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e37 发表于 2008-08-03

  ×××××××××××××××××××××××××××××××××××
写在前面的话:
  最近身体欠佳,病养了一个多月,使本来写稿时间不多的我徒呼奈何,更糟糕的是已写了大部分的第六章书稿又不慎遗失,本打算停笔一段时间,但看到SIS里喜欢小镇青春岁月的兄弟们热情呼唤和支持,就在最近几天赶写出了第六章。我以前的习惯是把一个故事完整地写在一个章节里,但时间太紧,明天就要上班了,还是赶快把手头的这一部分作为第六章发出来,以回馈SIS里给我热情支持和鼓励的各位斑竹和色友们。下一篇里有整个欢会的详细过程,而且久候不至的凤霞终于露头了...
  ×××××××××××××××××××××××××××××××××××
  
《小镇的青春岁月》(六)


作者:pote37
2008/8/3首发于Sexinsex


  我懒散地走在龙店镇街道的石板路上,例行的巡视着两旁的摊点,今天是龙店的热集。从桃园村回来快一个星期了,凤霞并没有来。这期间除了偶尔去萍家闲聊几次外,和萍也没有什么进展,毕竟是刚认识,而且两三天后她就去学校上学了。

  也有好多天没和珍约会了,她和家人住一块是我们欢会的最大障碍。偶尔机会凑巧还能在珍单独在家时去偷会她一下,但这样的机会可不是经常有。我的胆子也还没大到胆敢冒着被她家人发现的危险而肆无忌惮地去偷奸珍,那样的话一旦被撞上,其后果想象起来就会令人不寒而栗。

  好多天没得到异性安慰的身体,里面的雄性荷尔蒙浓度高涨。这几天夜间,胯下的老弟已经很多次不安分的闹腾着发表抗议了。和珍的地下活动困难太多,凤霞也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搪塞我,能否到手难以预测,跟萍更是八字还没一撇,结果遥遥无期,唉,郁闷啊!

  龙店镇的街道并不太长,总长也就二三百米。我来回晃荡了几次,和几个熟识的店主聊天闲扯了一阵,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心想再巡视一次就回去吃午饭,脚步却不经意间又不死心的向珍家方向挪去。

  其实前几次我也从珍家门前走过,但看见珍家人都在门店忙忙碌碌地做生意,珍也在那儿忙得两手不闲,偶然抬头看见我,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可能知道我是要在街上转悠,便偷偷对我露了一个笑容,转身继续忙生意去了。

  这次我又来到珍家门前,由于时近中午,街上的人少了很多,珍家门店的生意也不那么忙了。只有珍的母亲还在柜台那儿守着,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见我走过并向里面看着,珍看了我一眼,又笑了笑。

  眼看又快走过珍家门前,我正自暗暗焦急,突然一下福至心灵,一个小计谋涌现心头。我转身走进珍家门店,跟热情和我打招呼的珍母寒暄几句,然后说:“对了,我这几天晚上睡觉晚,经常要弄夜宵吃。听说你家的油面做的不错,我拿两筒做鸡蛋肉丝面尝尝。”

  珍母很高兴,转身就要拿面条给我。我忙说:“现在先不忙拿,我还要到人家家里去吃午饭。下午可能还要玩一阵,你们生意不忙时给我送来吧。”珍母有点为难:“我不知道你住的地方啊。”

  珍从我一进来就静静地注视着我,却并没有和我说话。这时候珍就插话进来说:“我知道他们的地方,晚一点我去送吧。”

  真是我的好亲亲!我等的就是这句话。怕珍母犹豫变卦,我忙接口道:“好吧,只要不耽搁我吃夜宵就行。就这样说定了,你们忙吧,那我就等你的油面做夜宵了。”

  珍母笑了笑:“那就让珍给你送去吧。”珍见我还要叮嘱,故意拉长了腔调:“放心,今晚有你夜宵吃的就是了。”

  说完,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趁着母亲转身时却对我盯了一下,一副对我的阴谋了如指掌的样子,却并不气恼。我也趁机对她轻轻一笑,坏坏的挤了一下眼。珍忙扭头看往别处,不过羞红的腮旁却被我看到隐隐一丝笑意。我不敢久留,立即告辞。

  在珍母的眼皮底下公然合法的邀珍欢会,并顺利成功,令我非常高兴。从珍家里出来后,我在供销社门店买了一瓶五加皮白酒,走到了镇上唯一的一家餐馆——“兄弟酒家”。兄弟酒家座落在珍家和我住处之间街道旁的一排低矮瓦房中,墙壁被熏得微黑,三间房大小的厅堂里摆放着六七张方桌,每张方桌围着四张长条木凳,桌面虽已被菜油浸染得微黑而失去了原色,但擦洗得还算洁净。

  我喜欢在这儿偶尔打打牙祭,改善伙食,不光因为它是这儿唯一的餐馆,而且身为老板兼厨师和服务员的两兄弟,家常菜的手艺确实不错!烧劈柴松丫的乡间大土灶火力很旺,烧出的菜味道更好。两兄弟都在一二十岁左右,好像是孤儿,虽是乡间僻镇,但兄弟俩为人实在,手艺又不错,价格也较经济实惠,所以生意也还过得去。

