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3550373 发表于 2017-10-08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第一夜:伦常怨
               蔡家的秘密


作者:UZI
属性:MC,NTR,淡色
必发:物恋,四合院
次发:SIS会所,一人堂,伊莉(DCD代发)

====   ====    =====    ====   ====


  UZI是也

  抱歉了,使者老大

  似乎我还是没能陪你隐性埋名搞引退,请原谅我这劣拙的子弟吧(跪



  嘛总之先来填下过往残留的巨量(?)欠债

  玄素,可能你已经忘了,可是跟你说出口的宣言我说到办到

  两篇?两篇而已!

  (请无视四月写到现在的事实orz)



  老样子转盗请留全尸&别乱改排版,谢谢


====   ====    =====    ====   ====


  蔡文宇是个普通的男孩,住在普通的家庭里。

  老爸已故,能够照顾他跟老姐的就是身为主妇的老妈楚雪馨。

  不过,老妈在小卖店兼职时都会被不识趣的被大叔搭讪跟骚扰,蔡文宇都要
在放学的路途赶去老妈的店子接送,然后担当人肉路障;不过通常这个苦差都可
以让他免费获得一个可乐饼,所以蔡文宇其实没怎么抱怨过。

  至于他的老姐蔡若瑶则是跟老爸一样忙得不可开交,总是要在晚饭煮好后才
能从设计公司回到家里。

  负责打扫跟做饭的男佣离开后,他们就在饭后闲聊或是看看电视,享受一家
三口难得的家庭时光,入夜后便各自回房休息,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除了一些小小因素之外,蔡文宇的家跟其它寻常家庭没甚么两样。

  可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跟其它家庭同样,蔡家三母子也各自怀抱着小小的秘密。


    *******    *****    *******


  文宇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则是在晚上才会展露出它的真面目。

  「哈啊…………哈啊……!」

  按捺着急促起来的呼吸,他用炽热的眼神打量着身下的美女。

  俏丽的短发,玲珑有致的身材,以及那对随着微弱呼吸而缓缓起伏,充满了
弹力的胸脯也让他没法挪开视线。

  他的姐姐若瑶现在正沉沉的睡着。

  哪怕这个场景已经不是首度面对,他仍然感到兴奋。

  「姐……」

  他轻声叫唤着若瑶,却是没有得到反应。

  而她不可能响应自己的声音这件事,也是老早就知道的事。

  找到合适时机的晚上,他都会在午夜过后偷偷潜入姐姐的房间,本来应该上
锁的房门也毫不偶然地没有锁好。

  「……呼……」

  没有细想,他吐出了尖锐的轻音。

  彷佛禽鸟娇鸣又彷佛野兽低吼的异样口哨声回荡了一下。

  「……若瑶,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就坐起来吧……」

  「…………」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若瑶默默地坐起了身子。

  眼睛仍然是半睡半醒似的茫然跟虚胧,她只是凝望着前方,没有察觉到站在
旁边的弟弟般,呆然。

  对于姐姐陷入的状态,他自然相当清楚。

  ——因为这都是他弄出来的。

  「……若瑶,你现在会感到很放松,很舒服……」

  「…………」

  若瑶的呼吸在他的声音下逐渐变得更加平缓,更加微弱,本来微微用力的肩
膀也随着呼吸声软垂下来。

  看着姐姐的状态,文宇的表情一紧。

  他没想到在旧书店巧合找到的催眠术教学书真的奏效,让他真的能够把自己
心仪已久的姐姐催眠掉。

  早在好几个月前,他每星期都找机会夜探闺房,对她施展催眠。

  直至上个月,他终于能够大胆进出若瑶不设防的房间,进行更加悠长的导入
加深她的催眠状态。

  看着沉沉地昏睡着的若瑶,他用力咽下口水。

  自小他就对这个没血缘的姐姐怀有亲情以上的浓密爱意,可是碍于彼此的关
系一直没法将藏于心底的思念倾吐;这份压抑过久的感情,早就伴随青春期独有
的涌溢性欲而失去控制,让他对蔡若瑶伸出了魔手。

