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1-11
作者:魔法少星
字数:95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

  今天一天,心情都很低落。即使是在学校,我的心情也没有变好。

  伯暗娜今天看上去也一切正常。而我,却有点刻意的避开她。要怎么办啊?

  她原来不喜欢我,我还要死皮赖脸的贴上去么?如果她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
被我控制的,那我能说什么?不是更显得我龌龊了么?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上课都没上好。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一天的课就结束了。我竟然还没对伯暗娜说过一句话。

  还是照旧,林伊人来找我去演话剧了。

  「怎么了?看你情绪有些低落呀?」林伊人边走边和我聊道。

  「嗯,稍微有一点啦。」我应付的说。

  「是什么烦心事么?说出来可能会好一点。」林伊人说。

  「没什么。只是一些小事情了。」我总不能跟她说我失恋了?

  林伊人见我并不想告诉她,就知趣的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今天要排练的是新的一幕。公主逃出宫殿,去找情郎了。」林伊人打趣的
说道,想逗我笑。

  「嗯,我知道。」我并没有意识到,就很无趣的回答了她。

  「……」林伊人无奈的皱了皱眉头,说:「不要那么低落啦,今天也好好排
练吧。」

  ……

  结果今天排练的效果并不理想。公主逃出宫殿,去幽会情郎,本来是最开心
最刺激的情节,我却不怎么笑的出。

  排练完后,换好衣服,林伊人又来找我了。

  「对不起啊,我今天状态不好,辛苦大家了。」我向林伊人道歉道。

  「没事。反正这些人里,真正努力的人也不是很多。你也没必要自责。」林
伊人宽慰我说。

  「……我会尽快调整好的。」我说。

  「嗯。虽然时间很紧迫,但是,也要注意效率呀。」林伊人说,「好了,今
天的排练已经结束了。如果有什么事,即使联系我哦。我就先走了。」

  「嗯,再见。」我说。

  「拜拜。」

  林伊人走后,崔胤竟然稀罕了来找我了。

  「周越?你还没走啊?」崔胤客气的说道。

  「嗯,我马上就走了。」我警惕的说道。毕竟这家伙可找过我的茬。

  「我先向你道歉。第一次的时候,是我太冲动了。后来林伊人向我解释道,
我才了解到真相。」崔胤其实想说,我第一次把你当成女孩子了,当成不知道从
哪里出现的绿茶婊了。现在知道是男生,反而有些敬佩。毕竟,不是谁都能反串
得很好呢。

  「呃……那个我早就不在意了。」没想到他态度这么好,不是来找茬的啊。

  「我挺佩服你的。反串本来就很难,你还能做的这么好。」崔胤说。

  「还好啦……」被他这么一夸,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今天状态不太好,我猜,是因为某个女孩子吧?」崔胤突然像个老大哥说
道。

  我有些脸红,被他猜到了。

  「如果你想追某个女孩子的话,可不能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放弃。如果一点小
小的挫折就退缩的话,她怎么可能认为你真的喜欢她?」崔胤语重心长的说。

  我一愣,他说的有道理啊。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明天见。」崔胤没有多余的话,在恰当
的时间离开了,留我好好想想。

  「啊?哦,明天见。」我说道。

  有道理啊,听了他的话,我突然想开了。我现在才发现,我的做法很像一个
渣男。靠外力上了人家,现在却又躲着人家,就像不想负责任一般。

  想到这里,我急了,我得赶快去找伯暗娜说清楚!!!

  ……

  我去伯暗娜家,没有人。打她的手机,没有人接。她干嘛去了?是生了我的
气,故意不理我吗?

  ……

  当然不是。伯暗娜此刻,正在以黑魔法少女的身份,与魔法少女作战。

  ……

  找了一圈之后,没什么成果,我又有些绝望了。

  怎么办?谁能告诉我怎么办?

