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zhi111 发表于 2009-12-14
               情遗东门

            ——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

            作者:天涯何处觅芳草

       2009/12/14首发于SexInSex



             第三十九章  淫靡舞厅

                (1)

  那个周末,老王到办公室来告诉我,说他这个月的广告提成领到了,想请我
一起出去玩一玩。

  我问上哪儿玩。他说手上有两张红玫瑰舞厅的门票,问我是否有兴趣。我问
他是否带上阿媚一起去。他说那当然。我说那我也带上阿娇,可否?他说他也正
有此意。他说上次在我家受请吃饭,这次去红玫瑰舞厅跳舞,算是他的回馈。我
说那好,那你赶紧的约阿媚,我约阿娇。

  两人于是分头打电话给自己的爱侣。

  拨通了阿娇的电话,我向她说老王请我们一起去跳舞的事。阿娇说那好哇,
认识我这么长时间还没进过一次舞厅,有机会陪我去跳跳舞,当然不错。又问我
晚饭怎么安排。我说我和老王在单位吃,你和阿媚在家里吃过后,晚上一起打的
过来。我们在舞厅门口见面。

                (2)

  红玫瑰舞厅设在工业区,是专为附近数十万打工仔服务的夜生活场所。来这
里玩的人,多数是白领和蓝领,有真恋人,也有假夫妻,当然妓女流莺和小偷也
混迹其间。舞厅设施简陋,没有包间,只有卡座。舞厅的节目也不是很正规,既
有迪厅的摇滚特色,又保留了过去舞厅的黑灯。老王跟舞厅的老板很熟。曾经问
过他为什么不弄得高档一点。老板说他开这家舞厅,只是为了满足中低层人士的
需要,大家喜欢什么,他就上什么。不过,正是这种下九流的场所,也有它的魅
力,那就是喧嚣和放荡不羁。

  听说要来红玫瑰跳舞,两个女人都打扮了一番。阿娇将长发在头上盘成一个
螺旋形的结子,旁边还插了一根闪闪发光的发卡。一件大开领小衫,一条露脐短
牛仔,一双细带高跟凉拖鞋,简约而风骚。阿媚还是那样,将头发梳向一侧,搭
在胸前,非常优雅地露出另一侧白白的脖颈。她也是一件小T恤,一条超短裙,
一双高跟凉拖,清丽而妩媚。两位美人的手腕处各跨着精致小腕包,体态婀娜地
蹬着高跟鞋,有说有笑地朝红玫瑰走来。

  我和老王在舞厅门口将她两接住。阿娇很自然地和我站了一起,还挽着我的
胳膊。阿媚则跟在老王身边,拿眼睛飘向别方。

  “穿这么露,等一会儿进去后,小心有人吃你豆腐!”我笑着拍了一下阿娇
圆翘的小屁股,说。

  “哼,你打人家屁股,已经在吃我豆腐啦!”她向我抛来一个媚眼道。

  夜幕降临后,霓虹闪烁,门前的空地上停满了电动机车,各式各样的型男靓
女在大门口穿梭进出,里面喧嚣的音乐和鼎沸的人声扑面而来,刺激着我的每一
个细胞。

  老王搂着阿媚,阿娇挽着我,四个人笑嘻嘻地走进红玫瑰。幽暗的舞厅里,
刚一进去,眼睛不能适应里面的光线,只觉得里面黑忽忽的,什么也看不见。D
J打着快速的拍节,如阵阵雷声从头顶滚过,连空气都在颤抖。舞台上,一位穿
着半透明的三点式内衣的小姐,在追光灯的照射下,当众表演着热辣的艳舞。而
下面的舞池里,一大群黑影,分不清谁是谁,只是在那里摇晃着身子,挥动着手
脚,乱跳一气。镭射灯在空中扫来扫去,暄染着一种迷蒙而又暧昧的气氛。

  我们选了一个可以看到舞池全貌的卡式包厢坐了下来。

  四个人刚一落坐,就有两个身着性感旗袍的美眉在向这边走来,她们的发结
在紫外频闪灯的映照下,闪着蓝色的光,像黑夜中娇艳的花,诱惑动人。

  其中一位,寻问老王想要什么酒水点心。另一位则站在我身边,弯着腰点燃
了桌上的一只蜡烛。

  点蜡烛的美眉大约一米六三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袭紫色而性感的旗袍,裸着
白白的两臂,梳着高高的发结。我一抬头,就看到她翘着屁股和开叉到大腿根的
性感旗袍里伸着两条迷人的大腿。

