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mschung 发表于 2010-04-06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前文连接:1-8:/goukanla.com/url/27ea3f28faa01a75
               9:   /goukanla.com/url/cd8ecd5b8ccaa53e
               10: /goukanla.com/url/d71165fac9886ef4
               11: /goukanla.com/url/e488adca2d24f41d
               12:   /goukanla.com/url/1731e850ee2eb21c
征文活动过后,本文便在这里连载了,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各位能在
看文以后回复一下并点击一下右上角的红心,感激不尽!

               第十三章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正在饶有兴致的听着那些人对着娘亲议论纷纷,冷不防身后响起一把
冷冰冰的声音,声线好听至极,就是不带一丝感情,让人不寒而栗。

  不用想也知道,在这里能够神出鬼没的人,就只有灵魂殿那帮家伙,而这样
冰冷至极的声音,就只有那个已为人妇的张文采。

  回过头,只见张文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下了那套宽大的黑袍,而换上了
一套深紫色的纱衣,显得充满着神秘感,配合着高挑的身材,散发着高贵的气质
,诱人至极。

  看见我的眼见呆呆的看着自己,张文采显得一阵恼怒,她自从成为了灵魂殿
的殿主夫人以后,从来就没有人敢对自己这样轻薄无礼的盯着自己看。

  心念一动,只见张文采的眼睛里突然射出一道比刀锋还要锋利的气,电光火
石之间射向毫无防备的我,顿时,我的脑袋忽然一阵巨痛传来,马上就在张文采
面前倒了下来。

  「好厉害的功法!灵魂殿的妖怪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就在我晕过去的时候,我再次来到一个黑房间,只听到一把声音虚弱的在说
着话,那是「我」的声音。

  我好像控制到自己的身体了,慢慢的向前走,一边走一边试探性的问道,
「你在哪?你看到我吗?」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嘲讽般的笑声,「嘿,你看不到我的了,刚刚要不是
被那个婆娘偷袭,老子定然不会中招……不行了……我的灵魂力量快要耗尽了……
小子,看来我是坚持不了到功法大成……那天了……你好自为之……」

  声音赫然而止,我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难道那个人真的如他所说,灵
魂力量耗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要不是他为我挡了张文采那一下,受罪的岂不
是变了我?想到这里,我心里暗自吃惊,那个灵魂殿的功法真的如此厉害?谈笑
间便能取人性命于无形?但是那张文采也太过份了吧,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要取
人性命。

  我的心里患得患失,要不是此人,我便不会得到娘亲那美妙无比的肉体,更
不会学到一套邪恶的欢喜教功法,所以其实我的心里还是有点感激这个妖人的
,但正邪始终不两立,要想得到姚清儿,我便不能指望他。

  「我会的了!」我双手作了一个辑,点头说了一声,随着我的话,面前忽然
出现一道亮光,我便像被吸进了一条长长的隧道一样,两边的黑暗快速向身后退
去,亮光越来越盛……

  「孩儿……我的孩儿!」

  我睁开双眼,只听见娘亲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不断地唤着,我的一边脸庞贴着
一个柔软舒适,而且香喷喷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娘亲那美妙无比的乳房。

  「娘亲。」

  我轻轻叫了一声,只感到双臂一紧,原来娘亲已经把我紧紧的搂住,「孩儿
,你醒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原来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一个房间,看这里的摆设
,应该是主卧室了,那张熟悉的床,曾经是我的父亲和娘亲共享鱼水之欢的地方
,但不久前已经易主了,我就在那上面压住娘亲狠狠的驰骋着。

  「娘亲,孩儿没事。」

  娘亲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我,因为她已经听出来了,声音完全不同,那是她
孩儿的声音,连忙用手摸了摸我的脸,「孩儿,你回来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
睛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笑道,「难道娘亲连自己的孩儿都认不出来了?」

  娘亲大喜,刚想说什么,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俏脸一红,「那个人呢?
又回去了?」

  娘亲口中的「那个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我摇了摇头,只看到娘亲的脸上闪过一阵骇意,随即笑道,「他消失了,永
远也消失了。」

  「消失了?」娘亲松了一口气,「这是怎么回事?」

  我随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添油加醋,让娘亲
更为讨厌那个张文采,我深知道,张文采这个女人虽然是很美艳无比,不过带刺
的玫瑰总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要是她不走,我就不会有其他心思去追求姚清儿。

  几盏茶的时间,我便已经把事情描述了一遍,其实总的来说,就是那个家伙
已经烟消云散了,只留下一套欢喜教的淫功,还有一些修炼内力的功法。

  不过,在他留下的欢喜教的那些淫功里面,有一种叫做《欲邪》的武功,据
说是教主秘藏的,不知道这家伙是如何得来,但里面描写的意思是,修炼此功者
需根骨上佳,修炼后需坚持每天与女性交合三次以上,且对方必须为天生媚骨之
体。

  看到这里,我心里便暗笑,娘亲岂不是这样的媚骨之体吗?这简直是方便至
极!

