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jiselang 发表于 2008-07-14
 
            第七章仙乡何处

***********************************
  前情事略:

  冷香园中,武林盟主龙在天被情人梦幻依依用「痴情针」暗算,后来用「天
魔解体大法强行激发功力,并击退了杀手琴魔和十二小鬼。

  梦幻依依被人杀死,临死前说出了龙在天所中并非「痴情针」,乃是「醉芙
蓉」,行动策划者知道时机已失,乘龙在天为依依的死悲伤之时撤走。龙在天的
二十年前的旧情人「散花天女」花解语为了与龙在天一续前缘。

  而与四大妖姬中的其他三人留下拦截龙在天,龙在天为速战速决,用天外飞
仙剑法击败四大妖姬,并从花解语口中得知策划者来自「影子山庄」。

  龙腾云与师妹到「望月小筑」探望幽幽夫人,在树林里亲近被前来拜见幽幽
夫人的仙霞女弟子梁飞燕撞见,引起误会,双方动起手来,被幽忧夫人制止。后
幽幽夫人派龙协助梁一起调查「影子山庄」。

  梁飞燕误伤龙腾云,将之带到客栈疗伤,被淫贼薛青锋跟踪,梁龙联手击败
薛,龙却中了薛的「爱神之吻」,无奈之下,梁飞燕在圣女湖以处子之身为他解
毒。

  龙梁得到消息,天外飞仙出现在天龙镖局,但护镖的人全被「影子武士」杀
死,总镖头下落不明,猜想「影子武士」必会赶往天龙镖局,于是火速赶往天龙
镖局。

  在那里才知道杀死天龙镖局众镖师并囚禁总镖头的竟是龙在天。目的是引出
真正的「影子武士」弄清冷香园事件的真相。「影子武士」伤重自杀,使冷香园
的刺杀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

    因牵挂着梁飞燕,龙腾云第二日便赶回二人投宿的客栈。

  但梁飞燕已经走了,据客栈的小二讲,梁飞燕昨晚回到客栈之后就匆匆收拾
东西,连夜匆匆离去了,也没说去哪里。

  龙腾云怅然若失,昨晚二人一起躲在大厅的屏风之后,后来看到龙在天偷袭
「影子武士」萧傲天,得知天龙镖局那些镖师竟是龙在天冒充「影子武士」所杀
时,龙腾云忍不住冲出去质问父亲真相,梁飞燕一直在屏风之后未曾露面。

  后来来了很多人,龙腾云的心思全在父亲身上,根本顾不上管梁飞燕。当众
人走后,龙腾云发现梁飞燕已经离开了。当时还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听她的劝告生
气,所以不辞而别了,现在看来绝对不是那么回事。

  龙腾云不是傻子,当然猜到梁飞燕不告而别可能跟那个牌匾有关。

  如果萧傲天在找的东西真是《天外飞仙》剑谱的话,那么他一定是想到了剑
谱可能藏于牌匾之中。但当时他没来得及拿到牌匾,就被父亲的剑刺中了。当时
父亲发剑时人在大厅之外,可能并没有发现萧傲天的目标是牌匾,但是梁飞燕却
发现了。

  后来梁飞燕趁父亲和萧傲天拼斗之时偷了牌匾,自己还觉得她很奇怪,现在
想想,自己真是个傻瓜,怎么没有想到可能真的有剑谱呢?更有可能梁飞燕来洛
阳的本身就是为了剑谱。

  那个牌匾之中到底掩藏着什么,是不是《天外飞仙》的剑谱,似乎关系极为
重大。

  如果真像父亲所言,这件事纯粹是一个针对冷枫堡的阴谋的话,那么剑谱就
应该是子乌虚有,牌匾之中一定什么也没有。但为什么萧傲天一直在天龙镖局搜
索,最后还将目标锁定在牌匾上?他到底在找什么?梁飞燕又在牌匾之中发现了
什么?若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何必要连夜离开?

  龙腾云实在不愿把梁飞燕想象成一个攻于心计的女子,她看起来如此美丽动
人,单纯,仿佛一块水晶,而且跟自己……佳人在怀,烈艳红唇的味道真是不错
……

  难道是我猜错了吗?倘若牌匾之中真有剑谱存在,那又会意味着什么?