  他的手碰到了她的睡衣。

  「——」

  「……不,不要紧张……放松,放松……!」

  看到蔡若瑶皱起了眉头,他急忙重新进行诱导,让她的精神再度松弛下来。

  花了好些功夫,他才让若瑶的眉头放松,这才松了口气。

  幸好已经不是第一次遇上这些意外,文宇总算是有惊无险地稳住了姐姐的催
眠状态。

  深呼吸了几下,他才再度开口。

  「……若瑶,你现在会作一个美梦……跟你最喜欢的人共渡晚上……最甜蜜
最刻骨铭心的美梦……」

  「………………」

  他控制着音量在若瑶的耳边呢喃。

  利用书上的法门控制嗓子,他努力地让指令溶入她的脑海里。

  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子对姐姐作着近似凌辱的行为,他仍然感到一阵难
以按捺的紧张,以及与之近似的刺激和兴奋。

  随着耳语,她的衣裳被慢慢褪下。

  玉颈,香肩,诱人的锁骨,没多余脂肪的玉臂。

  被胸罩包着的盈软胸脯,带着健康线条的苗条小腹。

  在微弱的月光下,衣服一点点地离开主人的身体,若瑶的赤裸娇躯也在昏暗
的房间中暴露出来。

  「…………姐……!」

  「…………」

  想到这个窃玉偷香的秘密只会永远藏在心底,他胸口的欲火更是猛涨。

  按捺不住颤抖,文宇的五指碰到了那浑圆的胸脯。

  彷佛抚摸比甚么都要易碎的珍宝一样,他的指尖落在那粉红的小小乳晕上面
打转,指甲轻轻拨弄那可爱的蓓蕾。

  然后,他的手掌慢慢往前按,从正面感受若瑶那对比同龄都要大,而且相当
挺拔的玉峰。

  彷佛要挤开手掌的娇美弹力令他不禁鼻息加重。

  哪怕已经是不知道第几十次这样子抚摸姐姐的胸脯,他的反应仍然跟那个晚
上没有甚么分别。

  「姐……姐的胸脯……真美……」

  眼前陷入了深层休眠的女性,是他人生里最初跟最后的初恋。

  手掌往下挪,他用双手细腻地又捧又扶,真切地感受着若瑶那对堪称巨乳也
不为过的肉块所带来的甘美重量,指尖则是好像夹子一样开始轻轻磨弄尖端。

  「…………唔嗯……」

  他最喜欢她在品尝巧克力时那可爱的闷哼了。

  他更喜欢她在乳头被按摩时那可爱的呻吟声。

  把头脸小心翼翼地凑到蔡若瑶的玉颈,他贪婪地张嘴含着粉嫩美肉,嗅着来
自佳人身上的淡淡体香。

  昏暗的房间里,他品尝着姐姐的肉体。

  当然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说穿了,他现在所作的事情终究只是迷
奸的一种,哪怕点到即止也不存在任何正当性。

  可是他没法压抑。

  看到喜欢的球队时的笑容,被上司斥责时的不甘神情,跟朋友吵架后的忧郁
模样,以及发呆时的蠢笨表情。

  若瑶的每个表情都深深烙在他的心底。

  「姐、姐、姐…………」

  低呼着只有自己会用的称呼,他吻着蔡若瑶。

  没有反应的她默许着他的唇舌在脸颊以及颈项留下吻痕,用略显粗暴的方式
将津唾擦拭在她的肌肤上面。

  他知道,她不会知道,他这样子对待她。

  他知道,她要是知道,她永远不会原谅他。

  可是他没法压抑。

  ——当他看到蔡若瑶跟英俊的男同事一起逛街时,脑袋僵住了。

  ——当他从朋友耳中听到姐姐跟某型男同事很亲密时,只感到心脏停竭。

  「姐…………喜欢……我喜欢你……」

  忍不住吐出心底至纯粹的言语,文宇让她的身体再次躺回床上。

  然后,他轻轻的再度吻向那可爱的额头。

  夜还长。


    *******    *****    *******


  蔡若瑶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则是在晚上才会展露出它的真面目。

  那是让她辗转反侧,小鹿乱撞的甘美秘密。

  那是使脑袋也为之荡漾失控,令她难以抑制的怦然气分。

  「…………我喜欢你……嘿嘿…………」

  耳里传来了声音。

  鼻孔里渗入了最喜欢的他的汗味,以及让胸口悸动的味道。

  (又……又来了…………)