  唉,算了。明天伯暗娜总会去上课吧?明天找她干好了。既然来都来了,孟
理家也不远,去他家找他说说话吧。

  ……

                孟理家

  「周越!来来来,好久不见了!」刚到孟理家,孟理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呃……你正常点!」勉强把他推开,我整整衣服。

  「你小子开始喷香水了?身上还有股香味。」孟理笑着说。

  「呃……这是沐浴露的味道。我洗澡来着。」我笑着说。

  「厉害了。去我那屋吧!」孟理说。

  「嗯。」

  看到我的挚友孟理,心情真的好了很多。和他在一起,我可以说出我心里所
有的不快。

  很自然的走到他家的储藏室,拿了一些零食和饮料,我就去他那屋了。

  「话说,孟理,家里就你一个人么?」我问道。

  「嗯,爸妈加班,我妹妹去补习班了。」孟理说到。

  哦,这样啊。也挺好。他家人不在就不用那么拘谨。

  我躺在他床上,拿起他床头的漫画书,就开始看了。

  「怎么样,最近还行么?」孟理一边吃零食一边说道。

  「还……好吧。」我无奈的说。

  「遇到啥烦心事了?」孟理问道。

  唉,瞒不过他。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我说。

  「那不挺好么?怎么,人家不喜欢你?」孟理问道。

  「这个……不清楚。也许,有点讨厌我了吧?」我惆怅的说。

  「你怎么人家了?」孟理一边拿起一杯水喝,一边问道。

  「我们……滚过床单了……」我害羞的说。

  「噗!!!」孟理喝道一半的水喷了出来。

  「等等,滚过床单!是那个吧?」孟理惊讶的说。

  「嗯,就是那个。」我说。

  「可以啊,这么快就上床了。」孟理说。

  「还好啦……」被他这么说,我又有点不好意思了。

  「都上床了,还有啥愁的?有啥事在床上说啊。」孟理笑着说。

  「滚滚滚,真是。」我也反击道。

  「我不确定她是因为喜欢我才和我滚床单还是被强迫的。」我说。

  「噗!!」孟理又喷了。

  「你把人家强奸了!!!你啥时候这么猛了?」孟理惊讶的说。

  「艹,你小点声!!再说我也没把人强奸。」我有些着急的说。

  「那怎么回事啊?」孟理满脸疑惑的问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之前能让其他人喜欢上我。」我坚持住严肃说道。

  我说完后,突然一片安静。

  「嗯……哈哈哈哈哈!!」孟理故作沉思,然后大笑了出来。

  「你能让其他人喜欢上你?那我还能穿越时空,跨越世界线呢!」孟理说。

  「哼,你就笑吧。反正事实就是这样。」我转过身,生气的说。

  「哈哈。好好,我不笑了。」孟理忍住笑说。

  看他不笑了,我就转过了身。

  「好。那让我缕缕啊。你用了某种能力,让人家喜欢你,并且和你上床,然
后现在,你失去那种能力了,但还想和人家上床是吧?」孟理说。

  「艹,你说的太tm难听了,但……tm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啊,醉了。
每次和他在一起,我就忍不住想说脏话。

  「嗯,好办。既然你是喜欢她的,然后从头开始,追求她就好了。不管她是
不是讨厌你,你首先得主动。不然真就成人渣了。」孟理说道。

  「对呀。既然我还是喜欢她的,那就可以从头开始追求她啊。」我醒悟道。

  「嗯,所以啦。你现在要想的事,就是怎么追女孩啦。」孟理笑着说。

  「嗨呀。我心情一下子就好了。」我笑着说。

  原来,一切都没我想的那么复杂啊。

  「好。解决了你的问题,我们就来玩耍吧。」孟理说,「我找到了一些新的
本子。看这个名字《路西法大人的玩具车》,一听就很爽。」

  「可以。快打开看看。」我也饶有兴趣的说。

  于是,我和孟理两个人就一边咽口水,一边看本子了……

  不一会儿,看得我和孟理血脉喷张。

  「周越,要不你也试试?」孟理说。

  「试试什么?」我说。

  「我妹妹不在家啊,我把她的衣服拿出来,你也装一下大jj妹子!」孟理
说。

  「这样……不好吧?」我脸红的说。

  「快脱衣服,我去拿我妹妹的衣服。」说完,孟理就跑到她妹妹的房间了。

  卧槽,真穿呀!

