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xcaozz 发表于 2018-04-20


  
  二十八 你想要我随时都能给你

===========================

  注解:
  胡天儿(胡说八道)。咂儿(奶子)。踅摸(四处瞅、看、寻找的意思)。央给(央求)。拥给(因为)。
  

  饭后,众人依次散场。

  先是赵世在丢下了保国一个人晃晃悠悠踮着脚离开了赵伯起家,后是贾景林
夫妇相伴而行走出屋子。

  柴灵秀怕贾景林喝多了再把褚艳艳连累了,出门相送忙连声嘱托他不行就先
歇会儿脚再走,实在不行就让儿子送他们回去,好在贾景林还有精神,说话也还
清醒没什么大碍,他们见屋内杨书香几个孩子玩得高兴也不乐意使唤孩子。

  赵伯起也没少喝,这个当儿他本来还想陪陪景林,见柴灵秀左右不离褚艳艳
身边,恐自个儿一时得意忘形说秃噜嘴,便只打过招呼,朝贾景林说了一些改日
或者年后再聚的啰嗦话。

  从那瞎踅摸了一气,良久摸出了一根烟,见柴灵秀回来了连忙把烟让了过去
,他坐在堂屋的凳子上问她杨老师怎么没回来?随之嘴里又翻翻着说那个什么幸
福、加刚的欺负自个儿儿子的事儿,晕晕乎乎之中骂骂咧咧。

  没等马秀琴和柴灵秀言语,杨书香这边就跟焕章连连使眼儿,这赵大确实喝
得不少,总不能让他在堂屋里没完没了咧咧,就一左一右把赵伯起架到了西屋的
炕上。

  铺好被窝把己个儿爸爸安顿好,门帘一撂,赵焕章就开始央给柴灵秀让她答
应杨哥留下来住。

  这几天他时常撺掇杨书香,爷爷那边也经常念叨,说你杨哥住一晚就跑了,
要他过来多住两天。

  可不管焕章怎么说,杨哥却总也推脱有事,就是不来。

  趁着现在清静了,焕章就把想法说了出来。

  先是打架,而后又撞破了赵永安和马秀琴的事儿,杨书香心里既憋闷又膈应
,他本不乐意住下,谁知焕章刚央求完,一旁的保国也跟着嚷嚷起来。

  保国这小家伙窜上前去,也不管柴灵秀正跟着马秀琴忙乎着收拾,抱住了她
的胳膊「娘娘」

  地叫,死活要她吐口答应让杨书香留下来。

  柴灵秀也知道小哥几个不分彼此,尤其保国他妈不在身边,孩子心里多少屈
的慌,又难得看到保国这么高兴,就答应下来。

  保国得了答复欢天喜地,嗷嗷直叫,拉住杨书香要他给自个儿讲霸王扛鼎的
事儿。

  杨书香心事重重,哪有心情哄保国,就照着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把保国轰进
了东屋,又朝焕章一扭脖子打了个眼儿。

  焕章知道杨哥有话要对灵秀婶儿讲,心领神会,怕自个儿妈妈马秀琴又要唠
叨,便借故看电视一撩屁股走进东屋回避去了。

  戳在一旁,杨书香悻悻地看着马秀琴的身影,这让他很快就想起那天夜里看
到的一幕。

  说实话,一想到那天撞见的场景,杨书香的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他不知该
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见琴娘收拾家务忙叨叨的,知她是个好女人,有心围过去
抱抱她安抚一下,又觉得别别扭扭。

  思来想去,杨书香又暗暗埋怨起自个儿来,悔不该半夜爬出去看,更操蛋的
是,最后还给弄出那么大个动静,让自个儿到现在都处于一个尴尬境地。

  心里有些闹不登的。

  换做往常,杨书香可不拘闷,这几户亲近人家他登堂入室一点都不做戚儿,
更别说束手束脚不知怎么应对。

  可以这么说吧,就跟在自个儿家没啥大分别,也没有那么多顾虑。

  瞅了两眼马秀琴,正迎来马秀琴投过来的眼神,杨书香赶忙避开目光不去看
她。

  凑到柴灵秀的身边,杨书香抹着嘴角去问:「妈,你看都什么时候了,总也
得让我去我大大家转一圈吧?我娘娘和我大大不是说好几次了吗,埋怨我不搭理
他们,你说我那是不搭理他们吗?对了,我二哥忙着跟他女朋友约会,我那吉他
也没日子给我拿来了,我还得找他算账介呢!」

