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鬼王 发表于 2008-10-02
  本站首发,谢绝转载!

              第四部鹰扬京师

            第六章世家草包惊悉内情

  罗惊天并没有在华山过多盘桓,毕竟他要进京面见皇帝,还要对付那个敢暗
算皇帝,敢夺取江山的极乐教出身的皇后!

  尽管他说了很多话,而且张可儿对他也是一片真情,但张可儿还是不愿离开
华山,不愿跟他去京师。罗惊天也只好作罢,毕竟此去京师还要冒很多凶险,并
非是去享乐游玩的。倒是东方红云,这次说什么也不愿跟他分开,辞别了母亲毅
然跟他东归。只剩下表情木讷,头脑也是混乱不堪的金翠玲,呆呆的留在那里!

  看到金翠玲那百感交集的表情,罗惊天心里不知有多高兴,美人的一颦一笑
无不是美感之极的享受,更何况这个自己女儿已经成为自己胯下之臣的熟妇了!

  心里大乐但却也不能耽搁,罗惊天带着众女快马加鞭的走了,他回头望望,
只看到张可儿和金翠玲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山野之中了。

  罗惊天收敛了心情,他知道,要面对的对手不同以往,当真是遇到对手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罗惊天等赶到了洛阳,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奔赴金家,而
是在洛阳城外三里处一个不大的客栈住下了,用他的话说就是不要引人瞩目。其
实,众女也明白,要是他们这一行人贸然进城,必定会让金家及那些关注自己的
势力知道,虽然她们不在乎对手多强,但还是小心些好。

  不过,这家客栈虽小,但却也算雅致!而且,单间,套间,上等房,普通房
一应俱全。当罗惊天扔了一锭足有五十两的大银在柜台时,掌柜的连废话都没用,
立刻让伙计腾房,并且打烊关门。还是罗惊天连忙吩咐不要关门,只要把后面院
子包下来就好了,才让伙计们停下来。

  掌柜满脸堆笑的将罗惊天等让到最好的一间客房后,又是吩咐小儿打水,又
是吩咐厨房安排酒饭的,总算是罗惊天费了不少口舌才勉强将他送出去,回过头
来不由得感到一阵无奈!自己连那些国王,将军,王侯豪杰都不在乎,却险些被
这个市井之人烦死!

  看他长吁一口气的样子,王母等不由得莞尔一笑。不过,她们知道,恐怕也
只有现在可以轻松一会儿了,等待她们的绝非可以轻松对付的敌人!

  既然如此,那么她们要先娱乐一下,彻底放松一下自己了!

  当罗惊天那令人发冷的眼神和众女那炙热的眼神相撞时,顺理成章的欲火也
就点燃了,煎熬着男女的春心,使人焦躁难耐,于是一场最最原始的阴阳大战开
始了!如同天地阴阳大碰撞一样的激烈,只是少了凶险而多了无边的香艳,让人
只是听到那声音,都会有蠢蠢欲动的感觉。

  颇为宽敞的房间里,罗惊天赤身露体,挺着他胯下那条粗长无比的丈八蛇矛
般的大鸡巴,淫笑着一步步走向自己面前的娇媚可人。一步步紧紧进逼,却也不
疾不徐,如同猎人手持猎叉靠近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任自己宰割的猎物一般,眼睛
里闪烁着贪婪的目光!

  但他眼前的猎物也不是善与的,她们同样针锋相对的脱得赤条条,东方红云
  还有个骑马汗巾遮住私处,而剩下三人则是完全将自己那曼妙的身体完全无
保留地呈献在罗惊天面前!令人血脉奋张的场景,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更何况
是罗惊天这样,本来欲望就远远强于常人的男人!

  「哈……」罗惊天大吼一声,饿虎扑食般扑向众女,一下子就将最靠近自己
的东方红云扑在了身下,大鸡巴向前一挺,毫不客气的挺入了那早就湿滑闷热流
出水来的蜜穴里!

