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bo3 发表于 2018-04-18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公司后宫化计划
                最终回


原名:仆の职场ハーレム化计画
作者:G.W
出处:已消灭
翻译:UZI
属性:MC
必发:物恋
次发:四合院,SIS会所,一人堂,伊莉(DCD代发)


====   ====    =====    ====   ====


  UZI是也

  不定期嘛(?

  苦思三日,去游泳池泡了小半晚的凉水,终究也是放下了,也放不下

  总之想说的扔后话



  老样子转盗请留全尸&别乱改排版,谢谢


====   ====    =====    ====   ====


  隔天开始,为了实现后宫美梦,我加紧努力着。

  三名后宫佳丽也没问题了,但是得先建立出在工作时也不会被怀疑或者察觉
到异状的体制才行。

  让麻代小姐帮忙,我开始对公司的各人逐个进行洗脑。

  虽然是麻烦了点,可是我用了足足两个月才把社长在内的公司上下所有员工
都施予了催眠,但是这么一来我在公司作甚么都不会被责备,再怎么不自然的事
也没有人会在意。

  直到这一刻,我的公司后宫才叫大功告成。

  这两个月间,我每天对她们三人不断植入暗示,赐予她们最高的快乐。

  现在她们的身心都百份百对我抱有依存,被我凝望或者触碰都会感受到一切
被填满的欢愉,失去我的话会感到绝望跟痛苦。

  而我则是在良子的美味料理下保持着身体健康日夜干活。

  过往工作中都不能好好快活,让我花了好些精力调整工作日程,虽然很吃力
不过现在我已经能在工作时为所欲为了。





  昨天。

  我坐在京子的位子上让她吸吮我的鸡巴时,她的部下刚好把文件拿了过来。

  「组长,之前提到的演示报告已经完成了,请你过目。」

  「啊嗯……咕,啾……嗯,让我看看……」

  京子跪在靠住椅背坐着的我眼前对鸡巴侍奉着,松开嘴巴对部下回应了一句
之后就重新张嘴含着龟头。

  她不时瞄向报告,嘴舌却淫荡地吸吮着龟头,真的太爽了。

  递交报告的部下则是一脸不安地在我眼前待机着,虽然留意到我坐在京子的
位置上却没对眼前的荒淫画面表露惊讶。

  「嗯噗……」

  京子再次张开小嘴。

  「你漏掉了上个月的调查资料了啊。还有,我不是说过要把这里弄成图表了
吗?给我改掉!知道吗!」

  把文件扔到部下手里之后,京子用右手拨了一下头发,再次张嘴攻略我硬涨
的鸡巴。

  而接过文件的部下则是满脸唏嘘似的默默回到位子上奋斗。

  「真是的,要我说多少次啦。不过比起那……呼呼……唔,嗯……」

  很快,京子就眼神迷杂地瞇起双眼,沉醉在我的鸡巴滋味之中。

  「哈啊,嗯,啾……啊嗯,嗯……啊啊,好想,好想要繁田君的精液……」

  她的口吻跟刚刚的严肃模式完全不一样,充满了娇媚。

  那份强烈的落差令我不禁失守。

  「啊,要,要射……」

  「啊嗯!咕,嗯……咕噜,唔……呜嗯……啾,咕……」

  京子一脸高兴地吸吮着射出的精子。

  「啾,啾……唔,啾……」

  我被她那想把最后一滴都榨干似的气势给压倒了。

  「啊……真美味……」

  挤干了我的精液之后,任由嘴角溢出白浊汁,京子一边舐唇一边盯向我。

  啊啊这表情实在太淫荡了。

  明明刚刚就射完却马上又硬啦。

  京子特意露出这种表情,想必是知道我会有所反应,俨然是确信犯啊。