  继续看下去,写着练功者不得修炼其他邪教武功(在这里,邪教一般自称为
圣教,相反,他们会称其他正派为邪教),否则立即爆体而亡;功法大成者,御
女三千乃等闲事,且所御之女,均死心塌地,甘愿奉献一切。

  之后就是一些运功的方法和呼吸的详细解说,简直是奇妙无比,难怪属教主
秘藏!

  娘亲看见我忽然不发一语的在发呆,顿时俏脸一寒,玉手一把将我抄起,在
我的不解之间双双躺在了卧室里的床上,而那张床,正是之前父亲一直压在娘亲
身上驰骋的大床。

  「娘亲……」我刚想说话,就被娘亲用手按住嘴巴。

  娘亲俏脸微红,一双美目直勾勾的看着我,朱唇轻启,「娘亲不管怎样,也
不要再失去你了…你的父亲生死未卜,现在娘亲,只剩下你了。」说着,一条雪
藕般的手臂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微红的俏脸像是喝醉了美酒一般,好像会滴出
水一样,妖艳至极。

  俩人火热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没有任何的情欲,只有深深的眷恋。

  「叩叩」的敲门声忽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姚清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傲芝,是我!」

  我和娘亲顿时像是惊弓之鸟般从床上翻身而起,急急忙忙的整理着衣衫,二
人看见对方的窘相,都忍不住相视一笑,母子之间的秘密还不能让姚清儿知道。

  这件事情过后,我和娘亲之间的关系,已经变成了恋人之间的互相依恋,再
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隔膜。

  我被张文采袭击的事情很快便闹得沸沸扬扬,而当事人也没有否认,只是一
直坚持着我轻薄她的这个原因,嗯,被眼睛轻薄的这个原因,而袭击我的,当然
,我也是有点感激张文采,要不是她,可能我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出来。

  「张文采,我尊敬你是灵魂殿的殿主夫人,但你无故袭击我清心斋的朋友
,这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姚清儿当然是护着我,冷冷的看了张文采一眼,继续说道,「我虽然没有让
灵魂殿前来相助,但既然来了,我们也应该以礼相待,但你竟然施以暴力,这等
行为实在有辱灵魂殿名声!」

  我一直站在姚清儿的身后,见识着这个女强人的做事方式。

  只见张文采不屑的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姚清儿,你不要以为我……」

  「我知道!」姚清儿粗暴的打断了张文采的话,「你的夫君让你前来,对于
殿主的相助,我姚清儿领了他的情,但要是派来的人是如此不懂礼貌,倚强凌弱
的话,我们这里不欢迎!」

  「姐姐!」我在姚清儿身后拉了拉她的手,低声道,「不如算了吧,现在我
都没事了……」

  姚清儿像是一个长辈般的转过身来,摸了摸我的头,柔声道,「你不知道灵
魂殿的功法是何等诡异,怎么知道这个人有没有留下后手……」

  「姚清儿,你太过份了吧,别以为我听不到你的话!我张文采还不屑于对一
个小孩子下死手!」张文采在不远处叫了起来,显然,姚清儿是有心让她听到的。

  我心里也认为张文采不会下死手,因为这里毕竟不是灵魂殿,就算是在灵魂
殿,有姚清儿这个在武林一呼百应的女人存在,她也做不出这些事情,更何况
,听她的语气,从头到尾都是她的夫君,也就是灵魂殿的殿主让她过来这里的
,那就看得出,灵魂殿的殿主和姚清儿的交情应该不浅。

  至于一直占据着我身体的那个灵魂为什么会消失,应该是因为他的灵魂力量
本身就弱,而且在毫无防备之下受了张文采的攻击,这才会导致他的消失而已。

  姚清儿听了张文采的话,又摸了摸我的头,这才重新转过身去,淡淡的笑道
,「我只是以事论事,灵魂殿的功法诡异无比,高深莫测,我姚清儿又怎么可能
会知道你会不会?」其实姚清儿早就知道张文采不敢下死手,她只是借这个机会
来教训张文采而已,让她收敛一点。