  龙腾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人在街上晃荡。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个小女孩拉住了他的衣角,说道:「叔叔,叔叔,有人
叫我把这个交给你!」

  低头一看,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手里举着一封信,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正
骨碌骨碌看着他。

  龙腾云蹲下身子:「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是谁叫你送信给我的?告诉叔
叔,叔叔给你买糖葫芦吃!」

  小女孩道:「我叫小草,是个好美好美大大姐姐啦,我要吃糖葫芦,你给我
买两串好不好,我要给我弟弟一串!」

  龙腾云心里一阵激动:「是一个好美好美的大姐姐,那一定是梁飞燕。她一
定觉得不辞而别不好意思,所以叫这个小女孩给自己送信。」看着这个小女孩,
龙腾云忽然想起师妹,曾几何时,师妹也是这般天真可爱,追逐着跟自己要这要
那,可是现在自己长大了,她也长大了,她也不再向自己要东西了。

  龙腾云收下信,给那个小女孩一块碎银子,告诉她这些钱能买好多好多糖葫
芦,那小女孩欢天喜地地走了。

  信不是梁飞燕送来的,信里只有一张纸条,写着一句话:

  要想见到活的梁飞燕,就赶快到城外十里凉亭!

  龙腾云大吃一惊,寻思道:「不好,看来梁姑娘出事了,我得赶快去救她!」

  城外十里,一片密密的树林,正值树木茂盛的时节,枝叶繁密,遮天蔽日。

  树林边上,一座小亭。

  一座很精美的小亭,亭子上雕刻着人物,花鸟,山水,线条,脉络,皆有可
观者,显然造亭者是个高手,此亭位于离城十里,若是离城游玩,正是一个休憩
乘凉的好地方。

  此刻亭子中站着一个女子,一身雪白的衣衫,一头乌发轻飘于肩,看后影应
当是梁飞燕无疑。

  龙腾云远远看到,高兴的大叫:「梁姑娘,是你吗?我来了!」

  加快速度,瞬息之间已经到了亭中。龙腾云这些天来跟梁飞燕朝夕相处,早
已暗生情愫,特别是有了那晚的偷香和天龙镖局大树上的真情流露,他更是已经
当她是心中爱侣,苦于梁飞燕对他忽冷忽热,实在使他摸不着头脑。

  但今日梁不辞而别,却使他第一次感到梁飞燕在心中的位置。没有了她,似
乎一切都变得懒懒的,而后来接到那封书信,他以为梁飞燕已经遭遇不测,更是
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即飞到她的身边。

  现在佳人无恙,就在眼前,怎不令他心花怒放?

  龙腾云大喜过望,早就忘了梁飞燕跟自己的隔阂,一下子从背后抱住佳人,
急匆匆的说道:「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看到那封书信,以为你出事了,都吓坏
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你要不告而别?」

  那女子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泪痕,仿佛梨花带雨,可不是梁飞燕又是谁?梁
飞燕抱住龙腾云虎腰,说道:「我本想一走了之,但想到从今我们天涯相隔,也
许再也没有相聚之日,而你……你又待我很好,就伤心欲绝,所以才留书约你来
凉亭一会。之后我便要回转仙霞山,从此不再见你……「

  龙腾云道:「不,我不让你走……你为什么不能留在我身边?我不让你走…
…」

  低下头去吻她红唇,梁飞燕躲闪不及,被他嘴唇牢牢吸住,而那条火热的舌
头则迅速探进她的檀口之中。龙腾云的濡湿的舌头在梁飞燕嘴里搅动,甫一接触
梁飞燕的丁香小舌,立刻触电般的感觉涌遍全身。

  梁飞燕大睁着两眼,吃惊的感受着龙腾云的热吻,全身都酥软了,身体着火
了一般紧紧贴过来,一对高高隆起的玉乳紧紧贴在龙腾云结实强壮的胸前,不住
的摩擦着。

  龙腾云喃喃说道:「梁姑娘……我好想你,自那日在翠云山见到你……我便
情不能自己……」

  梁飞燕捂住他的嘴,说道:「别说……爱我吧……」嘴唇更是热情如火,主
动回吻着他的唇。之后轻舔他的脸颊,耳朵,下巴,直至脖子处的喉结。

  她的小手解开龙腾云的上衣,露出他强健结实的胸膛,先用手爱抚他的结实
胸肌,再用舌头含住他胸前的一颗小巧的乳头,无限温柔的吮吸起来。龙腾云舒
服透顶,真没有想到梁飞燕一旦放开怀抱,竟然这样热情似火,肉棍仿佛得到某
种指令,顿时支起帐篷,顶在梁飞燕腹下软嫩之处。

