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bmy 发表于 2009-08-04
               (52)

  冬青大厦的楼门口的招牌已经正式的更名为:冬青—恒昌大厦,当我的车到
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江月和秘书办的董崴在门口站着,想必是知道了我今天回
来,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了!

  我看见飞快上来给我开门的是董崴,而江月只是红着脸站在那里用眼睛直勾
勾的看着我。虽然我们离别的不超过十天,可从她的眼神里看到的是好像已经半
辈子没有见过我似的,如果这里不是公开场合她非要过来把我吃了不成。好在这
个丫头还是识大体的,情绪失控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很快她就恢复了很有礼貌
的过来向我问候:「董事长,你回来了,夫人好吗?」当她看到我投去的眼神是
似笑非笑的,她不由的瞪了我一眼,紧接着说:「王主任身体不适,不能在这里
迎接董事长,她请董秘书代替她迎接董事长休假归来!」

  「哦,王主任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快带我去看!」看见我着急的样
子,江月在那里偷笑,只是不明究竟的董崴在一旁一头雾水。

  「王主任没有什么事儿,只是这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感到恶心、呕
吐!」

  「哦!那倒没有什么事儿,……不,那样也不行,必须请医生啊!如果南丁
在就好了。」

  这时候,小姨听说我回来了,刚好出来,听见我的这些话,很感动的样子,
燕子一般的扑到我的怀里,说:「小远!你回来了!」突然她好像意识到地点不
对,赶紧推开我,「对不起啊,董事长,我们都很盼望你,所以我有点失态!」

  「行了,不用掩饰了,没有多少人看见,不过尊照前董事长的命令,我们不
用在人前演戏了,她让我免去你董事长办公室主任的职务,她让你回岭南!」

  「我就知道她会让我回去,不过我不想!」我们两个边走边说,这时候江月
和董崴知趣的落在了后面,「我就不回去,我回去了,两个大肚婆在一起有什么
意思,自己男人离哪么远!」

  「离不开我?」我撮耶她,我以为她会说谁离不开你了?

  「是啊,老公,我现在是一天都离不开你的,怎么办呢,我这几天都想死你
了,恨不得早些把这个累赘给生出来!」看着小姨真诚的表白,我很感动,也不
好意思再逗她了。

  「其实她也比你好不到那儿去,不过她知道不能让我长期的守着她,所以才
让我赶紧回来的,毕竟知坊镇还有一些人在等着我呢,她相信我会很好的解决这
个问题的。你说是吧,王主任。」说道这里我看了看小姨,她的脸上阴晴不定,
我脑子里想着不知道该不该和她说,不过后来还是决定说出来:「我想不能仅仅
合并冬青恒昌,还要合并岭南和知坊镇,你说是把?」

  「看你想的美的,弄一屋子美女,你伺候的过来嘛?」

  「我说的真的,总是两地,我奔波的也辛苦,两处房子可以都存在,但是我
们人要在一起,你说是吧?」

  「你是想让我们去知坊镇吗?」

  「不,你是冬青-恒昌正经的老板娘,住在哪儿,我还要听你的,你不知道我妻管
严?」

  「去你的吧,你气管炎,这个世界上就真的不用那些女权主义者呐喊争取权
益了!」

  我们走到10楼我办公室的一路上,不管是在走廊里还是在电梯里,我都看
见那些女人在交头接耳,但是看见我走过来,有都非常有礼貌的给我打招呼:
「董事长好!」

  「你看见她们是不是很高兴啊,是不是感到我们公司姹紫嫣红啊?」

  「好像多了好多新面孔啊?而且都很漂亮啊!」我不知道是谁在捣乱,也不
敢多表态。

  「我让江月从全国各个分公司选拔的美女,用来充实秘书办的,她们可是经
过层层考核过来的,只剩下你面试了,我准备留下6、7个给你当秘书!」

  「我抗议,你这个婆娘,老公同意了吗?搞得跟选美似的!」

  小姨第一次听我这样称呼她,有点吃惊,可是旋即明白了这是迄今为止我对
她最亲密的称呼了,她也很高兴我这样叫她,可是她并不作答,只是就那样温柔
的看着我,柔柔的说:「老公我爱你!做你的爱妻是我这一生的荣幸!」看着小
姨要滴出水的眼神,我当时就要晕倒了。

  到我的办公室门口,董崴回去了,江月过来,找到了那套瓷具,轻盈的为我
冲上了龙井,为小姨倒上了白开水,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我看的出来,这个房间
现在她也是轻车熟路了。小姨坐在我的位置上,将那个宽大的椅子放得很平,慢
慢的靠在那儿。江月很殷勤的伺候着我在沙发上坐下来:「老公,我还要在总经
理这个位置上干嘛?你上次说找人接替我的,人家也想生孩子吗!」

  「不行,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有追求?现在家里的这些女人一个个的都去
生孩子了,公司谁做?喝西北风啊!这可是我们自己家的事业。」看我说的认
真,江月这丫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眼神中透出不甘心的意思,噘着嘴,小声嘟
囔着:「人家可不负责避孕,到时候怀上了看你怎么办!」

