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natsu 发表于 2017-10-07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LOVENATSU
首发:会所
时间:2017/10/7
  
虽然在之前就知道三无是特别难写的属性,我这偏的也太TM远了吧,完全就
不是一个人了……我也想忠于原著啊。

    而且又学着异侠去卖淫了啊……

    算了,再想玩法吧。

    ——————————————————————————

    魔法学院的阿尔维兹食堂。

    在特里斯汀魔法学院中学习的贵族子弟们,但凡涉及到早中晚三餐,按照习
惯都会在这里吃。

    今天是星期六,才人照例和露易丝一起用早餐。

    食堂那长长的餐桌,从食堂入口处竖着三排并列在那里。正面看右边的餐桌
是三年级用的,正中间是二年级用,而右侧则是一年级学生用。

    “呐才人,这个布丁可甜了,来一口嘛。”

    露易丝用勺子敲打着银晃晃的餐具,有些害羞地舀了一小块布丁喂向才人。

    “好的,谢谢。”

    来自日本的使魔有些受宠若惊,他嘿嘿笑着尝了一口。

    随便咀嚼了几口,甜甜的味道就从口腔扩散,才人忍不住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很好吃啊露易丝,简直有你的味道呢。”

    “什什什么叫有我的味道嘛。”

    露易丝的脸变得通红,有些忸怩地扭过了头,但是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意。

    真好啊,那边的主仆。

    欧布一边看着,一边盘算起什么时候可以把瓦里埃尔小姐也干一发。

    不过在这之前——

    他色情的眼神盯向了在两人旁边默默用餐的塔芭莎。

    青蓝色短发的少女有着奇迹一般白皙的肌肤,穿着学院的清凉制服,完美如
人偶一般,很有礼节地一口一口往嘴里送着沙拉。

    纤细的美腿和纯白的丝袜简直是绝配,吹弹可破的肌肤被包裹地清纯动人,
膝盖可爱地并拢着,一副乖乖女的样子。

    但是她蓝宝石一般的眼眸中却一直闪烁着异样的颜色,忐忑不安的神情被才
人看在眼里。

    “塔芭莎,你是不舒服吗?”

    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才人忍不住好奇地凑过去关心。

    才人的脸向自己靠近,塔巴萨感到了自己开始心跳加速。

    “没有,谢谢你的关心,才人。”

    摇了摇头,塔芭莎轻声道。

    虽然她永远是那样的无表情。

    平常的时候是这样,不开心的时候是这样,愤怒的时候也是这样。塔芭莎就
是这样的人。

    在旁边的才人忍不住怀疑起来塔芭莎高兴起来是什么样的,难道也是这样面
瘫。

    露易丝的女性雷达马上感觉到了危机。

    自己是使魔突然对其他女性摇尾巴,这是相当严重的危机。

    “喂才人,你为什么突然对塔芭莎搭讪啊!”

    粉头发少女的脸马上板了起来,露易丝不开心地揪起了才人的耳朵。

    “啊呀痛痛痛,我只是觉得塔芭莎精神状态不对啦!”

    “是你想要搭讪其他女孩子吧?你这个色使魔!”

    “没有啦,我只喜欢露易丝!”

    “那,那我们出去玩吧,今天是星期六呢……”

    听着旁边两人的对话,塔芭莎微微闭上了眼睛。

    黑暗的悲哀情绪不可抑制地从心底升起。

    昨天晚上在吞下了欧布的精液后,塔芭莎甚至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宿
舍的,只知道自己默默流着泪漱口漱了几十遍,即使是这样自己在睡觉的时候还
是被舌头麻麻的感觉以及口腔里面的臭味折磨地彻夜难眠。

    即使是休息日,自己也不得安宁,还要默默承受着那个人的玩弄,因为他已
经提前命令过了。

    ……

    吃完了早饭后,塔芭莎绝望地走向欧布指定过自己去的地方。

    那是学校里面很少被用到的仓库。

    深深吸了口气,塔芭莎才推开了门。

    黑暗的空间里面的陈腐的气息,尽管恐惧的感觉让塔芭莎无数次想要尖叫着
逃跑,但是身体仿佛恶灵附体一般不受自己控制,踏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进去。

