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hjhc 发表于 2017-10-13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绝望拘禁》

  第11回:那些如雪的泡沫

  我从来不相信,一个男人去强奸一个女人,因为强奸时候的片刻温柔,或者
性交时产生的情愫,那个女人会爱上这个男人或者对这个男人动心,尤其是今天
这个年代……那都是男人们自己意淫出来的。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厌恶,就是厌恶。蔑视,就是蔑视。

  其实,比起男人来,今天的女孩子,要更加的理性和决绝。

  我知道,在这个十七岁的美少女、高中生、小主播璐璐的眼里,今天之前的
我,是个傻子、凯子,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二杆子、土包子,只要甜甜的叫
两声「谢谢石头哥」就可以打发的屌丝。而今天的我,则是个流氓,强奸犯、邪
恶的暴徒,是用暴力拘禁了她来淫辱的色狼恶棍……我能从她躲闪、惶恐甚至有
些驯服的眼神里看到她的真实想法。

  但是事到如今,我还在乎这些么?我已经不在乎璐璐有多痛恨我,我甚至当
成一种趣味在欣赏。我也不会奢求她能原谅我,我也肯定,只要她一脱离我的控
制,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将我告发甚至毁灭。但是不管她怎么想,此时此刻,她不
能毁灭我,却只能顺从我,献上她青春婀娜的肉体,来供我淫乐,甚至要被迫来
主动的取悦我,这是此时此刻她维系安全的唯一出路。我就沉浸在末日狂欢一般
的激动中,彻底的糟蹋和凌辱这个女孩的肉体,享受这片刻的欢愉。

  更重要的是,我能够看得出来,被我淫玩了已经快一个多小时,一方面,是
有一种「都已经被玩成这样了」的绝望感,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性欢愉的本能,
夹杂着性屈辱,在冲击着璐璐脆弱的内心防线。我对她又吓又逼,也给了她一个
理由,一个台阶,来好好的和我亲热,给我淫玩,来摆姿势,来做淫荡的姿态,
甚至说下流的话语,来沉浸在「被人奸玩」的痛苦和刺激中,释放一些本来无法
释放的少女情欲。

  这和「喜欢」无关,甚至,这和女孩子天性是否纯洁是否淫荡也无关,是每
一个人都先天所有的,探索原始欲望的本能。

  我带着恶趣味,欣赏着璐璐那高潮后,别过脸去,流淌着泪花强忍屈辱和憎
恶的表情,却明显看到那眉宇间已经无法掩饰的迷醉和激荡。我只是一手持着花
洒,一手轻轻的拨弄爱抚着璐璐的阴唇,让那三股「按摩模式」的旋转水流冲刷
着璐璐下体的那两条白乎乎的光洁饱满的蚕宝宝。

  而这一次,璐璐毫无反抗的意思,她的两只胳膊,甚至主动的背过手去,握
着……让那一丝力量控制自己因为羞耻而产生的抗拒本能……而这种反背着手的
姿态,让她本来就很饱满高耸的阴部,更加「挺」了起来,好方便我尽情的洗玩
淫弄她的桃源美穴少女贞处。