   梁飞燕亲吻着他的乳头,说道:「你好坏呀……你那东西顶住我了……好奇
怪……它这样的硬……」

  龙腾云一手揽住佳人酥腰,一手拉开她的胸衣,爱抚美人的左乳,一边柔捏
着,一边说道:「还不是给你害的?它只要一想到你,便会直竖起来,你想不想
看看……」

  梁飞燕嗔道:「它很丑的,我才不要看呢!」嘴里说着不看,左手已经穿过
龙腾云腰肢,伸向他的下身,她灵巧的手指准确无误的捉住他的肉棍,握在手中,
轻轻拨动,心道:「原来男子这东西如此粗壮。」那肉棍握在手中,又粗又热,
仿佛一根烧红的铁棒,烫的她心中涟漪层层。

  龙腾云的右手则时轻时重的轮番爱抚她的双峰,那对玲珑美丽的玉乳在他手
里不断变化出不同的图案,峰顶的暗红色蓓蕾渐渐硬挺起来。梁飞燕的下体渐渐
湿了,小穴里不断向外分泌出玉液。

     「哦,好难过……我流水了……怎么会这样……」梁飞燕一边呻吟,一边手
上加快速度套动龙腾云的肉棍,甚至把龙龟翻出来,用指头触摸。龙腾云欲火越
烧越炽,肉棍越发的硬挺,马眼处竟向外流出液体来。

  「哦,好爽,梁姑娘,我……受不了了……我想要你……」龙腾云丢开玉乳,
手忙脚乱的去脱梁飞燕的衣服,梁飞燕推开他的手,说道:「不要……嘛……人
家好怕嘛,你那东西太粗了,我好怕!」

  龙腾云听了这话,犹如火上浇油,心痒难耐,抓住她的道:「别怕,它虽然
很粗大,但其实很是温柔的,我向你保证,决不强迫于你……也不会弄疼你的…
…」

  梁飞燕道:「不要嘛,我娘说了,男人那东西很厉害的,会把女人下边弄得
很疼……还是不要了……哦……哦……天呀……」

  原来,龙腾云趁她说话分神之时,一只手偷偷地暗渡陈仓,伸到她的下体,
一根手指,毫无半点征兆的突然插进了梁飞燕的神秘缝隙。

  经过刚才的挑逗爱抚,此刻梁飞燕密处洪水泛滥,入手全是淫液,手指刚一
插入,水穴内立刻一阵痉挛。龙腾云就开始慢慢抽动手指起来。

  梁飞燕浑身都酥麻了,仿佛被电流击中,嘴唇微张,双眼紧闭,意识模糊,
龙腾云闭上眼睛,嘴唇再次向美人唇上吻去。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就在龙腾云意乱情迷,要跟梁飞燕共浴爱
河之时,他忽然觉得后心一麻,顿时全身瘫软,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了。梁飞燕
推开他的手,迅速穿好衣服,说道:「龙公子,要不是因为《天外飞仙》,我真
想跟你假戏真做!」

  龙腾云道:「梁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梁飞燕用手在脸上一抹,她的脸忽然变了,虽然脸型大小未变,但要比梁飞
燕要略瘦一些,这张脸似乎在那里见过。龙腾云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那晚他一
个人独探天龙镖局,正好撞见一个紫衣女子夜闯天龙镖局,被龙在天捉住。那张
脸分明就是眼前之人。但紫衣女子已经被父亲捉住,又怎么会忽然在这里出现呢?

