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08-07-22


              (十)轮奸2

  喝光了自己的尿液,李红终于被放了下来。她上身的束缚也被解开。不过捆
绑地时间太久,李红四肢麻木,她是被五个流氓,抬手抬脚,抬回到一片干净的
草坪上。

  大字型躺在五个人中间,李红慢慢回复了体力,四肢有了知觉。睁开眼睛,
确是五根粗壮黝黑的阳具。5个人早已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裤子。

  李红无力反抗,只能缩成一团,双手护住自己的乳房,双腿也紧紧并拢,试
图遮挡自己的阴户。连裤袜的裆部早已经被尿液湿透,并拢双腿的李红立刻感受
到湿滑的裤袜包裹大腿的感觉。

  「怎么,还不好意思啊!刚才不是和我们玩得挺开心嘛!」大雄说着,从后
面抱住了李红,分开了她的双手。雪白的奶子又露在众人之间。

  「刚才只是前奏,现在我们要好好疼疼你了!」面条淫笑着说道。

  「不,不要,你们放过我吧!」李红哭了起来,扭动着娇躯,试图躲避。

  「大家还愣什么,先让这个骚货分开手脚,咱们好好地干她!」面条一声令
下,众人立刻行动起来。花蛇和水蛇迷恋李红的丝袜美腿,李红天蓝色裤袜包裹
的美腿,立刻落入两人的怀中。

  兄弟俩一左一右,拉着李红的丝袜美腿,让她的双腿分开成了一百八十度,
两腿并列成了一个「一」字。劈腿后,李红的阴户毫无遮挡地暴露在众人面前。
红毛也立刻上前,对天蓝色连裤丝袜包裹的少妇下体,来了一个特写!

  花蛇、水蛇、草蛇三兄弟,外号用蛇,其实意义还在于蛇的同音字──舌。
三兄弟的舌头都是灵巧异常,舌技总能让女人欲仙欲死。

  花蛇和水蛇,抱着天蓝色裤袜包裹的美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不约而同地
伸出了细长的舌头,如同蛇的信子一般。舌头触到了李红灵巧的脚趾,舌尖一勾
一勾地,轻轻点触少妇的脚趾,引得李红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脚趾触电般抽搐起
来。

  「好美的玉足,丝袜包裹后,舔起来更爽!」花蛇和水蛇竟异口同声地发出
了赞叹。接着两人的舌头贴在李红的脚心上,贪婪地舔舐起来。粗糙的舌尖,配
上天蓝色裤袜产生的摩擦力,加倍剧烈的瘙痒让李红不禁扭动起来,不过在大雄
的怀里,李红如同被钉在了十字架上,扭动挣扎都是徒劳,只会让这些流氓玩得
更过瘾。

  「别……别舔我脚心……脚心,嗯……哈……哈哈哈……痒……哈哈……」
两只丝袜玉足同时传来钻心的瘙痒,李红全身抽搐着,本来是要呼救、怒斥、求
饶的话语,在身不由己的笑声中断断续续,让人听得一头雾水。

  舔够了脚心,舔起了脚背,花蛇水蛇不听地舔着李红的丝袜玉足,不一会,
天蓝色的裤袜在脚上已经湿透,紧紧贴在玉足上,成了半透明色。

  舌头继续向上进攻,从脚踝游走到了小腿,接着是膝盖,过了膝盖就到了大
腿。两兄弟玩起了阵地战,一小块一小块的舔,舌头滑过,天蓝色裤袜慢慢湿透
贴在李红的美腿上,天蓝色几乎变成了深蓝色。双腿的裤袜也已经完全湿透,阳
光下显出淫靡的光泽。两人的舌头到了大腿,李红本已开始抽筋的美腿立刻有感
受巨大的刺激,使得少妇不禁呻吟起来。

  「嗯……啊……别,别这样……那里不行……」李红突然由浪叫转为惊叫,
又是刺骨的瘙痒!

  花蛇和水蛇心有灵犀,他们的舌头同时触到了李红左右大腿的内侧根部,这
是女人腿上嘴敏感的部位。快感立刻上流至全身,下至脚心。李红的双腿在酥麻
的快感中抽筋动弹不得。为了活血,重新回复活力,两兄弟同时一手捏住李红的
丝袜玉足,另一只手用中指挠起她丝袜包裹的脚心。钻心的瘙痒立刻让李红回复
了活力,继续性感的扭动起来!

