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5-30
作者:一个人
字数:48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嚣张的高贵少妇

  目送着被『超级S系统』将刚才那段时间的记忆消除了的表妹离开,我浑身
无力的瘫软在了床上,两腿之间那筋疲力尽被完全榨干了的小弟弟急剧的萎缩着,
我不由地又想起了那位被感情所伤的高贵少妇,回忆着在她脚下那生不如死的感
受!

  那是我被已经完全不在需要我的美女腿模一脚踢开的当晚,独自一人借着昏
暗的路灯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正茫然无措间耳边突然想起了一阵嚣张的发
动机轰鸣声,一辆血红色的跑车稳稳地停在我面前。

  「喂——!开个价吧,我想用你的舌头来清理我的靴子。」借着路边昏暗的
灯光,透过半开的车窗,带着墨镜的女人偏着脑袋看着我。见我没有反应,顺手
将墨镜摘下,露出了那妖娆精致的面容,泛红的俏脸之上媚眼迷离,打开车门将
那紧紧贴合着紫丝美腿的高跟靴伸了出来,轻佻的瞥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跪
下来舔我的靴子,价钱多少你随意——!」

  「为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眼神灼灼的盯着那双看样子就不便宜的高
跟靴以及少妇那在紫色丝袜的承托下更添几分高贵的美腿!

  「因为男人就是贱啊——!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舌头会玷污我的高跟靴的,
来,舔吧——!」神情复杂的笑了笑,高贵的少妇两只高跟靴相互交叠着,伸出
白皙是芊芊玉手指着自己的高跟靴,挑逗般的说道:「就你这样的人能够有幸舔
我的高跟靴难道不应该感激涕零吗?如果不是我的赏赐,你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机
会接触到我这样高贵女人的鞋子吧——!」

  听着眼前嚣张的高贵少妇那羞辱性的话语,我胯下那躁动的小弟弟却开始蠢
蠢欲动了起来,双膝一软就对着少妇跪了下去。

  「对了,这才是你应该的姿势,贱人,用你的舌头舔我的靴子啊——!」戏
虐一笑,少妇优雅的将玉足抬起,高跟靴的前端刚刚好抵住我的下巴,轻轻摇晃
着脚踝,那尖利的高跟靴前端顺势朝上轻抚着我的嘴唇!

  「舔啊——!我的靴子是不是让你欲罢不能啊——!贱货!舔啊!」发泄般
的,少妇猛的一蹬,高跟靴底正对着我的脸将我一脚踢倒。内心的奴性被完全激
发出的我连忙又爬到了她的脚下。

  「不错啊——!像是条好狗,不过现在你不配舔我的靴子了,想舔吗?求我
啊——!」得意的笑着,绝美的少妇翘起二郎腿,那悬在空中的高跟靴一脚一脚
的晃动着,有意无意的刚刚好踢到了我胯下那撑起的大帐棚上!

  「呦——!贱狗,下面是怎么了?」似乎是出来寻求刺激的少妇那轻踢我小
弟弟的玉足加大了力道,尖利的高跟靴前端隔着裤子感受着我胯下那坚挺着的贱
根。

  「我——!我想舔您的靴子——!」眼神灼灼的盯着那紧紧贴合着少妇紫丝
美腿的高跟靴,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对着眼前那高贵的少妇哀求道。

  「哈哈哈——!现在想舔了?那就来舔吧——!像条狗一样的来舔——!」

  猛的一脚对着我胯下那撑起的大帐棚就是一脚踢了过来,我那在美女腿模女
王脚下饱经摧残的小弟弟挨了一脚后变得更加坚挺了!少妇优雅的翘起二郎腿,
我不敢有丝毫的犹豫,连忙趴了下去,将自己的脸伸到了少妇的高跟靴旁,像条
狗一样的用脸轻轻地蹭着高跟靴的边缘,顺势抬起脑袋看着那精致风情万种的少
妇。

  「真乖——!真想把你圈养起来!」玩弄般的用高跟靴拍了拍我的脸,强烈
的屈辱感下我更加努力的表现着自己的卑微,伸出舌头准备去舔那近在咫尺散发
着撩人皮革幽香的高跟靴。

  「谁允许你舔我的靴筒了?你的舌头只配为我清理靴底——!」优雅的扭动
着脚踝,用高跟靴的前端抵住我的下巴,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少妇的脚趾在靴子
里不安的扭动着,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少妇高跟靴的气息!俯视着跪在自己脚下的
我,少妇继续说道:「不过你用脸蹭我的靴子的感觉倒是很不错——!隔着靴子
我可以体会到你的卑贱!」

  听见少妇这样说,心领神会般的我连忙将自己的脸帖到了少妇的高跟靴上,
用脸感受着那带着绝美弧度的足弓,感受着那看样子就价格不菲的高跟靴,顺着
她高跟靴的边缘,我的脸一直朝上蹭到了那靴口部分,额头刚一接触到被紫色丝
袜包裹着的美腿,一阵带着少妇强烈荷尔蒙气息的香汗在时间的发酵下所形成的
独特气息瞬间弥散于我的鼻息间!

