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wamahua 发表于 2008-05-19
                        第三十九章 市长被杀案

  陈玉森在拘留所里坐卧不安。人赃并获,阳具插在组织部长的小穴里,众多
公安干警看得正着,陈玉森把天翻过来也说不清。现在,他只能依靠贾南想办法
把自己捞出来了。

  已经过了两天,陈玉森只是被一个叫古亮的刑警副队长审问过一次。他明白
这是贾南特地安排的,在上面的人保自己之前,让自己尽量少说话。不过陈玉森
心里也没有底,这次是刑事案件,自己想脱身,要费不少周折。

  正在思考着,贾南进了拘留室。陈玉森立马迎了上去:「老贾,事情怎么样
了?」

  「陈市长,这次有点麻烦。检察院接手了。不过是自己人。」贾南小声说。

  陈玉森倒是意料之中:「自己人?是哪一个?」

  贾南凑近了小声说:「省检察院的老于,特地从省城赶来的。是石书记的意
思。」

  「好好,有他在,我就有救了。」

  「好了,车就在外面,走吧。」

  按照规定,高级干部不有戴手铐。陈玉森几乎是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公安局,
上了检察院的车。不过,毕竟是犯人,陈玉森还是只能坐在囚笼里。

  车子开到了一座立交桥下,突然贾南让司机停车。

  「怎么了,老贾,怎么不走了?」陈玉森问道。

  「陈市长,到地方了。就这里了……」贾南走下了车,打开了囚笼的车门。

  「你什么意思?」陈玉森感到事情比自己想象的严重。

  「你上的那个孙悦,中央的后台太硬。已经下了令,要你不得好死。我们兄
弟一场,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石书记给你安排了一切,过了这条马路,有人
接你偷渡去巴拿马。」贾南神秘地说道。

  陈玉森脸色惨白,不禁感叹:「我陈玉森英雄一世居然也要流亡海外了。」

  知道危险,陈玉森不再多想,赶紧离开。就在他跑出不到十米,枪声响起。

  陈玉森倒在地上,一发子弹穿过他的额头。

  贾南收起了手枪,走进陈玉森,踢了两脚,已经断了气的陈玉森一动不动。

  车上的司机走了下来,这是一个脸上留着刀疤的壮汉,贾南赶紧凑上前讨好
地说:「虎哥,人我已经解决了。」

  「很好,你的功劳,我会转告石老的。记住,事情要办的干净。这个城市,
吴中远的势力超乎我们的想象。」说完,这个叫虎哥的男人离开了立交桥。

           ***    ***    ***    ***
           
  「你们知道吗,昨天我和小吕抓到的那个陈玉森,今天挂了!」老张一进办
公室就大声说道。

  「什么,他死了?」最惊讶的就是吕新,他没有听说父亲和吴中远要杀他。

  「我刚从总局回来,听刑警队的人说的。贾南要送他去检察院的,半路上陈
玉森居然逃了出来,还打伤了贾南。结果被贾南一枪爆了头。」和老张一同去总
局的小王,立刻补充道。

  「这个贾南,果然够狠,居然直接打头,摆明了不留活口。」老张不禁动容
道,对于他来说,唯一的遗憾就是贾南没有被整下去。

  就在整个公安系统传播这个惊天新闻的同时,贾南正在接受检察院工作人员
的询问。

  和他谈话的是本市最年轻的检察官,高洁。高洁今年只有28岁,却已经是
全国有名的铁娘子。本市的多起特大案件都是由她来负责诉讼,无一败仗,保持
了检察院最长时间的全胜记录。尤其是经济案件,高洁几乎成了所有被告人的噩
梦,因为她出庭的案件,被告没有一个走出法庭的。

  本来陈玉森的案件是由她和省里来的老于一起审理。可是犯人还没见到,人
就没了性命。高洁早就调查出,本市和省里的一些高官,组成了一个极大极广的
势力黑网,从事很多非法勾当。而另一大势力也在省里另一批人的庇护下,从事
非法勾当。这两个势力水火不容。