  此时李红的双腿已经弯曲,但仍然分开成一百八十度,与天蓝色裤袜包裹的
下体组成了一个性感的M型。

  李红此时发狂的浪叫,足心的瘙痒和大腿根部的舌舔还是其次,最要命的是
自己的小穴已经受到了攻击!

  孪生三兄弟中最小的草蛇,早就盯上了李红诱人的下体。李红的下体已经被
剃光了耻毛,光滑嫩红的阴唇在天蓝色裤袜下朦胧若现,之前在尿尿中尿液已经
湿透了裤袜的裆部,天蓝色的裤袜紧紧贴在阴户上,映出了她阴户的大体轮廓,
更是显出神秘的淫荡色彩!

  和面条协商后,草蛇先玩李红的阴户。蛇字三兄弟个个舌技了得,草蛇更是
佼佼者。他伸出了细长的舌头,慢慢地向李红的下体逼近。

  看着近乎鲜红的舌头,李红吓得全身发抖,连拒绝的叫声都发布出来。草蛇
凑近李红的裆部时,刺鼻的尿骚味只往鼻子里冲,不过这美貌少妇的尿骚,对于
草蛇却是无比诱人的尿香,反而使草蛇性奋地伸长了自己的舌头。

  舌头触到了李红敏感的阴唇,李红唔的音声,下体颤抖起来。

  「真是敏感啊,就让我的舌头来好好爱抚姐姐的骚穴吧!」说着,草蛇的舌
头在李红的阴唇上灵巧地上下滑动起来。李红惊恐伴随着快感,浪叫连连,不知
是恐惧还是性奋,少妇就流出了眼泪。

  就在阴唇隔着裤袜被舌头不住摩擦时,李红突然感到湿滑的物体冲进了自己
的阴道,不由啊地一声大叫。草蛇看到时机成熟,竟迅速地将自己的舌头插进了
李红的阴道。裆部地裤袜自然包裹地舌头,一同涌入阴道!

  阴道壁的嫩肉,立刻在天蓝色裤袜的阻隔下,和草蛇的粗糙舌头剧烈摩擦起
来。粘稠的淫水在摩擦下,汹涌而出,不断地从阴道流出!淫水顺着草蛇的舌头
流进了他的嘴里,吞下肚竟是无比的鲜美,草蛇满意地大叫了几声,加速活动起
自己的舌头,在李红的阴道内翻江倒海。剧烈的快感,让李红几乎昏厥,可是三
兄弟舌头的冲击刺激,又会让李红立刻坠入现实,继续遭受剧烈的快感侵袭!

  「别,别在弄了……别……别用舌头了!不行了!嗯……啊……啊啊……」
李红被三条舌头玩弄地上气不接下气,凄惨地浪叫着。

  「这女人真是淫荡啊,满脸的春潮,叫起来声音都勾魂。」面条赞叹道,迫
不及待地捏开了李红的小嘴,伸出自己的舌头涌进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纠缠在
一起。

  「嗯嗯……嗯……呜呜呜……唔……」李红的嘴也失去了自由,娇躯剧烈的
颤抖,舌头和面条玩起了舌吻。

  草蛇的舌头细滑灵巧,在李红的阴道内,隔着天蓝色裤袜左突右探,不断摩
擦刺激着嫩肉组成的阴道壁。不费太大力气,草蛇已经惊喜地探到了李红最敏感
的阴蒂,樱桃大小的圆珠隔着裤袜,当舌尖触到时,李红猛地剧烈一颤动,那阴
蒂的颤抖竟也让草蛇的舌头猛颤一下。

  「操,太爽了!」草蛇全身巨震,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立刻,草蛇的舌头
抵住了李红的阴蒂,舌尖隔着丝袜剧烈地摩擦起来。李红的性器最娇嫩敏感的部
位在草蛇舌头的肆虐下,下体快感遍布,粘稠的阴精决堤洪水般喷出,从阴道口
不断喷入草蛇的口腔内。