  这个姿势,已经非常的驯服,也非常的淫媚。配合着璐璐身上那股子清纯无
暇的气质,真让我欲罢不能。

  我真的喜欢璐璐的这种,像幼女萝莉一样的阴户蜜穴的形态。她的阴阜很高
很饱满,感觉有一颗紧实的小肉垫在那里,细粉的肌肤上,坠着像一颗鸡心似的
一小丛乌黑的阴毛,丝毫没有延展出来,却也提醒着观赏者,这是女孩最后的圣
地,是羞于见人的耻处;阴唇周遍一片光洁,大阴唇肥嘟嘟白嫩嫩的,这样的形
态,就像两只蚕宝宝在分头蠕动,又合体为一,又好像一颗大百杏子,被从中间
剖开了一小口子,而里面甜蜜多汁的杏肉都带着果香和汁液绽放了出来。大阴唇
里面,有一小圈褶皱起的嫩嫩的包皮圈起的小阴唇,但是很短小,并不显眼,最
上方,扭结成过一个「人」字形,「人」字的顶端内侧,又自然的拧出一颗泛着
红艳艳光芒的小肉粒,那是璐璐的小阴蒂;只有我用手指轻轻的拨开两片阴唇,
才能看清那蜜穴内壁的颜色,从白皙微微褶皱而显出的啫红,变成了一片多汁娇
嫩的水粉红色……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口子,却是女高中生阴道真正的色泽,那种
甜汁蜜液常年浸润才有会的水粉色,让人甚至觉得,只要轻轻一戳,那内壁就会
破碎或者融化一般。

  璐璐被我淫辱了半天,刚才又失禁了……其实这会儿,阴道口、尿道口、小
阴唇、大阴唇上都是隐隐有一些污痕。虽然,刚才被我在上半身冲刷洗弄了半天,
但是男人的精液、女孩的淫液、汗水、还有尿液,总有些残留的痕迹和气味…
…这会儿,那潺潺的水流,在我的控制下,不停的冲刷、打击、卷吐着璐璐的私
密处,真的好像是在滋润和洗净,所有的杂味痕迹被一股股带着冲击力的水流滚
卷而下,立刻,又有蜜穴里分泌出来的些些羞耻的小汁补上,却去除了异味,回
到一股清甜的芳香,充满了诱惑,充满了生机,却又充满了女孩被奸辱时的淫意,
再加上我的手在不停的摩擦、逗弄、搓玩着她的阴唇……我简直就有一种,艺术
家在呵护调理一件刚刚出土的艺术品的感觉。

  这一小段幽谷,真是个宝贝啊。虽说女孩总会长大,下体私处终究会变得成
熟而妩媚,颜色也会深邃起来,璐璐其实也已经十七岁了,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
上的小萝莉,但是她下体这种纯洁、光滑、肥嫩、阴阜和大阴唇又特别饱满的形
态,真的像一个未成年的女孩才会有的下体。那是一种没有完全成熟,却又好像
成熟了的感觉;似乎那只是少女还在发育的小小私密,却又好像已经准备好了,
微微的开合,可以供男人奸淫玷污,插进那白嫩肥美的小口子里,去得到这个女
孩的全部,去破坏这个女孩的美好,去玷污这个女孩的纯洁,去留下永不磨灭的
污垢……这么小的口子,男人的鸡巴怎么插的进去?虽然听说女孩子的阴道,是
伸缩性最好的人体部位之一……但是依旧让我怀疑,璐璐这样娇小的小穴,是否
禁受得住男人阳具的攻击。

  而璐璐,可能是因为答应了我驯服顺从,也可能是意识到她今天的媚态只能
任凭我赏玩,不敢再抗拒的她,一边微微分开腿,任凭我冲洗玩弄她那朵美穴,
一边也不再强忍,明明知道那是羞辱,也顺着那水花声的掩护,从樱桃小口里,
发出一阵又一阵带着抽噎声的醉人的呜咽。

  我知道,她还在畏惧失贞,这是她和我有趣的心理博弈,所以我并没有过分
的去探索璐璐的阴道内壁……我的手指只是卷着温热的水液,尽量的在璐璐的外
阴唇上周妍淫玩,我抚摸着璐璐的阴唇的纹路,探索着璐璐阴阜上的肉垫感,我
分拨着璐璐那一小丛阴毛,只是偶尔的拨弄摇动那颗可爱的小肉粒……聆听璐璐
被玩弄阴蒂时最娇媚的哭声……这就是像是一个可怜可爱的仿生娃娃一样,而那
阴蒂那颗小小的肉粒,就像是可以摧动她哭泣呻吟的开关。当然,除了我的手指
和她的阴唇的皮肉接触的声音,还有着「擦啦擦啦」声,那是璐璐的阴毛,被我
的手捻着和洗澡水的怕打成一团的可爱声音。