  这个时候,我的眼睛开始适应了里面的光线。我看到舞台上,那位半裸的艳
舞小姐时而扭腰,挥臂向上,打着响指;时而,耸动着胸前两只白白的大乳……
而昏暗的舞池里,躁动的人们则忘情地扭动着身子,挥动着手脚,仿佛打了强心
剂,乱跳一气。紫外频闪灯则将他们的影子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从吧台上被
照得红彤彤的各式洋酒反射过来的光,又将他们的身子涂上一层五颜六色、光怪
陆离的影子。

  “你敢当众跳这种舞吗?”我贴着阿娇的耳朵问。

  阿娇笑着摇摇头。

  “那你还没有她胆大。”

  这时,隆隆的鼓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如雷贯耳。一道小号声起,由弱而强,
尖尖的呼啸而过,伴随着一道道闪光,仿佛拉开了人们心中的那道地狱之门;沙
锤和铃鼓紧随其后,将原始的欲望、邪恶和丑陋都从地狱里驱赶着释放了出来。
于是更多的人走下舞池,跟着疯狂的节奏扭动起来。整个舞池沸腾了,迷乱了,
也陶醉了。

  阿娇在家乡就学过舞,还差一点背着老公与一个男舞伴玩出感情来。这时,
她有些坐不住了,虽然摇晃着腰肢,用脚尖在地上打着拍节。

  我向她笑笑。伸出一个大拇指赞美着她的动作。阿娇坐在椅子上动了一会儿,
觉得不过瘾,拉着我的手就要下舞池。我忙摆摆手,表示不会跳,又指了指老王,
对她说:“不然,你和老王下去吧,我看你跳。”

  老王站起身,牵了阿娇的手,阿娇笑着站起来,与他下到舞池,缓缓地跳起
来。一开始两人跳得并不快,有点先适应一下的味道。后来慢慢地跟上了鼓点的
节奏,越跳越快了。我看到她胸前的一对奶子在上衣里面随着她的舞动而一波一
波地弹跳着,很有节奏,也极具性感。

  这个时候,舞台上,那位表演艳舞的小姐跳得更加疯狂。她张开着两条大腿,
一忽儿将双手放在两侧的胯部,拉了拉细细的裤带,感觉象是要当众脱掉自己身
上最后的那片遮羞布;一忽儿又将手摸向自己的阴部,感觉象是在自慰,并从她
从半睁半闭着一双媚眼里流露出一种渴望与企盼;再一忽儿,又前后摇动起自己
的白肚皮,做出与男人性交的淫猥动作,勾引着在场的所有的红男绿女们……

  渐渐的,我发现阿娇的舞姿开始风骚放荡起来,扭腰摆跨,动作夸张而风情
万种。

  空气在颤抖,热血在沸腾。摇滚乐曲的鼓点冲击着我的耳膜,光怪陆离的灯
光刺激着我的眼睛,我闻到了不仅仅是醉人的酒气,还闻到了雄性的叛逆和雌性
的诱惑。

  香水和汗臭,优雅的高跟鞋和舞动的小腿,扭动的腰肢、跳荡的乳房和飘逸
的秀发……我忽然感觉舞池里那些跳动的身影,仿佛不再是人的肢体,而是一群
发了情的豺狼虎豹在缠着另一群同样是发了情的美女蛇和狐狸精……

  我看到阿媚在向我微笑着,眼中充满了期待的柔情。

  我感到有一股原始的欲望自下而上在体内沸腾起来,喷薄欲出。

  我拉起了阿媚的小手:“阿媚,走,我们也去跳!”

                (3)

  阿媚的身材极好,也跳得极好。此时她面带微笑,向上自由地挥动着两条手
臂,摇摆着细腰,胸前的两只乳峰随着身体的动作而不停地上下跳荡,尤如伊甸
园里的一条美女蛇在引诱着亚当。我对跳舞不是很在行,只感到自己就像一只笨
笨的企鹅,摇头晃脑地应和着阿媚的舞姿。但却十分欣赏她的优雅妙曼的身姿和
妩媚美艳的舞步。

