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生狂歌 发表于 2010-09-08
  503

  “他真叫我啊,有什么事情啊?”

  “好像是为了学生会新主席的事情吧,想听听你的意见啊。”

  “他什么意思这么客气了,还想听我的意见?”

  “你不知道他是个官迷啊,你现在跟市里的领导那么熟,连关书记都很看好
你,听他说上面还有人专门为你打招呼的,他能不听听你的意见。”

  正说着,走廊尽头传来了脚步声。白洁大惊:“不好,是他回来了。”我马
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放下白洁对她说道:“你快拿着外套、裤子什么的到里面
去。我就说你在午休。”

  白洁迅速拿起自己的衣裤和挎包,从地上捡起那双高跟鞋,穿着袜子就朝房
间里走去。丰满的屁股随着她的步子一抖一抖的,虽然极其的诱人,我也只好望
之兴叹。

  我穿着校服,稍微整理了一下便好了。突然想起门还锁着,我连忙走到门口,
轻轻的打开门。走廊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隔壁了,我迅速坐到了一边的硬木沙发上。
刚才坐下,地中海便走了进来。我微笑着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地中海说道:
“田校长,你回来啦。”

  田中海愣了下说道:“叶子新,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是怎么进来的?”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门是白老师开的,她说是你找我。”

  田中海哦了一声说道:“我想是白老师弄错了,我是让你下午来的。白老师
呢?”

  “白老师在里面休息呢。”

  白洁慌乱的走进休息室便把门锁上了,她怕自己丈夫会突然进来。白洁把东
西往床上一扔,一边扣衬衣的扣子,一边在床上找内裤。啊!内裤没拿进来!这
下可完了,不知道内裤在什么地方了,不会是掉在办公桌下面了吧!白洁管不了
那么多了,直接穿上了外裤。白洁穿好外套,从包里拿出香水,往自己的身上喷
了喷,掩盖小男人留在她身上味道。然后对着小镜子理了下散乱的头发,一切都
弄好之后,白洁又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没什么遗漏了,白洁才放心的走了出去。

  “中海,你回来啦。”白洁脸上还带着红晕,倒好像刚睡醒的样子。田中海
不知道妻子刚刚经历过一场疯狂的性爱,所以脸才会这么红,还以为妻子真的刚
睡醒呢,便应了声。

  白洁看了两人一眼,眼光随即朝办公桌下瞄了一眼,办公桌下空空如也,突
然间白洁注意到丈夫的靠背椅前有一滩水渍,正是自己高潮时流下的淫水,白洁
心里一惊,脸上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丈夫的椅子前一屁股坐下对丈夫说道
:“睡了一会怎么觉得更累了了呢,中海,你找叶子新有什么事情啊?”白洁说
着用脚在地砖上摩擦了几下。她的高跟鞋又不是海绵,怎么可能吸干地上的水渍
呢。

  田中海不知道妻子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做什么,只以为她真的感到累了,便说
道:“我找叶子新同学谈谈关于学生会主席的事情,你要是觉得累,就再进去躺
一会好了。”

  白洁看了坐在前面硬木沙发上的丈夫和小男人,突然发现小男人的衣服的口
袋鼓着,小男人正侧对着自己,白洁正好能看到从小男人的口袋里露出一片淡粉
色,那不是自己的内裤吗?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塞在他自己口袋里了。

  白洁双脚动了几下,发现根本不能弄掉地上的水渍。她看见丈夫的茶杯就在
电脑旁边,便对丈夫说道:“中海,你这儿还有杯子吗?”

  “哦,有啊,在饮水机下面,你瞧我,都忙了给你们倒水了。”说着田中海
就要站起身来。

  白洁连忙说道:“还是我来吧。”她抢先站了起来,从饮水机下拿出两个纸
杯,倒了一杯水给我,又用田中海的茶杯给田中海倒了一杯。白洁把水递给田中
海的时候,看了我一眼。眼睛眨了下,一手伸到她自己的口袋摸了下。我下意识
的摸了下自己的口袋,才想起刚才做爱的时候把白洁的内裤塞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我拼命忍住了笑,朝白洁的私处看去,还好,白洁的阴户本就光洁,要是黑乎乎
的,这会儿只怕要露出来了。白洁见我忍着笑看着她的私处,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又瞄了眼田中海,示意我当心些。

  “白老师,你脸很红,是不是不舒服啊?”我对白洁说道。

  田中海看了下老婆,发现她的脸是红得有些不正常。“白洁,你没事吧?”
田中海问道。

  白洁侧对着我白了我一眼,又转过身对田中海说道:“没事,我很好,可能
是刚睡醒的原因吧,多喝些水就好了。”说着白洁扭着屁股朝饮水机走去。白洁
端着水杯又回到田中海的椅子上,可能是水太烫了,白洁喝了一口,竟洒了出来,
弄得地上一滩水渍。白洁有些尴尬的朝我和田中海笑了笑说道:“水还挺烫的,
中海,这儿有拖把吗?我把地上拖一下。”