  这种既算是被凌辱又至少和彻底的奸污略有不同的感觉,让璐璐似乎也能够
沉浸在这种被淫威逼迫出来的少女快感中。

  慢慢的,慢慢的……璐璐的娇喘和呻吟越来越响亮。是还带着哭音……但是
却已经掩饰不住有着只有获取快感时才有的音色。

  从「呜呜」变成了「嗯嗯」,渐渐变成过了「啊……」「啊……」一声声的
缠绵催魂的娇声。她的身体也发出一阵又一阵像在寒夜里受冻一样的激灵灵的颤
抖……那花洒喷射出的水液也在她的下体,随着她胴体的颤抖而打出更加耀目的
水花。

  她似乎羞耻自己的表现,两条腿绷得很紧张,两只胳膊却反手压在自己的后
腰,似乎是手握着手,强行挣扎着,给自己勇气,不要来推搡或者抗拒……怕激
怒我。

  「舒服么?」我忍不住问她。

  「呜呜……啊啊……一点也不……不舒服……很难过……石头哥……我很难
过……」璐璐吭哧吭哧的,仿佛是梦中的呓语,却又忍不住哭出泪来。但是…
…我甚至感觉到了,璐璐的臀胯在微微的摆动,在迎合我手指的玩弄。

  我却知道璐璐已经放弃,这样的玩小穴,对她来说,已经是今夜必然要忍耐
的尺度,我也听出来她也需要某种程度的宣泄……毕竟,这样的淫玩,别说璐璐
这样的小处女,就算是一个普通的结婚少妇,都未必和丈夫能有这样刺激的闺房
淫戏。她也有生理上的本能,何况,我已经命令了她「要淫荡一些,来让我高兴」,
她有了这个心理暗示,更容易放下心防来做出举动。

  「哪里难过?怎么个难过?为什么难过?……说啊……说好点啊……我知道
你们这些高中生都已经会说的……说啊……」我的手指,横在璐璐两片阴唇当中,
像一跟挫条一样开始磨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水花,在璐璐的阴部飞溅
而起。

  「啊……啊……」璐璐哭的眼泪横飞,声音越来越想是嚎啕,但是娇甜悲楚
的呜咽和刚才相比,却明显带上了更多的情欲。

  「说啊……说啊……不说,我就戳进去了……手指戳破处女膜的事也很多哦
……」我的手指越磨越快,一股又一股和温水的温度略有差异的汁液,从璐璐的
蜜穴内壁里分泌出来,浇灌在我的手指上。

  「啊……」璐璐声嘶力竭的一声耻叫,似乎放弃了一切,又似乎只是不得不
取悦我,像突破了什么界限一样的淫语:「璐璐的下面,给石头哥……玩的…
…很难过……」

  「什么下面?!要叫小妹妹,叫小洞洞……」

  「是是……璐璐的小妹妹、小洞洞,里面很难过……呜呜……流出来很多
……啊……呜呜……脏脏的……呜呜……给石头哥摸,给石头哥玩,给石头哥揉,
璐璐很难过……但是没办法,呜呜……这是璐璐应得的。璐璐……啊……对不起
石头哥,所以……啊……呜呜……璐璐要给石头哥……好好的玩一下……欺负一
下……然后石头哥……呜呜……会饶了璐璐的……」

  我听在耳朵里传来璐璐半生不熟的淫语,夹杂着我的手指和璐璐的肉穴发出
摩擦的「噗嗤噗嗤」声,看着璐璐婀娜的身体又发出一阵阵痉挛似的抖动,美妙
的躯干上各种水珠飞舞,晕红的小脸蛋上的表情已经变得迷离失神,一股股更加
奔涌的羞汁,从那粉红色的肉穴里喷洒出来,又立刻被我手中滚滚而下的温水冲
去。

