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08-06-06
  08. 凌辱2

  虎哥吃饱了午饭,钱伟成来到了别墅。走进客厅,钱伟成看到虎哥坐在沙发
上看着午间新闻,红毛一边吃着饭,一边继续拍摄。而钱伟成的老婆李红,此时
跪在地板上,在她面前是一个盘子,里面是她的午餐,她要像狗一般趴在地上用
餐,红毛的任务就是拍下少妇午餐的全过程。

  自己的老婆只穿着肉色的开裆裤袜,连高跟鞋都被脱了下来,赤裸着跪在地
上吃饭,可是钱伟成却像没事人一般,冲自己老婆赞赏地笑了笑,直接走向了虎
哥。

  “虎哥,我老婆不错吧,身材、性器,就是叫声都是上品啊!”

  “是啊,真是百玩不厌!越玩越有兴致!”虎哥不禁点头便是赞同。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虎哥高兴,只要能让虎哥的电影红起来,我老婆就
是您的了,随你怎么玩!就是影片的分红么,一定别忘记小的啊!”钱伟成眼睛
眯成了一条线,献媚地说道。

  “那是当然,大家都是讲诚信的嘛。就李红这么好的熟女,拍出片子来,保
证红遍亚洲!不过,你老爹那,缺了这个儿媳妇,能行么?”

  “这您放心,我已经摆平那个老不死的了!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今天一看不
到我老婆,冲我吹胡子瞪眼的,对着我就骂娘,也不想想,我娘不就是他老婆嘛!
还操我祖宗十八代,那不也是他祖宗嘛!老了也糊涂了,那心跳、那血压,差点
把小护士给吓死!多少年了,没见过老东西那么激动了!”钱伟成笑着回到。

  “那怎么样了,你老爹没气过去?”虎哥一听,来了兴致,继续问道。

  “放心吧,老东西命硬得很!我也早有安排,专门从夜总会弄了一个三十出
头的骚货来。在老东西面前,那个骚货连衣裙一脱,连胸罩都扒了下来。两个大
奶子被我老婆的还大,白花花的奶子一亮,老不死的立刻消停了,眼睛直勾勾地
盯着骚货看!倒是把在场的医生护士吓了一跳,以为老东西咽气了呢!”

  “哈哈哈哈,那后来呢?”

  “当然是圆满的大结局,咱办事那叫滴水不漏!骚货按我吩咐,连内裤都没
穿,全身最后只剩下白色的长筒丝袜和白色高跟皮鞋,露着的屁股让老不死的一
摸,老东西立刻直夸我孝顺。现在连我老婆是谁,估计都忘记了。虎哥您就安心
的玩我老婆,老不死的现在正专心地舔着骚货的丝袜美足,保证不会再惦记我老
婆了!我已经和那骚货谈好价钱,每天24小时,只穿着丝袜高跟鞋服侍那老不死
的,护理费用算到医药费,离休的可以全报呢!”

  “嗯,那我就放心了!好了,你该回去看股市了,我这也要开工喽!”

  听到虎哥的话,钱伟成立刻哈着腰道别。走到李红身边时,他还不忘记叮嘱
:“小红,好好拍电影,等你红了,咱们全家都风光!那个老不死的,你就不用
惦记了,我找到比你还性感的保姆照顾他了!”

  看着老公无情地离自己而去,李红不由地鼻子一酸,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

  钱伟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别墅,匆匆忙忙地赶去股票大厅。

  “宝贝儿,休息得差不多了吧,咱们该拍下部了!”虎哥这时站了起来,向
李红走来。

  “不……不要,求求你们,让我休息一下,我好累……”看到虎哥走来,李
红不禁全身发抖起来。

  “我们拍的是一个淫荡的少妇,在男人面前怎么会喊累呢!少废话,赶紧开
始吧!”虎哥可不理会李红的哀求,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李红没有办法,被虎哥拉起来后,虚弱无力的双腿支持了身体的重量,不住
地微微颤抖,阴道内的黄瓜还没有拔出来,绿色的黄瓜末梢露在阴户外面,上面
挂着晶莹的淫水。

  “啊……”李红突然惨叫一声,原来虎哥趁她没有反应,直接把她阴道内的
黄瓜拔了出来。好在阴道内大量的淫水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否则这一么用力一
拔,肯定要出血!

  “呵!泡了一中午,这黄瓜都成萝卜了!”虎哥笑着说道。

  原来,这黄瓜在李红的阴道内塞了一中午,被淫水长时间浸泡,体积膨胀了
一倍多,原本粗糙不平的表皮都光滑了许多,显出鲜亮的绿色。

  下体肿胀疼痛,阴唇张开着无法闭合,李红流着眼泪说不出话来,只能双手
捂着自己可怜的阴户。

  “这黄瓜可是美容食品,作为奖赏,吃了它吧!”虎哥说着坐了下来,把李
红拉到自己的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李红仍然捂着自己的阴户,不住地摇头:“不,不,这个太脏了,我不想吃!”