  家里头憋闷的慌,杨书香就想去城里散散心,把那股子怨气排解出来。

  柴灵秀扭着身子说回头再说,这前儿哪顾得上跟儿子掰扯那些事儿,她知道
儿子心里有看法,也知道物极必反的道理,是不能用压制来解决的。

  这一点柴灵秀非常了解儿子。

  她已经想好了,等儿子考完试就带他一起去城里大伯子家里转转,年关了就
手洗个澡照张相,省得两头都来埋怨自个儿,说把儿子拢得严实。

  跟马秀琴收拾妥帖,柴灵秀坐在凳子上拿起之前赵伯起让来的烟,杨书香眼
尖,他一掏兜门,手疾眼快就给火打着了,规规矩矩地给柴灵秀把烟点上。

  柴灵秀吐着烟花,不慌不忙地说:「带你进城那也得等考完试再说!」

  拿了个凳子挨在柴灵秀身边,杨书香抱着她的胳膊蹭着她,要正经起来却又
带着习惯性的姿态,说道:「当着我琴娘的面,你说的可不许反悔!还有,考好
了我跟他们要压岁钱你可不许再拦着我了!」

  「多大了都!」

  儿子也真是的,不分场合不分地点这手怎么一点老实气儿都没有!她晃悠着
胳膊推开了儿子,心想着我啥时候说话不算过。

  又想他这性子不认生,到了他大大家比在己个儿家还要随便,柴灵秀哪还敢
顺着他的意答应得特别痛快。

  眼瞅着儿子又要黏上来,柴灵秀摇了摇头,打了杨书香一巴掌,斜睨着他说
道:「这两天你从家给我老老实实复习功课,表现好了我就带着你去城里看你爷
你奶。」

  杨书香「啊」

  了一声惊疑,咧着嘴,很快接茬来问:「拿成绩说话?」

  柴灵秀瞅着杨书香,说:「我从来也没跟你要过成绩,但有奖有罚!」

  这规矩不是柴灵秀临时起意想出来的,也绝非一天两天就形成的。

  早在杨书香小学时,柴灵秀便用这种奖惩方式鼓立督促儿子,她不刻意,也
不死心眼子一根筋地强迫,因为她说过,不求儿子大富大贵跟别人攀比,那什么
功名利禄追求啥的都是在给孩子肩膀子上施加压力,她不喜欢那样逼迫儿子。

  「那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吗!」

  这话讲完,杨书香便凑到了柴灵秀的身后,照着她的脸蛋亲了一口,不等柴
灵秀来拿,就一边讨好一边双手夹住了她的脖子,顺着她的脖颈子手指一揉一捻
动作舒展,没几下就给柴灵秀揉得心宽体松,不再执拗。

  来回观瞧,见人家母子二人热热呼呼的样儿,马秀琴是打心眼里羡慕的。

  她坐在一旁搓着衣角想说什么又怕影响了氛围,怕惊扰到这温馨难得的一幕


  触景生情,脑子里有些慌乱,这让马秀琴想起那天晚上跟公公乱伦时听到屋
外的震天声响,羞愧的同时她心里又不禁一阵感伤。

  如果身边也有个知冷热的人长期守着,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对比之下,
马秀琴联想到自个儿的儿子,此时他正扎在东屋看电视呢,眼里和心里哪有她这
当妈的事儿啊。

  心思波动起来,晦暗感伤,心里发空。

  马秀琴觉得自个儿现在非常孤独,那种内心里的寂寞和忧患又让她觉得非常
压抑。

  她总想,要是焕章也能像香儿那样围在自个儿的身边该多好啊?也省得自个
儿身边没个说话的人。

  但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家里没人能理解她。

  马秀琴叹了口气,见身旁的母子二人亲亲蜜蜜的样子,她看得是眼热心酸,
却不曾深想,她的这股心思其实和她的人生一模一样,被压制惯了总是那样悲戚
戚的。

  夫家是五类家庭,马秀琴的娘家同样是五类家庭,她自小在陆家营夹着尾巴
做人被欺负惯了,好不容易结婚成家又如履薄冰,臊眉搭眼生怕公婆挑理不满意
,就越发战战兢兢不敢说大话拿主意。

  如今盼到老爷们回国也过上了好日子,却仿佛丢失了什么,和四年前老爷们
出国走之前隔阂起来,前后的生活划出了一道深沟。

  马秀琴在场,柴灵秀收敛着情绪不想做得太过,就推了一把杨书香,告他听
话不要给马秀琴添乱。

  嘱托完,柴灵秀起身走到东屋门口撩帘和赵永安礼过念叨了一句,这时候不
便去西屋打扰醉意十足已经躺下了的赵伯起,就在临走时冲着马秀琴知会了一声
,看她脸色晦暗,犹不似吃饭时的欢快模样,便小声问了句:「怎么了,有心事
?」