  ——半年多前开始,自己每隔数天就会被某个人物抚弄,作着色色的事。

  她不知道为甚么自己会记得这些,也不知道自己为甚么会维持清醒,但是她
却理解到,这个在夜深进潜入房间,对半昏半醒的自己上下其手的人,依稀传来
一点奇妙的感觉。

  那份体臭,那份触感,那份令昏沉脑袋荡漾的热气。

  哪怕身体动不了,连眼睛都没法睁开,那些感觉也是如此的熟悉。

  (啊……呜,嗯……)

  若瑶的身体被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躺卧着。

  然后,那对带着热气似的手掌,开始肆无忌惮地抚摸她的全身。

  异于自己的体温让她的身体几乎忍不住颤抖起来。

  更正确来说,她是真的没办法动弹,只能任他鱼肉。

  (好,痒……)

  没比同龄人大,她的胸脯却常常被闺蜜称赞那隆呈半圆的形状很美。

  而这对被笑说是美乳的娇嫩胸脯,现在则是被十根手指用略带粗暴的力度上
下揉搓着,随着那阵握力摇荡。

  被手掌托起,被掌心磨弄,被手指抓捏,被指尖戳弄。

  胸脯被那双手用各种手式爱抚,她感受到阵阵热流涌到脑海里似的,让思考
开始混浊起来。

  当他的舌尖碰到她的乳尖时,甘美的快感彷佛电流般冒起。

  (……不要,用舐的啊…………)

  强烈快感在若瑶心底亮起火花。

  既舐亦吻的刺激,令她差点就让嘴巴张开。

  身体依旧僵硬得不属于自己般,她只能默默地躺在床上,任由那个陌生的他
用双手跟嘴巴爱抚自己的身体。

  当他的吻落在锁骨上面时,她只感到春心荡漾。

  当他的指掌用力抓捏胸脯时,她不禁冒起激灵。

  连自己也不知道身体为甚么没法响应她的反应,却是对那放肆的爱抚充份地
表现出愉悦的感觉。

  (……咿啊……啊,不……啊啊!)

  当那带着粗糙指茧的触感移往下方时时,她差点就忍不住呻吟起来。

  幸运的,也很不幸的,她别说张开嘴巴发出声音,连睁起那重得不行的眼皮
的能耐也没有,只能任由那对手用猥亵的方式在小腹间滑动。

  腰枝,脐穴,下腹,没一个地方不被唇舌跟指尖爱抚。

  那阵阵唾液带来的湿润,以及指掌磨蹭时带来的微热,令若瑶的脑袋无法挣
脱不知第几次涌来的混浊。

  (啊,咿啊,唔……啊啊,啊啊……!)

  从锁骨到胸脯,由肩颈到下腹,一浪接一浪的快感重迭下来,让她的身体不
自觉地颤抖着,渴求着那双手给予解脱。

  而那双手亦切实地响应了她心底的期望。

  粗糙的指尖滑进了她的胯间,挤至阴唇间的肉缝,带着急进感觉的挑逗动作
毫不掩饰其欲求。

  ——奇异的是,她并不排斥这份感觉。

  (那……啊,嗯嗯!那,那里…………)

  那双手彷佛比她还要熟悉自己的身体。

  指尖的轻揉,指腹的磨弄,指节的抽送,甚至是覆按在阴唇上面缓缓按摩的
掌心,那双手每个动作都精准地挑逗着若瑶的神经。

  从下腹决堤涌起的甘美热浪直直冲上脑袋

  手脚好像烧红的烙铁一样火热,身体无法挪动半分的她浑身冒起香汗,意识
被迫完全集中在饱受蹂躏的阴道上面。

  另一只手静悄悄的放到她肚脐下的某个位置,轻轻的上下挤弄着。

  沉钝的,混浊的,甘美的,鲜烈的,种种令她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的绝妙感
觉顺着那指那掌的节拍,带着难耐的节奏冲击她的思维。

  (啊————噫,咿,啊啊——)

  没法睁开的眼睛里充斥着欢悦的泪水,在少女抖动间从眼角溢落。

  沸腾的意识没法思考,失去自由的身体忽视她的意志般愉悦地痉挛,她就这
样被那对手给推上了性感的绝顶。

  (啊,啊啊——)