  张文采冷冷的说道,「姚清儿,别以为你现在是清心斋的掌门我就不敢拿你
怎么样,当年…」

  「当年的事情,师尊早有决定,你的确是忍受不住欲火烧心之苦,这才被师
尊逐出师门。」姚清儿再一次打断张文采的话,显然二人的关系已经势成水火
,但说这话的时候姚清儿的俏脸也是不禁微红,底气不足,因为就在不久前她才
被欲火攻心,做出了自慰的事情。

  「你!」张文采气得伸出一只玉指指着姚清儿,「当初要不是你从中挑拨离
间,师尊又怎可能会把我逐出师门?」

  原来两女以前是同门姐妹,现在就是傻子也知道是什么回事了,应该就是张
文采以前也是做出了自慰,甚至更甚的事情,姚清儿有没有挑拨离间我倒不知道
,但张文采肯定是认为姚清儿从中挑拨,害她被逐出师门。

  两女以前是同门姐妹,那么,张文采的年纪不是和姚清儿差不多吗?原来张
文采以前也是清心斋的弟子,难怪漂亮得和姚清儿还有娘亲差不多,那么倾国倾
城,现在娘亲我是得到了,要是她们两女也抱在怀里的话……

  「文采,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哦,舔一下。」

  「清儿,你再挑逗我就不要怪我再宠幸你了。」

  「娘亲,我要吃奶!」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如痴如醉,这画面太美好了,光是想都已经让人神往
,姚清儿和张文采各领风骚,姚清儿由于长期在高位的关系,身上带着一股傲人
的气势,对着谁都板着一张脸,唯独是我,我的「姐姐」政策显然让她很受落
,对着我她是有一种母性在里面,温柔无比,让清心斋弟子羡慕不已。

  而张文采,因为已为人妇的关系,和娘亲一样,身上那种成熟的少妇气质是
发挥得淋漓尽致,就像熟透的水蜜桃般,任君采摘,美艳至极的外貌加上内心冰
冷的气息,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但是带刺的玫瑰总是更让人好
奇,忍不住想要捧在手里把玩一番才好。

  回到场内,姚清儿和张文采的口舌之争仍在继续,我忍不住拉着姚清儿的玉
手,低声道,「姐姐,算了吧,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姐姐一生气就不漂亮了!」

  姚清儿俏脸一红,正想说话,刚好这一幕被张文采看到了,只听她冷声笑道
,「哈哈,好一个姚清儿,现在竟然喜欢吃童子鸡了!」说着,竟然还拍了拍手
掌,「看来你也是受不了那欲火攻心的苦。」

  姚清儿听得此话,秀眉不禁一皱,刚欲发难,却被我拉着了。

  「随她说去吧,姐姐不要生气!」说罢,我走到姚清儿的身前,对张文采说
道,「我不准你说姐姐,你要是有真本事,当年就不会被逐出师门了!」

  我有意刺激张文采来保护姚清儿,毕竟姚清儿比张文采重要太多了,她身怀
的绝世武功和处子之身是我一直觊觎的,至于张文采,能吃到手当然是最好,吃
不到的话也没所谓。

  姚清儿娇躯微震,心里不禁感动,这个比自己小几乎二十年的男孩子,虽然
说谁保护谁都说不好,但他有这份心意,也就是把自己当成亲人一样了,心里原
本刚刚发芽的小苗,在这一刻忽然又是长大了一点。

  张文采听得我挖她的痛处,心下大怒,玉手一挥就要发出攻击,可就在下一
刻,就被姚清儿早就察觉出来并且弹出一个小物事打在手臂上,随即化解了。

  张文采的手臂发麻,心神已然大乱,想要发出灵魂攻击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只见姚清儿快步上前把我拦在身后,玉手竟然主动拉着我的手臂,柔声道,
「你这傻瓜,姐姐不需要你保护,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

  话音刚落,姚清儿的一双美目竟然缓缓流出了两行清泪,不过瞬间就被姚清
儿擦走,「你先回去吧,我把事情处理好就回来。」说着,又再摸了摸我的头
,这个亲昵的动作在今天已是第三次了,可见姚清儿对我已是有着一点情愫,先
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有总比没有的好。

  这是一个好开始,我不能浪费了!

  「不,姐姐!」说着,我再一次「倔强」的把姚清儿拉到身后,挺了挺胸
,向张文采示威道,「有种你就向我来,不准你伤害姐姐!」

  调整过来的张文采想要瞪眼,不成想体内的内力不受控制,「哇」的一声吐
了一大口血。

  这时候,我身后的姚清儿连忙护着我的眼睛,想要帮我避开张文采的灵魂攻
击,却看到张文采已经倒在了地上,不禁松了一口气。

  我心里暗笑,张文采这个人脾气虽然暴躁,但没有心计,我吃了你一次亏还
会吃第二次吗?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大方的站在姚清儿的前面,难道真的不怕
死?