  田中海说道:“没事,我一会叫人来弄就行了。”

  白洁笑道:“还是我来吧,别人看见了,让人笑话了。”

  “拖把就在走廊那头的水池边。”白洁听了田中海的话走了出去拿了拖把进
来,在那有水的地方拖了起来。白洁在办公桌那边拖地,浑圆的屁股不时的从桌
子边上露出来,我侧对着她,从眼角的余光中看到白洁那丰满诱人的大屁股。地
中海就在我对面,我又不能转过关去看她,心里只能拼命的忍着。几下白洁就把
办公桌下拖得干干净净的,这一下白洁轻松了许多,就像一个罪犯把最后的证据
都清除掉了。

  “就要上课了,我回去准备一下东西了。”白洁看了我一眼又对田中海说了
句,说完白洁拎起她的挎包走了出去。

  “小叶啊,下学期你就要上高三了,学习任务很重,关于新的学生会主席人
选,我想听听你的意见。”田中海很和气的对我说。田中海都当校长了,还对他
的老工作这么关心。当然,或许是因为我的关系吧,让他不敢随便就把我的身份
给换了。

  “现在的副主席不错,当然了,这也要看学校领导的意思和广大学生的意见,
不过现在的副主席在学生会的工作开展的挺不错的。”白洁一走,我对留在校长
办公室也没什么兴趣了,顺着地中海的心思奉承了几句,拍得地中海开开心心的,
我就离开了校长办公室——这个让我感到最刺激、最紧张的地方。

  白洁离开老公的办公室,因为她没穿内裤,走路时,裤档不时地在她的阴户
上摩擦,又麻又痒,好像有人在搔弄她一样。白洁心想,自己的那里还留着小男
人的精液,要是再磨几下,说不定连同小男人的精液都要从里面掉出来了。到了
楼梯口,白洁便停了下来。幸好没人过来,白洁有些焦急地等待着小男人从丈夫
的办公室里出来。

  我走到楼梯口,一转身看见白洁正靠在墙上,愣了下便嘿嘿笑道:“我就知
道姐姐舍不得扔下我一个人先走的。”

  “你疯了,说这么大声!”白洁有些惊恐的看着四周。

  “姐姐放心好了,没人经过。”我一脸笑呵呵的说道:“姐姐现在怎么这么
胆小了,刚才可胆大着呢,姐姐是故意把水洒在地上的吧?”

  白洁白了我一眼,露出了小女人的娇羞。“你都知道还问我。”说着又朝四
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快些把内裤还给我。”

  我故意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说道:“原来姐姐等的不是我,是内裤。”说
着从口袋里掏出了白洁的内裤,放在鼻前闻了下。白洁瞪了我一眼,一手抢过内
裤,迅速的塞进了她的挎包。

  下了楼,白洁朝另一边走去,我问道:“你去哪儿啊?”

  “去厕所!”

  “干嘛去那儿啊,那边不也有吗?”我对白洁说道。

  “那边没有单间。”原来白洁是找地方穿内裤去了。白洁刚走两步,就听见
白晶晶叫道:“妈,你怎么在这儿?”

  白洁正要把挎包从肩上拿下来,突然听见女儿的叫声,脸色刷白,手里的包
没拿稳,掉到了地上,好像自己偷情被女儿当场抓住了一样。

  白晶晶正好从图书馆那边过来,一转弯正好看见母亲就叫了一声,没想到母
亲竟然吓了一跳,把包都掉了。“妈,你没事吧?”

  白洁捡起包,白了女儿一眼说道:“你这死丫头,突然跳出来吓我了一跳。”

  白晶晶有些委屈的说道:“妈,我都转过来一大段了,是你自己心不在焉。
妈,你在想什么啊?”

  “没想什么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快上课了,你快回去吧,我上个厕所。”
说着白洁就进了厕所。

  白晶晶看了白洁的背影一眼,一脸疑惑的朝前走去,突然看见叶子新就在前
面不远的地方,白晶晶心想难道母亲跟他一起从楼上下来的?

  我听见白晶晶跟她母亲说话,便回过头去,看到白洁竟然吓的连包都掉了,
不竟哑然失笑,这女人做之前不顾一切,做完之后反倒又有些提心吊胆的了。听
见白晶晶追上来的脚步声,我又故意放慢了脚步。

  “叶子新。”白晶晶几步小跑就到了我的身后。

  我回过头,装作才知道她在我后面的样子,微笑着说道:“哟,是晶晶啊,
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我说着看了白晶晶一眼。

  白晶晶没想到我会突然停下回过头去,身子差点就撞到我的身上,虽然如此,
我身上的香味让白晶晶一下子就脸红了起来。白晶晶轻轻地问道:“小新,我妈
妈刚才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了?”