  马秀琴强笑着连连摆手,答非所问道:「明个儿,真不带香儿去城里?」

  柴灵秀看了马秀琴一眼,摇头笑了笑。

  秀琴这性子不比艳艳,说话也没艳艳冲,柴灵秀是再清楚不过了,又都是娘
家村里的人,从小到大俱都知根知底,所以从没硬生生驳回过她。

  此时见其说话显出一丝扭捏之情,忽地想起头几天秀琴给自个儿单位打来电
话询问香儿的事儿,那时的话音就紧紧呼呼的,原来直到现在她心里始终都在惦
记着我家香儿。

  咂么着滋味,柴灵秀笑着对马秀琴说:「我道是个啥,原来你也要当那说客
,为这事儿捏住了我,拿妹子的软肋以为我不敢驳你的驳回儿?你呀就向着他吧
,要不,让他也给你做个干儿子?」

  柴灵秀这随口一说本来是临走时的一句玩笑,不成想马秀琴倒当起了真,连
价似的点头应承起好来,要做那干妈。

  弄得柴灵秀有些莫名其妙:秀琴啥时候学起了艳艳这套,见着我们家香儿赖
着不撒手了。

  准是香儿欺她心软,知道秀琴疼他好说话,在她跟前磨她把她给蜜化了。

  想及至此,嘴里就笑说:「给你当干儿子那感情好,管吃管住我还省心了呢
,省得我成天提心吊胆跟个神经病似的。」

  说得马秀琴都笑了起来,而一旁的杨书香直勾勾地,嘴里不知嘀咕个啥。

  「你瞅他这样儿!还委屈了。要是顺了他的意,以后你就让他磨吧!」

  见儿子瞟过来的眼神,柴灵秀抿嘴笑了一下,拉住马秀琴的手,又说:「可
不能太惯着了,他要是磨你你可得吓唬他!」

  马秀琴脸儿一红,她偷瞟了杨书香一眼,心有些发飘,收回目光忙说道:「
香儿才不会呢!」

  上弦月穿梭在树丛之中,像挂在枝头待熟的果子,其时通透明亮,气息缓慢
而悠长,映得夜空璀璨生辉,整个西方一片光亮。

  柴灵秀抬头望月,若有所思之下似是自言自语,踏出马秀琴家的大门时,出
谷黄鹂般的声音传了出去:「呵呵~总得有个人束缚着他吧,不能由着性子。」

  马秀琴望向那小己个儿好几岁的女人的背影,见她蹁跹而驰,心里怅然若失
,迎头正看到西方半空里残缺不全的月亮,她有些茫然。

  一阵风吹过来,马秀琴不禁打了个寒战。

  送走了柴灵秀,马秀琴翻身回去,才刚还无比热闹的堂屋一时竟变得空荡荡
了,若不是东屋几个孩子的说笑声证实一下,她真以为自个儿做了个梦。

  似真似幻如同人生,不知不觉便套上了枷锁,束缚时容易跳出来难,却又让
人意识不到。

  马秀琴想一个人清静一会儿,却知道只能在梦里寻了,苦笑一声,她寻来水
壶把热水砌好端进自个儿的房里,给老爷们预备着,正要走出去,老爷们那边鼓
容着身子问了句:「景林走了?」

  闻言,马秀琴身体一顿,当即皱起眉来哼了一句:「你喝多了!」

  「哪里有多嘛!多精神!」

  男人这趟活儿跑了好几天了,好不容易歇脚赶上小聚又多贪了杯半,舌头都
不利索了。

  马秀琴心疼他,怕他体乏忙替他脱衣服,手臂就给赵伯起抓住了:「他妈,
把裤子脱了让我整一火!」

  马秀琴看着老爷们奋秋起身子抓住自个儿的胳膊,不及它想,就着身子忙上
前劝说:「快点脱衣服钻被窝里,别抖楞冻着了身子。」

  「干一火!」

  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马秀琴知道老爷们是那知冷知热的人,他既孝顺爹妈
,又心疼媳妇儿,就是有时这脑子里想的东西太超前了,让人没法接受,而且老
爷们时常在外拉活儿,想跟他说些私房话总说不了半句就没了方向。

  就说今个儿吧,吃饭时他又在桌子底下踢自个儿的脚,弄得马秀琴心里乱糟
糟的挺被动,就照着老爷们大腿上掐了一把。

  「你快钻被窝...」

  「冬至到现在始终也没干你了,现在我硬着呢!来吧秀琴!」

  赵伯起边说边胡撸马秀琴的身子,衣服半敞有些不管不顾。

  马秀琴天天袒着他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女人,尤其是这个岁数的女人,谁不乐意被老爷们抱在怀里又亲又啃,那简
直太幸福了。

