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08-11-24
                  第五十三章  尿道锁的禁锢

  高洁睁开了眼睛,四周一片黑暗。

  难道自己还被蒙着眼睛?

  其实凭借眼睛上的感觉就能判断,但高洁还是伸手揉了揉自己迷茫的双眼。

  先可以确定自己双手的束缚已经解除,接着也可以判断,没有蒙住眼睛。

  现在已经深夜,周围漆黑一片。凭借微弱的月光,高洁有了熟悉的感觉,这
不是自己的卧室吗?

  打开房间的日光灯。果然,高洁在自己的家里。草绿色的短袖连衣睡裙,这
是自己新买不久的睡衣。白色的拖鞋也是自己的。高洁仔细检查了自己的穿着,
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高洁不禁怀疑起来。那么自己白天都干了什么?

  高洁努力回忆着:白天,和沈良告别,然后去超市。被绑架,被诬陷盗窃唇
膏,被强迫拍裸照,被强迫小便,被安装尿道锁……

  高洁惊出一身冷汗,可是看看自己的周围她又糊涂了,那我是如何回家的?

  倒是白天的回忆,是现实还是虚幻?

  慢慢地,睡梦中清醒的高洁想到了一样东西,那个尿道锁。那个可怕的尿道
锁!

  赶忙拉起自己的草绿色睡裙,自己穿着白色的三角内裤,脱下内裤,露出整
齐的阴毛,拨开阴唇,触摸尿眼。

  糟糕!

  尿道锁!

  高洁瘫坐在床上,她的手指轻轻地触摸到了自己的尿眼,也清晰地感到了自
己尿道内的异物。在尿眼内,类似注射器针嘴的金属圆嘴,真的在里面。尿道锁
撑满了尿道,导尿管更是刺入了自己的膀胱!

  高洁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白天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己真的被人凌辱,真
的被安装了禁锢排尿的邪恶工具!

  为了证实一切,高洁脱下了睡裙,走进厕所。她闻了闻自己的身体,甚至闻
了自己的双腿之间,没有任何异味。也许都是个梦吧,但作为检察官,高洁也隐
隐觉得,会是把自己送回来的人,清洗了自己的身体。可恶,难道自己的肌肤,
让邪恶的男人摸过!

  坐在马桶上,高洁尝试着小便。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高洁的小腹真的感到
涨涨的,想要排尿了。

  用力,在用力!

  糟糕,高洁试了半天,用了很大的力气,一滴尿也没有滴出,反而使得膀胱
更加的胀痛。

  难道自己真的被尿道锁禁锢了!

  高洁立刻六神无主,捂住自己的小腹坐回到穿上,连睡裙都没有穿上。全身
一丝不挂,仅仅穿着一条白色三角裤的高洁,这时注意到了自己的手机,有一条
新短信。

  「想要尿尿吗?请回电!」

  是那个恶魔!高洁努力让自己镇静,拨通了发短信的手机号。

  「那么晚了,你就不能天亮打电话。」一个迷迷糊糊的男声,显然是睡梦中
被吵醒的。高洁听出来,正是那个强迫自己小便的男人。

  「我是高洁,快让我小便!」高洁努力地平静说话,但也透露出了自己的愤
怒。

  「唉,忘记了,憋了那么长时间,膀胱已经很涨了吧?」

  「废话少说,快点!」

  「好啊,收彩信喽!」

  高洁的手机响了,来了一条彩信。高洁没有挂掉电话,直接切换到彩信。彩
信是一张图片,高洁一眼就认出,是自己形体舞蹈课的好友,本市著名的舞蹈教
师李菁霞。

  画面上,李菁霞全身赤裸,穿着大红色的开裆连裤袜,露出来没有阴毛的下
体,脚上穿着同样大红色的高跟鞋。她似乎是蹲在一张办公桌上,分开双腿作出
蹲下小便的姿态,接着一股金黄色的尿液从下体射出。

