,
將冰雪大地上隨處可見的冰塊化成人形魔物來攻擊敵人,這個仿造冰霜巨人的祕
術威力連神聖教廷都大感頭痛,不得不默許這個教派繼續掌握北方。

  在連恩帝肯王國這種難得下雪的地方,寒冰人偶根本就未曾出現過,塞斯也
只是聽食堂老爹說過而已。

  寒冰巨人除了力大無窮之外,最大的特點就是「硬」,由冰塊組成的它們沒
有實際意義上的要害,除了把它們打爛之外沒有別的方法打倒它們,但組成它們
身體的冰塊除了原先的硬度之外還附加了魔力,因此幾乎要和鋼鐵一樣硬。

  塞斯的木劍和鐵劍,顯然不是敲碎冰塊的好武器。

  「好硬……」塞斯甩了甩痛得發麻的手,說道。對於眼前這一「尊」冰塊巨
人,他可是什麼辦法也沒有。

  雙方的戰鬥正應驗了一句奇怪的俗語:「老鼠咬烏龜」,塞斯的速度太快,
寒冰巨人根本打不到他,而寒冰巨人的身體太硬,塞斯也打不倒它,兩傢伙只好
繼續在殺氣結界裡面對耗著,看誰先累到無法維持──原則上塞斯輸定了。

  寒冰巨人一胳臂掃了過來,塞斯只得舉起長劍和木劍在面前交叉擋下來,但
整個人還是被揮出好幾公尺。雖然如此,但塞斯卻看到一個奇怪的景象:
寒冰巨人的手臂上出現了一條傷痕。

  塞斯看了看手上的劍,很快就得出一個結論,那個傷口就是自己的劍造成的


  光靠長劍無法在寒冰巨人身上留下傷痕,但在木劍和對方力量的雙重擠壓之
下,卻讓劍身不得不砍進比較軟的冰塊當中。這讓塞斯在絕望當中看到一絲勝利
的曙光,他把長劍換到左手上去,改用右手拿著木劍,面對著氣勢洶洶衝上前來
的寒冰巨人,以最大的力量揮出長劍砍在對方的腰上。

  被長劍砍了一下的寒冰巨人毫髮無傷的繼續衝向前,這時塞斯高舉木劍,奮
力對著長劍劈了下去。

  「啪!」一個奇怪的撞擊聲之後,塞斯的長劍跑到寒冰巨人的背後去了,在
各方面的配合之下,塞斯的這一擊竟將寒冰巨人攔腰砍斷!

  「果然……」看著變成兩截卻兀自揮舞著手腳的寒冰巨人,塞斯的臉上沒有
很明顯的表情,但實際上這是因為太冷了,臉被凍得很難做出表情,天曉得他現
在有多興奮。

  在一個他曾經在書裡看到的傳說中,故事的主角因為觸怒天神而被懲罰去砍
一棵生長在月亮上的樹,這棵樹也不是普通的樹,而是一株會瞬間再生的樹,斧
頭砍上去,才一拔起來,剛剛砍的痕跡就消失了,他自然也砍不倒這樹了。

  後來,有某個神明看他這樣受懲罰也該夠了,就教了他一種方法──先把斧
頭砍進去,然後再用大鐵鎚把斧頭往內敲。

  有了斧頭的障礙,大樹無法再生,最後真的被他砍倒了。

  塞斯剛剛用的方法靈感就是出自於此,但這並不是他第一次使用類似的招數
,早在對付辣美的守護者時,他就已經施展過一次了。

  「這可是名符其實的必殺技啊…」塞斯拿已經喪失戰鬥力的兩截寒冰巨人做
了幾次實驗,終於說出這麼一句話。

  就破壞力論,這一招是塞斯現在所掌握的所有招數當中最強的,但缺陷也是
最明顯的,那就是需要相對長時間的集中精神和蓄力,拿來對付固定建築、動作
不快的守護者和寒冰巨人可以,要是遇到速度比較快的敵人,塞斯在還沒準備好
之前就已經被剁成八塊了。