  阿媚一直微笑着,黑艳艳的眸子里不时地向我传递着一种媚光。她的动作幅
度不大,却极具东方女人的含蓄之美。

  我一转脸,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阿娇,她和老王两个人一边跳,一边将各自
的胯部互相碰撞着,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晰,但感觉到他们分明是在相互调情和大
胆地挑逗。阿娇内心里的那种放荡的本性,在黑暗和混乱的光影和激荡的声浪中
开始流露出来。

  我又将目光集中到阿媚身上,她正伸展着两臂,摆动着胯部,摇晃着胸前的
两只奶子,勾引着我的欲望——真是美啊,青春,性感,活泼,魅力四射,兴奋,
吸引,燥动……

  音乐嘎然而止,舞池里的灯光亮起来,这一曲快摇在人们的兴奋中结束了,
大家回到各自的坐位上。

  阿娇的脸红扑扑的,有一些儿细汗。她一边用手往脸上扇着风,一边喝着饮
料。

  阿媚坐在老王身旁,眼睛却瞟向我,脸上依然保持着那种会心的微笑。

  我和老王喝着啤酒。

  “老王,可以呀,看不出你的舞还跳得不错呀。”我说。

  “哪里,哪里,我是瞎跳。阿娇才跳得好。”老王笑道。

  “老王说你的舞跳得好,还想跟你跳。”我转向阿娇,添油加醋地说。

  “是你自己想跟阿媚跳吧?”阿娇笑问道。

  “哈哈,也是啊。不过老王对你,好像挺有感觉的。”

  “哼,你对阿媚有感觉才是真的。”阿娇踢了我一脚,反击道。

  这时,老王搂着阿媚不知说了句什么,只见阿媚冲着我直笑。

  “阿媚,你笑什么?”我问。

  “老王说你跳舞,就象只丑小鸭在游动,好玩!”阿媚笑道。

  “我本来也不会跳,也很少跳,所以出丑嘛。”我笑道。

  阿娇笑道:“那今天乘机会,让阿媚好好教教你啊!”

  老王和阿媚装作没听见。我却听出了阿娇话中的玄机。什么意思?这么快,
就吃醋了?或者是想玩交换吧?那也太放肆了吧!

  又一只舞曲响起,节拍比刚才的舒缓了许多,旋律婉转,充满着忧伤的情调。
我知道,这是DJ有意在通过乐曲调节着整个舞会的情绪节奏。

  音乐一起,红男绿女们又纷纷下到舞池里。阿娇这次主动站起身,约老王一
起下去跳。老王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我笑笑说:“老王,没事,你跟阿娇,
我跟阿媚。今天咱们就换了。”

  老王笑道:“好,强哥,这可是你说的!”

  “你讨厌,什么换不换的。我就是想跟老王学两招。”阿娇打了我一下,忙
解释说。

  灯光开始渐渐昏暗下来,舞池里,一对对舞伴们耳鬓厮磨,肢体相拥,在慢
慢地摇荡,仿佛一只只小船淌洋在平静的湖面上。

  音响里传出的,是刘若英的那首《为爱痴狂》。真挚的感情,哀伤的情调,
无奈的人生,使人不得不产生一种情感上的共鸣——

  我从春天走来,你在秋天说要分开。

  说好不为你忧伤,但心情怎会无恙?

  南方的春天来得格外早,虽然才只是四月,却已温暖得令人躁动不安。我与
阿媚温馨地相拥,脸贴着脸,感受到她青春的身体和细腻的肌肤,享受着一份浪
漫的温情。

  灯光继续暗下去,最后完全漆黑一团,只有乐曲依然悠扬。我拥着阿媚,闻
着她淡淡的肤香,享受着她的那份温柔……

  为何总是这样,在我心中深藏着你,想要问你想不想,陪我到地老天荒。

  如果爱情这样忧伤,为何不让我分享,日夜都问你也不回答,怎么你会变这
样?

  一想到怀里的女子会在不久的将来,离开深圳,回老家去嫁为人妻,生儿育
女,便有一种伤感的情绪在心间油然升起。虽然我和她之间的情缘不深,但我们
不论怎么说也发生过多次性关系,而且彼此缠绵过,陶醉过,拥有过,内心在这
段时间还是有感觉的。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手搂着阿媚的腰肢,一手托着她的背脊,不由自主
地撮起双唇,吻向她的脸蛋,吻她的美眉,吻她的热唇……

  “啊……”她在我怀里开始忸怩着,娇声道:“强哥,抱紧我!”