  而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在老爷们回国之后也只持续了不到俩月就冷淡下来,
夫妻生活变得可有可无,让马秀琴颇为费解的同时,渴望又变得茫然不知所措。

  看了下时间,稍微有点早,这就上炕钻被窝的话,还下不下来?马秀琴的心
里开始犹豫。

  既然老爷们想了,自个儿本该欢喜,本该不应拒绝他提出来的要求,因为两
口子那么长时间没热乎了,该好好来一次了,可问题是今个儿还没给公公洗脚呢
...就在马秀琴模棱两可犹犹豫豫时,赵伯起一脱裤子,指着自个儿赤溜溜棒
硬的下体说道:「你看!这么硬还不过来让我肏你!」

  不由分说,上来就扥马秀琴的裤腰带,连脱带拽把她拉到了炕上。

  被杨书香窥视的事儿还没解决完,马秀琴很想乘此之际单独跟孩子说说,可
老爷们搅来搅去不消停的样儿让她怎么有心情去琢磨别的。

  这心情乱糟糟的人直被老爷们拽上了炕,慌也似赶忙说道:「伯起你小声点
,今个儿我可还没给咱爸洗脚呢!」

  赵伯起咧了咧嘴,松开了大手,他拍着自个儿的脑袋憨笑道:「看我这记性
,把这茬儿给忘了。没事儿,你现在就去给爸洗脚,回头咱们再来~」

  说完,抡起巴掌打了过去,抽在马秀琴的屁股上,震出了一片黑黝黝的肉花
来,霎时间把马秀琴打得咿呀一声叫了出来,随之赵伯起又照着马秀琴浑圆的大
屁股上捏了两把,看着媳妇儿那只穿着健美裤的大屁股颤来颤去的样子,竟让赵
伯起看得眼睛发了直。

  东屋,赵焕章和赵保国正一边看一边品头论足,对着电视剧《千王之王》南
神眼和北千手的遭遇发着慨叹。

  那赵永安就献媚式地把烟袋锅子拿了出来,点着了递给一旁的杨书香,也不
多说话,虚缝着眼睛抱着他的梨花猫在一旁跟着一起看电视。

  听到外面叫了一声「爸,洗脚吧!」

  赵永安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杨书香,正好瞅见杨书香皱起眉头迎过来的眼神,
赵永安干笑两声,抱起大梨花猫打了个吸溜,就趿拉着鞋撩帘儿走了出来。

  「杨哥,娘(灵秀婶儿)让你跟着一起去县城不?」

  电视剧告知段落时,见杨书香久久没有言语,保国和焕章齐声问了一句。

  听到电视剧里唱的「用爱将心偷」,杨书香深吸了一口关东烟,感觉有些眩
晕却刺激着他没法麻痹欺骗自个儿。

  电视里演的血债血偿,尽管都是假的,也未必没有影踪吧?摇了下头,杨书
香把烟袋锅子递给了赵焕章。

  焕章嘬了一口,他晕晕乎乎的就壮起胆子说了一句:「杨哥,要不明个儿咱
哥俩骑自行车去!」

  「你快拉倒吧!这几天我不顺序,别给自个儿找病。还有,你最好也留下来
陪陪琴娘,省得她一个人在家腻的慌。」

  「杨哥,谁说家里就她一个人了,我爸不在家呢吗,我爷也从家里陪着呢!
要不,哈哈,要不你过来陪陪她,我妈倍儿听你的话,比我好使多了。」

  说到这,焕章嘬了一口烟,悠哉悠哉时分,他为自个儿灵机一动能想到这么
个好点子感到非常满意非常高兴,那烟从嘴里都吐出了圈儿。

  我陪你大爷啊!杨书香真想破口大骂焕章两句。

  妈逼的你是搞对象犯魔怔了还是媳妇儿迷啊?不陪自个儿妈妈搞那劳什子的
鸡巴对象,有结果吗?脑袋瓜子挨了驴踢了吧!可个中实情根本没法跟焕章说。

  怎么开口?跟他说你妈让你爷给睡了?还是说别的什么?让我来陪?我怎么
赔?我还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呢!想到这,杨书香的脸上变得古怪起来,他一把
抢过焕章手里的烟袋锅子,啐了焕章一口:「滚肏!再说我踢你屄养的!」

  焕章嘻嘻直笑,从炕上盘腿而坐,他一边搓着后脑勺,一边冲着坐在炕沿边
上的杨书香说道:「杨哥啊,你就忍心硬拆兄弟的台?杨哥你做不出的!要不然
你也不会替我出头!回头我跟小玉请你吃饭,就当是兄弟欠着你的!」