  他当然不知道,紫衣女子被龙在天捉住不假,但就在昨天晚上,大家的注意
力被吸引到天龙镖局「影子武士」身上之时,紫衣女子趁机逃掉了。

  那女子道:「我不是你的心上人梁飞燕,我叫公孙青鸾!不过你很快就能见
到你的梁姑娘了!」

  右手放进口中,轻轻一吹,一阵啸音传出,不一会儿,从树林中奔出几个女
子,到得跟前,向公孙青鸾行礼道:「见过姑娘,已经得手了吗?」

  公孙青鸾道:「很顺利,这小淫贼把我当成梁飞燕,还想跟我巫山云雨,已
经被我的独门点穴手法封住了穴道,这里是龙在天的势力范围,不宜久留,我们
这就带着他们离开。赶往蓬莱仙岛!」

  龙腾云穴道被封,动弹不得,暗中试着运功冲穴,却发现这女子的点穴手法
果然怪异,连冲数次竟然无法奏效。听他们口气似乎梁飞燕也在他们手中,看来
自己只能走一步是一步,等见到梁飞燕之后再寻良策。

  那些女子为他穿好衣服,然后用黑布蒙住他的眼睛,又点了他几处重要的穴
道,才将他装在一个箱子之中,带离了凉亭。

  黑暗之中,龙腾云觉得好象被装进了一个密闭的箱子之中,那箱子大小刚好
容一个人,似乎是用一种非常结实的精钢做成,肌肤与箱子接触的地方,寒凉透
骨。他既然已经知道这些人是冲着《天外飞仙》剑谱而来,自己也用不着急于脱
身,且等等看他们有什么阴谋再说。

  不过那女子的身体的确很有味道,搂在怀里,柔软温暖,嘴唇,玉乳,甚至
下体都显示出了无比的魅力,这种魅力不同于梁飞燕的羞涩。龙腾云一开始还有
些疑惑,梁飞燕何以会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主动亲吻自己,他还以为
真是因为分别在即,梁飞燕真情流露,原来她根本不是梁飞燕。

  迷迷糊糊,龙腾云竟然睡着了,不过即使不睡着,也做不了什么。

  醒来时觉得浑身酸疼,箱子似乎在晃晃荡荡的望前走,立刻猜出自己现在是
被装上了一辆马车,马车前行之时,晃动箱子,这才把自己晃醒了:「他们这是
要把我运往哪里?那女子公孙青鸾说要立即返回蓬莱仙岛,蓬莱仙岛是什么地方,
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后来马车似乎进了一座院落,然后,箱子被抬下马车。道路弯弯曲曲,走了
很久,先是朝上,后来慢慢向下,最后终于被放在地上。

  「咣当」一声,箱子被人打开,接着龙腾云被人拉了出来。脸上的黑布也被
拿掉,龙腾云睁开眼睛,发现这是一处地牢,光线很暗,仅靠墙壁之上燃着的火
把照明。此时地牢深处房门已经打开,一个形容憔悴的身影背对着牢门坐着。

  龙腾云还未来得及开了口询问,便被推到了牢房之中,然后牢房的门又关上
了。一个女子对着身边几个牢卒模样的随从说道:「这两个人非常重要,你们一
定要严加看守,不得疏忽大意!」

  那几名牢卒道:「是!」

  然后跟着那女子走上通道,接着又是「咣当」一声,连通道门也关上了。

  龙腾云回头一看,那装载自己的果然是个铁箱子,黑漆漆,应该是玄铁之类
制作而成。再看周围环境,四面墙壁全用砖石砌成,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里应
该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地牢。

  身后那人忽然说道:「你是谁?」

  龙腾云听得声音,又惊又喜,这声音再也熟悉不过,正是梁飞燕。

  洛阳城中梁飞燕不辞而别,龙腾云怅然若失,后来得知她出了事情,马不停
蹄赶到凉亭,却被公孙青鸾假冒梁飞燕暗算。从她言语之中猜到她身处险境,忧
心如焚。现在佳人在前,龙腾云心中翻腾不已,竟然鼻子一酸,就要落泪。

  但他很快控制住情绪,奔到她身边,关切的道:「梁姑娘,是我!你没事吧?」

  梁飞燕也认出眼前之人,正是她既牵挂又恼恨之人,早已流下泪来,说道:
「你……来了……看到你我好高兴,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龙腾云坐下来,拉住她的手道:「我也是,我好想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你
要不告而别?」

  梁飞燕细看了他一眼,所见全是关切之情。想到这些天来自己动不动就拿他
撒气,说一些过分之语,而他竟然从不抱怨,仍然只是关心自己,内心深处的坚
冰终于解冻,把手放在他手里,说道:「说来一言难尽,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
等脱身之后我自会如实相告!」

  龙腾云道:「你不告而别,我以为你生我的气了,所以才走了,后来……后
来接到一封信,说你有危险,我好担心……谁知到了那里之后,那个公孙青鸾扮
成你的样子,我一时不察,被她点了穴道。」