    “嘿嘿,塔芭莎酱来的真快呢。”

    从角落里面走出来的是一脸淫笑的欧布。

    看着这张令人作呕的脸塔芭莎就想挥舞着魔法杖打飞他,但是身体却不由自
主地轻轻开口:

    “嗯,我按照你的吩咐有好好穿那个。”

    “真的吗?那真是太乖了呢,快给我看看吧~ ”

    “……”

    塔芭莎面无表情的脸微微泛红,哆嗦着把手伸向了自己的制服扣子。

    (不要……我怎么可以……)

    尽管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要对抗对方神秘的力量,但是身体的动作只是因为
自己的意念而稍微迟缓了一点点,反而是一脸羞态的表情更让欧布满足。

    随着塔芭莎咬着嘴唇脱下了自己的衬衫和裙子,底下露出的是蓝色尼龙质料
的紧身韵律服和白色袜裤。这是欧布昨天变态性地交给她自己的收藏,然后逼迫
塔芭莎穿在制服底下,然后在早饭后好好穿过去给他玩弄。

    虽然胸部很平,但是塔芭莎柔软纤细的身段却通过紧裹着娇躯的韵律服好好
被展现了出来,更勾人眼球的自然是胸前微微突出的两点以及股间撩人的沟壑。

    因为被命令不许穿内衣内裤,塔芭莎只能悲哀地答应,然后好好勒紧了股间
的布料,把自己私处的形状更明显地呈现给欧布。

    讨厌……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对他的要求说不?

    这只是欧布的计划之一而已,虽然「始祖的权威」可以对一个人的心灵进行
不同程度的控制,但是他选择保留了塔芭莎的意志,只让对方在肉体上服从自己,
这样在玩到她屈服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服从。

    “咳咳,塔芭莎酱真是可爱呢,以前我就很喜欢韵律服美少女了,想不到你
这么慷慨地穿给我看啊。”

    “才不是我自己愿意的呢!明明是你……”

    面对对方无耻的发言,塔芭莎忍不住怒瞪起对方。

    自己面瘫的脸在面对这个变态的时候神奇地被治好了——虽然大部分情况都
是因为怒火,但是被这个人使唤的时候脸上的肌肉就忍不住活跃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答应「不能攻击欧布」,自己早就杀了他千百遍了。

    “呵呵,我有做什么嘛?明明是塔芭莎同学太淫荡了吧,还主动勾引我。”

    “你说什么蠢话呢!?”

    “你就大方承认吧~ ”

    “啊……我,对!”

    就在塔芭莎愤怒地要斥责对方的时候,突然从心底涌现出一种感觉——自己
必须承认对方的话。然后半强迫地,她的嘴结结巴巴地动了起来:

    “对,其实是我主动勾引欧布同学的,因为塔芭莎我……最喜欢欧布同学了,
心里老是想着要是能被欧布同学玩个遍就好了……能被欧布同学强奸破处以及口
内爆射真是太好了,只是回忆一下就有要高潮了,现在塔芭莎下面……又……又
湿的不行了……”

    “啊,真是太好了呢,那么塔芭莎一定要无时无刻记得是你勾引我的哦。”

    欧布忍不住好色地上去抱住了塔芭莎的娇躯,咸猪手开始在柔滑的腰肢和大
腿摩挲,当触及柔嫩的性器的时候,塔芭莎小小的娇躯忍不住一阵发抖,但是嘴
里还是轻轻地说:

    “这是当然的嘛……塔芭莎就是这样下流……嗯……喜欢欧布同学……无论
什么时候想和塔芭莎做爱都可以的哦……”

    说完这些话的塔芭莎眼眶里已经有眼泪在打转,但是脸上却露出了愈发灿烂
的笑容,即使明明知道自己真实的心意,却还是抵挡不住对方莫名的力量而去讨
好对方,连表情都无法控制,好几年没有动过的脸也摆起了生涩的笑容。

    “嘻嘻,那我在和塔芭莎酱做爱前可要让你好好爱抚我呢~ ”

    “嘻嘻,当然喽……嗯……塔芭莎会让欧布同学好好看看什么叫淫娃荡妇的
呢?”