  “差不多是吧,怎么了?”

  “我妈她今天好奇怪,有些心神不定的,刚才我叫了她一声,她居然吓得连
包都掉了。”

  “可能是你妈她刚睡醒吧,精神还不是很清醒吧。”

  “你跟我妈去睡觉了?”白晶晶看着我,大脑一时之间还没转过弯来。

  504

  我看着白晶晶的样子,知道她不知想哪儿去了,便嘿嘿笑道:“你想哪儿去
了,你爸爸找我谈些事情,你妈妈就在休息室里睡了会午觉。”

  白晶晶也意识到刚才一激动说错了话,满脸通红低声说道:“我爸找你有什
么事情啊?”

  我心里嘿嘿笑道,小美人你也不用脸红,我跟你妈做的事情比你想的可要放
荡的多了。“没什么啊,不就是为了学生会主席的事情吗,我想是你爸早就看我
不顺眼了,早想把我换下去了。”

  “怎么会呢,你在学校人气这么高,虽然不怎么称职,但我爸肯定不会是因
为这个才找你谈话的,是要升高三了,学习压力重了的原因吧。”

  “我怎么不称职了?是不是没常陪你一起参加活动啊?”我说着低下头朝白
晶晶脸上看去。这时候白晶晶脸更红了,微微抬起头白了我一眼说道:“尽瞎说!
我不理你了。”说完便一闪身从我身边挤了过去。

  田中海拉开窗帘,办公室一下子亮了许多。今天请田中海去吃午饭的是一个
小老板,也是搞建筑的。因为学校要扩建,工程很多,大的工程都让大公司招标
拿去了,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工程,这些工程自然由田中海说了算了。这个小
老板请田中海吃顿饭,暗底里又塞了点钱。那小老板以为这田中海跟他的前任一
样好色,安排了个小姑娘陪田中海,那姑娘跟白晶晶差不多大,田中海自己那方
面不行,看到那小姑娘反倒有些不快了。那小老板看出了田中海不喜欢女人,连
忙又将那女人打发走了,又对田中海恭维一番。田中海很是受用,田中海现在很
喜欢这种感觉,或许这就是他现在唯一能追求的快感了。

  田中海乐呵呵地哼着小曲,转身坐到了椅子上。突然田中海看桌子上有一点
亮晶晶的东西,田中海向前探出身体,原来是一滴水渍,被从窗户里透进的强光
照得有些发亮。田中海以为是白洁不小心洒在上面的,伸手在桌上擦了下。水渍
有些粘粘的,不是杯子里的纯净水。田中海把手伸到鼻子底下闻了下,一股熟悉
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田中海脸色大变。

  田中海站起身来,像条猎狗一样在椅子、桌子和地上闻了闻,越闻脸色越难
看。回想起刚才妻子的举动,田中海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田中海推开休息室
的门,床上干净整洁,只有床沿那一块像是有人坐过。奸夫淫妇!田中海在心里
怒骂,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白洁会跟她的学生搞到一起。田中海冲出办
公室,想去找白洁,刚才出门,就听见女儿在楼下跟白洁说话。田中海又停了下
来,这是要让女儿知道了,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做父亲啊?田中海冷静了下来,那
男生是什么背景,田中海并不清楚,但能让局长亲自来学校关照的人,田中海可
不想惹。想到自己的身体,田中海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办公
室。

  夏紫芝跟着徐可走在月湖公园,心里感慨万千。徐可对夏紫芝说道:“夏姨,
你对NB的过去还挺熟悉的嘛,有些东西连我都不知道。”

  夏紫芝笑了笑说道:“NB算起来是我的第二故乡了,我少年时代就生活在NB,
虽然NB带给我的记忆多半是不快乐的记忆,可毕竟我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重要
的几年。我那个时候住在舅舅家里,就在河西边不远,我记得那时候还时常一个
人到公园这边来玩。我舅舅待我很好,可我舅妈却十分的刻薄。我上中学没多久
就搬进宿舍住了,虽然也去看过几次舅舅,但次数却是越来越少,我离开NB之后
便再没有去看过他,现在想来,我真是有些不孝。”

  “夏姨,你还恨你的舅舅舅妈吗?”徐可问道。

  夏紫芝摇了摇头说道:“早就不恨了,那个时候我小,不懂事,现在明白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舅舅也挺难做的。”

  “夏姨,那你现在不想去看看你舅舅吗?”