  张牙舞爪的大鸡巴刚一侵入到湿热的蜜穴,立刻那柔嫩的穴肉便从四面八方
包围了上来,如同无数只手一起按摩挤压那肉质金刚杵似的,弄得罗惊天舒服的
一哆嗦,若非他久经战阵,非当场丢盔弃甲不可!在他感叹少女的嫩穴就是紧时,
下面却也没有放松,迅速的大开大合的展开了疯狂的进攻!

  东方红云如何禁受得住罗惊天的如潮攻势?很快,她就在罗惊天的连续猛肏
中败下阵来!

  而更让她雪上加霜的是,王母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助纣为虐的坐在她身后,
将她上半身抬起后让她靠在自己的小腹和胯间,双手齐动的揉捏起她胸前肉丸上
的红豆来!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前后夹击,还只是初尝禁果的东方红云如何受得?

  兵败如山倒也是顺理成章了!

  「啊……呀……太大……啊……肏穿了……呀……」随着那一阵歇斯底里的
叫喊,东方红云双腿乱蹬一通后,便如泄气的皮球一般,四肢松散的晕倒在地,
若不是看她脸上那满足的笑容和诱人的红晕,真是之比死人多口气了。

  看到东方红云晕过去,罗惊天用不怀好意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王母这个重要帮
凶,色色的问道:「怎么,骚蹄子,竟然害起你的姐妹来了?」王母有些不好意
思,用那充满诱惑的眼神扫了罗惊天一下,说道:「是婢子错了,请主人责罚吧
……」虽然是在认错,但看她那饥渴的样子谁也不会认为她真的是请罗惊天惩罚,
应当是在求欢了!

  而娜姆古丽看到如此景象再也顾不得什么,她一个飞身侧扑,竟然出其不意
的将罗惊天扑倒在地,接着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大屁股高高抬起,已经是洪水泛
滥的肉穴对准了那还在耀武扬威的大鸡巴「噗」的一声坐了下去。飞溅的淫水落
在了王母的身上,她才缓过神来,不由得攥拳跺脚气苦的道:「哎呀,你个死蹄
子,竟然又被你抢先了!」

  她发她的脾气,娜姆古丽却是不管不顾的大屁股起起落落的,和罗惊天厮杀
享乐起来!

  林雨晴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但她并没有失控的去和其他女人争抢,因为她知
道罗惊天的想法,最后临幸她就是要多给她一些怀上罗惊天骨肉的机会!但这等
待的滋味实在难熬,如同无数的蚂蚁在啃食自己的骨髓一般,让你浑身瘙痒难耐
却无处使力!

  她不停的调整内息,努力运功化解这难熬的感觉,只是,曾经百试百灵无有
敌手的控制欲火的采补心法,此时竟然如失控了一般,难以磨灭这火烧火燎的感
觉,无奈之下只有苦苦忍耐了。

  她这边苦忍,王母那边也不闲着,她被娜姆古丽抢先一步,恼怒之下便故技
重施,手口并用的开始对娜姆古丽夹击,又给罗惊天做起帮凶来!不过,和东方
红云不同,娜姆古丽也是风月场的老手,想再照刚才东方红云那样三下五除二的
解决战斗是不可能了。而且,罗惊天任由娜姆古丽在自己身上驰骋了一阵后,也
想换个姿势,便抱住那白花花的肥大屁股,一个懒龙翻身的坐了起来,双手一错,
便轻易的将娜姆古丽翻了个身,让她趴在了自己面前,大屁股则高高的撅起,向
着自己!

  罗惊天突然发狂,双手不住的用力,将娜姆古丽那硕大的大屁股拉向自己,
而自己的大鸡巴也如同打桩子一般,拼命的向那湿热泛滥的蜜穴捣去!拳头般大
小的大龟头一记记重锤般击打在娜姆古丽穴心里,每一次都将她生生肏得向前探
出去。而她的嘴却正好撞到了跪在她面前的王母,而且还是不偏不倚的,正好是
撞在王母下面那张嘴上!