    明明内心都要崩溃了,塔芭莎却控制着面部肌肉愈发微笑着对着欧布献上了
自己的香吻。

    “嗯呜……咕啾……嗯……不愧是欧布同学呢……”

    塔芭莎的小舌在主动伸入到对方嘴里的时候便被欧布那肥大的舌头给纠缠住,
并互相搅动翻滚起来,明明打从心底感到反胃,塔芭莎还是忠实地扮演勾引欧布
的下流女人,一边吞下了对方的口水一边媚声称赞。

    同时欧布粗糙的手隔着韵律服摩擦着胸部,身体的刺激让塔芭莎的面颊愈发
绯红。

    (讨厌啊……才人……救我……)

    仿佛身处地狱,塔芭莎的脑海里隐隐约约出现了那个少年的身影。

    但是脸上的媚笑却愈发娇艳。

    在结束了深吻后,塔芭莎还像哈巴狗一样吐出了粉嫩的小舌,上面还不断流
淌着香浓粘滑的透明唾液。

    “看呀欧布同学……塔芭莎淫贱的舌头……被欧布同学弄的湿漉漉的呢……”

    已经恶心的要吐了,塔芭莎还是无奈地顺从身体扮演荡妇的要求,主动伸着
舌头讨好对方。

    “嘻嘻,真是下流的女人呢,难怪我会被你勾引哦。”

    欧布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凑过去把塔芭莎的舌头扯进嘴里含住,两个人再次
发出了一阵吸吮的声音。

    真是太神奇的力量了,不愧是传说中创世神的神器啊,居然让一向冰冷的塔
芭莎同学这么对自己摇尾巴。

    (这样优秀的性奴去哪里找啊,我要多玩一会儿。)

    一边吻着一脸迷茫的塔芭莎,欧布心花怒放地揉搓着她的胸部。

    “嘻嘻……塔芭莎酱……乳头立起来喽……嗯……”

    欧布隔着薄薄的韵律服,吸吮着塔芭莎已经变硬的乳头。

    “啊…欧布同学……不要这样用力……好难受……啊呀”

    胸部被哺乳一般吸得涨涨的,塔芭莎忍不住红着脸求饶,但是手却像个母亲
一样抱住欧布的头往自己的身体推,身体也忍不住因为未知的兴奋地颤抖起来。

    咕啾……咕噗……

    “呀……啊……嗯呜……咿咿……”

    听着胸口淫荡的水声,塔芭莎迷离地仰头望着天花板。

    乳头都已经充血勃起了,两腿间已经不知不觉湿漉漉的,甚至可以从外面看
见裆部的蓝色布料被濡湿成深色。

    甚至已经开始手脚发软、身体强制发情,打算接受对方的奸淫了。

    但是欧布停止了动作,这让塔芭莎略微从情欲中挣脱出来。

    “啊,塔芭莎同学,难得的休息日,我们还是玩的长一点比较好哦。”

    “你……什么意思……”

    对自己未知的命运深感担忧,塔芭莎只能尽量压抑恐惧的颤音发问。

    即使自己落入了对方的魔爪,塔芭莎也不想示弱。

    “这个嘛……我们去一家不错的店吧。”

    ……

    “嘿,妖精们,你们准备好迎接新的客人了吗?”