  她象只乖乖的小猫,软软地依偎在我的怀抱里,承受着,陶醉了。

  我紧紧地搂着她,享受着从她体内传出的那份温馨。

  黑暗中,我忽然想起阿娇,此时的她,是否也在老王怀里撒娇?此时的她,
是否也在和老王热吻?

  但是不管怎样,我想,此时此刻,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了。

  我贴着阿媚的耳根,轻轻地呼唤:“阿媚——”

  “嗯!”

  “想要吗?”

  “想!”

  “等会儿,找个机会,OK!”我隔着她的薄薄的小衫,揉着她的两只饱满
的乳房,温柔地说。

  “你就会哄我,当着阿娇的面,你怎么敢!”

  “哈哈,你以为阿娇正经吗?她现在还不是被老王抱在怀里。”

  “你好坏。都是你安排的吧。”

  “天地良心,我没有安排,当然也没有阻止。”

  “哈哈,你就是一个大色狼!就想着怎么勾引我。”

  “那你呢?”

  “也想。”

  “那你亲我一下。”

  阿媚本来是将脸靠在我的肩膀上的,为了能够亲吻到我,踮起了高跟鞋的小
脚,狠狠地在我脸上啃了一口。

  我笑了,也在她的脸蛋上回吻了一下。两人相拥着,一边在舞池里荡漾,一
边说着情话。

  不一会儿,灯光渐渐地明亮起来。周围的情侣慢慢放开的彼此的身子。我看
见不远处的阿娇,也有些慌乱地从老王的怀里挣脱出来。人们开始退出舞池,回
到坐位休息。

                (4)

  我贴着阿媚的耳朵说:“先别回去,就在这里看他们搞什么?”

  阿媚理解似的一笑:“就是你坏主意多。”

  我们躲在一根大圆柱的背后,眼睛望着老王和阿娇的方向。

  老王剥了一个桔子,开一片,送到阿娇嘴边。阿娇朝他笑了笑,一伸脖子,
将那片桔子含进嘴里。老王开心地看着她将那片桔子吃下去。

  阿娇回头看看左右,好像是在看有没有什么人在注意她似的。

  老王贴着阿娇的耳朵,不知说了句什么话,阿娇笑着伸手在他背上狠狠地打
了一下。

  老王忽然站起身,拉起阿娇的手,阿娇先是犹豫了一下,仅仅是一下,便跟
着站起身,两人离开了坐位,消失在黑暗的人群之中。

  我和阿媚回到卡座,一边喂饮料给阿媚喝,与她调情,一边脑子里却一直浮
现着阿娇与老王从坐位上离去的那一瞬间的影像。那种被男人拉着站起身的情态,
就仿佛像是去卖淫一样,这种情景我在凉台上看得太多了,小姐们与男人谈好价
钱,就被男人拉起身去了房里……

  “你说,他们去哪里了?”我心神不宁地问阿媚。

  “笨,这还不知道!”她笑道。

  “说嘛。”

  “去打炮呀。”

  “这地方,能吗?”

  “你自己看看。”

  我顺着阿媚用眼睛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个卡座里,一个女孩正跨
坐在男孩的大腿上,双手搂着男孩的脖子,男孩则搂抱着她的腰肢,女孩望着男
孩,一忽儿低下头与他亲吻,一忽儿又前后左右地摇动着自己的腰肢。

  我拉过阿媚,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轻轻问她:“想吗?”

  阿媚点点头。

  “那你也跨上来。快!”

  阿媚蹲下身,伸手将自己的小内裤从裙子里脱下来,然后拉开我的裤子拉链,
掏出我的已经硬起来的阳具,握在手里,不停地撸着。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她一
直是蹲在地上的。

  “上来。快!”我催促说。

  她跨坐上来,用手握着我已经高高翘起的鸡巴,让她的阴部靠过来,感觉是
对准了,慢慢地坐下去。

  我感觉她的阴道里面好热、好湿,好滑……

  阿媚将裙子拉了拉,遮住自己的屁股,开始慢慢地动起来。

  我搂着她的腰肢,一边向上顶着她的子宫颈,一边与她密密地湿吻。

  “感觉好吗?”

  “好!”

  “刺激吗?”

  “好刺激!”

  我也非常刺激。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公众场所当众和女人做爱。

  “紧张吗?”

  “也紧张!”

  我也有些紧张,心跳得极快。那是自然的,因为我们都怕被阿娇和老王发现,
也怕被周围的人注意。

  “爽不爽?”