  娜姆古丽想要骂人,但身后罗惊天如潮攻势让她根本张不开嘴,而且渐渐的
连脑子都混乱了起来!王母却很是得意,原来,她有心要整治娜姆古丽一番,但
娜姆古丽本身实力不弱,她费了半天力气也只是让其更加享受而已。最后,她看
罗惊天换了姿势,忽的心念一动,便跪在了娜姆古丽身前,让她来给自己服务!

  娜姆古丽开始有些措手不及,但随即竟然真的努力给她服务起来!

  她那条灵巧的香舌在王母的蜜穴上或是深入或是浅出,时而搜刮穴口阴唇,
时而轻刺穴心花蕊,巧舌如簧在这里可谓是形象之极!饶是王母久经沙场,却也
在娜姆古丽香舌的猛烈攻击下有些招架不住了。本来是涓涓细流的淫液此时如滔
滔江水般从蜜穴深处涌出,将娜姆古丽那张俏脸弄得湿淋淋的,如同刚洗过脸一
般!不过,此时娜姆古丽已经是大汗淋漓,这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也就
不在意多一点或少一点水了!

  眼看着娜姆古丽败像已现,王母再也不敢大意,双手故技重施的开始揉捏起
娜姆古丽那两颗红葡萄似的乳头来。当然,不时的她还要去扣挖娜姆古丽的后庭,
在多重刺激下,娜姆古丽终于崩溃,在一阵猛烈的反弹后,泻出大股阴精晕了过
去!

  王母抓住机会,大屁股一抡,拱开晕倒的娜姆古丽,主动的向罗惊天的大鸡
巴招呼了过去。罗惊天知道她饿得久了,淫笑着便又开始了一轮猛攻,大鸡巴如
铁杵般凶悍的在王母的蜜穴里驰骋,如同榨甘蔗似的将蜜穴中那白腻腻的淫液全
部挤压了出来!

  如同乳汁般白腻稠滑的淫液顺着罗惊天那粗硕且青筋暴露的大鸡巴蜿蜒流淌,
充分润滑着这个残暴的侵入者,以便让他的侵入更加顺畅,更加有力!

  忽然,罗惊天一眼扫到了旁边看了半天,馋得干瞪眼的林雨晴,心里有些触
动,便决定不在和她蘑菇,如端花盆似的将王母端了起来。他舔了舔嘴唇,邪邪
的一笑,突然一声长啸,将王母抛起,等她落下时合身而上,大鸡巴如同撞钟般
的直冲入王母的子宫,毫无技巧的撞在了王母那柔软却富有弹性的子宫壁上!

  「啊……」饶是王母身经百战,但如此突然的面对罗惊天那凶悍无比大鸡巴
使出的玉女上树,也是有些吃不消,唯有同样长啸一声才能舒缓自己心中那窒息
的感觉。只是,她一声没有喊完,罗惊天的第二下攻击又到,于是,前声未停,
后声又起,声声相叠连成一片!

  尽管王母叫苦不迭,但罗惊天非但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是更加激发了他的
凶性,他将王母放倒在地,用落在地上的不知是谁的衣服将大鸡巴上起到润滑作
用的淫液擦拭掉,随后残忍的将干涩的大鸡巴一下肏入到了王母的蜜穴。「啊…

  …「有淫液润滑尚且会将王母那蜜穴填充得密不透风,在擦去淫液后,突然
的侵入将王母肏得呼天唤地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罗惊天不管这些,将大鸡巴虎虎有声的在王母蜜穴里肏入抽出,将那滔滔
淫水带的满地都是,将地板都阴湿了一大片!

  虽然王母是床上悍将,但由于被罗惊天肏破过阴关,所以,在面对罗惊天的
大鸡巴时,阴关会很容易的被洞穿。在罗惊天如此狂暴的进攻下,她支撑了没多
久便摇摇欲坠,曾经漫天飞舞的大屁股再也飞舞不起来,勉强趴在罗惊天面前任
他鱼肉了。

  也不想太过为难她,罗惊天见她实在不成了,便用力抱住她那浑圆硕大如同
大肉球似的大屁股,死命的向自己怀里拉,大鸡巴也是狠命的狂捣。不一会儿,
王母就只觉得天旋地转,接着脑袋一晕失去了知觉,而冰凉的阴精也再次喷泄出
来,弄得罗惊天好不舒服!