  梁飞燕道:「那……公孙青鸾扮做你的样子,追上我说什么爱我之语……我
以为……」脸红了,自然是公孙青鸾说了一些挑逗之语,梁飞燕陷于迷乱之中,
才被她施以毒手,捉到了这里。

  正在这时,通道之门忽然打开,公孙青鸾在前,后面跟着一个提着饭盒的丫
鬟,一起走了进来。

  那丫鬟放下饭盒,公孙青鸾便示意让她离开,梁飞燕喝问道:「你捉我们来
到底想做什么?」

  公孙青鸾巧笑嫣然,说道:「姑娘别着急嘛,你们肯定饿了,先吃点东西吧!」

  走到牢房门前,打开饭盒,将里面的几碟小菜放在牢房之内。梁飞燕说道:
「你快点拿走,我们不吃!」

  公孙青鸾道:「龙公子,你也不吃吗?你要是不吃饭,我会心疼死的,你会
没有力气爱我的,你在凉亭之中亲我的嘴,还摸我的……乳房,说让我给你……
你要是没有力气了,怎么能让我满足?」

  梁飞燕闻言,瞪着龙腾云道:「你当真说过这样的话了」?

  龙腾云尴尬万分,那时他将公孙青鸾当作梁飞燕,情不自禁的情况之下,与
她亲近,没想到公孙青鸾竟当面说出,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分辩。

  公孙青鸾道:「龙公子,你的怀抱好温暖,还有你的手,坏死了……摸的我
的心里就像蚂蚁爬着一般,还插进我的下面……最坏的就是你下面那东西,顶的
人家心里又酸又痒……「

  梁飞燕勃然大怒道:「住口,你再胡说八道,我立刻咬舌自尽,让你永远也
拿不到《天外飞仙》剑谱。」

  话一出口,立刻知道说漏了嘴,这句话摆明了她有剑谱,即使没有,至少也
知道剑谱的下落!

  但这句话对龙腾云来说,却无疑五雷轰顶。

  他本来就很怀疑,天龙镖局里也许真有剑谱,后来也曾怀疑过剑谱藏在那块
牌匾之中,否则为什么萧傲天死前那么努力想要那块牌匾?但听龙在天说出天龙
镖局的剑谱是个骗局的时候,才深信剑谱之事是子乌虚有,因为那话出自他最信
任的父亲。后来梁飞燕突然走掉,他再次产生怀疑,但一来不愿意相信梁飞燕是
为了剑谱才悄然离开,二来不愿意相信父亲在骗自己,这两个都是他最亲近之人,
却都在骗自己,这是为什么?

  公孙青鸾道:「梁姑娘,只要你将剑谱交出,我立刻放你们出去,你就可以
跟你的龙公子在一起风流快活,我说话绝不食言!」

  梁飞燕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这样容易受骗?剑谱在,你就不能把我们
怎么样,剑谱一旦交出,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剑谱已落你手,自然会杀掉我们灭口!
我已将剑谱藏在一个隐秘之处,普天之下除了我谁也休想找得到!」

  公孙青鸾叹道:「你可真聪明,也真难对付,看来我只有把你们带到蓬莱仙
岛,交给我娘来对付了!」

  三日之后,二人又被蒙住眼睛,装进箱子里,然后装在车上运出了那座院子,
之后的几天里,白天马车不停的行走,晚上便在树林或者破庙里留宿,这样一直
到七日之后,到达一个渡口。

  公孙青鸾命人将箱子搬上一艘大船,然后大船离开码头,鼓起风帆,全力向
大海深处而去。

  待大船离开码头几十里之后,公孙青鸾才命船夫放慢速度,然后走进关押龙
梁二人的船舱,命人把他们从铁箱子里放出来。

  一出铁箱子,龙腾云大呼舒服。铁箱子虽然不小,但空间有限,身体只能紧
紧蜷缩,动弹不得,加之每日公孙青鸾必要补点他们的穴道,所以身子僵硬,一
个姿势保持半日不动,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睁开眼睛,龙梁已经明白这是在一艘船上,而船行在大海之中。他们所在的
船舱面积很大,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地毯上绣着鸳鸯戏水,龙凤呈祥的图案,
船舱之内装饰极为华美,镶金的彩缎和粉红的墙壁相映成趣。仓内桌椅,茶几,
床塌各物一应俱全。更妙的是通过一个窗户,竟然能看到船外的大海。此刻海水
湛蓝,时有浪花飞溅到窗棂之上,那层隔水之物,也不知是何物作成,不但透明,
而且将海水很好的隔在窗外,一滴也漏不进来。

