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10-19
作者:夜雨莹心
字数:68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冥王

        多情王子终无壮男运柔弱少郎激遇军中刑

  「冥河之女,你放开我。啊!你,你放开我。唔!」夜雨莹心的声音很快就
淹没在一片皮鞭声中,那种难以名具的痛苦,渐渐让他的意识模糊、消失了。仅
仅随著皮鞭的鞭打慢慢的呻吟著:「唔,噢啊——」

  夜雨莹心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越来越沈重,感觉不到痛楚。甚至连冥河
之女的训斥和漫骂声也渐渐的消失。然而灵感很强的夜夜又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
「气」在急速向这里奔来:难道是他回来了,难道是那个人回来救我了?已经脱
力的夜雨莹心被激起难以名具的力量,他凝聚起最後一点点灵气,大声的仰天长
哮:「我在这里,救命啊!」

  那股灵力越来越近,可是现实又一次打击了他:「吵死了!我儿,你怎麽弄
的?让他在这里哭哭泣泣的象什麽样子。」一身全白的雄壮男子,如鬼魅一般出
现在夜雨莹心和冥河之女中间。

  「父亲大人,我没有想到他是如此的不配合,不然早就已经回到冥界了」冥
河之女看到冥王的脸色不善,知道夜雨莹心大祸临头了。

  冥王捏起夜雨莹心的脸,邪邪的笑著说:「你小子,不听话是不是?是该给
你点教训的时候了。」说完他扭头对冥河之女命令著:「夜梦那个混蛋没有教你
控制精灵的方法麽?你还在等什麽?!」

  冥河之女忽然慌张起来:「父亲大人,我本来是打算回到冥都再控制的。不
过没有想这小子那麽不配合,在半路上就出了问题。」

  「我看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就现在吧。」冥王大声的淫笑著。

  「可是……现在?」冥河知道精灵所谓的「控制」是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进
行的。

  「你是知道的,我的话从来不重复第二次!」冥王不悦的命令道:「现在,
就在这儿,马上!」

  「是!父亲大人。」冥河,并没有多说什麽,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

  夜雨莹心不用别人告诉他,他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什麽。一阵阵嘶哑的声音卡
在喉咙中,也许是由於恐惧,什麽声音也发不出来。冥河微笑著,一件一件的脱
掉了他身上的衣物。很快,夜雨莹心已经一丝不挂了。

  「好强壮的身体!」冥王不禁赞叹道。

  夜夜柔韧的肌肉在月光下泛著皎洁的光晕,他身上一根体毛都没有,即使是
大腿深处也是干干净净的,冥王军的士兵们也被那胯下的阳具吸引了,和精灵的
身份很不协调的阳具异常的粗大,而且已经是青筋爆突,昂然挺立,前端滚圆的
龟头更是渗出半透明的液体,冥河之女将手伸到他巨棒根部,慢慢抚摩这他两颗
胡桃大小的睾丸。

  「你,你放开我!」夜雨莹心即使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舍弃精灵王族的尊严。

  「哈哈哈哈,放开你?我的这个军队还等著看这场好戏呢。放开你谁来表演
啊?」冥河的手狠狠的加了一把劲。

  「唔!你……你想怎麽样?」巨痛之後夜夜明显害怕了。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眼前的人诡异地笑了笑。

  「我……我不会屈服的!」夜夜不顾身上的伤势,强行爬了起来狠狠的击向
冥河的胸口「唔!怎麽会……」让他惊诧的是,那个胸口竟然和他一样的平整,
而且甚至比他更有肌肉。

  「很有男子气嘛!我喜欢!」冥河褪下自己的裤子,足足有半尺多长,酒杯
般粗的阴茎猛然跳了出来:「哈哈哈哈,既然你终究会是我的人,有些事情自然
不可能隐瞒你很久。」

  「你——」夜雨莹心看到眼前的一切已经很明白了,他竭尽全力扑向眼前的
男子:「我和你拼了!你这个骗子!」夜雨莹心终於意识到,这次并不是他娶冥
河之女,而是他被冥界的王子「娶」了,什麽王族的身份,什麽地位,他都没有,
他以後注定会是冥河王子的男宠而已。

