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2-17
作者:飞天小猪
字数:45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7离别的狂欢

  考完试后我就开始收拾行囊,决定趁假期回家,好好问问父亲搞清楚整件事
情。回家前一天,我们四人在宿舍买来啤酒和花生,准备畅饮一番叙叙离别。聊
着聊着,话题就落到女人上了,我说:「你们也该多出去找找女朋友了,别老是
闷在宿舍里,没有前途哇。」心直口快的袁章马上结果来说:「不会啊,现在有
你啦,我们很快活似神仙哩。」我一听脸不禁红起来,加上些些酒意,竟然少女
般害羞起来。

  文海这时发话道:「原来咱们没什么要求的,现在认识了『女版』孙寒后,
眼界都变高了,一般人还看不上了呢。除非……找到像你这样的还差不多!」哈
哈,听室友这么说我还真心觉得满高兴的,做男生很普通,至少成为女人后还是
很受欢迎的嘛。我笑得开了花:「我们这消耗啤酒的速度也太慢了吧,不如玩游
戏啦。」于是我们开始玩起十五二十的猜拳游戏,很快啤酒就喝得差不多了。这
时大家都有点微醉了,我要加酒,发现就已经没了,就说:「没酒啦,唉真扫兴!」
说完踉踉跄跄回座位,没想到一个重心不稳跌倒,袁章连忙将我扶住。这时他晕
乎乎地发现我白色的薄运动衫下一双美乳高高耸起,小葡萄也若隐若现,加上刚
刚的啤酒不小心喝到一些在身上衣服有点湿,更让他血脉喷张,两只眼睛像放光
一样呆呆地盯住我的胸脯。我正想从他怀里挣脱,谁知道他双手竟然将我娇小的
身躯牢牢抓紧,力气大得我无法动弹。

  「袁章,不要这样!你喝多啦。」「没,没有,小寒,我的女神,就是要你
啊,不要离开我嘛!」说着他竟然进一步把我抱紧,把我往他怀里塞,还不停地
抚摸着我的背和腰。这时候文海也貌似冲动了,也上来抚摸起我的双臀,嘴上还
念叨着:「孙寒,真不舍得你呢。」我见他们这样心也软下来,觉得两个兄弟是
真心喜欢自己,以前一直都没人关心没人疼爱我,现在变成女生后真是有些受宠
若惊了,大概是上天的亏欠一下子又全部还给我了吧。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觉
得非常幸福。啊,是酒精作怪吧,我竟然产生这样的念头了?不不不,他们可是
我好兄弟……不行不行,这还像样吗?我这是在干什么啊!

  我努力地使自己保持清醒,挣扎着推开他们两个:「我们不可以一直这样下
去的啊。」他们两个楞住了。韩平见气氛有些尴尬,马上话锋一转:「不如……
我们继续玩游戏好了。」「可是酒都喝完了啊!」袁章说。韩平接过来道:「那
好办,不喝酒,可以换别的惩罚方式嘛。」「对对对」文海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鬼
点子似得,说:「这样,我们还是一样玩大话骰子,输的人要按照纸团上的内容
服侍赢的人。」「啊?」我问道:「怎么……怎么个服侍法啊?」「稍等稍等!」
文海起身去桌面的本子上撕了几张纸下来,沙沙地写了几个字,然后神秘兮兮地
揉成团走过来:「这里有几个签,里面写着几件事,每次输的一方抽一张,然后
就按照纸上的去做。机会均等哦,愿玩服输哈!」我心想反正也不会每盘输吧,
怕啥,于是就答应了。

  结果第一盘我就猜输了。然后我打开一个纸团,上面竟然写着要做的一件事
就是……输的帮赢的人打飞机!!!「死文海你这个贱人!」说着我就要挥拳过
去,「还说不是占我便宜!」「哪有啊,我输了也是要照做啊,来啦,愿赌服输
啊!」我只好超不乐意地蹲下来,文海还没等我伸出手,却早已把裤子都脱了下
来,露出了硬挺挺的棒棒。「你这是干嘛啊,这样对着我,好尴尬哦……」面对
着其他二人,再加上宿舍光亮的灯光,我有点难为情,但又碍于游戏规则没办法,
只好硬着头皮伸出了手。