  「点击这张动态图片,就可以了。」吕新说道。

  高洁实在憋尿太过痛苦,想也不想就在李菁霞的图片上点击了。

  「啊——」高洁痛苦地叫了一声。

  随着自己的点击,她感到自己的尿道内,尿道锁微微一颤,似乎是开锁的感
觉,随后自己的膀胱便解脱了束缚。尿道锁打开了!积存多时的尿液终于可以排
出,尿道一路畅通!可是,高洁也惊恐地发现,自己竟无法闭合尿道口,竟不能
控制自己的排尿了。

  一股金黄色的尿液直接从尿道口喷出,高洁的下体竟不听使唤,不能忍住喷
薄而出的尿液。白色的内裤立刻展现出金黄色的尿液湿痕,好大的一片,高洁的
内裤立刻就湿透了。

  是自动档,自己小便失禁了!

  高洁赶紧站起来,冲向厕所。进了厕所,她的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仍在不断
喷出的尿液从三角裤裆部露出,顺着大腿内侧流下。

  赶紧脱下内裤,坐到马桶上,这时小便已经完成了一半。

  「谁让你用的自动档,我……我……」高洁气得对着手机大喊。

  「你还没脱裤子是不是?你能不能尿以后我说了算,现在尿的差不多了吧,
尿完了给我说一声。不给你发个关闭指令,你就慢慢滴尿吧!哈哈哈!」吕新在
手机的另一端愉快地说着。

  手机还在通话中,坐在马桶上高洁没有好意思继续说话。尿完了,但是尿道
锁仍在自动档,果然像吕新所说的那样,尿液还在一滴滴地从高洁的尿道滴出,
没有停止的意思。要想停止排尿,只能请求了吕新了。高洁叹了一口气,对电话
里说:「好了,快给我发停止指令。」

  「你的态度是向我请求的吗,命令的口气我可不收。」

  电话另一头的男人,无理地拒绝了自己,一向骄傲自负的高洁几乎快要气炸
了,只能忍气吞声地小声说:「请……请你给我发送停止指令。」

  「发送什么的停止指令,说清楚。」

  高洁不得不红着脸说:「请你给我发送停止尿尿的指令。」

  对方挂电话了,高洁一阵紧张。好在很快电话响了,又是一条彩信,还是一
张gif图片,画面中李菁霞开始站了起来,半蹲着身子,翘着屁股,把裤袜向
上拉回去的动作,这张图片上,女教师李菁霞上身是一件如同半透明的小背心,
下身只有一双白色的连裤袜,脚上穿着高色的高跟鞋,乳房和下体隔着丝袜清晰
可见。

  点击图片,尿道锁又是微颤,终于关闭了。

  拍过尿的高洁,脱下了沾满尿液的内裤,赤裸着身子开始沐浴。

  坐在浴缸内,感受着水的温暖,让高洁渐渐平静下来。驱除了之前的恐惧与
羞耻,女检察官开始冷静地分析一切。

  自己受到了威胁,还是来自自己身体的威胁。高洁苦笑一声,对于尿道锁自
己无能为力,她已经试过即使是在温水中,尿道锁的生物胶都没有丝毫的松动,
自己根本不能取出这件禁锢自己排尿器官的罪恶淫具。只能和罪犯虚与委蛇了,
高洁一阵悲哀。

  她开始考虑如此对付自己的是何许人也。吴六,这个男人的出现,已经说明
对付自己的整个事件,中远集团都有插手。这很明显,自己落入陷阱,便是吴六
一手策划。但,真正对付自己的,那个可怕的神秘人,才是真正的主谋。吴六即
使对自己的肉体充满了渴望,但是从头到尾,除了羞辱自己,其他什么实质性的
事情都没有做,一番揩油后,吴六老老实实地把自己交给了神秘人。

  最可恶的是,这个神秘人,自己竟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从吴六对他的态度,
可以猜到这个的地位在吴六这个犯罪集团的骨干之上。难道是中远集团的大老板
吴中远!

