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rbaby 发表于 2009-06-07
  15、以身饲虎难逃厄运,狗狼相争两败俱伤

  “怎么会这样呢?都不是人,不是人!”当不久前,笔者找到寿春花谈及此
事,只听她还是一迭声地如此发问。这样的事已两次成为残酷的事实,这不是人
的人,已经有了两个,你为什么不去依靠法律,不去报案,不奋而起身保护做人
最起码的尊严与人道呢?

  “我想到了死,我想我还活着干啥,有啥意思。看着还未竣工的家,我结了
绳子套上梁,正欲上去,隔壁阿婶突然咚咚地敲门,她儿子冲进门把梁上的绳子
拉去,还一直问为啥。为啥?我能告诉他们为啥嘛?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与哥哥
啊,告诉了他们,他们怎么想,我只有默默地流下伤心的泪,摇头叹息。他们见
我闷闷不乐,又劝慰我,又倒茶给我喝,然后又暗暗派人告诉在医院里的丈夫快
回家。”用伤害自己的办法去惩罚别人,实在与当代文明格格不入,但碰到了这
样的事情,你又怎么向路人启齿呢?

  无颜再见丈夫了,春花镇静而又坚决地向冯提出了离婚,丈夫不知个中原因,
心想我早已原谅了你和岳父,这又何苦呢?可他不知自己的舅子在妻子倍受摧残
的心窝上又撒了一把盐,如果他再一次目睹那样的场面,看见舅子和自己的妻子
乱伦,他还能忍受吗?

  寿春花坚决要离婚,她无法原谅自己和自家这种兽窝家庭地乱伦行为,与其
说迁怒于丈夫,倒不如说是惩罚自己。

  她心情愤慨,思想混乱,感情冲动,这一切交织成一个简单而果断的行动―
―办离婚手续。

  冯对此事还是感到突然,他没想到一向钟爱自己的的妻子,为何变得那么不
可理喻,岳父糟践她时,她忍受了,被丈夫发现了奸情,她痛悔地作贱自己,也
忍受了,可现在她又为何变得那么坚决?望着痛苦中的妻子,再一次劝慰着,“
是不是你父亲又找你了?”他本不想说出这样的话,怕刺伤妻子,可事到如今,
春花离婚的原因也就只有这一条了。

  春花摇摇头。

  老实巴交的冯沉默了,但他还是不死心,想劝回和他相依为命的妻子,他知
道就是有那事妻子也不好张口,谁能告诉自己的丈夫爹和她上床困觉呢?

  “我知道你心里苦,其实我也觉得窝囊,可碰上了这样的事,你就得忍啊。
春花,听我一句劝,我们就这样吧。”“不行!”春花还是坚持着,没有商量的
余地。

  他向前拉住了她的手。

  “我都不怪你,你还有什么心思呢?再说,这也不是你的错,你知道,出了
这种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莫大的侮辱,谁愿意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占着?换
了别人,我会去揍他、告他,可我能吗?那是爹呀,想想我心里就窝囊,我和自
己的岳父共同睡着一个女人,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有憋心着。春花,我知道,
你是被逼的,不说是咱亲爹,就是被二下旁人强奸了,任谁也受不了,这事,你
也别窝心着,也别觉得亏欠了我,以后实在挺不过,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
说出这样的话哭了。

  对这样的丈夫,你还能说什么呢?他甚至都屈从到春花可以和父亲继续乱伦。
可他哪里知道和妻子乱伦的现在不光是父亲,还有她的亲哥哥,他能容忍吗?他
那因此而病倒的身子还能经得住再一次打击吗?

  “别说了,还是离了吧。”春花的口气虽然软下来,但听起来还是很坚决。
因为她最受不了哥哥的背叛,她满怀希望哥哥能帮她脱离苦海,可谁知他却在她
心上又插了一刀。父兄的接踵而至,让她难以接受,刚刚舔噬完伤口,就重又添
了新伤。看着满脸乞求的丈夫,她实在不忍再让爱她的丈夫遭受更大的打击,她
唯一的选择只有离开。

  “你若为老头子的事,没必要。如果为了我,我不在乎发生的事,”他怕妻
子没听明白,干脆和她敲明白了,“春花,即使他以后再找你,再有这样的事,
你能抗就抗,能躲则躲,实在不行,嗨!也就认了……”再明白也不过的话了,
那厚道老实的冯,其实还不知哥哥蹂躏妹妹的暴虐。从内心讲,确也不能容忍如
此使他难堪的乱伦丑事,父亲和女儿,这怎么说,在他的思想意识中也是不存在
的。既然木已成舟,跨入了这一步,他只有接受这种现实了,可他原本脆弱的心,
还能再一次接受另一轮的打击吗?