  我心想着既然都是了,还不如快速解决,于是直奔主题略加力气,快速地套
弄起来。谁知道文海哪有那么好服侍:「哎哎哎痛死我啦,这么大力干啥啊美女,
要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好吧?如果情绪没到,我也射不出来啊。说好了是服侍,
那要有服侍的样子啊。」文海说。我瞪了他一眼,站起身两手叉起了腰,胸部高
高挺起,故意一副凌人的气势:「那你想要怎么样啊,找死是吧?信不信我不玩
了」说罢假装要走开。「哎哎哎,别生气嘛,我没有耍赖啊,但你这样我真的没
法射啊……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是要被刺激咪咪才会加速high啊……」

  我又瞪了他一样,但还是勉强依了,让他坐下来,然后我也俯下身,右手继
续套弄他的柱身,左手手指开始抚触他的小乳头,把他弄得神情飘飘然起来,还
「啊啊啊」地哼出声来,一副逐渐进入状态的样子。这时一旁的两人看得出神,
似乎也把持不住了,手不由自主地移向下体的敏感部位,那里已明显起了「肿块」。
我意识到不妙,便加快了右手的进度,为了让文海尽快完事,还直接用唇舌代替
左手,舔弄着他的乳头。

  果然文海呼吸越来越急速,双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伸进我的衣领中用力地
揉搓我的两团肉球,还时不时搓捏两颗小樱桃,让它们一下子就变得硬挺起来,
也让我感到全身酥麻。「啊啊啊」突然文海叫的越来越大声,还示意我直起身来
跟他接吻,两只手改从下面抄进我的上衣,把它撑得老高,一双巨乳白花花地露
了出来,两颗粉红的乳头还被文海紧紧地捏住。韩平和袁章随即好像吃了强力春
药一般,都不约而同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不停地吞咽口水,下巴底下的喉
结一上一下地动着。

  而漩涡中心的文海终于爆发了,吻住我的嘴「唔唔唔」地叫了出来,然后下
面就无情地喷射,不仅射我一手,还溅到我的大腿上都有。等到他渐渐平息,我
才松开他的嘴,我们才拿纸巾「打扫战场」。回头一看另外两个哥们,一副享受
完A片的表情,还眼巴巴地望着我,好像在说「偶们呢偶们呢……」。我看着只
想笑,明明知道满足了一个肯定也不能亏到另外两个,但偏偏要掉他们的胃口:
「干啥干啥,快醒醒,游戏结束啦!」

  「什么结束啦,孙寒反而提醒了咱们,不是说了有三个签吗?这不是才玩了
一把,还有两把啊,来来来……」袁章说完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和韩平,重新开始
玩筛子。文海就暂时不管了,还在凳子上喘气呢,让他慢慢回过神来先吧,哈哈
哈。我这回可谨慎了,只顺加也不开,就等着人来开我。果然战略得当,这把我
赢了袁章。

  可一看抽中的惩罚结果,又傻眼了。我嚓,果然不能对文海这贱人抱一点信
任,这张上写着:输的人替赢的人舔下面……「死文海,不淫荡你会死啊?你们
三个就是在欺负我嘛,无论我输还是赢,那都是你们赢啊!」「没,没有啊」

  奄奄一息的文海这时发话了,「我们三个之间相互有输赢了也是一样照做啊
……」「丝……」另外两人同时发出倒吸气的声音,貌似听完文海的话自己都觉
得恶心,把我弄得笑了出来。

  拗不过铁嘴鸡文海,我只好勉强地坐下来,微微张开其实已经有些湿润的股
间。袁章见我「就范」了,马上不失时机地凑过来,伸手就要扒我裤子的阵势。
「你别……别动……我,我自己来!」说罢我有些害羞地慢慢解开钮扣和拉链,
轻轻地拽下裤头,一双雪白又修长的大白腿展露无遗,惹得几人「wow」了出
来,一旁的韩平还做出吹口哨的动作。这让我变得更加娇羞,脸蛋红红哒,有点
不敢抬头了。

  牛仔裤退到膝盖,我就停住了,毕竟宿舍灯光明亮,而且又是在被几人「观
赏」的情境下,这还是变成女生之后的头一回。袁章说:「我的女王陛下,你这
样,这样我没法完成任务啊……」我被他搞得又羞又好笑,只好配合地将后背靠
在椅子上,用双手挽起大腿,然后右手手指把小裤裤勾住,露出一整个阴户,小
声地说道:「现在可以完成任务了吧?」声音娇羞得连自己都差点听不见了。