  想到这里,高洁一阵恐慌,虽然自己天不怕地不怕,一心想要办大案子,立
大功。吴中远早已是自己要对付的头号敌人。

  可是想到这个心狠手辣的罪犯头子,尤其是这个头子直接对付自己,女检察
官还是恐惧起来。这也难怪,虽然吴中远对外一副企业家的模样平日道貌岸然,
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对付人的手段何等残忍。几年前,检察院的一个女检察官
开始调查他贩卖妇女的案子。

  结果,这个女检察官竟神秘的消失了。她的老公和女儿随后也不见了踪影。
一个月以后,检察院开始受到神秘的邮件。邮件里满是光盘,光盘的内容竟是女
检察官被凌辱强奸的全程录像。这种邮件持续了半年,检察院竟毫无头绪!

  每一张光盘上都记录着一群神秘的男人如何强奸那位女检察官,后来还有女
检察官的姐姐妹妹,还有她十几岁的女儿,甚至还有她五十岁的母亲,总之她家
里的女人,没有一个幸免,都被强奸后做成了dvd,送给检察院的人来观看。

  高洁恐惧地缩成一团,双手抱住膝盖颤抖起来,吴中远会这么对付自己!

  但是转念一想,当时虽然蒙住眼睛,但听到的那个神秘人的声音确实是非常
年轻,不应该是吴中远。而且,若是吴中远,自己怎么能安然呆在家里。吴中远
的可能被推翻了,那么神秘人到底是谁呢?

  高洁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神秘人给自己发来的两条彩信,用来控制自己尿
道锁的彩信。彩信上的图片是李菁霞,那么这个人?高洁想到两天前曾收到李菁
霞的电子邮件,说自己陷入危险中,被某人控制住,希望得到高洁的帮助。那么
这个人,定是和女舞蹈教师李菁霞有关系。

  高洁是芭蕾舞爱好者,和著名的舞蹈教师李菁霞关系很好,李菁霞几乎算是
自己的私人舞蹈教练了。不过最近很忙,几个月来一直没有联系。那个神秘人,
恐怕就是威胁李菁霞的那个人了。那么自己被绑架,是因为要帮助李菁霞!

  突然想通了一切,高洁兴奋异常,神秘人对付自己,就是因为李菁霞,而吴
六的出现,又说明神秘人和中远集团有联系。只要调查和中远集团,尤其是和吴
六关系密切的人,那个神秘人的身份,自然可以搞清楚。而李菁霞,也是事件的
关键,找到李菁霞,自然可以找到很多宝贵的线索。

  高洁将所有线索分析清楚后,理清了头绪,凭借检察官的职业技巧,作出了
一个大体的计划。

  第二天上午,高洁来到办公室就打电话找李菁霞。可是李菁霞的手机关机,
打到她的办公室,说最近暑假,李菁霞出去旅游了。一定是神秘人控制了她!高
洁想到这里,开始考虑下一步。

  女检察官此时还要面对另一个问题,自己的膀胱。自昨夜被强制排尿后,已
经八个多小时过去,膀胱内挤满了尿液,让女检察官的小腹涨的极其难受。高洁
曾试过再次按动彩信上李菁霞尿尿的图片,可是没有用,彩信已经不能再启动尿
道锁。高洁也回电过,但是对方手机关机。之前忙着找李菁霞,高洁可以暂时忘
记膀胱的胀痛,但是现在空闲下来,下体的胀痛更加明显,让高洁站起来,稍微
行动一下都特别难受。

  「高检察官,这是您的快递。」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敲门后,进入高洁的办
公室,把一个包裹交给了她。

  高洁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部崭新的手机,和高洁现在使用的是同一款式。

  里面还有一封信。

  「高检察官您好,感谢您试用本人的最新玩具。为了让您在使用中得到更大
的快感,特地送您一部手机。手机中有一款软件,用来控制你下面的小玩具,界
面全中文,相信您可以很快上手。另外说明,本软件经过特别设置,每天只能使
用三次,请您注意合理分配时间。祝您玩的愉快!」