  从这种想趁机再榨我一发的精密淫贱战术,就知道她对我的蛋蛋作出了多大
的损耗。

  「今,今天已经够了,我可射不出来啦!」

  「是喔~?」

  她带着怨气似的盯着我。

  「嘴上这样说,明明被美纱穿着布鲁玛叫声『葛格~』就马上复活……啊啊
真是讨厌啦!」

  说着,她轻轻拍打了鸡巴一下。

  「痛痛痛……是谁跟我说不会动粗的啊,呜呜……」

  「哎呀~人家就是想要嘛~」

  京子用快哭出来以的表情开始对我进行打奶炮攻击。

  「啊,呜,好……好爽……」

  结果我还是被她再榨了一发。





  然后,今天。

  我右手一边点击鼠标,左手则是把玩着麻代小姐凑近过来的胸脯。

  现在我正在桌子前努力工作,摸索着日后的工作模式,麻代小姐则是靠在我
的怀里,一边爱抚我的背脊跟大腿,一边吐出寂寞难耐的娇声。

  「哈啊……呼嗯……繁田君……哈啊,不行……舒服到神智不清了……」

  我揉弄着麻代小姐柔软的胸脯,眼睛不断在屏幕上移动着。

  她已经被我调教到只要被稍为爱抚一下就会亢奋难耐的状态。

  我把麻代小姐的脑袋搂到胸前。

  然后。

  「谢谢你啊,麻代小姐。」

  「哈,啊啊啊啊……!啊呜……啊,要,要高潮啦……」

  麻代小姐高潮时的呻吟听几次都很棒。

  那个闭着眼睛沉醉在绝顶的表情淫靡而优雅,实在百看不厌。

  一边听着麻代小姐高潮的呻吟声,我把视线移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舐弄我
右耳的京子那边。

  被暗示影响变我比平常敏感的她哪怕只是用舌头舐我的耳朵,也能够得到比
自慰更强烈的快感。

  「哈啊,哈啊,咕嗯……呼,嗯……啊啊……?」

  因为我转头望向她的关系,京子的动作也不其然的停了下来。

  然后我就不由分说直把舌头堵进她微张的小嘴里。

  「啊,咕,嗯嗯嗯……」

  她的全身都变成了性感带,嘴巴里跟舌头当然也没有例外。

  当我舐弄她的舌尖时,阵阵传来的颤抖告诉着我这个女人已经完全动情起来
的事实。

  目光迷离起来的她用力搂紧我。

  「噫,啊,哈,啊啊,啊呜啊啊……」

  喔,已经高潮了吗?那么再刺激她的嘴会怎么样呢?

  我不断以舌头搅弄她的小嘴。

  她好像快要死去似的把眼睛瞪大,身体不断扭动起来,然后背脊硬直了几秒
后便浑身软摊下来,貌似是高潮过度失神了。

  揪起京子的短裙,我能看到她的内裤已经被爱液弄得湿淋淋的,连椅子都沾
湿了。

  在桌底跪着的美纱则是穿着一身布鲁玛,用小手抚摸着我的鸡巴。

  「唔,嗯……前辈~人家忍不下去了~可以,可以舐大鸡巴吗~?」

  「可以啊。但是你在舐我的鸡巴之前就会感到全身非常亢奋啰~」

  彷佛等待良久般拉开长裤的拉链,美纱把我的鸡巴掏出来之后,满脸期待地
张嘴便含,彷佛在享用美食一样。

  「咕喔,喔,唔唔……喔嗯……」

  脸颊绯红的她吐出逐渐火辣起来的香艳吐息。

  「啊嗯,喔……呼呜,啾,嗯……呜嗯嗯……」

  呜喔,她的舌技又进步不少了啊,喔,喔喔,好爽,糟糕又要射了……

  「嗯,啾,咕噜……哈,啊啊,哈啊……呜,嗯嗯嗯~」

  美纱在咽下我的精液同时挤出了可爱的呻吟声,就这样子高潮了。

  不过,这样下去真的没法工作哪,让美女一起侍奉自己悠闲舒爽地办公甚么
的果然有够不现实,而且她们三个也不会就这样满足吧。

  我带着她们三人来到了社长室。

  顺带一提,社长出外了不在,其它职员也不会在意我们,只是专心工作。

  那么,接下来就要跟她们在办公室享受后宫交媾的淫行盛宴了,有够兴奋!