  张文采的情况我是早有预谋,那是在檀香里面散发的一种名为「断骨」的香
料,顾名思义,就是让人经脉逆行,痛不欲生,那是专门针对灵魂攻击者的香料
,也就是张文采这种人。

  不过姚清儿可是不知道这些古怪的西域香料,她看到我再一次站到她的身前
,是那么的伟岸,她的心,那棵叫做爱情的小树苗,悄然长大了一些。

  看到张文采倒在地上,姚清儿这才拉住我的手,双目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拼命的往外流,这时候,精明的娘亲早已把一群在一边不知所措的清心斋弟子
唤了出去,而自己,也是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也抱起地上的张文采一同出去了。

  「傻瓜!」姚清儿紧紧的捉着我的手,任由眼睛的泪水流出来,她不知道自
己这到底是怎么了,只知道面前的这个比自己小将近二十年的男孩为了保护自己
不惜以卵击石,那种勇气足以让自己感动不已。

  我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道,「姐姐,我没事啊,不要哭不要哭。」说
着,轻轻的用姚清儿拉着我的手,顺势把她拉进怀里,「好姐姐,以后让我保护
你,好吗?」

  这个动作顿时让姚清儿显得不知所措,想要挣脱我的时候,不成想我的身上
散发着一阵强烈的男性气息,这阵气息是她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那么的亲切
醉人。

  得势不能饶人!感觉到姚清儿有些不知所措,我又加了一分力把她抱着,柔
声道,「姐姐,我喜欢你。」

  「嗯…」姚清儿本来就软软的不能发力,听到我的告白,娇躯又是震了一下
,轻哼了一声,成熟的身体就这样软瘫在我的怀里,「放…放开姐姐…嗯…」

  姚清儿的身体本来就像一个成熟的水蜜桃,现在被我敲开了心扉,心房更是
节节败退,瞬间失守,轻轻的在我怀里扭动着火热的身躯。

  「姐姐。」姚清儿开始有点不安了,不能操之过急,我连忙松开她,低声道
,「姐姐你怎么了?」说着,我轻轻捧起姚清儿的俏脸,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

  「别…」姚清儿想要转过脸去不看我,可是却被我阻止了,「别这样…」

  我笑了笑,轻轻的踮起脚尖,吻了一下姚清儿的脸庞,「姐姐我好喜欢你
,我不准任何人伤害你,也不要看到你哭!」

  这番动作和语言,让姚清儿这个处子无所适从,爱人间亲昵的话语竟然发生
在自己这个清心斋的掌门身上,而且,这个禁忌之吻,简直让自己几乎要疯狂了。

  「姐姐…姐姐也…不…」姚清儿双眼迷离,布满着水痕,快了,那句话她快
要说出来了!

  我连忙追问,「姐姐你也喜欢我?」说话间,我再次让姚清儿嗅到我的男性
气息,务必要把她的芳心夺走!

  姚清儿像是在挣扎一般,心神几近失守,修长结实的双腿轻轻的颤抖着,蓦
然间,感受到一股暖流从私处流出,她再次动情了!

  从没发现身体如此敏感过,姚清儿很想点头承认了,却放不下清心斋掌门这
个身份。

  「不要…姐姐…嗯…」姚清儿摇了摇头,想要清醒一点,可是却不知道自己
已经全然迷醉在这个暧昧的时刻里面了。

  这时候差不多了!我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姚清儿的心房已经
敞开了,之后的事情,就相对好办了!

  「好吧!」我故作失望的松开姚清儿,低声的自言自语起来,「原来只是我
一厢情愿了,姐姐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说罢,不等姚清儿回
过神来,我便快步想要跑出房间,再也不管姚清儿。

  「弟弟!」姚清儿情急之下,不顾仪态的叫了起来,连忙施展身法追上了我
,做出了一个让我意外的举动。

  姚清儿主动抱着我了!

  没错,这不是幻觉,姚清儿竟然从我身后紧紧的搂住我,一双硕大无比的乳
房竟然就这样贴在我的背后。

  「姐姐!」我低声喜道,想不到进展如此之快!实在叫人喜出望外。

大家放心,「娘亲」是百分之二百不会被其他人染指,看了大家之前的回复
,我觉得实在有必要澄清,免得大家有所疑虑。
调查一下,大家希望之后推倒谁,张文采?姚清儿?还是另有其人?你的意
见,很有可能会成为后文发展的一笔,参与者直接回复便可!

[ 本帖最后由 skgw 于 2016-5-15 19:1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