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kipkke 发表于 2010-11-22
【红杏墙外】(二)
作者:jiangkipkke
2010/11/22发表于:SexInSex
  
                     (二)
   
    接下来的几天,陈风却陷入了矛盾之中。

  遇见舒丽时,陈风一时间被她的道白所震撼住,心情在剧烈的波动下,作了
交换的决定。此刻清醒了,却发觉要将自己心爱的妻子交换出去,根本就是件愚
蠢的事。

  不论他心里对舒丽这个旧爱还有多少余情,孙萍终究同样是他心爱的妻子,
说白了点,两者在陈风的心里,还是孙萍更重上一点,毕竟相爱了这么多年,从
各方各面上讲,孙萍是逊色不了舒丽多少的。

  然而经过多年的磨合,孙萍却无法像舒丽一般,给陈风带来一种如初恋般魂
牵梦萦的感觉。陈风恨自己花心,为何会同时爱上两个女人,白白给自己增添烦
恼。

  「想不到当初以为她的离开,能让我彻底忘掉她,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我在
自欺欺人。」陈风心中苦闷无比。

  与一个漂亮的女人相爱,那是件美妙的事。但同时爱上两个女人,那就是痛
苦的开始了。陈风现在是深刻体会到这感觉,在床上辗转反侧,陈风愣是无法入
睡。

  自见过舒丽过后,心中一直潜藏到现在的爱意,简直如洪水一泄,一发不可
收拾。就连孙萍也发现了丈夫这几天不太对劲,追问之下陈风唯有撒谎工作忙,
身体有些累。

  摸了摸熟睡中的孙萍那柔滑的侧脸,陈风咬咬牙,从床头上悄悄拿过手机,
准备给舒丽发条短信,告诉她,他无法说服孙萍。他左右矛盾,最终还是无法撇
开心障,把她的娇妻献出去。

  他同样知道,舒丽接到这条短信后,将会是如何的失落。毕竟,由始至终她
都是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可以为她牺牲一次。可惜陈风注定要让她失望了。

  抓在左手中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让被子里的陈风吓了一大跳,差点掉下
床去。是谁,这么晚了还发信息给他。

  拿起手机一看,信息很简单,只有短短两句话:「我把孙萍姐的照片拿给我
老公看了,他很意动,要你定个时间和地点。」

  陈风呆若木鸡,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不知该怎么回。

  拒绝,还是接受。陈风内心不由再次天人交战起来。舒丽既年轻又漂亮,她
还有大好的青春,如何让她就此遭受污辱。但孙萍同样是他所爱的妻子,要把她
让出去,任由舒丽那胖老公凌辱,陈风又极不甘心。

  还有就是,若让孙萍知道他的打算,她又会如何看他。现在陈风确实有些后
悔了,后悔当初一冲动,便作了这个很愚蠢的决定。冲动确实是魔鬼啊。

  思索良久,陈风回信过去:「告诉你丈夫,我还未说服我妻子。给我半个月
的时间,让我准备准备。」

  没过多久,舒丽那边回信了:「我丈夫说,尽量快一点。」

  没办法,现在能拖得一日就一日吧。陈风决定到网络上去寻找解决方法,看
看网友们有什么见解可供参考。

  第二日,当孙萍先去上班后,陈风将事情简略地叙述成文字,将之发表在某
人流量众多的网络论坛中。接着便去上班。

  到了第二天中午,陈风趁着午饭的空档,偷偷在公司里查看网友们的回复。
一看之下,不禁更为苦恼了。简直是什么类型的回复都有,有叫他不用考虑,直
接换,反正老婆只被别人用一次,而自己却还能用一辈子。

  也有人大骂陈风混蛋,没人性,连这种丧心病狂的事都干得出来。

  也有人建议叫人去收拾舒丽的丈夫,又或下药让他永世不举,或者带着舒丽,
三人一同远走高飞。等等等等……

  却没一个能解决陈风现今的苦恼,说到底,还是陈风自己的问题。若不是他
对舒丽的爱同样深刻,他大可不必去管她。陈风忽而有点羡慕那些不恩爱的夫妻,
像他们那样,把伴侣交换出去简直连眉头都不须皱。

  忽然手机响起,是孙萍。陈风接听后,便匆匆往他家里赶去。

  「真是的,连文件都能拿错。」陈风抱怨了下,一边看了看时间,脚下步伐
顿时加快。

  好在陈风的家离他公司很近,十分钟都不用便赶到了。陈风从家里的另一个
房间的书柜里翻到一本蓝色的文件夹,揣着它便往妻子的公司赶去。

  孙萍在一家外贸公司里上班,她短短一年时间便从一个普通职员升到副经理,
说起来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唯有陈风非常自豪,这是因为她老婆有着出众的策划
能力,才可以连跃几级跳到这个位置上。