  「既然是必殺技,那就得想個響亮氣派的名字……」塞斯站在風雪當中,用
他那顯然不怎樣的腦袋瓜想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最後終於決定把這招命名為「十
字斬」。

  雖然這個名字不太貼切,因為砍出來的痕跡只有一道,而不是十字,即使改
用別的武器,這點也不會改變,因為這招的要義就在於把後面一劍的力量疊加在
前一劍上,後一劍實際上沒有殺傷力,但木劍終究也是出了大力的,把它排除在
外實在太可憐了點。

  塞斯並不是沒有考慮過改拿斧頭或鐵鎚,但這兩樣對他而言都太重了,他可
不是真奈美或公平那種天賦怪力的生物,更不是某些感覺上連大腦都是肌肉的參
賽者,他只是除了胯下被加持過聖甲龍防禦以外沒有任何特殊之處的柔弱普通人
而已。

  有了十字斬之後,塞斯的五樓攻略之路就變得稍微平坦了些,至少那些寒冰
巨人已經不再是絕對的威脅,當然他還是能跑就跑,在逃跑這方面他倒已經是登
峰造極的宗師了。

  不過雪地實在不是逃命的好地方,尤其這片雪地似乎還是從某個雪山弄來的
複製品,樹木、坑洞、斜坡甚至高山一應俱全,最氣人的是威斯德利亞居然把終
點設在每個人都看得到的山上,偏偏那個地方和他們所處的位置有個深不見底的
懸崖,根本就沒辦法過去。

  (這個老妖婆…)塞斯很確定大部分參賽者看到這景象時會有什麼評語,只
可惜他們都不曉得威斯德利亞本人其實是個未滿二十歲的美麗小姑娘,想當老妖
婆還得等上很久很久。

  不管有多少抱怨,塞斯還是得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那個寬達數十公尺的
大裂谷不是人跳得過去的距離,要說飛,以谷底吹上來的強風來看,沒騎乘飛龍
是不可能的事情。

  塞斯常常「騎」聖甲龍,可惜的是茉莉不會飛,小龍這種火龍似乎會飛,但
要等牠長大,塞斯會先變成灰。

  因此塞斯只好在這個看起來廣大無垠、其實是某個被懸崖包圍著的雪地中尋
找渡過這個天險的方法。

  和前幾層迷宮不同,這一層已經稱不上迷宮了,因為它並沒有明確的道路和
牆壁,參賽者可以自由攀爬來去,而不會像前幾層那樣受限於牆壁與空中的轉移
魔法。

  但也因為如此,參賽者想在這一層找線索,困難度也就比前幾層還要高上好
幾倍了。

  塞斯在頭大了一整天之後,選擇了最笨、卻也最有效的方法,那就是地毯式
搜索,把這個迷宮中的每一寸土地搜索過一次,總會有結果的。自此之後,塞斯
的日子就變得平淡了許多,感覺上和過去唯一的差別只有他三天裡面有兩天會睡
在真奈美或狄英卡的家裡而已。

  但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仍舊有什麼東西慢慢地在改變………

  ※        ※        ※        ※

  「塞斯…又不在……」少女打開塞斯家的門,面對的是一片漆黑。

  一直以來,小櫻每隔幾天就會來塞斯家幫他處理家務,因此她很快就發覺了
塞斯最近時常夜不歸營,當然她也知道塞斯跑到哪裡去了,心裡更是百味雜陳。


  (好羨慕……)小櫻關上門,暗暗想著。

  「小櫻~~在想什麼啊?」回到店裡,小櫻心不在焉的樣子很快就被新來的
女孩發現了。

  「雷英姊姊…我……」小櫻食堂新來的幫手正是從塞斯那邊得到勇氣和白色
黏液的懦弱少女雷英,不過現在的她可是開朗無比,一點也看不出不久前還是個
陰沈得足以改變天候的女孩。

