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大臣 发表于 2018-04-08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逛大臣
2018/4/8发表于:首发SS同盟、SexInSex、SIS001
字数:6596

  第三十二章:白浊的暗月

  来了,你们想要的情节

  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因情欲而疯狂的男女都无力继续交合,天使般绝色的
金发少女趴在再普通不过的中年农民身上,睫毛不时颤抖着进入了梦乡,梦中的
少女红着脸,不时发出可爱的娇哼,柔软娇躯却如八爪鱼般将男人的健硕身躯缠
得越来越紧……

  又不知到了什么时候,如红线般令两具肉体紧紧交缠的粘液陷阱被异常激荡
的真气冲得粉碎,罡风好似凝成赤裸美少女的甲胄,这位少女逃也似从男人身体
上离开后就不自禁夹紧双腿,在她修长玉腿之间传出了令她咬牙切齿的痛楚……
还有令她难以启齿的,比痛楚更强烈的空虚感,只这么想着,被男人射入体内的
异物似乎就沸腾起来,那疯狂性爱的快乐再度蔓延娇躯,叫龙香身子一酥,脸红
得要滴出血来。

  「你……哼!」狠狠地瞪了格拉一眼,少女不理会男人的尴尬,径直走向隐
藏着宝藏的出口,区区一个臭男人居然敢对本小姐……就当被狗咬了吧,但不管
怎么说也要把宝藏拿到手才行。

  可怀着这种目的的龙香走到道路尽头时却顿时目瞪口呆,原来在面前屹立着
的,赫然是一座看上去坚硬无比,并有一道道魔纹攀附的金属大门!

  不行,完全没有办法破开……使出一招招剑技却无法撼动大门的龙香如此想
着,这一刻,进入山洞以来被肉棒蹂躏小嘴,甚至完全情迷意乱任由男人在自己
身体里驰骋征服的屈辱重新笼罩了身心,金发少女咬紧红唇,强忍着才没有跪倒
在地……

  —————————————————————————————————
———————————   「居然被这个男人给……呜……」格拉的小屋中
,换上备用衣物的龙香露出了极为屈辱的表情,在山洞中被那个人占尽便宜并且
侵犯了,可即便如此自己依旧无法进入最后的门户……而且在那之后,自己完全
赤裸的身体也被那个该死的男人一遍遍看光了……越想,金发少女就越气,蓝宝
石般的美丽大眼睛也蓄起水雾,身为纯洁少女的自己居然光着身子在荒山野岭和
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男人同行,并且一次次不可避免地被碰到了身体……

  尤其是下山路的那次,那个笨蛋居然直接跌倒了,那根东西还……还……想
起自己跪伏于地被男人压倒,那根凶器更插入自己大腿间吓得自己连忙用双腿将
其夹紧,生怕被又一次粗暴插入,整个身体都因此紧张僵硬到动弹不得的尴尬场
面,龙香的双眼就变成了蚊香眼,她不禁想起那将自己压倒的恐怖温度……那浓
郁得令人发晕的雄性气味……那个没用的早泄男,拔出来后居然射在了自己的屁
股上!

  这么想着少女就不自在地扭了扭屁股,仿佛灼热的浆液又一次浇淋了上来。

  「而且虽然是偷偷回来的,其实还是被人看到了吧……呜……」自己毫无遮
掩的雪白玉体被素不相识的村民看了个精光,只是这么想着,少女的甘霖又将新
换的内裤打湿了。

  ……

  「拜托了,幽月……」面对亦是闺蜜亦是恋人的少女,龙香极为惭愧地低头
说道,一方面是背叛了恋人的愧疚,一方面则是需要朋友帮自己的无能擦屁股的
耻辱。

  「交给我吧。」完美无瑕的黑色少女依旧和往常一样平静地点了点头,龙香
卡在了获取山宝的最后一关、在此之前她受到了屈辱因此极为羞耻不甘,这些龙
香说与不曾说的她都清楚地知晓了。