  “爽,爽死了!老公。”阿媚娇羞地说。我的鸡巴坚硬地杵在她里面,感到
她下面真的流了不少的淫水。

  又由于阿媚的不停地摩擦着我的龟头,交感神经不断地向我的大脑传递着令
人兴奋的讯息,太强烈了。

  阿媚忽儿前后,忽儿左右,忽儿上下地摇动着自己的腰肢。我感到她阴道里
的膣肉正在一波一波地收缩着,我感到她快要来了。

  不一会儿,阿媚便开始呻吟起来,但由于周围的噪音太大,将她的浪叫声掩
盖了不少。

  “啊……老公,我要死了!啊……”随着她的一声呼唤,我感到她挺直了腰
肢,双腿开始用力地夹着我,浑身抽搐起来……

  “啊……我……来了……”阿媚失声叫道。

  我奋力地将龟头顶着她阴道深处的子宫颈上,直到她里面一股热流冲出……

  怀里的阿媚高潮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身子渐渐地软下去,娇弱无力地瘫
软在我的胸前。我赶紧搂紧了她。一个女人对我这样的爱慕,爱慕到了不计场合、
如痴如狂的地步,真是令人心碎。

                (5)

  那天晚上,阿媚高潮后,我还没有射精,但也不敢在那种地方多玩,于是让
她从我身上下来。

  阿媚蹲在地上,用自己的小T裤擦了擦自己的阴部,将流出的阴精淫液弄干
净。随之将沾满阴液的T裤揉成一团,放进随身携带的小包里。

  我知道她流出来的那些东西,并不是因为她的淫,而是因为她的爱。当她蹲
在地上,做着这一切的时候,我忽然发现,真爱我的人,应该是她,是她!

  我有些怜爱地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让她坐进我的怀里,与她耳鬓厮磨,摩挲
亲昵起来。我知道今晚并没让她彻底满足,以后再找机会补给她……

  阿娇和老王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我们四人一直玩到凌晨一点,才从红玫
瑰舞厅回到家里。

  “喂,你好像是进错门了吧?”阿娇笑着对我说。

  “我没有啊。可能是你自己进错了家门吧?”

  “哼,你还知道这是你的家呀?隔壁才是你的家吧?”

  “去,隔壁才是你的家哟,老王正等着你呢!”

  “你放屁!”

  “看到你跟老王今晚那么亲热,真是气死我了。”

  “你还不是一样,跟阿媚那么亲热,还不是气死我了!”

  “那这么说,你还是在意我呀?”

  “在意哟,在意你偷人时的那副色相,恨不得一口把阿媚吃下去!哈哈……”

  “我是像你形容的那么色吗?”

  “就是哟,跳舞的时候抱着人家不放。”

  “你难道没被老王抱着吗?”

  “女人被男人抱,那是应该的。”

  “说嘛,刚才跳舞的时候,老王摸了你没有?”

  “摸了的。是我故意让他摸的,吃醋吧?”

  “摸你哪里?”

  “浑身上下都摸过了,弄得我的骚水都流出来了。哈哈,你满意了吧?”

  “你个骚婆娘,等一会儿上了床,肏死你个骚货。”

  “哈哈,今天就不跟你做,馋死你!”

  “快,把裤子脱了,先看看你被他弄成什么样了?”

  “哈哈,就不脱,馋死你!”

  “快!快点脱!”

  “我今天不方便哟!”阿娇笑着用手护着自己的腰部,故意的气我。

  “屁话,刚才跟老王跳舞跳得那么骚,现在却说不方便。”

  “哈哈,那……那好,那让我先去洗洗啊。”

  “不要洗,就这样,原汁原味才好。”

  “哈哈,下面真的有点骚味了,怕你闻到受不了。”

  “不行,我非要看看你再说。”

  于是除下她上面的小衫,再解开她的胸罩,一对丰隆高耸的奶子,尤如脱兔
一般的蹦出来,两枚栗色的乳头,放荡不羁地高高地竖起。我坏笑着故意用力地
捏了一把。阿娇立即夸张地叫了起来,完全是一副熟女的淫贱之相。

  “说,老王刚才摸了你这里吗?”

  “摸了。”

  我的手往她下面伸去,穿过她的肚脐眼,在她白白的肚腹上摸了两下:“这
里呢?”

