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12-08
作者:xldong1987
字数:4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续集1

  我和莎莎,还有老头,从新蔡出来后,一路向西,很快就到了西安,我们一
路吃喝,快乐无比,而莎莎也慢慢的接受了我穿女装,她还帮我化妆打扮,我们
就好像一对亲姐妹一样。一路嬉笑打闹,到了西安。

  我的毛病还是没有好,有时候会发作,当发作的时候,我会穿着女装到处乱
跑,还说些莫名奇妙的话。按老头的话来说,就是那个女鬼会跑出来。

  不过她还比较善良,只是好奇这个不同的世界,搞出好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
情。

  我会跑到人家卖小吃的地方,拿了就吃,吃了就跑,被人追几条街。

  最后当然是老头付账。

  好在我现在的女装看不出破绽,也没有惹太大的麻烦。

  一般人对于美女,总是让三分。我感觉也越来越好。

  特别喜欢那些仰慕的眼神,也许做女孩子真的有优势。还有人要请我们吃饭,
都被我们推掉了。

  西安有不少名胜,当然最着名的就是兵马俑,我不喜欢那样的地方,鬼气太
重。

  于是老头和莎莎去玩了,我在房车里睡觉。当然穿的是漂亮的女睡衣。

  正睡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敲房车的门,爬起来一看,是几个城管模样的人。

  据说中国的城管天下无敌,我只好下来和他们好言讨论。

  他们说我乱停车,要罚,可怜我钱包都没有,钱都在莎莎那里,说了半天,
没有效果,被连人带车拉走。

  那个派出所,连个牌子都没有,他们把我带进去,就开始说些不三不四的话,
有人还开始动手动脚,摸我的胸口。摸大腿根。

  我开始害怕起来,刚想反抗,结果被反铐在凳子上。

  有人就把我的漂亮睡衣扯下来,还拉开胸罩,结果当然是看见假胸和硅胶垫,
于是都傻眼了。

  有人就开始发飙,破口大骂,好像女装是极大的过错。

  然后有人把我的内裤都拉了下来。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失去了控制,里面那个女鬼开始掌控了。

  她学过内功,也会几下子,在古代不算什么,但是在现代就厉害了。

  我觉得丹田一热,好像当年那个蒙古大汉度给我的内气还在,

  一个翻身,就把反铐我的凳子反到了面前,然后把铐在手上的凳子当武器,
几分钟之后,几个城管都倒在地上,头破血流,然后从他们兜里拿出钥匙解开手
铐,拿回自己的钥匙,开着房车扬长而去。

  周围围观的群众全都大声拍手,估计这些城管不得人心,特别是他们看到一
个美女把这些烂人打得倒在地上,大家开心得不得了,回家当吃瓜群众去了。

  我得意洋洋,感觉磅极了。

  不过回到原来停车的地方,和刚回来的老头说起这事,老头大吃一惊,叫莎
莎开车就跑。

                续集2

  我们一路向西边开,我很不明白,就问老头什么那么急,不就是几个城管吗?

  按老头在白道的关系,这都应该不是事。

  而且那帮人连派出所的牌子都没有,说不定都是些临时工,怕他们干什么。

  老头说,倒不是怕那几个城管,而是他今天占了一挂,我们要遇到很大的麻
烦,而且是木刑,赶快向西走,希望以西方庚辛金来克木刑,驱凶避难。

  谁知道才出了西安,轮胎就爆了,被一块木刺给戳了个窟窿。

  我开始佩服老头了,真的是半仙。

  我们补好胎,在路边一个小四川饭店吃饭。

  才吃了一半,就看见一个美女,满脸是血,跑了进来,后面一个壮汉,手拿
木棍,在后面追。

  我当时就头一昏,女鬼上身,一下子一个扫趟腿把壮汉放倒。

  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他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只见美女转过身来,拿起一张大板凳,照壮汉的头打了下去,当场脑浆迸裂,
死在地上。