  高洁很希望通过陈玉森揭开这两大势力的神秘面纱,进而一网打尽。她的老
师,如今已经在中央担任要职。有这个强硬的后台,高洁办案自然是无所顾忌。

  她坚信,只要打掉这两个遍布全省的势力集团,自己进中央那是轻而易举的
事情。

  之前,世纪广场的招标事件,高洁就曾密切关注过。先是一个叫科光的小公
司轻而易举的拿下了整个工程,可是就差签合同时,科光的几个负责人不是离奇
死亡就是突然退出,科光的董事长更是全家不明不白的失踪。她明白这一定是两
大黑势力交火的结果。中远集团最后拿下了工程,使得高洁相信,其中一个势力
的重要成员,就是中远的老板吴中远。

  招标事件苦于没有证据,检察院连介入的能力都没有,这让高洁一直耿耿于
怀。不过,没过多久,就发生了陈玉森强奸组织部长的案件。这让高洁再次看到
了希望,可是就在可以见到这个重要证人时,陈玉森居然畏罪潜逃被枪杀了。

  省里的老于,听到陈玉森被杀后,似乎是如释重负,连中午饭都没吃,就回
了省城。高洁却认为整个事情疑点很多,所以她决定,亲自审查和陈玉森最后接
触的贾南,希望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

  身穿棕黄色检察官制服的高洁,终于见到了贾南。看到贾南,高洁就确信这
个人属于不可信、反复无常的小人。她相信,陈玉森的死,和他有很大的关系。

  「贾队长,陈玉森是你开枪打死的?」高洁平静地问道。

  「当时他要逃跑,所以我就开枪了。」贾南阴沉地脸上看不出表情。

  「请详细地叙述全过程。」

  「当时是这样的。检察院的车开到立交桥下时,突然抛锚停了下来。我看到
司机似乎解决不了,担心出问题,就下了车,和司机一起检查汽车。没想到,陈
玉森趁我刚刚下车,没有来得及关门的时候,居然冲下了车。我情急之下,就开
了枪。」贾南简单地叙述了经过。

  「你为什么要下车。难道你不知道,如果你打开了车门,会给犯人留下逃跑
的机会吗?」高洁锐利地目光死死地盯着贾南。

  「他是副市长,我没想到他会逃跑……」贾南被高洁盯得浑身不自在。

  「你是老刑警了,难道这点常识都没有?居然没有估计到陈玉森的举动?」

  高洁继续追问。

  「我和陈玉森认识多年,我和了解他。他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我也信任他,
所以才下了车。」贾南的额头开始冒汗了。

  「信任?作为一个高级刑警,这种盲目的信任可是很严重的失职!而且,陈
玉森这样的嫌疑人,你应该活捉,而不是直接开枪射杀!」高洁的口气越发的严
厉起来。

  「我说了,这是情急之下犯的低级错误。事后我也很后悔,不过我认为没有
做错!」贾南惊慌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这样的刑警,绝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高检察官,检察长找您。另外她让你立刻停止审讯。贾南队长还有别的任
务。」

  一位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走进办公室,对高洁说。

  「什么!」高洁惊讶道,以为自己听错了。

  贾南如逢大赦,站起来就往外走,高洁阻止都来不及。

  进了检察长的办公室,高洁只听到了一句话。

  「今天开始,陈玉森的案子到此为止,不要再去找贾南了!」


                        第四十章  贾南中计1
                        
  吕新来到了中远公司的总部大楼。吴中远搞定了世纪广场的投标后,南下去
了深圳。目前是他的得力副手吴六主持一切。吴锦曾经告诉过吕新,吴六是他爸
的一个本家兄弟,出狱不到1年。吴中远非常信任他,让他负责这里的一切,包
括和吕新联系。

  「吕少爷,你终于来了,里面请。」吴六很客气地说。

  「六叔,王芳现在怎么样了?」

  两人进入中远集团的地下室6层。1- 3层对外开放是娱乐中心,而下面的
几层就成了中远集团的秘密基地。进入6层的一个房间,吕新看到了王芳。

  此时的王芳全身赤裸,带着黑色的眼罩和红色的塞口球。她被四个男人抬进
了大浴池内,虽然还在不断地挣扎,可是显得有气无力,又被四个男人抓住了四
肢,一切都是徒劳。最后,王芳还是要乖乖被四个男人的手不断地摸来摸去。小
穴和屁眼浸泡在水中,也要被男人的手指剥开,让热水尽情地冲洗。