  看着焕章贼不溜秋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儿,杨书香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他是真
的彻底没话说了。

  保国静静地看着他二人你来我往,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插了句嘴问道:「焕
章哥,你睡没睡小玉姐?我猜你摸咂儿了,也崩锅儿了吧!」

  不等焕章言语,杨书香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处,勾起手来照着保国脑袋上来
了个「脑壳儿」,呵斥了一声:「你也给我滚炕里头介!」

  一声吓唬,保国连滚带爬窜上了土炕,嘴里还哼哼唧唧呢:「秀娟娘娘让人
给崩了你不让我说,焕章哥的事儿你也不让我问...」

  哭笑不得的同时,杨书香直挠脑瓜皮,我这兄弟怎么都这样儿呢?啊!那话
也能说吗?!怕哪天保国真兜不住顺嘴胡秃噜出来,只得连哄带吓地告诉保国,
可真不能随便瞎说瞎问,再胡天儿真就揍他了。

  保国缩在炕梢头的犄角,那眼溜着,嘴里嘀嘀咕咕道:「不就是崩锅吗,我
又不是没见过,赶明儿我也把我喜欢的那个给崩了!」

  却实实在在不敢把这话再说给杨哥听了,再说杨哥非得急了。

  来到堂屋让猫去逮耗子,赵永安把屁股往凳子上一迫,脚丫子搭在了脚盆上
,居高临下地看着马秀琴卷起自个儿的裤管,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把手搭在了
她的头上,又习以为常地摸起了她的脸,和颜悦色地说:「秀琴啊,伯起这些日
子在外面肯定起五更睡半夜,哪休息的好啊,一会儿你就回屋好好伺候伺候他吧
,多疼疼己个儿的老爷们!」

  马秀琴抬头看了一眼公公,躲无可躲任由他动手动脚,遂又赶忙低下头来,
嘤了一声。

  听见外面传来父亲的话音儿,赵伯起用胳膊肘撑起身子,踅摸了一阵儿点了
根烟,朝门帘外说道:「这不傍年根底下了吗,赶上个肥活儿就多跑跑了。没事
儿爸,总得让她给你洗完脚吧!」

  赵永安点了点头,心里猜着儿子已经躺下了,便发着慨叹说:「我这堆孩子
里,就属老大你最孝顺我,媳妇儿秀琴人也好,伺候得我舒舒服服!」

  几口烟下来,嗓子里冒火,赵伯起够着身子爬到被窝外面把桌子上的茶缸子
端了过来,回到被窝里,他一边吹着热乎气,一边回答:「爸,瞅你说的啥话,
秀琴伺候你那不都应该的吗!咱过好日子了,不用再跟以前似的,夹着尾巴做人
了。」

  赵永安连连点头称是,低头看着马秀琴鼓鼓囊囊的胸脯,顺势把手探到她的
领口处。

  把腰一弯,大手就伸进了马秀琴的衣服里,抓住了她的奶子,一边揉捏一边
说:「嗯~过上好日子啦,又赶上这么个好儿媳妇伺候我~爸心里满足啊!」

  针对于赵永安的肆无忌惮,明目张胆,马秀琴只得无奈地扭动起身体开始躲
闪。

  赵永安不顾马秀琴的遮掩阻挡,用手捏住了她的奶头搓了两搓,嘿笑道:「
你洗洗身子陪伯起去吧,改天再伺候我!」

  这话说得隐蔽,不知内情的人根本不会想到赵永安背后做出来的事儿,弄得
马秀琴又羞又臊满脸通红,摆脱不了公爹的大手就小声央求:「别这样...」

  戒备之下杨书香已然听到外面的动静了,他皱着脑瓜皮,如坐针毡又度日如
年一般忍耐着,尤其是当他听到赵永安说出来「改天再伺候我吧」

  这句混蛋话,忍无可忍再也听不下去。

  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杨书香把烟袋锅朝焕章手里一塞,大步走了出来,弄得
炕上的焕章和保国还误以为杨书香尿急憋不住了呢。

  撩开门帘,杨书香直么愣瞪地戳在堂屋里,见赵永安耍着派头,他一脸怒容
瞪视着赵永安。

  见状,赵永安忙松开了手,咳嗽一声念叨起来:「伯起,明个儿你到街上就
手给我捎回点关东烟来,手里没多少了。」

  随之又冲着杨书香假模三道地说:「哎呦香儿啊,你也想洗?快快快,秀琴
,给香儿弄!」

  杨书香一把拉起了马秀琴,他懒得搭理赵永安,有心跑到赵大跟前儿把事儿
捅出去,又觉得不能干那没脑子的事儿,瞟了一眼几天前曾在半夜时分扒过的门
帘,杨书香内心五味杂陈,随即又怒目而视面向赵永安,左手瞬间攥紧了拳头,
恨不得现在就上前一撇子捣死他。