  此时的少妇坐在血红色的跑车座椅之上,而我则是卑微的跪在她的脚下,努
力的像条狗一样去讨好她!

  长舒一口气的少妇心满意足的紧绷着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赏赐般的轻抚着
我那干裂的嘴唇,柔声说道:「好了,现在趴下去舔我的高跟靴底吧——!这是
赏你的!要用舌头慢慢的体会哦——!」

  没有丝毫的犹豫,身体已经被奴性完全控制了的我连忙将脑袋探到了她的靴
下,贪婪的伸出舌头顺着靴底的防滑纹仔细的舔舐着,少妇的高跟靴很是干净,
看得出她平日里是位生活得很精致的女人。

  就在我努力舔舐少妇的靴底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起,电话那头的人接连
打了好几个电话后,她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根本没有给手机那头的人说话的
机会,少妇冷傲的大声吼道:「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不想听你的解释!给你
两个选择,一:下半辈子做我的狗!以我的排泄物为生!这是我对你的赏赐!二:
与那个女人远走高飞,不过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的,如果被我抓到你们了,那等
待着你们俩的可就是生不如死的活在我脚下了!你自己去选择吧!」

  越说越气愤的女人猛的一脚跺下,直接将正在为她舔舐高跟靴的我踩在了脚
下!高贵的少妇快速的踮起前脚掌,残忍的左右碾踩着,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
己的脸已经陷进了她靴底的防滑纹里!而那冰冷尖利的靴跟则是刚刚好踩进了我
的嘴里!

  「舔!用你的舌头为我的靴跟口舌服务!舔!男人都是贱狗!」一边残忍的
碾踩着我的脸,一边缓慢的将足跟踩下,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顺势踩进了我的
喉咙里!强烈的异物感带来的刺激让我胯下那卑贱的小弟弟更加欲火焚身,坚挺
着一柱擎天!

  「呜呜呜呜——!!!」

  下意识的,我双手紧紧地握着少妇那正踩在我脸上的高跟靴,企图将男性感
威严的高跟靴挪开,可一切都是徒劳的!而那嚣张的高贵少妇反而很是享受我在
她靴下挣扎的样子!从我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一片漆黑的靴底,我的脸可以清楚
的感受到她靴底的防滑纹!而已经插进我喉咙里的靴跟更让让我胃里一阵翻腾!

  「贱货,被我的靴跟插感觉怎么样啊?」居高临下的高贵少妇猛的抽出踩在
我嘴里的靴跟,残忍的高跟靴就悬在我的脑袋上,然后毫不留情的一脚跺下!一
声闷响之后我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优雅的踮起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狠狠地碾踩着我的脸,内心虐杀的欲望被
激发起来的少妇瞥间了我胯下那坚挺着的小弟弟,厌恶般的冷哼了一声,开口说
道:「被我踩得很兴奋吗?你那贱根是不是很希望被我高贵的高跟靴踩烂啊——!
男人就是贱啊!」

  一脚对着我的脑袋踢了过来,坚硬的高跟靴前端几乎将我的头骨踢裂!没有
理会在自己脚下挣扎着的我,少妇一脚踩到了我的胸口,以我的身体为道路优雅
的漫步着,当她走到我腹部下端的时候,那高高抬起的高跟靴就那样悬在空中,
而此时在她的靴下就是我那卑贱的撑起了个大帐棚的小弟弟!

  「哎呦喂——!这是什么东西啊?我的高跟靴可就要踩下去咯——!」继续
用语言挑逗着我,少妇那小巧玲珑的玉足微微翘起,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金属光
泽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正对着我胯下那卑贱火热的小弟弟!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的我兴奋得浑身颤抖着,可少妇那高跟靴就这样悬在空中,
并不着急着踩下,扭头瞥了一眼欲火焚身的我,戏虐的说道:「求我啊——!像
条狗一样的求我啊——!求我将你的贱根踩在脚下啊——!」

  「求——!求求主人——!请主人用您那高贵的高跟靴踩烂我卑贱的小弟弟
吧!」

  「既然你都这样求我了,那我也就只好大发慈悲的满足你了——!」媚眼迷
离的妖艳俏脸上泛着残忍的神色,那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添几分魅惑的紫丝美腿猛
的踩下,紧紧贴合着紫丝美腿的高跟靴精准的踩到了我胯下那坚挺着的小弟弟上!

  「啊——!!!」

  少妇的这一脚踩得极为精准,残忍的靴跟正对着我胯下那大帐棚的顶端踩了
下来,虽然隔着裤子,可我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还是被着突如其来的强大压力给
刺激得欲罢不能!与此同时,少妇那坚硬的高跟靴底部直接将我的小弟弟完全踩
在了脚下,用力一碾,阵阵屈辱的快感伴随着撕裂般的疼痛感从小弟弟上传来!