  「戀~~愛~~了~~嗎?」雷英輕輕戳著小櫻溫溫軟軟的臉頰,調侃著她


  「啊!沒…沒有……」小櫻滿臉通紅地否認,但帶著失落的語氣終究還是出
賣了她。

  「如果有喜歡的人,那就要鼓起勇氣去追哦!」雷英說著自己的人生格言,
就是因為提起了勇氣,她的人生才有了現在的新境界。

  「塞斯……」小櫻聽著雷英的鼓勵,不自覺地低語著。

  「嗯?」對於小櫻的對象,雷英有些訝異,畢竟那個人可是自己的恩人,同
時也是自己的第一個男人。

  「如果是他的話……那小櫻妳可以……」雷英湊近小櫻的耳邊,低聲說出自
己的主意。

  「討厭…啊…這樣太……不可能啦…人家辦不到……嗯…可是…」小櫻聽著
雷英那一開始就很過分、而且越來越淫靡的計畫,小臉蛋紅得像蘋果一般,拼命
地搖著頭,卻也沒真切地否定雷英的主意。

  「有機會的話就要好好把握哦!」雷英拍了拍女孩紅熱的臉頰說道。

  「……可是……」小櫻左想右想,最後還是提不起勇氣做這種事情。

  ※        ※        ※        ※

  「啊…不要……」王宮中的某個房間,一個擁有紅色長髮的少女正在面對著
她覺得可能比龍更恐怖的敵人──一個外表普通、年紀不大的男人。

  「…啊…摸…那裡…不行…舔…舔那個嗎…不要…不可以……」女孩雙眼迷
離地看著前方,對旁觀者而言只是一片黑暗的房間,對她來說卻是一個瀰漫著雨
水與泥土草木氣息的高崖,而那個被她視為大敵的男人,自然也不是完全真實的
存在。

  這是她以水晶記錄下來的片段,屬於迷宮二層H姬雷英喪失處女時的肉體記
憶。

  在發現蓮恩莉亞已經被塞斯享用過之後,威斯德利亞最後想出來的方法就是
這樣,藉由戰鬥H姬的體會讓自己了解塞斯的「感覺」。

  相當理智的作法,但對一個女孩來說,這卻是相當不能接受的事情,因為這
代表著她必須在幻覺當中失去自己的純潔象徵,這種事情比親手拿假陽具刺穿自
己處女膜更為悲慘,但威斯德利亞沒有別的選擇。

  比起獻身給某個不知名的陌生男人,至少她不討厭塞斯。

  水晶的紀錄在魔法陣的引導下操縱著威斯德利亞的身軀,讓全身赤裸的她擺
出和當日雷英相同的姿態,這種方法與其說是讓威斯德利亞體會雷英的感覺,倒
不如說是讓當日的雷英操縱現在的威斯德利亞,因為此時的威斯德利亞除了意志
以外是無法控制自己身體的。

  和當日一樣的場景,威斯德利亞張開小嘴將「塞斯」的肉棒含入口中,一股
男性的氣味撲鼻而來,絲毫不像幻覺的感官刺激讓她幾乎無法思考。

  接著,幻境中塞斯的雙手開始愛撫著她,曾經讓雷英放下恐懼的溫柔撫觸讓
威斯德利亞舒服得在心中發出可愛的嬌吟,只可惜被記錄操縱著的她只能發出和
雷英相同的喘息。

  (被…被抱起來了…啊……)被男人抱、重要部位被他撫摸,對威斯德利亞
而言都是第一次,即使已經和蓮恩莉亞「實習」過很多次了,但男人帶給她的感
覺卻是截然不同的。

  (接…接下來…會…啊……)渾身軟綿綿的威斯德利亞看著只有自己看得到
的畫面,心臟跳得像快蹦出來一般,這個記錄她已經看過好幾次了,自然也知道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與過去不同的地方是,以前她是旁觀者,而現在她卻是當事人。

  (嗯…啊…那裡……被摸了…怎麼會…好舒服…全身都…麻…了…)比雷英
更敏感的她,在同樣的情況下有著更激烈的反應,只可惜魔法效果仍在,她也只
能在心中發出放蕩的淫叫聲而已。

  (啊啊…要…要來了……)威斯德利亞畏懼地看著「塞斯」的肉棒越來越靠
近她的處女花園,感覺到花瓣被龜頭輕輕頂著,正當「塞斯」要來個長痛不如短
痛時,威斯德利亞眼中看見了一個畫面。