  既然龙香不愿说,她不会勉强对方说出来,尽管洗过澡的龙香身上依旧释放
出了几分不属于少女本身,代表着这名绝美少女曾被占有的气味……尽管晚餐时
金发少女闹别扭地完全不去看身为家主的那个男人,却不时用小手绞着衣角,美
眸也不知什么原因湿润且泛起水光……尽管再次洗澡时平日里最爱与恋人亲近的
金发少女却支支吾吾地遮掩着自己的私处……幽月并不会为此感到哀伤与气愤,
龙香的愿望依旧会如往常那样,在【限度】内不折不扣地满足。

  而将这愿望实现最有希望的方法便是……漆黑绝美的少女就这么再度踏入阴
暗潮湿的小屋中,神色平静地注视着男人那欣喜若狂的面孔。

  难得的是这回亚力克没有直接提出交易,只是让幽月等自己几天——当然这
几天里交易双方理应好好亲近,这样才方便商谈合作事宜。在这几日龙香的精神
不太好,并有意识地躲着格拉,有时却一个人呆呆地出神,脸却不觉红了起来。

  发呆最严重的一次是洗完澡后裹着浴巾直接走进了格拉的房间,直到惊呆的
男人对美人出浴图欣赏了好几分钟后金发傲气美少女才如梦初醒地夺门而出,当
夜幽月听到了格拉的暴喝,怀中少女的娇躯则明显猛烈颤抖了一下,至于娇躯温
度上升和床单打湿的事情还是不点明为好。

  理所当然地,亚力克则趁这几天主客相互了解的机会将幽月尤甚神灵的绝妙
身体摸了个遍,无论是那平坦却依旧柔软的胸部还是娇小弹滑的玉臀甚至纤细双
腿间的缝隙都被这个男人摸熟了形状,在这时候亚力克终于调查完毕,自信满满
地开始最后一环交易了。

  「幽月小姐,想必还是处女吧?」

  「不曾与男性性交过。」

  「那么我想和幽月小姐打个赌。」格拉露出了笑容,在这笑容面前幽月所穿
的漆黑长裙似乎不复存在。

  于是人们眼中高冷绝美的黑发少女乖乖地坐上了男人的大腿,任由此人一脸
猥琐地将脑袋埋在自己的漆黑秀发中猛嗅,任由此人一会儿肆意揉弄自己的胸部
,一会儿又爱抚起美腿翘臀,也任由此人褪下自己的蕾丝内裤,将火热铁棍般的
阳具插在自己腿心与白虎小穴无缝紧贴。

  「幽月小姐的身体可真是轻盈,抱在怀里好像没一点重量似地。」闻了少女
的迷人发香好一阵亚力克咬起了少女的晶莹耳垂,冰凉与柔软真令人沉醉:「这
么又香又软又光滑又有弹性的身体我就算玩一辈子也不会腻。」

  说着这话,亚力克的肉棒也在幽月股间一下下摩擦起来,每当龟头重重地擦
过粉色缝隙都会得到最美妙的甘露浇淋滋润,这使得亚力克的神情惬意而骄傲:
「幽月小姐感觉如何呢?你的身体可是开始求我了。」

  他仰长脖子,见到了幽月那依旧平静的脸与古井无波的紫眸,也再一次感受
到那如冰山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可与这气质相反的是这位绝美三无黑发少
女的身体毫无防备地任自己享用亵玩着,即便是少女最珍贵的部位也不例外。

  这么想着,男人的心便更加火热。

  「从今以后,你将是我的女人!」搂着少女柔软轻盈的身子,亚力克坚定地
宣誓,并一次次用自己完全勃起的阳具贯穿幽月股间的绝对空域,沾满先走汁与
少女玉露的紫红龟头几次在漆黑长裙上顶出明显凸起,愈显少女的「座椅」何等
淫靡并加强了清冷冒险者少女任人摆布的视觉冲击性。有几次亚力克几乎要将龟
头真的挤进玉门之内,那能令大多数纯洁少女为之恐怖的灼热却没能令三无少女
眨一眨眼睛。