  我们都被带到公安局,我更是被关了起来,因为不知道是我打死的大汉,还
是美女打死的。

  更麻烦的是,美女是个骗子,大汉是无辜的受害者。美女假装和壮汉结婚,
骗了彩礼就跑,彩礼是大汉全家借钱筹齐的,还有大汉母亲一辈子的私房钱都在
里面,被骗之后,大汉的母亲气急而死。

  被骗了之后,大汉到处找骗子,终于在这附近找到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一路好打,追到这里,却被我不分青红皂白的乱见义勇为搞坏了。还陪上了性命。

  更惨的是,警察叔叔把我当成了骗子的同党。好一翻审,最后关到看守所。

  我先被脱光衣服检查,当警察叔叔看到我的女式内衣,都笑弯了腰,到最后
还是让我穿上我自己的女内衣,外面套上囚服,送到看守所的12号房。

  看守所的12号房里面是一排高低铺,里面是个洗手间。

  有几个大个子,还有刀疤脸,瘦猴等几个人坐在床上,到了里面,我想选个
床位,他们不让,而是先让我选烟,有万宝路,有云烟,还有些不知道名字的杂
牌。

  放在一起。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烟的好坏,当我拿起万宝路,刀疤脸
的脸色变了。

  所有人都让开空间,躲在两边,就剩下我和刀疤脸,面对面。

  「小子,有种,来把,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刀疤脸满脸狰狞。

  我个子小,力气也不行,更要命的是,我不知道刀疤脸为什么对我这么凶。
不就是选个烟吗?

  这里是看守所,我也不认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你死我活。

  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刀疤脸打倒在地。

  他一拳一拳的打在我头上,我嘴里咸咸的,估计都是血。

  好痛。我想喊停,想讨饶,但是没有人听,直到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半天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厕所的地上。好像有水淋在头上,抬头一看,有
人在我头上撒尿,好臭。

  「你干什么?」我很生气。

  「没有两三下,还想当老大,没打死你就算你命大,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厕所
里呆着吧。」瘦猴一边撒尿,一边说。

  「什么老大,我什么时候说要当老大了。我是无辜的,要在这里当什么老大。
我很快就会出去了。」

  我相信老头有这个能量让我很快出去。毕竟他认识的白道来头都不小。

  「不想当老大选什么万宝路,选个杂牌,和我打一架,或者选最烂的烟,自
己睡在厕所边,也比睡厕所里好。」瘦猴一边说,拉好尿,又踢了我一脚。

  原来他们是用选烟来定坐次,你选了坐次,就要和那个原来的排名所有者打
一架,赢了就成为那个排名的新好汉。

  我选了第一名的烟,那就是要和原来的老大打一架,赢了我就是新老大。输
了就是被所有人折磨。

  这里谁拳头大谁是老大。

  我开始怀恋那个女鬼,她要是刚才上身多好,起码能打趴疤脸。

  但是刚才闯祸之后,她就无影无踪的躲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外面警察叔叔叫我的名字,递了个大包裹进来,说是外
面有人送来的。

  估计是老头和莎莎,给我送东西来了。

  刚拿到包裹,就被疤脸老大一把夺了过去,三下两下扯开,把里面吃的东西
都和边上几个人分来吃了。

  牙膏什么的也分了。毯子就自己拿到自己的床上,什么都不给我。

  当看到里面的女内衣(我已经只穿女内衣了,老头他们都知道,所以送的都
是女内衣),疤脸老大眼睛睁得老大,拿到灯下面比划着看,蕾丝的内裤,在灯
下面很透明。

  然后,他们哈哈大笑,用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三下两下把我的囚服外衣扯
去,露出里面的女内衣。

  好像他们都疯了,高兴得手舞足蹈,把我吓傻了。

  然后,几个人把我推进厕所,扒下我的内衣,用冷水给我冲凉,冷的我全身
打震。

  有人用毛巾帮我擦干净,又涂上些很便宜的润肤露,然后把刚才送来的女内
衣给我穿上。

  我怕极了,全身发抖。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续集3

  只见疤脸老大大喊一声,「都给我让开,一个一个的来,我先上。」

  他一把把我抓起来,直接丢到床上,两下就扯开了我的衣服,然后,有个硬
东西戳在菊花上,菊花好像被放火烧,痛得我想跳起来,但是被牢牢的抓住,动
弹不得。被插得死去活来,然后一个下去,又一个上来。