  公司门口的保安认识陈风,打了个招呼便让他上去。陈风也不客气,直接乘
电梯上去。电梯到了第十三层停了下来,陈风便走了出去。

  「请问,你们孙副经理现在在哪里?」大厦的范围太过宽广,陈风直接向侧
方走来的一名女性询问。

  这名女性看见陈风的相貌时,明显愣了一下。接着表情略有些古怪地往左边
指去:「向前左拐,副经理正在总经理的办公室里头。」

  「谢谢。」陈风虽有点奇怪这女人的表情,但搜遍记忆也记不起有见过这人,
当下便径直往前方走去。不一会儿,果然有个房间的门顶外挂着经理室的牌子。

  陈风敲了三下门,里头传来了细微的悉索声响,但听不清是什么。等了片刻,
却还不见有人来开门。陈风皱起了眉头,再敲了三下,接着门才打开了。

  「老公,文件拿来了吗?」见到陈风,孙萍闪过一丝慌乱,但随即换上了一
个动人的微笑。陈风没有注意到,倒是发觉孙萍的耳根有些红,但脸上却很正常,
他也并未往深处想。

  陈风将手中的文件递过去:「给,下次可别丢三落四了。」说完捏捏她的小
鼻子,后者轻笑着拍掉他的手,迈着裹在肉色丝袜里的优美小腿,往办公室里走
去。

  站在门口的陈风这才看见,办公室里坐着一个戴着眼镜,样貌相当普通的男
子,应该便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了。只是陈风有些疑惑,原来的总经理不是一个
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吗,怎么换人了。

  孙萍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那男子,便向陈风介绍:「这位总经理是两个月前
刚上任的,姓方。」

  方经理和煦地朝陈风一笑:「陈先生长得真是一表人才呀,难怪娶到孙副经
理这么漂亮的人当老婆。」

  陈风哪里是什么人才,充其量也不过是个白领罢了。不过这方经理看起来倒
是很好相处,给他的感觉还不错。两人聊了会,陈风便向他告辞了,毕竟他还要
上班呢。

  回去之时,让陈风倍感疑惑的,是他居然发现有几个年轻的女职员在偷偷地
打量他。如果是因为陈风长得帅而情不自禁地向他投去目光倒还好,可惜不是。

  陈风长相只是一般偏上,绝不会自恋地以为这几个女职员看上他,最主要的,
是这几个人望向他的目光里充满了莫名的意味,那绝不是爱意,至于是什么陈风
却解读不出。

  怀着疑惑不解的心情,陈风回到了公司。一整天,陈风都在浑愕中度过。无
意中,他在网上浏览到了一则贴子,是关于换妻话题的。原来,陈风以为换妻只
是在国外流行,想不到国内早已悄悄兴起这种活动了。

  贴子中,有好几个网友道出了他们的交换经过,几人都说经过交换,他们的
夫妻感情非但没有破裂,反而更深了,还说得有板有眼。陈风虽觉这些话不能尽
信,但内心中某种东西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决定,试一试。但不是即刻向妻子全盘托出,而是一步一步地来。他决定
将一切权力交由孙萍去决定,如果她愿意就行,不愿意陈风绝不委屈她。

  翌日,待孙萍先去上班后,陈风开起了他房间里的电脑,登录了一个成人网
址。经过一夜的苦思,他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试一试。

  他从这个网址中,寻找到了几篇写得相当精彩的换妻文,从中挑选了一段,
将它以彩信的方式发送到妻子的手机中。当然,陈风是绝不敢用他自己的手机发
送的,他随便买了一张卡,再将手机连入电脑,通过软件将这段文章复制成彩信,
然后再进行发送。

  陈风知道,孙萍经常有收发短信的习惯,所以是不用担心这段文会被她漏掉。

  只要今晚妻子回家时,陈风查看一下她的手机中有没有保留着这条信息,便
能知道妻子对这种事情的接受程度。如果保留着,那么便证明与舒丽丈夫交换的
事还有余地。如果这条短信被删了,那陈风便须死了这条心。

  因他妻子对于讨厌的信息,是一概不留的。而喜欢的,有用的信息,则会一
直保留下来。就连陈风也不清楚,孙萍的手机里究竟存了多少条信息,他甚至连
翻看的兴致都没有。

  将这一切做完后,陈风才收拾一切去上班。由于整日魂不守舍的缘故,陈风
今日破天荒地被经理批评了,导致同事们都涌过来问他,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
事。

  将这群好事的无聊家伙打发走后,陈风才向舒丽发了一条信息,告知她要拖
着她的丈夫,他正在努力说服老婆中。

  下班回到家,孙萍依然温柔地脱下陈风的西装,吩咐他赶紧去洗澡。因为孙
萍比他早一个多小时下班,早就已经洗过澡。所以晚上两人除了出去吃了一点夜
宵外,陈风一直没有机会拿孙萍的手机。

  待到入夜后,孙萍睡着时,陈风才轻轻下了床,蹑手蹑脚地将孙萍的手机拿
到手里。假装去上个厕所,来到厕所里翻看。

  当打开手机里的收件箱时,陈风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映入眼帘的第三条信
息,赫然是他今天发送的彩信标题。按进去时,陈风兴奋无比。「萍儿居然留着,
太好了。」

  隐隐之间,陈风忽然发现,自己的内心似乎有着交换妻子的邪恶种子。他既
害怕让自己心爱的人被别的男人干,即又觉得那会是一种极度刺激的感受。否则,
为何他现在的感觉是酸涩之余,还带夹带着扭曲的快感。

  是否有些人也像他这般,矛盾的心理是如此强烈。

  事情有转机,第二天,陈风开始了他的第二步计划。

  趁着孙萍先去上班的空档,陈风到了网上搜索影片。他记得在不久前,曾在
某论坛中看到一些网友在讨论这部片子。

  那是韩国人拍的一部情色片,题材是换妻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