  草蛇不禁收回自己的舌头,嘴里已经充满了少妇性器官分泌的精华:「姐姐
太淫荡了!这阴精射了我一嘴,看来真是很爽啊!」

  「呜呜……呜呜……」李红的香舌被面条纠缠,说不出话来,只能痛苦地呻
吟着。

  草蛇的嘴离开李红的下体后,大量的阴精仍在不知疲倦的涌出,在天蓝色裤
袜的裆部,积攒了厚厚的一层乳白色,香气扑鼻。还在舔舐李红丝袜美腿的水蛇
花蛇兄弟俩,此时也停了下来,一人沾了满满一指头阴精放进嘴里,也是赞不绝
口。

  面条和大雄看的直流口水,也急忙品尝李红阴唇上的美味,三两下,众人风
卷残云,李红裤袜裆部残留的阴精,一滴不剩。

  「怎么,就这么点吗,还不过瘾呢!我在让姐姐喷点出来!」草蛇说着,手
指连着天蓝色裤袜插进李红的阴道,直接触到她的阴蒂后,两根手指熟练的捏弄
起来。

  「啊,不要啊,别弄那个!」李红羞得大叫。可是无济于事,下体已经性奋
到极点,肉体已经完全被动物本能掌握,粘稠的阴精立刻溢出了阴道,涌到阴唇
边上。李红只感到自己的体内越来越空,剧烈的快感竟如同抽血一般抽出自己的
精力,麻木的下体排出的阴精,好像是流出的鲜血。李红觉得越来越虚弱,叫声
都小了许多!

  下体已经麻木,李红身不由己地抽搐着,任由粘稠的阴精喷出,留在天蓝色
裤袜的裆部!

  「姐姐,你也尝尝吧,这可是你自己产出来的精华,好东西啊!」草蛇沾了
一手指阴精,伸到李红的嘴边。

  粘稠,腥臊,还有特殊的体味,神秘的香味儿……可是李红看到自己的分泌
物,只是羞辱至极,她扭过头想拒绝,可还是被面条捏开了小嘴。草蛇趁机把阴
精抹在李红的舌头上。

  「呜呜……唔……」李红被迫吞下了自己分泌的阴精。腥臊,还有一种难以
形容的性感的味道。

  似乎是告一段落,几人把李红扔到了草地上。被舌头蹂躏许久的李红,无力
地仰面躺在草地上,保持着之前的大字型,张开了双臂,分开了天蓝色裤袜包裹
的双腿,裸露的乳房随着呼吸一颤一颤。阴唇紧紧贴在湿透的天蓝色裤袜上,如
同婴儿的小嘴一般张开着,随着呼吸一张一合,似乎嗷嗷待哺!

  被爱抚了许久,众人的舌尖不断侵袭着李红身体最敏感的部分,此时的李红
已经被勾起了极端的性欲,体内燃烧一般,原本白皙的娇躯,皮肤泛出一层红润
的粉红色。李红在几个少年面前,下面灼热难当,竟本能张开了阴唇,乞求着肉
棒的插入。

  草蛇突然性奋地指着李红的下体,喊道:「大家快看,这个少妇,这个骚货
居然发浪了,自己开始自慰了!」

  一番舌奸后,李红达到了性高潮,可是性欲强烈,这一次没有完全的满足,
反而是勾起了更大的性欲。欲火焚身,李红此时全身如同蚂蚁爬咬一般,不住颤
抖着,已经毫无羞耻心,开始毫无顾忌地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在众目睽睽下,
李红把手指插进了自己阴道,隔着天蓝色的裤袜,用自己的手指抽插起自己的阴
道!

  「嗯……啊……不要……快……」李红性奋地抽插着,却突然大叫起来。

  原来众人已经看得按耐不住,大雄再一次抱住她的上身,花蛇水蛇再一次一
左一右抱起她的双腿,三人将李红的悬空抬了起来,双手被卡在身后,双腿被大
角度的分开。

  身体被禁锢,李红不能再自慰,下面的性器却是越来越饥渴,少妇竟流着眼
泪:「求求你们,快让我满足……」

  面条这一次抢过草蛇,走到李红两腿之间。他的裤子已经脱掉,露出了自己
的肉棒。他人瘦的像根面条,下面的肉棒也很有特点,又细又长,尖尖的龟头。
面条用肉棒对准了李红的阴户。李红饥渴得,居然主动地挺了挺自己的下体,试
图让自己的小穴触摸到男人的阳具。