  懊恼的夜雨莹心毫无章法的打向冥河王子。突然,随著奇怪的咒文的叨念,
夜夜的身体不但象雕像一样被定住了,一动不动,而且感觉到全身燥热,阳具更
是不断战抖著「我……我怎麽了?」弹不得的夜夜,急出一身冷汗。

  「我帅气的小乖乖,今天要好好调教调教你了」冥河王子伸出右手,沿著他
粗壮的颈部,慢慢滑进他的衣襟里,捏了捏他发达的胸肌,两手更不安的在他娇
嫩乳头上揉捏著。

  「求求你,你一刀杀了我吧。」眼见自己要沦为被发泄的对象,夜雨莹心用
自己残存的意旨哀求著。

  「我怎麽舍得啊……」冥河王子猛地将夜夜紧身短衫从肩上扒了下来!他肌
肉发达的上体赤裸了!冥河的两手滑到他强壮的胸肌上,继续用手指轻轻拨弄他
的乳头。还不时低下头用口去刺激,去舔食著。

  「你到底想把我怎麽样?!」夜夜的脸已涨得通红,此时的他不敢去想更多
的事情。

  「慢慢享受吧!你会喜欢的……」冥河一脸坏笑。

  「啊!」

  「冥河!我们等的太久了,还不快上好戏?」冥王大声喊道。

  冥河王子没有再说什麽,他抱起夜夜,放倒在所有的人都能看清楚的高台上:
「兄弟们,今天本王子就请你免费看一场好戏,哈哈哈……别眨眼哦!」

  冥河王子俯身在夜雨莹心的胯下,用一种淡蓝色的药粉和著吐沫搽在阳穴周
围,不一会儿夜夜开始盗汗,并且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嘴里还喃喃地说著:「好
热……好热……」

  「呵呵,这麽快就起效了!」冥河笑道。只见他慢慢解开自己的腰带,把衣
服完全脱下。

  「冥河大人,请不要凌辱殿下!」几个忠心的精灵侍从站了出来大声呵斥道。

  可是冥河王子好像没听到似的,不但把夜夜的衣服全部扒光。还贴在他小腹
上欣赏著刚刚露出几乎看不见的细微绒毛。

  一个冥王军的将军猛的抓住一个精灵侍从:「冥河大人,让我们也来消消火
吧。嘿嘿。」原来,冥王军所谓的女儿军也是假的!到底为什麽,这个冥界要撒
谎欺骗周边的国家,把堂堂男子部队讹称女儿军呢?夜雨莹心怎麽想也想不明白。

  「这个小家夥的大腿好粗,裤子太紧……」另外一个将军自言自语道,「嗯
……索性撕了吧!」

  只听得「嘶啦」一声,精灵侍卫的裤子被撕成了碎片!夜夜想闭上眼睛不去
看属下被凌辱,无奈被冥河王子强行按著他的头,只得目不转睛地看著眼前的一
切。令夜夜感到吃惊的是,几个属下的阳具竟然也硬挺了!

  夜夜也已被扒得精光,赤裸著肌肉发达的身体,躺草地上不断的喘息著。

  「不愧是精灵国的猛男王子,那一身鼓鼓的肌肉,不失为男人的一绝。」冥
河王子的手不断刺激著夜夜结实性感的胸肌、块块分明的腹肌和粗壮无比的大腿。

  夜夜在巨大的刺激下,仍然保持著精灵所特有的强灵感,他不断的寻找对方
的空隙好准备翻身:冥河王子的体毛很少,只有腋下和胯下长有少许短小的黑色
体毛。他的阳物也甚是雄伟:一对硕大的卵蛋紧裹在粉红的阴囊里,粗长的肉棒
硬挺高举,前端的紫色龟头又大又圆,那马眼处还流出了一些透明的粘液!谁知
道如此细致的观察并没有让他看到丝毫破绽,反而让自己失控了,极大的刺激之
下他不得不紧闭著双眼,喘著粗气,两手在自己发烫的光滑身体上抚摸著。

  「哈哈,药效发作了」冥河狂妄的笑著。

  「你,你究竟对殿下做了什麽……」几个侍从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
实。

  「这个是我们冥界特制的春药,专门给不听话的男人的。嘿嘿。不过,好戏
还在後面呢!」冥河王子说著,一手搂起夜雨莹心,用另一只手不但刺激著他的
胸肌。夜夜竟忘情的发出了呻吟声。