  不一会儿,孟理就真的拿来了一堆她妹妹的衣服。

  「你tm拿这么多!!」我惊讶的说,「你不怕被你妹妹打死啊!」

  「一会儿收拾就行啦。」孟理说,「给,这是内裤,胸罩,丝袜什么的。我
都拿来了。」

  「你,你咋不穿?非让我穿!」我着急的说。

  「艹,那我也穿。我去客厅穿,这下行了吧?」说完,孟理就拿了一些衣服
出去了,「你快点穿啊。」孟理走了后还说到。

  「知道啦!!」我说到。

  那就……穿吧。还好不是第一次穿了。

  脱光衣服后,我拿起了她妹妹的内裤。是那种比较可爱的内裤。啊,我的j
j早就硬了,小小的内裤根本放不下。唔,这种内裤勒着jj的感觉好奇怪!穿
好后,我又拿出她妹妹的胸罩。唉,孟理竟然把胸垫都拿来了!!我垫好胸垫后,
又穿上了她妹妹的胸罩。嘿嘿,她妹妹也是个贫乳啊。穿好后,我又把丝袜穿上
了。明显,她妹妹要更纤细一些,丝袜穿起来很紧。

  穿好后,我心想,这样就够了吧?

  「孟理,我穿好了。」我向客厅喊到。

  「嗯,那我过来了啊!」

  然后孟理进来了。

  看到他的瞬间,我举起了凳子。

  「你!!特!!妈!!尽!!然!!捋!!老!!子!!」孟理根本没换!!
就我像个智障一样换了!!

  「别别别,息怒息怒!!」孟理赶忙说道,「我突然发现我穿不进去我妹妹
的衣服,所以就没换。」

  「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在我发了一顿火后,又开始玩耍了。

  「周越,把这个穿上。」孟理拿出了一身cosplay的衣服。

  「呀,挺好看啊。」我说。

  「等等,你得把之前的衣服脱了。有配套的内衣。」孟理说道。

  「哦,好吧。」脱光了后,孟理给我专用的内裤。

  这是条很奇怪的内裤,白色的用特殊塑料制成,摸起来是很奇怪的舒服。而
且,内裤特别特别有弹性。白色的内裤,甚至有些透明。

  我穿好后,发现我的jj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约束,内裤完美的贴合了我的下
体,支起一个帐篷。

  「好神奇!」我惊讶的说。

  「那是。来来来,还有这个。」孟理笑着说,然后,递给我一个相同材质的
露脐的小背心。

  「哇,这个好小啊,能穿上去么?」我惊讶的说。

  「当然可以啊。」孟理说到。

  「好吧。」我于是就把这个小背心穿上了。白色的小背心,像是手一样抚摸
着我的皮肤。

  穿好后,孟理把cosplay服递给我了。先是一个蓝色的短裙,很是可
爱。然后是丝袜。丝袜是橙黄橙红相间的。穿好后,接着是一个水手服短袖。最
后,他又给了我暗黄色的假发,以及白色的丝质手套,和一个带着耳朵的发卡。