  「让你满足……怎么让你满足啊!」面条故意笑着问道。

  「和……和我做爱……」李红红着俏脸,难为情地说。

  「做爱?说得具体点,要怎么和你做爱?」面条居然丝毫不急,仍然慢悠悠
地说着,不过他的龟头已经开始慢慢地触摸到李红的阴户,隔着裤袜,摩擦着她
的阴唇。

  下面感觉到肉棒的爱抚,李红立刻兴奋起来,几乎是哭喊着:「快……快插
我……插我的阴户……我受不了了……」

  「好吧,那我就满足你吧!」面条说着,撕开了天蓝色裤袜的裆部,阴户露
了出来。接着面条挺枪,慢慢刺入李红的小穴。

  终于感受到了男人的肉棒插入自己阴户的快感,李红性奋地颤抖起来:「啊
啊……啊……快……快点……快点插我!插我……」

  此时的李红,已经放弃了自己贤妻的身份,忘情地如同一只发情的母狗,不
住地呻吟着,乞求肉棒的抽插。

  面条却仍然是不紧不慢,用极慢地速度抽插着,感受着肉棒与阴道嫩肉摩擦
的快感。摩擦中,性奋的电流刺激着李红的全身,李红浪叫连连,也不再顾及是
在户外了。反正已经被五个色狼包围,自己的贞操和矜持已经毫无用处。

  「啊……啊……快点,快点……」李红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面条果然突然加速,剧烈地抽插起来。倒是让大雄花蛇水蛇三人没有防备,
差点被面条突然间的插入冲倒。三人立刻调整好角度位置,让李红悬在半空如同
一个玩具娃娃一样,被动地接受着性爱。李红天蓝色裤袜包裹的美腿无法着地,
在半空中随着面条的抽插,不住地抽搐着。

  面条的抽插力度越来越大,李红的身体也被他的肉棒带动的前后摇晃起来,
上身和下身在抽插中一折一折,双腿上下上下的运动着,少妇的娇躯由一变成了
V,然后在变回到一,如此往复。等到面条满意地抽出自己挺直的肉棒时,李红
的身体由于不断变形,小蛮腰几乎要断了!

  面条没有射在里面,挺拔的肉棒拔出来后,硬停停地对着李红的身体。

  噗嗤──

  面条套弄了两下自己的肉棒,龟头立刻射出了乳白粘稠的精液。李红还没来
得及躲闪,粘稠的精液已经射在了她的身上,腰上,胸部都沾上了精液。射程最
远的那一炮,竟将精液喷在了李红的鼻子上。腥臭的男人精液,污秽淫秽,少妇
几乎要吐出来,可是双手被大雄夹在身后,李红无法除去自己鼻尖的精液。

  「小弟,你面条哥哥讲义气,没射在骚货的阴户里。你可要争气,一鼓作气
插穿她的阴道,直接射到子宫里!」面条退了下来,拍拍草蛇的肩膀鼓励他。

  草蛇是几个人里年纪最小的,比起两个孪生哥哥也晚出生几分钟,所以第二
个由他来干李红,大家没有异议。李红被架在半空,更是无法抗拒,只能等待草
蛇的奸淫。

  草蛇脱下了裤子,亮出了自己的肉棒。李红瞪大了眼睛,这小鬼小小年纪,
下面的肉棒却是又粗又长,黑黝黝的像是铁打的一般。

  「慢……慢点」看到粗壮得令人恐惧的肉棒,李红就是欲火焚身也惊出一身
冷汗,双腿也紧张地开始抽筋,上下颤抖着。

  草蛇可不理怜香惜玉那一套,挺拔的肉棒直接刺入李红的蜜穴!

  啊──

  李红惨叫一声,几乎要昏过去,可是粗大的硬物暴风骤雨般的抽插,立刻让
她疼回到现实世界。

  「啊──啊──」李红的浪叫声夹杂了疼痛的惨叫,竟是撕心裂肺!