  我真的怀疑自己都有点变态了,这一刻折磨这个女孩子带给我的享受,一点
也不亚于射精的快感……尽管我的下体又是硬顶顶的充满了射精的冲动……我凑
到璐璐的耳边,对着已经有点晕乎乎的璐璐,在她那晶莹剔透,仿佛会透光的耳
垂边耳语:

  「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宝贝,却给你石头哥……糟蹋了?」

  「呜呜……是……」璐璐已经发出颤抖的舌根呜咽的声音了,仿佛已经是昏
迷之后传来的耻语:「不……不是……没有的事。璐璐的身体……没什么的。给
石头哥玩玩是应该的。」

  「别怕啊……我就爱听这个。我知道璐璐是个漂亮的、干净的、纯洁的、宝
贝的,碰都不能碰,看都不能看的小香宝宝……给你石头哥这样的人,看一下,
摸一下,碰一下,都是糟蹋了……可是没办法,懂么?没办法,懂么?哈哈…
…没办法……我就喜欢这样糟蹋你……你越好,我越喜欢啊……」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些已经变态的不堪的话来,我的声
音也有些嘶哑,我觉得自己像是也从中窥到了极限的变态快感。

  而璐璐,几乎是恨恨的看了我一眼,一闭眼,又是两行奔涌的泪水滚滚而下,
似乎瘫痪一样,整个身体都快要软下去了,却也好像认命了,顺着我的口风就继
续着呢喃,也可能是在寻找她快乐和屈辱混杂的极限:

  「是,是是是!!!石头哥糟蹋我,喜欢糟蹋我,就糟蹋我吧!!!呜呜
……好好的糟蹋,啊……糟蹋到一塌糊涂……什么都不剩下,什么都没有了,小
奶奶、小洞洞,所有的地方,长得再好,都是为了给石头哥糟蹋的……全给石头
哥糟蹋了……啊……啊……啊……」

  痉挛、颤抖、哭泣、崩溃……全部又化为酥软。

  ……

  伴随着一声绵软又深邃的从喉头传来的耻音,璐璐软倒在我的怀抱里……我
支撑着她柔软玲珑起伏的身体。

  稀里哗啦……水流依旧潺潺的浇灌过这个漂亮的像天使一样的高中生……也
许是因为水流的关系,其实并没有什么糟蹋的感觉,就算有,好像所有的亵渎、
凌辱、折磨、奸淫和男人的气味,都可以被水流冲刷干净一般。

  ……

  据说女孩子,在一次性爱中,都可以有许多小高潮、大高潮,我也不太懂这
些,我也不明白是否真的有小高潮和大高潮的分别。但是我知道,璐璐肯定又经
历了一次高潮,我的手指能感觉到,除了一阵阵的淫液之外,璐璐的下体的两片
童贞的耻肉,那种火一样的滚烫。当然,此时此刻的我,还并没有又一次射精出
来达到快乐的巅峰……但是我也不着急,老实说,今天晚上已经射精了两次,我
并不急着寻找第三次高峰,我有点累,宁可多享受一份此刻的另类快乐。我扶着
璐璐,给了她,也给了我自己,一点点休息的时间……甚至有点走神。

  强奸,被胁迫,被凌辱,不会产生真正意义上的精神快感,但是,生理上的
那种欢愉感,却是人的本能。我能肯定,璐璐虽然在痛苦和耻辱中煎熬,但是今
天晚上,也不止一次感受到了生理上的欢愉。我有点疑惑的是,除了那种纯粹的
生理的冲击,这样被一个讨厌的男人淫玩,这种所谓的「被糟蹋」的感觉,是否
也能给璐璐带来一点心理上的刺激……甚至愉悦呢?