  「嗯,穿好了。怎么样?」穿好后,我来回转了转说道。

  「可以。这是我见过最美的岛风了。」孟理两眼放光的说。

  「嗯,接下来干什么呢?」我问道。虽然这衣服穿着挺舒服的。

  「嘿嘿,给你用一下高科技。我花不少钱买的。」孟理淫淫的说。

  孟理拿出了一个飞机杯……

  「卧槽,飞机杯!」我惊讶的说。

  「来,我给你套上。」说着,孟理就要撩我的裙子。

  「干嘛呢!」我赶忙躲开他的袭击。

  「呀,别动!!」孟理大喝一声。

  呃……我就乖乖的了。

  孟理没有脱那个塑料内裤,而是直接隔着那个塑料内裤就把飞机杯套在了我
的jj上。我惊讶于这个塑料的超强的韧性。而且,它的触感也非常舒服。

  在飞机杯的末端,连着几根带子,两根围着腰,一根从胯下穿过,最后,在
后边锁定在了一起。

  「好了。你这样,用裙子把飞机杯的上面固定好。」孟理说。

  然后,我就按他说的做了。

  「嘿嘿,看好了。」孟理拿出了个小遥控器,然后打开了。

  「啊!!」我尖叫了一声,弯下了腰。

  飞机杯竟然自己动起来了!从jj上突然传来了强烈的快感。

  然后,孟理就把它关了,递给我说:「厉害吧?都不用你自己动手了。」

  我接过遥控器,喘息着说:「真厉害,你从哪找的。」

  「哈哈。再给你来些好玩的。」孟理又拿出了一个润滑剂和一个像是假阳具
的东西,以及两个跳蛋。

  「你还没怎么用过菊花吧?让你感觉一下前列腺高潮。」孟理说。

  「嗯……」我脸红着说。

  按照孟理的要求,我躺在床上,双腿M型打开。孟理先往我菊花部位摸了不
少润滑液,当然是隔着那个塑料内裤。然后,孟理就慢慢的把两个跳蛋塞到我的
菊花里了。

  「唔……」虽然有些羞愧,但心里却觉得痒痒的。没有反抗,就任由他做弄
了。

  跳蛋放好后,觉得菊花涨涨的。特别是塑料内裤进去我的菊花,更给我奇妙
的快感。

  接着,是那个假阳具。果然,这个是比较大的。感觉到它一点点撑开菊花,
然后填满整个菊花,感觉真的很刺激。

  孟理把两个跳蛋的遥控器分别放到了我左右腿的丝袜里。

  「好了。站起来,感觉一下。」孟理说。

  「嗯……」我脸红的站起来,感觉完全不会掉下来。

  「感觉好刺激啊。」我兴奋的说。

  「那当然。哎呀,得照下来。」孟理说。

  「别,别照!!」我赶忙阻止到。

  「没事,不露脸不就行了?没事的。」孟理不理会我的抗议,还是给我拍照
了。不过,他是拿我的手机拍的。

  孟理把菊花里假阳具的遥控器也给我了。我左右手各一个遥控器。

  「哈哈,看上去很诱人哦!」孟理一边拍一边说。

  啊,好兴奋,被拍下来了。会有人看到吧?我这个样子!真的太兴奋了!