  「姐姐年纪不小,可是阴道还窄的很哪!真紧,真爽啊!」草蛇不住地赞叹
着,加大了抽插的力度。这可苦了少妇,李红只觉得自己的阴道几乎要裂开。

  抽插仍不停息,草蛇的精力出奇的好,长时间的活塞运动,不断没有累,反
而由于李红阴道收缩包夹的力度,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肉棒每一次都是一插到
底,直接冲向阴道深处,李红感受到了极大的痛苦,也感受了极大的快感。

  不知了抽插了多久,草蛇突然停止活塞运动,用力一插到底。李红感到肉穴
内的肉棒坚硬粗大异常,再看到草蛇性奋的表情,立刻明白了一切,不禁大叫起
来:「不,不能射在里面!」

  李红虽然结婚,可是钱伟成那方面有缺陷,多年都没有孩子。还没有上避孕
环,李红知道精液射入子宫的可怕后果,不禁扭动起自己的屁股,努力向把自己
的阴户收回来。

  可惜,草蛇早有防备,他双手抱住李红天蓝色裤袜包裹的美臀,迫使她的阴
唇紧紧贴在自己的小腹上,肉棒丝毫无法拔出;花蛇和水蛇更是抱着李红的丝袜
美腿,让她连并拢双腿的能力都没有。李红虽然还在反抗,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不要……不好……呜呜……」李红突然感到一股暖流涌入阴道伸出,不断
喷入子宫。草蛇最终还是在李红的体内射精了!

  「快,快拔出来!不能射在里面,我没有生过孩子!」李红急得哭喊起来。
她可以清楚感觉到温暖的精液冲入自己的阴道深处,涌入自己的子宫。没有做过
避孕手术,男人的精液射在子宫里,后果不堪设想!

  李红用力地扭动起自己的翘臀,试图摆脱阴道内膨胀到极限的肉棒。草蛇丝
毫不紧张,双手抱住李红的美臀,紧紧地让自己的阴囊贴在李红的下体上。李红
美臀的扭动,不过是让草蛇感受更多乐趣而已。

  「不……不,别再射了!」李红又叫了起来,此时的少妇满脸的惊恐娇羞,
眼泪顺着眼角不断流下来。

  果然,李红感受到阴道内的阳具仍然坚硬挺拔,而且体积还在膨胀,本已经
充血的龟头也开始在阴道伸出一胀一缩的急促吐息。李红在性生活上还是很有经
验的,这是的阳具仍在性奋的极限巅峰,是射精的前兆。很快李红绝望地哀呼一
声,草蛇确实全身一哆嗦,脸上随之布满了满足。这个流氓少年,将第二炮精液
射进了李红的身体!

  「这个少妇真是爽啊!现在阴道还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呢!可惜,我的子弹
光了,暂时只能缩回来了!」草蛇满足地说着,一脸地意犹未尽。

  「小子,爽够了还不让啊,该我了!」面条急不可待地推开草蛇,走到李红
张开的双腿之间。

  「面条大哥花样多,不过要快一点,我们哥几个还没玩少妇的穴呢!」抱住
李红天蓝色裤袜左腿的水蛇说道。

  「你们还有人性吗?我肉棒还没插进去,你就叫我快点,催促别人早射精是
极不道德的!」面条抗议,「这么好的穴,若是直接抽插完事,实在是对这个骚
货的不尊重。不过我们之前又是手指又是舌头,这少妇的小穴已经十分敏感,这
个情况下也只有大力的活塞运动能让她满足了。但是嘛……要先给她清理一下阴
道。」

  「求求你们,别再插我下面了,都要肿了!呜呜……」李红还没有哀求完,
自己的脸颊被草蛇捏住,被迫张开了小嘴。

  「姐姐你那么多废话累不累啊?老老实实在我们怀里享受性爱不就得了。现
在,也尝尝自己的小洞里淫水和我的精液调制的鸡尾酒吧!」草蛇说着,空出来
的右手在李红的阴唇上抚摸几下。李红的阴道口不断地涌出乳白色的粘稠液体,
这是自己的淫水混合着草蛇射出的大量精液。

  「不……呜呜……」李红试图把头扭到一边,可是嘴巴被捏着被迫张开,只
能任由草蛇把手指上的所谓鸡尾酒涂抹在自己的嘴唇上、嘴里、舌头上。

  腥臭的混合液体,散发着淫靡的混合味道,在李红的嘴里,让少妇又感到恶
心,又产生一种莫名的性奋!