  「塞斯」的眼中反映出來的,是另一個女孩充滿情慾的臉。

  「不要!」在最後一瞬間,威斯德利亞中止了魔法的運行,床下的魔法陣閃
動了一下光芒之後立刻又黯淡了下去,魔法陣上原本穩定發出微弱彩光的水晶也
失去了光澤,威斯德利亞重新取回對肉體的控制權,但快速減弱的魔法效果卻終
究還是讓她體會到了被肉棒插入半截的部分感覺。

  「啊~~~~」威斯德利亞媚叫一聲,雙腿一陣顫抖,噴泉一般的朝著天花
板洩出了陰精。

  「我…不行…還是…不行……」威斯德利亞無力地仰躺在床上,在自己獻出
寶貴純潔的時候,對方不但什麼也不知情,甚至還看著、想著別的女孩,她當然
是無法接受的,縱使她的魔法能力已經到達極高境界,在這方面卻也和普通女孩
子沒兩樣。

  「為什麼…她就可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威斯德利亞偏過頭,不甘心
地看著放在桌上的一本書,寶石色的雙眸中滑落兩行淚珠……

  ※        ※        ※        ※

  「教皇大人,我已經替神聖教廷幹了三件大事,你也該回饋一下了吧!」中
年男子以相當不禮貌的口氣對著一身神聖白袍的老人說道,敢用這種口氣和教皇
說話的人,放眼世界大概也只有他一位了。

  站在兩旁的十二個紅衣主教個個一臉陰沈,但卻沒有任何動作。

  「呵呵……」教皇下意識地摸著胸前掛著的白銀十字架,笑瞇瞇地看著眼前
的男人,說道:「你我都是現世僅有三個的天階強者之一,明人面前不說暗話,
你想要我回饋的,是我的天階能力『神聖福音』吧?」

  「沒錯。」男人說道。

  「教皇大人,我們只希望您能用神聖福音替我們的孩子預測未來…他……」
一直站在中年男子身邊的女子眼眶泛紅地說道。

  「就算預測了未來,也不見得就能改變,何苦……」教皇嘆了口氣說道。

  「只要能知道我兒子的未來,我就有本事改逆天命。」男人堅定地說著。

  「好吧。」教皇點了點頭,對著聖台上散發著神聖光芒的十字架開始祈禱了
起來。

  所謂的「天階能力」,指的是到達百級天階的人才會出現的特殊力量,是一
種超越人類本有能力的絕對力量,也是人類唯一可以匹敵龍、魔的力量。但這力
量的種類會隨著天階強者的能力屬性而有所不同,畢生奉獻給光明神的教皇所擁
有的就是預測未來的「神聖福音」,而專精於探險與戰鬥的中年男子,所擁有的
就是具有極大破壞力的「元空破碎」;最後一位天階強者是某大國的鎮國大將軍
,因此其所擁有的就是最適合用於戰陣群攻的「破軍光」。

  「嗯…」大約十分鐘之後,教皇終於停下了祈禱,他臉色凝重地回過頭來說
道:「你們的孩子…是魔王巴風特的轉世?」

  「啊,應該吧…可是塞斯他是個善良的好孩子!」作為母親的人總是捨不得
別人說自己孩子的壞話──即使是事實。

  「這個嘛……」教皇沉吟許久,最後才開口說道:「你們現在回去…或許還
來得及……」

  「什麼!」中年男子、也就是塞斯的父親大驚,一把抱起美艷不減當年的嬌
妻,飛也似的衝出教廷,頭也不回的走了。

  「哼哼……」教皇欣賞著十二位紅衣主教滿臉錯愕的神情,張開手掌看著手
上神聖福音所留下的字跡。

  「真不愧是天階強者…」一個靠得最近的紅衣主教低聲說道。

  「這算什麼?以後還會有比我們更強的人出現哪!」教皇微笑地看著遠方塞
斯父母逐漸消失的身影,說道。

  「比…天階強者更強…?」

  「只是…不知道那是好是壞……」教皇再次閉上眼睛,繼續著他的祈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