  高潮未完,那按在下腹的掌心已是带着力气挤落。

  孕育骨肉的花房彷佛被直接按摩般作出春情泛滥的颤动,她的背脊只感到好
想顺从惊人快感抽搐。

  猛烈得让思考都为之停顿般的甘美,令若瑶没法再思考下去,只能任由唇舌
被陌生的嘴巴吸吮着,舐弄着,把自己的身体继续推上快感的顶峰。

  在混沌的快感中,她甚至感到了一根耸立着的火热似乎要从她的大腿根慢慢
朝着那个已经湿漉难耐的地方逼近。

  那是男人腿间的那个东西。

  ——因为那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晚上的经历了。

  (不……不要……)

  她的意识发出了喜悦的悲鸣。

  本来应该把外来物阻隔在外的紧窄膣壁却展现了惊人的弹力,柔嫩的肉折一
片片的被粗壮火热的那东西挤开。

  每分每寸的挺进都带来难以按捺的甘美存在感,让她的意识再度泛白。

  噗。

  (咿,呜唔————!?)

  似是撞击的感觉,把若瑶着实地推上了快感的高峰。

  肌肤冒起阵阵薄桃般的嫣红,身体在接二连三的兴奋中溢出香汗,她只感到
自己的全身正在欢愉地承受着肉棒的侵犯。

  第一次的痛楚早已被肉体的悦乐取代。

  (不……不要…………啊,啊啊……慢点……!)

  掌心继续从子宫上面按压。

  肉棒只是刚刚开始抽送,她的身体已经不争气地被推上第二波高潮。

  而这已经是她不知道第几个遇上,让身体跟思考都不得不浸淫在快感以及性
爱之中的甘美恶梦。

  带着密密麻麻的刺戳感,若瑶感到嘴巴再度被陌生的舌头入侵。

  夜还长。


    *******    *****    *******


  楚雪馨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则是在晚上才会展露出它的真面目。

  「…………喜欢……我喜欢你…………」

  「呜,嗯……!」

  她闭着眼睛任由文宇的手掌揉弄胸脯。

  ——她知道儿子喜欢她的女儿,也知道他正把自己当成心仪的姐姐。

  雪馨没提及过自己跟丈夫过往的事情;毕竟,一对义兄妹为了共谐连理而跟
断绝家族关系,离乡背井独力求生甚么的,并不是甚么能光明正大公开的事。

  儿子望向女儿的神情,让她有种没法说出口的熟悉。

  ——文宇不知道他对姐姐的崎恋早就被看穿。

  ——文宇亦不知道他摸着的是母亲的身体。

  ——文宇甚至不知道抚摸的人没有睡去。

  只是,跟她们的处境以及时代不同,所以雪馨计无可施,只好用上催眠术这
种未有实则解决事态的办法,亦只能希望文宇仅是一时的血气涌脑,早日理解姐
弟间种种的不可能。

  「姐…………啊啊……姐……」

  「啊,嗯嗯……!」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甚么会使用这种拖延性的手段。

  可能是儿女对望的神情令她忆起了自己以及已故丈夫的昔日身姿,但是已经
作出选择的现在,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当他的手指夹弄着乳头时,雪馨不禁吐出了香吟。

  久未感受情爱私事的胴体早已习惯那不到三天就来袭一次,充满情热的熟练
爱抚,让她很快就进入状态,兴奋起来。

  「姐,姐……!」

  「噫啊,嗯……啊啊……!」

  文宇的牙齿轻轻磨弄她敏感的耳垂,指腹放肆地打转拧揉她敏感的乳头,从
后抱来的姿势让她只能将整个人的重心倾向他的怀抱。

  另一只手在她梦呓时慢慢下滑,擦过她增添了些许嫩脂的健康腹部,向那幽
密的阴毛细丛探入。

  「噫,呜呜,啊啊…………慢,慢点……」

  明知道文宇不可能听到自己的声音,雪馨仍然低吟着。

  那是比丈夫更能刺激身体的巧手。

  阴唇被拨开,扣成勾状的指尖往阴道的里侧一按,她的身体便不自然地打了
个激灵,令她在剎那间忘记了呼吸。

  时而戳弄时而扣弄,毫无怜香惜玉之意的双指爱抚一下下地刺激着雪馨早已
抵达虎狼之年的胴体;阵阵快感好像急奔而过的电流一样蹂躏着她的思考,让她
不禁弓起的身体只能发出欢喜的悲音。