  看到这封信高洁几乎要把手机摔出去:「三次!每天只能让我三次排尿!」

  但高洁没有摔手机,否则连三次的机会都没有了。她只得打开手机,换上自
己的sim卡。开机后,高洁找到了那款控制尿道锁的java软件。界面很简
洁,主要就是关闭、手动、自动三个命令按键。

  这时,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句话:「欢迎使用本软件,第一次使用,为了说
明,请按动下一步。」

  当高洁按动「下一步」按键后,她感觉到了尿道锁的微颤。糟糕!

  手机屏幕出现了新的一行字:「尿道锁解锁,自动模式,10% 速度。」

  一股温暖的尿液已经从尿眼射出,尿液喷出的很细,10% 速度,是让高洁
的排尿在自动模式,只能启动到10% 速度。

  但是憋了一肚子的尿,膀胱开闸后,尿液射出的细,但速度却是极猛。坐在
办公室内的高洁,根本来不及反应,肉色裤袜的裆部和黑色蕾丝三角内裤就被尿
液湿透。源源不断的尿液,还在猛烈的喷出。

  高洁作为检察官,今天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套裙,白色的衬衣,肉色连裤袜
和黑色高跟鞋。此时去厕所已经来不及了。高洁只能坐在座位上,快速从抽屉里
拿出自己的卫生巾,展开卫生巾后立刻伸到自己的裙底,在自己的裆部,紧紧贴
上卫生巾。内裤和裤袜裆部已经湿透,卫生巾贴上,立刻产生凉凉的感觉,强吸
水能力的卫生巾开始努力地吸收溢出来的尿液。

  可恶,这是一个恶作剧!

  高洁心里咒骂着,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戏弄自己。在软件上故意设置一个小
陷阱,在自己按动后,尿道锁立刻进入自动档,让自己以10% 的速度慢速自动
排尿。

  积攒的尿液太多了,这块卫生巾吸得差不多时,高洁赶紧拿出第二块卫生巾
用力贴在自己两腿之间,继续吸尿。过了好久,终于尿完了。

  按照手机软件的指导,高洁将尿道锁设到了关闭档。可是,排尿过后,高洁
的黑色三角内裤和肉色裤袜裆部,都已经湿透。她的黑色短裙和肉色裤袜的大腿
部位,也没有幸免,被多余的尿液打湿。

  下面湿湿的一大片,必须要把内裤和裤袜换下来。高洁想站起来去锁门,可
以一起身,下身湿湿凉凉的,还会有尿液顺着裤袜向下流,没有办法,高洁坐在
座位上,向桌子边缘靠了靠。

  她的办公桌前面是完全封闭的,别人从前面无法看到她在办公桌下的丝袜美
腿。此时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进来。

  高洁将吸满尿液的两片卫生巾扔进一个黑色塑料袋,接着悄悄坐在座位上,
依靠办公桌的掩护,慢慢退下自己的内裤和肉色裤袜,退到脚腕,脱下高跟鞋,
将湿透卷成一团的黑色内裤和肉色裤袜脱了下来。上面带着淡淡的尿骚气,高洁
皱了皱眉头,将内裤和裤袜放进了黑色塑料袋,有洁癖的高洁,实在是不愿意穿
这种沾过尿液的内衣。

  打开最下面的抽屉,这里放着高洁的日常用品,翻来翻去,找到了一双崭新
的肉色连裤袜,却没有可替换的内裤。糟糕,自己最近没有将多余的内裤放在办
公室。办公室随时都有可能进人,高洁也不敢多想,用面巾纸擦干自己的下体,
快速穿上了新的肉色连裤丝袜,重新穿上黑色高跟鞋。

  没有内裤的下体,凉凉的,高洁感到十分的异样,虽然不舒服,可是自己却
不能表现出来,若是让同事知道自己的裙底是真空的,那可是极度羞耻的事情!