  我颤抖着打开飞机杯的遥控器,然后飞机杯开始运动,带给我快感。

  「啊!!好,好爽!」我不由自主的弯下腰说。

  「很不错哟。我在录像呢!来来,说点什么吧。」孟理说道。

  「啊,说,说什么啊?」快感冲击着我的大脑,我都无法思考。

  「那我问你答。」孟理说。

  「好,好……」我的思绪全在体会着这快感。

  「你叫什么名字?」孟理说。

  「周,周越……」我下意识说道。

  「今年多大了?」孟理说。

  「17……」快感很强烈,啊,好刺激……

  「生日是什么?」

  「是……xx月,xx日……」

  「身份证号呢?」孟理问道。

  「xxxxxxxxxxxxxx」我下意识的说道。

  此刻,我也没有意识到,这是我最薄弱的时刻。孟理问什么,我都如实回答
了,甚至都没来得急好好反想他的意图。

  「喜欢女装么?」孟理问。

  「喜,喜欢……」我下意识的说。

  「想成为伪娘么?」孟理问道。

  「想……」我说。

  「那你大喊三声」周越是伪娘「就可以高潮了。要让所有人听到哦。」孟理

                的声音

  仿佛有种魔力,我不由自主的按他说的做了。

  「周越是伪娘,周越是伪娘,周越,是伪娘!!」我大声的喊到。

  啊!我,我喊出来了!我真的喊出来了!我感觉到,心理上如释重负,有什
么东西,从我身体里诞生了。那一刻,我也高潮了,射出了大量精液。

  孟理看着还在高潮中的我,笑了。

  回过神,发现我躺在地上,孟理在鼓捣着什么。

  啊,好爽,这是我经历过最爽的一次高潮了。

  见我回过了神,孟理笑着说:「爽吧?」

  我脸红着说,「嗯。」

  「还没完呢。这才算什么啊。」孟理说。

  孟理拿出了一些道具,绳子,镣铐什么的。

  「还,还来啊?我,我还没硬……」我脸红着说。

  「我有办法。」孟理要怎么玩弄我,我也任他去了。

  孟理把我的手绑了起来,举过头顶,然后,成M字把我的腿绑了起来。为了
防止我双腿和拢,还用一个长杆把我的腿分开。

  「好了。」然后,孟理就抱起了我,离开了。

  「唉?你要去哪啊?」我奇怪的问。

  孟理没有说话,反而是向门口走去。

  「该不会……别,孟理!别出去!」当我明白了他的想法后,慌了,挣扎的
说。

  然而,刚刚高潮后的我,没什么力气,眼睁睁的看着孟理推开家门,来到了
楼道。

  「嘘,安静点,会被听到的哦。」孟理说。

  吓得我赶紧闭上了嘴。孟理把我放在了电梯口,让我腿张开正对着电梯。

  「孟理,你疯了!!会被发现的!」我低声说。

  「哈哈,那样多刺激。」孟理不以为意的说。

  把我放好后,孟理拿来了一块白板放我身上。上面,竟然写着我的信息。然
后,把我的手机放在了我的白板上,并且播放着我之前的视频。

  「孟理!求你了,我会完蛋的!」这要是被发现,我还怎么见人?

  「嘿嘿,那样不是更刺激?」孟理说。孟理拿着遥控器,打开了我菊花里的
假阳具。

  「啊……」我强忍住快感,不让自己叫出声。随时会被发现,这份危险不知
道让我变敏感了多少倍。jj早就硬得不像样了。

  然而孟理知道,家住6层,总共有两户人家。那户人家出国了。所以就不会
有人来6层,所以才放心,才敢这样刺激周越的。

  这时,电梯开动了。看着数字不停的跳动,我越来越紧张。结果孟理越接近
时,飞机杯开的越大。飞机杯和假阳具疯狂的带给我快感。假阳具刺激着我的前
列腺,我身体里的一个最敏感的位置,给我能让浑身都颤抖的快感。我又看着电
梯,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最终,电梯到了5楼。我也吓出一身汗。

  「哈哈,刺激吧!」孟理笑着说。

  「哈,你真是个变态。」我苦笑着的说。

  就这样,电梯来来回回好几次,孟理也来回开关了好几次。最后,在快感的
大量积累下,我又一次高潮了。

  射出了大量的精液,感觉整个人都累了。

  「孟理,这回可以放我回去了吧?」我瘫软在地上,无奈的说。

  「最后让你爽一次。」孟理拿来一杯水,喂我喝下去后,就说:「最后一次,
让你最爽。」然后,用胶带贴上了我的嘴。

  喂,都两次了啊!你想榨干我啊!

  我心里有些着急了,但却隐隐觉得刺激。这是要把我玩坏么?