  看到她也晕过去了,罗惊天才长吁了一口气,他起身放过王母,而林雨晴就
迫不及待的来到他身前说道:「主人……就,就请吧,请来肏死外婆吧!」说完
竟是转过身,直接将大屁股呈了上去!

  罗惊天淫邪的一笑,拍了她大屁股一记,说道:「骚蹄子,想被肏死?」说
完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到靠墙的方桌上。

  「只要能怀上主人的骨肉,就是……就是肏死也心甘,只是……」林雨晴似
乎想到了自己的语病,忙又解释道:「只是最好生下孩子再被肏死……」罗惊天
也懒得搭理这些细小毛病,他的心思全在自己下面那条狂蹦乱跳的大鸡巴上,熊
熊欲火还未散去,虽然已经将三个艳女生生肏晕了,却非但没有泻火反倒将欲火
激发得更加雄浑!

  看着眼前这个是自己亲外婆的已经年过古稀却如同青春少妇般美艳的女人,
罗惊天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他一手扶住林雨晴,一手则操起自己的大鸡巴,

  将大龟头在林雨晴胯下那条曾经吸食过不知多少武林豪杰内力的却是给他带
来快乐的肉缝上研磨。粗糙的龟头摩擦着娇嫩的穴口,林雨晴被刺激的躁动不安,
不住的向上轻扬大屁股,要将那个挑逗自己的害人的大鸡巴吞噬掉!

  罗惊天嘿嘿一笑,看眼前玉人如此着急了,他的笑容突然一边,眼神变得凌
厉起来,而就在林雨晴被这眼神吓得打了个突时,罗惊天突然发难了!大鸡巴如
下山猛虎般凶悍的闯入到那个本来不可能属于自己的蜜穴中,湿热的御道缠裹着
他那坚硬如铁的大鸡巴,一个劲的揉捏,如同要把闯入者勒断一般!

  面对如此热烈的欢迎,罗惊天还能客气?他放开心胸,大刀阔斧的奸淫起了
自己的外婆来!

  「啊……呀……好……啊……」林雨晴被肏得高潮迭起,根本不能叫出什么
实质性的话,只能靠喉咙里偶尔蹦出的字句来抒发自己的心怀。

  「吱抝,吱抝」垫在林雨晴大屁股下面的,黄杨木打造的坚固的方桌也发出
抗议声,似乎在表露着自己对这对乱伦祖孙两个忘乎所以的淫乐的不满!

  罗惊天却是兴致勃发的埋头苦干,混不顾周围是否有人偷听,是否会被人发
现自己和亲生外婆的乱伦淫行!

  他如同发情的猛虎般,将林雨晴牢牢的按在桌子上狂肏狠奸,一波波快感从
下面袭来,使他恨不得将自己都冲进到那温暖的曾经孕育他的母亲也是他的女人
的子宫里!

  其实,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过,他虽然不能自己进到那温暖而适于孕育
生命的子宫里,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可以让自己的分身,也就是自己那
条强悍绝伦的大鸡巴进入到这个子宫里,同时将自己的种子播撒在这适宜生命发
芽成长的土壤里!让他们茁壮成长。

  于是素来想做就做的罗惊天再也不压制自己的欲火,将自己对眼前这个美妇
的爱与柔情混合在自己的子孙精里,他虎吼一声,「嗨!!!!!」悍然的将大
鸡巴暴挺进入到林雨晴的子宫,大龟头死死的顶在最深处的子宫壁上,同时将灼
热的如岩浆的精液射入了进去!

  「啊……啊……好了,,好呀……」林雨晴胡言乱语的淫叫几声,双腿一阵
乱蹬乱踹后,便脑袋一歪悄无声息了!感到自己无数的子孙精冲入了暂时的家园,
罗惊天也感到一阵轻松,他放松了自己也不抽出大鸡巴,而直接趴在已经昏迷的
林雨晴身上睡着了。曾经激烈厮杀,叫声震天的屋子里突然变得寂静无比,只剩
下男女那粗重的呼吸声在萦绕!