  舍不得以这种姿势将幽月开苞的亚力克轻吻了少女比白玉更奢华的雪白脖颈
,却极尽男子气概用公主抱的姿势将她轻轻放在床上,黑发少女脸上的冰冷表情
不变,纯黑华丽连衣裙被男人肆意玩得凌乱的她却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黑睡莲。

  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的亚力克看得两眼发直,胯下之物早已一柱擎天。这还是
他第一次见到幽月躺在床上的模样,明明是最简单的躺姿却显得无比撩人,具备
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他舍不得破坏这等美景便轻轻分开了幽月的双腿,将自己
几要爆炸的生殖器顶上那晶莹湿润,美不胜收的桃源圣地,这圣地就和少女的气
质一样略显冰凉,却更将人的欲望激起,要以自己的火热彻底将其开垦、填满!

  男人痴痴地望着少女美到无法以语言形容的娇颜,还有那似乎囊括了整个夜
空甚至宇宙的幽紫美眸,她的神情依旧是如此清冷圣洁,好似九天神女对凡尘中
打滚的蝼蚁不屑一顾,那张娇脆欲滴的樱唇甚至不屑于对自己吐出半点天籁……

  但,他知道神女已是动情,因为她正被自己压在身下,她身下的另一张嘴更
是主动张开,为自己流出了琼浆玉露,看上去高不可攀的她只是不懂如何将自己
的欲望表达出来,这一点他会好好教她,除此之外他还要教会她该如何侍奉男人
,该如何撒娇求饶,身为女性的她无论多么高冷强大,只要到了床上,都理应在
雄性胯下婉转承欢,被一根肉棒杀得丢盔弃甲,乖乖臣服。

  想到这一切,想到未来继续将这绝色三无少女占有征服,亚力克的心也不由
愈发火热,幸福得几要晕厥的他感受着龟头被最柔软的嫩肉紧紧包裹,一点点侵
入少女最重要的领域,这份无与伦比的快感差点令他直接射精!

  「幽月小姐,你一定会遵守赌约的吧?」忍不住喘起粗气的亚力克一面挺动
腰身,一面将双手撑在幽月耳侧,充满期待地问道。

  「是的。」没有波澜的清冷声音宛如天籁,令亚力克几要爽得爆发!

  赌约的内容是,直到亚力克无力性交为止,一旦幽月被亚力克的肉棒送上高
潮,她就要成为亚力克的情人,在不影响冒险本身的情况下为亚力克处理性欲,
无论输赢亚力克都需要帮忙打开通往宝箱最后的大门。

  「幽月小姐的身体可是异常销魂呢,以我的本领根本射不了几发就吃不消了
,而以幽月小姐的毅力也一定能轻易忍住不高潮吧?」当时亚力克就是这么说着
,然后眼巴巴地希望幽月能够答应。

  这话可不是亚力克刻意贬低自己,而是大实话,幽月实在是个绝色尤物,在
她身上每一次发射的疲惫感都是正常发射的数倍,而这几日来被摸遍身体的幽月
虽然内裤湿透却从未被亚力克玩到高潮过,这冰冷少女的征服难度却令亚力克欲
望愈发强烈,于是他这几天摸遍幽月全身自己却从不射精,就是为了今天将这高
冷美少女彻底征服啊!

  幽月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在亚力克眼中却像是经过万般纠结,却终于想到
这几日与自己交易实在过于快乐欲罢不能才最终答应了自己,因此亚力克也为了
将幽月操到离不开自己肉棒做足准备,数日不射并摸遍幽月娇躯锻炼技巧试探敏
感点不说,更服用了能令自己金枪不倒的壮阳药,此时感到自己浑身充满力量,
鸡巴硬得能碎大石的亚力克已经充满自信,最强状态的阳具正在步步开垦三无少
女那柔软无比又已经完全湿润的处女地,这自然令他深感自豪,若非这名少女已
经沉迷于自己的技巧,处女地开垦又怎会这么容易?

  就在这时亚力克龟头前进的势头却是一顿,它遭受了阻碍,一道令人又惊又
喜的柔软薄膜,亚力克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身下高冷美少女的纯洁象征,只要
自己将其捅破,这名美得冒泡的绝色少女就会彻底成为自己的女人!