  春花经历了两次不能接受的现实,内心深处感到了扭曲后的苦痛与羞辱,与
其说等丈夫知道了无法忍承受,倒不如说她无法面对这份残忍与丑陋,她心虚地
选择了离婚,只有用分开来截断自己对丈夫的亏欠。

  当她怀揣着那份离婚书时,她再一次流泪了,从两人结合到现在从没红过脸,
可以说彼此恩恩爱爱,实指望白头偕老,可到如今,只是因为父兄地乱伦导致了
夫妻反目。

  那张崭新的证书上,清清楚楚地钢印还记忆犹新,冯英俊的面庞曾让她无数
次地记起他的温柔和爱怜,自己依偎在他的肩头,幸福地笑着,可这一切,将从
此以后化作泡影,她不再是他的妻,他也不再是她的夫,他们彼此之间无牵无挂,
即使自己再有纠纷,也已经与他毫无瓜葛。娘不能保护她,爹又是那样的爹,想
起今后,她的泪无声地流下。

  带着某种绝望、某种失落、某种疯狂,她奔上了南下流浪的征途,可不多天,
她便原道返回,权衡再三,住进了那个令人厌恶的娘家。

  正如丈夫对她劝慰一样,得逞的却是你家……

  两条恶狼都在,自己是送货上门,怨谁?怪谁?恨谁?南下流浪未成,她多
少有点后悔,认识到解除婚姻是往自己脖子上套上枷锁,可就那样整日怀着羞愧
和自己的爹和哥哥一次又一次再度踏上乱伦,她又心犹不甘,以前为了自己,为
了家庭,为了丈夫,她反抗过、挣扎过,可备受蹂躏的经历让她身心俱疲,尤其
是在她原本希望得到哥哥的帮助,反而遭受哥哥的欺凌之后,她再也无法忍受背
着丈夫让两条淫棍奸淫的事实,她羞愧、内疚,每次在丈夫的爱抚下,再也体味
不出性交的快乐,相反却更感到自己身体的肮脏。

  两条恶狼轮流上阵,自己几次束手就擒,唯有被奸淫的命运,乱伦已成既定
的事实,自己的身体里早已灌注了乱伦的精液,再反抗还有什么意义?最终还不
得乖乖地任由他们在她身上发泄那种兽欲吗?那轻微的反抗只能是男女调情的兴
奋剂,助长爹淫辱她的兴趣,助长各个奸淫她的威风。看在爹和哥哥眼里只能更
增加他们凌辱她的动力。可如果不,那不就等于默认了他们的兽行。

  一想到从这以后,她每天都得躺在这三个男人的身下,让他们玩弄,她就一
阵恶心,她甚至都想像得出爹和哥哥玩弄她时的那种欲望飞扬的表情。她能承受
得住爹、哥哥还有丈夫同时和她要求干那事吗?

  回顾自己走过的近三十年的路,不禁悲从中来,她先是失去了丈夫,失去了
爱情,失去了家庭,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失去了女人最要紧的贞操和人格,而这
都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手造成的,他为了满足自己的兽欲,轻易地夺去了两个女
儿的贞操,并导致了哥哥和她再度乱伦,她恨生她的父亲,更恨自己,可那种微
弱的恨又能怎样呢?

  软弱和世俗的观念象两座沉重的大山压得她爬不起来,她只能躺在那两座大
山下,任由父亲和哥哥再度蹂躏,蹂躏得她体无完肤。

  生在这样的流氓窝里,她想破罐子破摔了。

  回来的那天下午,淫雨霏霏。她哥哥将她拦堵在里间里欲行非礼,她死活不
依,准备鱼死网破,不再顾忌罩在这个家庭门楣的假面了,就在兄妹两个撕打着
纠缠时,他们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哥哥看了她一眼恨恨地走了出去,春花松了一
口,抬起疲乏的胳膊擦了一下汗水,可她知道哥哥和她那是早晚的事,送上门的
东西还能保持的了多久?已经尝出她那里滋味的他还会罢手吗?

  晚饭是在沉闷的气氛中完成的,一家人围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春花从父亲偶
尔瞟过的余光中看出了那绿莹莹的野光,但她已经习惯了,吃完饭后,母亲照常
洗碗,但春花看出母亲手地颤抖,她知道母亲为她担心,她已闻出了家庭内部打
乱伦理辈分的肮脏气息,她知道女儿不改回来,尤其不该离婚住进这个家,以前
他们还害怕冯,现在还害怕谁?

  女儿的抵抗太软弱了,经不了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母亲呢,也只能睁一
只眼闭一只眼,任由老头子折腾。她不能总看着女儿吧,可老头子却整日惦记着,
惦记着女儿那作为女人的东西,他恨不能时常揣着、品尝着、触摸着,在心理一
千遍一万遍地玩弄着、臆想着女儿的那个……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东西,那个让
他欲仙欲死的玩意儿,那个始终割舍不断的家什。已经走到这步了,任谁都无能
为力了。

  夜很深的时候,她听到了哥哥的脚步声,继而从母亲的卧室里传来父亲的咳
嗽声,哥哥站在门口静静地好一会儿,又推开门走了出去。

  她舒了一口气,就在她迷迷糊糊地想睡着时,隐约中听到母亲的门响了一下,
她支楞一下醒了,接着就听到父亲极小的脚步声,他是掂着脚走过来的,春花意
识到那个时刻又到来了,哥哥没做成的,爹会做下去。

  门轻轻地动了一下,没有推开,春花知道父亲回来,临睡前把门插死了,她
在尽量避免受到攻击。

  “春花,开门。”父亲低低地说,见她没答,用手推了推,春花吓得大气不
敢出,见推不开,他回身轻轻地走了,春花直到他不会歇气,果然一会儿,他找
了把螺丝刀,轻轻地伸进去,拨弄一会儿,他太熟悉她的门了,就像熟悉她那里
一样,不用费力,就将插销敲开。

  “春花。”在掩上门的一刹那,他惊喜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春花不知他
怎么弄开的门,就想弄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总喜欢撬她那里一样,世上那么多女子,
他为什么单单要女儿?