  「不要!冥河大人请你放过殿下吧!」

  「闭嘴!他是我的人,我想怎麽样就怎麽样。」冥河一抬手,几个将军淫笑
著扑到几个侍从的身上。

  冥河尽情地抚摸那个「属於」他的身体。那个毫无反抗之意,而且快意的呻
吟著的躯体。冥河淫笑著将手滑到了夜夜的阳具上,熟练的手法竟刺激的夜夜舒
服得喊了出来:「恩,用力。」

  「外,你们的殿下觉得很爽快啊!哈哈哈哈──」冥河冲著被强暴的侍从一
阵坏笑。

  冥河王子以极纯熟灵巧的手法上下抽动夜夜的粗大肉棒,大量的透明粘液从
他的马眼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很快,那粘液已润湿了冥河的手掌,冥河王子将那
透明的液体涂抹在阳穴周围,刚刚被药物撕咬过的地方很快又再次受到剧烈的刺
激,那种强烈的感觉让夜夜不断扭著虎腰,不断的求饶著。

  冥河看到夜夜已经不在抵抗便抱起他,继续抚摸著那又小又紧的阳穴,用粘
液不断润滑它的入口。精灵阳穴处是没有阴毛的,那穴口的褶皱被淫液润湿後,
变得更加滑软。

  冥河王子在自己已硬如铁枪的粗大肉棒上涂抹了些刚才的蓝色药水抗起虎躯,
伏身直捣黄龙。极大的疼痛让夜雨莹心挣扎著,冥河两手按住夜夜粗圆的壮臂,
而他那已被淫液润湿的巨大肉棒,瞄准了粉红的阳穴一次又一次插入。

  「老婆,以後每天晚上我都要那麽干你一次」冥河笑著,挺动虎腰又一次将
肉棒插向的穴口。

  「他妈的!放开我!」夜夜此时已恢复了一些力气,他拼尽全力地挣扎著。
可是冥河王子比他强壮太多了,无论怎麽反抗也是动弹不得。

  「啊!!!」这个时候的夜夜早已经崩溃了,第一次被强暴的穴口根本无力
承受冥河王子巨大的龟头。然而夜雨莹心感觉到巨大大龟头不断的在用力地顶著
自己的穴口,他想使劲收缩穴口,减缓疼痛,可是那巨大的龟头和著兰色药水的
强烈嘶咬不断的刺激的自己的花心。终於他感到自己的穴口在慢慢张大,而且是
越来越大。很快,那硕大的龟头已完全进了他的穴中。

  「老婆的阳穴好紧啊!怎麽样?为夫没有弄疼你吧?」冥河王子暂时停止了
插入,笑著对喘著粗气的怀中人说,话音未落,冥河又慢慢挺动虎腰,将他的粗
大肉棒缓缓顶入了的阳穴,又一次惨烈的袭击开始了。

  「啊!你个混蛋给我记住!唔,唔唔,啊!」

  夜夜闭上双眼,又是一记哀号。巨大肉棒早撑得他的穴口大开,一寸一寸地
霸占著肠道深处。好几次以为已经插到底了,可以放松一口气,结果那巨棒竟势
如破竹,一路深入。无奈中,夜夜只好放弃任何抵抗。放松臀部,任由冥河抽插
自己。那膨大浑圆的龟头一路顶开阳穴的温软内壁,滚烫的阳具终於让夜夜苦尽
甘来,尝到些许甜蜜。阳穴开始紧紧地包著这粗大的肉棒,抽插内壁的摩擦让他
感到幸福的麻酥,异常爽快!