  “啊,也摸了。”

  再往下,解开她的牛仔短裤,便露出了她里面那条半透明的小T裤来。透过
那片小小的三角遮羞布,可以看到她里面黑茸茸的阴毛来。

  阿娇光脚踏在高跟凉拖里,露脐牛仔短裤被垮到脚踝,光着两条裸腿,站在
地上任我播弄着。那情景也只有在闺房里才能相见。

  翻开她小小的T裤,哇,上面上真的沾有好多淫水。看来,今晚她和老王失
踪的那一段时间里,两人一定做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密事。

  我摸着她毛茸茸的下身:“这里,让他摸过没有?”

  “哈哈。也摸了。”

  “来,张开腿,让我检查一下,看看他弄坏了你没有。”

  掰开她的两片已经充着血的大阴唇,发现里面红红的,湿湿的,闪着淫秽的
光泽。用手掰开上面的肉缝,发现那枚小小的阴蒂,如一粒黄豆般,挤出来裸露
在外,好看极了。

  “哇,想要了吗?”

  “不想。”

  “还说不想,都湿成这样了。”我把手指伸进去,摩擦着她长满肉芽的阴道
壁。

  “啊,不……”

  “想要吗?”我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道。

  “想。”

  我又舔了两下,道:“刚才还说不想。”

  “想……我要……快……”她抓住我的头发,哀求道。

  “说,你让他搞进去没有?”

  “没……有。”

  “那你是怎样满足他的?”

  “给他……打手枪。”

  只是给老王打手枪?可能吗?两个人在那种淫靡的场合下?阿娇和老王离开
卡座时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那分明就是去赴淫。我不知道是该相信现在听到
的,还是该相信我所见到的,抑或我的判断力。

  将阿娇的两条大腿一搂,从地上一下子将她的整个人抱起,连鞋带裤子一起
扔到席梦思床上。

  “哎哟!”阿娇惊呼着,整个身子直直的在床上弹了两下。

  故意当着阿娇的面,冷着眼,让她看着我解开自己腰带的扣拌,裤子被垮下,
衣服也丢在一边,赤条条的上了床。我要让她知道,对她出轨后的性惩罚,即使
上演。

  就在我脱衣时,阿娇也用脚将高跟鞋剥下扔到地上,又退下挂在脚踝处的裤
子。当我一丝不挂跳上床时,她同样地也一丝不挂,象个浪荡的骚货,在床上伸
展开四肢了。

  没有任何前戏,我用手扶着高高翘起的鸡巴,对着她的肉洞直接就插了进去,
而且是一插到底。

  “啊……”阿娇呼唤了一声,象是承受不了的感觉。

  抽出来,再插进去。动作生硬而没有一丝的温柔和怜悯。

  “老公,你轻一点……”阿娇悠悠地说。

  我没有做声,再一次重重地插进去,一插到底。心想你不是发骚吗?不想偷
男人吗?今天就满足你!

  我一边想象着她刚才在舞厅里与老王的暧昧之举,一边操着她的小屄,猜疑、
醋意、失意,加上刚才在舞厅里与阿媚缠绵了一夜后,体内熊熊燃烧的欲望,一
起汇聚到了我的阳具上,硬硬的,奋力地在阿娇的阴道里抽插起来,一下接着一
下地,操得她淫水涟涟,啊嗯哇咦地乱叫。

  我相信,那天夜里,睡在隔壁的阿媚也不会拒绝老王的要求。因为这是人的
天性。我想,阿媚与老王上床后,在他的抽插下也一定做得很爽。在舞厅里阿媚
虽然高潮了,但并没有尽兴,夜里一定会让老王再给她补上一次。

                (6)

  把阿娇弄爽了,并在她的肉膣里一股又一股地射精,对我而言有一种男人的
征服感和成就感。但一想到阿媚此时也躺在老王身下,承受着他的抽插玩弄,一
丝不易察觉的失意便涌上了心头。但很快,我就将这种情绪给它压了下去。

  和阿娇玩累了,躺在床上。在我的追问下,阿娇知道再瞒下去,我会一夜都
不得安宁,便讲起老王在跳舞时如何挑逗她的情景。

  那时,舞厅里的灯灭了,老王搂着她,将她拉向自己的怀里。阿娇一开始还
有些不好意思。毕尽她还意识到我的存在。她向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黑乎乎的,
根本看不清谁是谁时,胆子便稍微大了起来,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也就依
了他。在老王有力的臂膀里,像只温顺的小猫儿,偎在了他怀里。