  公孙青鸾命人将两个箱子抬走,又把其他人也打发走之后,才展颜一笑,说
道:「这里怎么样?」

  龙腾云道:「装饰的很华美,不过就一个词‘俗气’!」

  公孙青鸾也不生气,说道:「我知道梁姑娘一定是不肯交出剑谱了,其实我
对剑谱也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我娘志在必地,所以我也只好全力以赴了。」

  龙腾云道:「原来姑娘费这么大的周折是为了令堂大人!」

  公孙青鸾道:「我娘从小把我养大,吃了很多苦,我想要什么,她从来都没
有拒绝过,我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想我娘也会想办法办到的。」

  龙腾云听了,好生羡慕,幽幽夫人自从搬进「望月小筑」,他就再也没有看
到过她的容颜,每次见面都不过匆匆一会,而且总有一道帘子将他们深深隔开。

  父亲又总是冷冰冰的,只会不停的训斥他。他从来也没有享受过要什么都能
被满足的感觉。

  公孙青鸾续道:「我娘从来也没有跟我要求过什么,这次她说她想得到《天
外飞仙》剑谱,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帮她达成心愿!」

  梁飞燕见龙腾云听公孙青鸾说话,眼神里无限温柔,冷冷的道:「你要尽孝
心,那是你的事,跟我们无关!」

  龙腾云道:「公孙姑娘孝心可嘉!」

  梁飞燕「呸」了一口,说道:「巧言令色,其心可诛,她不过想找个借口把
剑谱骗到手罢了,只有你这呆头鹅才相信她的鬼话。」

  公孙青鸾道:「算了,我也不想解释那么多了,你们一路上穴道被点,一定
很难受吧,所以我想换个方法,或者会好受一些。我这里有两颗药丸,名叫‘仙
人丹’,吃下去之后只会使不上内力,别的都不影响!只要你们吃下它,我立刻
给你们解穴,你们也好舒服点!」

  梁飞燕道:「你会这么好心?恐怕是毒药吧?」

  龙腾云二话不说,接过药丸吃了下去,公孙青鸾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但什么
也没有说。梁飞燕见他吃了,自己也没了选择,也吃了一颗。

  公孙青鸾果然解开了他们被封住的穴道,说道:「这里是汪洋大海,量你们
也逃不出去,这间屋子,给你们休息,你们可不要浪费了呀!」说了这话,转身
走了出去,舱门也被她出去时给关闭了。

  多日以来,二人大多时间都被关在铁箱子里,虽然明知对方就在身边却不能
说话,早就不堪忍受,如今一旦得到自由,自然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但对望一下,
千言万语竟然不知从何说起。

  还是龙腾云先打破沉寂:「梁姑娘,你还好吗?」

  梁飞燕道:「我很好,你怎么不问我从那里得来的剑谱,也不问我剑谱现在
在哪里?」

  龙腾云道:「我对剑谱不感兴趣,小小剑谱,引来无数的阴谋和仇杀,天龙
镖局已经为了它死了很多人,还有萧傲天也因为剑谱而死,所以它是不详之物,
不知道也罢!」

  梁飞燕道:「你虽然不问,但我也知道,你已经猜到了刘三绝将剑谱藏在了
那块牌匾之中,而我那晚偷走牌匾,找到了藏在里面的剑谱,所以我连夜离开!」

  龙腾云道:「你不用告诉我这些,我并没有怪你!」

  梁飞燕道:「我之所以取走剑谱,并非自己想要据为己有,剑谱刚一出现,
天龙镖局首当其冲,然后是萧傲天,还有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为了争夺剑谱的而牺
牲的人,一旦被人知道剑谱真的出现,恐怕会有更多人飞蛾扑火一般卷入争夺,
既然你父亲已经告诉玄清,云霄子,无尘根本没有剑谱存在,那么我悄悄带走剑
谱就等于消弭了一场武林浩劫。」