  终於,整根阳具完全占有了阳穴,冥河停止了动作,笑看著夜夜汗流满面的
俊脸。夜夜一边喘著粗气,一边睁开眼睛。忽然他的脸红润的说不出话来,原来
冥河的一对卵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股沟,显得燥热非常。

  「老婆,我们继续吧?」冥河王子一脸坏笑。

  「呼……呼…………」夜雨莹心此时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哈哈哈哈……!儿子,你给我退下,让我来教教这个小家夥懂得我们的家
法」说完,冥王喝退了冥河王子:「:」精灵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於伴侣的忠诚,
一但初尝禁果,就会对全心全意为了他(她)而拼搏,夜雨莹心,就算你不愿意,
可是你能逃脱自己的天性麽?哈哈哈,不过今天真的是便宜了我的一帮手下,你
这个精灵之王的身体很养眼啊,哈哈哈哈!「

  冥河王子将夜雨莹心轻柔的抱在怀中,当他们的目光对视的一杀那,夜雨莹
心看到了一个安慰的眼神,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要怕,我没有恶意。」
然而在冥王的命令下,冥河不得不把他放到自己父亲的胯下。

  时间并没有容许夜雨莹心想太多,冥王在他身上轻吻的刺激马上触动了全身,
精灵的触觉比其他种族强数倍,温柔的前戏,并没有让夜雨莹心放松下来,反而
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夜雨莹心拼命的挣扎著,这样的「酷刑」他一分锺也无法忍
受了。

  「我和冥河可不一样,我了解你身上的每一个兴奋点。我甚至知道你喜欢被
什麽样的姿势强暴,」冥王狂妄的笑著,忽然他悄悄的在耳边说:「如果你愿意,
我可以经常干你。嘿嘿。」

  一种从未有过的憎恶冲上心头,夜夜愤怒著骂著:「你去死!——」

  冥王却并没有动怒,他抱起夜夜的下半身,侧面跪下,将两腿分开,露出那
一对浑圆硕大的卵蛋。忽然冥王淫荡的笑了笑。竟然衣服未脱就将夜夜双腿勾到
了肩膀上,夜雨莹心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冥王坚实的肌肉一瞬间就将一衫震碎,
看著比自己手腕还粗壮的阳具,夜夜双臂无力的垂落下来。

  「爸爸,你放过我吧。」夜雨莹心哭了起来。

  「可能麽?」冥王一脸坏笑:「不要怕,一会你就知道我的宝贝的妙处了,
你会爱上他的。嘿嘿。」

  知道自己难逃一劫,夜夜只能无助的喘著粗气,任人摆布。

  「魔羚风火转」冥王忽然念起了奇怪的咒术,只见他的阳具忽然飞速的旋转
起来,毫无先兆的向自己的阳穴猛插去。

  那巨大的疼痛快到了连呻吟都无法发出,夜夜只能拼命用双腿钩住冥王的肩
膀,双臂紧抓著他的虎背,然而阳具在魔法的旋转下,产生巨大的离心力,不断
让夜夜的上身後仰。夜夜为了防止龟头从穴口划出刺伤自己,只能不断的挺向那
个让他感到屈辱的男人的身上。

  冥王邪恶的笑著,因为他太了解这个淫术的威力了,他可以让被强暴的人,
主动来迎合自己,如果一但龟头离开了阳穴,那麽必然会有更大一次的攻击。曾
经用这招强暴无数壮男的冥王,这次又将夜夜的虎躯按下,不断用肉棒深深插入
他的阳穴。这般,不断地插入、抽出、插入、抽出……夜夜也无奈的不断的迎合
著,冥王只感到阳穴内滑软异常,温润快爽,知道夜夜的精关已破,心中狂喜,
大力加快了下身的动作和力到身体後仰,俊首上昂,成龙跃之姿!虎臀在夜夜粗
壮的大腿上一次一次的撞击著,发出「劈啪劈啪」的清脆巨响。

  「啊!恩!啊!哦!……」夜夜被抽插得奇爽无比,放开嗓子,纵情欢叫著。
两手也在自己的胸部和腹部不断地抚摸著:「我要,我的亲爸爸,我要……」

  冥王不愧是冥王,保持著一个姿势交和了数个时辰,竟然不但没有破败之势,
而且精神越发抖擞。

  「让你看看我的第二招」冥王突然停止了抽插的动作,说著,他把夜雨莹心
放倒在地上,然後伏在他的身上,慢慢挺动虎腰,开始更有力地抽插!