  怎么办?李菁霞目前失去了联系,对于神秘人的线索又断了。而自己,还要
时时刻刻受到神秘人的威胁。

  高洁心乱如麻,想到危险就在身旁,不由得惊出一身鸡皮疙瘩,她想到了自
己的男友,省公安厅的刑侦队长沈良。要不要找他呢,沈良此时是自己唯一的依
靠。可是自己的尿道……

  高洁羞红了脸,她不敢确定,当沈良得知自己受到凌辱后,还能否像以前那
么爱她。她从手机中找到了爱人沈良的号码,却迟疑了半天始终没有勇气拨通。

  这时有人敲门了,是自己的副手小张。小张是个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年轻姑
娘,看到高洁脸色不对,忙问道:「高姐,你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高洁赶紧敷衍道,同时把装着自己的卫生巾内裤和裤
袜的黑色塑料袋放到桌子下面。

  「关于贾南的案子,上面指示我们按照正常程序走下去。您看,咱们今天要
继续么?」

  所谓的正常程序,就是把要问的人都问询一便,然后出一份报告,就算结案
了。

  贾南的死牵扯到几大势力的纷争,市检察院已经明确表示,到此为止,高洁
只要把要做的事情通过报告做出来,就算是完成了。只是例行的几个步骤,多余
的事情不要做,深入调查更是不行。

  「好的,今天继续,把这个案子早点弄完,早点轻松。」

  「今天是问询当时逮捕副市长的两个民警,因为副市长陈玉森的死和贾南有
很大的关系。按照程序,这两个民警我们也要录一份笔录的。」

  「嗯,那我们这就去吧。」

  高洁和小张出发了,高洁不会想到,她的这次问询,将是自己噩梦的开始。

           ***    ***    ***    ***
           
  高洁和小张来到了白艳妮负责的派出所。

  公检法一家亲,作为检察官的高洁,又有省公安厅的干部未婚夫做靠山,在
派出所自然受到极大的礼遇。

  白艳妮领高洁进了三楼的会议室。检察院的人来问询公安系统的人,自然和
公安平时审讯犯人不一样,属于合作研讨性质。所以按照惯例,这种问询都是在
会议室进行,一来环境比较好,二来也不会有监控录像之类的,防止一些机密的
东西被外人获知。

  小张所说的两个民警,正是指导员老张和吕新。吕新和余霞出勤,还没有回
来,老张先和高洁进行了谈话。由于陈玉森和贾南都是身份特殊,小张也不得不
回避。

  办公室内只有老张和高洁两个人。对于陈玉森的问题老张根本不知道内情,
只能把当天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说出来。对于贾南,两人积怨甚深,老张自然尽
全力说贾南的不是,巴不得这个死鬼永世不得翻身。

  半个钟头以后,老张的问询结束。正好吕新也已经回来,白艳妮安排他和高
洁见了面。这对于吕新来说,倒是意外的惊喜,他没有想到昨天才玩弄过的女检
察官,今天竟自己送上门来。

  和高洁见面时,吕新不禁眼前一亮。昨天看到的女检察官,蒙着眼睛面孔被
遮住了大半,全身又是赤裸。而今天的高洁,穿着合体的黑色西装套裙,肉色连
裤丝袜,黑色高跟皮鞋,长发披肩烫成了小波浪,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吕新心中
不住赞叹,这28岁的女检察官,既带有女公务员的庄重高贵,又充满成熟女性
的性感诱人气息。

  一个小民警对着自己上上下下的打量,尤其是自己的下体还没有内裤,只是
包裹肉色连裤袜,高洁感到被他看穿了赤裸下体一般,不禁并拢了双腿,竟红着
脸作出了含春的娇态。吕新看得几乎要扑过去,不过他及时冷静下来,还是不要
让她认出自己为妙。这么好的肉奴,还要慢慢调教呢!