  这下子袁章可受不了了,嘴巴都合不拢了,口水哈喇快要滴到地上的样子。
文海和韩平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挑逗的举动,目不转睛嘴巴大张地看着我——
的那里。袁章已经说不出话了,像一头野兽似的整个头就凑了过来,好像要把我
的小穴整个吞没一样,舌头大口大口地舔弄着,还发出呲呲的声响。我其实刚刚
已经被文海那出弄得有些些感觉了,下面早已湿润,现在以这个淫荡的姿势被这
样吮吸舔弄,一下子就有点魂不附体了。再加上袁章的舌头好生厉害,把我的洞
穴钻了个遍,让我巴不得他插进来直接把我啪啪啪了……

  这时文海和韩平终于也闲不住了,没等我反应过来,人已经走到我身旁。韩
平从背后自上而下,将我的双峰完全握住,硕大的肉包被他一手一个充分掌握,
然后纯熟地有节奏地揉捏起来,还时不时拧几下乳尖的小葡萄,让我兴奋得只想
尖叫出来。然后他又吻住了我的小嘴嘴,唇舌的交接更加增添了无比的快感,我
只能利用呼吸的空挡娇声呻吟几声。然后文海从旁侧蹲着凑过来,吃起了我的右
边奶子。很快他就吸到了乳汁,白色的奶水还顺着斜仰的上身淌下来,一直流到
小腹。袁章见状貌似点燃了火,开始用力地吸起我的水户,让我几近休克,头脑
被快感彻底征服,沦陷在这种多人夹攻的潮水式进攻里……

  很快我便达到了第一个高潮,身体一阵狂痉挛抽搐,然后整个身体缩了起来,
俯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无力地斜视着他们几个,既(ˇ?ˇ)想责怪他们太
过疯狂,又暗示着他们「来啊来啊来X我啊……」。可是文海这时却坏坏地说:
「好,暂停一下,我们开始玩第三把了!」

  这次轮到我焦急了,下面的火已经欲壑难填,我一边喘气一边无力地说:
「还……还玩什么撒,第……第三把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了,肯定是三垒咯,要
不……直接来吧………」袁章说:「那不行啊,我还没玩够呢,不用着急啊,我
们要慢慢强奸你……」

  我突然女王范大显,直接站起身,「你,坐下!强……强奸是吧?要不换我
来强奸你吧!!」说罢直接将袁章推到椅子上,然后将他裤子扒下来,三下五除
二地坐到他身上。他其实早已硬起,我更不用说下面已经湿透,硕大的龟头一下
子便没入进来,随之的便是我主动的进攻,双手绕过他的脖子抓住椅子的后背,
身子一上一下地套弄着他的大肉棒。不仅袁章没有反应过来,其他两人也愣了好
一会儿。等他们回过神来,袁章都已经被我折腾得快不行了。

  韩平这时走到我的身后,抬起我的翘臀,让袁章有了喘息的时间,然后他自
己的鸡巴从后面插了进来,这个姿势是我最喜欢的。然后前胸挺起来正好对着袁
章的脸,他趁机凑过来吃起奶来,把一双淫荡的乳房吸得滋滋作响。我的双手只
能撑在椅子把上受力,身子就任由两人放肆地乱舞着。这时袁章又交换过来,重
新把肉棒没入我大张的阴户中,然后抱着我的腰,重重地一下下地撞击。大腿间
激烈的啪啪响声让我欲罢不能,很快又要高潮。

  这时没想到韩平竟然又打算插进来,而且是菊花!「不,不行,那里不行啦
……痛……痛」韩平见状于是改了方位:「不行那就只能这样了……」还没等我
反应过来,韩平竟然从小穴的缝隙中慢慢插入进来,两根肉棒同时插入!么想到
的是刺激到顶点的我的淫穴,竟然大张到能承受住,完全进去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我大叫出来,文海赶紧过来用手堵住我的嘴,叫声变成了「唔唔唔…
…」

  这种刺激我从来没有试过,下体欲裂,却又爽到了极点。倒是他们两人,可
能是被夹得太紧,还没坚持几下,袁章就射了。韩平见状,将肉棒拔出,任由袁
章的精液把我的下面填满,然后缓缓流出。坏坏的他竟然到前面来按住我的头,
把鸡巴插进了我的嘴里,我也极其配合地用力套弄起来。很快韩平也支持不住,
再一次用力将肉棒拔出,然后对准我的脸,射在了我的嘴边,脸颊,甚至连眉毛
上都有,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颜射……靠,老娘今天一晚把所有的招式都体验了
一遍,果然「酒醉行凶」,说得一点不差啊!

  慢着,我刚刚是不是说了老娘?看来我已经彻底娘化了,而娘起来又还是有
点man……然后,然后我便不省人事倒头便睡了,后来是谁收拾的残局,谁把
我抬上了床,都一概不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