  「草蛇的死猴子,射了那么多,看看,这骚货的阴道口,全是你射出来的蛇
精!害我要仔细清理,莫要让你的蛇精玷污了我的龙棒!」面条皱着眉头说着,
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清理工具,不过是一双女人穿过的白色连裤丝袜。

  「操,你好意思说,之前你们几个人的口水都进了少妇的阴道,我插的时候
说什么了?」草蛇抱怨道,同时还在把手上的精液往李红的嘴里抹。

  面条拿出了一瓶矿泉水,两根手指拨开李红的阴唇。经过肉棒的抽插后,李
红的阴道已经扩张开,阴唇拨开后,阴道内的嫩肉清晰可见。面条倾斜矿泉水的
瓶口,冰凉的清水慢慢流进李红的阴道。李红的下体嫩肉感受到冷水的刺激,本
能地收缩阴道,娇躯也颤抖起来。不过面条的手指没有离开,立刻又拨开了她
的阴唇,强迫着少妇的阴道吞下冰冷的清水。

  阴道内充满了清水后,原先的淫水和精液混合着清水不断地溢出,由于冷水
的刺激,李红的阴道也在不断进行着一张一合地运动,冷水在挤压和扩张的交替
中,一股一股地冒出,让人不禁想起了趵突泉那一股股冒出的泉水。

  「嗯……呜呜……啊……呜呜……」李红从她那被捏开张开成小圆型的小嘴
中,本能地发出了含糊不清地呻吟。

  一瓶冰冷的矿泉水就这样清洗了李红的阴道,水倒光后,面条拿起了那双白
色连裤丝袜,一点一点塞入了李红的阴道。慢慢地,白色连裤丝袜完全进入了李
红的阴道,异物的刺激,丝袜摩擦着阴道的嫩肉,羞愧的李红也只能发出呜呜呜
的含糊不清的呻吟,来表现自己下体受到的快意侵袭。

  本来干燥的白色连裤丝袜,在进入少妇的小穴后,在阴道内吸收了足够的水
分,浸透的丝袜体积立刻膨胀起来,紧紧地充满了少妇的阴道。李红的阴户,立
刻表现出膨胀的态势,下体显得突出不少。

  「快,快拉出来,下面好胀啊!」李红不禁哀求道。

  「好,这就拉出来!」面条笑着道。他抓住白色连裤袜留在阴道口的末端,
突然用力一扯,连裤袜的一条腿被拉了出来。

  这么用力的一扯,湿透的白色裤袜摩擦着李红的阴道嫩肉,快速地被拽出,
刺激得李红也不禁大叫一声:「啊!慢──慢点!」

  这么一下拉扯,竟向抽插的性爱运动般,让李红产生了感觉,下体受到了巨
大的刺激!

  「好,我慢一点!」面条说着,却在李红不提防的情况下,更加用力地把整
条白色连裤丝袜拽了出来。

  此时的白色连裤袜,被水湿透后,已经由原先的深白色变成了半透明的浅白
色,近乎肉色。第一次的扯动,连裤袜的一条腿被抓出,但是加厚设计的袜裆和
腰部还有另一条丝袜腿还留在李红的阴道内,在扯动中,留在阴道内的连裤丝袜
部分纠缠成了一团,集聚在李红的阴道口。

  面条突如其来地用力一拉,让缠成一大团的白色裤袜几乎成一个球形冲出了
少妇的阴道,巨大强烈的刺激可想而知!

  「啊!」李红惨叫一声,紧接着,剧烈的刺激竟让李红的尿道肌肉失去了力
量,松弛下来后,积攒的尿液再也无法留住。

  当着众人的面,李红再一次失禁了!

  「哈哈,哈哈,一条丝袜,竟然让这个骚货小便失禁了!」

  众人哄笑起来,李红却羞得想要自杀。下体被玩弄多时,肉棒的抽插和长时
间的爱抚,让李红的阴唇及周围的嫩肉都红肿充血,想要忍住尿,李红不得不对
自己的下体用力,试图闭合尿道口,可下体一受力,红肿的嫩肉就要遭受更大的
疼痛刺激!

  一用力就要本能地松弛下体,李红羞辱地闭上眼睛,无助地让尿液一股一股
地射出。银色的尿液,像射出的银箭,一下一下地冲出,引来色狼们性奋淫邪的
目光。

  「连尿尿都那么淫荡,果然是贱妇!终于尿完了,水蛇花蛇把她放下来,开
始好好地爽爽了!」面条说着,却舒服地躺在了草地上。

  花蛇水蛇一左一右抱着李红的丝袜美腿,早已知道他要玩什么。李红终于从
半空中落回地面,但虚弱的肉体还没站直,就被花蛇水蛇按着蹲在了地上。

  「宝贝,自己对准好,把肉穴套在我的肉棒上!」面条双手枕在头下,写意
地沐浴着阳光。李红只得蹲在地上,浅蓝色裤袜包裹的玉足支持着疲惫地娇躯,
低头对准好面条的肉棒,将自己的肉穴套了上去,慢慢蹲下身子,让肉棒插入自
己的阴道深处。