  乳头,耳孔,阴核,以及藏在阴道内侧的敏感带被同时搓揉按压,将她身体
里的欲火全面引燃,让身体颤抖着迎接高潮。

  「啊,啊啊,噫,噫呜嗯嗯~~!!」

  雪馨不禁高声尖叫着,将脑袋后仰。

  高潮带来的鲜烈甘美将她的理性冲刷瓦解,一颤一颤的手足无力地软摊在床
单上面,她只能任由文宇的手指继续爱抚。

  从阴部中被搔挖挤逗出来的淫水,早就让床单湿个大片。

  她的身心逐渐陷落在亢奋的欢愉中,本能又一次将身后的男孩视为足以交配
的壮健雄性。

  因此,被他搬动身体将屁股朝后高举时,混混噩噩的雪馨过了一会儿才意识
到自己到底被摆出了甚么姿势。

  肘膝触地,下肢挪起,重心往低榻落,被十根手指狠狠抓捏着的臀肉更是伴
随身体微微晃动着,她现在的姿势活脱脱就好像那些欲求不满的深闺怨妇般,主
动朝后方的男人献身一样!

  (天啊…………我怎么……)

  没能在混淆不清的脑海中觅得解答,她已经感到阴道被粗大的阳物顶进。

  久违的饱满感以及令脑袋也为之沸腾的甘美,令雪馨的思考再度被那粗粗的
肉杆给捣个稀烂。

  只能将舌尖长长伸出表达感受,她的身体已经在剧颤中迎合起来。

  阳物的进出带起阵阵滋滋的水音。

  因为兴奋而充血膨胀的阴核被他带茧的手指磨蹭着,因为兴奋而变得更加紧
致跟活跃的阴道蠕动着刺激阳物,雪馨情不自禁地开始以全身感受,享受着这份
无法诉诸他人的快感。

  「啊啊!嗯…………好,好爽啊……噫啊!」

  粗长的肉杆子一顶便是搔至最深处,那几能以爽快形容的美妙宣泄感让雪馨
难以按捺住娇吟的冲动。

  纵是早已生儿育女,带着弹性的阴道仍然被那不断进出的阳物大大撑开,用
至为蛮横粗暴的形式舒解着她心底那阵累积多年的原始肉欲。

  肉折不自觉地用攀附而上的形式纠缠着肉杆子,为雪馨的脑袋带来更多更为
浓密的快感。

  「啊,噫,啊啊……对……往,啊啊!往里面,里面……噫呜~~!!」

  酥痒被搔走以后,又是一阵阵难耐的酥痒,令她彷佛要发疯似的叫喊着。

  女儿仍在旁边房间深深睡着,已经无暇理会。

  「噫……嗯,嗯嗯……嗯…………好,啊啊……不,不,不能那里……啊啊
啊……!」

  噗啾,啪嗤,噗啾,啪嗤。

  莫说阴核以及脐孔,文宇的爱抚甚至是抽搐着的菊门都没放过。

  手棒并用,他的身体甚至整个靠到了雪馨背上,让彼此的身躯彷佛交配中的
动物一样紧贴起来,阳物并直往更加深入的地方猛顶。

  随着他更趋猛烈的活塞动作,屈昂的肉杆尖端也毫不留情地顶在雪馨那本来
已经相当敏感的娇嫩位置。

  「呀,噫,哦哦,噫呀喔啊~~!!」

  每个进出带来的搔刮都在蹂躏着她的理性。

  大片淫液随着阳物的抽送从彼此交合的位置喷溢出来。

  那阵阵彷佛直接传递到内脏似的震荡,为雪馨带来了一波又一波无法抵抗的
甘美波涛,彷佛把身体内外都搅动抚摸似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着。