  「呜呜呜……呜呜呜……」这是王芳唯一能发出的声音。

  「你的手下开来都玩的不错。」吕新笑着问道。

  「那是,这么性感又高贵的熟女,着实让兄弟们开了洋荤。从带来到现在,
这个女人就没闲着,不断地伺候兄弟们。不过话说回来,能够享受那么多精壮的
男人,也不是每个女人都有机会的。」吴六讨好地说道。

  「很好,一会把她捆好,放到我车里。」吕新扭头离开了地下室。

  「好的,没问题。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吴六好奇地问道。

  「什么来头?六叔你最好不要知道。反正这个世界上,现在已经没有这个骚
货了。」

  吕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吕新开着警车到了市郊的一个加油站旁,一辆黑色越野吉普早已等在那里。

  「周叔叔,你终于出来了!」吕新看到车旁站着的男人,激动地说。

  「是啊,2年了,我周强终于从甘肃逃出来了!该是报仇的时候了。」男人
扭过脸来,一道清晰地伤疤,从左眼下方一直到下巴,十分的恐怖。

  「人凑齐了吗?」吕新问道。

  周强没有说话,打开吉普车的后车门,吕新看到两个女人并排坐在后座上。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套裙,一个穿着白色的护士套裙。两个女人都穿着白色的
连裤袜,脚上的鞋已经被脱了下来。

  更奇怪的是,两个女人带着大大的白色口罩,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眼睛上蒙着白色丝巾,使她们看不到面前的周强和吕新。双手双腿都被红色的棉
绳紧紧地束缚,同时周强用安全带把两个女人固定在了后座上。

  「呜呜呜……」听到了开门声,两个女人同时发出声音,不知道是呼救还是
求饶。

  「这个黑套裙的是孙悦,据说刚被陈玉森这个活王八干过了,这又被我弄来
了。这个小护士,是我特地从省城弄来的,叫曹丽,是省委书记石勇的儿媳妇。
这次,我要送贾南一个大礼包!」周强笑着说道,眼中流出复仇的光芒。

  「陈玉森刚上过孙悦,结果被贾南灭了口。再用相同的办法,恐怕贾南不会
上套。」吕新不放心的说。

  「放心吧,我早就计划好了。贾南害我家破人亡,我也不会让他好过!」周
强自信地说。

           ***    ***    ***    ***
           
  贾南因为陈玉森的案子牵连,被暂时放了长假。可是今天,他不得不来到刑
警大队,因为,他老婆失踪了。

  贾南立刻来到专案小组办公室。省里来的刑警队长沈良担任专案组长,他和
吕新的上级老张是好友,自然和贾南势不两立。

  「贾队长,那么早就来了。有新消息吗?」面对同僚,沈良客气地递了一根
香烟。

  「沈队长,我哪有心情抽烟啊!我就是来问问有什么新消息的。」贾南焦急
地说。

  「我们归纳了资料可是毫无头绪。已经72小时了,出了您夫人被扎破轮胎
的汽车,没有任何线索,不像抢劫、不像绑票,附近也没有人证物证,我们也无
从下手啊。绑匪也很奇怪,没有和你联系吗?」沈良抽着烟,显然是毫无进展。

  「我来找你,就是想表达一下我的看法。我怀疑,是虐警同盟干的。」贾南
突然靠近沈良,小声说道。

  「什么!」沈良一听,大吃一惊。

  「我考虑了一夜,觉得我爱人的被绑架,和虐警同盟似乎有很大的关联。」
贾南肯定地说。

  「我们专案组的同事也一同分析过,会不会是打击报复?」

  「这个我也想过了。虽然咱们当警察的,得罪人的事肯定不少干,但是敢绑
架刑警队长老婆的,建国五十多年,可没听说过。而且,如果是报复,早就该联
系我了,可是到现在,绑匪连个信都没有。」贾南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沈良也不禁同意他的看法,点点头说:「是啊,报复这个说法也站不住脚。
不过虐警同盟一般都是当天作案,全国多起案件来看,没有超过48小时的。而
且,至今虐警花园论坛上,也没有出现您夫人的信息。何况,虐警同盟以女警为
目标,可是您妻子似乎不是警察啊。」