    “是的~ ”

    穿着女仆装的小姐姐们排成一排很有活力地纷纷回应。

    斯卡隆扭着腰环视了一下店内,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天可是星期六呢,想必会有很多赋闲的客人来店里光顾的。

    这里是位于城镇中心的“魅惑之妖精亭”,而斯卡隆就是这里的店长,他在
确认了时间后,啪地弹了一记响指,示意今天开业时间的到来。

    活动门被打开,首先进来的是一男一女。

    斯卡隆马上注意到这对男女穿着托里斯汀魔法学院的制服,立刻推断出他们
的身份。

    “阿拉阿拉两位客人是学生吗?欢迎来到鄙店呢,请问你们要……”

    “我要收购这里。”

    冷不丁的,露出不耐烦表情的欧布这么对斯卡隆说。

    店长的表情马上变得愕然,随即开始支支吾吾地辩解:

    “客人,请您等一下,这里是我的心血,不卖的……”

    “我要用一个金币收购这里,现在我是店长了。”

    欧布冷笑着掏出「始祖的权威」,银色的卡片散发出耀目的光芒以及不可违
抗的威压,而非魔法师的斯卡隆瞬间就被扭曲了心灵。

    “是,是的。现在您是这里的主人了。”

    斯卡隆的眼神变得迷茫,愣愣地接过了欧布手里的金币。

    “现在给我滚。”

    “是。”

    直到走出去自己的店,斯卡隆都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劲。

    看见这场闹剧的女孩们不由都愕然了。

    就在她们面露不安的时候,欧布掏出了卡片对着女孩们高声说道:

    “今天开始我就是店长了,你们要愉快地、发自内心地服从我,天天来这里
上班哦。”

    女孩们在看见面前银光一闪后,都停止了之前不安的动作。

    半晌,气氛突然洋溢着欢快和愉悦。

    “是的店长。”

    穿着女仆装的姑娘们都感觉到发自内心的快乐,抛弃了之前心中的不安,很
有活力地对着欧布打招呼。

    “怎么会……”

    只能充当看客的塔芭莎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随即愤怒地质问欧布: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把无辜的人扯进来。”

    “说什么蠢话呢,你不也是无辜的人嘛?接下来你要在这里好好接客哦。”

    “好的……你,你说什么?!”

    情不自禁地答应后,塔芭莎瞪大了眼睛,颤声说道。

    仿佛为了替塔芭莎解释,欧布高声对着姑娘们宣布:

    “接下来这家‘魅惑的妖精亭’即将展开卖淫业务,各位在进行常规服务的
时候一定要接受客人任何要求哦,当然了可以酌情收取一定金钱哦,最低一个铜
币就好了。每个月的营业额都要上缴给我哦。”

    “是的店长。”

    在接受了始祖的权威后美丽的姑娘们毫不犹豫地同意的欧布的要求,同时气
氛变得愈发其乐融融。

    “那么塔芭莎,你就是本店的招牌了哦。记得穿着各种衣服对客人进行性服
务,然后把钱交给我哦。”

    “什么……”

    由于愤怒和恐惧,塔芭莎的身体开始发抖,但是身体却擅自绕过自己的意志,
用谄媚的声音回应:

    “是……是的,那么我就是这家妓院的招牌了。”

    在说完这句话后,塔芭莎开始脱起自己的制服,重新露出里面的韵律服。在
胸部乳头的地方还依稀可见布料被咬地有些褶皱,而且湿湿的口水痕迹还没褪去。

    “喏,你就去接第一个客人吧。”

    欧布一边从桌子里面掏出一个木板,沙沙沙地掏出笔在上面写下“店长推荐”
的字样,然后挂在塔芭莎的脖子上。

    “你……”

    感觉到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塔芭莎眼神冒火,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别抱怨啦,要和真正的妓女一样哦。”

    “是,是的。”

    根本不能反对欧布的命令,塔芭莎无奈地走到了门口的地方。

    (我……真的要去接客吗……和下贱的妓女一样……)

    一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个人牵着鼻子走,完全不能拒绝任何命令,塔芭莎的脸
就像火烧一样。