  孟理还给我带上了项圈。让我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然后,孟理把之
前白板上我的信息都擦掉了,写了一行字:「请在我的身体上写下最污秽的词语
吧。」

  最后,孟理把遥控器开大了,放在我的内裤里。

  「为了让你感受一下最绝望的快感,我就先回去了哦。」孟理笑着说。

  「唔!!!唔!!!」当我明白了他想干什么之后,真的害怕了。我拼命的
反抗,可是,还是看着孟理一步步的走回家,然后慢慢的关上门,留我一个人在
楼道里。

  完了,会被发现的。

  想到这,我不争气的流下了泪。身体虽然紧张,但还是不争气的兴奋起来了。
前列腺刺激让我一直保持在一个比较兴奋的水平。即使不情愿,快感还是一波一
波的袭来。看着电梯上跳动的数字,我绝望的想,一定就是在这里停下,然后看
到我的样子,然后拍照,发到网上,最后,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变态了。每天都
会强迫我穿女装,强迫我在人们面前暴露,然后高潮……

  在我沉迷于自己的幻想中的时候,孟理则在家收拾。

  「嗯,好好收拾一下吧。家里也被我俩弄得挺乱的了。」孟理把妹妹的衣服
收拾好,然后,又把周越的衣服收拾好。咦?周越的这条内裤,怎么像是女性的
内裤啊?难道是他姐的?也是可以。

  孟理收拾到一半的时候,听到了钥匙开门声。

  「哥哥,我回来了!」进来的人,是孟理的妹妹刘米什。

  「啊,你回来了啊……你!!怎!!么!!回!!来!!了!!」孟理突然
吓得大喊到。

  「唉?我,上完补习班就回来了啊。」妹妹一脸疑惑的说。

  「哦,也对,也对。哈哈,是我大惊小怪了,哈哈。」孟理尴尬的笑了笑。

  「妹妹,你一定累了吧?要不要去洗个澡?」孟理试探性的说。

  孟理心想,妹妹一定看到了楼道里的周越了。妹妹经过上次被绑架的事情后,
忘了很多东西。妹妹应该没认出那个人是周越吧?

  「嗯,确实要洗澡了。但是并不着急。哥哥,我想爱爱了。」妹妹满脸春意
的看着孟理说。

  孟理看着可爱的妹妹,有些动摇了。不行,周越还在外面呢。

  「刚回家就这样……不太好吧?」孟理咽了咽口水说到。

  「来吧。哥哥我们来生孩子吧。」妹妹一脸天真的说到。

  「哥哥,话说我还在楼道里看到了一个伪娘呢。」妹妹天真的说道。

  孟理一振,故作镇静的说:「是么?什么样啊?」

  「那个伪娘好像被人强迫了,还流了眼泪,看上去很可怜。」妹妹说。

  「哦,是吗?那……然后呢?」孟理问道。

  「我觉得他挺可怜的,就把我的药注射给他了。」妹妹说。

  ????孟理满头黑线,汗颜道:「你,你怎么给他注射药啊?是什么药?」

  「是一点点止痛药以及春药。看出来他还挺乐在其中的,我也不好打扰人家。」
妹妹说,「看我是不是很善良?我把他的脚上的约束解开后,又把外套借给了他。
还扶他进了电梯,送出了楼道。他应该可以一个人回到他家吧。想必他家也不远。」
妹妹单纯的说。

  孟理听完了后,满身冷汗,「那他手上的约束呢?」

  「手上的没有解开。因为没有找到他手铐的钥匙。」妹妹说道。

  孟理亲了亲妹妹,说道:「我的妹妹真是太善良了。好了,让哥哥好好疼爱
你。」孟理在心里为周越默哀了一秒。

  「哥哥!我已经照你说的,在上课的时候高潮了两次哦。」妹妹一脸天真的
说,顺便还撩起了裙子,让哥哥检查。

  孟理只能强颜欢笑了……

  ……

  我像一条脱水的鱼,踉踉跄跄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手还被拘束着,根本没办法把飞机杯和假阳具关掉。射了三次后,腿像棉花
一样软。走在路上,都有些站不稳。