  洛阳金家乃是洛阳当地首户绅士,在洛阳最大的六家钱庄票号中就有三家是
金家产业!而且,在洛阳周边,金家的田庄更是多大十余处,加上水路生意,说
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了。

  也许是知道当初得罪了罗惊天,要好好补救一下似的,当得知罗惊天今次会
路过洛阳时,金家家主金良羽特意拜会了吴家一趟。对外,洛阳吴家是罗惊天母
亲娘家,虽然他将自己的母亲姨娘姐妹加上自己外婆这母女三人都收做了自己宠
脔,但这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所以,金良羽去拜会吴家提出待罗惊天到达时要
一起迎接的要求也就不足为奇了。谁能想到这其中的关系,竟然是母女三人都成
为姐妹呢?

  当罗惊天到达洛阳城下时,迎接的队伍比之在长安也毫不逊色,虽然天运门
在洛阳当地分舵并不大,但吴家以及乘机巴结他的人就太多了,多得让罗惊天有
些脑袋发胀,自己都觉得头大了!

  洛阳吴家本来就是阴葵教的重镇,又被罗惊天刻意扩充,是以真正的天运门
洛阳的势力乃是吴家,而规模不大的天运门洛阳分舵则是用来掩人耳目的靶子而
已!

  按照法度,罗惊天乃是进京受封,应当是居住在馆驿之中的。但天运门在洛
阳有分舵,而且罗惊天外婆家又在当地,所以,当罗惊天告诉接待的官员要住到
吴家时,地方官吏也并未感到什么不合适之处。而罗惊天告诉前来迎接之人,晚
间要在吴家请众位喝酒,众人却好一番客气!最少从礼节上说,应当是地方上给
罗惊天摆酒接风,而罗惊天反请众人却是主意坚定,大家也就不再坚持,说好晚
间前来了!

  送走了宾客,阴葵教众及天运门当地的几个负责人都来到后堂,罗惊天端坐
在后堂之上,众人齐刷刷的行礼拜见掌门!

  但罗惊天显然不想在这些礼节上废功夫,他把手一挥,说道:「好了,都免
礼吧,开始说正事!」

  见他神情有些严肃,众人也跟着认真起来。

  「今次金家联合极乐教与我天运门为敌的事情,想必在座诸位都知道了!」

  罗惊天脸色很冷,「既然他们暗算本座,那么也就是表明他们是真正要对我
天运门开战了!」

  此言一出,下面众人不由得交头接耳,议论了起来!

  「掌门!」一个高壮的汉子,起身向罗惊天抱拳说道:「既然极乐教和金家
敢冒犯掌门,那自然饶他们不得!」看到此人,罗惊天心中一乐,正是他安排在
金家,替换了金圣彦的天运门弟子。

  「恩,」罗惊天点了点头,「不过,金圣威参与暗算本座之事,金家可是知
道?」

  假的金圣彦回答道:「回禀掌门,金圣威在金家素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除
了金良启外,就是前任掌门金龙安也管不了他。他自幼被金家宠坏,分明是个草
包却偏偏自以为了不起。」他想了一下,继续补充说,「至于金良羽,虽然是现
任掌门,但一来他不是长子接位,二来当年他夺取掌门时也使了些不光彩的手段,
所以,威信本来就比之前面掌门弱些。再有对自己幼弟金良元惨死的歉疚,所以,
更加放任金圣威了!不过,金圣威暗算掌门一事,就属下看来,似乎只是他想报
复掌门,金家其他人并未参与!」