  「你好,高检察官。」吕新故意弄粗鲁嗓音,和高洁礼节性的握手。

  高洁是心思细密的女人,凭借检察官的直觉,今天见到白艳妮和吕新时,已
经感到有些不对劲。吕新说话,她已经听出来有轻微的不自然,说明是刻意伪装
的。

  当高洁和吕新握手的一刹那,女检察官不仅全身微颤,更确切的说,是她的
下体剧烈的颤抖一下。这个男人的手,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高洁已经回想起来,
就是昨天,那个不断玩弄自己下体的手!

  吕新的手指长时间地撑开了高洁的尿眼,高洁对于他的手,印象极深。若是
普通人,可能不会感到留下印象,可是高洁作为专业的检察官,受过专门的刑侦
训练,任何人的行为动作,和自己的接触,都会对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

  面前的这个小民警,就是那个神秘人!

  高洁竭力平静下来。白艳妮看了看高洁,又看了看吕新,没有再说什么,离
开了会议室。高洁坐了下来,吕新坐到她的对面。

  「你是吕省长的儿子?」高洁办案前,已经对吕新和老张做了大体的调查。

  「是的,父亲希望我在基层多锻炼锻炼,所以我选择了公安系统。因为,我
的父母都是警察出身。」吕新的回答非常合体。若不是那一次握手,高洁肯定不
会想到,面前的这个彬彬有礼的民警,竟是玩弄自己排尿器官的神秘恶魔。

  后面的谈话,高洁只是象征性地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但是在这个过程
中,吕新也发觉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经常玩女人,吕新对女人了解到极其的透
彻,在加上自己所学的刑侦方面的知识,他已经感觉到高洁的神色有点不对,似
乎是了解到了什么,故意装出的冷静。

  学过犯罪心理学的吕新,越来越感觉到高洁面对自己时的不自然,就像是一
个小偷碰上了公安时,产生了心理上的恐惧。而且高洁在问询时,由于紧张,双
腿不断地在桌子下变换姿势,高跟鞋与地面发出的轻微响声,也不能瞒过吕新敏
锐的听觉。

  这个女人发觉了自己的身份?吕新不禁惊出一身冷汗。面对自己,高洁竟微
微红了脸,肯定是想到了赤裸的下体被自己玩弄,还当着自己的面排尿,产生了
羞辱的感觉。

  安全第一,今天看来要制服她才能免除后患。吕新下了决心,突然问道:「
高检察官,昨天我好像看到你了!」

  「什么!」高洁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镇住,手里的记录本掉到了地上。

  果然,差点让你跑了!吕新暗暗得意,他可以确认,高洁已经认出了自己,
否则,仅仅一句见过,怎会让出了名沉稳的女检察官如此失态!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高洁恐慌了起来,收拾好记录本就要离开会议
室。

  「别急着走嘛,再聊聊!」吕新走上前拉住了高洁的手。

  高洁像触电一般,用力挣脱他:「放开我!」

  吕新早有准备,右手已经紧紧抓住高洁右手的手腕。高洁并没有挣脱他的魔
爪,反而让吕新一用力,将她的右手拧到身后,来了一个擒拿。吕新顺势一推,
强迫高洁趴在会议室的大桌子上,丰满的乳房紧贴桌面,黑色西装短裙包裹的美
臀高高翘了起来。

  吕新左手张开,在高洁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一巴掌:「美人儿,差点让你骗过
去,原来你认出我来了!」

  面对原形毕露的吕新,高洁愤怒地大叫:「你这个混蛋,恶魔,流氓!来人
啊,来人啊!」

  吕新好不动气,笑着说:「你大声叫就是,这个会议室隔音极好,就是放颗
炸弹,外面都听不见动静。之前我已经按动电子锁,锁住了房门,现在你我尽管
欢乐,不会有人来破坏咱俩好事的。」