  面条虽然瘦的像麻杆,可是下面的阳具却是粗壮异常。肉棒膨胀后充满了阴
道,与李红的阴道壁嫩肉摩擦中,李红吃惊地发现,自己本已疲惫瘫软的身体,
就灼热性奋起来。强烈的性欲,让自己的肉体忘记了疲惫,陷入了更加强烈的性
渴求中。

  「不错,动作很温柔,也很淫荡,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吧。让自己的下体动
起来,满足你淫荡的美肉!」

  「嗯……」听到面条的吩咐,李红竟不由自主地羞涩应答一声。在一群流氓
的胁迫中,李红只能服从凌辱。浅蓝色丝袜包裹的美臀开始上下扭动起来,下体
的肉穴随之上下运动,李红以观音坐莲的性感姿势,主动地进行着抽插运动。

  「好骚好白的肉体,我也忍不住了。这少妇的屁眼,我先插了!」大雄看得
只吞口水,从开始到现在,他的双手一直紧紧抓着李红丰满的双乳。在他那对熊
掌的揉捏下,李红的乳房已经变成了红色,不但乳房挺拔了起来,乳头也硬了起
来。

  李红之前还感到胸部被捏得透不过起来,现在已经完全麻木,连疼痛都感觉
不到,反而是阵阵快意让自己的胸口灼热起来。

  「靠,你的肉棒是我们这里最粗的,别把这美肉的肛门插爆了!」草蛇无聊
中,不禁打趣道,「看来她的小嘴现在还没人用,不能闲着,就让她来为我口交
吧!」

  「别……呜……」李红还没来得及拒绝,草蛇的肉棒已经插入自己的小嘴。

  「唔!」李红只觉得自己的翘臀被抬了起来。刺啦一声,她穿着的天蓝色连
裤袜裆部被大雄粗暴地在屁眼处撕开,紧绷的丝袜面料立刻向两边收缩,李红白
皙丰满的翘臀裸露出来。

  李红想转过头去哀求,可是嘴里塞着草蛇的肉棒,草蛇还抓住了她的秀发,
强迫她的头部前后交替的摆动,来完成口交的抽插。李红无法扭头看到大雄的动
作,只觉得一只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胯部来回抚摸,然后将自己下体残留的润滑
的淫水精液涂抹在屁眼上。

  李红知道,这是用来做润滑剂使用的,是肛交的前奏。可是自己嘴里塞着肉
棒,阴道里塞着肉棒,水蛇花蛇也已经加入,一左一右水蛇抓住自己的左手,花
蛇抓住自己的右手,强迫自己手指弯曲握住他们的阳具套弄起来。李红实在是没
有办法摆脱大雄的肛交预备活动!

  李红已经感觉到一个龟头般的物体触到了自己的菊花门。可无助的少妇只能
是呜呜呜地呻吟哀求着,但不会有人理会此时少妇发出的任何声音。

  「唔──」

  一阵剧烈的刺痛,李红只感到自己的肛门被最大限度地撑开,肛门产生了要
裂开的剧烈痛楚。

  大雄一阵满足地闷哼,他的肉棒终于完全刺入李红紧窄的后庭。

  男人的插入,让李红不得不高高翘起自己的美臀,可是自己的小穴还要抽插
面条的粗大阳具,李红此时的身体被迫前倾,摆出一个违反生理、极度屈辱的姿
势。同时,自己的双手向两侧高高举起,握着两根阳具,而自己的头也要被迫向
前伸直,嘴里还塞着草蛇的阳具,进行着口交。

  看到李红屈辱性感,摆出古怪姿势的娇美肉体,同时与五根阳具进行着性爱
运动,负责拍摄的红毛也是性奋地双眼喷火,已经硬到极点的肉棒竟把持不住,
射精了!

     ***    ***    ***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经西下。此时的李红,被五个不良少年换着花样
地蹂躏凌辱,这种屈辱让她度日如年,如同在地域中煎熬。而凌辱中,李红的肉
体也得到了无比的性满足,受虐中少妇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性爱快感。

  性爱的欢愉,又让羞辱的少妇如在梦中,如同悬浮在无比幸福的爱欲天堂中。

  复杂的感觉,复杂的心情,李红实在是难以言语,她的脑子一片空白,索性
不再悲伤、不再反抗,任由自己的肉体被男人蹂躏,任由自己的肉体得到无比的
快感!