  我的内心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

  ……

              回到20分钟前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挺刺激,就那样没有波折的高潮了一次。谁知道,
电梯真的停在了6楼,然后开了。

  而且,走出来的人,还tm是孟理的妹妹。完蛋了,被熟人发现了。我万念
俱灰,安静的等着她的辱骂。谁知道,她竟然没认出我来。

  「哇,好漂亮的一个伪娘。」刘米什说。

  刘米什好好的看了看我,说:「你长得好眼熟啊。嗯……想不起来是谁了。」

  刘米什看了看周越身上的白板,说:「想要一些污秽的词么?」于是,拿起
笔,在我身上开始写字。

  「淫荡伪娘。娼少年。正正正正。强制射精。菊花扩张。」刘米什一边写一
边念道。

  我真的是无语。怎么回事?她真写呀?她怎么知道这么多下流的词汇?

  「强制高潮。露出play。公开凌辱。春药注入。」刘米什写下了后,说:
「正好我带药了。」说完,就打开书包,拿出了一个超细小的针管,里面有不知
名的白色液体。

  我吓了一跳,喂,这不会真的是春药吧?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我想反抗,
可身上没有一点力气,眼睁睁的看着她把药液注入到我身体里。

  「好了。这下就符合我写的内容了。」刘米什说。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刘米什说:「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吧?这样吧。」刘米什拿出了她的外
套,穿在我身上。她的外套不算小,竟然能遮蔽住我的上半身,只到裙子那里。

  然后,她就解开了我脚上的约束。

  「这下,你能自己回家了吧?」刘米什说。

  怎么可能?让我穿成这样回家?孟理!快来救我!!

  刘米什看我一动不动,恍然大悟。「你一定是高潮得浑身无力吧?」于是,
她竟然把我公主抱,抱起来了。

  抱!!起!!来!!了!!

  我被吓呆了。

  卧槽,她还没到一米五啊,明明是个瘦小的萝莉,竟然把我抱起来了。

  她抱起我,就像抱一个布娃娃一样轻松,然后,走到了电梯里。

  卧槽!!你要把我带到哪里!!救命啊!!孟理!你tm死啦?还不来救我??

  「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我也不能批评你,但你也要注意安全啊。万
一被坏人给遇到了,多危险啊。」刘米什一脸惆怅的说。

  看着电梯走到了楼下,我真的是绝望了。

  完了,我真的要被所有人发现了。人们会知道,周越是个变态,不但女装,
还玩露出……

  到了一楼后,刘米什放我下来,说:「为了不影响你的游戏,我就送你到这
里吧。药应该快起效了,你应该马上就有力气了。祝你好运喽。」刘米什说完,
就走了。

  你就这么走了?至少帮我把飞机杯和假阳具关了呀!!

  过了一会儿,真的有了点力气,我靠着墙,慢慢站了起来。

  身体上的快感,早已经像潮水般,久久不能褪去。就保持着这种浑身上下都
被快感浸没的感觉,我开始踉踉跄跄的往家走。

  这条路,并不好走啊。

  我又要低着头,不被别人发现我的嘴被胶布粘上了,又要忍受着从身体两个
部位穿来的快感,走得正常些。

  即使是这样,一路上还是有人在看我。毕竟,超短裙加彩色丝袜,实在是太
显眼啦。

  我竟然真的走回家了。

  感觉我的jj,射出了不知道多少精液。前列腺高潮也来了好几次。在路上,
高潮的时候,都是蜷缩在地上的。虽然有人过来看我,但好在他们都以为我是个
女孩子。女孩子痛经什么的。

  回到家,用门口垫子下面的钥匙,我终于回到自己家了。

  回到自己家,我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些东西取下来。结果,一不小心,拌倒了。

  头碰到了墙上,还没来得及喊痛,劳累的我,就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