  「幽月,我要来了!」男人对少女宣誓般大喝,接着便重重地挺动腰身,用
粗硕的龟头悍然捅破那层圣洁处女膜并毫不停顿地拓开层层处女地,肉棒连根没
入白虎小穴直接顶上花心!

  在那一瞬间,男人灌注了自己完全的欲望与力量!

  「嗯……」没有想象中的蹙眉甚至流泪,即便被破瓜黑发少女就是如往常那
样平静,好像对这身体根本没有感觉一样,但令亚力克欣喜的是一声无比动听的
嘤咛从幽月的小嘴传出,好似带着痛苦与幽怨令人想要抱紧这名少女好好怜惜她
,又似带着满足与渴望,直勾起人心最深处的邪火,将其化身野兽在少女身上肆
意鞭挞!

  这名有着无上美貌的高冷少女已经完全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亚力克欣赏着幽
月的媚态,被自己的想法刺激得一个哆嗦,竟是感觉自己怎么也锁不住精关即将
爆发!亚力克连忙挺动腰身在幽月刚刚破处却湿润无比的紧致小穴中猛地抽插几
下,接着龟头一烫就直接将精液射了出来,带着男人满腔征服欲的白浊浓精就这
么灌入了少女还不曾被任何异物接触的子宫当中,将其狠狠玷污,将其染成白浊
,打上名之为亚力克之雄性的烙印。

  「啊!」男人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暴吼,不知是因早泄而愤怒而是因中出高
冷女神而欣喜,他不顾肉棒并未恢复硬度便牟足全力挺腰抽插起来,没有技巧没
有蛮力的猛插中粗硕肉棒一次次顶上幽月花心,将神色平静的黑发少女顶得娇躯
乱颤,花枝招展,分泌出越来越多蜜汁的名器小穴浸得巨龙般的男性生殖器精力
无穷,每一次抽插都在犹如无数小嘴吸附舔弄的绝佳侍奉中享受到销魂快感,而
幽月晶莹胜雪的肌肤也随着肉棒的粗暴进出渐渐变成粉色,清冷面庞上的红润小
嘴亦在低吟浅唱,一声声美好嘤咛如梦似幻,激起了征服者无尽的激情。

  此时幽月只是睁着紫水晶般的大眼睛平静地注视着这个对自己疯狂索取与占
有的男人,这种冷静的状态与其娇躯颤抖,嫩穴紧紧收缩的对比更是令在其美妙
身躯上驰骋的男人兴奋不已。

  尽管少女的神色依旧是那样平静甚至清冷,好似疾风骤雨般的快感无法对她
的心志产生任何干扰,但她的下体早已洪水泛滥,紧紧吸着火热阳具不肯松口,
不堪一握的纤腰已是自己扭动起来,迎合著征服者的猛烈冲刺,修长纤细的如玉
双腿已是顺从地盘住男人腰部,她的肌肤已被情欲变成粉红,甚至连她始终沉静
如古井无波,犹如紫宝石般的美丽双眸也泛起迷蒙涟漪,从宇宙星空沦为小女人
的秋波,那张吐露清冷嗓音的樱桃小嘴更是叛徒,从中吐出嗯嗯啊啊的声音虽然
极尽压抑冰冷却显得愈发妩媚动人,带有无穷诱惑。

  这便是犹如女神般高冷,完美无瑕黑发之美少女此时的状态,无论她的心志
如何,是不屈于肉欲、对这一切不屑一顾甚至丝毫没有波澜,但她身为少女,应
该说是雌性的身体却无法抗拒本能的力量,无可避免地对雄性征服者,对肆意冲
撞占有一切的肉棒屈服了,无论她有再怎么高洁的思想此时都只是一个被普通村
民压在身下操干征服的臣服者而已。

  这种状态也令男人产生了无尽的兴奋,高冷无暇美少女每发出一声呻吟都会
令他的肉棒更膨胀一分,销魂名器小穴的每一点挤压、吸附都会如锻造般令他的
长枪更为坚挺,在这等加持下他的阳具已经完全蜕变成了所向披靡的神兵利器,
一次次干上少女花心,令她的呻吟愈发高亢,星眸愈发迷醉!