  「来,大家一起脱衣服!」

  我也急忙把身上碍事的衣物剥光。

  三人也露出了璧了口气似的表情,轻快地开始脱衣服。

  三个风格不同的裸体就在我眼前出现。

  白里透红的肌肤,没有多余脂肪却带着丰满柔嫩的印象,麻代小姐那双平常
总是藏起的白晢长腿令我每次都难掩兴奋。

  看向京子的裸体,细看那有着绝妙平衡的美妙肉体,我马上联想到乐器职人
投注所有心血打造的小提琴;凹凸有致的肉体清晰地展露着娇艳曲线,稍为有点
长肉的小腿却又带来一阵难言的不协调感,形成了对男性异常强烈的诱惑。

  美纱的身体则是只能以雏羽渐丰四字来形容她那终于准备展露女性风情的微
弱曲线;然而,那中性的体格却强调了美纱身为女性的部份,在我眼中散发着难
言的淫靡感觉。

  京子很快就伸手套弄我的鸡巴,露出荡漾的神情,朝我轻喘起来。

  「呼呼呼……」

  京子果然熟知我的撸点,没几下我就硬起来了。

  「啊,京子姐好狡猾!我也要~!」

  美纱则是抓向我的蛋蛋。

  「等,你们,好痛好痛!不要那么用力啊!」

  「你在干甚么啦!小丫头别碍事快点放手!」

  「才不要~要放你自己放~啊嗯~」

  美纱张嘴含住我的蛋蛋舐弄起来。

  京子则是开始用力抓着我的鸡巴。

  「痛痛痛……麻代小姐,快点救我啊~!」

  我马上对麻代小姐求救。

  只是麻代小姐伸出的并不是援手,而是右手。

  「对不起呢,繁田君。可是,人家也忍耐不下去了……啊啊,只是龟头也好
让我都摸摸嘛……」

  太糟糕了。

  我的鸡巴正被三只玉手争夺着。

  京子撸动着鸡巴,美纱舐弄着蛋蛋,麻代小姐则是抚摸着龟头;争夺鸡巴这
个行为似乎加剧了刺激一样,她们三个毫不退让地把属于我的鸡巴当成自己的东
西展开争夺。

  所以我只能耐着既疼又爽的感觉对三人施予暗示。

  「好,痛痛痛……你,你们全部陷入深深的催眠~~!!」

  她们随即松开了手陷入催眠状态。

  好险。

  「你们听到我的声音就会陷入更深的催眠状态~」

  三人就这样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你们已经没法自己活动身体~全身连指头都只会依照我的命令动作~可是
身体会变得极度敏感~听到我的声音或者看到我就会感到无比舒服~你们接下来
就会醒来但是没法抵抗我~那么……醒!」