  下意识的,我连忙弯着腰双手死死地抱着少妇那正踩在我身上的高跟靴,将
脸贴合着那魅惑的紫丝美腿上,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少妇胯下那诱人的气息,看来
踩踏玩弄我也让少妇很是兴奋啊!

  「贱货!你那卑贱的身体配接触我的腿吗?你只配被我的高跟靴踩在脚下!
脸接触我高贵玉足的机会都没有!」快速的抬起玉足,高跟靴正对着我的小弟弟
就是一脚踩了下去,致命的疼痛感下我连忙松开了双手,少妇顺势玉足轻点走到
了我的两腿之间。

  「你说男人胯下这贱根长着有什么用呢?就为了个女人带来快乐吗?那也不
是啊——!男人的舌头一样可以舔得我高潮迭起啊——!」高贵的少妇自言自语
着,微微抬起玉足,用高跟靴将我的双腿分开,瞥了一眼我胯下那才被她踩踏过
现在却依旧坚挺着的小弟弟,眼神里泛着兴奋神色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调戏吧
的说道:「你胯下那东西看样子应该很大吧——!脱了裤子让我看看——!」

  没有丝毫犹豫,我快速的将裤子脱了,那每被女王们踩烂一次便会变得更加
硕大与坚挺的小弟弟没有了束缚一柱擎天般的挺立着,通体泛红的小弟弟在夜晚
的凉风中微微颤抖着,似乎在等待着少妇那高贵的高跟靴来临幸!

  「好大啊——!」一声惊呼,少妇紧绷着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轻抚着我那泛
红的小弟弟前端,一抹诡异的笑容浮现于妖艳的俏脸之上,冷冷的说道:「又什
么用啊——!还不是只能被我踩在脚下!一会还会被我踩哭呢——!哈哈哈——!」

  放肆的笑着,少妇那抵住我小弟弟前端的玉足慢慢的用力,朝后将我的小弟
弟反踩到了肚子上!与此同时,少妇那冰冷尖利的靴跟则是刚刚好踩在我小弟弟
与子孙袋交接的地方,冰冷的触感之下,我那低垂着的子孙袋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急剧的收缩着!

  「贱货!你以为现在你还可以和我离婚吗?这么多年来你家的公司已经完全
在我的掌握中了,你还不知道吧,你爸那条贱狗就是活生生的被我的高跟靴给榨
干而死的!」媚眼迷离的少妇似乎将我当成了她的丈夫,咒骂间微微踮起玉足,
用高跟靴的前端缓慢的研磨着我的小弟弟!我那被她才在脚下突出的尿道与冠状
沟已经陷进了她靴底的花纹里了!

  「不过现在你想回头也难了——!和我离婚你家的财产就全部是我的了,而
不和我离婚的话你爱可以在人前保持身为我丈夫最后的一丝尊严!家里那狗笼子
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而你以后的日子都将会以我的黄金圣水为食!」

  越说越兴奋的少妇抬起了碾踩着我小弟弟的高跟靴,看着我那卑贱颤抖着的
小弟弟,不屑的一笑,鬼魅的紫丝美腿优雅的朝后一带,性感的高跟靴在空中划
出了一道美妙的弧度后精准的踢到了我的小弟弟根部!

  突如其来的强大压力刺激得我那已经到达了极限的小弟弟是再也忍不住了!
『滋滋滋』滚烫的精华顺势从我那微微张开的尿道口喷涌而出!乳白色的精华喷
到少妇的高跟靴上到处都是!

  「该死的东西!竟然敢把这脏东西喷到我的靴子上!」厌恶般的皱了皱眉,
少妇猛的抬起玉足,没有丝毫的预兆,那冰冷的靴跟正对着我那还残留着精华的
小弟弟就是一脚踩了下来!

  冰冷的刺激与尿涨般的感觉充斥着我那卑贱的小弟弟,少妇根本不理会在她
脚下挣扎着的我,猛的一脚踩下,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高跟靴跟就完全进入了我的
小弟弟里!这还不算,少妇另外一只高跟靴则是踩到了我那低垂着在子孙袋上!
踮起玉足,快速的碾踩着!我子孙袋里的蛋蛋瞬间就被踩扁!

  『噗』的一声,我那躁动的蛋蛋在少妇高跟靴的碾踩下被直接踩爆了!

  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少妇猛的抽出了踩进我小弟弟里的高跟靴跟,然后将靴
底轻踩在我的小弟弟前端!瞬间,一股混合着鲜血与蛋蛋残渣的精华喷涌而出!
宛如水流冲击地面的声音,不同的是这些卑贱的液体全部都喷到了少妇那高贵的
靴底!

  「看见了吗?我的靴底才是你那卑贱的精华应该呆的地方!是不是感觉到很
荣幸啊——!我高贵的靴底沾染了你的精华,我将会脚踩着它们去玩弄下一个男
人!」

  「好了,贱货,现在你的小弟弟有幸被我高贵的高跟靴废了,这里的医药费,
拿着滚!」嚣张的少妇将一叠人民币丢到了我的脸上,脚踩着那满是我精华的高
跟靴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