  老王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先是摸她屁股,后来改为揉和捏她的屁股。阿娇
用手打了他一下。老王的手又跑到上面来,伸进她的小衫里,摸捏她的两只丰隆
的胸乳。当他的手指将她的乳头夹在中间向外拉动时,阿娇说,她的情欲之门一
下子就被打开了。

  我想起那时的我,也正与阿媚在黑暗的舞池里紧紧地搂在一起,互相亲吻着,
摩挲着,沉醉在彼此的默默温情中。

  阿娇说,老王握住她的手,把它引向自己的下身。阿娇发现他的鸡巴在裤子
里已经翘得很高了。阿娇笑着用力握了一下它。而正是这用力的一握,使情场高
手的老王知道了她的心思。

  老王拉着她的手,两人跑到黑暗无光的楼梯间。老王靠墙站立着,拉开了长
裤的拉链,掏出了自己的宝贝。阿娇则蹲在地上,握着他的东西,上下套弄着为
他打手枪。

  阿娇说,她看到在楼梯间里,还一对男女,一个女的扶着墙,翘着屁股,让
男的从后面肏她。

  阿娇说那里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耳边不时地传来里面震耳欲聋的音响。

  阿娇说,老王也想让她靠墙而立,从后面干她,但被她拒绝了。她帮老王手
淫到射精,两人才回到舞厅。

  我问:“这是跳舞时候的事。那后来呢?老王喂你吃了桔子之后,他又带你
去了哪里?”

  阿娇说,那支舞完了后,回到坐位后没有看见我和阿媚。老王便向她调笑说,
你看,强哥与阿媚都去快活了,你又何必认真呢?说得她一时无语,老王便将她
拉走了。

  “那你们去了哪里呢?”

  “这个舞厅有个后门。进去后是个大花园。老王发现了一堆竹林,就把我拉
了进去……”

  “后来呢?”

  “老王坐在地上,让他坐在他身上……”

  “后来呢?”

  “哎呀,不要问嘛。人家不好说。”

  “说嘛,我不怪你。”

  “后来……后来他就脱了我的裤子嘛……”

  “再后来呢?”

  “哈哈,再后来,你知道的啦。不用说了嘛。”

  “说嘛,我要听。”

  “他让我光着屁股,坐在他身上……”阿娇说到这里又停住了。

  “说呀。”

  “还说什么。我就让他搞进去了嘛。”

  “射到哪里了?”

  “我没让他射在里面,只是让他插了几下,他射到外面的草地上了。”

  “你个骚婆娘,到底还是让他给插进去了。”

  “那时我没办法呀。你和阿媚又不在,他非拉我去呀——那你说,你和阿媚
去哪里了嘛?”

  “我们只是躲在暗处,看你和他在做什么。并没有到哪里去。”

  “你个坏东西,老是不放心我,结果却被别人钻了空子。”

  “好啦,好啦,我不怪你。你自己也爽了不是?”

  “老实说,刺激到是刺激,就是有点背叛了你的味道在里面。不过,我对他,
并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寻求一点刺激而已。”

  “我知道,我懂,我不怪你。不早了,睡吧。”

                (7)

  夜已深沉。

  在这样一个宁静的春夜,心里有事,就是睡不着啊。睁着眼睛,凝视着身边
的这个裸体女人。她是谁?是我的爱人吗?好像是,不然两个人怎么会睡到一起。

  但细想一下,离“爱人”二字又好像差一点:她不是也和东北佬经常睡到一
起吗?不是也和香港那个摄影师睡到一起吗?今晚,她和老王——我最好的朋友,
不是也偷情偷到后花园里,干着性交的勾当了吗?

  即使是卖淫女,爱情也需要忠贞。

  她有忠贞观念吗?没有。

  那么我会娶她为妻吗?不会,绝对不会。

  既然如此,那么彼此为什么不玩得更放荡一点?

  “老王,我操你妈的,你要是真喜欢阿娇的话,干脆让她跟阿媚换了算了!
只要阿娇敢当着我的面,跟你上床,让你操她,那我就服了。”我心里愤愤不平
地想道:“那我就一定要把阿媚从你手里夺过来!即使是做出再大的牺牲,也在
所不辞!”

  这样想着,盘算着,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长篇连载,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hx168ok 于 2009-12-14 23:1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