  「行了秀琴,我也舒服了,该回去休息了。」

  见杨书香护住了马秀琴,赵永安讨了个没趣,他干笑了两声,趿拉着鞋站了
起来,经过杨书香的身边他拍了拍杨书香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你琴娘可四
十了!」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甩出来也不管杨书香听得懂听不懂,随后钻进东屋消失
在杨书香的眼前。

  「香儿,你爸啥时候回来?」

  就在杨书香愣神时,西屋的赵伯起问了一句。

  「我也说不清楚。」

  嘴上答复着赵伯起,盯着马秀琴,杨书香的眼神有些发醒。

  马秀琴的心砰砰乱跳,她死死地抓着杨书香的胳膊,怕他血气方刚忍受不了
刺激,终是走到杨书香的跟前,搂住了他的身子,颤着身子轻声安抚:「琴娘知
道吓着你了,吓着我的香儿了!」

  杨书香摇了摇脑袋,一时间心乱如麻,那眼神就像湛蓝的青龙河河水,带着
忧郁,颇为心酸地说:「琴娘,我啥都不说!」

  身体上传来的颤抖让马秀琴感受到了,也闻到了孩子身上的味道。

  对此,马秀琴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非常熟悉。

  她撩眼瞅着他,看到眼角的瘀伤已经消散,心里漾出一股复杂,脑子里便又
忽闪着跳跃出了那晚上她和杨书香在一起时的场景。

  眼么前这孩子的个头儿长得已经超过了马秀琴,他面孔俊朗眉清目秀,身上
飘散出的气息浓郁得和他的性子一样,尽管以前他时常惹他妈妈着急生气,哪怕
是最近的这起打架事件,但马秀琴的心里却一清二楚,非常透亮。

  马秀琴知道杨书香懂事有主见,他调皮但绝不是那惹是生非的人,也绝不会
四处乱嚷嚷背后说谁的不是,不像自个儿的儿子有点屁事就心浮气躁,给惯得一
点人样儿没有。

  暖气炉子轰轰作响,把屋子里炙烤得热火朝天,补水入口咕嘟咕嘟沸腾不止


  然而想到自身的现状时,马秀琴又觉得浑身冰冷,没有一丝温暖。

  「把儿吓着了,把儿吓着啦!」

  抱紧了杨书香的身子,拍着他的后背马秀琴嘴里连连低喃,荡漾在她耳边的
声音却固执坚定:「琴娘,我啥都不会给你往外嚷嚷......」

  这话说得马秀琴心里直颤悠,既紧张又温暖,还有一丝愧疚。

  环顾着多年所走的路,陆家营也好,沟头堡也罢,情、事、感受,一股脑涌
现出来。

  这刹那间的心思跌宕起伏,从马秀琴内心里猛地窜涌而出,带着一股浓情释
放出来,她那脑子里的人型画面也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由小变大,分割组合拆
散凝聚,化作了怀里的人,让马秀琴感怀于胸,这便是自个儿的儿子,就该纵着
他,惯着他,由他回来。

  尽管马秀琴知道自个儿脑子里的想法有些痴人说梦,但终究是给她带来了一
丝希望,让她见着了光,不再寒冷。

  随之那种恰似母子间的默契跃然而出,从心里蔓延个透。

  捧住了杨书香的脸,细细打量着他,马秀琴看到了杨书香脸上的怒容,同时
也再次看到了那晚上孩子眼睛里露出来的慕儒之情,她知道他心里不好受,自个
儿又何尝高兴过,就凄然笑道:「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儿子该多好!」

  话声甫歇便挣脱开身子,自行撩开了自个儿的毛衣,把两个肥挺挺的奶子露
了出来,马秀琴双手一托送到杨书香的面前,冲着他说:「来,琴娘给你咂儿吃
!」

  望着马秀琴胸口那对喜丢丢扑棱棱乱跳的奶子,往时杨书香绝对会扑上去叼
住它不撒嘴,此时却没了心情,咬了咬牙,杨书香觉得心口沉闷,窒息得几乎喘
不过气来,在她期盼的目光注视下,他给马秀琴的毛衣扥了下来,涩涩地说:「
赵大在家呢,你去陪他吧!」

  就在二人四目相对沉默之时,赵伯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怎么外面没音儿
了!秀琴,秀琴~香儿,香儿~」