  我甚至这么呆呆的……想了好一会儿。

  ……

  「啪啪……」只到我自己醒过神来,我才轻轻的拍拍璐璐的背脊。

  璐璐立刻抬起头来,她刚才高潮时的娇喘和饮泣已经平复了那么一些,她的
眼神有点迷离……却依旧充满了恐慌,不知道我这次又要干嘛。

  「说了半天洗澡,合着都是我给你洗了,你是洗白白洗香香了……可是,我
是你佣人么?还是你男朋友?」我半冷不热的喷了几句:「换你了,给我洗…
…」

  「……」

  我把那淋浴龙头挂到淋浴杆上略略折过一些方向,让水流冲刷到淋浴房一侧
的玻璃幕壁上,省的冲刷我们两个的身体;又指了指那一排架子上的沐浴露之类
的瓶瓶罐罐。那架子上又是瓶子罐子一大堆,这次,我是不会露怯了,那些瓶子
罐子上全是英文,我可绝对分辨不出来哪一瓶是洗澡用的,哪一瓶是洗头用的,
哪一瓶是做什么其他用途的,乐得让璐璐自己去替我分辨。

  「给我抹身,洗一下,洗舒服点,抹匀点……你知道怎么做哦……」

  「嗯……」璐璐似乎也放弃了和我讨价还价,点了点头,发出一声娇音。她
主动挣扎着又站直了身体。

  我却不给她好日子过,再说,我也懒得一点点去胁迫挤压她,我有点累,想
稍微享受片刻,所以,干脆一次性吓唬到位,一字一句的,凶巴巴的:「我在问,
你,知道怎么做的哦?」

  璐璐只能怯生生的含恨忍辱的点了点头,甚至用手臂去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嗯……我试试……做的不好,石头哥你再教我好了。」

  我咧嘴一笑,微微眯起了眼睛,仰起头,只用眼角的余光,等着看她怎么来
服侍我。

  璐璐在那淋浴杆旁边的三角形的置物架上,打开了一瓶容积还挺大的圆筒形
的粉红色的塑料罐子,那罐子的顶端是一个挤压式的喷嘴,璐璐一只手虚握个勺
形,一只手上去,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挤压,而是有一个小扳手(靠,果然还有
玄虚……这些女孩子们用的高级的玩意,我是真的看不懂),一板,一股粉红色
的乳液就从瓶口喷嘴这里挤压到璐璐的手掌里,然后又一股;一阵好像茉莉花掺
杂了牛奶一样的香味,立刻散漫在淋浴房里的水气中。

  璐璐似乎偷偷看了我一眼,又咬了咬唇,下定了决心似的,凑过来,从我的
肩膀上将这些乳液涂抹上去,一直抹到我的胸肌上,甚至擦过了我的乳头。然后
……她又去挤压了两股沐浴乳液,又递送过来。

  她这样替我涂抹沐浴露的动作,当然已经充满了奴性驯服带给男人的快乐,
她的手掌和手指也是那么的玲珑可爱绵软温润,但是……我当然不会满意,我冷
冷的一笑,「哼」了一声,才要发作……

  哪知璐璐似乎发现了,居然一时忍不住,也不顾羞耻,满口又急又怕的拉扯
拖延:「别……别……生气。璐璐知道……要……怎么……怎么……『抹』的
……先用手倒一点……等一下……再用胸给你抹开。」

  我这次没忍住,「噗嗤」一笑,虽然不知道是色情小说还是小A 片或者是其
他什么渠道得到的性知识,璐璐还是知道在情色的环境下怎么给男人洗澡的?璐
璐也发觉自己主动说出了很羞耻的话,不仅脸蛋烧的通红,而且也忍不住微微一
低头,可能又羞哭了吧。

  「不要说胸,要说奶子,小奶奶,小奶头……懂么?」我纠正她,这次却有
点凶不起来了。

  「嗯……用……小奶奶……」璐璐都不敢看我,低头点了点头,但是,她也
不敢再拖延,略略迟疑挣扎了几秒,整个人都贴了上来……

  温香暖玉满怀抱。

  一瞬间,我仿佛从一个天堂……来到了另一个天堂。

  就这样,璐璐用她胸前的一对宝贝,用和乳肉的柔软和乳头的挺翘,惦着脚
尖,贴着我的身体,主动开始上下揉搓,从我的肩胛和胸膛上开始划动、搅和、
糅拌那些乳液……

  那沐浴乳液,我当然不认得品牌,但是真是很神奇,小小的几股,有一种茉
莉花和牛奶掺杂在一起的香味,而且稍微沾染到一些我身上的水滴,被璐璐的乳
房轻轻一「揉」,居然立刻就泛起一股股雪白丰富的泡沫来,不仅有那种乳液滑
腻浓稠的感觉,沾染到我的毛孔上,还有一种清凉的滋润感。