  「你难道忘记了,我老婆苗丽是本市电视节目《法治在线》的女主持。这个
节目和刑事案件有关,她经常在节目中穿着警服。也许绑匪把她当成了女警。更
何况,虐警同盟的成员分散在全国各大城市,彼此都是通过网络联系。很可能,
本市的绑匪和其他城市的犯罪手法不同。」贾南分析的头头是道。

  沈良似乎也被贾南说的动心了,不住地点头:「是啊,经过你这么一分析,
苗丽的案子和虐警同盟确实有点联系啊。」

  「所以,我一开始就想到了请你们专案组从省城赶来。如果真是虐警同盟的
成员绑架了我的老婆,咱们省警务人员被虐待将是第一起。希望我们通力合作,
如果破了这个案子,那就是大功一件啊!」贾南说得居然有些兴奋。

  「这个我们自然是尽力而为。不过贾队长希望您理解,目前您是放假期间,
我们不能给你透露太多的内部消息。希望您谅解。」

  「了解了解,我也是老公安,这个我明白。」贾南立刻点头。

  「也请你有了新消息,立刻跟我们联系。」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这个时候沈良的副手,专案组的老李走进了办公室。老李是XZ市人,刚刚
调到省里,看到贾南坐在这里,他就对沈良使了个颜色,说道:「沈队,上面来
通知,让咱们开会。有情况!」

  贾南识趣地告辞离开。

  老李和沈良向专案组会议室走去,省里的公安高层,将通过视频召开紧急会
议。

  楼梯上,老李小声说:「出大事了,本市的组织部长孙悦,昨天夜里被绑架
了!」

  沈良全身一颤:「什么!」

  「就是被陈玉森强奸的那个女人,昨夜又出事了。省里的紧急通知,放下一
切案子,和市公安局的人,全力救人!」

           ***    ***    ***    ***
           
  贾南离开了专案组。现在他放假,不用去办公室。

  开着车,贾南没有回家,而是向相反的方向开去。

  贾南来到了郊外一个新建的小区。这个小区一年前开始销售,虽然小区的规
模不小,可是如今正是房价高得离谱的时候。一年下来,小区的楼房还是空了大
半。

  贾南当时给开发商帮过忙,作为报答,地势最好的一楼楼房,他得到了顶层
的一套200多平米的单元。

  贾南把车停进车库,哼着小曲进了电梯。老婆苗丽失踪了三天,贾南却没有
显得特别着急。

  打开房门,贾南进了自己的新家。这个房子装修的富丽堂皇,每次进入玄关
贾南都会涌起一种自豪感。

  「老婆,我回来了!」贾南叫了一声。

  在左侧的房间,传来了呜呜呜的叫声。

  「老婆,想我了吗?」贾南打开了房间门,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

  一个少妇在房间里,发出呜呜呜的正是她。她说不出话来,因为嘴上带着一
个黑色橡胶口环,使她的嘴张开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形。这个女人用很屈辱的姿势
趴在地上,她的左手手腕和左腿脚踝被黑色皮制手铐紧紧铐在一起,而右手手腕
和右腿脚踝被相同的皮手铐铐住。手铐的铁链和地板上固定的圆环连接,使得这
个少妇不得不这么趴在地上,双腿还要大角度分开。

  少妇的腹部下面垫着一个皮垫,让她趴着的过程中不会太难受,也让她的双
乳悬垂在半空,同时屁股也高高地翘着。少妇的脖子上带着一条黑色的皮项圈,
项圈上的铁链同样与地板的圆环固定,使得少妇无法抬起上身,最多抬起头来,
痛苦地看着面前的贾南。

  这个女人,正是贾南已经失踪三天的老婆,苗丽!