  然而,身后的他并没因此减弱。

  「啊,噫啊,噫啊啊!不,啊啊…………等,等……那,那里不行……噫啊
啊啊~~!!」

  堵塞菊穴的两根手指令她再度绝顶。

  随着那对小腹跟肛壁同时作出的挤压,雪馨只感到子容好像快要熔化了一样
被阵阵火热的挤压感冲击着。

  缓慢起来的抽送亦是变得越来越用力,直直顶到最深肯的阳物每个动作都让
她的理性也被抽离跟插散似的,令脑袋只余下片片空白。

  为甚么会允许他的插入,雪馨此刻已经没法细想了。

  她的身体,只渴求着那根粗大的肉杆子将身体里旺盛的欲火给满足掉。

  「叽,噫,噫啊啊啊~~!!」

  痉挛的手足没法支撑身体,让她整个人趴伏在床上。

  从身后完全压上来的男性重量,侵占了自己贴身范围的汗臭跟体味,后颈跟
耳垂被轻咬吸吮的感觉,翘起的屁股被又急又重地冲撞的触感,甚至是身体自由
完全被夺去的受控感,每一样都成为了刺激雪馨身心的佐料。

  她彷佛成为了被河童任意攀爬占有的小小滑石。

  阴道卖力地吸吮着阳物,任由那壮硬的顶端冲击她最为幽深的天井部位。

  每几下抽送,雪馨那早已完熟的胴体便要高潮起来。

  「噫啊,噫,啊啊啊,呀,啊啊啊啊~~!!」

  ——他不知道,身下的女人此刻已经抛下平常那副贤妻良母的表情。

  ——他也不知道,以为是姐姐的妈妈,现在尖叫着迎合他充满活力的抽送。

  ——他更加不知道,他每天接送的女性,此刻好像被肉鞭子完全驯服的发情
母兽般放荡地娇叫着。

  种种文宇不可能知道的事实形成了强烈的倒错感,刺激着雪馨早就将羞耻心
抛到九霄云外的脑袋。

  「啊,叽啊,啊啊啊~~!!」

  她嘶哑起来的声音表达着胴体的悦乐。

  已经无力反应,雪馨逐渐昏沉起来的意识只能清晰地感受着他那仍然充满精
力的阳物继续进出着。

  那微微跳动的硬涨感,让她不敢去想他在自己体内射精时会带来多少快感。

  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体验这份激烈的甘美,仍然令浑身发软的雪馨打了个带
着期待的寒颤。

  夜还长。


    *******    *****    *******


  蔡若瑶带着仍然迷糊的脑袋从二楼的房间走到客厅。

  昨天晚上作的春梦害她一早醒来全身都是臭汗,衣服还不知道甚么时候被自
己辗转反侧时揪个乱七八糟,害她花了好久的时间洗澡。

  「啊,姐,早,早安。」

  「嗯……?早……呼啊……」

  瞄了瞄神情有异的文宇,若瑶没有多加理会。

  老弟那副俨然就是青春期才有的慌乱样子,总得靠自己走过去的,虽然她也
不懂有甚么好害羞就是。

  平常洗澡后只穿着衬衫还好,她现在都换上制服了啊,有甚么好害羞?