  但是……此刻,让我如登仙境的,不是这乳液的芳香,而是璐璐用她可爱的
奶子,所为我提供的「抹开如雪泡沫」的侍奉。

  这可能是……不,应该说……这必然是……璐璐这一生做的最羞耻的一件事。
这和被我胁迫着脱衣服,甚至顶着屈辱和羞耻一动不动的给我玩身体都不同…
…因为,这些动作,是她「主动」的,用她那高贵、贞洁、饱满,象征了女孩子
羞涩、玲珑和青春魅力的奶子,当成一块浴棉一样在主动搓揉一个男人的身体。

  划过来……是璐璐的乳头那颗小豆豆。

  滑过去……是璐璐丰满的乳肉那种柔软的脂肪感。

  划上去……是这个女孩献出了比贞洁更加珍贵的:人格和尊严。

  滑下去……是这个女孩在我面前像个性奴一样在用自己的屈辱换取我的快感。

  「叽咕叽咕……」是璐璐的乳头擦过我身体的声音……

  「啊……」我舒服的发出一阵畅快的叹息……

  「嘤嘤……呜呜……」似乎连璐璐都发出了难以忍耐的微微的呻吟……

  这一刻,我连动不用动,就可以享受这个女孩的身体。这一刻,我好像不是
在用暴力胁迫什么,而是在享受我的妻子、我的女友、我的情人、甚至我的性奴
隶的服务。我知道一些声色犬马的场所也有类似的服务,但是……璐璐的颤抖,
璐璐的呻吟,璐璐的生涩和惶恐,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这个在用奶子给我涂
抹沐浴露的女孩,是一个纯洁的处女,是一个根本没有性经验,却只能在人生的
最恐怖的一夜,献出各种淫荡的行为,来换取一点点安全的保障……这又有着绝
对不是那些色情场所的女人所能提供的禁忌快感。

  也许是那沐浴乳液真的很高级,也许是……十七岁少女的饱满顶翘的乳房,
能滋润这个世界所有的匮乏和枯萎。璐璐那和她娇小身材不是很相称的丰满的小
鼓奶子,就这样用丰厚的脂肪的推送感,蹭动着我粗糙的肌肤和毛孔,那如雪的
泡沫,居然真的会同样在我的肌肤和璐璐的乳峰上鼓涌起来,仿佛是璐璐的乳肉,
会将那茉莉香的粘稠的沐浴乳液推到我的毛孔里,而璐璐的乳头,则会拨弄调和
那些沐浴露,摧动起一层又一层的泡沫。如同童话中的迷离五色七彩世界一样。

  那些泡沫,仿佛已经不仅仅是沐浴乳,而是夹杂了璐璐的奶香……我甚至有
一种奇怪而美妙的错觉:这沐浴乳就像是……璐璐那幼嫩的奶头里分泌出来的乳
汁一样……不仅仅有着满满的芳香,还有着少女和羞涩、耻辱和奉献。那一股又
一股如雪的泡沫,将我的身体也一层又一层裹的严严实实的,从我的胸膛、肩膀、
小腹、大腿、手臂,璐璐甚至将我的身体翻过来,用乳肉和沐浴乳液,滋润我的
背脊……仿佛可以滋润到我的肌肤深处,甚至一直到我的骨髓里、灵魂里……

  「嗯嗯……」璐璐已经无法忍耐,她一边继续用淫荡而卑微的姿态,在为我
抹身,那一对月牙眼里固然有屈辱的泪,却也可以听得很清楚……她的呜咽里,
已经带上了某种无法掩饰的需要……

  我知道,那毕竟是女孩子敏感的奶头,本来,给男人……哪怕是隔着衣服碰
一下,隔着内衣看一眼,都可以让纯洁的没有性经验的女孩子周身酸软,娇羞难
当的部位。如今,却在主动的蹭动男人的裸体,那些动作,全部来自自己的发力。
她……也会被摧动出本能的需求吧?