  听到老爷们的呼唤,马秀琴抿着嘴,她胡撸一下杨书香的脑袋,嘴里忙答应
一声。

  莫名之中,马秀琴的心里竟有些失落,她叹息了一声,终究不是我的儿子。

  老爷们已经叫了好几声了,再不进去恐他又该吵吵嚷嚷了。

  转身之际,没等马秀琴迈开步子,身子猛地被杨书香抱住了。

  她没有动,只觉得身子被杨书香搂得紧紧的,耳边听到他毫无顾忌地大声喊
了一声:「琴娘~」

  「哎,琴娘在这!」

  马秀琴的话声刚落,赵伯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今个儿赵大喝得有些多,
不过脑子还清醒着,要不你上赵大这屋睡来,咱爷俩也有好几年没在一块睡了。


  杨书香靠在马秀琴的脖颈上,闻到了来自于马秀琴身上的味道,他用鼻子深
吸了一口,感觉心里有股情绪在反复波动,他抑制着,冲着门帘里头答道:「那
哪成啊!我这都大小伙子了,怎么还能赖在你屋里呢!」

  侧躺着,赵伯起笑道:「赵大和你琴娘看着你长大的,再大也是孩子,可不
许说那生分话?」

  把眼睛一闭,杨书香稳着自个儿的情绪,用下巴慢慢摩梭着马秀琴的脖子,
他一边嗅一边回答:「没有的事儿!琴娘就跟我半个妈没啥分别,跟谁见外我也
不能跟你们见外不是!」

  这话说得真切,换来了身前女人的共鸣,她激动不已,颤抖间把脖子贴近了
身后的杨书香,让他搂着抱着,磨着嗅着。

  「那倒是啊!当初要不是你妈做媒给引荐,赵大还打光棍呢!挺好,挺好,
咱们可不能生分了。」

  马秀琴知道老爷们喝得有些多,便言语了一句:「该睡觉了,话咋还没完没
了了?」

  随后把眼睛一闭,紧着喉咙小声安抚着杨书香:「琴娘答应你,答应你,给
你咂儿吃!」

  琴娘怎么就那么好呢!好人难道就活该给人欺负?心里波澜起伏,再难抑制


  刹那间杨书香环住马秀琴的腰更紧了,他的脑子里不由自主又回想到了那个
令人窒息的晚上,令他无法理解的是,琴娘后来竟然骑到了赵永安的身上...
心如刀割,随之杨书香把手一翻,从后面猛地插进了马秀琴的健美裤里,一把抠
抓在了那对脸盆大小的屁股上。

  马秀琴瞪大了眼睛,急促的呼吸让她心口起伏不定。

  只是一瞬便又把眼闭上了。

  她身体战栗却没有躲,任由杨书香抓捏着自个儿的屁股,随他的心意。

  浑圆的屁股捏在手里,杨书香感觉到自个儿的心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他不断问着自个儿,我能不能像个爷们那样帮着琴娘?体内燃烧的火焰随着
脉搏的强烈跳动蒸发出来。

  杨书香咬着牙,发着狠,在心里一遍遍地说,能,我一定能帮到琴娘,我一
定能把她救出来。

  心里呐喊的声音如同冲锋的号角,战前的动员,死生不惧,定要杀出一条血
路来;又好似那天晚上他对自个儿妈妈许下的诺言,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却非夸
夸其谈,这生发由心的执念凭的都是一腔热血,男儿气概。

  一挺身子,杨书香的手顺着马秀琴的健美裤转到了她的身前,水到渠成一般
就抠在了她的屄上。

  触摸间,女体的私处光滑细腻,火热潮润,肥肥嫩嫩。

  就算脑子里风雷激荡,杨书香仍能在触碰间体会到一个名叫肉欲的词,这就
是他琴娘的身子,这便是女人的肉体,这便是那天他亲眼所见的白虎屄,此刻被
摸到了,感受到了。

  骤然间被手指插入私处,下意识夹紧了双腿,马秀琴身子随之剧烈颤抖起来


  杨书香把左手探到马秀琴的热屄上,修长的手指头往里一抠便滑滑溜溜地滚
动起来,他没说话,他要琴娘知道,他想帮着她。

  沉默中,杨书香用右手把她往怀里一揽,抱住她的身子,心有不甘地说:「
琴娘,你别让赵永安再碰你了,我,我给你!」

  说完这句话,他抽出手来,像是证明着什么,就把那湿漉漉的手指头放到了
自个儿的嘴里。

  马秀琴撩人的身体味道霎时间被杨书香尝到了,充溢于嘴里顺着他舌头的味
蕾扩散出去,让他心中豪情万丈。

  那一刻,杨书香觉得自个儿仿佛长大了,想也没想就把马秀琴的身子转了过
来,一撩她的胸衣,抱住了她的咂儿疯狂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呜噎:「我能给
你,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琴娘,求你别再让他碰了。」