  听他这么一说,罗惊天眼睛一亮,「你说金良羽夺掌门之位有不光彩的地方?
说说看!」

  这下林雨晴倒是插嘴了,「主人,此事婢子是知道的,想来金家当年与罗家
也算是有些交情,所以,主人才没有听说过此事巨细吧!」

  当下,假金圣彦就将事情始末说出来。

  原来,当年金家家主金岳被害后,其弟金龙安武功威望都是最佳人选,于是
便顺利继承掌门之位。而后,金良羽论辈分乃是金龙安的侄子,虽然接任其父的
掌门之位也是正理,但其武功和威望都不足以服众,于是便认可了金龙安的掌门
地位。本来这也就无话可说了,但金良羽却是出奇的阴鸷,虽然面子上是坦荡君
子,但内心其实极其狭隘。他见自己处于弱势,便没有和叔叔争夺,但暗中却发
展自己的势力。直到他将金家控制的七七八八了,才突然发难。金龙安武功虽然
不弱,但为人却是颇为豪侠,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侄儿竟然会如此暗算自己!金
良羽羽翼已经丰满,又是有心算无心,一举将金龙安擒获不说,还夺下了金家家
主的大权!除了金龙安,金良启体弱不能习武,金良泰则是生性木讷内向,拿不
上台面。金良元早丧,金龙安没有子嗣,于是,他金良羽顺理成章的当上了掌门。

  不过,他倒是没有太过为难金龙安,只是将其软禁了起来。虽然他的嫡传弟
子可以定期的去探视,但金龙安乃是个直性子不会服软之人,竟然心中郁闷不过,
郁结生病,不多久便一命呜呼了!

  金良羽算是犯上得了掌门之位,还间接逼死自己叔叔,这本是武林中最忌讳
的事情了。好歹金家势力庞大,金良羽夺取掌门后又刻意跟其他门派修好,没少
送礼,个个江湖门派在事不关己的情况下也就不提此事了!

  想来金良羽是没少给当年的罗洪林好处,否则罗洪林也不会对自己儿子都避
谈此事。不过,他想独善其身却也没有善终,最后竟然发现自己儿子和自己发妻,
也是儿子亲生母亲乱伦通奸,落得个被亲生儿子弑杀身死的悲惨下场!

  林雨晴之所以没有说出罗洪林,乃是怕罗惊天不高兴,罗惊天想通此事便眼
含深意的对林雨晴点了点头,林雨晴却是被他如此一个表示羞得满脸通红的垂下
了头!叱诧武林几十年,以淫荡美艳,不顾廉耻闻于江湖的九尾淫狐竟然会害羞
了,还是在自己外孙面前,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罗惊天自然清楚,这都是自己
「辛勤劳动」的功劳,自己生生肏破了外婆的阴关,外婆对自己自然是死心塌地
了。虽然没有用上破关锁神,但外婆修炼媚功深厚,被人强破去阴关后心神自然
也就为那破关之人所制,也就一样不会变心,还会显出最单纯的心态了!

  不过罗惊天不会在这种时候过多耽误于这等风月之事!

  他眼睛一转,说道:「好,那么即可开始安排人手去散步消息,就说金良羽
犯上作乱,金圣威得知详细后心里不服,要除掉家门败类!」离间计是最简单的
诡计,但通常也是最容易见效的。

  所以,众人都是一点就透,没用他过多解释。

  「那么,马上就去做吧!」罗惊天吩咐假金圣彦道:「左杰留下,本座有事
情要你去做!」见罗惊天如此看重自己,左杰也只有激动得谢掌门了!

  「你说金圣威暗算本座的事,金良羽不知道?」见众人都下去了,大厅上只
有林雨晴等寥寥数人留下来,罗惊天便开始询问起来。假金圣彦左杰想了想,说
道:「回掌门的话,就属下看,金良羽不太可能知道。」跟着他讲述了自己的理
由,「其一,金圣威曾经突然离家出走,金良羽等无不着急,派了不少门人弟子
出去寻找过。要不是怕人家笑话,恐怕连绿林令都要发下去了。」他继续道:
「其二,属下多次打探,偷听金良羽和金良启等人的谈话,他还私底下召见过属
下询问,但没有一丝关于金圣威的消息。不过……」他忽然话锋一转,说道:
「不过,他无意中说过,说是圣威素来脾气暴躁不懂事,怎么圣溪也这么不懂事,
怎么也跟着起哄?他见弟子有些迟疑,便让弟子回去了。」