  “宝贝听话,黄瓜泡的可是你自己的蜜汁啊!这是好东西,大补的,乖乖地
吃下去,不然老公可是会生气的哦!来,让我喂你吃!”虎哥把黄瓜伸到李红的
嘴边。

  李红知道虎哥要是生气的话,那调教的手段将是多么的可怕,看到到了嘴边
的黄瓜,上面的淫水清晰可见,咬咬牙,张开嘴咬了一口。黄瓜已经泡得松软,
没有清脆的感觉,也浸透着淫水的腥臊味,好在李红已经多次尝过自己的淫水,
也尝过虎哥的精液,对于这种淫靡的味道,适应了不少。在虎哥的怀里,李红只
能一口口将黄瓜吞下。

  “怎么样宝贝,味道不错吧?”

  “嗯……是的……”李红低下头,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

  “品尝了黄瓜,我们可以来些娱乐活动了。”虎哥说着,把李红从自己的怀
里拉了起来。

  李红知道虎哥所谓的娱乐活动指什么,没有说话,顺从地站在原地。虎哥拿
来了白色的尼龙绳,将李红的双手紧紧地捆绑在身后,用的是后手缚观音式,使
得李红的双手在身后动弹不得,就连手指也并拢捆绑在一起,无法分开。绳子在
李红的胸前缠绕,在乳房根部交叉捆绑,这让李红本来就丰满的胸部由于挺立显
得更加丰硕!

  “啊……”乳房捆得太紧,让李红不禁叫了一声。

  “怎么,太紧了吗?”听到李红的叫声,虎哥故作关心地问道。

  李红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紧点,怎么显出你的大奶子啊!”虎哥说着,反而用力紧了紧李红胸前
尼龙绳,疼得李红连叫几声,那对乳房显得更加挺拔了!

  上身捆绑完毕,李红已经不能动弹分毫。虎哥让李红趴在地板上,开始对她
的双腿进行捆绑。反正不可以挣扎反抗,李红索性老老实实地脸朝下趴在地板上,
任由虎哥抓住自己的脚踝,将自己丝袜包裹的小腿向上扳,直到小腿与大腿紧紧
贴在一起。虎哥接着用绳子将李红的丝袜美腿分开捆绑,将她的小腿与大腿紧紧
束缚在一起。捆绑完成后,李红的小腿和大腿在白色尼龙绳的束缚下,紧紧贴在
一起无法分开,不过双腿没有并拢捆绑,两腿还是可以分开。捆绑完成,李红只
能跪在地上,屁股坐在自己的丝袜玉足上,无法直立双腿。好在李红平时练功,
身体柔韧性不错,一般女人若是如此捆绑,肯定吃不消。

  跪在地上的李红,张开了嘴,虎哥将一个白色的塞口球戴在了她的嘴上。这
样李红也就失去了说话的权力,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虎哥在后面向前一推,
李红失去平衡趴在地上,屁股高翘着,因为小腿与大腿紧紧捆绑,丝袜包裹的玉
足也悬空翘起。

  李红此时俏脸贴在地板上,想努力挺直身子重新坐起来,却感到有一只大手
按在自己屁股上,让自己只能如此屈辱难受的趴着。虎哥一只手按住了李红的屁
股,另一只手拿着一支大号注射器,像是兽医给牲畜使用的注射器,不同的是,
这种注射器没有针头,而针嘴上固定的是肉色的硬塑料管。李红自然看不到这一
切,不过她很快就感觉到,一根细细软软的塑料管插入了自己的肛门。

  这是什么东西,进入我的肛门干什么!李红感到自己的肛门本能的开始收缩,
而滑滑的塑料管还是不断向里深入,几乎要插进了自己的直肠,少妇感到非常的
恐惧,不由得大叫起来:“呜呜呜呜呜呜!”

  不过戴着白色塞口球的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了。

  虎哥可没有理会李红翘臀地不住扭动,他慢慢地仔细地将注射器的塑料管头
插入少妇的肛门,直到肛门深处。这是要干什么,自然是要给李红灌肠了!

  注射器里有600 毫升灌肠液,虎哥开始推动注射器。李红全身突然一抽搐,
冰凉的液体不断地涌入自己的直肠。想要闭合屁眼,想要收缩肛门,可是管子插
在自己肛门内,李红任何的抵御都是徒劳。

  灌肠液完全冲入直肠,留在了少妇的身体内,虎哥拔出了注射器。李红只觉
得肚子咕噜噜难受非常,随时都要大便失禁。接着一个硬物又插入了自己的肛门。
这是虎哥把一个白色的肛门塞,用力塞入,堵住了李红的屁眼。想要排便,就是
用尽全身的力气,李红也做不到了。

  “宝贝,让你受苦了。这灌肠液可是好东西,排毒养颜。不过第一次怕你不
习惯,要反抗,所以先把你捆了起来。现在好了,让灌肠液在你的肚子里好好发
挥作用,不过要先把你的小屁眼塞上,不然你忍不住,拉在地板上,可不好看喽!”
虎哥笑着对李红说道,同时解开了李红的束缚。