  「啊……快点……用力点……」我已经如同浸润在天堂里,其实我已经不需
要璐璐「快点,用力点」,我只是太享受这予取予求的快乐,还有那种被少女的
体香包裹的满足,我只是随便在发音而已。

  「嗯……」但是,我好像也给了璐璐一个借口,一个台阶,她居然真的更加
用力的贴合我的身体,更加高频的触碰我的躯干。

  她的乳房,压的更瘪;她的乳头,更加卖力的和我的骨骼在碰撞;那沐浴露
真的是高级吧……如雪的泡沫都已经一片又一片,从我们两个身体的交织处,伴
随着「枝呀枝呀」的肉体磋磨声,飘洒在淋浴房里的空气里了。

  璐璐可能也是需要,她的乳房虽然是被我胁迫着在为我提供服务,但是某种
意义上,她被淫玩到这种程度,也需要在乳房的深处得到更多「挤压感」,所以,
她也不吝和我做着越来越狂热的接触,「枝呀枝呀」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她好
像也陷入了某种快乐……那如雪的泡沫越来越多,掩盖了我和她一样,肌肤上泛
出的滚烫的红。

  这一幕,我觉得即使就停留在此刻,一生都已经得到了满足。因为这一幕,
不仅给我生理上提供了巨大的享受:一个十七岁的美少女,在用她娇嫩的整个乳
房,裹着香滑的沐浴乳,在和我做着摩擦运动,乳房的柔软、乳核的坚硬,乳头
的挺翘,伴着一股股浓香,都已经彻底奉献给了我,供我淫乐;也给我提供了巨
大的精神享受:要知道,这个已经快要跪倒在我面前作着如此淫荡姿态的美少女,
却还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处女……至少她的处女膜还完整,至少她的阴道,还没有
被男人奸淫玷污过……无法想象,这样的女孩子,会主动给男人做这种事情;不
仅如此,从某种角度来说,就在几个小时前,这个女孩,还是一个彻底的纯洁无
暇的小女孩,她的奶子虽然很漂亮性感,但是却从来没有给任何男人看过一眼,
摸过一下,是纯洁的圣物……而如今,一下子就被玷污了,沉沦为侍奉我的淫器。
最美妙的是,这一切,至少乍一看起来,还是她主动的动作。她主动的沉下去、
浮起来,贴过来,收回去……她的腰肢在盘旋,她的鼻翼在忽闪,她的乳房在颤
抖,她的屁股在扭动,她的泪花在飞舞……别说这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我甚
至怀疑,此生此世,她还会不会再有这种举动。

  而且说实在的,同样是身体的交织缠绕、摩擦蹭弄,这一幕好像和性交不同
……除了满满的淫荡感、满足感外,也好像……有一种幸福感和美感。我知道璐
璐是被我胁迫的,我知道她此刻恨不得我死去,但是一对男女在温水、香氛的笼
罩下,作着肢体的摩擦,可能是因为「洗澡」这件事情,相比性交,有着某种
「干净、美好、纯洁、幸福、单纯」的象征意义;也可能是因为温润的洗澡水冲
刷着我们的身体,如雪的泡沫滋润着我们的身体,所有的肮脏、性交的扭曲、胁
迫的痛苦、屈辱的挣扎,都会被温水和香芬立刻掩盖掉。

  我甚至有一种如诗如画的沉醉感……我甚至在胡思乱想:如果把这一幕拍摄
下来,应该也会有某种艺术品一样的美感吧?