  龙腾云握住她的手道:「你说的很对,最好是烧了它,省得它危害武林!」

  梁飞燕道:「水能载舟,亦能浮舟,只要处理得当,说不定剑谱还能发挥作
用为武林造福,怎么能轻易烧掉?」

  轻轻揉捏着他的手指,说道:「我……知道你待我很好,我也……很想你,
这多日来我一直喜怒无常,我想明白了,都是因为心中爱你,如今我们不知道明
日之后还能否有机会在一起,你……就要了我……吧?」

  龙腾云心里激动万分,他其实何尝不明白她的心意,特别是那晚在悦来客栈,
她在梦中呼喊自己,要自己抱她,他就已经知晓了。他一直想找机会告诉她自己
何尝不是对她朝思暮想,但总遭她冷言拒绝,今时今日竟然听到这番言辞,怎不
叫他欢喜欲狂?

  龙腾云欢呼一声抱起梁飞燕,在船舱中一边旋转,一边说道:「梁姑娘,我
一直想叫你姐姐,怕你不高兴,我其实遇见你之后便对你朝思暮想,念念不忘,
那晚我……」

  梁飞燕的嘴唇堵在了他的唇上,不让他继续再说下去,她的小舌伸进他的嘴
里,吮吸他的津液,同时她的手伸到他的衣服里面,抚摩着他的胸肌,乳头。

  龙腾云心里快活的就要飞起来,他把她推倒在地毯上,压在她身上。

  龙腾云解开梁飞燕的衣服,露出她雪白粉嫩的酥胸,那里高高耸起的双峰此
刻已经挺起,峰顶的两颗暗红色的蓓蕾放射出诱人的热力。龙腾云大掌摊开,罩
住双峰,轻轻的爱抚着,还用手指捏动红色的葡萄,巧妙的挑逗着。

  一阵难耐的酥麻传遍全身,梁飞燕情不自禁的发出愉快的呻吟:「哦哦……
云……你好坏……我痒……」

  龙腾云忽然低下头,含住了一颗蓓蕾,用舌头舔,用牙齿轻咬,另一只则用
手指加重爱抚的力度。梁飞燕的双峰绵软柔嫩,真是极品妙物。在这样的双管齐
下爱抚下,她的胸口情不自禁的高高的抬起,两眼紧闭,接受着来自龙腾云的情
爱挑逗。

     「燕姐姐……你的双峰好美……真软……」

     「哦……云……不要了,不……要更多……啊……」

  原来是龙腾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一只手忽然跋山涉水,攻击到了她的下体
的桃园洞口,那只邪恶的手在她的草丛中探索寻找着,好象要挖掘什么宝藏一样。

  梁飞燕的玉门开始分泌一种透明的黏液来,打湿了龙藤云的手指。

  「燕姐姐,你下边流水了……好奇怪!」他的手指伸进她的密洞,在那里面
轻轻搅动着,这一下子简直要了梁飞燕的小命了,她隐秘之处被手指触动,立刻
开始收缩起来,绝顶快感疯狂的以小穴为中心想四肢百骸流窜。

  「天哪——我受不了了……快别这样子了……」

  但这种哀求在龙腾云耳朵里,简直犹如仙乐一般刺激,他的手指更加迅速的
在她的小穴里抽插转动,甚至还将舌头放在了她的洞口!

   龙腾云顺势脱光了梁飞燕的衣服,然后将舌尖伸进了梁飞燕的小穴里,在那
些褶皱之处舔舐着,一股一股的淫水决堤似的不断涌出来。梁飞燕觉得下体里面
奇痒无比,一种渴望被插入,被蹂躏的感觉就像爬山一样越攀越高。

     但这种渴望却无法得到满足,可是越是无法满足,却越是强烈,梁飞燕彻底
崩溃了,她呻吟着,呼吸急促,玉臀高高抬起,迎接着龙腾云更激烈的进攻。

  「燕姐姐……舒服不舒服……」

  「舒服……简直太舒服了……不……我受不了了……啊——」

  蓦地她尖叫一声,身体高高抬起,接着小穴里一阵有规律的颤动,抽搐,接
着一股透明的玉液喷薄而出,喷了龙腾云一脸。

  龙腾云抬起头,调皮的说道:「燕姐姐,你流的……水真多!」

  梁飞燕简直要瘫倒了,浑身酸软无力,说道:「刚才真是好舒服!」

  龙腾云道:「你舒服了,我还没有舒服呢,该怎么办呢?」

  梁飞燕爬起来,帮龙腾云脱光衣服,然后让她仰面躺倒在地板上,之后她将
头发盘好,低下身子,像于婷婷那样子的把龙腾云的早就挺直的肉棍含在嘴里,
然后一吞一吐的套动起来。她的嘴完全不能吞没肉棍,动作也很生涩,但这种生
涩却更增魅力。龙腾云舒服的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不住的要求再多来点,再多
来点。