  解开了手脚的绳子,取出了嘴上的塞口球,李红好半天才缓过来,从地上爬
起来,痛苦地说:“老……老公,让我上厕所吧。我肚子难受。”

  “灌肠液还没发挥作用呢,现在去厕所就浪费了。先给我唱一段京剧吧!我
老婆可是国家二级京剧演员呢,哪一段最拿手啊?”虎哥没有答应李红的请求,
却要求她带着一肚子灌肠液,在客厅内唱戏。

  穿着肉色的开裆裤袜,透明的高跟拖鞋,李红站在客厅中央,小腹已经涨起,
头上流出了细细的冷汗:“不,我不行了,让我上厕所吧,上完厕所,我好好给
您唱。”

  “老婆怎么不听老公的话呢?你要是不唱戏,我可不会让你排泄的。你多耽
搁一分钟,就要多受一分钟的罪哦!”虎哥仍然笑着,却让李红遍体生寒。

  “好……好,我唱戏,那我去换戏服。”

  “清唱就好了,不用穿衣服了,穿着丝袜高跟鞋唱戏,不是更好看?”

  “那……那我……就唱我最拿手的,贵妃醉酒……”李红说完就后悔了,虽
然贵妃醉酒是自己的拿手曲目,可是唱念做打要求颇高,还要甩水袖,旋转等高
难度动作,自己现在一肚子水,走起来都难过,更何况还也表演动作戏!

  “贵妃醉酒啊!那可是好戏,好像要道具的吧。你等等,我给你取来!”虎
哥说着出了别墅,在院子,将挂在晾衣绳上的一双白色长筒丝袜取了下来。

  “这……这是干什么?”李红看到虎哥拿着白色长筒袜回来,奇怪地问道。

  “贵妃醉酒,不是要有甩水袖的动作吗?这可以当你的水袖啊。”虎哥说着,
张开白色长筒丝袜的袜口,在李红的双手上各套一只。

  腿上穿着肉色开裆裤袜,脚上穿着透明高跟拖鞋,双手各套着一只白色长筒
丝袜,其余便是身无片缕,李红站在客厅里,站在摄像机前,显得有些滑稽。

  灌肠液可以膨胀产生气泡,李红走了两步立刻感觉出来,只觉得自己的体内
的气泡越来越多,撑得小腹鼓起越来越厉害,排便的欲望自然也是愈发强烈。李
红只能咬咬牙,努力开始唱起京剧贵妃醉酒,只求表演完,可以快些进厕所,把
肚子里该死的异物,尽快排泄出来。

  站在虎哥面前,几乎赤裸的李红扭动娇躯,慢慢地唱了起来。身体的每一次
扭动,肚子的灌肠液都要来回晃动,在与身体的摩擦中,产生越来越多的气泡。
充斥感越来越强烈,李红唱到一半,几乎要背过气去,声音开始断断续续不再清
晰。咬咬牙,李红知道自己若是停止表演,不但不能排泄,还要再经受变态的折
磨,她只能流着冷汗,继续唱下去。到了表演水袖这一段时,李红晃动着双臂,
让自己手上套着的白色长筒袜上下飘飞,在男人看来性感之极,可是对于李红,
却是滑稽之极、羞耻之极!

  最后的高潮部分,李红开始在原地旋转起来,肚子的灌肠液,更是像晃动过
的啤酒,疯狂地产生泡沫,李红的小腹鼓起越来越大。李红痛苦得连话都说不出
来了,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随时会爆裂开来!

  终于表演完了,李红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直接倒在地上。这么一下,肚子发
出咕咕咕的猛烈叫声,李红本以为会忍受不住大便失禁,可是肛门塞效果出奇的
好,竟连一个屁都发不出来,肚子里的东西,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宝贝,想上厕所吗?”虎哥笑着,心满意足地问道。

  李红已经没有说话,只能点点头,表示希望去厕所。

  “那就去吧!记得要擦干净屁股啊!哈哈哈哈!”虎哥笑着说道。

  李红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此时每一个动作,都会让自己的肚子产生巨大的
痛苦。少妇吃力地爬起来,却不能站立着走过去。最终,李红选择了像狗一般四
肢着地,慢慢地爬向厕所。

  坐在马桶上,李红咬紧牙关,猛地发力,拔下了肛门塞。

  白色泡沫的灌肠液混合着黄色的污秽物,从李红的肛门喷出……

  过了好久,李红从厕所蹒跚地走了出来:“老……老公,我上完厕所了。不
过肉色开裆裤袜上面沾了不少脏东西,我给脱了下来。我已经洗干净身子……”

  虎哥很高兴地说道:“真是听话的好老婆啊,丝袜脏了就不要了。来,我们
再来一次……”

  李红全身恐惧地颤抖起来。虎哥手里,拿着大号的注射器,里面灌满了乳白
色的灌肠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