  她们同时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发出好像被鬼压床般动弹不得。

  「啊,啊勒……身体,动不了……?」

  「啊啊~鸡巴~我要繁田君的大鸡巴……呜呜,手动不了~」

  「前辈~!我动不了啦~救我~」

  因为我没有封住她们的嘴巴,所以她们就各自叫喊起来。

  「好,你们现在会依照我的话行动。首先你们并排起来躺好~」

  她们三个一脸艰辛地服从我的指示挪动身体。

  「然后抱着自己的膝盖……对对,就这样子抬起屁股~」

  三名美女分别翘起屁股。

  在我的位置能够清楚看到她们的小穴跟菊穴。

  这是俗称『翻身抬臀』的露屄姿势。

  个性风格皆不一样的三名美女一起抬起屁股,这个光景着实刺激。

  所以我就聚精会神地开始眺望她们的身体。

  「繁,繁田君,请你饶过我们吧。好难受啊……已经,好想要了……脑袋都
快要发狂啦……」

  「我也是!噫,快,快点……要,要疯啦!」

  「前辈~!这样真的很难受啊!快点,哪里都好,摸人家啊~!」

  三人一起发出悲鸣。

  「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慢慢靠向麻代小姐的胯间,轻吻她的阴唇。

  「唔……啾……」

  「啊,啊啊……」

  然后对京子跟美纱作相同的事。

  「唔啾……啾……」

  「噫!啊,啊啊……」

  「啾……嗯,啾…………」

  「呀,啊!好,好舒……啊啊!」

  只是被浅尝一口而已,她们就发出了舒爽无比的娇吟,两腿间的幽蜜部位也
很快就湿润起来。

  「喔喔,大家都湿得很了嘛。真的那么舒服吗?」

  「啊啊……繁田君……给,给我……」

  三人的肉裂一边溢出爱液一边颤抖着,看起来真是相当淫靡。

  她们的哀愿呻吟彷佛变成合唱一样回响。

  「啊啊……好难受啊……身体颤抖不停啊……」

  「快,快点……」

  「前辈……前辈……不,人家,不行啦……」

  「嘛,别急别急,时间多的是,大家慢慢享受嘛,嘿嘿。」

  我一边奸笑一边对她们施予新的暗示。

  「把脚举起然后将右手移到胯间~来吧快点行动~」

  我让她们维持着翻身抬臀的姿势把右手移向小穴,而她们就算再辛苦也好都
因为暗示的影响而努力维持着姿势。

  很快,三人就将手掌放到小穴上面了。

  「你们好想摸小穴~可是手指完全动不了~」

  「呜,呜呜……」

  「哈啊,哈啊……」

  「噫啊……」

  她们发出了难耐的喘息。

  被迫维持着抬臀姿势而且手掌放到小穴上无法动弹,她们只能用唯一自由的
嘴巴表达心底难耐的煎熬。

  「哈啊,哈啊,不,不行了……」

  「要,要发狂啦……」

  「救我……救我啊前辈……」

  「好吧。你们现在可以活动手指~可以尽情的自己搔小穴啰~」

  「哈,啊啊……!」

  手指终于重获自由的安心加上指尖触碰小穴的剎那快感,让三人不约而同吐
出火热的娇声。

  「啊啊,好舒服……啊,啊……高,高潮来好快……啊,哈,啊啊……」

  手掌不动,三人的指尖开始激烈地抖动起来。

  「哈,啊,哈啊,哈啊……」

  她们闭目享受着指尖传来的美妙快感。

  现在她们已经全心全意投入在自慰这件事里面了。

  「你们会越来越舒服~变得非常非常舒服~可是没法高潮~会亢奋得快要高
潮但是绝对不会~」

  「哈啊,哈啊,哈啊……」

  「啊,呜,啊啊……」

  「不,啊啊……不要啦……」

  她们的手指动作越来越淫荡激烈。

  「你们很舒服~爱液一直流~会越来越舒服~」

  虽然我一度怀疑这种暧昧的暗示会否奏效,可是貌似效果拔群。

  「呜,喔,喔,哈啊,好,喔喔!」

  「唔,呜噫,啊啊……好,噫,啊,噫啊啊啊!」

  「前辈,啊啊,前辈~~!」

  三人激烈地喷潮了,社长室那昂贵的地毯也被她们的淫水跟汗液弄湿大片。

  这实在太棒了。

  我也已经兴奋难耐啦。

  「好,那么来开始插吧……你们被我用鸡巴插进小穴之后抽插一次就会高潮
了~好啦来插!」

  她们把手从胯间移开,让我观赏湿透的小穴。

  我首先把硬涨的鸡巴插入麻代小姐的体内。

  「姆喔……」

  「啊,噫,喔喔喔喔!!」

  然后不等待她反应,一下子就拔出来。

  「噫喔喔喔喔喔!要,啊,喔喔喔喔!!」

  她就这样被我插到亢奋地高潮了。

  然后是京子。

  「接下来,啰!」

  「噫喔喔喔~~!!」

  我抽出鸡巴时,她就一边激烈地高潮一边兴奋地喷出爱液。

  最后换美纱。

  「再,插!」

  「啊,噫,噫噫喔喔!!」

  青春火辣的小穴用力夹紧我,让我抽出鸡巴还得花点力气,不过这样子她应
该也会更舒服才对。

  「啊啊啊~~!!」

  「噫啊!!」

  「咕嗯,唔嗯嗯嗯~~!!」

  三人绝顶的娇声此起彼落,感觉真好。





  过了一会儿,她们才逐渐竭息下来,而我则是维持在仍然『能干』的状态。

  让她们忍耐到现在,接下来就换我被她们肆意拿来爽了。

  她们将会依次序在指定时间内用我的身体享乐,另外两人等待时可以只看不
动也能随意自慰,总而言之就换我当任人鱼肉那个了。

  首先是麻代小姐。

  「呼呼,真令人高兴呢……」

  麻代小姐缓缓站起来,跨到横躺在地的我上面,然后开始用手指按摩自己的
菊穴让屁眼柔软起来。

  「我果然……比较喜欢屁眼……嗯……」

  低声说着,麻代小姐蹲下身子,用手扶着我的鸡巴指向自己的屁眼。

  噗噗噗的声音响起,麻代小姐就这样一口气挫下纤腰,让鸡巴插入身体。

  「啊,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喔!」

  她发出了尖叫。

  「啊,呜,啊啊,好棒,好舒,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

  露出舒爽无比的荡漾表情,她开始慢慢上下摆动身体。

  我不禁对麻代小姐主动扭腰求欢的神情感到兴奋。

  本来以缓慢轻柔的动作取悦自己的麻代小姐也逐渐加快起来,让我们肉帛交
接的部位挤出淫靡的水声。

  「啊,噫,啊啊,噫啊!呼,呜嗯,啊啊,哈,啊啊!」

  好棒。

  好,好会夹,而且在挤!