  此时,水蛇花蛇草蛇三兄弟,还有面条,四个人都已经打光了子弹,满足地
躺在草坪上享受无穷的回味。只有大雄,精力出奇的旺盛,他的肉棒仍然铁枪般
坚挺,用力地插入李红那扩张的肉穴后,猛烈地抽插着。李红被巨大的冲击力插
得娇呼连连,不由地双腿抬起夹住了大雄的腰。

  天蓝色的连裤丝袜已经变成了开裆裤袜,上面布满了男人乳白色的精液,干
涸后的一块块精斑,让这双天蓝色的裤袜一片狼藉,紧紧贴在李红的美腿上,精
斑一块块组成了奇怪的图案。

  大雄突然怒吼一声,他的最后一炮,也是最猛烈的一炮,即将发出。他却用
力拔出了自己的肉棒,将龟头对着了李红的俏脸。

  「张开嘴!」

  李红已经麻木,失去了思考能力,听到男人的命令,机械地张开了自己的小
嘴,嘴角上还有之前其他人残留的白色精液。

  「扑哧……」一股白色的粘稠精液射入了自己的小嘴。

  「吞下去!」

  李红闭上了眼睛,充满了绝望。被五个不了少年长时间的凌辱,李红还能维
持自己的羞耻心么?精液的味道又腥又咸,粘稠得难以下咽。

  「唔唔……嗯……唔……」李红脸上写满了痛苦,却也挂满了满足,少妇的
喉咙一动一动,费力地吞下了大雄的精液。

  大雄的肉棒再也硬不起来,软软地耷拉着。看到五个人的肉棒都已经软绵绵
的,红毛终于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摄像机。终于拍完了!

  五个不良少年躺在草地上,累得爬不起来。红毛看着大字型躺在草坪上的一
具美艳肉体,双眼通红几乎要喷火:「奶奶的,你们爽完了,我可是火得要流鼻
血了!别装死,咱们也好好乐乐!」

  红毛急不可待地脱下裤子,拔出硬直长久的肉棒,扑到李红的身上,一插到
底!

  「啊……啊……」少妇的浪叫再一次响起!

  五个不良少年躺在草地上,听到李红充满疲惫地浪叫,扭头看了看趴在红毛
身下的少妇,又扭过头,闭上眼睛休息起来。几个家伙已经完全满足,且累得直
不起腰来,李红那诱人的浪叫,已经勾不起他们的性欲!

  红毛却不同,拍了一整天,现在才碰到李红的美肉,虽然李红的肉体已经被
众多男人的精液覆盖,仍让人感受到少妇的熟美和娇媚。红毛下面硬得几乎要喷
血,此时趴到李红身上,将少妇紧紧压在身下,双手死死按住李红丰满的乳房,
用力的揉捏,被蹂躏多时的双乳已是粉红色,红毛的魔爪让少妇的乳房不断扭曲
变换成稀奇的形状,粉红色也变成了紫红色,但乳头在刺激下却重新硬了起来,
翘立的两颗乳头变得亮晶晶,散发出妖艳的红色。

  红毛那粗大的肉棒用力地在李红的小穴里抽插,巨大的快感,让少妇的下体
再一次欢愉起来。本已经失去了只觉的阴户,再次被唤醒,酥麻伴随着摩擦的痛
快,让李红用力的浪叫。不过,体力耗尽,李红的浪叫也变成了呻吟。

  「嗯,啊……」被按在草地上的李红,娇躯一上一下的起伏,双腿在下体刺
激带动下,本已僵硬麻木,却也本能地并拢夹住红毛的腰,随着男人的抽插,剧
烈抽搐起来……

  又是一次奸淫,自己的肉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啊?

  李红痛苦地想着,不禁闭上眼睛,奇怪地念头在性爱中冒出。自己何苦要苦
苦挣扎,这种几乎肆虐的性爱,不是可以得到巨大的快感么?何必要逃避呢,自
己不是很快乐嘛?李红恐惧地发现,自己真的开始迷恋这种无助地、充满了性爱
的肉奴生活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