  夏紫芝愣了下,过了一会才缓缓地说道:“这么多年,我竟没有想过要回来
看望他。”说着夏紫芝的眼眶有些湿润,徐可看着夏紫芝,知道她内心有些内疚,
便说道:“夏姨,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找他啊!”

  夏紫芝回过头来对徐可说道:“可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了!”

  “我们可以去这里的派出所问一下啊,应该很好找的。”

  路过花店那边的时候,徐可对夏紫芝说道:“夏姨,那边的花店就是小新办
的基金会的。”

  “基金会?”夏紫芝有些不解。

  “是小新想出来的,赚了钱用来帮助贫困学生的公益活动。”徐可说道。

  “是吗?想不到小新这么就能想到回报社会,可贵啊。听说小新还开了个投
资公司,他挺有商业头脑的嘛。”夏紫芝说道。

  “嗯,小新的投资基金公司我也入了股,现在就由我在打理着。只不过我们
只是小打小闹,跟夏姨你没法比。”

  “看来你跟小新关系挺好的啊,难道常在他们家吃晚饭,你们那个基金有多
大规模?”夏紫芝说道。

  “一共才一千万,几个人凑的。”

  “能有这么多资金起家已经不错了,比我那时候条件好多了。想不到国内现
在发展这么快,真应该早些回来啊。”

  “可我们都不是专来的投资人材,水平跟夏姨比相差太多了,一年下来都没
赚多少。”

  “小新不是有个朋友叫张宁,专门开投资公司的,你们为什么不去跟她学学,
或者合作一下?我看她的公司开的不错。”

  徐可笑道:“张宁也是这个基金公司的股东,当初成立时就说明了要独立运
作的。”

  “原来是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呢?你们又不是专业的投资人,却硬要做这些
事情,这不是以短击长吗?”

  徐可笑道:“我们当初可没想到这些,创办这个基金更主要的是让小新积累
经验。正因为这样,才和张宁那边完全独立的。不过张宁和方小怡过来也偶尔去
公司看看,指点一下。”

  夏紫芝说道:“原来是这样。”看了徐可一眼心想,你们也可真够闹的,用
这一千万就是给人实践用的,要是亏了可有得你们哭了。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
了花店旁边。

  田妈妈坐在店门口清理回收的花篮,感觉有人朝花店走来便抬起头,看见徐
可带着一个女人过来就站了起来说道:“是徐小姐啊,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冯阿姨,我们正好路花店,就过来看看你。”徐可对田卫兰说道。

  夏紫芝看着眼前的女人,觉得有些眼熟,而田卫兰看到夏紫芝更是惊讶,愣
了半天才喃喃的说道:“你……你是紫芝表姐?”田卫兰最后一次见到夏紫芝是
她离开NB的时候,那时候夏紫芝已经十八岁,而田卫兰只有十四岁。夏紫芝的长
相基本没变,而且看上去还那么年轻,所以田卫兰很快就认出了夏紫芝,而她自
己变化太多,夏紫芝一时之间竟没有看出来。听着田卫兰的话,夏紫芝终于知道
眼前的女人便是舅舅的女儿,卫兰表妹了。

  “你是卫兰?”夏紫芝上前握住了田卫兰双手。

  “表姐!”田卫兰抓着夏紫芝的手,眼泪竟不知觉的流了下来。徐可呆呆地
看着相拥而泣的姐妹俩,有些不知所措,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竟然是表姐妹。徐可
仔细看了看两人,这夏紫芝是田卫兰的姐姐,可看上去却比田卫兰年轻了七八岁。

  “表妹,你怎么会在这儿卖花了?舅舅呢?”夏紫芝问道。

  “我爸他去世好多年了。”田卫兰说着用手拭了下眼泪。

  “为什么会这样?”夏紫芝问田卫兰。田卫兰说道:“唉,我妈那人表姐也
是知道的,我二十一岁那年,结识了一个男的,可那男人家里很穷,我妈她就坚
决不同意我跟他来往,给我找了一个男人,就是我后来的丈夫,我公公是当官的,
家里又挺有钱,我妈贪恋我公公家的财势,硬要我去嫁给那人。我爸当时却支持
我,还是觉得我谈的那个男人不错。没想到却被我妈大骂了一通,我爸原本身体
就不好,被我妈一气,便一病不起了。我拗不过我妈,没有办法,只好跟那个男
人结了婚。没过多久,爸爸病情恶化,不久就去世了。我那个公公是非常重男轻
女的,见我生了个女孩,便很不高兴。我丈夫本就常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见我生
了个女儿更是终日在外厮混,后来他在外面把一个女人的肚子弄大了,一查那女
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他就干脆跟我离了婚。我对他原本就没什么感觉,就
带着小恬离开了他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你能看到这里,能否给个红心鼓励一下!
———————————————————————————————————

[ 本帖最后由 楚生狂歌 于 2010-9-8 20:3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