  但是,即使真的有美感,即使这一刻如此享受……我却依旧……忍不住想要
破坏这一刻的脆弱平衡和唯美了,因为……滚烫的摩擦,美好的躯体,卑微的侍
奉,尤其是十七岁少女柔软的乳房的触感……让我已经想要更多了。

  因为我的其他感官,固然可以沉醉在此时此刻的享受中,但是我的鸡巴,却
已经酸到……几乎要尿出尿液了。

  今天晚上,我其实已经很疯狂很满足的射精了两次。我并不是什么一夜七次
郎,当然,总体上,我的年纪和体格也属于当打之年,但是我毕竟不是那种性经
验非常丰富的人,而且,我是带着仇恨和警惕心来到这个陌生的小区的……说实
在的,到了这会儿,我的肉棒,我的睾丸,我的阳具,本来已经有点因为满足之
后的疲软。这对璐璐来说,当然是一个好消息,也许,这种满足才是她保住童贞
的真正希望。

  但是,这半天的鸳鸯浴太美好,这如雪的泡沫通过一个女孩的乳房包裹到我
全身的视觉感太美好。「美好」这种东西,对于女人来说,也许可以沉醉其中永
不醒来,但是对于男人来说,却总难以抑制用最肮脏的东西去冲破美好。因为冲
破美好,玷污美好,糟蹋美好,摧毁美好,对男人来说……才是最终的「美好」。

  「下面……要了……」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开始忍不住动作大起来,一开
始只是小范围的屁股的顶送,慢慢的,我用我的鸡巴,已经在撞击着璐璐的身体,
让我的龟头和她肢体的接触,来获得短暂的满足……因为璐璐一直在上上下下的
为我提供服务,所以我的肉棒一顶一顶,有的时候,顶到她柔软单薄的小腹,有
的时候,顶到她的饱满俏皮的胸乳,有的时候……又开始划拉着,顶到她的口鼻
了……甚至好像划过了她的嘴唇。

  此时此刻,我也在天人交战,我的脑子里全是「嗡嗡」的,我在想:我的下
一个动作应该是什么?我是不是应该把璐璐一下推到,马上用鸡巴戳到那最终的
目的地去……用我的撞击,去给我的肉棒最后的慰藉,也给这个女孩最后的纯洁
地,划上一个永恒的休止符。毕竟……那虽然没有此刻的画面感美妙,却终究是
男人的最终的泄欲目标。

  而就在我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几乎要厌烦了这单纯的肉体接触,而要转入
更加紧密和彻底的奸污动作时,璐璐似乎意识到我想要更多了……她开始恐慌起
来。也许是今天晚上的经历给了她一些教训和经验,她居然猛地……跪了下去!

  璐璐……就这样,像一个卑微的小宠物、小女仆、小性奴一样……温驯的跪
在我的胯下。

  我有点愣神,我还没来及反应过来,璐璐居然已经义无反顾的,用娇嫩的手
掌,圈成一圈,握上了我已经硬的发涨,凶恶的挺立在哪里的阳具。

  「石头哥……你……别乱动了……你下面要……只管享受就好了……璐璐,
用奶子,用小奶奶,用奶头……给你……洗一下下面吧。」

  然后,她居然捧着我的鸡巴,开始笨拙的,扶着我的龟头,用我的龟头去撞
击她的乳头……

  马眼当中的那条最敏感的缝隙,立刻和一团温软的乳肉发生了凹陷塌崩的接
触,可爱娇嫩的乳头,和我的马眼做着屈辱的缠绵动作。

  我「啊……」的一声陷入了无边的满足……所有扑倒璐璐,马上开始强奸,
先奸破她的小穴的念头又沉沦了。

  那如雪的泡沫,奇妙的茉莉花香,夹杂着这个女孩的乳肉、乳头、乳核,交
缠着,包裹上了……我的龟头。

  这种享受……我怎么能拒绝?!

               (待续)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城市骚年 于 2017-10-13 18:4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