  「金圣溪是何人?怎么好像没有听说过?」罗惊天若有所思的问左杰。

  「好叫掌门知道,金圣溪是金良泰之子,武功不弱,可脾气却和乃父一样,
都是那么不爱说话。因此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名头不响不说,这几年又开始喜好
修道了,上次掌门去金家时,他正好在闭关,所以没有拜见掌门。」左杰这么一
说,罗惊天就有些恍然,不过,他随即又有了疑问。「那么此人有没有什么问题?」

  「这也正是属下要报于掌门的!」左杰说道:「本来,属下一直以为他是个
无关紧要之人,但自从金良羽那次说出他似乎也和金圣威有联系后,属下便对他
好一番排查,他果然有些不对头的地方。」接着,左杰又说起他调查的结果来。

  在平辈众兄弟中,金圣溪和金圣威算是最要好的,但也只是会比和别人多说
两句话而已。可就在金圣威失踪前一段时间,左杰注意到,他曾经多次晚上去找
金圣溪,说是要切磋武艺。可此事和左杰调查到的一些事情结合在一起,他就有
了一个想法就是,金圣溪并不简单,而且很有可能他才是和极乐教联系的金家的
最大内奸。似乎最先和极乐教联系的是他,而后金圣威这个草包才和对方搭上线
的。不过,当罗惊天告诉他极乐教有可能要控制皇帝,争夺大权时,左杰才有些
震惊!

  要说武林门派为了江湖争霸,利益纷争,互相打打杀杀的并不奇怪。但若说
是胆敢莫逆犯上,进而谋朝篡位的,实在是罕见罕闻!

  忽然,左杰想到了一件事,他忙说道:「哎呀,要是早知道极乐教要谋朝篡
位,主人,有件事情本来属下以为不重要了,但,,」看他着急的样子,罗惊天
知道事情重大,忙说道:「别慌,慢慢说!」

  「掌门!前一阵子金家重修家谱,属下竟然看见他们乃是新罗王族后裔,为
逃避敌国追杀而逃到天朝的,莫非……」说到这里,左杰没有再说什么可罗惊天
等却也都明白了!

  「有道理!」林雨晴点头道:「他们完全有理由借助极乐教的力量,或是让
天朝出兵攻打昔日的敌国,以图复国。或是干脆谋夺天朝的天下,这样他们可就
真是光宗耀祖了!」听她一说,罗惊天却是鼻子里哼了一声,骂道:「忘恩负义
的东西,这些新罗狗,天朝收留他们他们不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妄想犯上?」

  他想到了金良羽,又骂道:「看来他们真是天生反骨,卑贱的东西!」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知道,金家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当下,罗惊天便开始布置,让天运门和阴葵教个个明暗势力都开始准备,他
要彻底毁去金家这个天朝毒瘤!

  看众人都下去了,罗惊天伸了伸懒腰,懒洋洋的说道:「给妙丽丝她们飞鸽
传书,同时再派人连夜兼程,送同一样内容的信去。就说极乐教和金家勾结,金
家乃是新罗后裔,有谋朝篡位之嫌。知道她们到了京师,必定会设法加害,让她
们小心,我办完这里的事情后便去。」他又想了一下,说道:「再有,如果说厉
搏龙和极乐教有瓜葛,那么也要小心江湖帮了。虽然,乌公公说还掌控不小的京
师中的兵马,但还是小心为上,若是危险,她们可自行决断,不用事事报我!」

  听他说完,林雨晴等自然都明白,他是担心妙丽丝等人安危,但想到自己若
是和她们易地而处,罗惊天也会如此牵挂的,心里无不觉得甜蜜蜜的。

  罗惊天的到来无疑是今天的重大新闻!洛阳金家……

  「老三!你说薛教主会不会出手?」听得出他是压低了声音,但还是掩饰不
住声音的主人正是金圣威!

  「你能不能小点声?当心隔墙有耳!」金圣威叫老三,那自然就是金圣溪了!