    那个卡片绝对有问题,但是自己没办法开口质问,而且也不能求助,境地可
谓十分绝望了。

    一定要想办法……才人……救救我……

    虽然眼神因为太多的思绪而变得错综复杂,但是身体强迫自己乖乖站在门口
迎客,塔芭莎只能露着僵硬机械的微笑等着客人上门。

    很快就有一个接一个的客人走进了店里。

    “欢迎您,尊敬的客人。”

    来着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在看见穿着紧身韵律服的塔芭莎的时候明
显吃了一惊,但是塔芭莎已经露着迷人的微笑牵着他的手到了座位上。

    “哎?你是新人吗?今天店里搞活动?”

    男人有些惊讶地打量着塔芭莎,要知道这家店的女招待一般不让人碰,穿着
也不会这么暴露。

    因为要扮演一个真正的妓女,塔芭莎扶了扶眼镜,露出了自己都没见过的柔
媚微笑:

    “客人,是这样的,我们魅惑妖精亭即将开办风俗业务,所以现在客人可以
随便享用我们的身体。”

    “什么?我是来喝酒的哎,可没钱嫖妓。”

    一听见风俗业务,虽然男人期待了一下,但是考虑到自己的经济情况,只能
无奈地叹息。

    “没关系的哦,为了招揽客人,我们只要客人看心情给钱就好了,最低只要
一个铜币。”

    塔芭莎一边说着,一边跪到了男人的腿间。

    “哎?真的吗?你……你干什么啊?”

    “客人呀,这可是绝佳的服务哦,就让本店的招牌妓女塔芭莎服务你吧。只
要一个铜币哦。”

    “真的吗?那就试试看好了……”

    塔芭莎稚嫩的美颜绽放出了花儿一样的笑容,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她眼神里深
深的无奈。

    虽然不情愿,但是有什么东西在催促她一定要做,所以即使再恶心她也只能
拉开男人的拉链。

    男人在看见穿着紧身韵律服的塔芭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欲情高涨了,而被少
女摩挲裤裆的时候下体就隆起一大块了,当肉棒被解放出来的时候,龟头宛如怒
龙一般怒指着天花板,表面布满了青筋。

    “啊……这就是客人的大鸡鸡啊……好大……哦喔……咕咕……”

    水汪汪的眼睛里面充满了绝望,但是面对第一次看见的男人塔芭莎嘴上依然
赞美着,然后主动捉着龟头一口吞下。

    “喔~~~~”

    肉棒被少女温热湿紧的口腔包裹摩擦,男人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塔芭莎只能一边呜咽着,一边忍耐从龟头溢出的精水,明明被浓烈的味道恶
心到了,舌头还不听话地舔弄马眼。

    “喔喔~ 太舒服了,你们店之前还很严格呢,想不到一夜之间开始卖淫了—
—”

    男人一边吐息一边感慨着。

    “嗯呜……因为本店的女孩子都很淫荡……嗯……大家都想着出卖身体嘛…
…特别是塔芭莎……每天上课都想着被肉棒干哦……”

    塔芭莎悲哀地望着旁边座位上已经有的女孩和客人开始做爱了,女性娇柔的
呻吟和性器交媾摩擦的声音传遍了大厅,舌头却不停地努力侍奉客人,同时一只
手温柔地抚摸着客人的肉袋按摩起来。

    “喔喔喔好厉害,才当学生就这么……喔喔射了……”

    客人怪叫着,塔芭莎觉得口中的肉棒变得愈发火热,很快就宛如雪崩一般地
一股一股地喷出粘稠恶心的精液。

    “嗯嗯……唔……呀唔……啜啜……”

    情不自禁地摇起了屁股,眼眶里因为被精液刺激到喉咙而崩出了泪水,塔芭
莎依然忠实地扮演头牌妓女的角色,一边卷着舌头艰难地吞入全部精液,在嘴里
发出了啧啧的吞咽声,一边默默用舌尖帮男人清理起肉棒……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城市骚年 于 2017-10-7 20:4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