  「麻,麻代小姐!我,我要射了……!」

  「不,不要!还,谒不鹿射喔,繁田君!我要,我要更多,更……喔喔!喔
喔喔喔!」

  一边呻吟一边绝叫的麻代小姐激烈地摇晃身体,漂亮的长发也上下摇动着。

  而我则是忍耐不住舒爽地射精了。

  在精液哔咻哔咻地射出的时候,麻代小姐仍然没停下那激烈的摆动。

  「喔喔,好棒喔,射进来了……繁田君的,都射到屁眼里了……呜嗯……」

  麻代小姐的动作忽然停下,浑身硬直之后就软摊下来。

  她那高潮的激烈程度真是一如以往啊。

  我把鸡巴从麻代小姐的屁眼拔出来之后,她就乏力地横躺地我身旁。

  「好……好苏胡喔……」

  她的表情相当满足呢。

  「那就真是太好了。」

  京子跟美纱露出一脸担忧的表情望了过来,但她们俨然不是关心麻代小姐的
状况,而是在意我是不是能够继续『干活』。

  老实说,刚刚射完那么爽真有点疲惫,令我只好选择小休。

  「咦~!?」

  下一个可以享乐的京子相当不满。

  「看到麻代小姐那样子叫人家怎样忍耐下去啊!」

  无视正在休养生息的我,京子二话不说靠近过来开始捩弄我的胯间。

  「今天喔,人家呢,想要被这大家伙,好好的,重重的插插喔~」

  京子的娇声媚眼攻击。

  虽然早就预想到了可是我完全没法抵抗啊!





  「哈,啊,哈啊,啊啊!深,插深点!喔喔喔喔!」

  我不断在京子背后展开活塞抽插。

  「喔嗯喔喔!被强奸,我在,啊,被繁田君强奸喔喔喔!」

  京子很喜欢这种粗暴又激烈的节奏。

  可是说起来她的小穴真的是极品啊,每插一次我都感到那绝妙的膣压带来种
种不同的快感,让我啪啪啪到沉醉其中,射精感很快又涌溢而出了。

  「要,要射了喔,京子!」

  「哈?咦?那,那么接下来要再干一轮喔!」

  「咦咦咦咦!?」

  尖叫的当然是美纱。

  她是在担心自己的份会被榨到剩不下来。

  「啊啊……好棒……繁田君想射也可以喔……」

  「呜……!」

  她在一个很巧妙的时机用力挤夹我的鸡巴,让我情不自禁地爽爽射精。

  「那么,来继续啰……!」

  我不禁喘息起来。

  这份美妙的感觉简直无以言喻。

  京子似乎也很喜欢这种主动奸淫我的场面。

  「等,等下,你到底想干几次啊……」

  「呼呼,当然是要把你好好的榨个干净喔……啊,嗯,噫喔!呜,嗯……」

  我偷瞄了一下,马上看到美纱一副快哭的样子,我只好用眼神告诉她不要担
心,不过……

  京子纵横不定地扭腰,巧妙地挤夹着小穴对我进行重点刺激。

  真不愧是专业榨精佳丽啊……!