  进去的时候人不多,我点了一盘青豆丝炒肉,一盘花生米,一盘麻婆豆腐。没过多久,满满三盘子菜端了上来。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我满心欢喜地畅饮着,期间还叫俩兄弟过来陪我喝了几杯.五加皮酒带有一点药味,据说有点壮阳作用,也不知真假,但现在好长时间没见到市面上有这酒卖了。

  不知不觉间我喝了将近四两酒,饭也没吃,带着微薰的酒意,回到了我住的大房间。门也没锁,歪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我洗了把脸,打开虚掩的门看看外面,院里一个人也没有,都坐在自己家里呆着呢。小常屋里一如既往还是没人。回头看看屋里没有面条,这说明珍还没来,我不觉嘘了一口气:还好,如果珍下午来了,而我却高枕梦梁,岂非白忙一场!

  我虚掩着门,随手拿了本书,无聊的靠在座椅上乱翻着消磨时间。快到吃晚饭时间了,珍还是没来。珍知道我平时是在镇政府搭伙吃饭,所以吃饭时间一般她是不会来我这儿的。她到底会不会来,这时的我也没太大把握了。不管了,吃饭去。

  尽管我心里不太踏实,但我心不在焉地吃完晚饭,还是摆脱了一起在政府食堂搭伙的其它部门的几个小伙子的纠缠,他们邀我晚上一起玩,那时还没兴起打麻将,年轻人聚在一起,无非也就是听听新磁带上的新歌曲,天南海北地胡聊乱吹。丢下饭碗后,就急匆匆赶回住处。珍的家离镇政府不远,我从政府大门走出时,远远向珍家方向望去,珍家门店的大门还没关,也许她现在还忙着走不开吧,我心里想着。

  回到住处,我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站在院里和邻居们聊天,早早的躲在屋里,虚掩着门,心里不住祈祷着院里的人早早各回自家屋里去。少了我这个健谈博闻的发起人,院子里的人果然冷清了许多。我在屋里刚感觉到天色有点暗,院子里就安静了下来。

  我也不开灯,只是把虚掩的门拉开了一道缝,歪倒在床上闭目养神。就在我睡意袭来的时候,我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走到了我的门前,然后停顿了下来。一会儿,微暗的光线中我看见一只纤细的小手犹豫着轻轻推开了我虚掩的木门,一张迟疑不定且带着一丝紧张的秀气漂亮脸蛋,向黑黑的屋里探视着,正好与撑起身子向门口看去的我的视线对个正着。

  看见了我,珍明显松了一口气,轻盈的迈步走进来,手里拿着我要的油面,对迎接着她走过去的我轻声说:“怎么不开灯啊,屋子里这么黑。”我没有回答,在她身后探头往院里看了看,天色已经基本全黑了,可能由于晚饭时的冷清,院子里的人都关着门呆在自己家里。我也松了一口气。

  我轻轻把门关上,悄悄拴上门闩。回身拉过站在身边的珍的一只手臂,另一只手从珍背后把珍圈过来,拥入我的怀里,紧紧地搂抱着她。我将珍那久违的饱满坚挺的双乳紧压在我胸怀,脑袋贴擦着珍的脸伸到她脑后,将鼻端藏进珍乌黑柔美的亮丽秀发里,珍的发丝散发着好闻的香气,还有一点潮湿。我深深地吸着她淡幽的发香。我知道,她来以前一定洗过澡了。

  我摸黑正面怀抱着珍,上身紧搂着珍诱人的胸脯,张开两腿将珍的腰胯和双腿夹在我的两腿间,用我已涨得凸起的胯部推挤摩压着珍饱满内陷的胯裆,使她倒退着向屋角的床铺挪去。在这种淫亵的姿势中,珍紧紧搂着我的脖颈,脑袋用力的贴靠着我的胸膛,两条修长的小腿随着我有力推挤的步伐软软地倒退着。

  到了床边,我压着珍的身体倒向床上,珍紧张地头抵着我的胸膛,手仍紧紧吊搂着我的脖子。我感觉她松开了一只手,抬头望去,原来珍一直紧紧地抓着给我送来做夜宵的油面。这时却无力地摊在了床上。

  我从珍手里取过面条,随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又仆压在珍的娇躯上,细细体验着珍的躯体给我带来的娇嫩柔软的销魂感觉。我真是对珍这娇俏依人的姑娘肉体上瘾了!