  吕新淫邪的话语,让高洁羞愧难当:「你放开我,快把我下面的尿道锁取出
来。否则我不会饶过你!」

  「饶过我?高洁,我可没打算放过你的,还需要你来饶我。不过,现在吗,
你就是求我也没有。你的阴户我是玩定了。还有你那丰满的臀部,可爱的后庭,
对了,你的屁眼,还没人玩过吧!」吕新说着,肆无忌惮地用空闲的左手,隔着
黑色短裙摸起高洁丰满动人的翘臀。

  「你放开我,放开我!」高洁气得不断挣扎,不过自己被扭着右臂擒拿住,
她只能扭扭腰扭扭屁股,反而让吕新摸得更爽。

  「呵呵,摸了半天,我都没有感到你内裤的痕迹,竟没有穿内裤啊,是不是
要尿尿了?」

  一说到尿尿,高洁恐惧地颤抖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已经被尿道锁折磨地两次小便失禁,看到吕新拿出手机高洁说不出的恐惧。

  「今天,我给你一个大优惠。你的手机上,我设置的是每天只能排尿三次。

  不过,我的手机上用的软件,比你的权限高,排尿没有次数限制。今天你我
有缘,在这里相遇,我免费送你一次排尿!」

  「不要,不要啊!」高洁恐惧地大喊。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吕新按下了「自动档,100% 全速」,高洁只觉得下
面的尿道锁微颤,积攒多时的尿液立刻喷涌而出!

  娇羞的高洁本能地想要并拢双腿,用力紧缩尿道,虽然这也是徒劳。吕新却
把身体贴上来,双腿更是站在高洁两腿间,强迫趴着上身的高洁只能分开双腿。

  裙底没有内裤,高洁的尿液没有内裤的阻隔,立刻冲破了薄薄的肉色裤袜的
阻隔,射在她黑色西装短裙上。吕新低头一看,乐得大笑,直接高洁前身的黑色
短裙下摆,在接住了高洁的尿液后,顺流而下,顺着黑色短裙形成一条银色的细
水线,流到地面上。飞溅的尿液不但打湿了高洁腿上的肉色裤袜,还沾湿了她脚
上的黑色高跟鞋。


  高洁肉丝玉足的脚背露在高跟鞋外,飞溅的尿液立刻打湿她脚上的丝袜,湿
透的肉色丝袜变成了半透明,紧紧贴在高洁的脚上!

  「唔……停下,快停下来!」高洁羞愧难当,痛苦地大叫。

  「你看你尿的那么欢,我怎么好意思停下来。」吕新抓住无力挣扎的高洁,
调侃着,还不断地用左手拍着她的屁股。

  「连内裤都不穿,光着屁股,是不是有露阴癖啊?」

  「你看你,尿得可真多啊,地方都湿了好大一滩了。」

  「随着尿尿,你的屁股还一抖一抖的,尿得很快乐吗?」

  吕新性奋地调侃着高洁,女检察官的脸被迫贴在桌面上,气得说不出话来。

  尿终于排空。看着高洁的裙摆,原先流下的直线,变成了一滴一滴的尿滴,
吕新满意地将尿道锁切换到了关闭。松开了抓住高洁的右手,吕新趁机又在她的
翘臀上用力拍了一巴掌。高洁在解脱魔爪后,快速跑到会议室的大门前,用力地
开门。不过吕新已经锁了门,不打开电子密码锁,高洁无法出去。

  「你看你,裙子、裤袜、高跟鞋都湿透了。就这么出去,多丢人啊。尿裤子
的女检察官走在大街上,太破坏国家公务员的形象了。」吕新笑着,轻松地坐回
到椅子上。

  恐惧到极点的高洁,此时在顾及自己湿透的裙子和裤袜。这么出去,让下属
小张和其他民警看到,实在是不成体统,可是留在这里,又不知道面前的色魔要
对自己做什么。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Frank2231 于 2009-6-28 03:5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