  「啊,那,那只能再给你一发……我再射一次后你就会舒爽到动弹不能的地
步~嗯,喔呜……!」

  我勉强对她下了个暗示,但是完全没法压抑鸡巴的快感。

  「呜……喔……要,要射了……!」

  精子用我也想象不到的浓稠量射进她的体内。

  「噫,喔喔,咕噫,喔喔喔喔喔喔!!」

  而我刚刚死命施予的暗示似乎也算是有效,京子很快就弓起身体被我推上亢
奋的绝顶。

  噗。

  我的鸡巴拔出京子的身体时,不禁感到一阵从陷阱里险死横生的感觉。

  稍为休息了一会之后,就是美纱的回合了。

  「美纱,你想怎么干?」

  「前,前辈,那个,那个……我,我想舐舐……」

  娇羞地低头扭拧着的美纱令我的鸡巴秒速复活了。

  抱紧那柔弱的小小肩头,我把她搂到怀里,轻轻吸吮那可爱的右乳头。

  「唔,啾。」

  「啊,嗯……噫嗯……」

  她发出了兴奋的声音。

  我的胯间也硬到快爆炸了。

  「美,美纱……快点撸我……」

  美纱用她可爱的小手扭住我硬涨的鸡巴。

  任由她握住鸡巴,我从她的左边乳头一直往下舐弄,经过可爱的肚脐然后滑
落她的股间。

  似乎是对我进攻的方式感到相当舒服,美纱的呻吟量开始带起情热。

  「啊,呜嗯,啊啊,那,那里!好,好舒服,喔喔……葛格……」

  姿势变得难受的美纱放开了套弄鸡巴的手。

  「美纱,我要把鸡巴放到你的脸上了,好好舐啊。」

  「好的前辈……」

  美纱很高兴似地点头。

  对她来说,这是第一次以69姿势进行前戏哪。

  「啊嗯……啾……咕噜,唔…………啾,啾……」

  我的舌技对她作出的刺激透过美妙的舌头直接传回鸡巴上面,带来阵阵异样
的刺激。

  「唔,啾噜,唔嗯,啾,唔唔唔~」

  「啊啊啊,哈啊!噫,啊啊!葛,葛格喔喔!好,好舒服,从来都,没,啊
啊啊啊!」

  在她高潮之后,我马上改变她的姿势。

  「哈啊,哈啊……甚……甚么……?」

  突兀的变化让美纱感到了混乱。

  而我则是二话不说,就掰开她的双腿一股作气直插到底。

  「呜嗯!」

  「噫喔喔喔喔喔!好棒喔喔喔喔!」

  我兴奋地啪啪啪的抽插着。

  感觉真不错!

  「前辈,啊,好,啊啊,在,在擦,里面,啊啊啊……」

  在夺走她处女之后,每次跟美纱做爱,她那份矜持跟拘谨也逐渐消失,变得
更会迎合了。

  「哈,啊啊,哈啊,啊,好棒,好棒……」

  美纱现在兴奋到甚么程度我也能完全把握。

  她一定也感到我多么兴奋。

  我深信,现在我的跟她互相共感着彼此的感觉。

  我高潮时,也是她绝顶的时候。

  「哈,啊啊,啊,噫,啊,要,要高潮了~~!!」

  「我也,啊,喔喔喔……」

  美纱跟我不分先后的高潮了。

  我们就这样默默享受着高潮带来的美妙余韵。

  「哈啊……哈啊……」

  美纱吐出了带着各种感情的吐息。

  「前辈……最喜欢你了……」

  她低声呢喃。

  美纱的感情深深传到我的心里,让我忍不住抱紧了她的娇躯。





  激战过后,三人也沉醉在余韵之中,露出松弛的表情横躺着。

  看着她们,我不禁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她们被我施予了受到我宠爱便会感到无上至福的暗示,但是如果这暗示消失
的话,她们就不会对我有任何感觉。

  还是说,因为我的暗示太强也太长,让她们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暗示影响,哪
些是自己的感情了呢。