  我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胸脯依然挤压在珍翘挺的乳房上,小腿向两边分开珍的双腿,将已经涨得竖起的帐篷顶端对准珍胯裆中部的柔软饱满部分挤压下去。然后我们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维持着我上她下的姿势,当然我也用手肘和膝盖稍稍支撑着一些自身的体重,不然珍那么苗条的身材可承受不了我的重压。

  珍柔顺地随我摆布,轻轻地抬起一只手插入我的发间,用手轻柔的梳理抚摸着我的头发,微睁的双眼痴迷地看着我。感受着珍的目光,我抬起一只手,也轻轻地在珍平躺着却仍倔强向上挺起的乳房上抚摸着,揉捏着,然后缓缓的解开珍衬衣的纽扣,一只粉红色的漂亮乳罩紧紧包裹着一对白嫩丰满的少女乳房,渐渐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用手轻轻地在那片饱满的白腻瓷实上抚摸着,低头伸出舌尖顺绣花乳罩边缘插入,在舌尖碰到一颗棉花糖似的蚕豆大小的小肉粒时,左手向下按着固定住乳罩底部,舌尖回旋勾住小肉粒,向上连撬几撬,一颗粉红色的小樱桃就不情愿的露出在空气中,生气地怒涨着,微颤着,向我发出抗议。

  我赶紧讨好的伸出潮湿温暖的舌尖,安慰舔舐着这娇俏怒挺的粉红色漂亮小可爱,但事与愿违,我越讨好它,它越是怒挺得发颤,最后惹得我张开大嘴,一下将粉红的小肉粒连带着后面白滑细腻的半圆肉球轻柔地咬入口中,并用舌尖舔抵着硬挺的红樱桃起劲吸吮着。

  原本微抬起头,眯眼看着我如小孩子般在乳房上玩耍的珍,这时轻“哦”一声,两只手一前一后插入我后脑的头发中,使劲将我的脑袋抱摁在娇俏的乳房上,两手微颤着在我后脑勺上难耐的搓捏着,嘴里不由自主地轻轻发出“..嗯...哼”声。

  我的鼻端深陷在弹力十足的饱满肉球里,一会儿就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含着乳头左右叼扯着,间或轻轻撕咬着嘴里已经硬直的红樱桃,既让自己的鼻子摆动得以挪出呼吸的空间,又给自己更进一步的香艳享受。未料珍这时却将两只小手无力地捧在我的耳边,本来静静地躺在我身下,婉转随人地任我在上面挤压玩耍的娇躯,如受猛烈刺激般猛然胡乱挣扎扭动起来,差点将毫无防备的我掀落身下。

  我慌忙用两手穿过珍的腋下抱紧珍的肩膀,两腿张开再收拢,使劲地将珍的双腿牢牢夹在我的两腿之间,并将已经硬挺翘起的大阴茎隔着两人薄薄的裤子,深深的钉入珍的胯裆之中,胸胯紧紧贴躺在珍身上,随珍身躯的扭动挣扎而上下左右起伏摆动。而我忙乱中脱离了珍乳头的嘴,则就近钻进珍纤削细长的颈窝,在那片细腻香甜的如玉雪肤上轻柔揉擦,不时张开嘴唇轻柔吸吮,舔咬着。

  珍停止了大幅的挣扎摆动,柔弱的躺在我身下,紧闭着眼睛,只是不时地打着寒噤,肉紧地将整个身躯向上挺起,令我的胸脯和胯下激涨的阴茎更深刻地感受着珍身上最饱满柔软的两个地方。这时的我犹如伏卧在一张人体流线设计极好,弹力极佳的单人肉床上,且不时的会对我的胸脯和胯下肉棍来一下销魂的全方位对应肉体按摩。

  呵呵,虽然现在的泰式按摩花样繁复,招数更多,但单纯买春带来的感觉及其意境,却是比我那时的享受差远了。

  终于,珍难耐的推了推我的肩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知道珍已经被我逗弄的差不多了,问她出来时可有回家的时间限制。珍说跟母亲说了,给我把面条送来后就到平时的姐妹玩伴们家去玩。这么说时间是很充裕的,我不禁笑着夸赞珍真聪明,预留出这么多时间,真合我心意。

  珍望着我轻笑道:“你跟我母亲一说,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思。哼,谁不知道你是想吃人了。到这儿一来,果真如此。”

  “你进来的时候院里有人吗?”我有点担心的问道。

  “没有,都关着门在家里呢,院子里黑乎乎的,我还差点以为你也不在家呢。”

  珍调皮的回答道。

  “我这不在家等你嘛。嘿嘿,我现在要吃人了。”

  珍听了娇羞的捶打了我一下,还是柔顺地配合着我脱掉了她的衣服。然后我快速地扯脱着自己身上的衣裤。只剩内裤时,我对珍说:“来帮个忙,把我这件衣服脱了。”正在摆放自己脱下的衣物的珍,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是要她脱这个,羞涩的回过头去,细声说:“自己脱,又不是没长手。”

  女孩子呵,已经做过几次了,可还是害怕看,真有意思。也许还是那时的社会风气使然,女孩子更脸嫩。我蛮横地抓住正要逃到床里边的珍,牵过她的小手放在我的顶起大包的内裤前端。珍被我强制着小手碰了一下,赶紧心慌慌的要往回缩,却被我紧紧地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pote37 于 2008-8-3 11:5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