  梁飞燕吞吐之间,还不忘用手爱抚龙腾云的阴毛和卵丸,手掌将之完全包住,
就像抓住了一件宝贝似的。龙腾云热血沸腾,肉棍越发硬挺,将梁飞燕的玉嘴完
全撑满了,一波一波的舒爽之感在周身血管里流窜。他再也无法忍受,翻身起来,
将梁飞燕压倒在地板上,然后扶着肉棍,将之向她小穴送入。

   他们在这边风流快活,却没有想到在这间船舱的隔壁,另外一个小点的船舱
里,一个女子正在通过一个小孔在那里窥视。

    那女子正是公孙青鸾。

   「他们……竟然作出这样羞人的动作……她竟然在吸他的……哎呀,他的那
东西好大,他要把那东西插进她下面……我受不了了,我的身体好热……」她情
火不断攀升,终于她的手解开衣衫,爱抚起自己的乳房来。

  随之她的一只手慢慢的伸向自己的下体,那里现在已经泥泞不堪了,她找到
了一颗小豆豆,轻轻的刺激着她,快感像潮水一般涌来,她几乎要瘫软了。

  此刻,龙腾云与梁飞燕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龙腾云的肉棍过于壮硕,一插之下竟然无法完全进入,刚进去一个顶端,她
就开始喊疼,龙腾云不敢贸然进入,只能一点一点插入,饶是这样,梁飞燕还是
紧张的浑身冒汗。在龙腾云的不断开拓下,肉棍终于完全进入了,他开始慢慢的
抽插起来。

  梁飞燕逐渐适应的肉棍的进入,而且由于小穴分泌的黏液的增多,抽插起来
逐渐的顺利了许多。

  她紧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开了,显然已经享受到了肉棍顶入的乐趣了。龙腾
云早就按耐不住了,肉棒顶端奇痒难忍,恨不能完全凶狠的插进去。

  终于,他开始逐渐加快速度,深深插入,再拔出到仅剩一个头部在里面,再
次用力的狠狠的顶到最深处,研磨,旋转,然后开始新一轮的攻击。肉棍插入抽
出之际,带动的小穴内的嫩肉翻滚,翻滚出来,再被深深带进。

    「燕姐姐……我做的好不好?」

    「好,云……你好厉害……哎呀——顶到我的心了……好爽……」

  龙腾云听了梁飞燕的言辞,更像火上浇油,肉棍仿佛变成了一根钢枪,狂插
狠抽,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进入的更深。忽然,梁飞燕最深处最敏感最
神秘的地方被击中了,仿佛花儿开放一样,内壁一阵扑天卷地的收缩,痉挛,夹
的龙腾云的肉棍舒适异常,那些层层叠叠的嫩肉变成了千万张小嘴,同时吮吸绞
咬龙腾云的肉棍。

   「啊……」龙腾云大喊一声,肉棍顶部蓦地一阵紧张,然后突然一阵无法形
容的快感瞬间席卷了他的腰肢,背脊,大脑,肉棍顶端开口的地方就像打开了闸
门,「噗噗噗」的扫射出一股浓稠的液体,一滴不漏的射进了梁飞燕的小穴深处,
引发了小穴深处又一轮抽动,颤抖……

    与此同时,隔壁的公孙青鸾也尖叫一声,小穴在手指的抽动之下疯狂的收缩,
颤动……

    然后她瘫软在地,许久,忽然抽泣起来。


***********************************

本论坛发的第七章就是鲜网的13,14章.

其他章节连接:

第1-2章
                     /goukanla.com/url/36ceccd40b01914d
第3-4章
                     /goukanla.com/url/4aef09f4ef6678b4
第5-6章
                     /goukanla.com/url/4828dbea758023aa

***********************************

[ 本帖最后由 Frank2231 于 2009-7-4 11:4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