  奇迹发生了,冥王的阳具不断的变长变粗,竟然将夜雨莹心举了起来,大腿
张得开开的夜夜,在呻吟声中,竟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地面。冥王把头轻
轻一歪,夜夜就被整个人翻了过来,粉红的阳穴被如长蛇的粗大肉棒抽插得淫液
四溢。透明的液体从半空中不断滴下来。看了整个冥王军都喘息著。

  忽然冥王抓住夜夜的双手,把他抱回怀里。低头狂吻著他饱满的双唇,,同
时一次比一次有力的抽插著他温润滑软的阳穴。一向关在深闺里的夜夜何曾受过
如此刺激,自然把持不住,狂放地叫起春来:「哦,饿啊!——爸爸你操烂我吧,
用力一点。恩啊……」

  此时,冥河王子正好面对著他二人的下身。只见冥王的虎背上下翻腾,肉臀
猛摆;一对大卵蛋「劈啪」作响地拍打著夜夜的虎臀;那根粗大异常的阳具正把
那小小的阳穴抽插得天翻地覆!

  看著看著,冥河王子的脸色都变了,「难道父亲要用吸阳术?」

  果然不出冥河王子的所料,如此又交合了约一个时辰,冥王仍勇猛非常,而
夜雨莹心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好了,要用最後一式了!」说著,冥王猛地抱起已被插得如醉如痴的夜夜,
站了起来。

  「等一等,」冥河王子终於忍耐不住插了口:「请父亲大人看在儿子的面上,
放夜夜一马吧。」要在夜雨莹心精关未破以前出援手,不然就算活下来,恐怕也
是废人了。

  冥王那龟头仍然包在穴口内,听完冥河王子的请求後又一次全根没入:「你
心痛了,嘿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如果这个小子落到那个人手里会怎麽样!」

  「那个人」说的是冥河的「母亲」,冥河战抖了一下,「我会尽量求他的,
请父亲手下留情。」

  冥王停止了动作,巨大的惯性带著夜夜的小圆臀在冥王的小腹上又撞了几下
後,一根淫液四溢的粗长肉棒挥舞著没入阳穴的最深处。

  一时间,大量精液从阳穴深处爆射而出。冥河王子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
好夜雨莹心精关未破。

  冥王搽了搽身上的淫液,把夜雨莹心仍给了几个将军。你们也爽一下吧。

  「爸爸!不要」

  「不要!」

  两声无奈的呼唤并没有改变不可抗拒的事实,夜夜痴痴他主动将自己还未穿
好的亵衣脱下,伏在另外一群人的腰间配合著他们的动作。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
流了下来:「我从来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在那麽多人的面前。一个冥王军
……冥王,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夜雨莹心心里不甘的吼叫著。

  冥王军的士兵虽然平时受到过冥王地狱般的训练,但是看著这样的情景也不
禁偷偷的议论著。

  「哈哈哈,王儿,你看到了吧,刚刚还要死要活的臭小子,现在却主动的厉
害。不愧是夜梦的弟弟啊。哈哈哈,淫荡的要命却装腔做事。」

  冥河王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连一句是也说不出来了。

  一个将军也符合著说:「是啊,冥王大人,如果早知道这个小子喜欢被当著
那麽多人干。殿下早就摆平他了。」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

  冥河将昏睡中的夜夜抱进马车的时候,仔细端详了自己未来的宠儿,他是那
麽漂亮,淡蓝色的头发下一双饱受欺凌的眉毛紧紧的皱著,眼角的泪水在苍白无
血色的脸上,留下凌乱的痕迹,冥河王子在夜雨莹心的嘴角忘情的吻著。

  「夜雨莹心,也许你真的很讨厌我,但是,你知道麽,早在一年前我就深深
的喜欢上你了。我不知道未来会怎麽样,希望你过了今晚真的可以乖起来,因为
我」妈妈「不会放过不听话的男人的。你一定要记得。」

  冥河的一番真情告白。夜雨莹心永远也不会听到的,因为此时的他早已昏迷
的什麽都不记得了,但是他的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难道在梦里也是被人催残
的命运麽?

  作者语:太阳很快就消失在天际中,夜雨莹心赤著身体躲在马车的角落里,
今天是他的初夜,可是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幸福……不幸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在冥
都里更痛苦的事情还在等待著。冥界女王究竟是一个什麽样的人呢?