  不知抽插了几百下,产生了平生极乐的亚力克在幽月小穴中再度射精了,自
己的精子咕噜嘟灌满少女小穴令其征服感不断膨胀,也令怀中的美人身体愈发柔
软,迎合愈发热情,亚力克知道这绝色无双的美少女已被自己精液的气味熏得神
魂颠倒,完全投怀送抱了。

  但亚力克却感到有些烦躁,原因是少女虽然被自己干到了如此柔软,任由摆
布的模样,但她却没有高潮!

  亚力克将自己的肉棒从销魂小穴中拔出,接着却将黑发少女翻了个身,令这
位高冷的少女摆出母狗挨操的耻辱姿势后无比兴奋地扶住小巧翘臀再度提枪直入
,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与肉棒在嫩穴中搅动的水声响彻整个小屋,夹杂其中的还有
一声声断断续续却格外悦耳的「嗯……啊……」声,身着漆黑长裙,比公主甚至
女神更高贵的幽月完全雌伏于一名卑鄙小人的胯下,任由他小人得志地挺动长枪
,一次次染指最为神圣的花心,将那不容亵渎的领域糟蹋得一塌糊涂。

  「果然,幽月小姐就是个闷骚的冒险者,一直等着被我这么干吧?」一面兴
奋地说着羞辱的话语,一面拍打着幽月弹性绝佳的挺翘臀部,不时又握住那纤纤
柳腰将三无少女的身体完全把持手中用一通超高速冲撞干得她高亢浪叫,丢盔弃
甲,这种最具征服感的姿势使男人兴奋狂吼,终于再度达到顶点,狠狠地射在了
幽月体内。

  然而,幽月依旧没有达到高潮……想到这名高冷少女的神秘莫测,尽情驰骋
后射出四发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亚力克产生了些许慌乱,这名少女明明已在自己
的蹂躏下眼神迷离,呻吟不止,就像是完全沦陷一般,可她竟然还没高潮,难道
说,自己注定无法将其占有吗?

  「不!」亚力克站起身来,粗暴地将幽月推在墙上,将她的一条美腿高高抬
起奋力操干,上百次冲刺之后曾经的清冷少女面红如血,却未能传来登峰的回馈
,亚力克失望地坐在床上,紧盯着幽月令人迷醉的眸子以对面座位缓缓抽插,那
张樱桃小嘴吐出的呻吟是那样美好动听,却没有一句真正的淫语,没有他所期待
的臣服宣言,尽管这具身体被干得一塌糊涂,可这名少女本身的意志却似乎没有
露出半点敬畏。

  气闷的亚力克直接夺去少女樱唇,用自己的肥厚舌头缠绕可爱的丁香小舌,
幽月的小嘴依旧是如此甜美……就在这时,亚力克却感觉到幽月嫩穴箍住自己肉
棒的力道增加了几分,那一双美腿的缠绕力道同样增加了几分,他微微一愣,接
着恍然大悟。

  「原来你的弱点是嘴!」亚力克大喜过望,好似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唔……滋溜……」被堵住小嘴的幽月无法发出动听呻吟,但激烈舌吻却像
是具有特殊魔力般令这具粉红的完美玉体猛烈颤抖起来,男人亦无比兴奋地挺动
腰身,威武阳具直指娇嫩花心,双手还在绝妙的翘臀与胸部游走揉捏,于如此三
重攻势的进攻之下,幽月终于娇躯剧颤,花心喷淋出绝妙阴精浇淋于龟头之上,
勾出它的子孙再度将自己灌满。随即她便瘫倒在男人怀中,紫色美眸化成彻底的
沉醉。

  「我赢了,你从今以后要做我情人!」亚力克紧紧抱着黑发少女的娇躯,挺
动肉棒,期待着她的答复。

  而幽月的回应是,轻点螓首,一声嘤咛。

  「嗯。」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武悼天王冉闵 于 2018-4-11 22:1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