  「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我说知道了,我暂时不生孩子还不行吗!」

  「公司没有什么需要我看的文件吧!现在是夫妻店了,你们两个一定要管好
这里面的事儿啊!王彤啊,亲爱的,那些秘书我看还是免了吧!如果到时候真的
成那样了,妈妈不打烂我的屁股?」看我和小姨说话,江月出去拿那些必要的文
件去了,因为我马上去知坊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到下周五市里面的会
议还要将近10天的时间,所以江月想着把一些必要的事情办了。

  「知道你不会让她们进门的,可是我还是想在这儿留几个,让你花眼,不至
于在外面再去给我找回来更多的姐妹!」

  「亲爱的,你都说那儿去了,我有那么猪哥?」

  「你以为你不是嘛?」

  「冤枉啊!」

  「对了我说,老公,现在公司好像事情不多,你在知坊镇是不是应该多呆几
天了,你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嘛?还有,刘芳马上临产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没必要落下埋怨!」小姨这一会儿还在履行着秘书办主任的职责。

  「宝贝,你和我一起吧,你现在身体也不是很好,我不在身边谁照顾你啊,
你说是吗?再着说了,不管怎么说你是正妻,总应该去表示一下态度嘛!」

  「且,你不在身边我少受你折腾,我在你能忍住?」

  「看你把我说成什么了?难道……」

  「哈哈!不说了,你不是,小姨知道你不是,至于去知坊镇,我想还是等大
姐来了,我们一起去拜见馨姐吧,毕竟她是你的女人在先嘛!对了,老公,我回
来以后才听说,你不是曾经表示过让李馨大姐做正妻,怎么又改变主意了?我
说老公,我可没有什么意见,正不正妻的无所谓,你这辈子跑不出我的手心的!」

  「哦,我厉害的婆娘,原来是这样想的,可是现在情况有了些变化,她不能
做正妻了,关于这个方面,以后我再给你说,我自有自己的原因。」

  「哦!我大概能够猜到一二,是不是你曾经说过你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从三个
女人身上能够嗅到一种特殊的气味,让你心情平静,而且每次和她们做爱以后都
能感到身子有一种清气上升的感觉!?我记得是姐姐,我,还有一个就是你的馨
姐了,是吧!」

  「小姨,我知道你和妈妈都是聪明人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怎么聪明
如此的地步!就连这样一点点蛛丝马迹你都能猜到,佩服,不过我真的当初并不
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所有那一段时间我非常郁闷,也就是我要了你以后的那段
时间,我的世界好像已经走到了尽头。可是,当我回到岭南,你和妈妈给我莫大
的安慰!」

  「是吗?我和姐姐给了你安慰?」小姨给我非常暧昧的眼神,用了很奇怪的
口气给我说话,让我觉得心头一荡,禁不住就想将她按倒在床上,插入她那美丽
的小屄!

  这时候小姨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不知道她心里想了些什么,自己的身
子先是软了下去,我看到她那雪白的裙子上已经印出了黄色的淫水的图案!

  就在这时,小姨用自己最后的理智强制自己说:「孙宁远,你不能搞我,我
现在是还不到3个月,如果你搞我,到……时候……有……有你后悔的!」小姨
断断续续的已经不能完整的说上一句话了。

  「哈哈,王彤,看你没出息样子,你男人说要搞你了吗,你就已经那样
了?」这时候的小姨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有点不争气,完全一个等待,盼望
的样子。小姨有点「恼羞成怒」样子,站起来要打,我拔腿就跑。

  「哎哟!…」小姨好像是怎么着了似的,堪堪欲坠的样子。我回头一看,小
姨的表演也太不专业了,还在那里直直的站着,只是嘴中发出「哎哟哎哟的叫
声」,我不禁都要笑出来了,可是看见自己楚楚动人的妻子用哀怨眼神看着我,
我不管真假,还是乖乖的回去领打了。

  小姨也知道她的表演糊不了我,可是我还是乖乖的回来,温柔的抱住她,她
心里如蜜一样的甜:「傻瓜,知道你的女人在骗你,还回来!」小姨高高抬起来
的手已经变成了温柔的抚摸。

  「董事长……」江月推门进来,看见小姨云鬓凌乱,在我的怀里气喘吁吁,
江月一下冲过来,把我拉开:「孙宁远,你想干什么?彤姐,你也是的,不能太
惯着他,他那么长,顶到你的孩子,我看你怎么向你姐姐交代!」

  让江月这么一弄,我们两个的心情都已经回复了平静,看着江月着急的样
子,我们两个都只能哑然失笑了,我倒是想将江月按到使劲的干她一会,可是我
想小姨在一旁一定受不了,想想,还是自己忍忍吧。想到这儿,我只好采取转移
自己的注意力的办法来了:「江月,给她找件衣服吧,你看那裙子上,内裤肯定
更不能看了。」

  「孙宁远,你作死呢吧?」我的小姨恼羞成怒。

[ 本帖最后由 hahabmy 于 2009-8-5 08:1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