  要是我甚么都不作,终有一天催眠也会自己解除吧。

  但是,对她们施予催眠,令我感到过去都比不上的兴奋。

  将会一直持续下去,刺激精彩的每一天,都令我难掩期待。

  催眠实在太棒了。

  情事告一段落之后,我们四人一边喝着麻代小姐冲泡的咖啡,一边小休。

  我们彼此对望着,默默地露出难以言喻的微笑。

  经历了如此精彩快美的性爱之后,说话这件事就好像变得多余了似的。

  没有任何交谈,我们就这样回去埋首工作了。

  我深信,我们都知道彼此在想甚么。





  在那之后,并没有甚么特别的变化。

  可是,麻代小姐的长裙在我的要求下添了一条及腰的开叉,美纱的布鲁玛装
束也变成了每星期上班穿两天。

  「小纱纱每天都穿的话繁田君就完全无心工作了,不行。」

  这也是因为麻代小姐扔出的NG,所以才减至每星期两次。

  「运动装那么棒的话,我也穿着上班好了……」

  后来连京子都那么说了。

  可是她那成熟的肢体穿上布鲁玛的话,对我来说肯定色气过剩,换我胆战心
惊地扔出NG了。

  四人齐聚的『同乐日』就只会在我兴起的时候举行。

  每次京子跟我擦身而过时那句充满催促味的「今天会不会办事啊」虽然令我
不禁冒汗,但是主导权仍然在我手上的。

  每件事都完英进行着。

  我的生活彷佛玫瑰朵朵开那样美好。

  直到某天,我收到了那个兜售『催眠术速成包』的公司寄来的信件。

  打开一看,我仔细瞧了瞧,就发现了那个速成包原来只有六个月的效力,要
是不继续付费的话我就会自动忘记如何使用催眠术。

  而最重要的付费方面,是每年30万圆。

  那么说来,说明书最初就好像有写,只是我忘光光而已。

  嘛,没所谓。

  大家凑一凑的话这点金额没甚么,而且这绝对物超所价。

  对我来说也好,对大家来说也好,都肯定是这样。

  而且,好好利用这催眠术的话,要找个赞助甚么的也是易如反掌。

  为了不让生活千篇一律,每年增加一名后宫成员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哪天找上良子,我们五个一起去旅行吧。

  被美女侍奉着享受温泉,想想也有够刺激哪……


               【 终 】


====   ====    =====    ====   ====


                后 话


  终わったぞクソが!

  嗯,果然翻完之后第一个感想是好想开骂,但是也证明了熊猫的特质:冲劲
可以很强,但是长期战斗八成会因为外在因素而受到影响,单是这篇我就已经因
为毒者攻击而中断了两次,似乎我真的不该写太长的作品啊……

  1月12日开始从头开始翻,今天4月18终于完稿了,历时三月,不长也
不短;不得不说,这篇终究是200x年的老文章了,其实很多细碎的部位都能
够看到硬来满点的剧情展开,或者是萌新写文独有的仓猝感,特别是在日系文章
普遍上都稍为不安定的肉戏方面,更是有点……嗯,不够饱?

  顺带一提最终回男主也在娇喘我真的快吐了(?



  同样的,弄完这样的一篇东西之后,也算是放下了一个自私地偷偷背在肩头
上的担子

  这篇文章我一直好想看到中文版的最终回,等了快十年都没人动,结果还是
自己动手最快,无论创作跟翻译也是,啧啧啧

  回望我最初踏足情色文学这恐怖界别,已经是不知国中几年级的事了,那个
年代还是在用奇摩空间还有新浪家族甚么的,很多文章其实也没很奇葩,但是一
堆措词运镜强无敌的大大都在化腐朽为神奇;直到今天,在这个啥小都要快跟快
以及快的时代,老手退下前线,萌新独步天下,让我这个不算老却有点老的尴尬
人物感到一种难言的排外感

  所谓『里外不是人』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看着各个论坛更新or被顶起的文章,我总觉得我从来不属于任何时代,只
是一个渺小无力的『旅者』,连能够留名的『过客』都没资格去当

  不止一次,我都在想要是UZI这ID消失了,是不是有很多人会因此兴奋
地现身拼命,可是仔细想想我既然连过客都不算,这又怎么可能?

  更遗憾的是,我不知乘的还是有很多很多故事想去写

  就算多少有炒冷饭成份,我还是想写,也想知道我能写到哪里,更不想自己
构思撰写的故事因为一些小事就停下来

  所以,我真的很遗憾地说,之前那句挖坑我还是要有所保留

  吃书就吃书,反正以熊猫的尿性最多也就忍两三个月,就算连物恋的老读者
都说我在挖坑,我还是不想对不起自己的手指,也不能欠了人家的征文不写

  比起已毒不爽回的二货,比起那几个脑髓早漏,我有更应该重视的东西

  不过嘛,该报的仇,该回的婊,该还的恩,该讨的怨,我还是会用我的方式
制裁回去的……反正我无名无望甚么都不是,没东西该担心的(挖鼻




  在此感谢大家花时间卷下来看废话

  UZI是也,以上!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武悼天王冉闵 于 2018-4-21 19:5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