  苗丽全身赤裸的趴在地上,唯一穿着的就是腿上的黑色开裆连裤200D厚
丝袜,丝袜在腰部是蕾丝花边无痕束腰,裤袜上带有深黑色碎花提花设计。左脚
上还有一只黑色的高跟皮鞋,右脚的鞋却落在了脚旁。

  贾南阴森森地笑着,蹲在苗丽身旁:「亲爱的,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不太
老实啊。怎么右脚的高跟鞋掉了,是挣扎着想离开时蹬掉的吧?」

  听到老公温柔的声音,苗丽全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不住地摇头,身体无法抬
起来,光滑裸露的后背上已经布满了密密的汗珠。苗丽的嘴里不住地发出呜呜呜
的声音,更像是在求饶。

  「哎,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听话。还是要让老公好好教导你才可以!」

  贾南说着,温柔的丑脸突然扭曲,转换成凶神恶煞的狰狞面孔。他的手里多
了一条黝黑的皮鞭。

  「啪——啪——啪——」皮鞭有节奏地落在苗丽翘起的美臀上。少妇苗丽只
能痛苦地呻吟,却躲闪不得。

  为什么已经失踪,惊动了省里专案组的贾南的妻子苗丽,此时却在贾南的公
寓里?

  原来,贾南在部队中受伤,失去了男性功能后,他的老婆苗丽为得不到性爱
生活十分苦恼。

  开始时,贾南靠着自己在刑警队的权势助老婆在电视台平步青云,倒也让苗
丽可以忍受下去。如今苗丽已经成了电视台的当家红人,对于贾南的依靠已经是
可有可无。前不久,苗丽大学时的恋人从省里调到本市电视台作台长。

  这个男人刚刚丧偶,立刻对苗丽发起了攻势。苗丽早已对贾南不敢兴趣,而
自己的老情人如今又成了了自己的上司,一比较,情人比老公对于自己的事业作
用更大。苗丽不傻,立刻想到了离婚,然后和老情人续前缘。

  贾南堂堂一个高级警官让老婆蹬了,而且还是因为生理原因,面子上哪里过
得去。刚好前几天,贾南在电视台门口碰到苗丽和老情人亲亲喔喔地走在一起。
好奇心驱使下,贾南跟踪了苗丽的车,竟发现狗男女一起去酒店开房间。

  贾南怒火中烧,在配上狡猾残忍的本性,便导演了前前后后老婆被绑架的一
切。

  贾南想到自己头上居然带上了绿帽子,火气更大,手里的皮鞭雨点般向苗丽
的屁股上招呼。

  要不是嘴上带着塞口球,苗丽保证要发出杀猪的叫声。

  「呜呜呜……呜呜……」苗立此时只能发出这一种声音,不过听动静,就能
体会到苗丽此时的痛不欲生。

  不知抽了多少下,贾南把皮鞭扔到地上,休息休息自己发麻的右臂。苗丽的
美臀上也是伤痕累累,瘀青的鞭痕纵横交错。

  「怎么样,现在知道听话了吗?」贾南故作爱怜地摸着苗丽黑色丝袜包裹的
玉足。

  苗丽疼得死去活来,早就吓破了胆子,不住的点头,嘴里发出呜呜呜的求饶
声。

  「让你疼过了,现在亲爱的老公就来让你爽爽!」贾南呵呵地笑着。

  苗丽听得心里直发毛,可是已经被打怕了,也不敢挣扎,只能任由贾南在自
己的小腿大腿上来回抚摸。突然,感到自己的肝门处受到了硬物的刺激,苗丽心
中不妙,身体本能地扭动起来。可是她手脚被束缚后又被固定在地板上,哪里挣
扎得开?

  「啪!」贾南一巴掌搭在苗丽红肿地屁股上。苗丽立刻老实地趴在原地,不
敢在乱动。

  硬物在自己的屁眼周围来回地滑动,虽然无法转身看到,苗丽凭着自己屁眼
的感觉,心中已经描绘出了硬物的大体轮廓。这是一个橡胶材质的硬棒,顶端成
圆形,此时正在自己的屁眼周围滑动。

  不好!

  苗丽发觉不妙。果然,贾南手上用力推,硬物开始从苗丽的屁眼,慢慢地插
入!