  直到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然后又痛醒过来,全身的衣服被扯得稀烂,全身
被喷满了黏糊糊的液体,

  这时候,突然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我突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一拳就把
爬在上面的大汉打得飞起,然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看见人在到处飞来跌去,有人的脑袋被按到厕所的池子里,好像按人的是
我的手。

  有人从后面冲上来,结果被我两腿反起来夹住脑袋,一个翻身,蹬飞到天花
板,脑袋撞破了灯罩。

  有人被我一拳拳的打在脸上,就像一个破西瓜,到处都是红的水。

  有人从后面抱住我,结果被我翻身一个背摔,在小肚子上狠狠的一脚。

  好像好些液体喷出来。

  还有个拿什么东西冲上来的人,被我顺手一带,和另一个从另一边冲上来的
人头碰头,我又抓住弹回来的脑袋,顺手一推,让他再和另一个脑袋用力的碰在
一起。

  等我清醒过来,全部的人都倒在地上,满地是血,管教的警察叔叔这时候冲
了进来,你们刚才都干什么去了?

  我们被全部抓到审讯室,一个个的上铐审问。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都说是自己摔的,没有人打他们。

  警察叔叔就把我们都教训了一通,一人打了几电棍,就让我们回去了。

  回到监房,所有的人都对我客气得不得了。

  疤脸老大乖乖的把最好的床让出来给我。

  把刚才老头送的东西都拿了回来,还把几条烟,几包糖果点心也送了过来。

  还有人把我的内外衣服洗干净,挂起来吹干。

  只见房间里面挂了好些性感漂亮的女内衣,可是没有人敢正眼看我。

  他们一个个的轮流上来,向我彙报自己是谁,哪里人,犯什么事进来的。

  「大哥,我是四川人,偷东西进来的。」瘦猴头上一个大包,眼也青了一只,
声音在发抖。

  「什么大哥?」我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的黑老大的感觉。但是比被人欺负好。

  我刚开口,瘦猴就被疤脸一巴掌。「叫大姐」。疤脸看我喜欢穿女内衣,就
顺杆子爬讨好我。

  我其实不喜欢别人把我的私人爱好挂在嘴上,我本来就是男人,不喜欢被人
乱叫。

  感觉很不舒服,脸刚一沉,疤脸就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

  「我嘴臭,不该乱说,您年轻貌美,不该叫大姐,该叫大小姐,不,该叫美
眉。」

  疤脸都快哭了,看他肿得像个皮球的脑袋,我心一软,算了,叫什么都无所
谓了。

  屁股好痛,连走路都困难,但是现在我基本可以当残废,吃饭有人送上来,
要什么一个眼色就有人帮忙干。我好奇和无聊之下,让瘦猴他们把他们的看家本
领教给我,如何开锁,如何偷车,如何办假证,如何判断一个人的背景,简直这
里就是一所高级的大学。

  怪不得好些小偷进了监牢变成了大盗,原来是真是有原因的。

  最有意思的是听他们说他们的社会经历,黑道规矩,我从来没有在书本上看
到过这些事,好像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大家心目中理所当然的世界。

  好多事情如果不是他们说,你绝对想不到。

  而且,很多事情在报纸上看到过,但是他们的版本完全不一样。

  过了半个月,当老头和莎莎来接我出去的时候,我都有点不想出去了。

  我当时坐在最好的床上,穿着别人搞来的漂亮女装,里面是自己的女内衣,
像个女王一样指挥狱友做这做那。

  抽的是万宝路,吃的是巧克力,看谁不顺眼,一个眼神,就有人上去就是一
脚,谁都不敢还手。

  连警察都对我特别客气。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2016-12-29 13:5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