  黑暗中,他像一头肥胖的猪,笨拙地爬上床抱住了她。

  “爹,妈在那屋。”她不敢叫,只是下意识地挪动身体,怕被妈知道,脸没
地方搁。虽然母女都知道这老畜生的丑事,但要真当着面让爹做,她还不羞死?
春花流着泪央求“我如果不为了妈妈,就不会来了,我离了婚,也为你打过胎,
不该受的罪都受了,谁家老子把自己的丫头老是欺负着。”谁知爹的大手爬上她
软软的胸脯后却说:“春花,爹哪是欺负你,爹为了你好,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是不是想爹了?”他的手在春花的身上摸,对女儿说着下流淫荡的话。

  “你别,别在这。”她拿开父亲的手,向床里挪,尽量拖延那被羞辱的时刻。

  “那去哪?要不去你娘那屋?”他淫笑着,搂过她的头,“你娘早睡过去了,
就算我们俩把床捣破她也不会知道。再说,她知道也没啥,”他说的是实话,这
些年,就在妻子的眼皮底下,他不是照样玩弄了两个闺女?她又不是不知道,最
多也就是闹几场,可闹够了,骂够了,他还是照样玩,闺女是他的,他生的东西,
他喜欢,他不玩谁能玩?妻子那里厌倦了,他就图个新鲜,正好两个闺女水灵灵
的先后都起来了,他就忍不住了,年轻的肉体总比妻子的新鲜,且不说女人那家
什,但就两个奶子也不一样,鲜嫩而有弹力,捏起来水嫩嫩的更有手感。

  他的气息、逼上来,“我就知道那个窝囊废满足不了你,是不是还是觉得爹
好,干那个事来劲?说实话,爹就是愿意和你干这事。”他开始扒她那刻意束紧
的裤子,春花两手把着不让他得逞。寿江林慢腾腾地上来,爬到她身上,他知道
她不会反抗很久的。

  “你回来了,爹高兴,以后你妈就住那屋,你就住这屋。”他不顾女儿的反
抗,手从春花捂紧的一端插进裤子里,淫笑着抓住了春花的那里。“春花,你这
里真软和。”手抓住她肥厚的阴唇,“比你妈的还好,春花,说真的,那死老婆
子一点让人提不起兴趣,爹就愿意和你……”他亲了她一口,“以后爸每晚都过
来。”

  “你下去,你个畜生。”春花实在听不下去了,她翻腾着身子往下掀他,压
低了声音声色俱厉地。

  “春花,爹就是个畜生,爹要不是畜生,能操自己的闺女?”他狠狠地抓着
她那里,春花疼得咧开了嘴,但她没有求他,忍住声没有叫出来,她知道父亲是
故意羞辱她。

  “别人都说爹不能操自己的女儿,可他们那是没有操过,其实操自己的女儿
比操谁都痛快,人这辈子不就是图个痛快?女人的屄都是一样的,可女儿的就不
一样,那是自己生出来的,自己再操进去,还有比这更让人刺激,更让人快乐的
吗?妻子算什么,到处都是,玩过了还不是一把老皮,可女儿不一样,春花,你
又不是没和爹睡过?折回你婚也离了,男人也没有了,还能一辈子守空房?爹就
来、来给你填房。”他已经把春花的裤子扒到了膝盖上,挪移着身子把自己那硬
硬的东西往女儿腿间戳,春花夹得紧紧的,死活不肯,她羞于在那屋的母亲,尽
量不让母亲看到这一幕,谁知越是这样,越逗起那老畜生的兴趣。

  他坑坑痴痴地,“其实你很浪,每次爹一挨身,你就流出骚水,嘿嘿,我看
过那窝囊废的,他不如我的大,大了搞起来女人舒服。”

  他猛地扒开女儿的腿,春花羞得别过头,她像是被父亲看到心里头似的,因
为那该死的地方正如父亲所说已经水漫金山了,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竟不住父亲的
折腾。寿江林嘿嘿一笑,就在他对准女儿的腿间狠命地刺下去时。

  “春花,你在干什么?”母亲拉开了灯,悉悉索索地问。

  那老畜生霎时趴在那里不敢动了,春花没有吱声,轻轻地推开他,撤出身子,
她暗自庆幸母亲帮了她一把。

  那一晚,那老畜生没敢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