  这话说得马秀琴就跟挨扎了似的,心口剧痛却又不停溢着感人肺腑的心甜,
她看着自个儿怀里吃咂儿的孩子,有些分辨不清。

  他粗鲁沉着,他霸道心软,他坚强性柔,他执着随和。

  一时间,马秀琴脑子里的想法千奇百怪,眼神里也渐渐迷茫起来。

  加重的呼吸,让马秀琴觉得身体火烧火燎,那切身的体会又让她感受到了来
自于杨书香心里的那份焦急和愤恨,于是眼睛里不由自主就浸出了泪花:我要是
能有这么个儿子知冷知热该多好啊!东屋除了电视机的响声,焕章和保国说说笑
笑的声音始终没有间断,被一道厚重的门帘阻隔着一切,正如西屋门口搭着的门
帘,也同样把房间隔离开,让马秀琴和杨书香置身事外,有了一丝难得一见的机
会。

  马秀琴的心里一时空落落的,想到自个儿亲生儿子的表现,心里颇不是滋味
就下意识地搂紧了杨书香的脑袋,让他扎在自个儿的心口上,让他尽情地嘬自个
儿的奶头。

  从小受惯了压迫,融入到了骨子里,又给公爹搞了那么多年,这走出去的路
让马秀琴没法选择,没法改变,更无力挣扎。

  悲从心起,马秀琴禁不住喃喃唤道:「香儿,香儿啊,你给我当回儿子,给
你琴娘当回儿子吧...」

  马秀琴太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了,作为一个女人,她觉得现在自个儿就像个
傀儡,封闭之下活得麻木且没有知觉,她非常渴望回到从前,哪怕穷一点苦一点
,起码有个疼自个儿的男人,有一个听话的儿子,但这些想法都在四年的过程里
磨灭了破碎了...如今老爷们回国了也没有改变到从前,而且他心里的想法怪
异得令人瞠目结舌难以接受。

  儿子吧,是越大越不懂事让人心寒沮丧,公公又时常钻空子老不正经不要脸
面,弄得马秀琴更加被动,就像浮萍似的根本就没有选择余地。

  「秀琴啊,水还没给香儿打来吗?」

  就在马秀琴百感交集心灰意冷之时,赵伯起的声音传了过来,把她拉回到现
实之中,打回原形。

  「哎,就好啦!」

  马秀琴软绵绵地应承了一句,随之用手背了背眼角。

  杨书香张嘴松开了马秀琴的奶头,抬起头来盯住了马秀琴的眼睛,咬着牙,
执拗地说:「只要不让他碰你,我啥都答应你!」

  不就是肏屄吗?赵永安能给的我也能给,没什么好怕的。

  热血沸腾,杨书香喝出去了。

  与此同时,见马秀琴泫然欲泣的样子,杨书香越发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他要
帮着琴娘,让她脱离痛苦不再忧伤,他要让她变得快乐起来。

  「儿,你赵大喊我呢!」

  释然的同时,马秀琴心里敞亮多了,她拢过了杨书香的头发,微微一笑,又
马上冲着身后柔声细语唤了一声:「我这就来。」

  「赵大跟你在一起那是两口子之间的事儿,我没权过问。可,可公公搞儿媳
妇...就不行!」

  压低声音说完这句话,杨书香仍死死地盯着马秀琴的脸,见她眼神迷离荡漾
,他深吸了一口大气,像是再次做出重大抉择一样,当着马秀琴的面强行把手插
入她的健美裤里。

  摸着马秀琴热滚滚肉乎乎的屄,杨书香心里一阵咆哮。

  我能帮着琴娘,我能给她带来安全,我绝不让那该死的赵永安得逞。

  胸口滚动,豪情万丈,杨书香朝马秀琴肉屄里深抠了一下,抽出手指往嘴里
一含,像个爷们那样毅然决然地说:「你要是想要我随时都可以给你,我就是不
让赵永安欺负你!」

  攥紧拳头,杨书香又说:「你甭怕他!」

  那手摸得马秀琴浑身酥软,脸蛋绯红。

  放下衣服时马秀琴咬了咬嘴唇,不知该怎么回答杨书香,也不知该怎么去从
新面对以后的生活。

  就像外面的院落,黑漆漆的偏偏有那么一丝丝光亮,带给希望的同时,却发
现挂在半空中的月亮少了小半角,残缺不齐没个圆满。

  难道这就是难以十全?这就是人生?!马秀琴脑子里根本没有那个概念,也
说不清楚。

  杨书香一腔热血被迫横插进来,其实也悟不透里面的内涵,只凭本性做事,
他就认为自个儿那样去做对得起马秀琴,也不枉疼爱他的人付出的那颗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