  贾南手里拿着的正是皮鞭的黑色手柄。这个手柄足有小孩的胳膊粗细,黝黑
发出暗暗亮光。苗丽没有尝过肛交,即使是经常肛交的女人,屁眼恐怕也吃不消
如此粗大的橡胶棒。

  苗丽感到自己的屁眼比挣到极限大,粗大的硬物不断地深入,自己的肛门几
乎要被撕裂开。阵阵硬物插入的疼痛从直肠传来,搅得五脏六腑都开始抽搐。苗
丽此时再也忍受不住,即使贾南不住地惩罚她,打她的屁股,可她还是拼尽全力
扭动身体,希望通过挣扎来阻止异物插入。

  可惜,贾南紧紧抓住皮鞭的手柄,手柄仍在越来越深地插入,苗丽的挣扎都
是徒劳,只会让自己的肛门更加痛苦。

  皮鞭插入肛门深处,在苗丽翘着的美臀上,就像长出了一条黑色的尾巴。

  贾南看着苗丽痛苦地扭动身体,屁股上插着的皮鞭也随之摇晃,露出了残忍
的笑容。

  贾南温柔地把苗丽挣脱在地上的那只黑色高跟鞋,重新穿在她的脚上,轻声
关心道:「怎么样,从你一个装饰品,让你彻底地做一条母狗。现在高跟鞋为你
穿好,如果你还挣扎掉。你老公对付不老实的人,可是很有办法的呦!」

  苗丽听着贾南的话,吓得只打哆嗦,只能不住地点头……

  吕新开着警车来到一个偏僻小路上,车上坐着周强。车的后排座上并排坐着
被红色棉绳捆绑住手脚,肉色宽胶带封住嘴,白色丝巾蒙住眼睛的三个女人。她
们就是王芳、曹丽、孙悦。

  周强指指前面,说道:「再往前过一个街道,就是贾南新家的小区了。我早
就打听出了他所住的楼房门牌。」

  吕新点头说道:「是啊,而且一个钟头以前,贾南出了总局,直接回了这个
新家。吴六派人一直盯着他的。」

  「他回去是有个女人玩。」周强笑着说道。

  「什么?女人?」吕新奇怪地说。

  「这几天我一直盯着这个老仇人。三天前,他开车来到这个新家,当时是深
夜了。我跟在他后面,看到他扛着一个大麻袋进了楼。楼里没有保安,自然没有
人问。我检查了一下他的车。放麻袋的后备箱里,我发现了一只红色的高跟鞋。

  根据那个麻袋的大小和轮廓,我相信里面装的就是这只高跟鞋的主人。」周
强说道。

  吕新很性奋地说:「原来贾南也玩女人啊,不知道他连男人功能都没有,要
个女人有什么用?倒是可以把这几个女人给省下来了。」

  吕新说着不禁回头看看被捆绑的三个女人。三个女人听到前面男人的谈话,
当说到自己时,也不由地发出呜呜呜的叫声。

  「这几个都是我给他的礼物,保证让他进十八层地狱!」

  周强刚说完,就听到了汽车的马达声。他警惕地向后看去,一条白色轿车从
后面驶来,他立刻拔出了手枪。

  「没事,是自己人,来送车的。」吕新立刻阻止了周强。

  吴六从车里钻了出来:「吕少爷,按照您的吩咐,我弄了一辆车,没有任何
记录。被雷子发现了也只会定为被盗的赃车而已。」

  「谢了,六叔。帮忙把这几个女人抱上车。警车麻烦你开走。」吕新说着和
周强一起下了车。

  三个女人同时发出呜呜呜的呼喊声。她们被三个男人一人一个,抱上了白色
轿车。曹丽被周强抱出来后,没有塞进后排车座,而是塞进了后车厢。

  「这个女人我要送礼用,只能先委屈委屈,让她在后车厢里躺会了。」周强
说着,关上了后车厢顶盖。

  王芳全身赤裸,只是腿上穿了一双红色长统袜,蕾丝袜口上还扎着蝴蝶结。

  吴六把她抱到后车座上,还依依不舍地摸了摸她的乳房:「这么好的货色,
还真有点舍不得。」

  吴六开着警车离开了,周强坐到了白色轿车的驾驶位:「小吕,走。咱们找
贾南算账去!」



[ 本帖最后由 土郎五五五 于 2010-6-8 23:3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