  「按说薛教主这次是要亲自出手了,竟然连十八罗汉一起出手都没有除掉他,
他也是有两下子了。」

  「哼!」金圣威最不服气的就是说罗惊天本事大,「我就不信,他又不是三
头六臂,还真奈何他不得了?」

  「你又不是没看见?要是你遇到十八罗汉,结成罗汉伏魔阵,你招架得住?」

  金圣溪的声音不大,但却是十分尖刻,丝毫没有给金圣威留面子。

  「哼!!!」金圣威冷冷的哼了一声,但也仅此而已,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自
己绝对招架不住十八罗汉的伏魔阵。其实,就是十八罗汉中的任意一个出手,他
都不是对手。只不过,他这个人实在是自大到了极点,要是让他承认不如谁,那
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的头容易接受!他默不作声了,金圣溪也就不再紧逼,说道:
「反正这次一定要除掉他!不然,要是让他赶到京师,耽误了薛教主的大事,那
我金家复国之愿望也就泡汤了!」

  「可我看就是薛教主亲自来了也未必能成,不然,就照你说的,薛教主办事
不喜欢拖沓的个性,她还要十八罗汉来干什么?自己动手不就得了?」金圣威有
些鄙夷的说。

  「你以为只是要除去他吗?」金圣溪有些无奈的说道:「若是薛教主出手杀
了他,走漏了风声,岂不是要天运门和极乐教直接结下了梁子?」看金圣威有些
不以为然,他又说道:「要是少林派出手,那天运门自然是去找少林派了,即便
是林雨晴看出厉大人有极乐教的身法武功,要她想到极乐教和少林派的关系也要
废些周折。等到她们明白了,也就晚了,我们大事已成,他天运门还能翻江倒海
吗?」

  「所以,」他看金圣威不再是不服气的表情,而是地头沉思,他便继续说道
:「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极乐教,在她们夺取大宝之前,帮她们挡住一切阻挠的
力量。」说到这里,他不无得意的说:「薛教主不成还有李前教主,虽然说她在
闭关,但真到了关键时刻,以她那不亚于九尾淫狐的武功,会坐视不理?」

  「得了,九尾淫狐也是那小子的妾室了!」金圣威有些挖苦道。

  「那是九尾淫狐对那小子动了心思,所以才会跟他的,否则那小子从娘胎里
练功能有多少道行?」金圣溪的看法确实符合常理,但往往害人的就是常理。

  在他们洋洋得意的幻想着自己大功告成,复国成功的美梦时,却不知道灭顶
之灾也悄然而至,向他们掩压过来!

  金圣溪说得对,要防备隔墙有耳。但他们还是忽略了,他们自以为声音小点
就可以保密,殊不知在窗外有个人听得清清楚楚。当他们在幻境里遨游时,窗外
一个身影悄悄的离开,从小门出了金家,急匆匆的走了!

  在洛阳的一家客栈里,偌大的客栈前面客房都已经爆满,可后院偌大个院子,
却冷冷清清的,只有最豪华最大的一间客房中有人气活动。阴沉的天,屋子虽然
是朝阳的,但房间里还是很暗。一个高高大大的看不清长相的大个子,低头屈膝
的站在床前,「主人,对头今天会在吴家宴请各路人物,我们是否要在席间就动
手?」声音不大,但却显得十分雄厚,说话之人应当是功力深湛之辈!

  「当然是席间!」主人说话了,不过,声音清脆悦耳,分明是个妙龄女子!

  「席间动手难度最大,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警惕性最低。而且,席间动
手,也更可以扬我派声威!」

  「是,」大个子恭恭敬敬的答道:「属下立刻去安排!」说完又行了一礼,
转身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这个主人。她盈盈起身,走到窗前,信手弹去窗边纸
花上的一点灰尘,冷笑着说道:「罗惊天!看你这次还能不能逃命!」说完,转
身回到床上,盘膝打坐闭目养神起来,屋子里变得更加安静了,但这安静实在有
些让人害怕!似乎就是腥风血雨前的宁静!

***********************************

  昨天写好了,但被严密监视没有时间发出来,实在是无奈!!!

[ 本帖最后由 大魔鬼王 于 2008-10-3 13:35 编辑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