  不作细想,她立马来到自己的位子上。

  「妈,早啊~」

  「早……哎呀你这甚么发型啦?来,妈帮你梳好!」

  「不用啦!我一会儿随便盘个包包头就好!」

  母亲楚雪馨那没好气的抱怨,以及电视上正在报导的新闻,成为了让若瑶脑
袋回复正常思考的最好影响。

  嚼了口吐司,再把热腾腾的咖啡喝光,她依言赶到厕所开始盘发。

  「嗯……?」

  不其然的,若瑶的眼光瞄向了衣物篮。

  可是,在篮里就只有好几件带着湿痕的内衣裤,她很快就收回视线。

  没过一会,发型跟薄妆都已经搞定,她就赶紧拿起扔在沙发上的公文包出门
上班。

  「我走啦!今天晚上不用做我的饭啰!」

  「工作加油喔。啾~」

  「啾~」

  跟母亲轻轻互亲脸颊作个亲密道别,若瑶走向了门前正在蹲下穿鞋子的文宇
旁边。

  看着那副正经八百的表情,她不禁冒起了某个念头。

  「来,弟~亲亲喔~」

  「甚……不,不用啦!我都几岁了!」

  「可是小时候明明常常说要聚个姐姐当老婆的不是~?」

  「才才才才没有!」

  这是上班应该工作之前的调剂。

  很自然就想这样逗弄文宇回报他昨晚的——昨晚甚么?她也不知道——若瑶
得意地笑了笑。

  跟家人同乐的时间,把她工作的辛劳都冲跑了。

  「出门啦!」

  「路,路上小心……」

  听到弟弟那带着些许羞意的声音,让若瑶笑得更愉快了。

  昨晚那莫名其妙的春梦,也已经在她脑海中化为泡影。

  那小小的秘密,就这样藏在心底吧。







              【END…?】







  宏禄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则是在晚上才会展露出它的真面目。

  「啊,噫啊……嗯嗯!啊…………」

  「真爽!人妻真爽!」

  把楚雪馨赤裸的身体按倒在床上,他的肉棒张狂地进出她紧致的肉穴,享受
着来及饿渴肉体那艳熟的感触。

  没有任何衣物阻隔的肉体粗暴地贴在一起。

  ——这家人的秘密他都知个一清二楚。

  更正确来说,这个家在他眼中没有任何秘密。

  让楚雪馨把自己『误认』为儿子而且不作反抗,令蔡文宇『误认』自己在对
姐姐窥玉偷香,再让蔡若瑶『误认』自己夜夜被奸只是春梦,这家人早就已经被
他用药控制住了。

  表面上是男佣,实则上宏禄已经有着跟一家之主无异的地位。

  「啊,噫,啊啊啊啊~~!!」

  「呼嗯……!」

  再次在雪馨体内射精,他品尝着侵犯人妻的美妙感觉。

  余韵过后,他就从软摊的胴体上抽出肉棒,转向了床上的另一名美人。

  「接下来是姐姐了呢……嘿嘿…………我喜欢你啊……」

  「嗯…………呜……」

  若瑶早已湿润的肉穴温驯地接纳了他的肉棒,允许宏禄开始猛烈的抽插。

  在暗示下,她只会把这动弹不得的夜晚当成梦境,一醒来便不会记得。

  而在连夜的奸淫跟催眠调教下,这对娇美母女也早就习惯了他的存在,连日
常的身体接触也不怎么在意,更别说全面接受他的爱抚。

  毫不怜香惜玉的抽插让若瑶到达了绝顶,他再度任由精液往内冲刷。

  下一层暗示完成之后,就算是大白天作这种事,这家人都没法感到异常。

  「明天的饭菜跟芳香剂下重点药吧,嘿嘿。」

  只要让药蛊进入他们的身体,催眠就必定奏效。

  他期待着真正占有这个家的日子到来。


               【END】



====   ====    =====    ====   ====


楚雪馨
母亲,基本上巨乳
文中暗示是把宏禄误认为儿子,以及失去抵抗心

蔡若瑶
姐姐,美乳
文中暗示是在梦中动弹不得,以及把晚上的一切当成梦境
会记得也只有在梦中记起来而已

蔡文宇
弟弟,其实是巨根
文中暗示是以为自己在手淫姐姐,实际上只是在摸塑料玩偶
有绿潜力,可是写的人不想太绿

宏禄
黑幕,肉棒役
名字从以前某作回收再利用
以男佣身份在蔡家进出,以药蛊催眠控制
其实本来不打算写出来的,只是怕前面的矛盾梗太难找出


====   ====    =====    ====   ====


  老人家总要吐点后话

  草算一下,除了某地继续那绝望级的响应数之外,其它加一加居然真的达标
超过60篇回帖了,这甚么巫术……

  明明最少有2/3平常根本不会看到甚至是初次发现的,我是不是应该把那
些非法ID的水数都扣回去才对?你们这群病人是不是中秋看月光看到发狂?

  既然你们那么想让我继续丢脸丢到江东去的话,好吧,我就给它踩下油门来
个短短的引擎全开,拖台钱直到被真正的大神把我给踹下台底再引退,反正回帖
数只是一时幻觉,我肯定待会就故态复萌的

  所以,在熊猫引擎全开到盘车爆死之前,就希望大家多忍耐下了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Raku 于 2017-10-9 09:3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